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萝莉可真是太棒了!将我那吸血鬼妹妹狠狠暴肏一顿】【作者:通痴道人】

  • 【是萝莉可真是太棒了!将我那吸血鬼妹妹狠狠暴肏一顿】【作者:通痴道人】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通痴道人
字数:7138

  一个男人狼狈的飞奔着,他看上去很是凄惨,衣服破破烂烂,背上有三道血
痕,额头上不断有血滴落,他的右手以一个不正常的角度弯曲着。

  他的身后跟随着两个同样看上去很是凄惨的人,一个是少女模样,可惜那邋
遢的样子遮住了本人的娇俏;另一个则是灵巧的胖子,他不断腾挪闪躲避开来自
身后的攻击。

  造成他们如今凄惨样子的是身后十几只体型大到不可思议的巨狼,它们体长
足有五米,全身雪白,那锋利的尖牙在阳光下闪出寒芒。

  男人突然刹住了车,另外两人立马警觉的背靠背组成三角防御阵型。男人吐
了一口血沫,喘气犹如破烂的风箱一般:「这群畜生倒也聪明,竟然在前面包抄
我们。」胖子的头上冷汗直流,少女同样浑身颤抖。

  狼群步步紧逼,形成一个扇形的包围圈。三人自然知道,这群狡猾的狼是不
可能给他们留活路的,之所以围三缺一无非是让他们觉得有希望突围罢了。

  男人苦笑着:「这次任务是我的问题,我不应该贪功冒进,一意孤行的去雪
狼王巢穴去探查异常的。小队近乎全军覆没,是我对不起兄弟们。」男人狠狠的
抽了自己一巴掌:「你们突围吧,我帮你们拦住这群狼崽子!想要老子的命,不
留下十几头狼崽子陪我,哪有那么容易!」

  少女嘤嘤啜泣,显然对于死亡恐惧极了。

  另一边的胖子反而看开了:「叶队,咱们出生入死跟着您这么多回,什么场
面没见过?雪狼群突然失踪,您带我们去一探究竟,完全没问题,只是谁知道这
么倒霉,几百头雪狼聚在一起。哎,这就是命啊!」

  很快,雪狼们就发起了成波次的进攻。它们依仗着皮糙肉厚和高速的移动,
发动了一次次突袭。虽说三人是异调局的精英,男人更是有数的青年强者,但也
遭不住这潮水般的冲击。很快狼群就找到了弱点,它们开始集中力量施压少女。

  少女本就两股战战,身上很快便多了数条抓痕。终于极度恐惧中的她被一条
巨狼咬碎了喉咙,那美丽的大眼睛变得无神了起来。

  男人和胖子被巨狼们牵制着,压根没办法出手相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同伴
的倒下。男人双眼赤红,手中的巨剑挥舞的更加有力了。

  胖子苦笑着:「老大,我给你殿后,我们中就属于你实力最高了,也就只有
你有希望活着逃出去。一定要把情报送出去,替兄弟们报仇啊!」

  他浑身变得赤红,整个人迅速膨胀了起来,整个人神志不清的摧毁自己身边
的一切。男人知道这是异调局最后拼命用的燃血之法。擦拭了一把眼角的泪水,
男人挥舞着巨剑冲了出去。

  不知过了过久,男人迷迷糊糊撑着巨剑向前走去。身后的巨狼如同食腐的秃
鹫一般跟随着虚弱的男子。不知道为什么,身后的巨狼开始骚动了起来,男人早
已油尽灯枯,但是心中的信念在支撑着他。步入森林中,他倒在了平地上,彻底
昏死了过去。

  「水~ 水~ 水」男人呢喃着,他只觉得身处火山,全身无处不热。

  很快一股冰凉而又甘甜的液体润湿着他那干燥的嘴唇,灌入干燥的口腔,随
后沿着火热的食道,慢慢流淌进胃里。身上那灼烫的感觉已经消退,他舒服的舔
了一下嘴唇,继续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再次醒来。他机警的摸向了身边的巨剑,然后跳了起来。
但他却摸了个空。

  卧室的门打开了,一个极为高贵的小女孩走了进来。她有着一头长至膝盖的
银色卷发,赤红色的瞳孔。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哥特长裙,裙摆层层叠叠,绣着
极其复杂的鸢尾花,百合花。头发两侧有着黑色的蝙蝠翅膀,小脸苍白,整个人
看上去一米三不到,小小的一只。她那脸蛋上原本是一脸的淡漠,毫无表情。但
是看到男人后,她的脸上洋溢着狂热的欢喜。

  她扑进了男人的怀里,没有注意到男人眼中一闪而过的杀意。使劲的蹭着男
人的胸怀,如同小狗一般轻嗅着男人的味道,她沉迷于男人的气味中。

  「吸血鬼?我和你认识吗?」

  小萝莉的眼中飘过一丝迷茫,但很快便恢复了过来。眼里蓄满了泪水:「哥
哥,哥哥,没想到再次见到哥哥已经是一百年后了。」

  「转世?那我怎么会没有记忆呢?」

  小萝莉的小手揉在了一起:「哥哥前世因为救一名修女,然后死掉了。我尽
力保存哥哥的灵魂,让哥哥成功转世,但是我还不够强大,没办法保存哥哥的记
忆。」

  「那之前是你救了我?」

  小萝莉捂住了红彤彤的脸蛋:「原本我是在沉睡着的,结果就觉得似乎有什
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然后醒来后就去转了一圈,最后我就在沉寂之森边缘处捡
到了昏迷的哥哥!」

  男人沉默了一下:「自我介绍一下,我叫。」

  小萝莉眨了眨眼睛,伸出了嫩白的小手,放在了叶辰的大手上:「我叫凛月,
是哥哥最疼爱的妹妹。」

  「凛月,可以再帮哥哥拿杯水吗?」

  小萝莉乖巧的点了点头,小跑着,走了出去。

  男人的眼中,红芒一闪而过。小心翼翼的从口袋中摸出一个玉白的小瓶,打
开瓶塞,将几滴乳白而又圣洁的液体滴落进杯中,然后将其摇匀。他躺在床上,
闭目养神,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

  「哥哥,哥哥,喝水~ 」还没进门,便听到了凛月那清脆的叫声。叶辰将床
头的水递给了凛月,一脸的迷茫:「凛月,这水的味道有些奇怪,你尝尝?」凛
月听话的拿过哥哥递来的水杯,喝了下去,她咂巴了一下小嘴:「确实有些奇怪
的味道,这到底是什么来着?啊!我想起来了,这似乎是圣水的味道!」

  凛月只觉得自己浑身酥软无力,体内的魔力被通通压制住,自己一下从强大
的吸血鬼沦为了普通的人类小女孩。

  她瞪圆了眼睛:「怎么,怎么会有圣水啊?」

  叶辰冷笑着:「自然是我下的!」他的眼里充满着赤红的血线,眼里满满的
暴戾与淫欲。

  凛月恍然大悟,轻拍着脑袋:「该死,我怎么忘记了哥哥被雪狼所伤,自然
会中了雪狼毒啊!」暗自给自己打气:「哥哥,你撑住,凛月这就给你找解药。」
虚弱的凛月如同肉虫一般向外爬去。

  叶辰一把提起了凛月,将其丢到床上。凛月不由得发出了一声闷哼。

  叶辰直接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撕碎,露出了一身皎白而又健壮的肌肉。凛月不
由的发出了一声惊呼,脸蛋红的流血。双手捂住了眼睛,从手指缝隙看着叶辰:
「虽然,虽然哥哥做什么都可以,可是这样子对待女孩子实在是太粗鲁了~ 」

  叶辰不管不顾,直接扑到床上,压在凛月的那柔软的小身子上。一股淡淡的
奶香味袭来,叶辰隔着哥特长裙,狠狠的捏了捏凛月那如同小山丘般的蓓蕾:
「呵,你个小骗子,还一百年?身上一股奶味,刚断奶没多久吧?」

  凛月气的磨牙,心中暗道,等哥哥清醒后,一定要好好教训这个混蛋一顿。
叶辰还不知道自己清醒后会有什么惨烈的下场,他继续在凛月的身上放肆着。大
嘴不住的舔舐着凛月那婴儿肥的脸蛋。

  粗舌舔过脸颊,如同蒸蛋一般,脸颊的嫩肉很是滑嫩。叶辰的大舌随之向下
舔去,将凛月的小脸舔了个遍,留下了脏兮兮的满脸口水。最终叶辰的大嘴停留
在凛月的樱唇上。大概是因为还未发育完全的缘故,凛月的小嘴真真切切的只能
用樱桃小嘴来形容。

  叶辰的大嘴不过是吻在那香喷喷的樱唇上,便将那樱唇整个含入口中。粗舌
一遍遍的舔舐过粉嫩的嘴唇,在上面留下自己的痕迹。凛月被叶辰压在身下,已
经变成人类幼女的她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只能大口的吐着气,那香甜的吐息令叶
辰的神智再度昏迷了几分。

  叶辰翻了个身,将凛月放在自己的身上。凛月舒服的长吐了一口气,全部渡
入了叶辰的口中。叶辰轻咬着凛月的嘴唇,用力拍打着凛月青涩的小屁股:「小
色女也发情了?果然是个谁都能上的小雏妓!」

  凛月难受的扭了扭屁股,怒视着叶辰,一副这件事以后要你好看的表情,叶
辰不由得打了个冷颤。随着两人体液的交互,叶辰前世的记忆不断地苏醒,对于
凛月也越来越熟悉。体内的狼毒上头,叶辰再次变得神智不清起来。大手继续狠
狠的打着凛月的小屁股,凛月不由的惊呼了起来。

  叶辰趁机将舌头伸入凛月的小嘴里,将凛月的樱桃小口撑开。大舌头卷住凛
月的小香舌,不住的纠缠着。凛月只能发出可怜的呜呜悲鸣声。她只觉得自己已
经被哥哥的气味所包围,整个人不由的沉浸其中。

  凛月的心中暗爽,即便是前世,自己想要和哥哥发展超兄妹的感情都千难万
难,没想到今生这么容易就突破了兄妹之间的禁忌。她享受着哥哥对她的袭击,
即便是粗鲁,也总比毫无进展来的开心。

  叶辰同样心中暗爽,自己似乎觉醒了什么不得了性癖?这是萝莉控,还是兽
耳控?亦或者乱伦呢?他捏了捏身上萝莉那毛茸茸的黑色蝙蝠翅膀。凛月不由得
发出一声娇俏动人的呻吟,

  水灵灵的大眼睛如今变得雾气蒙蒙。显然头上的蝙蝠翅膀并非装饰品,那是
她的敏感点。

  叶辰的大舌头转而舔舐着那毛茸茸的蝙蝠翅膀,凛月不由的手脚乱舞,一阵
阵电流随着叶辰的舔舐不断的袭击着她的小脑袋。一开始凛月还可以用力推着叶
辰的身子,但很快凛月的小手只能无力的敲打着叶辰的胸膛,这幅姿态真是欲拒
还迎。之后连抬起手臂都做不到,只能如同一滩水般的瘫倒在叶辰的身上,那对
黑色的翅膀随着叶辰的舔舐时不时地抖动着。

  凛月的大眼睛里满是情欲,小嘴不住的发出了诱人的呻吟。叶辰的大手隔着
洛丽塔裙摸向了凛月的小穴,隔着一条胖次,叶辰的手都能感受到那湿漉漉的小
穴。叶辰的手指轻划过那条诱人的小缝,嘴里嘲笑道:「凛月果然是个小色女,
随便摸一下,下面就止不住的流水。」说完还狠狠的掐了一把凛月下面那微微耸
起的小山丘。

  凛月的脸蛋更加鲜艳欲滴,她紧闭着双眼,不敢看向哥哥。

  叶辰将凛月放到了自己身下,如同对待一个硅胶娃娃一般,他的肉棒抵在凛
月的小脸上。凛月一脸惊讶的看着那比自己脸蛋还要长的夸张肉棒。

  「不会吧?这怎么可能放的进去啊?呜呜呜~ 」话还没说完,叶辰便扶着凛
月的小脑袋,狠狠的捅了进去,凛月只能发出可怜的悲鸣。

  叶辰狠狠的撞击着凛月的小口,那根肉棒散发着淡淡的腥臭,还好凛月事前
替叶辰擦拭过身子了,那根肉棒上的脏东西早已被凛月擦拭干净。但即便如此,
那股腥臭味还是不可避免的传来,凛月被插得一阵欲呕。然后又被叶辰抓过脑袋,
狠狠的深入其中。

  叶辰的心中飘飘然的,眼前的萝莉口穴插的令他很是舒爽,那张小嘴不断地
吸吮着自己的肉棒,敏感的龟头不断地被那小嫩舌刺激着。肉棒不住的蹭着萝莉
脸颊两侧的嫩肉。龟头的顶端时不时地狠狠撞向萝莉的喉间软肉。

  凛月咳嗽个不停,眼白上翻,显然是被口中的巨物刺激到了。嫩舌不住的推
拒着肉棒,想要拒绝那粗暴的插入,而这番举动却令叶辰更加舒服,肉棒狠狠的
插入凛月的食道中,一下子就击溃了凛月的反抗。可怜的哥特萝莉只剩下呜呜的
抗议。叶辰的肉棒狠插了几下,肉棒被那紧缩的食道夹住,很快便来了去意,叶
辰的肉棒塞在凛月的喉咙里,不住的跳动着。一股股白浊的液体喷涌而出,全部
灌入了凛月的小嘴里。

  可怜的哥特萝莉连连咳嗽,大量的精液顺着她的食道涌入了胃里。这还不止,
她的小脸本就鼓起,如今再被精液撑大,她的嘴角不住的滴落着白浊的精液,将
她那身黑色的哥特长裙滴上白色的斑点。邪魅的哥特吸血鬼如今变成了可怜兮兮
的精液肉便器。

  叶辰拔出了肉棒,剩下的几股精液全部喷到了凛月的脸上,在那目无表情的
小脸上涂抹着自己的精液。凛月失神的承受着叶辰的精液洗面奶。叶辰发出了一
声舒畅的叫声,将凛月的小脸当做抹布一把,随意的擦拭着自己的肉棒。

  两人都在喘着气,享受着情欲之后的宁静。但叶辰很快便恢复了过来。一把
将凛月掀翻,将她的膝盖蜷起,屁股高高撅起,就像一条萝莉母狗一般。

  凛月不安的扭动着小屁股,似乎猜到了自己接下来的遭遇。她的心中说不出
的古怪,一方面是终于能和哥哥在一起的暗自窃喜,另一方面则是面前人的粗鲁
完全不像是哥哥,自己好像背着哥哥,与其他男人交合的背德感。

  叶辰此时不管不顾,一把掀起了凛月的哥特裙撑,露出了里面那纯白色的胖
次。大手抚摸上那不断颤抖着的青涩的小屁屁,他不由得嗤笑了起来:「就这还
一百多岁?恐怕是这辈子都只有这么点大了吧?」说完还用大手使劲拍打了一下
那撅起的小屁屁。

  凛月一脸吃了你的表情看着叶辰:「吸血鬼是长生种啊!你这个不学无术的
混蛋!」

  叶辰只是为了逗趣而已,哪里会和凛月斗嘴呢?他的肉棒抵在凛月的胖次上,
隔着内内摩擦着凛月的下体。

  「啧,这么快湿了呢?就这么想要我的大肉棒吗?」

  凛月不安的扭动着身子。

  但这无济于事,叶辰抓住了凛月的腰肢,肉棒挑开凛月的胖次,从缝隙处插
了进去,顶在了凛月的嫩肉上。凛月的身子不住的颤抖着,那根火热的肉棒犹如
烧红的铁烙一般从她细嫩的大腿一直滑到了自己的蜜穴处。敏感的嫩肉被那火热
的肉棒刺激的不住收缩着,可那花蕊不听使唤的不断分泌出甘甜的花蜜。

  那萝莉小穴不住的流出蜜水,将那小穴彻底润滑。叶辰的肉棒抵在穴外,蹭
了蹭蜜水,将自己的肉棒弄湿弄滑。腰部一挺,肉棒撑开了小穴外的两片嫩肉缓
缓的进入其中。凛月不由得发出一声惨叫,小手死死的抓住了身下的床单,身子
不住的扭动着。那萝莉小穴外的两瓣嫩肉,随着叶辰的强力捅入,被撑得绷紧,
看上去犹如透明的琥珀一般,里面的血管清晰可见。

  不管身下萝莉的哀嚎,叶辰的肉棒继续挺入其中,那萝莉小穴已经被撑开到
一个思议的大小,努力的容纳着叶辰的肉棒。小穴内的嫩肉犹如活了过来一般,
千万只小手抓住了叶辰的龟头,随着萝莉的呼吸与颤抖,小穴内的嫩肉或快或慢
的咬住了叶辰敏感的龟头。那温暖湿润的小穴直令叶辰差点一进来便射了出去。
他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射精欲望。

  凛月痛的小脸拧成一团,眼泪从她那赤色的大眼睛里飚出:「快,快拔出来
啊!呜呜呜~ 好,好痛啊~ 不行了,不行了,凛月要死了。」凛月止不住的发出
悲鸣,她只觉得下身似乎被人用一把钝剑狠狠的一劈为二。一根粗糙的铁棍塞进
了自己的下体,狠狠的刮着自己娇嫩的软肉。下体的疼痛令她只觉得,下体不属
于自己了。凛月并非温室中的花朵,但是以往自己所受的伤,全然没有这次来的
痛。

  哪怕是哥哥,也不能这样啊~

  凛月仿佛化身成为愤怒的小母猫,伸出锋利的小爪子想要往后挠着叶辰,可
惜她刚一伸手便被叶辰当场制服,然后只能被肏的喵喵直叫。

  叶辰的肉棒还在深入凛月的小穴,慢慢感受蜜穴内那滑腻嫩肉给予自己的无
上快感。他的肉棒慢慢的前后抽插了起来,很快凛月的小穴里便流出了白色的浓
稠液体,那是凛月的淫水被捣成浆状。

  叶辰的肉棒还在前行,触碰到一层弹性十足的薄膜,丝毫不加犹豫。叶辰抱
紧了凛月的蛮腰,腰部用力向前冲撞。凛月发出了一声惨嚎,双腿不住的颤抖着,
要不是蛮腰被叶辰抱住,恐怕就要当场摔倒在床。叶辰拔出了肉棒,那小穴张开
一个鸽子蛋大的小洞,大量的淫水涌出,伴随着鲜红的血液染红了凛月那纯白的
胖次。

  叶辰将那碍事的胖次扒了下来,鲜红的肉棒摩擦着凛月雪白的小屁屁,将那
纯洁的处女之血擦拭在叶辰的小屁屁上。凛月的嘴里不住的嘀咕着:「杀了你,
杀了你呦~ 哪怕你是哥哥,也要杀了你呦~ 」

  叶辰发出嗤笑,肉棒摸了摸凛月的翘臀。然后发起突袭,将肉棒猛地全根贯
入凛月的蜜穴中。凛月被刺激的发出尖叫,身子如同触电般的颤抖。叶辰不管不
顾,双手抓起凛月的长发,如同骑马一般的勒住缰绳。

  房间里不住的响起了肉体碰撞的啪啪声,那是叶辰的阴部狠狠的撞击着凛月
的翘臀;随之而来的还有噗呲噗呲的水声,那是叶辰的肉棒在抽插着凛月那早已
泛滥的萝莉幼穴,随着肉棒的抽插,凛月觉得自己的下体越来越奇怪,一开始的
疼痛早已消失,现在的是满满的被占有的快感。每当叶辰的肉棒拔出,她便有一
种莫名的空虚感,随着叶辰的插入,她又有着一种被填充满满的幸福的感觉。

  不知不觉,场面已经从叶辰强行抽插着凛月的小穴,变成凛月逐渐去寻找那
根巨大的肉棒,凛月的屁屁撅起,主动的索取着哥哥的肉棒。

  小嘴里不住的发出淫靡的呻吟:「哥哥的大肉棒,好,好舒服呀~ 」

  叶辰的大手扒下了凛月的哥特裙,露出了那对小山丘以及其上的粉色草莓。
大手从后面紧紧捏着那一片鼓起的乳肉,手指轻拢慢捻抹复挑,刺激着那粉粉嫩
嫩的乳头。凛月的身子不住的颤抖着,眼神迷离。显然被叶辰的大手刺激的不轻。
将凛月的小乳鸽揪起,慢慢的向前拉伸,凛月的敏感部位被刺激,不断地发出呻
吟声。大手扣弄着乳鸽中心的乳腺,不断刺激着。叶辰将头伸了过去,大口含住
那粉嫩的乳头,用力的吮吸着,凛月被刺激的忍不住大声惊叫了起来。舌头围绕
着粉嫩乳头不住的打转,将那淡粉的乳晕浸湿,刺激着萝莉的敏感部位。很快凛
月的身子便不住的轻轻颤抖,大股滚烫的淫水涌出,浇灌在叶辰的鬼头上。

  叶辰的肉棒被这下突然袭击刺激的连连颤抖。他抱紧了凛月,仿佛要将她融
入自己的体内一般。大手游遍了她的全身。肉棒堵住了淫水的出口,狠狠的向内
推进,猛肏着凛月那因高潮而不断收缩的小穴。

  凛月的眼白上翻,嘴角的口水不断地滴落,脸颊飞起两片云霞,一副被肏到
失神的样子。叶辰的肉棒狠狠的撞击着那因高潮而收缩的嫩肉,那小穴比起之前
更加紧致,叶辰的肉棒如同注射器一般,将凛月喷出的淫水重新注入凛月的子宫
中。

  那滚烫的淫水同样刺激着凛月的小穴,肉棒与肉壁在淫水的刺激下,抽插的
更加滑腻。卧室内传来了更加大声的噗呲噗呲的水声。

  终于叶辰的肉棒硬起到极致,龟头忍不住颤抖着,大股大股的乳白色精液从
精囊中挤出,满满的注入进凛月的小穴中。凛月仰起了修长鹅颈,忍不住再次尖
叫起来,蜜穴无意识的抽动着,被那滚烫的精液烫的如同热水中的大虾一般。

  叶辰将肉棒拔了出来,将剩下的几股精液射在了凛月那白嫩的胸脯上。坏心
眼的将那白浊浓液涂抹在凛月那粉嫩的小乳头上。那粉嫩的乳头如同寒冬的腊梅
一般,看上去煞是可爱。

  蜜穴中的淫水混合着精液,形成了一滩奇妙的液体,不住的散发着淫靡的味
道。那些液体顺着凛月那白嫩的大腿慢慢的向下流淌,看上去很是淫靡。

  叶辰打了个哈欠,抱着手中宛若性爱玩具的凛月沉沉的睡了过去。

  而凛月同样露出了一脸满足,紧紧缩在叶辰的怀里:「这样子,哥哥便永远
都不会和我分开了呢~ 」

  吸血鬼萝莉一脸邪笑,同样沉沉的睡了过去。

  阳光透过窗帘照射进来,叶辰明亮,凛月黑暗,似乎在述说着什么,但此刻
卧室里只是两个普通的兄妹相拥而眠~ 写的不错啊,描绘的非常细致。楼主加油,多写点好文章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