【做房产中介的妈妈】第二季(第十章)

  • 【做房产中介的妈妈】第二季(第十章)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做房产中介的妈妈】第二季(第十章)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北德2012
2021/6/24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6612

  老妈这几天着实是被吴伟斌给逼疯了,想尽了一切办法去弄钱,我看在眼里
急在心里却是丝毫没有办法去帮助老妈,我也感到深深的自责,不该把吴伟斌这
头饿狼介绍给老妈,可苍蝇不叮无缝蛋,如果老妈真的无欲无求,怎会又被吴伟
斌利用,我又暗恨老妈不争气,自己内心中极其的矛盾。

  我晚上放学之后,来到老妈公司,我想跟老妈摊牌,却又是不敢,这段时间
,老妈已经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这要是把话说开了,她恐怕心里会更加难受,并
且我也没啥好办法,只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

  我刚到她公司门口,就见老妈急匆匆的就从公司里走了出来,老妈看到我,
强挤出一丝笑容,问我过来干什么,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回答说跟她一
起回家。

  老妈稍稍犹豫了片刻,还是将我带上了她的汽车,她告诉我,正要去见一个
客户,让我先跟着,等见完客户之后,再带我回家,我倒是无所谓,我心里盘算
着,老妈这肯定又是去借钱了,就是不知道这借钱的对象到底是谁。

  老妈的汽车在一处茶馆附近停了下来,老妈让我在汽车里等着,说她一会儿
就回来,我等老妈离开后,却是在汽车里面坐不住,尾随着老妈进了那家茶馆,
在老妈所进入的包厢外面藏了起来。

  老妈所见的客户是个头发稀疏四五十岁的老男人,脑门上已经没有了头发,
脑门闪亮的有些晃眼,见到老妈走进包厢后,那老男人脸上立刻就露出了猥琐的
笑容,眼珠子不断的在老妈胸脯和大腿上打转,只是看这一眼,我就知道这个老
男人没安什么好心。

  下班后,老妈仍旧穿着她的职业套裙,浅灰色的套裙内穿着白色衬衣,下身
是一条轻薄的黑色丝袜,套裙下摆很短,只是将老妈圆鼓鼓的翘臀给包裹了起来
,两条圆润的大腿裹着丝袜,让男人看着直流口水。

  那个老男人自打老妈出现之后,目光几乎没有离开过老妈裹着丝袜的大腿,
看那个眼神似乎恨不得直接将老妈的丝袜给撕开,品尝一番被包裹之下的大腿有
多么的美味。

  老妈显然被那个老男人盯的有些不太自然,却只能硬着头皮坐在那人对面,
双腿紧紧的并在一起,一副防御的姿态,可无奈包间里的茶几太矮,跟本遮挡不
住老妈的大腿,她坐在沙发上之后,套裙又向上滑动了少许,又将一截大腿给露
了出来。

  老男人脸上的猥琐笑容更加明显,见老妈坐定之后,他故作雅致的端起面前
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但眼神却丝毫没有离开老妈的大腿,老男人带着些许戏
谑,笑道:「陈总这是遇到什么难事儿了,这区区几万块,怎么能把你急成这个
样子啊。」

  我一听这老男人的语气,就明白过来,肯定之前老妈给他打电话借钱了,这
个老男人气定神闲的模样,肯定觉得是吃定老妈了,所以自打老妈走进包间后,
眼神才会如此的不规矩,料定老妈不会因此离开。

  果然,老妈听到老男人说话,顿时脸上显露出些许难色,却是陪上了一副讨
好般笑容,带着些许撒娇的口吻,回答道:「这不是自己生意上有些小麻烦,我
只是分公司里的一个经理而已,只能借助私人关系筹措一二,希望牛老板这次能
帮帮小妹啊!」

  「好说,好说!」牛老板脸上堆出的猥琐笑容更加肆无忌惮,他挪动着屁股
,直接就来到了老妈身边,紧紧的与老妈挨在了一起,牛老板再次端起茶杯,向
老妈扬了一下,说道:「陈总尝尝这里的茶,十分的不错,入口之后,那可是回
味无穷啊!」

  牛老板边说话,边把茶杯送到了嘴边,喝了一口之后就开始吧唧嘴,配上他
这副猥琐的相貌,看起来恶心到了极点,老妈看着牛老板的样子,皱了皱眉头,
她现在是有求于牛老板,只能强忍着心中的不舒服,开始喝茶。

  茶水都是服务员刚送过来的,老妈喝的很是放心,不过她才刚抿了一口,还
没将茶杯放回去,就感到自己大腿上有只手抓了上来,老妈身体颤抖了一下,似
乎是想将自己身体挪开,不过只是微微动了动,还是没有挪动身体,任由着那只
手在自己腿上乱摸。

  牛老板也只是试探一下,去没有想到老妈竟然不反对,他手上的动作又大了
几分,然后才得意的对老妈说道:「陈总这是打算借多少钱啊?大的我这边还周
转不过来,不过些许小钱,倒不是什么难事儿。」

  牛老板手掌一直都没有离开老妈的大腿,甚至都摸到了老妈的大腿内侧,一
边说话,一边把手掌朝着老妈的裙子里滑去,他这是吃定老妈了,知道老妈为了
借钱,肯定会任他胡作非为的。

  果然,老妈只是按住了牛老板继续往她裙内探去的那只手,却没有将手打开
,仍旧让他继续在自己的大腿上,老妈却是陪笑道:「嗯,明白,明白,做生意
大家周转的都快,牛老板您能拿个十几二十万就行,我这边就能差不多周转开了
。」

  「这么多啊!」牛老板故作思索的停顿了一下,说着话顺手就将另一只手揽
住了老妈的肩头,先是在老妈的脖颈处轻轻抚摸了两下,然后顺着领口就要朝老
妈的硕大的前胸摸去,那只在老妈裙底的手用出了几分力气,想要朝着老妈裙底
深处探去。

  牛老板做这些动作的时候,眼睛始终都盯在老妈的脸上,在看着老妈究竟会
有什么反应,嘴里不住的在念叨着自己能究竟能拿出来多少钱,看样子是在根据
老妈的反应,他才能判断出自己能拿出多少钱。

  老妈眼神中虽然生出厌恶的神色,但是目前有求于这个牛老板,她只能扭动
着自己的身体,双手也在阻挡着牛老板的手,不让他太过去肆无忌惮,老妈不敢
反抗的太厉害,生怕把牛老板给惹恼了,自己一分钱也借不到。

  忽然,牛老板脸上露出了更是恶心的笑容,裂开嘴后,满嘴的大黄牙亮了出
来,他嘴里又发出啧啧的赞叹声,显然在老妈裙底的那只手已经得逞,而胸前的
那只手,也抓住了老妈一只硕大的乳房,这才有了如此的满足声。

  老妈见已经让牛老板得逞,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使出一番力气,强行将牛
老板的两只手从自己身上拿开,她也稍稍坐的远了一些,陪着笑说道:「牛老板
,就别在跟我开玩笑了,我这边急的已经没办法了,还请您救火啊。」

  被推开的牛老板显然十分的不满意,但这是在公共场合,他也不能做的太过
分,听到老妈的话,鼻孔里发出很是不满的哼声,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两圈,这才
说道:「陈总我也不瞒你,这段时间我手头也不太宽裕啊,这样吧,我不是还欠
你们公司五万的货款么,我回去就给你打过去,你想办法先周转一段时间吧,等
我这边周转开了,咱们再来谈。」

  说完,牛老板也不等老妈回答,拿起自己的手包就从自己座位上站了起来,
临走前还不舍的在老妈的身体上看了一眼,微微的摇了摇头,就从包厢里走了出
去,等走出包厢,我见牛老板朝着地上啐了一口,轻轻骂道:「什么玩意儿,还
真当自己是小姑娘了,玩两下都不肯,还想借钱,哪有那么多的美事儿。」

  老妈估计没有听到牛老板的骂声,可是即便是没听到,也能猜出来,牛老板
说是把那五万块借给她,可那本就是公司里的钱,如果想用,还要周转出来,十
分的麻烦,与其这样,今天还不如不见这个牛老板,白白让他占了这么多的便宜
,老妈想着想着,就开始嘤嘤的哭了起来。

  我不敢再这里继续待下去了,坐回到汽车上,没过多长时间,就见老妈从茶
馆里走了出来,我看她虽然已经不再哭泣,但脸上却仍旧是挂着泪痕,心中显然
是委屈到了极点,我也心痛的很是难受,老妈被吴伟斌坑这一次,知道自己也有
很大的责任,但我却是没办法帮老妈分担任何忧愁,我内心深处自责情绪愈发的
痛苦。

  通过老妈这几天求爷爷告奶奶四处筹款的情形来看,让我认识到,现在这个
社会,想要花钱十分的轻松,分分钟几百万就能花出去,可是想要赚钱,却是难
如登天,更不要提去借钱了,谁会无缘无故把自己的钱拿出来让别人用,自己的
钱交到别人手里,还能不能再回到自己手中,那只有天知道了。

  最终老妈还是动了公司里的钱,开始的时候,我并不知道,这个周末我们一
家人正要出门,却不曾想,公安局的人竟然来到了我家里,上来就说出老妈的名
字,老妈听到警察叫她名字,她立刻就开始颤抖起来。

  我隐约猜到可能跟老妈公司有关,可老爸却丝毫不知情,他见警察要将老妈
给带走,立刻就上前苦苦哀求,他只是一个教书匠,哪懂得社会上这些复杂的事
情,最后把那几个警察说的有些厌烦了,其中一个警察头头说,要是老爸再这样
胡搅蛮缠下去,就算他妨碍公务,连他一起都带走,这才让老爸消停下来,就这
样眼睁睁的看着老妈跟着那几个警察上了警车。

  直到当天晚上,我和老爸一直都在家里默默的等着,本以为老妈不会回来,
可不曾想,到了十点多的时候,老妈竟然自己开门走了进来,老妈回来之后,脸
色倒是很平静,没有了上午被带走时那种紧张,她也没跟我们多说什么,只是去
了卫生间里洗漱了一番,就回到了卧室中。

  老爸见状,也顾不得什么了,立刻也跟着进了卧室中,而我也十分担心老妈
,却又不便去他们卧室里,只得在门口偷听,想知道老妈究竟为什么会被警察给
带走。

  老爸走进卧室后,见老妈在床边安静的坐着,他也是坐到了老妈的身边,老
爸脸上仍旧那那副焦急的神色,不过他顾忌着老妈的心情,问话时显得轻柔许多
,听老爸说道:「秀萍,今……今天这是怎么了,警察怎么会来咱们家里。」

  老爸话说的十分委婉,并没有再提老妈被警察带走的事情,生怕会再次刺激
到老妈,可老妈听到问话,本来还是神情呆滞的她,眼泪瞬间就绷不住了,刷的
一下就流了出来,老妈这会儿显得十分脆弱,像是直接就扑在老爸的怀中,呜呜
的痛哭起来。

  老爸见到这种情形,也没继续追问,只是轻轻的抚摸着老妈的头发,以此来
安抚老妈的情绪,老妈在老爸的怀里哭了好一会儿,抽泣声才渐渐的小了下来,
只听老妈略带沙哑的声音对老爸说道:「老刘……我们,我们离婚吧!」

  老爸和我听到老妈的话,顿时就大吃了已经,不知道老妈怎么会突然提出了
这种要求,而我更是惊得浑身摇晃,耳边嗡嗡作响,觉得天似乎要塌了下来,我
第一反应就是老妈出轨的那些事情要曝光了,这让我内心中惊骇莫名。

  老爸却是不知道老妈之前的那些事情,可突然听到老妈说要离婚,根本就无
法接受,他虽然也是十分的震惊,差点都跳起来了,可还是强压住了自己的情绪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这才接着问道:「秀萍,到……到底是怎么了,你说清
楚啊,你这没头没脑的这么一说,让我心里不踏实啊。」

  老妈见老爸仍旧这般温柔,眼泪再次的涌了出来,不过这回她并没有扑进老
爸的怀里,而是边哭边说道:「老刘,我这次恐怕真的要栽了,我之前投了个小
项目,本想着能赚点钱,可却没想到那边把我给骗了,钱都被骗走了,还让我背
了许多的债。」

  老爸虽然没有见识,但却不傻,他想了一下,耐着性子问道:「做生意有赚
有赔,这很正常啊,为什么警察会来咱们家里把你给带走啊,我们也是受害者啊
,警察应该去抓骗你的人才对。」

  老妈苦着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哎,没有那么简单,我被骗之
后,那些债主整天来找我要钱,我那有那么多钱赔给他们,跟那些债主解释,他
们又不听,只得动了公司里那些预付账款的主意。」

  老妈说着,停顿了一下,看了看老爸,发现他在并没有怀疑,继续说道:「
本来公司里的那些预付款动了也就动了,过两个月我再想办法补上就行了,基本
上不会出什么纰漏,可是有家公司交的预付款,突然反悔了,那笔钱本应该在公
司里待三个月,可是那家公司非要退回去,可是钱已经让我给挪走了,那还能退
给他们啊,我说缓几天,可那家公司根本不听,直接就告到了总公司里,总公司
派审计下来查账,直接就查到钱被我给挪用了,这才让警察带我过去调查情况。

  老妈说的这些也不知道老爸听懂没有,我反正是听懂了,直到现在老妈仍旧
在骗老爸,可她不骗又能如何,难道说自己偷人被敲诈,这种理由更加的让老爸
难以接受,还不如这样把老爸蒙在鼓里算了,我在心中暗暗的叹气。

  老爸老妈在卧室里都没再说话,过了好一会儿,老妈才再次打破了房间里的
平静,听老妈继续说道:「老刘,我这次估计是免不了牢狱之灾了,我们还是离
婚吧,我不能牵连你跟儿子,这件事是我自己造成的,就让我自己去承受吧。」

  说着,老妈从她的背包中拿出了几张纸,继续说道:「这是离婚协议书,咱
们离婚以后,房子什么的财产都归你,毕竟我进去之后,你还要养儿子,不能让
他们把家里的东西都给拿走了,还是早些分清楚为好。」

  老爸看了眼老妈手中的那份离婚协议书,颤抖着手接了过来,可是老爸接过
那份离婚协议书后,看都没看一下,直接就唰唰几下就给撕成了碎片,平日里显
得无比懦弱的老爸,到了这种关键时刻,却是十分有男人气概,只听老爸无比坚
定的说道:「秀萍,我是不会跟你离婚的,不管你欠了多少钱,我豁出去这条命
,也要帮你还清,觉不会让你去坐牢的。」

  老妈看着被老爸撕碎的离婚协议书,又听到老爸说的如此坚定,她顿时错愕
起来,过了好一会儿,老妈再次感动的流出了眼泪,老妈没再说话,而是再次伏
在老爸的肩头,开始哭了起来。

  看到这里,我也没心思继续看下去了,平时看似懦弱的老爸,今天的表现在
我看来突然变的伟岸起来,没想到在关键时刻老爸竟然没有掉链子,这彻底颠覆
了以前老爸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原来老爸还有这么伟大的一面。

  接下来的几天,警察没有再来找老妈,日子渐渐的变的平静起来,这天晚上
放学,我去老妈公司,突然见到一辆警车停在了老妈公司附近,我的心立刻就提
了起来,感觉大事不妙,觉得这辆警车肯定跟老妈有关。

  我走进老妈的公司,发现公司里的气氛跟平时并没有什么两样,心中暗暗感
到有些奇怪,偌大一辆警车就在公司不远处停着,难道那辆警车的到来跟老妈没
有任何的关系,带着这些疑问,我没有直接去老妈办公室,而是来到老妈办公室
外的那扇小窗户口,想先看看里面的动静再说。

  在老妈的办公室里果然有个警察,虽然我不太明白警衔是如何划分的,但是
那个警察肩膀上肩章的那些图案,明显比大街上的警察要花哨的多,明显这个警
察的级别也不会太低,这个警察脑袋上梳着大背头,头发油光发亮,戴着一副金
丝眼镜,面容和蔼,体态魁梧,生的一副好皮囊,这副模样显然是平日里养尊处
优惯了的,在街头风吹日晒的警察,哪会有这种仪态。

  那个警察还在房间里踱步,老妈眼神中满是惊恐,目光一直都落在那个警察
的身上,像是在等待着什么,过了好一会儿,老妈才用近乎哀求的语气说道:「
梁局,您这次就帮帮我吧,公司里的那些钱,我肯定会尽快还上的。」

  老妈口中的梁局听到老妈说话,停下了脚步,颇有些帅气的脸转向了老妈这
边,他眉头紧皱着,仍是一脸的正气,说道:「小陈啊,你这次办的也太不小心
了,怎么能捅出这么大的篓子,你这事儿虽然说大不大,但放在台面上说就是职
务犯罪啊,够判个七八年了。」

  我在外面着两人的对话,心中有些疑惑,这个叫做梁局的男人说话的语气,
似乎是有意帮助老妈,不过在我的印象中,老妈并没有公安局里的朋友啊,她是
怎么跟这个梁局认识的让我很是不解。

  老妈听到梁局的话,脸上的焦急之色更是浓重,还没再说话,眼泪就涌了出
来,说道:「梁局,我也知道这次办的不对,不过我真是需要钱啊,这才铤而走
险,还得请梁局救救我,让我度过这个难关。」

  梁局微不可查的显露出一丝邪笑,厉声说道:「我凭什么帮你,之前你把赵
文超那个杀才搞进去,我还没来的及找你麻烦呢,这次你正好犯到了我的手上,
嘿嘿,要是赵文超知道我把你搞进去了,出来后,不还得继续替我卖命。」

  老妈听梁局这样说,顿时吓的花容失色,也顾不得哭泣了,她很是惊恐的说
道:「梁……梁局,赵文超那事儿,我也是迫不得已啊,您大人不记小人过,赵
文超那个畜生做的太过分了,我真没想过要针对您啊!」

  我在外面越听越不是味儿,终于明白过来,原来老妈跟这个梁局认识,原来
是通过赵文超才结识的,想想也能明白,赵文超那种大混混,肯定在公安局里有
人,这个梁局十有八九就是赵文超的保护伞,就是不知道这个梁局到底想做什么

  梁局嘿嘿笑了两声,边往老妈那边走,边装模作样的叹着气,说道:「哎,
看来现在也只有我能帮你了,我要是不帮你,等你进去之后,你老公跟你儿子可
是要被别人戳脊梁骨的。」

  梁局话里的意思虽然看似是在替老妈着想,但那种威胁的意味十分浓重,他
走到老妈跟前停了下来,继续说道:「你这事儿起因还在吴伟斌那里,这小子真
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这才消停几天,又开始作妖了。」

  老妈现在已经是走投无路了,听到梁局的话,顿时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
立刻上前一步,抓住了梁局的手,带着些许哭腔说道:「是啊,是啊,梁局,都
是被吴伟斌那个畜生害的,您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梁局的手被老妈抓住,他脸上再次闪过一丝邪笑,在老妈胸口剜了一眼之后
,就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将老妈的手给拨开,微微点了几下头,悄声给老妈说了
起来。

  这会儿梁局说话的声音太小,我听的不太清楚,只是见梁局说几句之后,老
妈就拼命的点几下头,脸上的兴奋表情也多出不少,显然这个梁局是在给老妈说
脱困之策,我看着房间里的两人,心里也是五味杂陈,不知道老妈这次跟这个梁
局勾搭上,到底是福还是祸。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