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福,我要的性福

  • 性福,我要的性福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家庭伦理
摘要

休学后,找了一个打工,就赖在台北不想回去南部的老家。在永和租了一个房间开始了一段醉生梦死的生活。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休学后,找了一个打工,就赖在台北不想回去南部的老家。在永和租了一个房间开始了一段醉生梦死的生活。

在永和的房间只是一间雅房,要和对面的房客共用一个浴室。幸好一层只有两个房间,所以还不至于让人无法忍受。

对面住的是一个二专的女生,大概是两个月前搬来的。平常因为生活习惯不同很少碰到,只有在刚搬来的时候大约聊了一下,知道她也是南部上来的,把书读完了之后就要回去帮家里的忙,她叫做婉菁,朋友都叫她菁菁。

菁菁是一个颇可爱的女生,当然说不上是国色天香,是那种在班上大约是排第三名可爱的女生,相信追她的人不会算少。圆圆的脸,细细的眉,小小的嘴,留了一头长发,清汤挂面的发型,用发圈把头发往后拢,只留下额前的浏海。上半身很瘦,露出来的手臂真的可以用盈盈一握来形容,至于胸部,当然就不会大到那里去,可是真的颇挻,应该也有b罩杯吧。下半身略胖(也不能说胖,只能说标准)身高大约只有一五五,看起来真的有想把她一把抱起来的冲动。

周末晚上大约十二点左右,我正在浴室洗澡,听见她房门打开的声音,大概是下楼去买消夜,也不在意,洗完澡之后准备像往常一样冲回房去擦干身体,知道她不在,就决定连内裤也不穿就冲出去,一打开门,却见她的房门没关紧,里面还传来电视的声音,我很确定她已经出门了,也知道她不是没锁门,只是因为门旧了所以有时候会关不紧,像我的房门一样,试了一下门把,果然转不动,就偷偷的看了一下,她不在房间里,这正是我的好机会。平常就想一亲芳泽,只是没机会,就拿一件内裤当做有「需要」时的纪念好了……

她的房间不大,也实在不能说整齐,棉被没折就堆在床上,书桌上散布着文具和cd随身听,还有一本「空中英语教室」。衣柜的门没关,墙上唯一的装饰品是她晾着的内衣裤,正在四处找看看有没有还没洗的,否则也就只好拿洗过的了……

忽然听到有人上楼的声音,已经来不及冲回房间了,因为一定要经过楼梯,只好赶快躲在唯一看不到的地方……床下。

门开了,只见一段美丽的小腿和那白白净净的小脚走了进来,她在床上坐下,我怕被发现,只好尽量往里面挤,背正好靠着墙(别忘记,我还是全身赤裸的)她把椅子拖近床边,又在书桌抽屉里摸了一阵,我只听到一个易开罐打开的声音,然后就闻到一阵烟味,看来她是打算好好的享受一个安静的夜晚……这下子我要到什么时才能脱身……不会要我在床下睡一夜吧?

她把电视频道从头到尾不知转了几个循环之后,终于把电视关了。我从床下只见那双小脚又放下地来,站在床前,再来就见到一条nike的运动短裤出现在我的眼前,原来她脱下短裤,就这样让短裤留在原地,然后又是一件黄色的t恤落在地上,接下来竟然是一件淡蓝色的胸罩。然后眼前一黑,头上传来床板的吱嗄声,她终于做了我最想她做的事……睡了。

过了一会,眼睛习惯了黑暗之后,我小心的把手伸出去,把那件淡蓝色的胸罩拖了过来,放在鼻子前狠狠的吸了一大口,传来的是一阵我无法形容的味道,带点泠洗精和香皂的味道,还有一种说不出来只属于女人的香味。想到一分钟前这胸罩还停留在她的身上,身体不由得热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我小心的爬了出来,借着窗外的微弱灯光,看到床边的椅子上放着烟灰缸和两瓶台啤,想来她在睡前喝了一点小酒,接着就把眼光放到了床上……

菁菁只穿着内裤躺在床上,内裤是和胸罩一套的,都是淡蓝色棉质的。由路灯透过窗户形成一个长方形的灯光打在她的身上。修长的大腿弯曲着,她面向里面睡,我只能见到那美丽的背部线条,脊椎形成一个优雅的弧形阴影延伸到那蓝色小内裤的上方,内裤里隆起一道小小的山丘。从上方隐隐约约可见到那迷人的双峰的侧影,被黑影遮住的部份更引起了我想看个清楚的欲望……

忽然不知那来的勇气,我拿起了地上的t恤,从背后把她的嘴塞住,她被我惊醒,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我就用那条短裤当做绳子把她的手从背后绑住。她努力的想站起来,可是我把她压在床上,她在我的怀中扭动着,背对着我,头一直努力的想回头过来看,可是我的手已摸上了她的双峰,她的双手压在我的肚子上,屁股因为挣扎的关系,在我的下体不停的左右扭动,更挑起了我的欲望……

我享受着双手上那软软的触感,伸出舌头在她的后颈部轻轻的搅动着,脚却伸过去把她的双脚夹住,空出一只手往内裤里伸去,手指努力从她紧闭的双脚中插入,先摸到的是她的阴唇,经过一阵的努力后,终于找到一个小小的隆起,尽我所能的温柔的挑动着……

渐渐的,她扭动的幅度越来越小,我可以感到手指传来一股潮湿的感觉,慢慢的把脚的力量减小,她的两脚之间又多出了一些手指可以活动的空间,我把中指再往下伸去,找到了一个缝隙,就这样毫不费力插了进去,往复抽动了起来……

另一只手在她的双乳之间来回摸索着,可以感到那小小的乳头慢慢硬了起来,嘴唇也慢慢的移到她的耳垂,在口中可以感到她所载的三个小小耳环,舌头开始慢慢的逗弄着……

「呜……」她的口中发出了小小的喉音,也感觉到她的双手不再挣扎了。

「我现在可以把你口中的衣服除去,但你要答应我不能大叫,如果同意的话,就用妳的手握住我的阴茎。」

我把手指抽动的速度加快,并把腰部稍微离开她的身体,让她有空间可以让手活动。

过了一阵子,她的小手移过来握住了我的阴茎,我可以感觉她的脖子热热的,脑中想像现在的她脸红的样子。

我取出了她口中的衣服,她虽然紧闭着嘴,我却可以听到她沈重的呼吸声。

「我现要把你的眼睛蒙起来,这样我才不会因为你看到我的脸,而必须伤害你,如果你同意的话,就把手上下抽动。」

我可以感觉她的身体抖了一下,但还是把手在我的阴茎上下抽动了起来。

我用t恤把她的眼睛蒙了起来,把她翻了过来,看到了一个美丽的身体。

在路灯的银白色灯光下,她的身体彷佛是白玉雕成的,如我所预料的她的乳房虽然不大,却很挻,粉红色的乳头硬起,形成一个小小的阴影。小巧的肚脐下是一个的淡蓝色三角形,我把她的内裤轻轻的褪了下来,她并没有反抗的意思。

我把她的双脚分开,面前的是已经潮湿的不成样子的阴唇,我把嘴凑上去,鼻子闻到的是那特有的腥味,我用舌头找到了那小小的隆起,轻轻的逗弄了起来……

「啊……嗯……」

这个小贱货,一下就湿成这样子,看来我也不必客气了。

我站在床上,把她扶起来,把阴茎放到她的小嘴前,说:「是不是很想要啊,把这含进去,也许我可以考虑不会伤害你。」

看到她的小嘴把我的阴茎含了进去,真的有说不出的痛快,想不到她原来这么的容易上手。我一只手扶着她的头,一只手就去抓她的胸部。

想不她不只是把我的阴茎含了进去,还用舌头在我的龟头上逗弄了起来,原来她这么贱,我的腰部加快了摆动的速度,抓她的胸部的手也大力了起来。

「呜……呜……」原来嘴巴中塞着东西的叫床声是这样的,我一直不断的摆动,手也不停用力的揉着她的乳头,不知过了多久,屁眼一紧,我就把精液射在她的口中,扶住她的头的那只手压向我,把阴茎放在她口中,不抽出来。

她把我的精液喝的一滴不剩,舌头还在搅动着,刚软下去的阴茎在她温暖的口腔中又硬了起来。

「妈的,原来你这么骚,看来今天不让你爽一下,是不行的了。」

我粗暴的把她拖到床边,叫她跪在地上,上身趴在床上,从后面狠狠的插了下去。

「啊……好…紧…,怎样,如果想要我动的话,就看你说的话能不能让我爽了……」

「嗯……好爽,好硬,好哥哥,快给妹妹吧……」

「谁是你哥哥,叫老公,要老公给你什么啊?」

「我要…大鸡巴…老公……」

「好,就给你……」我用力的把腰撞向她的屁股,连床都给我撞向墙上发出声音。

「好老公……你干的我好爽,我要……大力一点……干我……用力……」

我把手伸向她的胸前,用力的揉她的乳房。

「好……大力一点,不要……怕我痛,越大力……老婆越爽……」

我从背后捉住她的头发,把她的上半身挻起来,另一只手还继续揉她的乳房。

「啊……好爽……快…快来了,老公……用力……我要……」

她的上半身没有了力气,软了下去趴在床上,我把她翻了过来,双脚放到肩上,她的屁股悬在空中,上半身还在床上。

「妈的,死贱货,看我干死你。」

「嗯……老公,我……就是贱……就是要你干……快点,再来……啊……」

我一边干她,一边揉她的胸部,要不是因为她口中还有我精液的味道,我还真想把舌头伸进去。

「啊……老公……今天不能射在里面……好不好……」

「不能……你说不能就不能,我偏要。」

「啊……用力干我……老公……你射在我嘴巴…啊……下次……再……啊…我又去了……」

我也快到了,加快速度插了几下后,把她放在地上让她坐着,阴茎放在她口中,双手扶着她头部,用力的摇摆,也不管她会不会难过。

「妈的……贱货,你要是吧……那就吸个够吧……」

「呜……呜……」射了……她还不断的用力吸吮,直到我再也流不出一滴精液为止。

阳光从窗外洒了进来,这是这一星期来的第一次的晴天。我从极度深沈的睡眠中醒了过来,第一眼见到的是和我房间一模一样的天花板。

「你要回去了吗?」

阳光中,坐在床边椅子上的菁菁还是赤裸的,但不知什么时候她的双手已经可自由活动了。努力的回想昨晚的经过,大概是在第三次在她嘴中射精那时,她的双手就为了方便我让她摆出不同的姿势而松绑了。

「你早就醒了吗?为什么不把眼睛上的t恤拿下,难道你不想知道我是谁吗?」我有点疑惑的问道。

「我想要你亲口对我说。」

女人,真是难懂的动物,前一晚还老公、哥哥的乱叫,现在的口气冷得彷佛我只是来买碗面似的,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想来你也知道我是谁,既然我做出了错事……想赖也赖不掉,我就是你对面的小易。」

菁菁轻轻的笑了起来,把她眼上的t恤拿了下来,那明亮的眼中满满的都是笑意。

「你早就知道我不会对你怎么样,还说得一脸大义凛然的样子。你昨晚把人家的丑态全都看光了,说,你要怎么赔人家?」

她说的没错,我感觉到她对我并没敌意,至少昨晚她的抵抗并不认真。我伸出手把她拖到床上,坐到我的怀中。她稍微抵抗了一下,还是背对我坐了下来。我的双手在她的乳房和阴毛上来回游动,嘴唇凑到她的耳后轻轻的说:「如果你觉得不公平的话,今天晚上你到我房里来,把我对你做的事再原封不动的还给我好了。」

「你……你真无耻。」

我哈哈一笑,推开了她,回房补眠去也。

黄昏时,菁菁来敲我的门,说要找我去吃饭。我正在网路上杀得天昏地裂,那有心情吃饭,就叫她帮我带几瓶冰啤酒和小菜回来,她一脸不情愿的去了。过了一小时她回来了,我已经断线正在看电视。

她在我和电视中间坐了下来,把东西往地上一搁,就这么的看着我。

「怎么,我帅的让你不能自拔吗?」我打开了一罐啤酒喝了起来。

「这么不正经,算了,反正现在也没那个心情,改天再说吧。」

她弯下身去拿啤酒,她今天穿着一件细肩带的上衣,衣服是白色的,露出胸罩的肩带是淡蓝色的,想来是昨晚到现在还没换。一件旧牛仔裤,在大腿上有几个看来是故意割破的破洞。从正上方望去,她那垂下来的长发遮住了她大部份的脸孔,可以看见头顶上发旋处露出白白的头皮。

她坐到我的身旁来,陪我一起看电视。身上的体香中,夹杂著一丝丝的汗味,真奇怪,为什么可爱的女孩连汗味也是香的。

喝了两罐啤酒后,她把头靠在我的大腿上睡了起来,原来她的酒量不是很好,两罐啤酒就不行了。

不知过了多久,她坐了起来,口中嚷着热死了,就去洗澡了。

我坐了一下,听到她开房门的声音,脱光衣服起身走出去,先到浴室中,就这么不开灯的坐在马桶盖上。

她拿好衣服后,走了进来,一开灯看到我光着身体坐在马桶上,也不说话,就在我面前脱起了衣服。

她先把手伸到背后去解开胸罩的扣子,这样的姿势让她那本来就很挺的小乳房更加显得坚挺。她弯下腰把裤子褪到脚下时,从侧面可以看见那一道美丽的弧线从臀部经由大腿到脚踝完整的呈现在我的眼前。

她打开莲蓬头,让热水淋湿全身,再仔细的抹上沐浴乳。她在我面前跪下来,把沐浴乳仔细的涂抹在我的身上。

「来,站起来,这是你欠我的,你今晚要听我的话。」

我站了起来,和她面对面的紧贴着,经由沐浴乳的润滑,我可以感到怀中的她比昨天更令我心动。她的身体可以紧贴着我扭动着,我的阴茎在她的肚脐左右滑动着。虽然现在的我勃起的很厉害,因为润滑的关系,虽然被紧紧的靠住身体滑动着,不但不会不舒服,反而有一种快感。

我把手绕过她的小蛮腰放在她的屁股上,借着沐浴乳的帮助,把食指轻轻的插入她的屁眼里。

「嗯……不要啦……那里很脏……」

我的另一只手伸向她的乳房,轻轻的握住,彷佛是握住了一团云,只是这朵云是温暖的,手心可以感觉到那小小的突起。

她一只手勾住我的脖子,另一只手在我背上、屁股上来回滑动替我涂沐浴乳。她把嘴凑过来,我们的唇交接在一起,我可以感到一个小小软软的舌头在我的嘴中和我缠绕不休。

「呜……」我的另一只手已放弃了她的乳房,改向她的桃花源进攻。手指伸入的那一刹那,我可以感到她的手在我臀部上一紧,把我的腰向她的方向压去,胸部用力紧贴在我的身上,不停的扭动着。喉咙发出不清楚的呻吟声……

我双手的食指在她前后两个洞轻轻的抽插着,我可以感到嘴中的舌头搅动的更快速了。

我终于放过她的屁眼,把手空出把莲蓬头打开,水从头上淋下来,把她的长发紧贴在她的粉背上。她放开了我的嘴,蹲了下来把那狂乱的舌头缠绕在我的龟头上。

「哦……菁……我要你舔我的阴囊,对就是那样……」

从上往下看,可以看见那小脸向上淋着热水,眼睛闭着,粉红色的小舌头在我的阴囊上来回的蠕动着。

我用力的把她提起来,让她面对墙壁,从背后进入,就这样把她压在墙上,她有一只脚被我提起悬在半空中。

「小骚货,你现在在想什么啊?」

「人家想……想要亲亲老公……动一动…不要只是……放着不动……」

热水从头上往她的背上淋下来,顺着她的背脊流到屁股,再到大腿、小腿然后才到磁砖地上,往出水口流去。

「我现在还不想动耶……你自已动好了。」

她一只脚悬空,只剩一只脚和撑在墙上的两只手支撑体重。她的屁股慢慢的以我的阴茎为圆心转动起来,我可以感到龟头在摩擦她那温暖的阴道壁。

「快……嗯……好老公,亲亲老公……你的鸡巴……让老婆好想要……快啦……算我求你啦……嗯……人家动不快嘛……」

「要是可以,可是这次我要射在你里面……」

「啊……不行啦……啊……」
她在说话时,我又轻轻的抽动了几下。

「啊……还要……随便……你要怎样都行……快干我……干我……」

「好,看你这么骚的份上,我就让你爽。」

我把她转过来,自已坐在马桶盖上,让她背对着我跨坐着,一手揉着她的胸部,一手搓着她的阴核,她双手撑在我的膝盖,屁股上下摆动。从后面可以看到我的阴茎在她阴户中进出着。

「啊……你赖皮……结果还不是……我…自已动……啊……老公好大……塞得老婆……好满……」

「嗯……好爽……老公用力搓我的奶……老婆好喜欢……啊……」
我怕她的叫声太大被别的住户听到,把她转过来面对我,她的双手用力抱住我的头,把我压向她的脸,舌头伸进我的嘴里疯狂的搅动着。

「呜……呜……」
我把手指伸入她的屁眼中,让她有更疯狂的反应,上下摆动的更快了,喉咙深处发出欢愉的声音。

「快……啊……老公帮我……嗯……我要去了……快……我要被你干死了……啊……来了……」

忽然,她把我的头塞在她两乳之间,腰部更疯狂的转动,我的龟头受到阴道壁的摩擦,忽然觉得阴道壁一阵蠕动,马眼一松,阴囊一紧,一股热精射向她的子官深处。

我们就保持这样的姿势,一动也不动,我的头在她的胸前,阴茎在她的阴道中渐渐的软了下来。只听到水淋到地上的哗啦声,还有我们两人浓重的喘息声,回荡在小小的浴室中……

公司里还是一样冷冷清清的,自从这阵子以来,公司没什么惊人的业绩,到晚上还会有人在的话也总是在上网,可能是为了替家里省一点电话费吧。

和早班的值班人员交接完后,就在电脑前发起呆来,想着这漫漫长夜要如何渡过。

警卫来巡过之后就走了,一直到明天上班前,这层办公室就只有我了。看到会议室灯没关,也不在意,大概又有谁在混加班费了。

趴在桌上小睡了一下之后,起来去厕所方便,看到会议室的灯还亮着,都十二点了,混加班费也有个限度吧,还是谁离开又忘记关灯了,还是去看一下好了,不然明天被看到倒楣的还是我。

会议室的大桌子上空空荡荡的,只有角落有一个人趴在那儿睡,我走过去拍拍她的肩。

「别睡了,十二点了,该起床了。」她抬起头来,我这才看清楚原来是早班的一个行政人员。

她大概是某个高职的夜校生吧,我记得大家都叫她小柔。我和公司的同事常常一个月见不到几次面,只会偶尔在公司聚餐时会见到,大部份都是点头之交而已,没办法,大夜班就是这样子。

小柔留着一头及肩的长发,看来有挑染过,烫成略卷的样子,想来不会是家庭理发的欧巴桑所剪的。稍稍打过层次的发型,故意有点乱乱的披散着,很适合她的鹅蛋脸。一张干干净净的脸上,五官还算可以,「恐龙」这个名词和她绝对无缘。身材倒是很好,胸部让人会第一眼就注意到。我会对她有印象除了因为她有一对大乳房,就是因为她的声音真的很嗲。

她也不说话,一双眼睛就这么看着我,可是我觉得她不像在看一个人,倒像在看一盆植物。虽然看着我,心里不知在想什么。

「还好吧,要我帮你叫计程车吗?」她的眼睛红红的,该不会是哭过吧?

她低下头去,也不说话,只是抓着我的皮带,把我拉向她。

她就这么坐在椅子上隔着裤子抚摸着我的阴茎,她一直低着头,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不知为什么,我觉得她好像在想着别的事情。我是个男人,既然有女生主动,虽然不知为什么,但毕竟是一种享受,当然更不会抗议了。

我把手放上她的后脑勺,手指插入她的长发中。她似乎震动了一下,缓缓的拉开我的拉链,手伸进内裤里,握住了我的阴茎,上下套动了起来。

现在的我如何能忍受这样的动作,既使是在会议室中,我也不管了。拉开皮带,把裤子和内裤脱下,把我的龟头凑到她的嘴唇前。

在我脱裤子和硬把她的头压向我的两腿之间时,她并没有反抗,只是机械性的张开嘴巴,就这样让我的肉棒长驱直入。

肉棒插入嘴里之后,一阵温暖潮湿的感觉包住我的阴茎。我轻轻的呼出一口气,感觉好过了一点。

「怎么啦?这不是你想要的吗?不要只是呆着不动,动动你的舌头啊。」

她彷佛像从远方回过神似的,含住我的阴茎轻轻的点了点头,舌头开始灵活的转动起来。

她把我的龟头从口中拿出来,用手轻轻的把包皮褪了下去,露出了没有包皮保护的龟头,口中轻轻的说了句「这样看起来好一点了。」

我并不知道她在说什么,接下的动作让我也不会去思考她在说什么了。

她的手轻轻的套动着,有时只是含着龟头,有时又用舌头在上面缠绕,有时又把龟头像吸冰棒一样的吸吮着,最后竟用舌尖去挑动龟头上的那条裂缝……在这之间她的手在我的阴茎上不断的套动着,时快时慢,有时粗暴有时温柔。另一只手则是一直轻轻的在把玩着我的阴囊。

我只是轻轻的把手放在她的头上,并没用力,让她自已控制轻重缓急。我可以感觉她头摆动时,头发轻轻的在我的大腿内侧扫来扫去。

我已经快控制不住了,她似乎也感觉得出来,只是一直不断的加快手的动作,舌头在龟头上快速的来回转动,我感到小腹一热,一股精液直射了出来。

她在我射出时,把头一偏,并没射到她的脸上,只是有一些沾到了她的衣服,她拿出面纸把我的龟头擦干净,我以为就这样了,想不到她竟然爬上会议桌横躺下来,让我站在桌边,把已经软下去的阴茎又放入口中。

我感觉到自已的阴茎在她的口中渐渐的硬了起来。她这次没用手套动,只是一只手扶着我的屁股,专心的含弄我的阴茎。另一直手却伸进自已的内裤里抚摸了起来。我从上方只能看到她把大腿打开,窄裙拉到了腰部,露出了里面的白色丝质内裤,她的手从内裤上方伸进里面,可以从外看到内裤里面的手正快速的动作着。

「呜……呜……」
她的喉咙发出欢愉的声音,她的另一只手引导我的手去抚摸她的乳房。虽然是隔着丝质衬衫和胸罩,但也可以感觉到她那大又柔软的胸部。

她把我的阴茎从口中放开,脸埋在我的下腹部,我只能见到她小部份的脸,其他部份被我的阴毛和她的头发遮住,她的手还是紧抓着我的屁股。

「啊……好……轻一点……轻轻的揉……好舒服……我喜欢……」

我两手并用的把她衬衫纽扣打开,她的胸罩是前开式的,我打开了扣子,她的乳房就出现在我的眼前。

她的乳房很大,可是非常软,如果她站着,没有胸罩的支撑一定会有点下垂,乳晕的颜色虽然不是粉红色的,但是颜色很淡,又不会很大。

现在她的乳头早已勃起,我双手并用,摊开手掌,食指和中指的指缝正好夹着她的乳头,轻轻的做着圆周运动,揉了起来。

她用脸颊摩擦着我的阴茎,偶尔用舌头去逗弄我的阴囊,大部份的时间我只听到呻吟声从我的跨下传出来。

「嗯……好舒服……嗯……你的……好烫……呜……好硬……」

她的双脚打开几乎呈一百八十度,双脚撑在桌上,屁股拱起,手指在阴部的动作更大,内裤被撑开,可以隐隐约约看到里面的阴毛。

我忍不住了,跳上会议桌,把她的内裤粗暴的脱下,内裤还有一边挂在她的脚踝上,我用力的把早已涨得发痛的阴茎塞入她的阴道中。

「啊……好硬……再进来一点……」

她努力的把腰拱起,双手放到我的屁部上,用力的把我往她的方向拉,好像要我把阴茎更往里面插一样。

我努力的挺向前,开始在她的体内轻轻转动了起来。

「嗯……好舒服……我还要……不要停下来……再用力一点……」

她的眼睛闭着,头向后仰,腰部开始有节奏的晃动。我配合着她的节奏,举起她的双腿,放在我的肩头,开始前后抽动我的阴茎。

「啊……好棒……你好棒……还要……再进来一点……快……用力……」

她的双手伸向空中,彷佛想要捉些什么,我把双手依依不舍的离开那对大乳房,捉住她的双手。

「啊……还要……你又硬……又大……人家好喜欢……人家要一直……一直让你插……」

她的双眼紧闭,眉头紧锁,嘴唇微开。我说她的声音很嗲,叫起床来真是我所听销魂的声音了。就算不欣赏她的表情,光声音就够了。

「快……你好大力……还要……再来……再快……」

她的腰不断的扭动,我早就不知是谁配合谁了,只听到两个肉体撞击的「啪啪」声,淫水的「滋滋」声,还有她的那嗲声嗲气的淫语和我沈重的喘息,以及会议桌摇晃的「吱嗄」声,在偌大的会议室里回响着。

「啊……好……快点……用力插我……插进来一点……我要去了……」

她的双脚夹住我的腰,不让我的阴茎有一点活动空间,阴道壁不断的夹紧收缩,我感到一阵解脱感,就这么射在她的体内。

我趴在她的身上,她的双手紧紧的抱着我,嘴巴在我耳朵旁一边喘息一边轻声的说道:「你对我好好,我要一直和你在一起……国,不要离开我。」
感谢大大的分享,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