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谋下的高官美母(重铸版)】 第三十章 大结局

  • 【阴谋下的高官美母(重铸版)】 第三十章 大结局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阴谋下的高官美母(重铸版)】 第三十章 大结局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坐怀不乱one
2021/06/29 发表于SexInSex
是否首发:是
字数:6427

***********************************

  各位读者好,《阴谋下的高官美母》最后一篇写完了,结果有点差强人意,
好多的构想没法铺开,只能写一个大概的结局了,不知道为何,越来越不想动笔,
肉戏更是不想写,不知道是不是跟有了媳妇有关系,现实中我其实内心有绿母思
想,所以有了阴谋一书,但是真的没有精力再写作下去,只好草草的结尾,对不
起各位看官了。几个月才更新一章,很多看官也在鼓励我,谢谢大家的支持了,
最后我想把之前想到的一个题材写出来。

***********************************

             第三十章:大结局

  「尊敬的乘客,乘客。」我正在睡梦中,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把我叫了起来。

  「你好,乘客,已经到了新西兰机场,本次行程结束了!」一个非常美丽的
空姐对我说道。

  环顾头等舱的四周,此时除了我身边,已经没有了任何人,只剩下修莉娜。

  两个月前,我爸爸升职,但感觉更像是风雨欲来的前兆,爸爸的升职更像是
一个巨大的漩涡,将很多人、事、物统统卷积到了一起。

  「妈。」到现在为止,我确实没法做什么,也随了爸爸的愿,爸爸并不希望
我掺杂进来,只是想让我做个远离政治斗争的人,「这样做值得吗?」我问了妈
妈。

  妈妈沉思了好久,没有说话,对着我点了点头。

  这时,妈妈会所的秘书进来说有人要见妈妈,妈妈应允了,让我也进入了内
侧休息室短暂了避一下。

  妈妈的休息室和办公室是联通的,就像那个小屋一样,能看到办公室内部,
我看着屋里的大床,想必妈妈没少在里面跟顾再同做爱。

  我往外看去,竟然是爸爸的秘书,不知道这个时候他来找妈妈是什么意思?

  难道爸爸的秘书掌握了些什么来要挟妈妈吗?我看着这时的妈妈,也难怪,
妈妈这一身套装显得妈妈凹凸有致,高跟鞋更是衬托出妈妈的气质,薄如蝉翼的
丝袜下清晰可见的血管,让妈妈显得根本不像是一个严肃的书记,而像是一个端
庄大方的职场女性,「李书记,明天我就要上任了。」爸爸的秘书说道。

  「那很好,天阳给你的安排我相信也非常适合你,这么多年,为天阳办了很
多事,很好!」妈妈说道。

  「可是我担心。」爸爸的秘书欲言又止,顿了顿又说道:「我担心以后。」

  「你放心,以你的能力,做东江的市委副书记绝对没问题,更何况东江是天
阳的老班底,天阳把你安排在那肯定是有这层意思。」妈妈说道。

  「我知道李书记,可是……」秘书想了想没说出口。

  「你是说汪援朝?」妈妈说道。

  「嗯。」秘书点了点点头。

  「你要记住,你是天阳的秘书,即使天阳不在了,你的身上也会有天阳的烙
印,和你做秘书不一样,天阳的秘书在很多的情况下就代表了天阳,你即为一方
大员,一定要想着为百姓谋福利,为地方谋福祉。」

  「我明白了!」秘书说道。

  「你要记住,你和汪援朝一样,身上有天阳的影子,无论何时何地都不能做
出对不起天阳的事,否则在别人眼里你已经是不忠诚的了,更别说前途了,天阳
虽然家族显赫,但是天阳走到今天这一步靠的是扎扎实实和四平八稳,我希望你
也能这样,不能让别人说只是一个因为领导升迁的人。」

  「我知道了!」秘书感谢的说道。

  「为你的上任备了份大礼!」说完妈妈打了个电话。

  不一会,敲门进来一个人,正是汪追潮。

  「你们两个以后可以多联系下。」妈妈说道。

  两个人互留电话以后寒暄了几句,秘书就走了。

  对于这件事,秘书肯定乐意,因为汪追潮是汪援朝的代表,东江市还有很多
汪援朝的老部下,要想做出政绩缺不了这些人的扶持,汪追潮更是乐意,以后还
要在东江这混,肯定需要认识一个当政的人,县官不如现管嘛!

  秘书走了以后,汪追潮突然把门锁死,回头转向妈妈,邪魅的笑道:「我也
想干纪委书记!」

  妈妈惊呼一声,说道:「小汪,你……你……」显然妈妈很震惊。

  「我知道我以前说过,但是看到李书记这成熟似蜜桃的身体却也忍不住,顾
再同究竟是为什么迷恋李书记,我想不全是因为权力的征服感吧,哈哈。」

  「小汪,改天吧,今天不方便。」妈妈回头看了一下,知道我肯定再看,
「晚上去酒店,那里环境更好。」看了妈妈是不想在我眼前出糗,妈妈又不好明
说。

  「李书记,我就喜欢原汁原味!」说罢,汪追潮直接铺了上来。

  我正要出去,却看到妈妈好像是在向我微微摇头,妈妈默许了汪追潮,也默
许了作为唯一的观众的儿子亲眼看自己的妈妈被冒犯,我虽不知道妈妈的意思,
但是还是顺从了妈妈。

  汪追潮并没有与妈妈进行前戏,而是直接将妈妈的腿分开拉起,将妈妈的丝
袜直接撕破,内裤拨弄到一边,将自己的挺立起来的鸡巴对准妈妈的蜜穴,用龟
头来回摩擦了几下,右手扶着妈妈的腰,大拇指将妈妈的蜜穴掰开,左手用力推
了一下妈妈包裹着丝袜的丝臀,一下将自己的男根整根没入到妈妈的蜜穴里。

  「啊!」妈妈眼睁睁的看着汪追潮的动作,眼睁睁看着汪追潮的鸡巴进入了
自己湿淋淋的蜜穴里。

  汪追潮并不急于动作,而是说道:「李书记里面好热啊!可是李书记的小穴
都被顾再同干松了也干黑了!不知道顾再同又没有我厉害!」

  汪追潮说着话就将妈妈的双腿抬起,用双臂架住妈妈的双腿,妈妈就这样被
顾再同压在了身下。

  「啊……啊……」其实我明显感觉到妈妈的愉悦,只是可能爱与我妈妈并没
有展露的太多,汪追潮的突然带给了妈妈和顾再同不一样的感觉,无论是心理还
是生理妈妈都会得到新鲜的感觉!

  汪追潮也是一个花场老手,通过表情也知道了妈妈的舒服,但是妈妈一直咬
着牙不松口,让汪追潮觉得还是不到火候。

  「啪啪啪」撞击声传出来,汪追潮的鸡巴直直的刺向妈妈的蜜穴,来回晃动
的睾丸冲撞着妈妈的阴囊,让妈妈再也忍不住了。

  「啊!好深……好棒……儿子……别……」不知道妈妈要说什么,但是汪追
潮却是以为妈妈在喊他儿子。

  汪追潮说道:「骚妈妈,儿子草死你!」说完汪追潮像一个打桩机一样,连
续不断的冲击着妈妈的蜜穴。

  妈妈听到汪追潮喊她妈妈,身体有些剧烈的抽搐,汪追潮停了下来,将妈妈
头朝下,腿朝上换了一个姿势,汪追潮说道:「床上无大小,李书记别怪我!」

  说罢,汪追潮更加剧烈的冲击着妈妈,巨龙一插到底,火热的鸡巴坚硬如铁,
毫不怜惜的蹂躏妈妈。

  「慢点……快点……」妈妈好像已经陷入了迷失自我的状态,胡言乱语。

  两人激烈性爱的时候,敲门声突然不合时宜的响起,随后推门而入,我也一
惊,但是我也知道,没经允许能进来的也就是顾再同。

  因为顾再同的到来,汪追潮好像是提前射精了,但是没有射在妈妈体内。妈
妈也是一脸的疲惫,看着顾再同,但是并没有觉得对不起顾再同。

  顾再同没有说什么,汪追潮也穿好衣服,三个人就那么坐着,气氛有点尴尬。

  顾再同说道:「我知道迟早会有这一步的!」

  汪追潮说道:「以后咱们是连襟了!」

  妈妈说:「滚!」

  汪追潮说道:「李书记,我终于知道了为什么顾再同喜欢你,保养得好,熟
妇也能捏出水!哈哈。」

  妈妈说:「少来打趣我,我不是你们泄欲的工具。」

  「事情都安排好了,可能很快就会有结果!」顾再同说道。

  「你们两个先走吧,我想自己静一静。」妈妈有点虚弱的说道。

  待顾再同汪追潮走后,我看着妈妈突然掉泪了。

  「你哭什么?」妈妈错愕。

  「值得吗!值得吗!」我大声的哭喊,我虽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但是以家
庭牺牲为代价是不是太牺牲太大了!

  妈妈抱住了我,身上的香味以及刚刚与汪追潮性爱分泌的爱液味道混合在一
起朝我鼻孔钻进来,妈妈也小声啜泣,「小宇,这辈子妈妈最对不起的就是你!
只愿你以后能原谅妈妈,妈妈也不希望你在参与到这些事情里来。」

  我并不知道顾再同所谓的那件事是什么事,但是我有感觉,就像是一切都要
结束了!

  果不其然,过了几天,我准备开车出门的时候,车后突然有个人用枪抵住我,
让我按他说的走,于是,我来到了一个大仓库的面前。

  进了仓库,顿时感觉到气氛的严肃,有七八个黑衣人,看起来不简单,腰里
可能都别着家伙,他们不问,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我看不到椅子后面的人。

  椅子后面的人突然转过身来,原来是三叔!

  「三叔,你吓死我了!」我一看是三叔突然不害怕了!

  「小宇,发生这么大的事也不跟三叔说嘛?」三叔说道。

  「什么事?」我说道。

  仓库门响,进来两个人,正是顾再同与汪追潮。

  我直接怒了,一直和我说与我同路,却在这个时候出卖了妈妈,三叔说的肯
定是妈妈出轨的事!

  「反骨仔。」我大声骂道。

  「小宇,不用这样,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这时,爸爸从门口走了进来,大声喝道:「是因为我吗?」

  爸爸和妈妈走了进来,亲兄弟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就和别人说的一样权力的
争斗吗?

  「二哥。」三叔说着话站了起来。

  「老三,很多事在今天终于可以了解了!」爸爸说道,语气中带有哀伤,可
能是不想亲兄弟走到这个地步。

  「二哥,你不觉得她。」三叔指向妈妈,「是在给家族蒙黑吗?」三叔说道。

  「老三,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们是亲兄弟,你出这些鬼计划不就是为了屁股
下的位置吗?」听爸爸这么一说,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我被抓那次,妈妈问
我为什么三叔会知道,妈妈根本没有通知三叔,因为妈妈会直接去警局问我,三
叔去了只有可能是三叔事先知道我会被抓,那妈妈口中的对我好的坏人就是三叔
了!

  「二哥,如果家里的资源倾向于我,就算老爷子没有在那个年代保护那些人,
我也会比你今天得成绩够高!」

  「老三,我不否认你的能力,可是老爷子。」爸爸说道着,突然朝着京城的
方向跪下磕了一个头,然后又说道:「老爷子的力量我根本不想用,老三,你信
吗?」

  爸爸接着说道:「十年动乱期间,父亲做了投降派,因为妥协的错误决定,
跟本不受最高领导人的信任和重用,可是老爷子保护的人却也终成大树,老爷子
才有了不倒松的称呼。妥协本来就是错误的,我也不想继续错误,所以我才决定
追随大哥!」

  「十年动乱期间,上午还为父子,下午却要划清界限的日子,父亲也没办法,
都是乱哄哄的的。」三叔说道:「大哥虽然能力超群,但是有没想想到,当时是
因为父亲想保护他才和他划清界限,大哥带着我们两个一起经历,我们两个却分
道扬镳,走了不同的路。」

  「老三。」爸爸有些落泪了,「大哥对我的好我永远不会忘记,如果不是为
了救我也不可能出意外,那时候我就决定了,要把大哥的事业完成好!乱哄哄的
社会就是因为一两个人成为了国家决策者,所以我要做的就是打破这种局面,这
也是当时领导人的意思。到后来,我发现慢慢在改变了,但是有人却想重回这种
局面,对吗老三?」

  三叔苦涩的笑了笑,「你可能误解父亲了!因为十年动乱年间父亲所保护的
人马上要上位,所以……」三叔还没说完,爸爸结果话茬,「所以父亲就想我们
家族再次成为一个决策者?我做不到!」

  「二哥,十个人里有六个是父亲保护过的人一个人可能还是你,这其中的利
害你还不明白吗?这样我们家族可以持续的兴盛下去。你和大哥的目的不也是于
此吗?」

  「老三,长期的兴盛只会更快的落败,你可以为国家,你的孩子也可以,但
你的孙子呢,你敢保证他不会越俎代庖?万一……」

  「反正反对父亲就是不对!」

  「老三,你我同时辞官不做,归隐田园你能做到吗?说句伤害你的话我可以
放下只怕你舍不得啊!」

  「老三,从秦思杰开始我就大概明白了,你一向心狠手辣,不就是想让我因
为名誉问题知难而退吗?来之前我也想好了,我和家族该有一个抉择了。」正在
这时,突然几个大汉从四方涌入,在三叔的几个保镖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将他
们制服了,这几个人像是提前埋伏,三叔也知道了,顾再同与汪追潮根本就是爸
爸的棋子,三叔也明白了,自己可能根本就不是爸爸的对手。

  「二哥,看来秦思杰真的是你杀的了?」三叔问道:「是我杀的!」妈妈说
话了,「他的车祸就是我做的手脚,当时天阳还以为是小宇干的,小宇以为是天
阳做的。」

  爸爸说:「有一次我和璐璐行房,避孕套竟然都是不到一个月内的那之前的
呢?再后来,我看到了地上的烟灰(十一章),我已经知道璐璐已经出轨,但是
我相信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在我调查下,秦思杰露出水面,可是秦思杰没有那么
大的胆子,在我想调查的时候秦思杰却死了。我就更加怀疑!」

  「二哥,都说我狠,你比我还狠,我真的不敢相信你能这样做,把嫂子推入
火坑。」

  「老三,我只想将所有的家国情仇了解在这一代,我不想小宇再与家里人争
斗。」

  「二哥,我当时以为秦思杰是叛变了,调查之后发现了顾再同,我深挖下去
又是封官又是许愿才将顾再同拉拢,没想到只是你的棋子,真没想到你为了使我
视线转移到顾再同身上竟然能将自己的老婆奉献出去,这是不是就是传说的绿帽
奴,哈哈。」三叔有种挫败感。

  「老三,你我都是为了政治目的可以不惜所有的人,但是你胜利了吗,没有
我也没有,因为这是家族的内斗,无论输赢都是输。」爸爸还是有些哀伤。

  「二哥,你说的好听,一旦你的目的达到,你最起码是二把手,父亲的政治
势力也全没了。」

  「老三,有的人不愿受制于人,迟早会这样的。」

  「老三,我们这一代的恩怨,不要再往下传了,到此结束吧!老三,我已经
将你和父亲的计划向上说了,我们的家族从此要远离整治了,做一个富户还是没
问题的!希望后代永远不要参政。」爸爸突然拿出一把枪,在场人突然都愣了,
爸爸拿枪抵住自己的下颚缓缓地说道:「没法顺意父亲,为父亲养老视为不孝,
家族对国有憾视为不忠,将自己老婆当做诱饵视为不义,像我这种不忠不孝不义
之人,我不想再苟活下去。」

  「二哥。」三叔大喊,三叔的言语里充满了复杂的感情!

  「走吧。」爸爸摇了摇头,「小宇留下,你们都走。」

  「爸,别这样,有话好好说!」我说道。

  「小宇,你不懂,我的不希望你生在我们的家族,希望不要恨爸爸更不要恨
妈妈,妈妈的今天全是因为爸爸,我将所有你妈妈所有的喜好告诉了顾再同,就
是为了让你妈妈真的沦陷,而那两个警察也是你三叔的马前卒,要不然你以为谁
会询问省委书记的儿子?棋在局外啊,我当时心想,你既然已经被牵扯进来,那
就匿名告诉你一些事,让你也成为我的棋子,而顾再同借助你妈妈的手整合了我
的政治资源,也算是我政治上的胜利,我的政治目的远远比一切都重要,所以我
也默认了顾再同的存在,因为在你三叔眼中,根本不会关注顾再同这样一个小人
物,而在天平平衡时一只小小的蚂蚁也足以使得倾斜。只是没想到赢了政治却输
了家庭。」

  我哭了,真的,我从没想过爸爸会如此的艰辛,明知道这是条难走的路却还
要走下去,「把枪先放下再说吧爸爸。」我说道。

  「小宇,我调查了,修莉娜肚子里孩子是你的,你们去新西兰好好生活,做
个富家翁,再也不许回国了!」

  娜娜肚子里孩子真的是我的,肯定是那次我强行射入怀上的,我还那样对她,
真不是人。

  「别怪你妈妈,要怪都是我!」

  「砰」的一声,子弹射出,爸爸倒在了我的眼前!

  于此同时,妈妈迅速进来,看到倒在地上的爸爸,哭泣了起来。

  当天爷爷在会议上突然身体不适提前退场,而晚上也带着修莉娜踏上了去新
西兰的飞机,想让妈妈一起去,可是妈妈却拒绝了,登记之前妈妈给了我一封信,
把很多事都说了出来。爸爸因为想让妈妈能骗过三叔,在顾再同第一次和妈妈以
后一直对妈妈使用药物,让妈妈有了性瘾,妈妈也因为药物里的某些成分对药物
产生依赖性,所以成了一个循环,妈妈不去是因为要整合爸爸的政治资源最后实
现爸爸的政治抱负,妈妈一直觉得对不起我,实际上是我更对不起妈妈!

  下了飞机后手机一接收到了网络以后,各种短信微信还有新闻发了过来,很
多不乏我的至亲血脉,但是这其中最吸引我的就是一条新闻——国家的优秀党员,
久经考验的忠诚的XX主义战士,东都省省委书记万天阳同志因心肌梗塞医治无
效,于11月25日8点不幸谢世,享年48岁,万天阳同志的一生……

  我看到手机新闻内容,不禁泪流满面,修莉娜看了看我,捏了捏我的手,摸
了摸自己的孕肚对我说道:「维修工,不要辜负你的爸爸,更不要辜负你的妈妈,
我们的新生活就从这一刻重新开始吧!」

               (全文完)

***********************************

  儿子意外与爸爸车祸,没想到却附生在爸爸的身体里,但是自己却没法与妈
妈做爱,妈妈还要不解为什么老公不在碰自己,却还要在暗中让妈妈出轨得到愉
悦满足。

***********************************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