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母?弑母!】(5-6)

  • 【救母?弑母!】(5-6)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救母?弑母!】(5-6)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lijian19920110
2021/7/7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8868

                5—6

  这个周六的清晨雾气弥漫,我还在睡梦中迟迟没有醒来,平时没机会睡个懒
觉,好不容易过一个周六,我又怎么舍得从床上爬起来呢?

  我妈早早的醒了过来,利索的穿好衣服走了出去,临走的时候给我留了个纸
条,告诉我她出去有点事,让我自己起床的话先吃饭,别忘记洗脸刷牙之类的。

  城南的一座小山叫做香山,山虽然不大,但却有山有水有树林,春季的时候
鲜花盛开的季节,香气几乎能飘满半个城市,香山也因此而得名。只不过随着近
几年的城市发展,这座小山经过改造已经成为了城市附近居民晨练的休闲的一个
场所。

  而我妈今天早上的目的地就是这个地方,原来昨天眼镜男给我妈打电话告诉
我妈,大师今天早上会带着信徒们来练功。那个年代的人们,对于这种神神道道
的东西还是比较相信的,我妈也对这位未曾蒙面的大师心中充满了敬畏之情。

  随着往山上,不时的能看到一些晨练的群众。走了不一会儿,我妈就跟随眼
镜男来到山顶一侧的一处宽阔之所。晨雾渐渐散去,远处模糊的人形显露出来。

  我妈和眼镜男往前走了几步,便看到一群人围在一起席地而坐,坐姿有点像
佛教的打坐。这群人有男有女,不过无论男女大家都闭着眼睛面带微笑神情淡然
,身上的着装也很朴素,安静的围坐在一起,而这群人中间,坐着一位看年龄大
约四十来岁的人,只见此人看着不算高大,身材也不算匀称,胖乎乎的脸上一脸
福相。此人面带微笑安静的坐在人群中间,随着众人一起呼吸吐纳。

  看着这群人,我妈心中虽然有点紧张,但是却能感觉到这群人身上散发出来
的善意,我妈侧身向眼镜男看去,却突然发现眼镜男不知何时也已经随着众人坐
了下来,跟随者众人摆出一样的姿势。

  我妈自己一人站在原地有点尴尬,看了看坐在一起的众人,我妈鬼使神差的
找了个干净的地方随着众人一起坐下,有点别扭的随着众人摆出一样姿势,却发
现自己无论如何矫正都有点别扭。我妈也不管不顾了,安静的坐在人群中。

  随着我妈坐下以后慢慢静下心来,感受到清晨的微风中带着一缕湿气,吹拂
在自己身上,空气中带着微微的泥土的芳香,耳朵里听着虫鸣声。随着时间流逝,
大自然最真实的声音带着特殊的韵律,让我妈这段时间暴躁的内心随之安静了下
来。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妈觉得自己的身心变得空灵,静静聆听着自然界的声
音,嘴角忍不住带上了微笑。

  我妈张开眼睛,感觉身心无比的轻松,仿佛刚刚从甜美的梦中醒来一般。我
妈睁开眼正好和哪位大师四目相对,大师眼神中带着赞许的光芒看着我妈,嘴角
的微笑似乎是对我妈最大的鼓励。

  和大师对视,我妈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微微低下头躲闪大师的目光,心中却
因为大师善意的微笑和赞许感到一丝丝的娇羞的窃喜。不知道有多久,自己没有
感受到这种被人认可的感觉了。我妈作为一个家庭主妇,本身就没多少朋友,自
己老公又经常不在身边,即使在家的时候,以我爸爸寡言少语的性格,也很少对
我妈表现出赞赏的意思,这一段时间我爸的出轨更是对我妈的内心造成了深深的
创伤,而大师如沐春风般的微笑和赞赏,让我妈由衷的感到一丝欣慰。

  随着我妈睁开眼,突然发现不知何时身边的人都走了,只留下了大师和眼镜
男。我妈才知道刚才自己闭目之间已经过了不少时间,看着等在自己身边的大师
和眼镜男,我妈歉意的对着二人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耽误你们时间了。」

  「没关系,你的事小郑都跟我说了,看起来你也是个苦命的人啊!」眼镜男
没开口说话,而是恭敬的站在大师身边,大师慈眉善目的注视着我妈的眼睛,眼
神中带着怜悯开口说道。

  「哎……」大师的话把我妈拉回现实,我妈想起自己老公的出轨,想起自己
这些年含辛茹苦的为这个家的付出,我妈忍不住叹息一声,委屈的泪水浸湿了眼
眶。

  「大师,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我妈一边抽泣,一边说道。

  「哎,世人皆苦啊!」大师高深的感叹一声继续说道,「其实我本在山中修
行并不打算再现身世间,但是实在不忍心看着世人受苦,才从山中出来布施大法,
普度世人。按理说我应该帮你的,只是本门有规矩,非门下弟子或信徒不能传授
本门要义,希望范小姐你能理解。」大师说完闭上眼双掌合十念了声口号,犹如
世外高人一般。

  眼镜男看大师闭上眼,对着我妈轻声说道,「刚才那些人都是大师门下的信
徒,他们以前都是一些苦难的人,自从跟随大师修行大法以后都有了脱胎换骨一
般的变化,现在好不容易遇见大师,你还不求大师收下你!」

  我妈虽然对眼前的这位大师略有怀疑,但是看了眼大师高深的样子,又想起
刚才那些信徒脸上的安静祥和的样子,再想想自己这段时间面对老公出轨受尽冷
落,忍不住对着大师虔诚的说道,「恳请大师为我指点迷津,我甘愿拜在大师门
下供奉大师。」

  「好吧……既然你心甘情愿投入本门,念在你受苦受难的份上,我就收下你
吧。」大师睁开眼对着我妈比了比手势,示意我妈起身,然后说道,「范小姐我
知道你有很多疑虑,我简单给你解答一下。本门是法轮门,修习法轮功法,主张
真,善,美!我们的门主李先生是仙界下凡的大善人,他不忍看世间百姓受尽疾
苦,才从仙界下来传授大法拯救世人,而我则是他的首席弟子,负责我们省大法
的推广。李先生从来不会强迫世人信奉我们,即使我们的信徒随时想退出都可以,
更不会收取任何费用,我们旨在拯救世人!」

  「原来是法轮功!」我妈听闻之后恍然大悟。虽然我妈是个家庭主妇,但是
对法轮功还是知道一些的。只不过我妈也是仅仅听说过而已,根本不知道法轮功
的具体细节。只不过现在听大师一解释,我妈心中对法轮大法更信奉了一点,
「大师,我老公出轨了,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现在很痛苦,求大师帮帮
我!」我妈虔诚的看着大师询问道。

  「范小姐,你要学会放下,你痛苦的根源就是因为你放不下,人生在世,有
些东西是不必在乎的,有些东西是必须清空的,该放下时放下,才能腾出手来,
抓住真正属于你的快乐和幸福!」大师说的高深莫测,眼神中带着怜悯看着我妈。

  我妈觉得自己懂了,又似乎什么都没懂,只感觉到大师不似一般人,说出的
话似乎带着深深的韵味,值得自己好好体会一般。大师的眼中似乎带着光芒,让
我妈不敢直视。我妈低下头想了想说道,「大师,我还是不是很明白,求大师详
细讲解一下。」

  「哎,范小姐,我也知道让你放下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你也不会这么轻易的
想开,正好我这段时间会一直呆在这里,你就跟在我身边修习大法吧。」大师说
完站起来,朝着山下走去。

  「还不快谢谢大师!」眼镜男鼓捣了一下我妈对着我妈说道,说完赶紧低下
身子恭送大师。

  「谢,谢谢大师!」看见大师离去,我妈也赶紧起身学着眼镜男的样子对着
大师躬身谢道。

  等大师走的看不见身影,眼镜男才直起身子,一脸羡慕的看着我妈说道,
「哎,范小姐你命真好,你不知道又多少人想跟着大师修习大法都没机会,你第
一次面见大师竟然就能让大师带着你在他身边。」

  我妈也有点不知所措,对着眼镜男说道,「那,那我应该怎么去找大师?」

  「大师在咱们市里有自己的院落,我把地址告诉你,你去找他就行。」眼镜
男说完把地址留给我妈,然后二人下山去了。

  我妈回到家的时候我才刚吃完饭,见我妈走进来,我疑惑问道,「妈,这么
早你干嘛去了?」

  「啊,没,没事,妈出去晨练去了。」对于自己拜在大师门下修习大法的事,
我妈没说出口,一个是我还小没必要告诉我,另一个也是觉得如果让我知道了她
修习大法的事询问她原因的话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噢。」我点了点头,也没放在心上。其实我早就感觉到这一段时间以来我
妈不怎么开心,我曾询问过我妈几次我妈也没说。现在看我妈似乎好点了,还知
道出去晨练,我以为我妈已经从不开心中走出来了,也就放下心来。

  最近一段时间我妈早上总是早早的就出去,我以为我妈又去晨练去了,觉得
我妈能有个自己的爱好也好,省得整天闷在家里憋出什么病来。

  我不知道的是,我妈早早的出去是去了大师那里,跟随大师修习什么狗屁大
法!如果我知道的话,肯定会拦着我妈,因为在学校里老师就教过我们,所有的
封建迷信都是没有任何科学依据的,这个所谓的大法肯定也是封建迷信的一种。

  可惜的是我妈一直做的很隐秘,我根本没有发现我妈的异常,至于我爸,只
知道在外面挣钱,又有好多天没有回来了。

  这一段时间也不知道大师是如何给我妈洗脑的,我妈跟随大师修习大法已经
到了狂热的地步。在家的时候我妈脸上总是带着微笑,说气话来的语气也变的神
神秘秘的,似乎每句话里都带着什么含义一样,听的我一愣一愣的,只不过看我
妈脸上的笑容,我觉得只要我妈开心就好。

  只不过令我生气的是,我妈这一段时间做饭总是做一些素食,根本不带一点
荤腥,我曾对着我妈抱怨过,我妈说小动物们都有自己的生命,我们不能杀生,
杀生是大忌。我无可奈何,只能使劲咬着青菜,希望能吃出肉味来。

  我们市里和乡镇的交汇处,坐落着一个精致的小院,大师的住所就在这里。

  我妈和大师相对而坐,大师欣慰的看着我妈,「范小姐,你现在怎么看你丈
夫的出轨行为?」

  「谢谢大师指点,对于我丈夫的出轨我早已放下了。以前是我执念太重,现
在只要能跟在大师身边修习大法,我就心满意足了。」我妈虔诚的看着大师,眼
中带着宗教信徒的狂热。

  「好,好,好!」大师连说三声好,眼神中带着欣慰的笑意继续说道,「范
小姐我就知道你是有慧根的人,现在我教你修习大法的第二层。本门大法共有三
层,一时放下,这个你已经做到了。二是放开,放开自己的内心,坦然接受你所
面对的一切!至于第三层,等你做到第二层,到时候我会传授给你的。」

  「大师,我不明白你所说的放开是什么意思!」面对大师的表扬,我妈发自
内心的喜悦,听到大师说道放开的时候,我妈却又疑惑问道。

  「所谓放开,就是敞开胸怀面对世间之事。你认为你所承受的痛苦都是因为
世俗的偏见和约束,当你能放开世俗对于你的偏见和约束的时候,才是真正的放
下的时候!」大师面对我妈微笑着说道。

  「求大师指点,我还是不能明白!」面对大师,我妈虔诚的就像是刚刚求学
的小学生一样,不懂的就仔细的问个明白,完全不会觉得因为自己不明白而感到
不好意思。

  「好吧,既然你不能明白,为师就做给你看,看完你就能明白了!」大师笑
了笑站起身来。然后竟然直接当着我妈的面把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然后又把自
己的裤子脱了下来,赤身裸体的站在我妈面前。

  「啊!大师,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妈惊慌失措的看了一眼大师赤裸的
身子,赶紧红这脸低下头去。

  「你随我来!」大师虽然赤身裸体却没有任何羞愧的感觉,脸上始终保持着
微笑,对着我妈说道,说完率先朝着屋外走去。

  我妈只好站起身来,跟随者大师走出屋外。

  现在正好是中午时间,太阳高高地挂在天上,大师赤裸着身子在院子里闲庭
信步,仿佛完全不把自己赤裸的身子放在心上一般。

  「范小姐,你明白了吗?」在院子里走了一会儿,大师赤裸着身子回过头来
对着我妈说道。

  「求大师指点。」面对身无片缕的大师我妈羞红了脸,根本不敢看大师赤裸
的身子,低着头说道。

  「通俗地讲世上的人都认为穿着衣服才是正常的,赤裸着身子就是羞耻的。
这就像是世俗的偏见一样,这种偏见约束着你的内心,才会让你感受到痛苦。当
你彻底放下这种偏见的时候,才是你放开的时候!」大师虽然赤裸着身子,但双
掌合十看着我妈,脸上竟然带着一丝神圣的光芒。

  「大师!我,我好像懂了!」我妈惊喜的抬起头,心中有种顿悟的感觉。只
是看到赤裸在自己面前的大师的时候,脸上再次染上红晕。

  「懂了就好,也不枉为师亲自示范给你看!」大师点了点头,朝着屋子里走
去。

  「谢谢大师亲自示范!」看着大师赤裸的背影,我妈竟然不觉的尴尬,反而
低下身子发自肺腑的对着大师鞠了一躬。

  进到屋子里大师盘腿坐下,却没有穿上衣服。看到我妈跟进来,大师说道,
「范小姐,接下来你做给我看!」

  「啊!我,我做不出来!」听闻大师的话,我妈瞬间红透了脸,低着头支支
吾吾道。

  「哎,你还是放不开啊!」大师叹息一声,「范小姐,放开世俗的约束对你
就这么难吗?如果你真的放不开的话,证明你跟大法没有缘分,你还是离去吧!」
大师对着我妈摆了摆手示意我妈离去,然后闭上了眼睛。

  「不!不要!」听闻大师让自己离开,我妈竟然像个小孩子突然失去自己的
亲人一般惊慌失措,眼泪瞬间从眼眶涌出来,「大,大师,我能,我能做到!」

  说着话,我妈闭上眼毅然决然的把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然后又把自己的裤
子脱了下来,只穿着内衣内裤站在原地。

  随着衣服脱下来,我妈脸上身上满是因为羞愧染上的红晕,只是我妈却没有
任何穿上衣服的打算,静静站在原地等着大师指点。

  大师睁开眼看着我妈,我妈半裸的洁白肉体似乎对大师没有一点影响,眼神
中带着怜悯说道,「哎,范小姐你这又是何苦呢!有些东西是强求不来的!」

  「不,大师,我一点都不苦。这一段时间跟随大师修习大法我觉得自己得到
了升华,这,这是我心甘情愿做的!」我妈抬起头看着大师,眼中带着狂热的光
芒,这种光芒几乎掩盖住我妈的羞耻感。

  「真的吗!」大师微笑说道,「范小姐,现在赤裸着身子你心中什么感觉?」

  「我,我觉得有点羞耻,但,但是我能克服!」我妈红着脸回答大师的话。

  「把内衣脱掉!」大师突然严肃起来,对着我妈说道。

  我妈红着脸颤抖了一下,然后轻咬红唇把手伸到身后,颤抖的解开自己的内
衣。随着内衣解开,我妈的胸罩从身上滑落,白嫩的乳房暴露出来。

  「把内裤脱掉!」大师直视着我妈的身子,眼中却不带一丝欲望。

  我妈双手捂在胸前抱着自己的巨乳,听闻大师的话心中虽然有一丝抗拒,却
还是忍着羞耻的感觉放开自己捂在胸上的手,一点一点的把内裤拉下来。

  随着内裤被一点点拉开,我妈下身的浓密的阴毛展露出来,然后就是两腿之
间那深深的迷人的沟壑彻底暴露在大师眼前。

  我妈闭着眼,颤抖的双手不知道要遮挡自己的上身还是下身,惊慌失措的遮
挡着。

  「现在,范小姐,你什么感觉!」大师严肃的说道。

  「我,我觉得特别羞耻!」我妈牙齿都在打颤,身子更是颤抖的厉害,站在
原地屈辱的泪水从紧闭的眼中涌出来。

  「睁开眼看着我!」大师命令道,看着我妈惊慌失措的睁开眼,大师继续说
道,「范小姐,你为什么要觉得羞耻呢!我们的身体都是上天赋予的,衣服最开
始也只是御寒的工具而已,你认为的羞耻只是世俗给你披上的枷锁而已!」

  「我,我明白了!」我妈颤抖的说道,慢慢接受了大师话里的意思。

  「好,现在你张开手,彻底放开你自己,用心灵拥抱这个完美的世界吧!」
大师的声音震人心魄,带着浓烈的宗教色彩。

  我妈听闻却如因甘霖,竟真的不顾自己赤裸的身子暴露在大师面前,慢慢张
开了自己的双手,仿佛拥抱到什么东西一般,脸上带着狂热的喜悦!

  「好!好!好!」大师站起身来大声连声道好,眼中的欣喜任谁都能看的出
来。「范小姐,你果然是于我有缘之人!从今之后你就是我的亲传弟子!」

  我妈赤裸着身子听闻大师的话,竟然直接跪了下来,虔诚的拜服在大师脚下,
激动的泪流满面,「谢谢师傅收下弟子!」

  大师也赤裸着身子来到我妈身边,轻轻拍了拍我妈的头,示意我妈起身。

  「好了,起来吧!」

  我妈站起身来看了一眼赤裸的大师,非但没有觉得大师丑陋,反而觉得大师
仿佛带着佛光的佛子一般,忍不住再次低头表示信服。

  自从这件事以后,我妈对大师彻底沦陷。大师的一言一行在我妈眼中都带着
特殊的含义,现在即使大师指鹿为马,相信我妈也不会怀疑的。

  这一段时间以来,我妈每次跟着大师修行的时候,两人都会脱的一丝不挂。
我妈由一开始的羞耻到现在的坦然,几乎过了很短的时间。这不是因为我妈是那
种不知羞耻的女人,而是因为太沉迷于大师的大法。其实这一点也不奇怪,你们
看国外那些恐怖组织带着人体炸弹去甘愿牺牲,这都是因为对于恐怖组织过于狂
热的信仰!

  话说有一天我妈跟随大师在院子里修习大法结束以后,我妈睁开眼睛用狂热
的眼神看着大师。在我妈眼中,赤身裸体的大师和穿上衣服的大师没什么两样,
形象都是一样的高大。

  只是今天我妈睁开眼的时候,不经意间看见大师的下身竟然微微抬头。

  「大师!你怎么……」我妈看着大师硬起的下身,红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

  「噢,你是说这个啊!」大师对着我妈指了指自己的下身,没有任何的羞意,
眼神坦然的说道,「这都是因为这具肉体凡胎的原因,我虽然没有任何欲望,但
无奈这具身体还是有生理需求,这是男女之间最真切的感觉,你不用在意!」

  听闻此话我妈对大师更加崇敬,眼神狂热而痴迷的看着大师说道,「大师,
如果你不嫌弃我这具身子,我,我愿意为您解决您的生理需求!」

  「这,这怎么可以!」大师连连摆手,「我心中对此事是没有任何想法的。」

  我妈看着大师的眼睛虔诚的对着大师说道,「我明白大师您是一个无欲无求
的人,我也知道您对我的身子没有任何想法。但是,您毕竟还用着这副身子,还
指望这副身子传经布道,拯救世人。如果因为我您憋坏了身子,我的罪孽可就大
了!」

  「那,那也不行!」大师严肃的摆手拒绝道。

  「大师,求求您,求求您给我一次为本门做事的机会。您带我步入本门,带
我解脱罪孽,我也想能为本门做点什么!」听闻大师拒绝,我妈竟然直接跪伏下
来,对着大师泣声说道,仿佛自己能给大师解决生理需求是为了拯救世间苍生。

  「哎,既然你执意如此,那,那好吧。」大师勉强的答应道。

  闻言我妈惊喜的抬起头,来到大师身边。伸出自己轻柔的手缓缓握住大师的
下身。

  「大师!」我妈在大师耳边吐气如兰轻声呢喃,伸出舌头舔弄大师的耳垂。
随着我妈靠近大师,握住大师的下身,大师的下身变的愈发坚硬,高高耸立在我
妈手中。

  感受到大师的下身变的坚硬且硕大,我妈心中竟然觉得喜悦难耐,仿佛自己
做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更是在大师耳边说道,「大师,你,你摸摸我的胸!」

  说着话我妈拉起大师的手放在自己胸前,让大师的手完全放在自己的胸上,
然后拿着大师的手揉捏着自己的胸。

  「大师,我的胸软不软!」我妈趴在大师的耳边,对着大师的耳朵说道。

  「软,好软!」握着我妈的柔软洁白的胸部,大师的呼吸慢慢变的急促起来。

  「哪里软啊大师!」我妈继续挑逗大师。

  「胸,胸软!」大师回答道。

  「说奶子,说我的奶子软!」我妈躲在大师身后,任由大师抚摸着自己的胸,
娇羞的笑了笑,然后说道。

  「对,奶子软,范小姐你的奶子好软啊!」大师轻轻使劲捏了捏我妈的胸,
感受到我妈的胸在自己手的揉捏下变换的形状,一股愉悦感传遍全身。

  「那,你想不想,想不想亲亲我的奶子呢?」我妈一边亲昵的贴着大师,一
边诱惑的说道。说这话的时候我妈脸上满是红晕,这种话自己从来没在自己老公
面前说过,只是面对大师,面对带自己学习大法的大师,面对对自己没有任何邪
念的大师,我妈忍不住想要把自己的献给他,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他。

  「想!想要!」大师握住我妈的奶子不舍得撒开。

  我妈随即转到大师身前,坐在大师的腿上,抱着大师的脑袋,轻柔的把大师
按在自己胸前。

  「嗯啊!」随着大师含住我妈的乳头,我妈高高昂起头,红唇中发出一声愉
悦的呻吟!

  「对,嗯啊!对,大师,亲,亲我的奶子,吸,啊!吸我的奶头!」我妈一
边呻吟一边呢喃,身体的快感让我妈迷醉。我妈拉起大师的手放在自己湿润的下
身,让大师用他的手摩擦自己的下身,然后再次握住大师的下身上下撸动着。

  「啊,嗯,大师,大师,你好厉害!」我妈握住大师下身的手快速撸动着,
嘴里呢喃道,「大师,大师!你的鸡巴好硬了!嗯啊!我好想要!好想要你的鸡
巴插进来!」

  「嗯,嗯!大师,大师给我!」我妈呻吟的声音带着如哭似泣的感觉,握着
大师的下身在自己的阴唇上下摩擦着。「大师,你的龟头好大!好想要,插,插
进来!」

  「啊!」随着我妈呢喃呻吟之间,我妈坐在大师腿上往前靠了靠身子,然后
轻轻往下一坐。随着噗嗤一声,大师的下身插进我妈的湿乎乎的阴道里!

  「啊!好棒!」我妈高昂着头尖叫着呻吟一声,坐在大师的腿上上下起伏扭
动着自己的屁股。

  大师感觉自己的下身插进一处温暖所在,舒爽的感觉传遍全身,握着我妈的
胸部忍不住微微使劲,我妈的胸部在大师的揉捏下变换着形状,「对不起,弄疼
你了吧。」看着我妈微微皱眉,大师忍不住道歉道。

  「嗯啊!嗯!没关系,我不疼,使劲,使劲揉我的奶子!啊!好爽!好舒服
啊!」我妈一边呻吟一边挺了挺自己的胸,让大师更加方便的亲吻揉捏自己的奶
子,坐在大师身上的柔软身子更是晃动的更加剧烈。

  「嗯,大师,你好厉害,你的鸡巴好大啊!啊!插我吧,用你的大鸡吧插我
的逼!」随着快感一波波来袭,我妈嘴里说着自己从来不会说出口的污言秽语,
我妈感觉自己在大师面前,可以完全的展露自己而不用觉得羞耻。

  随着抽查之间,我妈和大师的交汇处满是湿淋淋的液体,随着快感一阵阵交
汇袭来,大师抱着我妈的身子让我妈轻轻躺下,然后直起腰身伏在我妈身上变被
动为主动,快速的抽查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随着大师的快速抽插,我妈忍不住嘴里发出一阵阵淫荡
的叫声,看着近在眼前的大师,我妈忍不住抱着大师的头亲吻起来。

  一时间闷哼声和啪啪啪的声音响彻整个小院!

  「啊啊啊!」随着一阵高亢的愉悦呻吟,我妈身子彻底瘫软下来,躺着呼呼
的喘着粗气,脸上身上满是汗水,细密的发丝沾染在我妈绝美的容颜上,带着醉
人心魄的媚态。

  此时大师也已经噗嗤噗嗤的在我妈体内射了出来,随着大师的下身从我妈体
内抽出,浓白的精液从我妈的下身涌出来。

  「嗯!大师,你,你好厉害,射了好多啊!」我妈喘了几口气,满脸媚态的
看着大师,又看了看自己的下身涌出的液体说道。

  说完我妈竟不顾疲惫的身子,从旁边拿出纸擦拭着大师下身上的液体,等彻
底把大师的下身清理干净以后,我妈才用纸巾擦了擦自己的下身。

  「范小姐,谢谢你!」大师对着我妈比了个门内的手势,眼神清澈的道谢道。

  「不用客气,能为大师效劳是我的荣幸!」看见大师的手势,我妈也赶紧坐
直身子,回敬大师一个手势!

  此后一段时间,每当我妈和大师修习大法结束,我妈总会用自己的身子提大
师释放身体的欲望。所做的事也越来越多,比如口角,乳交之类从来没为我爸做
过的事,我妈却心甘情愿的为大师去做。看到大师在自己的服务下愉悦的表情和
射出的精液,我妈心中觉得无比的荣幸。

  这件事本来我是不会知道的,我从来没想过我妈沉迷法轮功,为所谓的大法
献出自己的一切。

  等我知道这一切的时候,我妈已经陷入其中无法自拔,而我之所以能知道这
一切,还是因为我妈把大师带到我们家中……

  (本文已完结,喜欢的私信。)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救母?弑母!】(5-6)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