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都市修仙之替换陈凡】第一章:调教姜初然

  • 【重生都市修仙之替换陈凡】第一章:调教姜初然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ID:onethree
2020/10/04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11505

  这篇文章是对《重生之都市修仙》的同人改写,主要以肉戏为主,大部分的
剧情直接一笔带过,对于塑造主要角色之间关系的情节会保留并且改写,其中有
引用了少部分的原文用于串联原创内容,特此说明,但主要的内容和重点剧情仍
然是原创。

  暂定的女角色为三位:姜初然、张雨萌和许蓉妃。

———————————————————————————————————————

             第一章:调教姜初然

  楚州汽车站外,周围的乘客不时用惊艳的目光看着某处。

  一辆炫目拉风的进口红色奥迪a6停在那里。

  这车07年左右高配版能卖六七十万,在当时楚州算是豪车。这也不算什么,
楚州虽然不是发达城市,在江南省也能排中上,保时捷法拉利等跑车都不少见。

  关键是车前站着的一大一小两个美女。

  大的看着三十多岁,面容姣好,穿着一身裁剪得体的黑色套裙,里面是白衬
衫,肉色袜加高跟鞋,画着精致的妆容,一副成熟精英白领的打扮。

  小的还是豆蔻年华,十六七岁出头,身材高挑,踩着一双帆布鞋,深蓝色格
子短裙下面的美腿笔直迷人,一对发育得相当不错的少女酥胸把简单的T恤撑得
鼓鼓的,精致绝美的五官长的和大美女有七分相似,但容貌更出众些,一头秀发
扎成一个马尾,露出雪白细嫩的脖颈和可爱的耳朵,少女的青春气息几乎是扑面
而来,只是表情看着有些清冷高傲。

  自然是唐姨和她的女儿姜初然。

  此时的姜初然正皱着眉头,扫视着汽车站出站口。

  「妈,他什么时候到啊,你要不打个电话催一下吧。」姜初然不耐烦的道。

  「你这孩子,才十分钟就等不及了。」唐姨无奈的蹙了蹙眉。

  这是她早年在楚州最好姐妹家的小孩,要送来楚州读高三,又是从小到大第
一次一个人出来读书,王晓云托付给她,她自然要尽心尽力。

  「陈凡是个很老实的孩子,等会出来你多注意下说话。以后你们两是同学,
要多多相处。他刚从泗水县来楚州,人生地不熟,你得多照顾一下他。」唐姨叮
嘱道。

  「好啦,我知道了,妈,你别再说了。」姜初然叹气道,心中一阵烦躁。

  就因为她妈妈姐妹家的小孩要来楚州上学,就把她大中午的拖到楚州汽车站
外,站在这晒了十分钟的太阳。而且她今天下午还和闺蜜越好去星巴克喝咖啡呢,
看这架势也要泡汤了。

  关键她妈妈好像有撮合两人的架势啊。小女孩在这方面很敏感,唐姨才提过
两句,她心中就察觉到。顿时抵触情绪大增。连带着对那个还未见面的同学也不
抱好感。

  这时,只听一声:

  「唐姨,您久等了。」

  一个男孩带着温和的笑容很有礼貌的在和她母亲打招呼。

  这就是陈凡?姜初然不动神色的扫视了一番。

  个头不高,一米七左右,她穿着帆布鞋都和他差不多了。

  相貌也不怎么样,路人级别,最多算清秀,谈不上帅气。

  关键以她不怎么精通名牌的眼光都能看出这人一身烂大街的牌子,衣服加裤
子全身不超过一千。如果是她那个言必lv,行必普拉达的白富美闺蜜在这,肯
定直接嘲讽了。

  姜初然眼中不由闪过一丝不屑。

  「这个陈凡看着并不像很有能耐的,相比起李易晨他们差远了。」姜初然心
中暗暗摇头。

  李易晨是她的同学,校学生会主席,楚州副市长的儿子,是学校里面的风云
人物。无论是长相还是家世能耐都是一等一的,同样也是姜初然的追求者,姜初
然对他的感觉也非常好,两人在外界看来差不多算是一对了。

  唐姨笑眯眯的看着陈凡,对眼前这清秀少年她很满意,主动介绍道:

  「小凡,这是我女儿姜初然。」

  「她下学期开学也上高三,和你一个学校,比你小三个月,你叫她然然就好
了,以后你可要好好照顾她哦。」

  陈凡点头笑道:「放心吧,唐姨,以后然然就是我的妹妹,我会好好照顾她
的。」

  然后陈凡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姜初然,果然是个堪称绝色的美少女,难怪被称
之为校花呢,不过这个美少女应该无法逃出自己的手心了。

  不错,这个陈凡已经不是小说里那个陈凡了,原本的北玄仙尊渡劫失败重生
回在地球的少年时代开启一代逼王人生,但是在这里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一个新
的灵魂代替了北玄仙尊重生了回来,并且继承了属于原本北玄仙尊的记忆传承。

  姜初然,唐姨的女儿,他的高三同学,也算是陈凡前世第一个喜欢上的女孩。

  不过那时陈凡的母亲还不是后来的中海地产界女皇,当时的陈凡只是一个十
七年都生活在泗水县没怎么出来过的普通少年。从落后的小县城跑到繁华的楚州,
人生地不熟,骤然见到姜初然这样的楚州上层家庭富贵之女,又长的那样漂亮,
加上唐姨的热心撮合,自然心生遐想。可惜以姜初然的眼光之高,又怎会看上当
时的陈凡。

  她喜欢的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楚州副市长的儿子李易晨。后来两人还一起考
去中海大学,双宿双飞,前世陈凡那时颓废了很长时间。现在想来,确实可笑。
不过此时的陈凡已经不是前世的穷小子了,脑海中的仙尊传承,让他拥有可以傲
视天下所有人的资本。

  陈凡主动伸出手:「你好,然然,我叫陈凡,来自泗水县,以后我们就是同
学了,以后你有什么事情,尽管找我。」

  女孩见过很多被自己容貌惊艳到的人,但是如陈凡这般目光放肆,大胆的眼
神里彷佛想透过轻薄的衣服看光她身体的却基本没遇到过,心中涌起一阵怒意正
待发作,但不知道为什么,整個人的腰肢却酥软了起來,莫名的想到某种旖旎的
事情……俏脸不由得红了红。

  「这人怎么这么大胆,当着我妈妈的面前都这么放肆,还真是没遇到过。可
惜家世和能力有点差,只能做个普通朋友。」

  少女心思复杂,却大方的伸出白嫩的小手:「好啊,到时候你可别忘记自己
说的话哦。」

  姜初然嘴上这么说,其实心中一笑而过,完全不当回事。她父亲是政府高官、
母亲开公司资产千万、人长的又漂亮,许多追求者家里面都有权有势。又有什么
事会劳烦到他的?

  不过陈凡握住姜初然的小手,手指有意无意在她的手心里滑过,然后轻轻一
捏。姜初然吃了一惊,抬头看向陈凡,看到陈凡正一脸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那俏
丽的小脸瞬间红到了耳根,急忙把手拽了回来,慌乱地看了看自己就在一边的母
亲,还好唐姨已经回身去开车门了,没有注意到两个人之间的异常。

  姜初然瞪了一眼陈凡,丰满的胸一起一伏,红着小脸就跟在唐姨身后上车去
了。

  「姜初然你怎么回事,被陈凡这么轻薄居然心里也不生气,难道你思春了吗?
可陈凡哪里好了,又不高又不帅,家世也不出众,哪里比得上李易晨?」

  陈凡看着姜初然曼妙的背影和飘扬裙摆下露出的一截白玉一般的大腿,心里
噗通噗通直跳,没想到这个小术法这么有效?

  没错,让原本对陈凡无感的姜初然面对这一番轻薄,没有生气反而以为自己
春情浮动,全是因为刚刚陈凡施放了一个小术法的原因。

  一个可以让施法对象一定程度上春情涌动的小术法,具体效果依据施术者的
造诣和目标的情绪有关。继承了仙尊级别施法经验的陈凡,在术法一道自然是宗
师中的宗师,不过实际效果,也仅仅是让姜初然心里一荡,趁机占点小便宜,可
见这个术法多么的鸡肋。

  这个术法唯一的好处大概就是使用要求极低,都不需要神念和法力,只要精
神力强于施法对象就可以使用,本身就是江湖术士们装神弄鬼的招式,不过对于
此时的陈凡却正好。毕竟自己才刚刚重生过来,原本一身澎湃足以毁灭星辰的法
力消失无踪,连他强大无比,号称百劫不灭的元神也毫无痕迹,但是唯有精神力
还是远强于常人的。

  况且对于之前只是普通人的陈凡来说,姜初然这样的绝色美女,前世大概只
能在网络上看看照片,然后在心里想想某些旖旎的画面,现在却可以吃吃豆腐调
戏一下,对他来说已经十分兴奋了。

  一个江湖术士装神弄鬼,甚至连个名字都没有的小术法就已经有这样神奇的
效果了,那么记忆中那些真正的法术乃至仙术,又能给自己带来多少好处?陈凡
不禁憧憬着自己的未来。

  上车之后,先是去了唐姨给陈凡安排住处的地方,湖畔小区,楚州一个中档
的居住小区,就在燕归湖旁边,风景优美,关键是离他读书所在的常青藤中学也
不远。大概收拾了一下房间,就放下行李就坐着车往姜初然家里开去。

  姜初然和陈凡都坐在后座,姜初然等了等,见他不主动说话,就气呼呼地扭
头看向窗外。这个少年虽然给她初见面印象很差,不过他的大胆却是让她初见面
就心中一荡,但她在学校也是受人追捧的天之骄女,再加上眼光甚高,家教很严,
陈凡还没到让她主动搭话的程度。再加上思春术效果已过,更是让姜初然怀疑之
前自己怎么会那副模样?

  陈凡倒不是对姜初然毫无兴趣了,身边这个少女的美貌,身材和气质都是极
为迷人,以他原本的见识里,这已经是他所接触过的最出色的女孩子,丝毫不比
那些明星美女们差上丝毫,心中早就把她视为自己后宫的一员。此时的沉默其实
是在思考修炼上的问题。

  陈凡可不仅仅局限于当个糊弄人玩点小术法的江湖骗子,对他来说当前最重
要的就是重新修炼。只要修为上去了,他想要的一切都是囊中之物,如果没有实
力,那么拥有的一切不过镜花水月,百年之后化为一抔枯骨黄土更是陈凡不想要
的结果。

  不过此时的地球上几乎是处于末法时代,灵气接近枯竭,正常修炼估计一生
寿元耗尽都难以离开地球踏足小说背景介绍里的那个星河修仙世界。

  不过原著中陈北玄有信心三年达到修仙者的八大境界:炼气、先天、金丹、
元婴、化神、返虚、合道、渡劫,的先天境界,脱离凡胎,而继承了陈北玄记忆
同时熟知小说剧情的这个「陈凡」,自然也不是太担心。即便没有新的机缘,能
照着小说里的线路去寻找机缘以求突破,速度也不慢。

      ——————————————————————

  陈凡租住的湖畔小区位于众兴区的边缘,靠近云山区,出门直面微波浩渺的
燕归湖,算是楚州中档的楼盘。而唐姨家则住在云山区的小别墅群,两者离得不
远,几分钟的车程。

  「我们楚州最出名的除了燕归湖外,就数云雾山了。这龙景花园还不算楚州
最好的,在云雾山的山脚,价格才7000一平米。真正的高档豪宅都在云雾山
的半山腰。据说早晨起来,开门就是云雾缭绕,云山云海,所以才起名叫『云雾
山』。」

  唐姨主动给陈凡介绍这附近的情况,话语中流出一丝羡慕之色。

  「那里一栋动辄几千万,最便宜的也在一千万以上。我们楚州的首富开发的,
住的都是真正的富豪和南方来的大老板,把你唐姨我半生辛苦创建的公司卖了都
未必买得起。」唐姨摇头叹息。

  「唐姨家这房子在我看来已经是非常好了。我们家在泗水县只有一套100
平米的住宅,还是当时政府分配的,照样住着。」陈凡顿了顿,又道:「唐姨要
是真的喜欢,到时候我赚钱了,送几套给唐姨,让唐姨天天都能起床就看到云海。」

  对于修仙者来说,一套别墅又算的了什么,即便不修炼法力,靠着记忆中那
些江湖术士的术法,也足够混一个富贵人生,成为高官富豪们的座上客了。

  唐姨闻言,半开玩笑,半欣慰的道:「好啊,你唐姨等着了哦。再把你妈也
叫回来,别去烦心什么房地产公司了,母女两跑去中海那大都市,人生地不熟,
怪可怜的。我一栋,她一栋,正好养老。还能一起结伴逛逛街,没事做做spa,
不用像现在这样每天忙着为公司发愁。」

  姜初然在旁边听着,却不由的秀眉一蹙。云雾山庄的半山腰豪宅,一栋要几
千万,哪怕她认识的家庭最富的同学,也不敢夸这样大的海口。恐怕只有楚州首
富才有这样的气魄。

  「看来又是个喜欢说大话吹牛炫耀自己的。」

  她心中略有些失望,本以为这个会特殊些,没想到和那些普通男生没两样。

  到了姜初然家里之后,姜初然的父亲姜海山正在客厅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上
的新闻,唐姨一边招呼陈凡一边指示女儿倒茶,自己进了厨房准备饭菜。

  姜初然应了声,取出一套名贵的宜兴紫砂壶茶具,她泡茶的手法行云流水,
姿态端庄大方,颇有古代仕女,大家闺秀的风范,显然是经过名师调教的。不过
在陈凡眼里,跪坐在垫子上泡茶的姜初然弯着身子,原本稍微有些宽松的T恤领
口露出一个空隙,正好可以看到一抹凸起的雪腻肌肤,让陈凡心里一片火热,等
收服了这个骄傲的校花,到时就让她穿着女仆装跪在自己面前泡茶,自己直接把
手伸进她的领口去玩弄那对娇嫩的少女雪乳。

  姜初然是位置只要稍微一抬头就能看到陈凡裤裆里鼓起的那个大帐篷,陈凡
那几乎要钻进她衣服领口的火热目光也没躲过姜初然的感应。这时候陈凡没有使
用术法,这种轻薄的行为让本就对他很有成见又极为傲气的姜初然心里更是怒气
满满,只不过父亲就在一旁,出于家教让她没有发作。

  这种旖旎又奇怪的氛围在姜海山看完新闻回过头来才被打破,唐姨想要撮合
陈凡和自己的宝贝女儿他是知道的,这次也抱着想要试探的心思跟陈凡一问一答
得聊了起来。

  陈凡以仙尊的见识和气度,加上没想着扮猪吃老虎然后打脸装逼,对于这些
小儿科的试探自然轻松给姜海山留下一个极佳的印象。

  「此子前途不可限量啊!这般年纪就有如此气概,恐怖如斯」姜海山看着陈
凡的眼神是越发满意,对于撮合姜初然和陈凡的事也是上心了。

  至于他曾经见过的李副市长家的小孩,虽然学习又好、人长得也高大帅气、
说话做事都很老练,而且对很多经济政治上的事情都有自己的见解,未必深刻,
但颇有新意。也算是良配,但是和陈凡相比之下就差远了。陈凡这样的气度和眼
界,就是国士风范。姜海山想起自己读史的时候,那些身据英雄气,几句言谈就
让人俯首便拜的国士风采,就出现自己未来女婿的身上,不禁感慨万千。

  做到他这个位置,想再往上走,基本就要惦记政府大管家,或者外放当区县
的一把手。这个时候市委里面要是有人帮他一把,出点力,那就能省无数时间和
功夫。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对市里面李副市长家的公子颇有期待,但是现在遇
到了陈凡,只要稳坐钓鱼台,等着乘风而起就行了。

  等到唐姨端出饭菜,一齐上桌之后,唐姨夫妇言辞间尽力撮合陈凡和姜初然,
而陈凡言语间也是一片应和,基本上以姜初然的夫婿自居了,让姜初然怒不可遏,
不过严格的家教让她没有当场发火,奉行『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匆匆吃完饭就
躲进自己屋里了。

  「小凡啊,然然脸皮薄,你别在意」姜海山对女儿的冷淡有点不满,不过藏
在心底没表露出来,一脸满意地对陈凡说。

  「姜叔,我明白的,我去和然然聊聊」陈凡擦了擦嘴,站起身来往姜初然的
卧室走去。

         ————————————————

  姜初然在房间里,坐在书桌前写着什么,不过从她那喷着火气的呼吸,显然
是在控制自己的脾气。

  陈凡推门进来,看了看这个充满少女气息的房间,直接面部朝下的倒在姜初
然的床上。柔软的床几乎让他整个人陷了进去,被子上更是带着醉人的少女馨香,
让他十分享受。

  「谁让你到我床上去的!」姜初然站起身来,看着趴在自己床上,还极为过
分地闻着被子上自己的气味,绝美的小脸犹如冰雪一般冷漠。

  「提前感受一下这张床啊」陈凡翻过身来,双手枕在脑后,自在地说。

  「你给我出去!」姜初然指着卧室的门,怒道。

  「是你爸让我进来,跟你加深一下感情的」陈凡不为所动,仍然来在姜初然
的床上。

  「你死心吧,我根本就瞧不上你这样只会空口大话,没有能耐的人!就算我
父母都认可你,但我姜初然也不如对你另眼相看的!」

  「那如果我有能耐呢?」陈凡从床上坐起来,一步步靠近姜初然。

  而姜初然面对陈凡的逼近,脸上的怒气化为慌乱,一步步后退,直到抵住了
墙壁,被陈凡壁咚在门边的墙壁上。

  「你想做什么?快走开,不然我就叫人了」姜初然慌乱的话语并没有吓退陈
凡。

  「你说,如果我在你眼中有能耐呢?或者说怎么样才算在你眼里有能耐?」
陈凡左手大胆的放在姜初然短裙下面的大腿上,上下摩挲着,好好感受着少女特
有的充满活力弹性的大腿。

  姜初然腰肢又酥软了起來,之前在脑海里出现过的某种旖旎的画面,这时候
更加变本加厉的充斥着她的脑海。更没想到的是,在自己的卧室里,眼前这个男
生居然把手一路摸索到自己大腿内侧,在那片从未又异性触及过的敏感而娇嫩的
肌肤上轻轻捏弄起来,奇怪的感觉作用下,体内直接涌出一股热流,把内裤都弄
湿了一小片。

  「嗯~ 不要……」姜初然几近娇喘的拒绝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反而让陈凡
更加放肆,抓起她的一只小手放在自己鼓起的帐篷那里,隔着裤子揉了起来。

  在一碰到陈凡勃起的肉棒,哪怕是隔着裤子,姜初然就像碰到烧红的铁块一
样急忙把手抽了回去。

  姜初然背靠着冰凉的墙壁,性感的玫瑰色嘴唇微微张开,不停细细地喘气,
在她充斥着挣扎神色、睁大的美目中,陈凡身子往前一靠,早已硬的铁棒似的肉
棒隔着布料顶在姜初然已经湿润起来的阴户上,用力向里面一定,如花瓣般微微
张开的粉嫩私处,让侵入的火热异物进去了一点点。

  「嗯……」一声尽力压抑的低声呻吟,姜初然身子直接软在陈凡怀里。随着
陈凡摸上她那挺翘的臀瓣肆意揉捏,随着那火热的阳具隔着裤子在自己最隐秘的
私处剐蹭,姜初然只觉得自己的胸脯变得肿胀起来,那两粒翘起的红豆被T恤下
面的内衣挤压下产生了一股股轻微的快乐感觉,至于那已经泥泞不堪、春水不停
涌出的私处,她都羞愧得不好意思去想了。当正式这处让她不好意思去想的地方,
给她带来了最多的快乐,也让她想获取更多的快乐。

  陈凡看着怀里不堪的女孩,没想到这次这个术法的效果这么好,说不定可以
直接在姜初然的卧室里,占有她的处子。心里虽然想着事情,不过却丝毫不耽误
他尽情探索这个之前只存在他梦想中的女孩身体的美妙之处。

  扎起头发露出的雪白脖颈,细腻的肌肤,充满弹性的少女酥胸,纤细的腰肢,
挺翘的圆臀,笔直匀称的大腿,这一切都是多么让人着迷,再加上那水润润带着
勾人心魄的眼睛,此时一片绯红微微发出娇喘的绝美面孔,一切的一切都让陈凡
那么渴望,仙尊级别的心境此时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此时的他就是那个平平无
奇没有奇遇的普通人。

  陈凡的手指摸到内衣的锁扣,只要解开这里,那对诱人的雪乳就会被释放出
来,放到自己掌心尽情玩弄了。不过这时候姜初然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接着几乎
要完全沉沦前的最后一丝清醒,把陈凡一把推开。

  「李易晨!」姜初然一手扶着背后的墙壁,一手护在胸前,喘着粗气看着陈
凡说道。「你只要超过李易晨,我就承认你有能耐」

  「那个副市长的儿子?然然你喜欢的是他?」陈凡表面风轻云淡地反问,不
过心里却是暗暗吃惊,虽然只是一个江湖术法,但是前面的效果来看,显然十分
霸道。但是姜初然作为一个没有接触过修炼相关的凡人高中生,居然在术法和欲
望的双重影响下挣脱出来,实属罕见了。

  「靠他爸的关系才风生水起,我姜初然怎么会看上他?」姜初然一脸不屑道
「不过拿来和你作为比较却够了」

  姜初然这时候对李易晨居然这么不屑吗?可是前世的记忆里,后面两个人在
一起了。难道陈凡前世的主观视角记忆出了什么问题?不过也不用管了,自己重
生而来,肯定会把后续的历史搅得天翻地覆,只要自己身具强大的实力,天下有
何可惧?

  「好,就拿他做对比。不过等我超过了他,然然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姜初然脸上带着怒气,显然是明白陈凡的意思。

  「你说呢?」陈凡也不直说,只是直直地看着她双腿的根部,就好像能透过
短裙的遮挡看到里面一样。

  「等你超过李易晨再说其他的事」在陈凡的眼神下,姜初然心里又是一慌,
嘴上还是不股不屑的语气对陈凡道。

  「那我就当你默认了」陈凡自信地笑了笑,然后指了指自己高高翘起的裤裆
「那么现在我们可以继续了吗?」

  「你白日做梦!我还没找你刚刚非礼我的麻烦呢?」姜初然急忙双手捂住自
己腿根处的裙子。

  「你不喜欢吗?刚刚你明明也很享受啊」陈凡坏笑着,又一道术法过去。

  姜初然不禁又想起刚刚的淫靡场景,只觉得自己的花穴深处麻痒了起来,渴
望有一根火热的东西伸进去缓解一下,不过眼前这个讨厌的坏家伙肯定不能让他
再碰自己了。

  姜初然不自禁地夹紧了自己笔直的双腿,在短裙的遮掩下用轻微的幅度轻轻
磨蹭着,湿透的内裤布料的纹理刮过那颗敏感的小红豆,一股奇怪的感觉不断发
散出来让姜初然十分享受。原本放在腿根处想要阻挡陈凡那像要把自己吃下的眼
神的双手,也隐秘地伸出一根手指隔着裙子揉按着那颗红豆。

  姜初然以为的隐秘只是一厢情愿的自欺欺人,房间里的陈凡呆呆地看着姜初
然这个骄傲之极的校花美女。她居然在自己眼前自慰了起来,这个术法真的只是
个江湖骗子糊弄人的把戏吗?陈凡的呼吸越发粗重起来,但是也越发地不敢大声
呼吸,生怕惊醒了此时沉浸在自我安慰中的姜初然,不然这场好戏可就看不到了。

  「哦……好舒服」一声畅快的呻吟,姜初然只觉得一股快感在自己花穴深处
爆发,涌向全身的每个角落,身子就好像触电一般颤抖,一股滚烫的蜜汁从她的
花蕊深处喷了出来,把内裤彻底打湿了。

  她的身子无力地靠在墙壁上,慢慢滑落下来,坐在了地板上,两条美腿径直
打开,露出了裙底的美景。一条米色的小内裤已经被淫靡的蜜液弄得湿透,依然
尽职地包裹着一处馒头样的阴户,不过已经湿透的内裤就像是透明的一样紧紧贴
在上面,少女花穴的形状直接展露在陈凡的眼前,让他裤裆里的肉棒肿胀得快要
爆炸。

  正当他想伸手过去触摸一下时,姜初然回过了神来,连忙把腿合了起来,纤
细的手指自然地拉起裙子的下摆恢复成原样,然后瞪着想靠过来的陈凡。

  「看什么看!」

  「然然,你是舒服了,可我还难受着呢」陈凡直勾勾看着姜初然,刚刚那幅
美景他毕生难忘了。不过现在他却是不抱打算在姜初然的卧室里吃掉她了,万一
关键时刻出了岔子那可就不好收拾了,反正之后时间还长着,自己的修为上来了
之后什么都好说。但是现在还是可以提前占点便宜的,随即陈凡对姜初然提议道
「要不然你用嘴巴帮我弄出来怎么样?」

  「你休想!」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自慰表演全被陈凡看到了,姜初然心里羞得
要死,面对着那个条件,她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了。怎么可能让我姜初然用嘴…
…不行,那个事别说做,就是想一下那个画面都不能想。

  「那你用手帮我!」陈凡单膝跪在地上,脑袋伸过去靠近着姜初然的脸,几
乎一伸脖子就能亲到她,然后拿住姜初然一只秀美的小腿,强硬要求道。

  「不可能!你自己不会用手啊!」姜初然别开脸说道。

  「那把你的内裤给我!」陈凡回想起刚刚那副美景,看着姜初然稍微有点松
动的态度,还是换了个要求,同时放在她小腿上的手开始慢慢向上面摸去。

  「变态!」姜初然听到这个要求低声骂了一句,不过感受到陈凡的手越摸越
往上,几乎又要伸进自己的裙底了,急忙答应这个不算特别过分的要求「好的,
你先后退一下!」

  「你可是答应了的!不能反悔」陈凡赶紧后退的一些,看着这个校花美女的
下一步动作。

  「你转过身,我去衣柜里给你拿」

  「不行,我就要你现在穿着的这件!」

  「死变态!」姜初然感觉更为难了,不过对比起来其他的选择,这个不算特
别难接受,尤其是再拒绝的话会不会又发生其他的事,姜初然可没有底,今天发
生的事都让她觉得有点不对劲。「那你出去,我脱下来」

  「我要看着你脱」陈凡得寸进尺,不过看着姜初然更加为难的表情,担心又
被拒绝,连忙补充说道「反正你穿了裙子,直接脱我也什么都看不到」

  这句话还是说动了姜初然,再沉默了几秒钟之后,姜初然还是从地板上站了
起来,当着陈凡的面,在他火热和充满渴望的眼神下,开始动手。

  姜初然为了不走光,也因为刚刚消耗了不少体力,让她的动作很慢也很仔细,
却是也没走光,不过在陈凡看来,一个校花在面前脱内裤给你,这可比走光刺激
多了。尤其是姜初然有过舞蹈的基础,在脱内裤过程中为了不走光慢下来的动作,
更加带有一些独特的诱惑。既有春春美少女那充满年轻活力的胴体的美好,又混
着淫靡动作带来的勾人诱惑,让陈凡都有点想射精在裤子里的感觉了。

  「给你」姜初然不知道是羞还是气,脸上的表情十分古怪,把脱下的内裤直
接丢过去后,就夹着双腿站在门口。「现在可以出去了吧」

  陈凡接住那条湿漉漉的内裤,放在鼻子下闻了闻,一股少女春水的气味,带
着几分淫靡的意味萦绕在鼻尖,在姜初然低声暗骂的「死变态」中,陈凡嘿嘿笑
着把这条内裤塞进自己的口袋里,向着门口走去准备离开。

  看到门被陈凡打开,姜初然心里一阵放松,就趁着姜初然放松下来的这一个
瞬间,一只大手摸进了她的裙底,在自己那颇为骄傲的挺翘臀瓣上揉捏了几下,
姜初然不由得低声尖叫了起来,还没等她做出反应,那只作怪的大手居然伸出了
一根手指插进了自己还是汁水淋淋的小穴中,还进进出出地抽动了几下,虽然插
得不深,时间也很短,但姜初然还是双腿一软差点坐到了地上。

  「死混蛋!死变态!死色狼!」看着已经走出房门的陈凡那带着坏笑回头的
侧脸,姜初然一把把门关上。扑到自己的床上,双手狠狠地打着枕头,嘴里骂个
不停,丝毫不顾及自己的裙摆已经到了腰间,整个浑圆的屁股和沾满春水的花穴
都暴露在空气里面了,随着双腿的摆动,花瓣一般的小穴不断的张合,漂亮极了,
不过副难得的美景,此时房间里也没有其他人可以看到了。

       ————————————————————

  「叔叔阿姨,我准备回家了」客厅里唐姨正在收拾餐桌,姜海山坐在一边拿
着一张报纸在那看着,陈凡打了个招呼准备回家,毕竟今天从姜初然身上已经享
受到很多了,该回去仔细想想修炼的事了,这个才是重点。

  「这么快就回去了?怎么,是和然然闹了不开心了吗?姜海山放下报纸,转
过头来问道。

  」没有,和然然聊得很开心,我好久没这么开心过了「陈凡这话的确是真话,
在男女情事方面,他之前十几年都没这么开心过。「回家还有点事情要整理」

  抽个空子,唐姨转头对陈凡道:「小凡啊,你初到楚州,就让然然带你去市
中心逛逛,顺便买些洗漱用品,毕竟是租的房子,没有家里面那样器具齐备。」

  「好啊,那就麻烦然然了。」陈凡心里暗笑,自然不会拒绝,修炼也是可以
往后放放的嘛。

  「哦,知道了」姜初然被从房间里叫出来,无奈点头,但心中打定主意,出
门就将这个死混蛋给打发走。

  出了门之后,姜初然脸上原本装饰性的微笑就淡了下来。她双手抱在胸前,
靠在墙壁上,翘起一只匀称修长的美腿,用鞋尖轻轻敲在地板上,看都不看陈凡,
冷然道:「我还有事,你自己去逛吧。」

  「这么快就把我忘记了,刚刚在房间里不是玩得很开心吗?」陈凡拍了拍衣
服的口袋,调笑道。「还是担心在外面走光?没事,一切有我在!」

  「你还好意思说!?」姜初然一把抓住陈凡的衣领,把他拉进到自己面前,
瞪着陈凡带着怒气说道「你警告你,之前的事不准你说出去,不然……」

  「不然怎么样?你可是答应过我,只要我超过了那个姓李的,你就会答应我
一件事。你猜猜我想要你做的是什么?」陈凡说话间,一只手轻车熟路地伸进她
的裙底,在那诱人的臀上揉捏着,果然姜初然还没来得及穿上新的内裤,此时短
裙下面还是光溜溜的一片。手指顺着臀缝摸到花穴的入口,入手的还是一片泥泞,
她连一片狼藉的花穴都还没清理,完全维持在在房间里的那个淫靡状态。

  「死变态!死色狼!」姜初然用力想推开陈凡,不过那只在她蜜穴那里拨动
的手指让她有点使不上力气,不但没有推开,反而被陈凡一把按在墙壁上,另一
只手也探进了她的T恤,攀上一座乳峰,入手的那一片饱满的雪腻手感,让他亵
玩起来都不想停下。

  「然然,你之前自慰有在房间里高潮过,但是你想试试在房门外高潮吗?」
话语间,陈凡的一只手指放在她的阴蒂上,另外一只手指直接挤开紧紧闭合的臀
缝,按在还没被触及过的菊蕾上面。「你后面有试过把手指伸进去吗?」

  「死变态你快放开我,不然我叫人了」姜初然感觉浑身的力气随着陈凡手指
的动作流失得越来越多,而陈凡的话语让她更是羞愤欲死,如果在室外被玩到高
潮,她都再也没脸见人了。

  「叫来了人我可是不怕的哦,让叔叔阿姨看到说不定我们可以趁快订婚呢。」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姜初然想了想陈凡说的景象,就觉得有点可怕,她
感觉自己遇到了克星,这么她一开始就没放在眼里的男生让她一次次吃瘪,这次
更是让她主动服软,即便是在学校风光无限的李易晨,于是围着她打转讨好,而
这个其貌不扬的男生,却如此强势让她无法招架,好几次面对他的轻薄,确在心
里荡起一阵旖旎,这种感觉搭配着陈凡此时给她带来的在体内涌动的快感,一种
莫名的情愫悄悄在姜初然、这个骄傲的校花心底埋下一颗种子。

  「我要让你知道,你是属于我的,谁也改变不了。」陈凡抓起姜初然的手,
伸进自己的裤子,握住那根快要爆炸的肉棒,撸动起来。姜初然那细嫩的小手,
带着一些冰凉,才撸动了几下就让陈凡有点受不了了,而且这次姜初然没有抗拒,
也没有主动,她的脑袋偏在一边,仍由陈凡拉着她的手尽情施为。直到那根火热
的肉棒突然又变粗了几分,一阵抖动,一股股浓稠的精液射在了她的手上。

  「我回家了,下次在房间里见面的时候,不要穿内裤。」陈凡放开姜初然,
帮她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T恤和短裙,挥手告别。

  「死变态!」姜初然看着那道远去的身影,看着自己沾满了精液的左手,恶
狠狠地低声骂了一句。

———————————————————————————————————————

  文末吐槽:有使用类似超能力进入肉戏环节自然多了,轻松太多了,剧情想
怎么编就怎么编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