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美母骑士】第8.5章 精英母骑士特殊辅导(下)

  • 【我是美母骑士】第8.5章 精英母骑士特殊辅导(下)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许仙曰过蛇
2020/09/23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12194

  关上门之后,我老老实实地站在原地。

  这下子,校长办公室里就只剩下我和玫姨两个人。

  看着眼前的玫姨,我对接下来的特殊辅导感到好奇和紧张,不知道接下来会
发生什么。

  玫姨那张狐媚的脸蛋挂着淡淡的微笑,配上她的金丝镶边带链眼镜,给人一
种成熟而又性感的味道;她用一种侵略的眼光盯着我,目光毫不掩饰地上下扫视
着我的全身。

  不知道为什么,玫姨总给我一种感觉,就好像是一头大灰狼在盯着一头小羔
羊,思索着接下来该如何下嘴一般。

  只不过,面前这头大灰狼过于艳丽。美熟女的诱人气息根本不是衣物就能够
掩盖,丰满肥腴的身材几乎要将白衬衫给撑破一般,饱满如蜜桃的大屁股将黑色
包臀裙给顶出了一个诱人的弧度,衬衫上两点明显的凸起更是引人注目,露出的
白花花的乳沟令人产生无尽的遐想…

  被这样美艳诱惑的大灰狼盯着,任何一只小羔羊都不会想逃的。

  玫姨的眼神落在我身上,似乎看得出神。过了半分钟后,玫姨似乎在脑海中
产生了什么念头,娇艳的脸颊上居然泛起了淡淡的红晕,嘴唇也微微地翘了起来,
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看到玫姨露出这样的表情,让我感觉迷人的同时,也产生了很大的疑惑。

  「玫姨,你说的这个单独辅导,接下来该怎么做啊?」

  被玫姨盯了一分钟,我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为什么玫姨一副着迷的眼神看着
我呢?我有什么好看的?

  玫姨啊的一下,从神游状态中回过神来,这才意识到刚刚看得入迷了,「没
什么,玫姨我啊只是在想,接下来该怎么对你辅导才好呢…」

  听到这句话,一下子让我紧张了起来。千万不要是什么高难度的辅导。

  察觉到我的反应,玫姨露出了一个温柔妩媚的笑容对我说:「放心吧,玫姨
不会让你太难受的~ 」

  听她这么说,我稍微放心了一些。再怎么说也是我的姨妈,总不会故意刁难
我吧。

  玫姨转了转眼睛,然后微微一笑,应该是想好该如何进行辅导了。

  「哲哲你看,这个大尺寸的魔镜是专门用来播放教学片的,待会儿我会放视
频,你可要认真看。」玫姨说着,用教鞭指了指墙壁上的魔镜。

  魔镜安装在墙壁上,平日里可以进行一些远程通讯,也可以用来播放一些视
频,是很便利的东西。

  「你看教学片的时候要集中注意力哦,玫姨我会时不时地对你提出问题,你
可要准确回答才行。到时候鸡鸡变得越大越好,坚持的时间越长越好,射出精液
的量越多越好。主要就是这几个指标,你听明白了吗?」

  我点了点头,大概听明白了。但还是有一些不解的地方,对她问:「玫姨,
这样的特殊辅导,能有什么用啊?」

  玫姨没有看我的眼睛,他那双明媚动人的眸子在我的两腿之间扫来扫去,好
像有些迫不及待了似得,「这个嘛…都说了是特殊辅导,当然有其特殊之处,哲
哲你不要管那么多,老老实实听玫姨的话就行了,你忘了吗?玫姨是校长哦~ 」

  也对,玫姨是城邦学院的校长,当然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就不要费劲去瞎
猜,就老老实实地按照玫姨说的做吧。

  我老老实实站在玫姨面前,一副乖学生的样子。

  玫姨面带笑容地点点头,按下办公桌上的一个按钮,魔镜就开始播放视频。

  下一刻,肉贴肉的啪啪声,男女急促的喘息声响了起来。

  「啊……嗯……唔……唔……嗯……嗯。」

  「啪啪啪啪~ 噗嗤噗嗤~ 」

  「操我!操我的屄!」

  「操死你!操死你这个骚屄姨妈!」

  我吃惊地看着魔镜上男女紧贴在一起疯狂运动的画面,万万没想到玫姨会给
我看这样的教学视频。

  视频中的女人一丝不挂,像母狗一样趴在床上翘起大屁股;一个身材瘦弱和
我差不多大的人跪在她后面,抱着那肉感的屁股,一下又一下地把黝黑的大鸡鸡
挺送到汁水横流的肉洞中,插得扑哧作响,水液飞溅。

  看着魔镜上肉体紧贴在一起、如同野兽一般进行着活塞运动的两人,我的脑
子忽然变得奇怪,小腹下面也有点难受,内心中的什么东西在躁动。

  再仔细一看,视频的左下角居然还有标题:《风骚姨妈诱惑我》出品方:麦
日兰许氏色情影业。

  「这个就是本次的参考视频,哲哲你可要看仔细哦,里面的一些技巧说不定
可以在以后用上……」说着玫姨还对我笑了笑。我则愣愣地看着视频里忘情交缠
在一起的两人。拍视频的角度极佳,将魔镜中那个女人的性感身材完全展现了出
来,而且她嘴里发出的震震呻吟也让我内心燥热难耐。

  「玫姨,这…这是?」我结结巴巴地对玫姨问道,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脸有
些红。

  直觉告诉我,魔镜播放的内容,不太像是什么辅导教学视频。

  「这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教学视频,嗯…可能是有点怪,不过没关系啦,你
看,魔镜中的那个女人被鸡巴插在小穴里,这不就是在做训练吗?」玫姨保持着
微笑对我说。她那明亮的双眼散发的魅力,让我不由自主地选择认同她的话。

  是啊…肉棒插在女人的小穴里,不就是在训练吗?我和妈妈就是这么训练的
啊,有什么奇怪的?

  想到这里我就一阵释然,果然是我多想了。

  玫姨是妈妈的姐妹、我的姨妈、担任城邦学院的院长职位,她当然知道自己
在做什么,我还是不要瞎想了。

  「来,哲哲,把裤子脱掉,将小鸡鸡露出来。」玫姨对我说道。

  虽然在玫姨面前露出鸡鸡有点害羞,但我还是照做了,只不过,因为魔镜中
正在上演一副让人兴奋的画面,我的肉棒也硬了几分。

  感觉到玫姨的目光落在我的肉棒上,一种很奇特的羞耻感和兴奋感让我脸皮
发热,心脏扑通扑通地跳。

  似乎因为紧张的原因,身体也变得奇怪,我的肉棒居然又变大了几分,紧接
着,在玫姨的注视下越来越大,从一根半软半硬的小肉虫,变成了一根气势高昂
的骑枪!

  玫姨的表情,也从微笑从容变成了吃惊,紧接着就是兴奋难耐。

  「哲哲,你下面怎么变得这么硬啊?」玫姨又露出了那副狐狸一般捉弄人的
媚笑,用手中的教鞭,轻轻地拨弄了一下我的肉棒。

  「不…不是的…」我下意识地想要否认。

  「呵呵呵,哲哲不要担心,玫姨没有因为这个就生气哦~ 」玫姨说着,用手
指推了推金丝镶边眼镜,显得非常优雅,「反而,玫姨我啊,看到你下面的肉虫
变成大鸡巴…反而很开心呢~ 」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玫姨说到大鸡巴这三个字的时候,好像吞了吞口水…

  「准备好,要开始辅导了哦~ 」玫姨走到我面前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我说。

  我点点头,表示明白。

  而此时,魔镜还在播放着「教学视频」男女喘息呻吟声一直没有停歇过。

  玫姨呵呵笑着,走到了我的身后,然后对我说道:「范希哲同学,鉴于你在
母骑士竞赛上的出色成绩,现在,我要对你展开一对一的特殊辅导,接下来发生
的一切事情,你都要保密,不可以告诉给别人,知道吗?」

  「明白!」我庄重地点头。

  「很好~ 」玫姨在我耳边轻轻地说道:「那么,接下来进行第一项特殊辅导
…耐力!」

  说完,玫姨就从我的身后伸出双手,从我的侧腰穿过,伸到我的两腿之间,
一把握住了勃起的肉棒。

  肿胀难忍的肉棒被玫姨的纤纤玉手握住,这种奇妙的感觉直接让我哼了一声。

  「坚持住哦~ 」玫姨说着,握住我的肉棒,开始前后套弄了起来。

  「好…好奇怪啊…玫姨…为什么…辅导…是这样的…」我敏感的肉棒被玫姨
用手撸动,舒服的感觉开始从下面传来,让我下意识地夹紧了腿。

  难道说…玫姨和妈妈一样,要提升我肉棒的耐力吗?我也只能找到这样一个
理由。

  玫姨就这样对我进行着奇怪的辅导,还叫我专心看魔镜上的教学视频,说是
不能分心。没办法,我只好忍着从下面传来的快感,被玫姨监督着进行这次的特
殊辅导。

  教学视频拍得很好,尤其是视频中的女人,有着一身丰满的身材,虽然和妈
妈还有玫姨这样的极品尤物有一定的差距,但已经算得上万里挑一了。

  视频中的女人一丝不挂,和她面前的男人肉体交缠在一起难以分开,两人的
下体就像是连接在一块了似得,从来没见他们分开过。

  啪啪啪,扑哧扑哧的声音不停地传出来,如同二人的动作一般激烈响亮。

  只不过让我奇怪的是,为什么他们的表情看上去不像是在进行骑士训练呢?

  反倒像是在进行什么很愉快的事情一般…虽然骑术训练确实很舒服。

  还是说,玫姨给我看的教学视频,根本就不是骑士训练?

  虽然我尝试着去理解这个问题,但是,我的肉棒被玫姨握着不停撸动,产生
的一股股快感让我难以集中精神。

  视频中的两人不停地肉体碰撞,啪啪啪的声音,还有那女人奇怪的、令人血
气上涌的娇喘,更加让我躁动。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很想发泄一下,把肉棒插在一个温暖舒适的地方狠狠
抽插,就像是和妈妈进行母妻骑术训练的时候一样。

  过了几分钟。

  「哲哲,专心看教学视频哦~ 」就在我进行忍耐的时候,玫姨突然出声。

  「是…」我连忙打了个激灵。

  「哲哲,请听题!教学视频中的两人使用的是什么体位呢?」

  「体位?什么叫体位?」

  「你连体位都不知道?天呐…大姐是怎么忍心的啊…居然连基本的常识都不
告诉你…」

  玫姨轻轻笑了出来,然后看着手中已经完全坚硬勃起,高高上翘的肉棒,满
意地说道:「很不错,之前在公交车上…咳咳…没想到你还这么有活力,大姐的
儿子真是太棒了。」

  「来,过来,坐在椅子上面,我再给你播放下一段视频,你可要仔细看哦。」

  玫姨说着,让我坐在校长办公桌前的椅子上,然后按了按控制魔镜的按钮。

  我感觉肉棒已经硬到不能再硬,身体也燥热难耐,可当我看到魔镜上接下来
播放的视频时,肉棒居然突破极限,又肿胀变大了一分!

  因为玫姨播放的下一段视频,正是她自己!

  魔镜上居然出现了玫姨!

  魔镜中的玫姨一脸妩媚的笑容,双腿分开跪在地上,上半身只穿着一件胸罩
堪堪遮住硕大的乳房,但还是有很多饱满的乳肉挤了出来,上身半裸的玫姨却还
戴着金丝眼镜,显得优雅的同时却又有一种诱惑。

  玫姨的下面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单薄的内裤勉强遮住了女性的私密之地,
却有几根黑色的毛从旁边露出。玫姨就这样半裸地在魔镜中展露着自己的肉体,
甚至还主动用手抚摸自己,她双手从上到下游走着,先是对着魔镜摆弄了一下自
己的巨乳,接着又扭了扭细腰。

  玫姨稍微一做手势,魔镜就调整了镜头,将玫姨的大屁股也看到了。单薄的
内裤根本包不住玫姨肥美的大屁股,内裤完全勒进了屁股沟里,其余白花花的臀
肉完全暴露了出来,尽情地展现着自己的魅力。

  「怎么样,玫姨的身材好看吗?」玫姨在我身边,看着面红耳赤的我,笑呵
呵地问道。

  「好,好看!」我想都没想就点头。

  「呵呵,耐力测试要继续咯~ 」玫姨说着,居然脱掉了脚上的高跟鞋,然后
将一只黑色丝袜脚踩在了我勃起的肉棒上!

  气势汹汹的肉棒被黑丝脚踩在上面,感受着丝袜的触感和敏感的龟头发生摩
擦,我坐在椅子上爽得颤抖了一下。

  玫姨看到我这样的反应,更加来了兴致,一边叫我打起精神注意观看教学视
频,一边用她那有着特殊魅惑的黑丝脚踩着我的肉棒,被黑丝包裹的脚掌不停地
摩擦我的龟头!

  「哲哲,要专心进行辅导,明白吗?」玫姨的嗓音很好听,但对于现在的我
来说无异于折磨人的妖女诱惑。被她的黑丝美脚踩着肉棒,让人怎么能专心进行
辅导啊!

  哪有这样的辅导!?

  只是,一想到玫姨是校长,范希城的城邦学院她说了算,我只好吞咽着口水,
强行打起精神,观看玫姨给我准备的教学视频。

  魔镜中的玫姨让镜头对准她之后,就像是在炫耀自己的魅力,在镜头前摆出
各种各样诱惑的姿势,看得我血脉喷张。

  待到镜头给到玫姨下体特写时,她忽然用手抓住内裤,然后往旁边一扯,直
接就露出了内裤下面娇嫩的肉唇花瓣!

  「哲哲,玫姨的下面好看吗?」玫姨看到魔镜中自己的下体特写,脸上也露
出了潮红。

  「好…好看…粉嫩嫩的…」我口干舌燥,身体也因为龟头被黑丝脚摩擦而不
停颤抖。

  「呵呵~ 」玫姨好像特别喜欢我这种忍耐的表情,包裹在黑丝中的小巧脚趾
夹住我的龟头,轻轻地转动磨蹭着,又让我爽得差点哭出来。

  此时,魔镜中的玫姨也展开了下一步的行为。她转过身去趴在地上,把屁股
对准镜头,然后说道,「哲哲看仔细了哦,玫姨我要开始了~ 」

  魔镜中的玫姨在叫我…原来这个视频是玫姨专门为我拍的吗?

  我还来不及细想,身边的玫姨就用脚趾刺激了一下龟头上的马眼,弄得我一
阵颤抖,魔镜中的玫姨也将屁股对着镜头,然后用手指缓缓地插进了她的小穴里。

  魔镜中,玫姨的花瓣是那么娇嫩,甚至让人害怕插进去的时候会弄疼她。我
一边被玫姨用黑丝美脚踩着肉棒,一边忍耐着观看教学视频。

  一开始玫姨还只是用手指插进她下面的肉洞里,然后进进出出,不多时,她
的手指上就有了点点湿滑粘液。

  可紧接着,让我吃惊的一幕出现了。玫姨居然拿起了桌子上的教鞭,然后向
着她的菊花捅了过去!就这样对着镜头,一点一点地把教鞭插进了菊花里!

  我看到魔镜中的玫姨做出这么令人震惊的行为,一边用手指插自己的肉洞,
一边用教鞭插自己的菊花,看得我目瞪口呆。原来那里也能插进去啊。

  没猜错的话玫姨的菊花应该是刚开苞,教鞭在菊花里抽送有点困难,她便用
手在湿漉漉的肉穴里抠挖了一下,带出一大片水液然后涂抹到菊花上。

  在淫水的润滑下,教鞭顺利地在菊花里抽插着。玫姨的小穴也没被落下,被
她的手指不停抠挖着,发出咕叽咕叽的水声,在校长办公室的地板上留下一滩亮
闪闪的液体。玫姨整个人就这样趴在地板上把屁股高高撅起,教鞭和手指不停地
在体内进进出出,她就这样一边在魔镜里做着手上的活塞运动一边发出舒爽的喘
息……

  玫姨双手齐下的场景让我的肉棒硬到了极限,龟头甚至都涨得发疼。这样的
情况下,偏偏有一只黑丝美脚踩在我的肉棒上来回踏弄,我整个人坐在椅子上不
停地发抖。

  「唔…唔…啊啊~ 」我被玫姨的脚刺激着敏感的肉棒,在这种剧烈的感觉下,
忍不住叫出声来。

  玫姨就像是个捉弄老鼠的金丝猫一样,饶有兴致地看着我这只小白鼠,「哲
哲,注意哦,玫姨我要开始出题了。」

  「出…出题?」我强忍着肉棒上传来的快感,让自己打起精神来。

  「请听题——范希娴,也就是你的妈妈,她的罩杯是多大呢?」玫姨的脚踩
在我的龟头上摩擦,丝袜的质感和敏感的龟头摩挲着,让我身体都在发抖。

  妈妈…妈妈的罩杯…好奇怪…这不是母骑士的特殊辅导吗?为什么要问妈妈
的罩杯呢…

  「我…我…我忘了…」我整张脸都因为巨大的刺激变得充血发烫,肉棒被黑
丝脚调戏了半天,感觉已经要到了极限。

  「唉?哲哲,身为你妈妈的骑士,你居然连自己骑母的奶子有多大都记不住
吗?这怎么能行呢。」玫姨听到后,脚上还用力地踩了一下我的肉棒,像是在惩
罚,却给了我更大的刺激。

  我忍不住啊地一声叫出来,然后委屈巴巴地说:「玫姨…不…不是的…我应
该记住了的…可是…我的小鸡鸡被你的脚这样弄…精神根本集中不起来…就…就
忘了…」

  魔镜中的玫姨一脸风骚诱人的样子继续用手指和教鞭抽插自己的菊花和小穴,
但现实中的玫姨却突然严厉了起来。

  她用教鞭抬起了我的下巴,然后看着我的眼睛说,「哲哲,没答对就是没答
对,不可以找借口哦,还有啊,你刚刚的措辞不谨慎,你这哪里是小鸡鸡呢,分
明就是大鸡巴。」

  「听好了,你妈妈她是G罩杯的大奶子,而且非常挺拔,是完美的巨乳,但
是呢,玫姨我和她不相上下,同样是极品的巨乳美人。」说完之后,玫姨脸上带
着妩媚的潮红,推了推脸上的眼镜,笑着眯起了眼,「记住了吗,哲哲?」

  「是…记…记住了…玫姨和妈妈一样…都是很厉害的…大奶子…」

  被黑丝小脚不停地踩弄肉棒,我感觉脑子都要化掉了,这种情况不要说是答
题,保持理智都是个奢望。

  「呵呵,瞧你这幅样子,看来特殊辅导还要继续下去呢~ 」玫姨说着,脚上
的动作一刻都没有停下。

  十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玫姨一直对我提出各种问题,寻常状态下我多
半都能答上,可眼下这个被玫姨不停踩踏肉棒的情况,让人脑子都乱掉了,所有
的理智都被肉棒上的刺激感冲击得一塌糊涂,根本没办法专心答题。

  甚至,我还答错了几个常识性的母骑士问题。

  「哲哲,你是怎么搞的!?这么简单的题居然都答错了!」玫姨用教鞭点了
点我的额头。

  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玫姨说话的时候语气娇滴滴的,一点也不
像是生气的样子,反而给人一种…阴谋得逞的感觉。

  「对不起,玫姨…我…我不是故意的,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我的小鸡鸡…哦不…我的大鸡巴被你的脚弄了这么久,我整个人都
没办法思考了。」我对玫姨说道。玫姨听了之后挑了挑眉毛,「怎么,难道你的
意思是,这都是我的错吗?」

  说完,被包裹在黑丝里的脚趾夹了夹敏感的龟头。

  「啊!」我坐在椅子上又是一阵颤抖。

  「呵呵,看你这幅样子,看来要改变一下辅导方式。」玫姨说着,脸上的红
晕更艳美了。她终于收回一直在我肉棒上肆意妄为的黑丝美脚,可还没等我松一
口气,她就扭着丰满熟腴的身子,趴在了校长办公桌上。

  「来,哲哲,接下来开始体力训练。」玫姨说着,居然将下面脱了个赤裸裸,
只保留腿上的黑色丝袜。包臀短裙和内裤随意扔在地上,我瞥了一眼,发现内裤
上有一大块湿掉的痕迹。

  「耐力训练?」我愣了一下。

  「是哦~ 就像刚刚那个教学视频里的一样。」玫姨转了转眸子,按了一下办
公桌上的按钮,魔镜的中再次出现了一男一女肉体交合的画面。

  「快点~ 玫姨都等不及了,哲哲要积极配合我的辅导哦~ 」玫姨用哄小孩子
的语气对我说道,「来,把肉棒插到玫姨下面的小穴里,然后进进出出…你和妈
妈做过这样的训练对吧?呵呵~ 像那样和玫姨我训练就对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挂着所有男人都无法拒绝的媚态。

  我咽了咽口水,直觉告诉我这样的特殊辅导太奇怪了,身为母妻骑士的经验
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已经涨到要爆炸的鸡巴却让我没有思索的余地。

  我一咬牙,索性不想了,反正玫姨是校长,我身为学生一切听她的就对了。

  于是我站起来,按照以前和妈妈进行过的体力训练,一只手按在玫姨丰满的
屁股上,稍微掰开一点臀肉,另一只手扶住坚硬勃起的肉棒,对着湿润的小穴直
接捅了进去!

  「唔……」一种极其熟悉的舒畅感觉从鸡巴开始,沿着脊椎直上大脑。玫姨
趴在校长办公桌上被我进入之后,抬起脖子露出了一副满足的表情。

  「哦…真棒…哲哲…辅导…要…要专心干哦…」玫姨说着,主动把她的大屁
股贴到我的小腹上,扭来扭去,她的小穴也因为这个和我的肉棒摩擦挤压,一下
子就发出了咕叽咕叽的水声。

  得到玫姨的命令,我也不再克制自己,刚刚被她的脚逗弄了半天,早就憋了
一肚子的劲没地方撒,浑身的血气都上涌等待着发泄。

  我抱着她的大屁股,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狠狠地抽插了起来。一时间,玫姨
的大屁股被我撞得啪啪作响,娇嫩的小穴也被我插得水液四溅。

  「啊…啊啊…对…哲哲…就是这样哦…真有精神…嗯…不错…就是这样…」

  玫姨一脸愉悦地趴在办公桌上承受我的撞击,嘴里还夸赞着我。

  就在我刚开始奋力抽插,进行这次的特殊辅导时,玫姨又在办公桌上按了一
下按钮,下一刻,魔镜中又换了一副画面。

  「啊啊啊…操…操烂我的骚屄…乖孩子操死我这个下贱的婊子姨妈吧…」魔
镜中的女人疯狂地浪叫着,和另一个男人抱在一起肉体纠缠,两人的下体不停地
碰撞,就像我和玫姨一样。

  「嗯…哲哲…要记住哦…你肏屄…哦不…你进行辅导时…抽插的频率不可以
低于魔镜里的男人,不然的话…就不合格…」玫姨说着,一下子让我紧张了起来,
因为魔镜中的男人就像是一头精力充沛的野兽一样,在女人的身上疯狂地耸动,
如果我要像他一样保持这种高速抽插的频率,体力可有点吃不消。

  不过没办法,为了完成这次的辅导,我只好咬牙坚持了!以前和妈妈进行母
妻骑术训练的时候都撑了下来,何况是一次辅导呢?

  于是,我就像是在和魔镜中的男人比赛一般,双手抓着玫姨肥厚的大屁股,
狠狠地将大鸡巴插进她的肉穴里,再拔出来,看到沾满了粘液的鸡巴,又狠狠地
插进去!

  玫姨被我这样的抽插冲击得娇喘连连,大屁股上的肉被我撞出了一阵阵肉浪,
而且撞起来也让人觉得很舒服!

  「啊啊…啊…玫姨…玫姨…」我将肉棒一次次地插进玫姨的小穴里,明明是
为了辅导,可这种强烈的快感让我忘记了一切,只知道凭着本能去做。

  「嗯…哲哲…好棒…加油…加油…不可以慢下来哦…玫姨我好不容易才得到
你的…在大姐回来前…我要吃个饱…啊啊啊…不…不对…我是说…在你妈妈回来
前…要好好地…辅导你…」玫姨被身后的我一次次撞在肥臀上,整个身体也跟着
颤抖,说话时的声音也断断续续,但语气之中那股令人兴奋的诱惑感却没有受到
干扰。

  「玫姨…我…我会努力的…努力辅导…」我被肉棒上强烈的快感刺激得浑身
都完全进入了兴奋状态,肉棒被温暖舒适、窄紧湿润的小穴包裹着、挤压着、而
且是另一种与妈妈不同的快感,这让我得到了莫大的舒爽。

  「嗯…对…对…专心辅导…专心肏穴…乖哲哲…姨妈好爱你…嗯嗯…妈妈不
在家的时候…我就是你的骑母…啊啊…好厉害…肏得比AV男优都还快…还要厉
害了…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会肏屄啊…」

  玫姨也被剧烈的快感包围,甚至都语无伦次了起来,什么肏屄啊…我都听不
懂,难道是我正在做的吗?不可能,我明明是在和玫姨辅导啊。

  只是,我没空去想那些小问题,现在的我只想和玫姨好好地做好辅导!

  魔镜中的男女突然加快了动作的频率,嘴里还说着什么「要到了要到了…射
给骚屄…」之类的话。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影响,我听着魔镜中传出的呻吟,体内的躁动也到了极限。

  和妈妈经过无数次的训练经验告诉我,我也要到达极限了!

  「玫姨…我…我快要…」我双手抓着玫姨的屁股,十根手指掐着雪白的臀肉,
下体一前一后地挺动着。

  「啊…快要…射了是不是…啊啊…就这样…射…射到里面…玫姨的小穴…好
饥渴…想吃精液…」玫姨说着,转过头来,用迷离的眼神看着我。

  看到玫姨那张狐媚的脸,还有那迷死人的眼神,我再也忍耐不住,直接将肉
棒一捅到底!两颗卵蛋开始收缩,将大量的精液都注入到这位妖艳姨妈的体内。

  「啊啊啊~ 」

  趴在办公桌上的玫姨双手抓着桌子边沿,屁股紧紧地向后贴到我的小腹上不
留一丝缝隙。滚烫的白浊精液喷射到她的体内深处,让她连连呻吟,这种巨大刺
激之下,小穴收缩紧紧绞住了肉棒,又让我爽得射出了更多的精液!

  我整个人趴在玫姨的背上,已经什么都不想了,只想感受这股美妙的感觉。

  玫姨的发丝已经凌乱,眼镜也下滑了一些显得歪斜,但她却来不及扶正,因
为从她的表情来看,此时的她正沉浸在快感的海洋中,无比满足,根本无暇顾及
其他。

  再加上她脸上的两抹红晕,玫姨真是个妩媚艳丽的大美人啊。

  这样的大美人姨妈享受着被我内射的快感,每当龟头又喷出一股浓精射在子
宫壁上时,玫姨先是皱眉打了一个哆嗦,接着又露出更加愉悦的满足笑容。

  最后,持续了足足两分钟,这次的射精才结束,卵蛋中的精液也全都浇灌在
了玫姨的花房之中。

  「啊~ 」玫姨张开红润的嘴唇,发出一声悠扬的喘息,包含了无比的满足和
愉悦。

  「玫姨…辅导…结…结束了吗…」我趴在玫姨的后背上,喘息着问。

  「呵呵~ 」玫姨娇笑了一声,拍了拍我的小脑袋,「坐下。」

  我从她的背上爬起来,看着我们还连接着的下体,真是一塌糊涂啊,而且沾
满了黏糊糊的水,散发着腥味。

  向后一拔,龟头就从玫姨的小穴里「啵」的一声拔了出来,还未合拢的小穴
向我展露着粉嫩的腔肉,很快又合上。

  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看着身前的玫姨,心中祈祷着千万不要再有什么辅导
了…

  校长办公室内,玫姨上身趴在大办公桌上,黑丝美腿在桌边无力地支撑着,
我坐玫姨的校长椅上,正好看到她那还在一收一缩的小穴。

  「嗯,差不多了……呼……」玫姨一脸满足的笑容,脸上挂着红晕,下体还
湿的一塌糊涂没有擦拭呢。

  听到玫姨这样说我就放心了,接下来应该没什么辅导了。

  「玫姨,今天的辅导是不是到这里就结束了?我的表现怎么样?」我连鸡鸡
都来不及擦,期待地看着玫姨。

  毕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特殊辅导,我也很好奇呢。

  「呵呵,哲哲的表现很不错哦,虽然一些问题答错了,但在实际训练中非常
出色!」玫姨说着,用手指在她的小穴里抠挖了一下,看着流出来的大片白浊液
体,玫姨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哲哲是个非常不错的母骑士!」

  「嘿嘿!」我这才完全放下心来,松了一口气。

  …………

  辅导结束后,玫姨和我收拾了一下,穿好衣物顺便清理了痕迹,就准备回去
了。

  在回去的路上,玫姨再三叮嘱我不可以把特殊辅导的内容事情说出去,因为
这个是专门为我制定的辅导课程,只能我一个人知道。

  虽然很疑惑为什么不可以告诉别人,但既然玫姨都这样说了,我自然要守口
如瓶。毕竟,妈妈不在家的时候,玫姨就是我的监护人嘛。

  一路上我和玫姨说说笑笑,就像是一对母子一样。或许是因为在刚刚的辅导
中表现出色,玫姨看我的眼神非常温柔,简直可以说是温柔如水。

  在这样的温柔和谐的氛围下,我们一起乘着公交车回了玫姨的家,在车上,
玫姨的穿着虽然依旧吸引了所有人火辣的目光,偶尔也会有胆子大的男人想要靠
近。

  这个时候,我这个母骑士竞赛的冠军骑士直接站在玫姨身前,挡住了这帮图
谋不轨的男人,没有给那些人可乘之机,玫姨看到我的行为,脸上的笑容也越发
美丽了起来,让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失了颜色,只剩下玫姨绝美的容颜……

  ……

  第二天玫姨开车载我去的学校,到了学校之后玫姨就去校长办公室了,我抱
着一个盒子直接走到教室内。

  还差一会儿才到上课时间,学生们都三五成群地在一块聊天打闹。

  「巧巧!」我看到窗边那个如公主一般穿着华丽裙子的身影,直接走了过去。

  「哼~ 」巧巧看到我,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摆弄着手上的精美首饰。

  「那个…咳咳…昨天你帮了我,真是太感谢了。」我手上拿着盒子,看着巧
巧,对她表示感谢。

  「哼~ 」巧巧偏过头去,没有搭理我。

  很显然,我昨天没有把在母骑士竞赛上胜利的关键告诉她,所以她闹脾气了。

  「巧巧,我昨天被人欺负,你能帮我真是太好了。」我对巧巧说着,虽然她
不搭理我,但我还是自顾自地说:「如果没有你帮我的话,真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我知道你很想要我的骑术秘诀…」

  巧巧听了,一下子转过头来看着我,眼神放光。

  「只是,我真的不可以告诉你,因为我妈妈让我保密,就算真的告诉你,你
也没办法使用的。」我抱着怀里的盒子,对她解释说。

  「哼!」巧巧生气地拍了一下桌子,气呼呼地冲我挥着小拳头:「你瞧不起
谁啊!如果你把秘诀告诉我,我怎么可能无法使用?我巧巧身为天鹅城最杰出的
母骑士,而且是最有实力的女性母骑士,难道我学不会吗!?」

  巧巧生气时说话的声音很大,班上的其他同学都纷纷转头看过来。

  这时,钱强昨天的一个马仔路过教室门口,看到巧巧生我的气,一下子就开
心了起来,转身离开,应该是去告诉给钱强了。

  我没有理会那个马仔,而是看着巧巧生气的脸…还别说,我头一次发现,原
来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就算是生气的时候也是很可爱的。

  「巧巧,我说的是实话啊,你没办法使用那一招的,因为女孩子没有…咳咳
…总之呢,我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我说着,看到巧巧又要发火,连忙把怀里
的盒子拆开:「昨天你帮了我,我一定要回报你的,既然没办法把胜利的关键告
诉你,那我就用另一个东西来代替吧。」

  说完,我把盒子里的东西拿了出来,然后递给了巧巧。

  巧巧看到我递过去的东西,一下子,眼神从生气变成了茫然,又从茫然变成
了疑惑,最后从疑惑变成了震惊。

  「这…这这…这是!」巧巧一把将我递过去的东西抓走,生怕我会反悔似得。

  我递给她的礼物不是别的,正是一个透明的玻璃瓶,而瓶中装着范希城的特
产,翡翠冠鹅肝酱。

  「这是翡翠冠鹅肝酱?整个麦日兰大陆最顶尖的美味!你要把这个送我吗?

  真的吗!?」巧巧的脸上一下子盛放出了如花朵般的笑容。

  「怎么样,你愿意收下这个吗?」我看到巧巧这幅兴高采烈的样子,就算她
没有直接回答,我也能预料到了。

  昨天回家之后,我特地向玫姨叙说了和钱强他们的冲突,玫姨听到后沉默了
一会儿,然后向我保证会处理钱强他们,接着,我又向玫姨讨要和巧巧拉近关系
的窍门,玫姨又通过天鹅城在范希城的大使馆得到了巧巧喜欢鹅肝酱的消息。

  所以,这一大早我就抱着准备好的鹅肝酱来找巧巧了。

  可我没想到的是,这一瓶鹅肝酱对于巧巧来说似乎是个分量重大的礼物,她
居然在兴奋之中,吧唧一下在我脸上亲了一口。

  「!!!」巧巧亲完之后也愣了一下,一脸错愕的表情。

  教室内的其他同学们看到这一幕,也纷纷惊呼出声。

  「呃…」我摸了摸被巧巧亲到的脸,尴尬地问:「巧巧,那我就当你原谅我
了?」

  「我…我…」巧巧抱着手里的鹅肝酱瓶子,脸红地歪过头去,咕哝着说:
「哼…好吧…看在鹅肝酱的面子上…就…就原谅你这个小气鬼啦…毕竟…我身为
母骑士要有骑士精神…也得有宽大的胸怀嘛…」

  「好耶!」我欢呼了一下。

  「叮铃铃铃——」

  伴随着上课铃声,教室内的学生们也纷纷入座,巧巧直接在我身边坐下,将
我送她的鹅肝酱放进了书包里。

  看着巧巧脸上的笑容,我不禁在心中想着,真是好对付啊,一瓶鹅肝酱就把
她搞定了,还以为会被提什么过分的要求呢。

  很快就开始上课了,暗精灵雅舒老师在讲课台上走来走去,我们这些学生也
认真听课。

  忽然,巧巧趁着雅舒老师不注意,给我递了一个纸条。

  偷偷打开一看,发现上面写着:不许把我亲你的事情告诉给别人,不然你就
死定啦!

  而且还在最后画了一个拳头的图案。

  我讶异地看着巧巧,巧巧也刚好偏过头来看我。

  拜托,刚刚那么多同学都看到你亲我了,就算我不告诉给别人,他们也会说
的啊!

  「范希哲同学,你在看什么?」雅舒老师察觉到我的小动作,拍了拍讲桌。

  「啊,没什么没什么!」我连忙摇头辩解。

  雅舒眯了眯眼,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似得,「对了,昨天你是不是被范希
玫校长单独辅导过?」

  虽然不明白雅舒老师突然问这个做什么,但我点了点头。

  「辅导怎么做的呢?」雅舒老师接着问。

  「辅导…呃…玫校长要我保密,因为这个是为我特殊订制的辅导课程。」我
想到玫姨的吩咐,只能选择撒谎。

  「这样啊…」雅舒老师露出了神秘的笑容,「我知道了,呵呵…校长的辅导
肯定很有意思吧?」

  「有空的话,我也想对你来一次单独辅导呢~ 」雅舒老师说着,舔了舔嘴唇。

  我愣了一下,因为她舔嘴唇的动作,一下子让我联想到了玫姨那张挂着红晕
的狐媚脸蛋,同样是一副要吃了我的感觉。

            ——————————

  话说我居然在NGA论坛看到有人提到我…唉唉唉…我可不想名气大了之后
被警察蜀黍盯上啊。

  各位就不要到处提我了,拜托了。

  名气大对于一个H文作者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我是这样认为的)

  所以,拜托各位老哥们,不管你是NGA老哥,还是YY小说吧的老哥,求
求你们不要在别的地方提到我了。我可不想被请喝茶啊。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