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叶草剧场—月下小狼】【作者:Azure】

  • 【四叶草剧场—月下小狼】【作者:Azure】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Azure
字数:6608

  满月的夜晚,栅格薇的房间。

  月光透过窗户斜射到房间中央,给昏暗的房间里带来了一丝光亮,借着幽暗
的月光团长勉强能够看到那位乖巧的小狼人现在的样子。

  「呼,呼呼,呼——」

  洁白的小手现在被灰白色毛发覆盖着的爪子替代,眼瞳里看不到平时那个乖
巧可爱的狼人族女孩的模样,而是来自荒野的野性和鲜艳如血一样的赤红。

  「栅格薇,冷静一些——」

  团长试图和栅格薇沟通,但是他很明显没搞清楚现在的状况,这并不是能够
通过对话解决的事情。

  「嗷——」

  团长的行为激怒了眼前正处于不安定状态的栅格薇,她嚎叫着扑了上来,以
团长的人类身体根本无法与之抗衡的速度和力量将团长压在地板上,灰白色的爪
子紧紧地钳制住团长的手臂让他无法移动,小小的身体内爆发出的力量将团长压
在身下,赤红色眼珠早中没有理性的存在,如果和团长的狩猎游戏能够更久一点
的话,或许可以让小小狼人体内的野性释放地更快一些,就像是玩累的小狗一样
回到自己床铺上去休息。

  但惊慌失措的团长错误地关上了自己背后的房门,同时他也阻断了自己最后
的退路。

  所以狩猎之夜早早地结束了,猎手已经抓住了她的猎物。

     ————————————————————————

  「这几天可是满月的日子。」

  「栅格薇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所以这次是要留在剧团过夜。她看起来不是
很安定的孩子,你最好多关照她一下啊。」

  「你问弗蕾妮塔?她前几天就已经回桑德维斯了。」

  「好啦,照顾剧团成员不就是你作为团长的工作吗。这只是很简单的工作而
已,你一定能胜任的!」

  「我知道你把栅格薇当做自己的女儿一样看待,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
这件事情你要小心一点知道吗?虽然大部分的狼人都能在变身的时候保持理性,
但是栅格薇现在还太小了。」

  「我知道栅格薇很喜欢你这个团长,但是她现在还小你知道吗?如果出了什
么事的话我可不知道骑士团会不会听你解释哦。」

  「总而言之,你最好不要过度刺激栅格薇,知道吗?」

     —————————————————————————

  「艾莉卡说的太对了,现在我都要被吃掉了不是吗?」

  团长心里如此抱怨着,他小心地屏住呼吸,用让身体松弛下来的方法尽可能
不去引起眼前猎手的警惕和过激反应。

  「如果真的被吃掉的话,不知道明天栅格薇清醒之后会怎么样?艾莉卡应该
能帮我圆好理由吧?不知道被咬下肉的时候会不会痛晕过去啊?」

  正当团长因为压力过大开始胡思乱想的时候,小狼人像是无法忍受一般向着
身下的猎物张开了嘴。正当团长害怕地闭紧眼睛,预想的疼痛和血腥味都没有出
现,反而是脖颈周围能够感觉到湿润与粗糙的触感。

  团长微微睁开了眼睛,眼前的捕食者像是乖巧的小狗一样轻轻地舔舐着自己
的脖子,也许是因为感觉到团长的视线,栅格薇停止了舔脖子的动作。她保持伏
下的动作看向团长的脸,像是在辨认眼前食物的身份,将脸凑近团长之后不断地
抽动鼻子,似乎正在确认团长的气味。

  「团……长?」

  「栅格薇,你恢复正常了吗?」

  「团长——团长——」

  栅格薇像是受到什么刺激一样,原本略显狰狞的小脸浮现出两缕殷红,她咬
向团长的嘴唇,团长吃痛地叫了一声。但是小狼人并不满足于舔咬,她舔了舔团
长嘴唇流出的鲜血,便嘴对嘴亲了上去,她的舌头开始轻巧地缠绕向团长。

  也许是因为犬科动物的舌头经常需要伸出体外进行散热的原因,狼人族的舌
头要比普通人类要长。虽然不能和拉米亚族的长舌相比,但是也比团长这个普通
人类要长的多,也是因为这样,现在团长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舌头正被栅格薇的小
舌挑逗着。

  「呜呜——呜呜——」

  「团长——好——好?吃——」

  栅格薇像是心满意足一样松开了团长的嘴唇,粉舌轻轻舔过自己的上唇,双
颊的红晕愈发明显。她的尾巴开始大幅度拍打起地板,看起来这个味道让小狼人
很开心。

  「团长的味道?——好像要——」

  栅格薇的喉咙发出清晰的吞咽声,她将手伸向自己的下体,变化完成的狼爪
轻松地将下半身的内裤除去,团长现在能够清楚地看到小狼人的阴户了。

  小狼人的身体还未发育完全,洁白的小腹下能够见到稀疏的毛发,粉红色的
小缝能见到轻微的湿润,濡湿的花瓣在少女的活动下有些微弱的痉挛,似乎是少
女因为自己的私处暴露在团长眼前这一事情而感到兴奋,能够明显感受到少女的
呼吸沉重起来。

  「等下——等下——现在这样很不妙是不是!现在事情的走向很不妙!」

  「团长的味道?」

  栅格薇毛绒绒的小爪子抚摸着自己的小腹位置,另一只爪子揉弄着自己的阴
蒂,她似乎对自己现在的状态感到困惑,雄性与雌性的亲密接触让小狼人的身体
开始发情了。这一股最喜欢的味道诱发了她的情欲,小女孩正因为初次到来的发
情期而疯狂,粉嫩的幼穴正在寻求爱人的滋润,生殖这一生物的本能很快便引导
进行她下一步骤。她用爪子抓住团长的裤子,飞快地将其撕碎。

  眼前的桃色景象以及小狼人身上带着野性气味的体香不断挑战着团长的神经
和意志力,他还试图唤回处于发情状态中小狼人的理智,但事实证明这是徒劳无
功。

  「团长——味道?——」

  栅格薇用手爪轻轻握住耸立的阴茎,小巧的琼鼻凑近使劲抽动着,似乎是闻
到了自己喜欢的味道,团长身上的味道。栅格薇脸上露出了不符合她年龄的妩媚
微笑,咽喉耸动着似乎是咽下一大口口水,但是团长很清楚地看见小狼人张开嘴
唇的时候唾液从口中滴到自己身上的过程。

  栅格薇像是无法忍耐一般,她张开嘴巴含住了团长的阴茎,温热的口腔包裹
住团长的肉棒,小女孩的口技虽然还很生涩,但是因为狼人的舌头比一般人类更
长这一点很好的弥补了这一不足之处,她的舌头挑逗着阴茎的前端,温润的口水
涂抹在团长的龟头处,虽然这一技术没法和拉米拉种族的女孩相比,但是对初体
验的团长来说,这已经是相当高水准的刺激了。栅格薇用舌头刺激着团长的时候
也没有停止她的小爪子,她用双手上下撸动团长的肉棒,因为手爪变形之后更加
贴近于犬科动物的关系,手爪上软软的爪垫在每次撸动的时候都轻轻地弹动,带
给团长绝妙的挤压感和跃动感。

  团长停止了无谓的挣扎,以他的力量是没办法挣脱栅格薇的压制的。

  栅格薇似乎是发现身下的猎物已经放弃反抗,她加快了手上撸动的速度,嘴
巴也开始用牙齿轻咬口中的肉棒,她的牙齿虽然生出了犬科动物的犬齿,但是除
了用来撕开肉类的四颗尖牙以外的牙齿仍然保留着人类的原貌,所以不必担心会
因为牙齿过于尖利而发生流血惨剧。

  团长在栅格薇的服务下已然无法忍耐,小狼人感觉到自己口中的「玩具」开
始微微地颤动,虽然现在她失去了理性,但是脑海里隐隐约约阅读过的资料还是
告诉她现在正是加快速度的时候。于是更猛烈的刺激来到了,肉棒在栅格薇的嘴
中更加深入,随后伴随着身体的抽动,团长的精液从阴茎喷涌而出射入小狼人口
中。

  栅格薇第一次品尝到饱含着亲近之人味道的食物,她抬起头张开嘴巴,精液
的腥臭气味混着少女升高的体温在清冷的月色冒出白气,少女将自己的手爪伸入
口中,将带着白浊液体的爪子抹到鼻子下面,闻着精液的味道露出了陶醉的表情。
她的眼神迷离,手却自然地伸到了自己的小穴处,将剩下的精液抹到自己湿润的
花蕾处,少女的爱液混合了精臭味散发着淫霏的味道。

  「团——长——」

  栅格薇刻意拖长了话语的尾音,这让她的声音含糊不清却更显色气。狼人少
女将手伸进嘴巴里吮吸着,又伸出舌头舔舐自己爪子上的液体,她的尾巴像是小
狗一样快速左右摇摆彰显出尾巴主人的兴奋,小狼人的眼眸中已然看不出理性的
存在,现在她除了和团长完成交合以外再无别的想法。

  小狼人用手扶着团长的阴茎凑近自己的小穴,粉嫩的花瓣包裹住团长稍显疲
软的肉棒,少女自然地摆动起纤细的腰肢,她流出的爱液成了最好的润滑剂,随
着少女的素股服务,温热的触感让团长的下半身再次精神起来。

  「?」

  少女用双手支撑在团长身上,将自己的小穴对准团长挺立的肉棒慢慢地坐下
去。团长最先感受到的是少女花瓣的柔软,随即是紧致的肉壁包裹住了肉棒前端,
少女未经人事的私处第一次被男性进入的异样感让栅格薇的脸上露出不习惯和痛
苦的表情,但很快她就开始轻轻地开始活动起纤瘦的腰肢。栅格薇抿起嘴唇,她
骑在团长的身上慢慢活动着,团长能感受到自己的肉棒渐渐在栅格薇的小穴里能
够进入到更深的地方,随着栅格薇的动作,团长也开始配合着栅格薇的节奏活动
起来。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那还不如快点结束。

  一下,两下,抽动,起伏,突刺,随着两人的运动频率逐渐合拍,栅格薇的
动作也变得更加自然起来,她脸上也不再是苦闷和不习惯的表情,愉快和贪欲浮
现在她的脸上,她正在期待爱人更加猛烈的征伐。

  栅格薇的尾巴不停拍打着团长的大腿,因为剧烈运动的缘故,小狼人尾巴上
的毛发已经被汗水浸湿透,现在摆动的幅度不如刚刚猛烈了。

  「哈——?呼——?呼」

  栅格薇的喘息声变得愈发煽情,她的动作变得更加狂放,肉体碰撞的声音也
愈发密集起来,栅格薇加快了身体摆动的速度,满月的夜晚刺激着她的野性,她
期望着肉体上更加强烈的刺激——现在还不够,还需要更多,更多的满足身体里
燃烧的火焰。

  配合着栅格薇的速度,团长加快了抽插,他能够感受到栅格薇的阴道开始不
自然的收缩,紧致的肉壁包裹着他的阴茎,这让他感觉更加的兴奋。栅格薇也感
觉到自己身体的肉棒开始胀大,她感觉小腹部燃烧的火焰越发炽热起来,她知道
能够满足的时刻就快到来了。

  栅格薇感觉到惊人的热量从团长的肉棒里迸射出来,她不自觉的放开了钳制
住团长的爪子,电流在她的身体里奔驰,从下腹部升起的快感通过小腹,胸部传
达到大脑,她的脸颊再度浮起两朵醉酒般的殷红,也许是因为这是她第一次经历
性爱的快感的缘故,现在的小狼人就感觉自己像是漂浮在空中一样,迷一般的安
心感和温暖环绕在她身体边,随即伴随着突如其来的下坠感,梦醒了。

   ————————————————————————————

  这是栅格薇人生第一次的性高潮,也许是因为受到过大刺激的原因,栅格薇
被野性支配的精神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团长!难道我又失去记忆了吗!」栅
格薇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团长,还有他身上破损的衣物以及被自己的爪子抓出
来的红印,她挣扎着想要离开团长。

  「这个感觉是——难道是我失去记忆的时候袭击了团长吗!」

  栅格薇想要起身离开的时候才注意到自己身体的异状,小腹部异常的充实感,
仿佛像是被什么东西塞满一样,身体上涂满了团长的体液,现在自己不管闻什么
都只能闻到团长的味道,而且身体里也有同样的感觉,就像是自己吃了团长的肉
一样。

  「抽泣——」

  「栅格薇变成坏孩子了——抽泣——栅格薇又做坏事了!」小狼人害怕地哭
泣起来,她回忆不起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但是自己体内充盈的满足感和还没有冷
却的炽热感告诉自己那一定是会让团长感觉到痛苦的事情,她不想被团长讨厌。

  「团长对不起!栅格薇是坏孩子!」

  小狼人将双手撑在团长的胸膛上,用力撑起自己的身体想要离开团长,她直
到做出抬起胯部的行为才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下半身正与团长结合在一起,她露
出焦急表情的小脸一下子僵住,不敢置信地望向自己的下体,团长的精液正因为
失去活性而从阴道中慢慢流淌下来,白浊色的液体从紧闭的幽谷滴落到白嫩的大
腿根部,随即和少女的爱液混合在一起涂抹开来。小狼人意识到自己闻到的浓郁
味道不是因为自己袭击了团长而造成的血腥味,是另一种自己从没有闻到过的腥
臭味。

  「团——团——团——长————」

  小狼人声音颤抖着向自己最亲爱的团长询问道,她用双手捂着眼睛不敢去看
团长的裸体,但是团长还是能看到她从指缝中偷看的眼睛。

  「栅格薇是——是不是——和团长!」

  虽然小狼人的发言有些含糊,但是团长也想过糊弄过去。

  「虽然是袭击了我没错,但是你并没有对我做……」

  「啊————————」

  小狼人一下子叫出声来,她的脸上失去血色。

  「等一下,栅格薇!你不用这么害怕!」

  「栅格薇!栅格薇!」

  脸色煞白的栅格薇将团长推开,她飞快地窜到自己的床上用被褥将自己层层
裹紧,搁着厚厚的被子她的声音传了出来。

  「团长对不起!团长对不起!栅格薇是个坏孩子!栅格薇是个坏孩子!」

  「栅格薇你听我说!」团长双手抓住被褥,他用力想要扯掉栅格薇盖住自己
的被子,但是因为栅格薇力气太大的缘故,他没有成功。

  他叹了口气然后坐到栅格薇的床沿边,团长把手放在被褥供起来的部分上说
道。

  「我不会因为这样而讨厌栅格薇,也不会离开你的,我不是说过我们早就是
家人了吗。」

  栅格薇的脸从被子下面探出来,泪水从她湿润的眼眶沿着脸颊滑落下来。

  「团长真的不会觉得栅格薇是个坏孩子吗?栅格薇以后说不定还会像今天…
………今天……」栅格薇羞红了脸,她支支吾吾地说不起下半句话。「像今天晚
上一样……袭击…………」

  团长将栅格薇拥入自己怀里,他轻声安慰栅格薇道。

  「我不会认为栅格薇袭击了我就是坏孩子,而且这次的事情明明栅格薇才是
受害的一方。如果不是因为我月圆晚上擅自接近你的话,事情也不会演变成这样,
所以这全都是我的错。」

  「可是——可是——我」

  「没事的,栅格薇并没有做什么坏事哦。虽然现在这种情况很奇怪,但是我
想向栅格薇确认一下。」

  「什么……什么事?团长?」

  「栅格薇想不想和我成为更进一步的家人?也就是和我永远在一起?」

  「团长!」

  栅格薇惊讶地叫出声来,她不敢置信地望向团长的脸。

  「团长!想要和我在一起吗?」

  「我原本只是想把你当成女儿来看待的。」团长伸出手温柔地抚摸栅格薇的
头发说道。

  「我也幻想过栅格薇长大之后会怎么样,你一定能够成长为一名可爱的淑女,
认识很多文字,能够写一手漂亮的书法,穿着美丽的衣服,每天都像一件贴心小
棉袄一样带给我温暖。」

  「我以前说过觉得栅格薇已经是个坚强的孩子了,现在我也同样这么认为,
但偶尔也会想到我是不是对你过度保护了呢?我是不是在不自觉的时候,抹杀掉
了栅格薇成长的可能性?所以,我想过和栅格薇保持距离,只要做一对亲密的父
女就好了。」

  「栅格薇不想那样,我喜欢团长。」

  栅格薇将脸埋在团长的怀抱里,她小声说道。

  「之前团长也和我说过,外婆想要让我坚强起来才离开我,我不明白,但我
能够遇到团长真的很开心。我也想快点长大,能够帮上团长的忙,能够帮上艾莉
卡的忙,也能帮助剧团的大家。」

  「我很喜欢在剧团的生活,也很喜欢团长——」

  「我知道。」

  团长轻轻拍了一下栅格薇的头顶,示意她抬起头来。

  「但是我现在说的并不是家人之间的喜爱,而是爱情。」

  「我想要栅格薇成为我的爱人,虽然你现在可能还太小了并不理解……」

  「团长……」

  栅格薇的小脸变得通红,她害羞地揪住团长的手臂。

  「其实栅格薇也想过的……」

  小狼人握着团长的手臂不肯放手,她涨红的小脸现在看起来更红了,看起来
终于反应过来刚刚自己说了什么。害羞的小狼人把脸埋在团长的臂弯里,她偷偷
抬起头看了一下团长的表情,手掌一下攥紧了团长的上臂。

  「团长……今晚能陪栅格薇一起睡吗?」栅格薇怯生生地说道,「有团长在
的话,就能闻到团长的味道……就会很安心。」

  「而且栅格薇的被窝——软绵绵的——很舒服哦!」

  栅格薇抬起脸来盯着团长的眼睛,从她两眼放光的表情来看,她的确很喜欢
自己软和的被褥。

  「好,好,好。」团长一边让栅格薇躺在床上,一边安慰小狼人说道,「今
晚我就睡在栅格薇旁边。」

  「晚安,团长。」

  栅格薇紧紧抱着团长的一边手臂,不让他离开。

  团长看着抓住自己不放的小狼人,知道她还在为今晚发生的事情而感到害怕,
害怕自己会因为她是个坏孩子而讨厌她,哪怕是自己对她说的那番话也没能让她
走出亲人离开的心理阴影,这是必须靠自己和剧团里所有人一起才能做到的事情,
但是团长觉得自己能够成为那个对栅格薇最特殊的一个人,陪伴她长长久久地走
下去。

  「晚安,栅格薇。」

  皎白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射到熟睡的两人身上,清冷的幽光下栅格薇悄悄睁开
眼睛,她静静地端详团长的睡颜,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栅格薇知道团长对栅格薇很好,栅格薇会努力学习的,然后帮团长好多好
多的忙,让团长永远不会想要离开栅格薇!因为栅格薇……最喜欢……」

  随着睡意慢慢涌了上来,栅格薇像是发誓一般对着团长小声念道,伴随着渐
渐降低的音量,小狼人进入了安稳的睡眠。

  「团长了……呼」

  第二天,团长因为向未成年魔物娘出手的事情败露而被人鱼港骑士团抓捕,
栅格薇被吓哭就是另一件事了。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