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贱奴获得了可以穿越的肉畜系统】(1.1

  • 【主人,贱奴获得了可以穿越的肉畜系统】(1.1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武侠古典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

                第一节

         ~~~~~~~~~~~~~~~~

  哈哈哈哈哈哈哈。看着飞机降落在跑道上逐渐停稳,喝掉最后一口空姐拿来
的不是可乐不是茶不是咖啡的橙汁,心情格外好。

  打开手机,发条微博:主人,手痒不?心塞不?谁让过年了呢?打不到我了
吧?没人给您舔脚豆了吧?本姑娘回家咯!打不到喽~略略略……

  主人看这个微博,一定气的炸肺。哇哈哈哈。

  话说只要一想到主人,本姑娘的屁股为什么就隐隐作痛呢?明明痊愈了啊。

  机场口:「老爸!」远远的就看到我老爸站在出站口接我。感动的不要不要
的。跑过来跳到我爸身上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老爸直喊「哎哟哟,不行不行,腰腰!」

  「唉?您腰还疼吗?之前给您买了那么多治疗仪。老实交代,有没有认真用?」

  「哎,用啦用啦。这老毛病哪有这么容易好?都是当兵时候落下的。」

  「嗯嗯,老爸辛苦啦!」说着,我啪叽的在老爸脸颊上亲了一口。

  老爸眼睛都笑出花了「你这小嘴,是越来越甜了。」

  「咦,您怎么知道?您又没尝过。」

  「戚,臭丫头,又没正型。」

  「这不是看到我帅气的老爸高兴的嘛。」说着我们上了老爸的那辆破红旗轿
车。在老爸熟练的操作下,老红旗吭哧吭哧的开起来。

  这么嘻嘻哈哈的聊了一会天,我突然想到,我那个淫力不知道对老爸的腰管
用不管用。反正我自己的身体不管是外伤还是内部不适都可以用淫力来调整。只
不过还没有对外人用过。正好可以给老爸试试。

  于是说:「哎,老爸,我最近特意学了一手正宗的老中医按摩。一会给您揉
揉腰,保证手到病除。就当新年礼物了。」

  「好好好,有这么一个又漂亮又温柔的闺女在老爸什么病都没了。还给我按
摩,一般人给多少钱也享受不着。」

  「对对对。」我附合道。

  「对了,在外边没人欺负我闺女吧?要是有不开眼的告诉老爸,带军队收拾
他去。」

  我刚喝了口水差点喷出来。没鼻子没眉毛的,哪冒出这么一句。

  「没,没有啊。」我一脸黑线的想,不知道某人每天让我睡狗笼,舔鞋底,
藤条打屁股等等这些都算不算欺负。

  「干嘛这么大反应。」

  我马上稳了稳心神,故作轻松的说:「得了吧老爸,你带军队跑出来打架,
让李爷爷知道了,还不跑咱家来拿拐棍梆你」。

  天知道要是我那个每天都要揍我几次的主子一旦被老爸发现,会不会被老爸
用机关枪突突他20分钟。

  那画面……其实还挺令人期待的……我恶趣味的想着。

  「阿嚏,」千里之外,主子打了个喷嚏「难道有人在骂我」说着揉了揉鼻子。

  「李爷爷才不会。别人不好说,对你啊,他可是100个偏心眼。」

  「放心吧爸,你闺女在外边不欺负别人就是好事了,能欺负我的人还没出生
呢。」我正气凛然的说完这番话再想想自家那个三十多岁的主子,哎,自己这说
瞎话不脸红的技能估计又升级了。

       ~~~~~~~~~~~~~~~~~~~~

                第二节

       ~~~~~~~~~~~~~~~~~~~~

  到了家,妈妈居然不在。老爸说她去买菜了。准备给自己的宝贝女儿亮亮手
艺。

  于是我推着老爸上二楼卧室,一把把他推倒在床上。一副淫邪的小眼睛看着
他,来吧老爸~嘿嘿嘿。

  老爸躺在床上满脸黑线「你要干嘛啊?」

  「按摩啊,不是要按摩腰吗?」

  「嗯对,生闺女就是好,不过等我先换身衣服。」

  说着老爸去换了一身居家服。我想想也是。也把衣服换掉,洗了洗脸。擦了
护手霜。嗯,准备就绪。

  爸爸在床上趴好。我撩起老爸的衣服露出他宽大的后背。

  轻柔的按在爸爸的后背上,轻轻摩挲。爸爸居然咯咯咯的笑起来。

  「喂,老爸,认真点,我在按摩哎。」

  「乖女儿哦,你这哪是按摩,简直是挠痒痒。」老爸笑着说。

  「我这不是还没开始吗!」我狡辩到,「快趴好。」

  说着把老爸按到床上,开始调用淫力到手臂,顿时手臂力量倍增,按在腰上。

  老爸瞬间哼了一声,「哎哟真别说,闺女这手劲真不小。看着文文弱弱的,
没想到是个女汉子。」

  「切,少废话,舒服不?」

  「嗯嗯,不错。嫁出去不用担心受欺负了。」

  我又加把力气。「唉唉,慢点,腰断了。」

  这时我悄悄的吧淫力灌注到老爸的腰椎上。

  其实淫力有好多用处,只是我还没有摸索出来。不过最基本的内视和外视还
是有的。

  内视就是类似透视眼的能力,淫力达到的地方都可以透视。所以可以做到随
时观察自己的身体内部,所谓内视。

  外视就是不用眼睛,用淫力来观察世界。可以做到在第三者的角度视物。如
果淫力足够强,甚至看千里之外也如近在眼前。

  两下结合就成了所有宅男都梦寐以求的技能,宅男终极技能~偷窥术!没事
透视个路上妹子的衣服啦。偷看妹子洗澡呀等等都不在话下。

  我就经常这么干。虽然自己光明正大的进去看个够也没问题,不过站在外边
偷看一群光溜溜的女孩在自己身上搓来搓去。还是挺有意思的。难怪宅男们都好
这口。不过想想也挺悲催,终于得到了可以偷看妹子洗澡的技能,无奈发现tm
d自己就是个妹子。

  闲话不多说,这时我把淫力注入到老爸的腰椎上。清晰的看到,老爸腰椎上
有骨刺!不是一个,是一小排,足足有5个!有一个最大的已经要压到神经线了。
难怪爸爸腰疼。我马上使用淫力包裹住这些骨刺,心念一动,这些淫力就像热毛
巾敷冰块一样,慢慢的把骨刺融化掉了。

  这时爸爸已经舒服的哼哼起来了。

  「哎哟哟,闺女你怎么弄的,太舒服了。」

  「你女儿这手艺不错吧?」我得意到。

  「嗯嗯,点赞。」老爸这时髦用语学的还挺快。

  于是我又加把力,爸爸也不说话,乖乖的趴在床上享受起来。

  不一会治好了骨刺,又把老爸的腰椎正了正,再用淫力补充到骨骼里,修复
了机能。这时候再看起来,简直比20岁小伙子的腰还健康。

  哇,我果然还是有些天赋的。看来以后如果失业了,可以开个老中医按摩。
以我这超神入化的医术,绝对顾客盈门。到时候美国总统都找我治病。磕头求医
的人排到新加坡,想想都兴奋。不行,我得制订个小目标,先挣他一个亿。我流
着口水想。

  然后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谁让他是自己老爸呢。怎么说也是老中医的第一
位客人,不病人。必须享受全方位治疗,干脆全身上下都梳理一遍。

  多余的脂肪融化一下!

  尤其内脂,老爸有点脂肪肝,治好!

  肾居然有结石!打掉!

  尿路,清理一下。

  肠道清理一下。

  胃部注入活力。

  咦?老爸……勃起了……好大……

  别问我怎么知道的,作为一个有着恶趣味的我,已经偷看爸爸下边好几眼了。
每次看都有点变化呢。

  我突然意识到什么。

  淫力似乎注入多了……

  只见我老爸的身体居然在淫力的加持下逐渐胀大起来,肌肉棱角越来越分明。

  我僵在那里,气氛有点尴尬。

  「宝贝女儿,手怎么停了?」他的声音……有点奇怪……

  这时老爸爬起来,他看着我,眼睛里满是欲望之火。

  看到这双眼睛我就知道,完了,出事了。

  老爸变成了色魔,甚至意识都不清晰了。

  他的眼睛变成了血红色,淫力在他身体里乱窜,然后逐渐的汇聚到裆部。

  喵了个咪,怎么又玩大了,看着自己的杰作,我她妈的欲哭无泪啊。

  爸爸向我逼来,颤抖着身体,一把把我抱在怀里。

  救命啊~!!!!

        ~~~~~~~~~~~~~~~~~~~

                第三节

        ~~~~~~~~~~~~~~~~~~~

  我早该想到的,所谓淫力,最本质的能力肯定是和欲望有关啊。像这种梳理
身体都是附加功能。一旦淫力入体,是一定会产生欲望的。像我这种持有者更是
从一个清纯小女生变成了现在的小火车污污污。咳咳,这个不说了。

  再加上我这种新手,使用起来肯定免不了淫力外泄。这种毫无加工的淫力流
到身体里,根本就是催情药啊。

  看来老中医的这个生财之道要先等等了。要是每治好一个病人都要啪啪啪一
次……要说也不是不可以……不不不,坚决不行。咱们是有原则的。想想等着艹
自己的老头排到新加坡,那个。还是不要了吧。

  总之先解决现在这个问题吧。老爸的胳膊力气好大,勒的我喘不过气,他的
眼睛红红的。下体越涨越大,裤裆已经鼓鼓囊囊的了。他伸手抓住我的衣服,次
拉的一下就撕碎了丢到地上,露出我凹凸有致的胴体。在老爸面前赤身裸体还是
有点难为情的。我低着头,不敢直视老爸那火热的眼睛。我的脸上火辣辣的,正
在发烧。他自己的衣服也是抓起来一扯就丢到一边。

  再看老爸的阴茎,我的天!已经和我的大腿一样粗了,比小腿还长,通体红
色,而且上面各种肌肉疙瘩盘根错节的肆意生长,简直丑的不可方物。这tmd
简直就是一节小树,还是最丑的那种。我咕咚的咽了一口唾沫。妈呀,要不要那
么疯狂。而我这发软的下体也很敬业的分泌出液体,顺着大腿直往下流。

  只见老爸嗷的一声把我扑倒,大家伙疯狂的往我下体送。可是每次都撞到我
的会阴或者屁股,老爸,你难道都不瞄准的吗?我都要哭了,撞的我下面疼死了。
「老爸,您等一下,这样不可能进来的。」我一边摩挲着爸爸的阴茎,一边用淫
力把自己的阴唇放软,控制着阴道增加弹性,以方便老爸那个巨物的入侵,然后
扶住他的大家伙对准了自己的阴户。好在我下面淫水早已泛滥成灾,大家伙一下
就顶了进来。我的天「慢点啊!好疼的。」我嗷嗷怪叫。这大家伙简直就是横冲
直撞,一下子就撕裂了我的会阴,即便是放软后的阴道也还是被毫无悬念的撕碎
了。连我的骨盆都差点骨折。现在阴道和屁眼变成一个大血洞。肠子都被挤压到
两边,差点把屎挤出来。只见肚皮被撑的圆滚滚,大阴茎的模样隔着肚皮清晰可
见。那家伙顶着我的子宫一路向上推着胃,把两片肺叶也挤碎了,心脏挤到肩膀
旁边。食道直接从我嗓子眼里冒出来。我感觉一阵恶心,「哦」的一下,差点把
胃吐出来。妈呀,只此一下我就差点丢了半条命。要是换了普通女孩,只这一下
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老爸的身体也是肌肉鼓胀。他两只手抓着我的乳房,十个手指都嵌入我的肉
里,我哭着说「啊,爸爸,我的乳房烂了,烂了。」

  老爸一低头,一口咬住我的脖子。嘶吼着,疯狂的在我肚子里做活塞运动。
越来越用力,我不敢乱动,也动不了,我仰着头,任凭他拼命的撕咬,抽插。每
一次都是一插到底,顶的我胃都跑到嗓子眼了。而上边除了破烂的乳房,甚至把
我脖子上的肉都撕下来了。

  我已经顾不得疼了,拼命的控制自己的淫力,防止自己的血液喷溅出来。

  我怎么样无所谓,但是如果血污把屋子搞的好像凶杀案现场,不知道妈妈看
到会不会被吓晕。

  爸爸趴在我身上,下面那个大屌好像打桩机一样一次次的把我的内脏捣碎。
我用淫力守护自己的身体。一边抵抗着,一边享受着。天呐,给爸爸注入的淫力
似乎太多了,他现在活力十足,照这么下去,我会被老爸干死的。我真的被捅穿
了,被老爸的肉棒。内脏的碎屑不停的从嘴里涌出。

  老爸双眼通红的看着我,抽插频率越来越快,他怒吼着,双手在乳房上揉抓,
手指嵌入乳肉,我的乳腺都被抓断了,然后向上扯起,撕碎。我的乳房上遍布着
一道道狰狞的伤口。老爸,你真是的,简直野蛮。女孩子的乳房不是用来爱抚的
吗?不过我喜欢这样。嘻嘻。这样想着又把身体向上挺了挺,来吧,爸爸,把你
女儿的乳房彻底撕碎吧,不用顾及我的感受,谁让您的女儿是个小骚货呢。爸爸
好像听得懂我的请求一样,再一次的把我乳房抓碎。左乳最惨,整个乳头连同一
大块乳昏都被爸爸抓下来了,只有一块皮摇摇欲坠的连着。

  我抓起那块乳肉,迷离的说,「老爸不想尝尝女儿乳肉的味道吗?很美味的。」

  爸爸似乎真的听懂了,他一口就吃掉了我手里那一块带着乳头的乳肉,都没
怎么嚼,直接吞进了肚子。然后似乎食髓知味一样,一低头,另一个乳头连同一
大块乳肉被他一口咬了下来。

  我就这样看着老爸一边疯狂的在我内脏里抽插,一边啃食我那d罩杯乳房。
我的乳房……我的乳房……看着这副场景,破烂的下体拼命的潮吹,我在性欲里
不停徘徊。太爽了,我已经撑不住了。这场面彻底失控。

  老爸吃干净了我的乳肉,甚至把隐藏在乳房下方的肌肉群都吃掉了。我现在
可以轻易地看到自己的胸骨,甚至胸骨以下那不停肆虐的肉棒都有些若隐若现。

  而老爸意犹未尽的又开始啃食我的脖子,肩膀。我仰起头,任凭老爸用牙齿
扯开我精致的锁骨,几口下来脖子差点被咬断。美人肌都被吃了。半个胃袋居然
从脖子里顶出来,血液在我嗓子里打旋。老爸一口把我的胃从嗓子里扯出来,连
同食道肠子,连同其他内脏。我的脖子成了出货机了。老爸不停的用手从我的脖
子里掏内脏吃。

  好吃吗老爸?慢慢吃,我的肉还有很多,不用那么狼吞虎咽。心里默默想着,
我已经失声了。没了声带我不用再叫床了。

  当把我的上身啃的一片狼藉以后,老爸又把我腿高高的举到空中,一口咬掉
了我半个脚趾,咯嘣咯嘣的嚼着我的脚趾头。好像嚼崩豆一样。看着不停撕扯自
己脚丫子的老爸,再看白骨森森的自己。我被老爸生撕活剥了呢。几口下来,我
的左脚已经成了一个破败的扇骨。

  老爸,这里还有一只脚呢。我把另一只脚也伸到老爸眼前,这玉足可是好多
人梦寐以求的呢。老爸却没点怜香惜玉的意思,看着我送过来的玉足,一口就把
我的大脚趾咬掉了,咯吱咯吱的嚼起来,然后把指甲以及碎骨吐到地上。

  不过他似乎不太满意了,可能是觉得骨头太多不好嚼。我赶快把小腿往前伸
了伸,果然,老爸在我小腿肚子上凶狠的撕了一块皮肉。还是这里肉多,更合老
爸的胃口。我这样想。于是我享受着老爸一边吃我的腿,一边肏我的屄。

  看老爸那食欲旺盛的样子好像……丧尸一样……

  是啊说好的爱情动作片,怎么就变成生化危机了?可能是我的这个淫力本来
就是肉畜系统的吧,里面都带着秀色成分。这……还真是血腥的能力呢。

  就在这时,我居然听见,老妈回来了。

  「老周啊,你们回来了吗?」老妈在楼下喊到。然后自言自语的说「怎么还
没回来」

  老爸仍旧忘情的在我身体里发泄,我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这场景要是被老妈
看到……出人命是肯定的。

  这时听到老妈穿着拖鞋,噔噔噔的上楼梯,边上边问,你们在二楼干嘛呢?

  老妈一定是听到了,话说以我爸的这种动静,听不到才是奇怪。

  这时我觉得天空都黑暗了,要出人命啦……!!!

  神呐,要不要这么玩我?苍天啊,快来两万头草泥马踩死我吧。

  我想把我爸推开,可是,老爸你怎么那么强壮?我作为一个残缺不全的小孩
子真是推不开。

  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徒劳的推着我爸的身体。我流下了两行热泪。是她
妈吓的。不对,是我妈吓的。尼玛,臣妾做不到呀。老妈,你是猴子请来的终结
者吗?

  我绝望的看着门口,那扇门被咔嚓一声打开。

  完了,完了,完了。

  我的阴精再一次倾泻而出。要被看光了····妈妈惊讶的站在门口。

       ~~~~~~~~~~~~~~~~~~~~

                第四节

       ~~~~~~~~~~~~~~~~~~~~

  我和妈妈就这么对视着,而她并没有出现惊慌失措,而是在脸颊中出现了一
丝意乱神迷的潮红。她逐渐的瘫倒在门口。双眼迷离,大口大口的呼吸,手不自
觉的伸到自己的衣服里,抓着乳房拼命揉搓,一手伸到裙子里用力抠挖。不一会
就快感连连的呻吟起来。

  看着妈妈那迷蒙的眼睛,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其实我的肺已经碎掉,已经
不可能再呼吸了)。这里就让我出口气平复下自己的心情吧。

  刚才真是好险。要说人在万分危急的时候总能爆发出不可思议的力量。就在
我妈打开门的一瞬间,我确实绝望了。但是转念一想,既然无法阻挡不如直接拖
下水。于是我集中了自己所有的淫力丢到了我妈妈的身上。而且我用上了幻术。
这个是我新学习的能力,使用起来还不熟练。不过幻术这种东西永远是用在自己
最熟悉的地方更好使。因为你的幻术永远不可能是凭空制造的。

  所以我的妈妈完美中招。

  她看到的不是这血腥的场面。趴在我身上的也变成了我之前的男友。

  当然这还不够,瞬间被淫力侵袭的妈妈,忽然觉得我男友的身体对她充满了
吸引力。

  于是她轻轻的走到我男友身旁,我的男友将她揽入怀中,轻轻插入。

  「啊~」妈妈一声轻呼,他只觉得自己瞬间就高潮了。但这只是开始,他们
互相亲吻着,下体的交合让妈妈仿佛在快感的云间漫步。她不停的泄身,那快感
是她这一辈子都没有经历过的巅峰。

  妈妈的思想不停的传到我的头脑里,令我也如坠云雾。迷蒙的快乐不停的在
脑中盘旋。

  老爸的精力好像无限,可我的淫力已经没有了,最后一点淫力都丢给了妈妈,
让我瞬间虚脱,几欲昏厥。老爸仍旧没有停手的意思。时间已经过了很久,我的
内脏虽然有淫力保护也早就混乱不堪,外边的皮肉也已经被吃的白骨森森。而老
爸还是一副龙精虎猛的样子,这似乎……对我相当不利。再这样下去,我不敢想
象。可能会死掉吧。

  又过了一阵,极度透支的我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老爸在我眼前也渐渐出现
了重影,他的吼声仿佛在梦中。

  可能我的这一生就这样结束了吧。

  但是我还是好开心的。作为一个淫女,最后被自己老爸肏死可能也算是一个
归宿吧。老爸,对不起,女儿以后不能照顾你了。我伸出手摸着爸爸的脸。再向
下抚摸他坚实的胸口。再向下……那还在我身体里不停打桩的大棒。再见了老爸,
我爱你……只是今天的事情还是注定无法收场了。不知醒来以后的你和妈妈怎么
面对现在的场面。对不起爸爸,对不起,妈妈。这样想着,头越来越沉。那疯狂
的阴茎已经不能再对我造成更多伤害了。我的身体好轻好轻。我眼皮越来越重,
渐渐的一切都变成了黑暗。

  这样不知过了多久,我的身体似乎被一道力量注入。内脏正在修复。

  我悠悠醒转,身体机能也恢复了一些。这是……好舒服的感觉啊。什么东西
正在修复我的身体?这难道是,老爸射精了?我看到一股股的精液射到我的身体
里,几乎充流满了我的身体内。精液越来越多。已经多到从我口中溢出来了。

  哦,这些精液好甜。他们从我舌头经过的气时候我开心的品尝着。我的身体
就像好像久旱逢甘雨的土地,像海绵吸水一样拼命的吸收这些精液。而这些精液
居然都富含着我的淫力。这些淫力好像找到家一样疯狂的向我涌来。

  哦,我舒爽的呻吟起来。要不要那么舒服,我已经舒服的潮吹了。

  我看到爸爸趴在我身上,居然睡着了。我的乳房正在慢慢的膨胀,修复,顶
住了爸爸的胸膛。小腿,脖子也逐渐长出了红色的肌肉。老爸那阴茎已经开始逐
渐变小。精液还在不停的流出,每流出一点他就缩小一分。渐渐的恢复了正常尺
寸。

  肺叶慢慢膨胀,复原,「啊~」已经好久没有呼吸的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活着的感觉真好。

  刚才可真是凶险,差一点没命。

  不过也怪不得谁。看人家电视里的人有了什么超能力马上就能和什么怪兽博
士战斗,拯救世界。

  再看我,得了个超能力不用怪兽,自己就把自己玩死了。这人和人差距要不
要这么大?

  不过……我似乎又领悟了一种新的能力。刚才我用淫力窥视到了老妈的思想。
这种能力也不稳定,似乎越是对方执着的,拼命思考的东西,我越容易窥视到。
刚才就在我昏过去之前,我也窥视到了老爸的思想。他怒吼着,「淫力,我要你
肉里的淫力!」

  啊,我懂了。原来老爸吃我的肉是为了得到我身体里的淫力。难怪爸爸这么
持久,敢情他吃我续命呢。当我肉里再也没有淫力的时候,他也坚持不住,射精
了。

  这么说,如果当时没有让他吃我的肉岂不是早就没事了?甚至连妈妈都不用
牵扯进来。我一脸黑线的想着。我他喵的还真是作死小能手啊。就我这性格,早
晚自己被自己玩死。

  我悔恨的看着自己这一副无药可救的样子。

  不过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还是想想怎么收拾残局吧。老爸和老妈都昏过去
了。得弄醒他们。然后怎么解释呢?

  还有,我的衣服撕碎了,老爸的衣服也烂掉了。先给我和老爸找一身衣服吧。

  这屋里也很凌乱,淫力可没有收拾屋子的能力。说不得还是得自己来。哎~~~~
我想站起来,却一个不稳摔到地上。淫力透支的太多了,浑身虚脱,双腿好像踩
在棉花上。天啊,今天还真是刺激。比和主人在一起还刺激。这么说……

  我有点想主人了呢。

         ~~~~~~~~~~~~~~~~

                第五节

         ~~~~~~~~~~~~~~~~

  「我这是怎么了?」妈妈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从床上爬起来。

  「刚才您昏倒了,吓死我了。」我紧张兮兮的说到。「您没事吧?要不咱们
去医院看看。」

  「没事没事,可能是太劳累了。我刚才还做梦了。」

  「啊?什么梦啊?」我问。

  「就是,那个……哎呀,小孩子瞎问什么?那个……梦嘛,乱七八糟的,我
也记不清了。」一边说着,妈妈脸上居然爬起一丝绯红。

  我偷偷的笑了笑。妈妈居然记忆犹新呢。

  「妍妍你在哪?」这时老爸的声音从另一个屋子里传来。

  「我在这呢爸。」我回答到。

  「那我去做饭了」妈妈说到,「呀!怎么都这么晚了」

  来到老爸的房间,老爸正舒爽的伸了伸懒腰。「女儿,我刚才睡着了是吗?」

  「对啊,我给您按着按着您就睡着了。」说着我一把搂住老爸的脖子坐在他
旁边「感觉如何。」

  老爸冲我挑了个大拇指,「太棒了!你给我按那么几下,我觉得自己年轻了
20岁。」

  「嘁,不是捧我吧,你闺女哪有那么厉害。」

  「哎,真的,你给我按这几下,不仅腰好了,我觉得浑身上下都顺畅了。」
然后站起来甩甩手,又伸伸腰。「我觉得我现在浑身是劲。再上一趟前线都不在
话下。乖女儿你怎么弄的?回头一定再给我来来。」

  「啊?还来?」我一脸黑线。爸,我是亲生的不?

  老爸一脸懵逼的看着我「不行吗?」

  主人我真的想你啦55555~ 这年没法过了,再过出人命啊。

        ~~~~~~~~~~~~~~~~~~~

  花爷的淘气猫:主人主人,呼叫主人。

  花爷:讲。

  花爷的淘气猫:主人,我想你了啊。

  花爷:刚才可是有人对我略略略。

  花爷的淘气猫:啊?还有这种人?肯定不是我,我只会嘤嘤嘤。

  花爷:屁股又不疼了?

  花爷的淘气猫:您不说就不疼,一说就疼。

  花爷:疼得还不彻底,我又重新定了一个蛇鞭。一米的,给你这个小骚狗量
身打造的。年后记得回来尝尝鲜。

  花爷的淘气猫:嘿嘿。主人,其实你最好了。

  花爷:别捧我,捧杀这套没用。

  花爷的淘气猫:有吗?不过主人,刚才我老爸说了,谁要是敢欺负我,老爸
带着军队,拿机关枪突突他去。我爸好帅的是不是花爷:哟,我想起来个事,刚
才定蛇鞭的时候,老板给我介绍一种射钉枪,可以往人身上射钉子,还有一款1
0万伏电棍。可以让死人表演跳舞。10点的秒杀活动,先不聊了,我去秒杀。

  花爷的淘气猫:哎,哎主人,我刚才开玩笑的,您别当真,哎,主人主人…

  花爷的淘气猫:主人……

  妈呀,我不回去了……还是家里好……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