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之欲火】(01)重生后的韩枫掌控欲火,附身萧炎开始登大车的故事【作者:Ramble】

  • 【斗破苍穹之欲火】(01)重生后的韩枫掌控欲火,附身萧炎开始登大车的故事【作者:Ramble】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Ramble
字数:12291

  炽热的火焰咆哮着焚烧着地上的一切,三种颜色的异火在混合之下产生的高
温将岩石烧成白灰,连同韩枫的身影一并吞没。

  「不,不可能,我居然会不如你!」韩枫面目狰狞地看着火焰外萧炎的的身
影悬浮在空中,周围各色的异火萦绕,神色冷漠,宛若神明。

  但这最后的质问声根本连火焰都未穿出,就连同韩枫的身影一同与周围的岩
石化为灰烬。

  等到所有人离去后,没有人在意这里曾有过一名名叫药皇的人在这里陨落,
或许在萧炎名动大陆后,后人编撰史书时会略带提过有这样一个人。

  本应该如此。

  暗红色的身影突兀的跨越时空出现在空中,随着祂的出现,原本晴朗的天空
顿时电闪雷鸣,轰鸣的雷声如同天地在质问祂的存在。

  但祂却完全没有在意,自顾自的朝着前方一指,一缕缕残留的灵魂从之前各
地聚拢,很快灵魂形态的披肩黑发男子出现在半空中,正是本应死去的韩枫。

  「我,还活着?」韩枫默默地看着自己略显透明的灵魂身躯,但明明不久之
前自己本应该被异火化为灰烬了才对,哪怕是现在韩枫也能隐约感受到灵魂各处
传来焚烧的灼痛感。

  「你是谁?」韩枫看着不远处漂浮在半空的身影,在阴沉的天空下,身影不
经意散发的威压简直让韩枫感到心惊,即使是在曾今斗尊巅峰的药尘身上也不能
及其万一。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接下来要做些什么。」身影漠然的说着,一
道樱红色的火焰如同有意识般,缠绕上韩枫的灵魂。

  韩枫茫然的触碰着萦绕在身边的火焰,就他的眼光自然能看出这是一道从未
在异火榜上出现过的异火。

  他看着给予他异火的神秘身影,「我要做什么?」茫然的话语被突然仿佛从
灵魂深处的灼痛感惊醒。

  那个掌控着三色异火的宛若神明的身影漂浮在空中,神色漠然地看着地上蝼
蚁的自己,一点点看着自己被火焰焚化为灰烬。

  「我要萧炎死,不,我要折磨他,我要摧毁他的一切!」韩枫双目通红,想
着那个曾经他视为蝼蚁的存在,最后居然杀死了他,一想到这里,重塑后的灵魂
都因为情绪而产生一阵波动。

  暗红色的身影只是冷漠的听完韩枫的诉求,一阵空间波动后,一个产生剧烈
波动的时空通道被开辟。

  「等等,你要做什么?」韩枫话还没说完,灵魂就被粗暴地卷成一团,丢进
了时空通道内。

  做完了这一切,周围世界开始仿佛受到某种干扰,开始崩毁重组,而一切始
作俑者却像是完成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如祂神秘的出现一样,又悄无声息
的消失。

  ……

  西北大陆,加玛帝国,乌坦城外。

  两道年轻的身影身影你追我赶穿梭在草原上。

  「萧战,等等我啊。」后面那个少女气喘吁吁地追赶着前方奔跑的身影。

  「哈哈,是萧莲你太慢了啦。」黑色短发的少年脸上满是年少张扬的朝气,
身为乌坦城三大家族之一的萧家少主,并且是修炼天赋出众的天才,正是最为张
扬的时期。

  很快萧战就站立在一巨石上,眺望着远处乌坦城雄伟壮观的景象。

  而萧莲则扶着树干,斗气修为远没有萧战高的她仅仅是尽力追赶也已经耗尽
了她所有的力气。

  身穿一身青色薄衣的她,面颊弥漫红晕,气喘吁吁,薄薄的青衫被香汗打湿
显出凹凸有致的身形,虽然还未经人事,却依然有了几分若风杨柳的风韵,黑色
的发鬓紧贴着面颊,在白嫩皮肤的衬托下显出几分出水芙蓉的诱惑。

  但一根筋的萧战那里懂得这些,他只是望着远处的乌坦城,眼里畅享着属于
少年的梦,「萧莲,我听族老说我的资质有能登上斗王,甚至说不定,连斗皇都
有望!」少年转过头望向青梅竹马的萧莲,眼中仿佛又星辰涌动。

  萧莲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也缓过劲来,她微笑着理过耳边一缕发丝:「那指
不定是长老哄你开心的话语,你也敢拿出来显摆。」话虽是这样说的,但眼中藏
不住的爱慕却还是暴露她内心真实所想。

  是啊,还未举办成人礼的他距离斗者也不过只差临门一脚,不久正式举办成
人礼后更是有长老亲自为他求取聚气散,再加上萧家少主的身份,以后说不得偌
大的加玛帝国都有他一席之地。

  少女这个年纪正是怀春的季节,再加上哪一个人不希望自己爱慕的人是个名
动八方的绝世英雄呢?

  只可惜这个呆子不管暗示他几次,都不曾回应。少女眼中闪过一丝黯然,或
许并不是他不知,只是他不想罢了。

  「萧连,不,莲儿,等我突破斗者之后,我们便履行婚约吧。」就在少女暗
自伤神时,少年却一反常态地说了这样一段话。

  少女不敢相信的抬起头看向少年,少年却是背过身去,只有泛红的耳朵才暴
露其此时真实的心情。

  「好啊!」少女也是红着脸强忍羞意,但也没有回避,毕竟这石头难得开窍
一次,谁知下次又要等到什么时候。

  「要走了,太阳快要落山了。」萧战终究还是脸皮薄了些,没能忍受住告白
后的尴尬,他头也不回招呼少女回家,但快步走开的背影分明像是在逃跑。

  萧莲看向还高高挂在天边的太阳,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你等等我啊。」
少女看着前方只剩下一个影的背影,高喊道。

  就在她要追上去时,空中却传来一声异响,仿佛是某种破碎的声音,萧莲茫
然抬起头,但透过浓密的树荫,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是我的错觉吗?」萧莲迷茫地喃喃自语,一边向着少年的背影追去。

  但她却没有察觉道的是,一缕樱红色几乎看不见的火焰悄然生息地从她背后
浸透入身体,少女只觉得浑身一股燥热难抑,但很快就消散,于是她也没有在意,
只当是之前追赶时产生的热气。

  ……

  「这里是哪?」韩枫的意识从火焰中悠悠转醒,却惊恐地发现自己之前原本
已经恢复的灵魂又恢复到了之前濒死时的微弱,如今的他连之前化为人形也做不
到,只能依靠着那个神秘人给的异火才能勉强生存,但这株没有经过温养过的异
火也如同风中残烛一般随时会熄灭。

  毕竟身为曾经的药皇,韩枫经过一段时间便重新镇定下来,开始接受起异火
的能力,很快他的意识中弥漫着某种古怪,「这异火的能力当着,无比奇怪。」
即使是见多识广的他也不曾见过居然有凭借欲火成长的异火。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看看这到底是在哪里吧。」他闭上眼,属于六品丹药师
的意识弥漫开去。

  ……

  傍晚吃过晚饭的萧莲坐在自己的闺房里,默默扶着胸口位置,不知是不是出
汗着凉的缘故,今天回来后心率就时不时的快速挑动,或者说还是那个呆子的缘
故?

  少女的脸颊上不禁弥漫上一丝红晕,都说少女怀春时分的娇羞最为使人沉醉,
本就是年轻一代萧家中绝美的美人,此时更是如同出水芙蓉般多了几分出水时的
娇艳。

  在自己闺房里,萧莲自然没有穿着外面那么严谨,一身白色透明的薄纱披在
身上,露肩的内衬衣紧密的包裹住凹凸有致的身形,高挺的胸部恰到好处,与纤
细的腰围形成一道完美的曲线,一双修长的腿随着主人的胡思乱想紧紧合拢,粉
嫩小巧的脚丫踩在椅边,少女双手环抱着双腿,头轻靠在膝盖上。

  韩枫张开意识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这里的斗气怎么如此羸弱?这是
在大陆那个偏僻的角落吗?」他没有在乎一旁的少女,第一时间确认起斗气的环
境,对于他来说实力永远比什么都重要。虚幻的他并没有被萧莲察觉,毕竟再怎
么虚弱,身为曾经六品炼丹师的他只要他有意隐藏,即使是斗皇也没法察觉到他
的灵魂。

  他的意识弥漫在少女闺房内,想进一步扩张却是因为灵魂的虚弱感不得不停
下,「想不到竟然虚弱到这种地步了吗?」他叹息着,望向正坐在椅子上的少女,
眼中闪过一丝灵光,「那正好也来试试这异火的能力。」随着他意识的催动,一
股萧莲看不见的樱红色火焰开始逐渐缠绕起她的身躯。

  「怎么感觉有点热呢?」萧莲望着桌上用来照明的烛台,闪过一丝以后疑惑。
而很快她就察觉到这股热流来自自己身体内部并随着时间推移越发灼热。

  「嗯……」一声浅浅的低吟声从嘴角流出,反应过来的萧莲吃惊地捂住自己
的嘴,不敢相信是自己发出的。慌乱的她连忙吹了桌上的烛火,躺回自己的床上,
但体内的燥热不仅没有随着烛光的熄灭所驱散,反而随着房间黑暗的降临如同燎
原之势一发不可收拾。

  「嗯,嗯啊。」灼热的欲火慢慢渗透进身体,原本白皙的皮肤上显出不正常
的红润,连带着一次次吐息的弥漫着某种动情的意味。

  「这就是姐姐们所说的动情吗?好像跟我想的有些不太一样。」天真的萧莲
还以为这就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她虽然有些慌乱,但倒也并没有抗拒。殊不知原
本微弱的欲火在她的身体下逐渐生根,并随着她动情的情况下,逐渐旺盛。

  随着欲火的成长,它所反馈给萧莲的快感也在一步步扩大,一开始萧莲还能
抑制住,但很快她的双手不自觉地抚摸上自己的身体,一双纤细的手开始不断在
身上游走。

  「嗯啊,这真的,是正常的吗?」随着欲火的逐渐灼烧,萧莲虚弱地挣扎起
身,手伸向边上桌上的水,同时另一只手也在不停地隔着薄薄的内衬衣搓揉着胸
部。

  「呀!」虚弱的手并没有拿稳,装满水的杯子一下子掉在地上,水撒地满地
都是。萧莲慌乱的站起,却一时不慎跌落下床,满地的水渍沁透薄薄的衣服,紧
贴着身子,隐约能看见里面的亵衣。

  「我今天是怎么了,生病了吗?」萧莲迷离地喃喃自语,一边就瘫坐在地上,
靠着床边,抚摸起自己的身体,最终停留在快感最剧烈的地方:高挺的胸部与神
秘的双腿两侧之间。

  两只手逐渐在大脑快感的驱动下越发用力,一开始的浅浅的低吟也逐渐高昂,
到最后连索性不在抑制。若不是韩枫早已在行动之前就布置好了结界,第二天萧
家少奶奶在自己闺房自渎的消息就会传遍整个乌坦城。

  「嗯啊,呀啊啊!」随着手指的用力,被水浸湿的薄衫被撕破,手指紧紧只
隔着一层布料第一次触碰到了少女的私处,霎时间一阵比之前都要猛烈的快感席
卷大脑,萧莲的身体随着无法抑制的快感抽搐起来。

  随着她的第一次高潮,原本只有微弱的仿佛随时会熄灭的欲火仿佛受到了养
分的助燃,一瞬间盛大起来,但很快就在韩枫的刻意控制下化为一小团。

  「增加了不少力量,这欲火居然如此神奇。」韩枫感受着欲火新增强的力量,
闪过一丝惊奇,完全没有在乎已经在床边因为第一次高潮而瘫坐成一团的少女。
在感受完火焰的增长后,韩枫才将视线放到萧莲的身上。

  面对萧莲此时刚才高潮完媚态四溢的景色,韩枫眼中透露的却不是淫欲,而
是对力量的贪婪。对于他来说女人不过是他追求力量的一种手段,这在他小时候
就能借着男女感情瞒过药尘密谋焚决就可见一斑。

  「只要拥有欲火超越萧炎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此时还并不知道自己已经
穿越的韩枫默默盘算着自己的复仇大业,一边查看起萧莲的身体。精通药理的他
很快就发现虽然看上去无碍,但萧莲体内的一丝本源确是被欲火吞噬,这样长久
下去如果不加以遏制,很快少女就会因为欲火焚烧所魂飞魄散。

  「不急,我能等,萧炎,你给我等着。」韩枫的意识默默收敛回欲火之中,
潜伏在萧莲的身上。

  等到萧莲苏醒时,天已经蒙亮了。她慌忙的开始清理起昨晚的痕迹,脑海中
却对此并不排斥,反而隐约之间还有一丝享受沉迷于其中。

  ……

  时间一天天过去,曾经天真无邪的少女也在逐渐长大,成为了萧家族长的夫
人,以贤惠体贴下人闻名于乌坦城内,并且其美貌不仅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有所
减淡,反而如同一壶酝酿多年的老酒,更加多了几分韵味,萧家上到长老,下到
奴仆都对其赞誉有加。

  但就是这样一个外表完美的人,却一直有一个秘密。

  「嗯啊啊啊,要来了,要来了!」在外人面前一直端庄的萧家夫人,此时正
刚过正午,就在自己房里用木头雕制的阴茎猛烈的抽插着自己的蜜穴。

  随着白色纤细的手扶着阴茎的一次次抽插,终于到了某个临界点,突然一波
波淫水随着萧莲颤动的身躯,止不住的喷射而出,而从红肿的蜜穴以及床上早已
湿透的水渍看来,这种自渎的行为已经持续了有一段时间了。

  韩枫灵魂身体漂浮在半空中,有了几年欲火的成长与温养,他也是终于能完
全的显示出身形,而他没有离去的原因自然是知晓了自己已经穿越到了过去,而
目前在床上因为高潮而不断颤抖的女人正是自己仇人萧炎的母亲。

  在最初知晓这个真相时,韩枫差点没忍住一把火把萧家烧个干净,但死过一
次后的他随着时间的沉淀,蜕去了之前的浮躁,他想要的并不是单纯的杀死萧炎,
而是从头到尾毁了他的人生。

  此时的他除了时不时眼中还会闪过一丝阴冷,与之前的他简直是换了一个人。

  他冷漠地摄入一丝欲火感受着其中力量的增长,「这样的转换效率太低了。」
他皱了皱眉头,即使有他精心调配的药浴以及时不时出手用灵魂梳理萧莲的身体,
但欲火对于人的侵浊性简直强到可怕,如果不是完成他的计划,韩枫绝不会用这
样麻烦的方式增长欲火。

  「既然如此那还是照着以往的方式来吧,休养了一晚上应该也足够了。」韩
枫手一挥,原本还有有所控制的欲火顿时大盛,将萧莲的身体完全吞没。

  「啊,嗯啊啊!」随着欲火的越发强烈,萧莲的动作也越来越夸张,从一开
始单纯的抽插到后面两个洞被完全塞满,腰间的抽搐也一次比一次剧烈,连同一
对巨乳也在空中划过一丝丝淫乱的弧度。汗水混杂着淫水将整张大床浸透,让人
不禁怀疑人的身体是否能喷出这么多的水。

  「这样下去不行。」随着时间的推移,萧莲体内的欲火没有丝毫的释放,反
而随着她的动作越加灼热,她迷乱的直起身,下体的木质阴茎并没有拔出,一对
巨乳因为动情高高耸立,在纤细的身形下格外显眼。

  她从衣柜中随意扯出一条带兜帽的黑袍披在身上,一阵剧烈的斗气波动后,
一对斗气化成的双翼从她的身后缓缓形成,这都意味着一件事:斗王!

  是的,在这几年说不清是折磨还是温养的生活中,萧莲的斗气也以一种不正
常的速度攀升着,虽然境界有些虚浮,但确实达到了斗王的境界,不过因为照顾
到萧战的感受,萧莲将自己的境界隐瞒了下来。

  一双斗翼迅速挥动,萧莲的身影在没有惊动萧家任何人的情况下离开了萧府,
在乌坦城的空中萧莲看着下面人来人往的人流,感受着风从私处吹过的凉意,虽
然知道在斗气的遮掩下不会被发现,但一种快感还是从心中不断涌出,伴随着一
阵接着一阵的颤抖,飞行的身影也不断倾斜,好悬没从空中掉落。

  一滴接着一滴的淫液也随着快感从被木阴茎堵住的蜜穴的周围缓缓滴落,在
高空中划过滴落在地上行人的脸上,他们还以为要下雨了,疑惑地抬起头,但却
见阳光明媚,丝毫没有下雨的趋势。

  ……

  加列毕身为乌坦城中最为强盛的加列家族族长,刚从自己的父亲手中接过家
族事业,最近整天在书房内处理公务,身为斗师的他按理来说这些事业顶多让他
略微头疼,绝对影响不到身体健康,但实际上加列毕已经不止一次向药房开了修
养身体的药方,其中大多还与壮阳补肾有关。

  但就算是这样他的脸色还是一日比一日苍白,此时加列家族中已经有了不少
关于他的议论,虽然这些议论一时间还影响不到他,但对于面子上毕竟不好看,
家族长老也已经不只一次劝他收敛点。

  「可问题是这是我想收敛就能收敛的了的吗?」加百列苦笑着喝了一口壮阳
的药物,此时他已经将所有茶换成了壮阳的药,只是希望能在哪位神秘的强者面
前坚持的久一点。

  突然一道身影从窗外冲入书房内,卷动的气流冲散了书房里的文件,飞的到
处都是。但加列毕并没有因此惊慌和愤怒,反而习以为常地站起身,向身影行礼,
就是双腿的颤抖暴露了其内心真实的感受。

  身影自然就是萧莲,一路忍受着欲火灼烧的她,完全没有与加列毕寒暄的倾
向,反而十分直接地撕开加百列的衣服,正直壮年的加百列身为斗师身材自然精
悍,看着男人赤裸充满雄性气息的身体,萧莲被兜帽遮掩住的眼中充斥着对性欲
的强烈渴望。

  她上前将加百列的身体压在书桌上,一条修长的腿踩住桌沿,手伸向蜜穴将
一直插在里面的木质阴茎取出,随着阴茎的缓缓取出,一道道四溢的爱液顺着萧
莲的大腿缓缓流下,终于伴随着一声「啵!」的声音,闪烁着淫荡光辉的阴茎被
萧莲随意地丢弃到一旁。

  而被压在书桌上的加列毕能清晰的看到随着木阴茎的拔出,淫荡的小穴不断
蠕动着像是在渴求着什么,又缓缓收紧闭合。

  「她就是带着这东西一路飞过来的?」加列毕脑海中闪过一丝震惊,但下体
却在一瞬间就起了生理反应,高高挺起。

  加列毕能清晰的感觉到那个带着兜帽的强者看到高昂的阴茎似乎十分满意,
身体也饥不可耐地缓缓下沉,在最初的接触下,加列毕感觉下体就像是碰到以一
团柔软具有触感的水,同时也能感觉到对面那一时刻的身躯剧烈的颤抖,但很快
经过这最后的缓和,巨龙就像是被某个深不见底的洞穴一瞬间吞没,期间没有一
丝的迟钝,就像是两者之间仿佛天生契合一般。

  巨龙被吞没后,加列毕能很清楚的感觉到就像是无数张嘴紧紧吸允着自己的
阴茎,一瞬间无比剧烈的快感就像是一颗炸弹在脑海中爆炸,使劲忍了许久他才
将要射精的冲动压下,对面却在这一时刻花心剧颤,一股股淫水仿佛开了闸一般
倾泻而出。

  原本具有压迫感的上身也一下绷直,最后瘫软到加列毕的身上,加列毕甚至
能够听到她兜帽下微弱的喘息的热气,他倒没有乘着这个机会去掀对方的兜帽,
毕竟上一次想要这么做差点没被对方活活打死。

  经过无数次的经验,加列毕虽然对对方一开始就高潮感到些许惊讶,但手上
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双手攀附上那双紧挨着身子的柔软巨乳,一边搓揉着一边
反客为主,将对方压在书桌上,猛烈的抽插起来。

  「嗯啊,啊啊,呀啊!」沙哑的呻吟声混杂着水花四溢肉体猛烈撞击的啪啪
声,回荡在书房里。

  加列毕粗暴的捏揉着女人的身躯,一道道红紫色的手印清晰的在白皙的皮肤
下格外醒目,从兜帽里露出诱人的红唇,无意识地一张一合发出道道勾人心魄的
诱惑,遮在兜帽下的脸却完全被黑暗笼罩。

  加列毕经过多次尝试后早已放弃了对对方身份的探索,不如说他也在这一次
次的交合中沉迷于这幅充满诱惑的身体,他粗暴的堵住那张红唇的嘴,不顾对方
的呜咽,一边抽插,一边用手挑逗,或搓,或揉,时不时还怕打一下挺拔的臀部
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一时间房间充斥着某种淫秽的交响曲,两人交缠的身影也从书桌到书架,地
毯上再到窗台,最后到书门前,整个房间的空气都充斥着两人体液的淫秽气息。

  一次,两次,三次……到了后面加列毕都难得去计数,只记得白浊的液体灌
满的蜜穴,涂满了对面的身体,而萧莲高潮的次数更是数不胜数,在欲火的催动
下,身体极为敏感的她一次次攀附上高峰,大脑一片空白,完全被快感充斥。

  这足足两个时辰的交合,伴随着太阳逐渐西斜的阳光,最终以加列毕瘫坐在
地上再也站不起来为终。做完的萧莲毫不留恋,几乎没有与加列毕说一句话,闪
身又从窗子飞出,但四周狼藉的模样无声的阐述着之前两人的交流是有多么的激
烈。

  ……

  又过了许久,伴随着萧家前两个儿子的成长,萧家也迎来了第三个儿子。

  夜晚,挺着大肚子的萧莲在萧战的身上不断起伏着,萧战看着夫人随着不断
晃动腰间的大肚子,眼中沉迷快感又担心夫人身体出事的两种情绪不断交替,终
于随着一声高潮时的尖叫声,一切都落下了帷幕。

  萧战拥着萧莲赤裸的身躯,已经步入中年的面孔上闪过一丝疲惫,「你这磨
人的妖精,要不是我大斗师的身体说不定还真应对不过来。」他一边说着一边手
攀附上萧莲的肚子,眼神中充满着慈爱,「但接下来这段时间可就要忍着点了,
毕竟孩子快生了。」

  而萧莲却努力压制自己欲求不满的身体,尽力装出一副自己已经满足了的形
象,如果不是今天跟其他两大家族的族长宣泄了一整天的欲火此刻还真压不住自
己的身体。

  回想起白天的场景,努力闭拢的双腿间又悄无声息地流出一丝淫液。但面上
却还是一如平常地应和着萧战的话语。

  ……

  很快劳累后的萧战以及刻意被控制欲火下的萧莲缓缓睡去,一道身影却从空
中缓缓浮现。

  韩枫的灵魂身体随着这几年欲火的不断增长下几乎与常人无疑,就灵魂层次
上讲如今的自己比之之前全盛时期的自己还要强大。

  韩枫看着随着萧莲呼吸起伏的大肚子,眼中闪过一丝怨毒,他知道他的仇人
此时就在其中酣睡,而今天就是他决定报仇雪恨的日子,他伸出手灵魂的力量开
始渗透进肚皮,进入子宫中。

  谋划了这么久他当然不是想单纯的杀死萧炎,而是决定取代他的身份,并且
在此基础上囚禁他的灵魂,将他变成一个盲目痴愚的白痴。

  但就在韩枫的灵魂即将触碰到那个还在沉睡中的灵魂时,一股沉重无形的意
识从空中袭来,直接压在韩枫的灵魂身躯上,足以匹敌半步斗尊的灵魂在这股压
迫下就像是易碎的玻璃,仅仅短短几个瞬息之间,被修复好的灵魂就再次有了湮
灭的趋向。

  「又是你,他到底是什么身份值得你一次次为他出手。」韩枫狰狞地看着房
檐外,阴沉的天空,此时电闪雷鸣,仿佛苍生在震怒。这幅景象在穿越时空之前,
韩枫在那个神秘人头顶也曾出现过。

  雷霆当然没有回应韩枫质问的话语,只是冷漠地仿佛压死一只蝼蚁一般将韩
枫的灵魂压的粉碎。但就在这时一股暗红色的闪电凭空出现与空中的闪电相互对
立了起来。

  而压力顿小的韩枫来忙将灵魂塞入还未成长的胎儿体内,而看见这一幕的雷
霆顿时狂暴了起来,但在暗红色雷霆的牵制下,只能无能为力的默默看着。

  而此时受到重创的韩枫也没有能力将萧炎穿越后的坚韧的灵魂抹除的能力,
只能不甘地缩回欲火之中沉眠。

  而看到这一幕的暗红色雷霆缓缓散去,在阴云中的雷霆狂暴地想要将韩枫的
灵魂撕成碎片,但在即将接触到身怀萧炎的萧莲身体时,又只能迟疑地缓缓散去。

  ……

  乌坦城米特尔家族拍卖行在这座小城中设立了分部,而作为城中有名的三大
家族面对实力遍及加码帝国的米特尔家族也只能低下高傲的头颅,在拍卖行开业
的那一日,三大家族族长罕见的聚集到了一堆。

  「这不是萧战族长吗,近些天日子过得可好?」加列毕默默讽刺着坐在另一
侧的萧战,脸面上挂着虚伪的笑容,就是脸色显得有些莫名苍白。

  「多谢加列族长关心,但相比起我,我还是更加担心加列族长的身体啊,毕
竟族长的风流在乌坦城中都是赫赫有名的。」最近在市场被加列家族刻意针对的
萧战自然不可能给其这么好脸色,同样也是皮笑肉不笑的暗讽起了加列毕的身体。

  加列毕倒也没有生气,反而是神秘一笑,毕竟攀附上一位斗王强者这种事情
在他看来并没有什么丢人的地方。

  「行了,两位族长毕竟是乌坦城里有头有脸的角色,今天又恰逢米特尔拍卖
行开张,还是不要让外人看了笑话。」肥胖的奥巴族长站了出来一脸笑意的开始
打圆场,就是莫名的肥胖脸上同样有着几丝虚弱的苍白。

  萧战看着他苍白的脸,不开口,只是在心底骂着都是一群货色。而在他一旁
身着一身白色长裙的萧莲默默的微笑着,只是裙子下两根斗气所化的阴茎塞满两
穴,并随着斗气的波动震动着,一丝淫液顺着修长的大腿悄无声息缓缓流下,在
脚边的地毯上流下一道暗红的痕迹。

  ……

  「奇怪,夫人到哪里去了?」萧家的丫鬟茫然地在街上张望着,而就在一旁
阴暗的小巷中,一堆散发着恶臭的流浪汉围绕着一道风姿婀娜的身影肆意侵犯着。

  「呵,这不知道是那家夫人,居然可以这么淫乱。」其中一名流浪汉抱着丰
腴的腰臀奋力抽插着。

  「是啊,看着这肚子,看来是快要生了,想不到贵族府上的夫人表面上这么
正经,实际上这么淫乱。」躺在地上的流浪汉一边舔舐着从乳珠上溢出的乳液,
一边拍着女人硕大的肚皮。

  而女人也没有反驳,因为她此时正吞吐着另外一人的阴茎,流浪汉的阴茎不
知道有多久没有清洗过,散发着恶臭,但她却是一脸沉醉地成谜其中,脸颊上诱
人动情的红晕,混杂着从嘴角溢出的口水,显得格外淫乱。正是备受欲火灼烧的
萧莲。

  韩枫飘在半空中,看着下面淫乱不堪的场面,嘴角显出一丝讽刺,明明陷入
沉睡的他却在短短几天之内就再次苏醒,至于原因,当然是身体已经习惯了淫乱
的萧莲,在即使没有欲火的催动下反而显露出其淫荡的本质,而正是这份淫荡促
使沉睡的韩枫从虚弱的沉眠中苏醒。

  看着萧莲欲求不满的模样,韩枫的嘴角罕见地勾嘞出一丝邪笑,「那么作为
回报,就让我来帮你一把。」一道欲火从他的手掌飞出,连同萧莲周围几个流浪
汉的身影一同吞没。

  顿时一根根勃起的肉棒在欲火的催动下凭空暴涨了几分,萧莲的下体在暴涨
的肉棒面前被塞的满满当当,「唔嗯。」扩大的肉棒直插入萧莲的喉咙,引起了
其一阵不舒服的呜咽,但很快在欲火的催动下,她就逐渐适应,并开始吞吐起来。

  在欲火的催动下,几个流浪汉的身体就像是野兽一样,一心为了性欲,粗暴
的动作完全不像是在交配,反而是想要将萧莲的身体活活撕碎一样,暴涨的阴茎
将小穴撑成圆形,一丝丝鲜血伴随快速的抽插溢出,但沉迷交合的两方完全没有
发觉,只是机械性的在欲火的催动下重复着动作。

  终于一股股白浊的液体大量的喷洒在萧莲的身躯上,像是开了闸门的洪水一
样,一直射个不停,随着一道道液体的精液的射出,流浪汉的身体也以肉眼罕见
的速度销售了下去,直到化作一具具干尸。

  而相对应的,萧莲完全失去意识的瘫软在精液中,整个身体就像是完全浸泡
在精液里一样,浓郁的腥臭味伴随着热气飘散在小巷的空气中。

  随着时间的推移,萧莲的身体并没有随着快感的离去而停止抽搐,反而肚皮
不断蠕动,浓郁的精液混杂着鲜红的血液不断从阴道里流出,两眼泛白失去意识
的萧莲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只有韩枫饶有趣味的飘到萧莲身边、「这是
要早产了吗?」他说着还蹲下身戳了戳萧莲的肚皮,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虽然下
体流出的血液是越来越多,但萧炎的身影却完全没有出现的痕迹。

  等着,等着,韩枫开始不耐烦了起来,他站起声,眼中闪过一丝厉色,一脚
朝着萧莲的肚皮踹出。

  「呃啊啊啊!」剧烈地疼痛感使昏睡的萧莲强行唤醒了过来,清醒后剧痛难
忍的她看到一个浑身沾满着血液和精液婴儿在肮脏的泥土中哭泣。

  ……

  夜晚,萧家萧莲的房间内,年幼的萧炎通红着脸颊,神情中还有透露几分尴
尬:「娘,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而正侧身坐在床上一脸温和微笑的萧莲看着
扭捏着的萧炎,脸上泛着某种红晕:「怎么,萧炎长大了就不听娘的话了?」一
边说着,一边拍着边上空着的床位。

  本就是穿越过来的萧炎自然懂得男女有别的道理,如果说婴儿时期的自己还
可以勉强说服自己,那么终于有了一定活动能力的他自然是比较抗拒和母亲睡在
同一张床上,虽然仅仅只是这具身体的母亲,但随着从小的相处,这位温文尔雅
的身影早已使他认可了她母亲的身份。

  最后还是拗不过萧莲的萧炎只能无奈地趴伏在床边,任由萧莲像是抱抱枕一
样把他抱在怀里,虽然萧炎表面十分抗拒,但实则内心十分依赖这个温暖的怀抱。

  随着时间的推移,萧炎的意识缓缓沉睡,而在幼小的身体里另外一道隐藏得
很好耳朵意识缓缓苏醒。

  萧炎,或者说韩枫缓缓睁开双眼,面对眼前柔弱的胸部,他的嘴角显出一丝
邪笑,一口隔着衣衫咬下。

  伴随着一阵动人的呻吟,原本装睡的萧莲也睁开了双眼,一双因为欲火而动
情的双目中充满了渴望。

  身体幼小的「萧炎」也没有单纯的愣着,他攀附上萧莲的身躯,幼小的身体
像是骑马一样跨坐在萧莲的小腹上,一双幼小的手艰难揉搓着一对巨乳,同时嘴
上也没有闲着,开始肆意舔舐起因为充血而高高挺起的乳珠。

  萧莲闭上眼,一股股与别人不同的快感从乳尖传遍全身,这在她之前从未无
数的交合中都没有体验过得快感,她不由地发出低沉的呻吟。

  一双纤细的手也没有闲着,开始抚摸起了「萧炎」的下身,原本只有小小的
阴茎在欲火的催化变得极为狰狞,巨大的阴茎萧莲只能用双手才能将其完全握住,
她开始套弄起来,经验丰富的她很清楚怎么样才能给予男人快感。

  「萧炎」的双手也没有闲着,在阴茎被萧莲握住的情况下,他的双手也将一
对巨乳搓揉成各种形状,并且随着手掌的抚弄,一道道淫火也悄无声息的浸入萧
莲的体内。灵活的舌头也开始从修长雪白的颈部舔舐起萧莲充满风情的脸颊。

  终于两张嘴唇互相重叠在一起,两条舌头紧密缠绕在一起,吸允着互相交换
着唾液,唾液从两人的嘴角缓缓流下,「萧炎」的手猛的紧紧抓揉着巨乳,顺便
引动之前被打入萧莲身体的欲火。

  「唔嗯呢……」一阵猛烈的颤抖,萧莲的蜜穴中飞射出一道道淫秽的液体,
打湿了床单,但由于嘴被「萧炎」堵住,高昂的呻吟声只能化为低沉的呜咽。

  看着萧莲高潮后瘫软着身体,「萧炎」才终于放开了萧莲充满诱惑的红唇。

  「嗯啊……」一道低低的呻吟伴随两人之间牵连的银丝,缓缓流出。

  「萧炎」缓缓爬起,巨大的阴茎挣脱开纤细抚摸的手指,最终抵在不断流水
的蜜穴上。

  伴随着不断张合的蜜穴,肉棒即使没有任何外力的驱动下,也逐渐被吞没进
其中。「萧炎」腰间用力一挺,巨龙堵住不断流水的洞口,完全贯入。

  「咿呀啊啊!」猛烈的冲击伴随着某种强烈的满足感,萧莲抬起头,黑色的
发丝扫过巨乳,雪白而修长的颈部连同着身体高高昂起,差点没把「萧炎」顶下
去。如果不是之前早已设置好的结界,这声高昂的呻吟能将整个萧家的人全部吵
醒原本平坦的腹部明显凸出了一道痕迹,「萧炎」看着在身下呻吟的身体嘴角露
出一丝邪笑,腰间也开始用力的抽动了起来。

  即使是有过多次经验的萧莲,在超出常人巨大的阴茎面前也显得格外难以招
架,巨龙的每一次抽出,插入都能明显感觉到阻碍感,就像是无数张嘴在紧紧吸
允着阴茎。

  「嗯呃啊……」剧烈的刺激感在欲火的放大下,完全席卷了萧莲的每一根神
经,从一开始的高昂的呻吟,到最后完全像是坏掉的呜咽,除了时不时抽搐的身
体和流着淫液的蜜穴,整个人就像是完全失去了意识。

  终于随着最后一阵猛烈的抽插,一声比之前任何一声都来清脆的响声,伴随
着巨龙仿佛要贯穿萧莲整个身体,一道道猛烈如同岩浆般灼热的液体完全灌入蜜
穴,原本平坦的腹部肉眼可见微微涨大了一圈。

  「萧炎」缓缓拔出疲软恢复原装的肉棒,一缕缕白浊的液体从蜜穴中缓缓流
出,但很快就在蜜穴的蠕动中缓缓又被吞没了回去。

  「萧炎」闭上眼睛,他做这一切当然不是单纯地对萧炎的报复,更重要的是
为了取回蕴含在萧莲体内逐渐壮大的欲火。感受到一股强大力量反馈回身体,悄
无声息地开始温养自己的身体,他满意的点了点头,至于取回欲火后萧莲的身躯
会逐渐因此失去支撑,逐渐虚弱直至死亡这种事情,显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萧炎」手一挥,一整猛烈汹涌的樱红色火焰在空气中剧烈燃烧一阵后,一
切都恢复原装,连带着空气中奇怪的味道也一同消失的无影无踪。

  做完这些后他才躺会床上闭上了眼。

  清晨,萧炎睁开眼睛,看了看在一边还在沉睡中的萧莲,悄悄地推开房门走
了出去。

  熟悉地穿过萧家的建筑,最终停留在一偏僻的别院前。他先是听了一阵,确
认没有声响后才悄悄的推开房门,而在一栋房间里,一个黑色长发长相精致的少
女正缓缓沉睡着。

  萧炎伸出手,小心地握住少女的手腕,一阵斗气波动后,萧炎开始为少女梳
理起身体,他却没有注意到在他身后,一道黑影正默默的看着他,而被他握住手
腕的少女也悄然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但同样所有人都却没有注意到,湛蓝的斗气中,一丝樱红悄无声息地连同斗
气一同融入少女体内。

  ……

  不久之后,萧莲的身体日渐衰弱,直至一个冬天彻底死去。

  萧炎继承了母亲的戒指,原本突破斗者的天才,也开始陨落,开始他的另外
一条崛起之路。

  但与以往不一样的是,一个名叫韩枫重生的灵魂,默默的潜伏在暗处,开始
针对整个斗气大陆布一场惊天的局。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