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星】绿帽加色 第17章 作者:为你哀愁

  • 【大明星】绿帽加色 第17章 作者:为你哀愁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校园青春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明星】绿帽加色 第17章 作者:为你哀愁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为你哀愁
2020/12/4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8444

***********************************

  修改了一个BUG,范云婷之后和唐迁发生了关系,严重影响了工作,唐迁
之后提出结束那种关系回到正常上下级和朋友关系。

***********************************

               第17章

  采玉山许舒别墅,卧室床上。我靠在床上,许舒枕着我的腿。

  我认真的表情问许舒:「你们女人会因为欲望而出轨吗,比如看到很长很大
的那个,就像劳伦斯那条。」

  许舒白了我一眼,思考了一下红着脸道:「你的问题有点下流啊,不过看你
那么认真的表情,我也认真回答你,我会有想法,因为好奇嘛,这是人的天性,
但是我不会去实践,因为我们女人是有爱才有欲,爱生欲,欲反哺爱。」

  「欲反哺爱?」我心里默念,记在心底。

  许舒又接着说:「还有像劳伦斯那样的我才不敢兴趣。」

  「为什么?女人不是都希望他男人越大越好吗?」我好奇的问道。

  许舒摸了一把我下面,白了我一眼说:「才不是呢,我就喜欢你那样的,大
小刚刚好!不过……如果能稍微再大一点点就更好了,所以你要加油哦。」

  忽然她扭了下腰,低低地小声道:「满意了吧!人家现在还是没着没落的呢,
唐迁哥哥,唐迁哥哥我要你现在就爱我」然后羞涩不堪地把小手伸进我的裤子里。

  「咦,怎么小唐迁还那么镇定?」许舒惊讶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这段时间心里压力太大了,过几天就好了。」我无奈
的说道。

  许舒影故做轻松的说道:「好吧,我还以为自己的魅力下降了呢,那就放过
你吧。」但是眼里非常失落。

     ***    ***    ***    ***

  生活回到原来的轨道,天白天上班晚上回到许舒家住着,伤也痊愈了,但是
心里一直有个疙瘩。这段时间试了几次和许舒亲热,但却都没有起色。想到许舒
说的「欲反哺爱」,我虽然拥有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但是却没有能力满足
她,一直这样下去那是不是爱也就越来越少,最后剩下的只有家人般的亲情。看
来必须去医院检查一下了。

  这天许舒陪我去了医院检查,报告出来指标都正常。医生建议可以用些催情
用品激发性欲,实在不行就只能去看心里医生。我知道是那晚在拘留所造成后遗
症。但是许舒非常担心,因为按照计划只有让她尽快怀孕生米煮成熟饭,才能让
她家里同意我们结婚。

  出了医院许舒问道:「你还去公司吗?」

  我回道「恩,这几天范总病了,公司一些文件需要我签字。那你呢?」

  「我今天没什么事,先送你去公司吧,然后去商场买衣服。」

  许舒把我送到公司放下,刚到公司菁菁给我打来了电话,告诉我今天会回来。
我问她:「你们俩个去哪儿呀?在干嘛啊?」

  电话里菁菁格格直笑,然后我听到她旁边的柳晴有些气急败坏地叫道:「表
姐夫是不是问你了,不许说!」

  菁菁又是一阵笑声,然后对我道:「事关女孩子家的隐私,我不方便告诉你。
不过你放心罢,我们没什么大事,回来在说。」

  我见她话已至此,也没办法再问什么了,便道:「那你们要注意安全,回来
打电话给我我去接你。」

  「嗯,好的老公,拜拜!」

  挂了电话后,我处理了一些急件,想起范总还在家中养病。我要是不去看看,
搞不好她又不吃药那又麻烦了,毕竟范云婷是因为我缘故而生病的(因为我要结
束那种关系说得比较决绝)。

  我便吩咐了钱小蕾一声,驾着公司的奥迪车来到了范云婷的家。范云婷替我
开了门,笑着道:「你来啦?我正等着你喂我吃药呢!」

  我汗!果然我不来,这女人便不肯吃药。我走了进去,发现她的精神要比昨
天好多了,看来病况正在好转中。我关上了门道:「范总,现在你觉得怎么样?
还发烧吗?」

  范云婷将小脸凑到了我面前,笑道:「那你摸摸看不就知道了?」

  虽然明知她已没事,我还是伸手触了触她的额头。感觉她的体温正常,我才
放下心来道:「好啊!已经不烧了嘛!那就好!对了,你饭吃过了没?你的药是
要饭后吃的。」

  范云婷笑嘻嘻地道:「没有,我还等着你来照顾我的呢!」

  我只好叹了口气,准备转身出门,边开门边道:「好罢好罢!那你想吃些什
么?包子还是馒头?」

  范云婷从桌子上拿起一样东西,一脸坏笑地向我走来,道:「这个……给你
!」

  我的目光看向她的手掌,不解地道:「什么东西?」

  话刚出口,没料到她忽然将小脸凑上,深深地在我唇上吻了一下。我一个不
防已被她偷袭了,只好无奈地叫道:「范总!」

  范云婷一吻之后立刻收回,眼波流转,欲语还羞。扭捏了一会儿才轻声道:
「我……什么东西都不想吃,只想吃……你!」

  我……我真是被她打败了!又气又恼又没办法,只好拉开门就要出去。范云
婷马上又叫住了我:「唐迁,等一下!」

  这下我学聪明了,回头时向后仰了下,防止她再次偷吻,嘴里道:「还有什
么事啊?」

  范云婷见我这个样,忍不住格地一声笑起来。这次她倒是没偷袭,伸出手摊
开手掌道:「那去,保管好,千万别掉了!」

  我低头见她掌心里放着一把房门钥匙,奇怪地道:「这是什么?」

  「我家的钥匙!」

  「你给我干什么?我敲门时你来开一下不就好了?」

  范云婷道:「我很容易生病的,现在我还能起来给你开门。以后要是病得很
重,爬不起来怎么办?你难道看着我在屋里病死啊?我在这里也没个亲人,没人
照应的。这把钥匙就放你这里了,万一以后我要有个什么事,你也方便进来救我
!」

  我真的是哭笑不得,只好提醒她道:「拜托范总!我是个男人呀!你这么随
随便便地把房门钥匙给了我,不怕我……不怕我……」

  我虽然没有明讲,但我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范云婷晕红着脸,表情复杂地
看着我小声道:「我……是无所谓的啦,不过你真的会吗?」

  我只有气结!

  看着这把钥匙,我心中如有千斤重担一样压得我喘不过气来。这钥匙虽小,
却是代表了范云婷身心托付的含意。我要是接了,那从今往后,算是再也不能不
管她了,她将会是我一辈子的麻烦和牵绊。可要是我不接,她会怎么样呢?

  我深吸了一口气,尽量用平静地语气道:「范总,不用那么麻烦了罢?最多
……我多来照应你还不行吗?」

  精明如范云婷,她当然了解我的意思。轻轻地「哼」了一声道:「你不接也
可以,那我你就不用操心了,你走罢,我是死是活,跟你一点都没有关系。」

  我……我真的是进退两难,毫无办法!范云婷是我的合作伙伴,共同创业这
么多年,我早已和她结下深厚的情义。让我不理不管她这是不可能的!也无法办
到的!但是我接受了这把钥匙不要紧,可我家里的老婆,还有许舒那还不要把我
给撕了?这……这……这好难办啊!

  一时间我满头大汗,决议不下。范云婷见我这付紧张的模样,忽然吃地一笑,
把钥匙塞入了我的手里,道:「瞧你紧张的,一把钥匙而已,又不是炸弹,你怕
什么怕?你拿了钥匙后我能把你怎么样?你要是不来我有啥办法?真是的!收好
了,别给你老婆情人知道就好。万一以后你犯了什么事被她们赶出家门,我这儿
……随时欢迎你!」

  我又是惭愧又是无奈,只好把钥匙放入了口袋中。范云婷脸上立刻浮起了开
心地笑容,轻轻地推着我,道:「快去罢,我真的饿了呢,我想吃小笼包子!」

  我叹着气,走出门外。我知道,我这一辈子,都别想摆脱这个女人了。

  我买来了包子,范云婷吃了几个就不吃了。大病初愈,她的胃口也不是很好。
我又把几种药喂她吃下了,然后吩咐她上床多休息。

  从范云婷家出来,也不想去公司了,于是我驾车回到了许舒的别墅。许舒还
没回来,意外的是女佣也没在。

  路过衣帽间时发现门开着,矮塌上散落着许舒的各种衣物,还有丝袜内衣等,
有几件特别性感简直不忍直视。

  我一件一件拿起摸过去,蕾丝的、开档的、吊带的、丁字的、高腰的等等,
颜色不一,是我从没见许舒穿过的。

  我有些疑惑,转念一想,许舒动作那么快,看来是准备今晚给我一个惊喜,
还趁我不再提前试穿,我会心一笑,看来许舒在我面前还不告诉我,还不好意思。
不由的开始期待晚上快点到来。

  我正想许舒服打电话的时候,余光却瞥见练舞室的璃后面有一对男女的人影
抱在了一起,男的听声音好像是许舒的保镖队长王炳章,不知道女的是谁,会不
会是施姐,早就看他们有一腿了。

  「嘿,今天你可要听我安排,要不然,嘿嘿……」同时,「嗯嗯」的女人娇
滴滴的轻喘。

  我听得面红耳赤,王炳章和施姐竟然那么大胆,趁别墅没人偷偷亲热!施姐
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了,但是保养还是不错的,而且身材丰满,现在居然有机会窥
视一下她雪白的身子,真是好运气。

  但又想到王炳章和施姐平时那么照顾我,我竟想要偷窥两人做爱的场面!我
怎么那么无耻。

  连忙收慑了一下绮念,打算离开,可就在我犹豫的时候,女人断断续续的娇
吟声,却又传入了我的耳际。「啊……讨厌啊……不是已经穿了给你看了吗。」

  虽然声音隔着玻璃传来有点发闷,但是我肯定不是施姐,我心疑惑,那会是
谁?难道是女佣?

  心底带着一丝疑惑,我慢慢的走了过去,一眼就看到地上有一条透明的文胸,
经过拐角竟然看到沙发周围散落着男女衣物,其中一双肉色的连裤袜引我的注意
力,好像许舒早上就是穿着这条,我走过去拿起连裤袜,裆部被挖了个洞,周围
已经湿透,凑近一股嬴荡气息迎面逼来,精液和骚味混合着香水味。

  女人不会是许舒吧?我的心里还存有一丝侥幸,心里默念不是真的,但是很
快的,我失望了。

  「唔……小姐的乳房真软真香,这条丝袜摸起来更舒服!」

  真的是许舒?这里只有许舒会被王炳章叫小姐,没想到许舒竟然背着我和王
炳章偷情。

  我非常难受,但又感到一种奇异的兴奋,拐角过去就是舞蹈室的走廊,我记
舞蹈室的玻璃是单向镜面玻璃,走廊这边暗所以他们看不到外面。

  走过拐角,我呆住了,只见一个魁梧赤裸的背影,身体不断的向前冲击着,
王炳章前面一位皮肤白皙身材苗条的女人背靠在栏杆上,女人的丰满修长的大腿
上穿着超薄黑丝裤袜,小脚上穿着鱼嘴高跟,是许舒的!但是脸被王炳章身体挡
住了。

  我即希望她不是许舒又希望她是,带着矛盾的心情,我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找
另外角度看,因为距离的关系角度太小,一直看不清女人的脸,但是身高肤色身
材都和许舒一致,因为平时许舒和王炳章站一起的时,许舒穿着这双高跟鞋,大
腿跟位置就和王炳章的腰差不多持平,所以现在这个女人是弯曲着腿降低阴部的
位置,就是为了能让王炳章能顺利的抽插。

  这期间王炳章插得越来越快,只见他岔开的黑毛大腿中间是女人的一条黑丝
大长腿,纤细的小脚上穿着露齿鱼嘴高跟鞋,鞋跟随着王炳章的发力抽插敲击着
地板,另一条黑丝长腿笔直的架在男人肩头,高跟美脚正随着男人的冲击激烈的
抖动,可爱的脚趾不停的收缩放松。

  王炳章抽插速度很快,岔开的黑毛腿之间一个饱满的阴囊有力的砸在女人的
黑丝腿上,撞出淫糜的啪啪声。虽然看不到王炳章的肉棒,但是从他饱满的阴囊
和抽插的幅度可以看出绝对不小,真没想到王炳章五十多岁了,性功能还那么强。

  「小姐,你里面吸得我真紧,憋得难受了吧?随便插几下又喷水了,这水都
可以拖地板了。」王炳章淫贱的道。

  女人的一只手臂环抱着王炳章的脖子,一直手抓着自己的脚腕,好几次都被
撞得快抓不住了。

  「都怪我那死鬼男人阳痿,不然谁会找你……你再取笑我……就罚你把水舔
干净……啊!啊顶到了……快,就是这里,进来了,啊……」女人赢荡的叫着,
像溺水似的双手胡乱抓着什么,娇躯不停的颤抖,一泡淫水喷出沿着女人的大长
腿流到地板。

  阳痿男人,听到这我心里羞愧,看到疑似许舒的女人被别的男人干到嘲喷,
我却心跳加速,兴奋的要死,我真是贱。

  王炳章趁着女人高潮的空隙,右手一把抓住女人的脚腕,一边用脸蹭着女人
的修长的黑丝小腿,女人的脸就在这时没了遮挡,她真的是我唐迁最爱的女人—
—许舒。

  我痛苦的闭上了眼,不忍再看许舒因为满足而美丽俏脸。

  平复思绪睁眼,只见缓过神来的许舒伸出香舌淫荡的追着王炳章的耳朵舔弄
着,王炳章一边干她还一边用嘴和脸部磨蹭她黑丝美腿。

  那双从不愿意为我穿过性感丝袜的美腿现在被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大叔玩弄
着,那从不特意穿丝袜和我做爱的许舒此时却为别的男人准备了好几双丝袜备用,
原来那些性感内衣都是为别的男人而准备的。我心里有些发酸,下体开始有充血
的迹象,我想冲出去拉开他,让我来玩这条丝袜美腿,但是我知道王炳章是以前
特种兵大队的大队长,我肯定会被他打死的,而且经过上次的教训,我也学乖了,
只能在这里拿着自己女人的丝袜看着别的男人玩弄她,不过也可以拍下来以后说
不定还可以用,我悄悄的拿出手机开启视频拍摄功能。

  王炳章可能不想那么早释放,只见他的手从许舒的高跟美脚沿着丝袜的笔直
黑线摸向了被丝袜勾勒出迷人线条的小腿,指尖在小腿黑线上滑过,接着又托起
许舒的高跟美脚,放到自己的鼻尖下,对着可爱的脚趾深深得嗅了嗅,一脸陶醉。

  王炳章的舌尖舔过许舒的高跟,在红色的鞋底上留下一条口水的线条,转而
又轻轻含住许舒从鱼嘴鞋露出的脚趾,隔着丝袜吮吸起来,一边吮吸,还一边用
力的呼吸,放佛美脚上有什么让他迷醉的气息。

  我抓起手中的柔软的肉色裤袜,想到这条还是他们玩过脱下来的,上面还粘
着乳白色的精液和淫水,将手机放在地上拍摄,把丝袜套在双手上用丝袜脚底部
位蒙在脸部一边磨蹭一边深吸,一股让人迷醉的淫荡气息,高档香水,女人的脚
汗,还有一些像是口臭和男人性器的味道。

  王炳章这时已经停下,许舒脚趾部位的黑丝已经被他的口水全部弄湿了,只
见他又嗅了几口,似笑非笑的看着许舒道:「小姐你的小脚真香,喷了不少香水
吧,是特意为我喷的吧,来叫声好听。」

  「是啊,不为你你喷的,为谁啊。」许舒小洞得不到摩擦急,抖着长腿哀求
道:「别舔了,我痒死了,快动一动,亲亲老公,求求你了,快继续插我。」

  那只脚举着的脚一下脱离了王炳章大手,为了让肉棒能在小洞里移动,只能
自己上下蹲腿,就像青蛙游水那样。

  我从来也没见过女人会有这种淫荡姿势和表情,谁看了都会受不了,而这个
女人却是我的女神许舒,我不举的小弟弟兴奋得直跳,套着丝袜的手不由的伸进
自己的裤子。

  一只手拿起手机放大对焦把这些都拍下来,之后可以细细品味,只见屏幕内
一位年轻美貌的大明星,双臂环抱一个中年大叔的头,用深深的乳沟摩擦着大叔
的脸,然后又用可爱的香舌头从大叔下巴舔到头顶,这过程中还用自己的小穴不
停套弄大叔的肉棒,随着噗滋噗滋性器交合的声音传来,娇躯贴着大叔不停上下
窜动。

  可能王炳章自己也忍不住,肌肉发达双臂抓住栏杆,腿肌和股肌一起收缩,
一下一下开始大力的插动,每次都从头插到底,速度越来越快,力道一次比一次
大,许舒蹲腿的频率竟然和王炳章挺动配合得完美无缺,就像一对长年搭档的男
女舞者随着噗滋噗滋的旋律起舞,他们的舞蹈是爱的性舞,要是给他们打难度系
数分的话绝对是满分。

  我也不知道他们已经偷情多久了,一年还是两年?到底交媾了多少次,上百
次,上千次?

  他们的速度越来越快,美丽许舒满足得将整颗头不停地左右摇摆,带动如云
的秀发有如瀑布般四散飞扬。

  「啊!要死了!要死了!」许舒突然大喊两声,只见她美丽的俏脸向后仰起,
翻起白眼,小嘴大张不停地娇吟着,娇躯像触电一样颤抖着,一大泡乳白色淫水
从两人双腿间流下,在地板汇聚成一滩小湖。

  我知道许舒又一次潮喷了!被我干的时候从来没见过她这么激烈的潮喷,让
我非常羞愧。

  「小姐爽了吧,我还没射呢,这次可以射里面吗?」王炳章喘着粗气说。

  王炳章的挺动越来越快,已从主动变成被动,许舒的双臂经常是一阵乱刨才
能抱住男人的脖子,一对丰满的小白兔带动着顶部蓓蕾上下跳动。

  「别!射外面,这几天是危险期!」许舒缓过神来回道。

  「那就射后面吧,小姐麻烦你转个身,别像上回那样滑出来啊。」王炳章急
切的说道。

  许舒小拳头锤了锤男人的胸道:「讨厌啦~上次是个意外。」

  说着许舒抬起一条腿,就像拳王春丽绝招一字马旋转那样,翻了过来。然后
趴在栏杆上,用臀部对着王炳章,为了防止小洞里的肉棒掉出,腿不得不岔开微
屈降低阴部位置,这过程中王炳章的肉棒一直继续在小洞里面挺动。

  接着王炳章扶着许舒的翘臀,继续大力的快速抽插,不一会只见他结实的臀
部开始颤抖,饱满的阴囊剧烈收缩,猛得推了一把许舒,一条大肉棒摔出,喷射
而出的精液形成一条弧线。

  现在才发现许舒穿的这条黑丝裤袜同样在阴部挖了一个洞,一条黑色丁字裤
的裤裆被拨在一边,把股肉勒出一条凹痕,而被撑开的阴道内,里面嫩肉一缩一
缩的,淫水正慢慢的溢出,流成丝线。

  许舒晃了晃屁股,两条黑丝长腿岔开,翘着丰满的屁股,黑丝腿后面的两腿
黑线绷得笔直,后面的王炳章撸着自己巨大的肉棒,把滚烫的精液一股一股的喷
射在许舒的后背、屁眼、阴部和大腿上,浓稠的精液粘满了许舒的黑色丝袜。

  王炳章射完打了两个寒颤道:「小姐,我累死了我能趴你身上休息会儿吗?」

  「哎我也累,不过~看你今天这么卖力就上来吧。」许舒娇喘着回答。

  「好嘞」王炳章说着双手扶着许舒臀部像跳马一样纵身一跃,整个人趴在许
舒的裸背上。

  许舒双腿一软,又驮着背上的王炳章吃力的站起来。

  王炳章160多斤的身体就压在女人背上,四肢悬空像一只死狗一样滩在那
里喘着粗气,视线往下一条大肉棒搭在黑丝屁股中以肉眼可以的速度缩小,挂在
上面的阴囊也瘪了一些,一个乌黑的毛屁眼一缩一缩的。

  实在太震撼了,我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不自觉的用手上丝袜握住自己一柱擎
天的肉棒打手枪……

  不一会儿王炳章跳下来,然后扶起许舒,帮她理了理凌乱的秀发。

  许舒拍掉王炳章的手道:「行了,别弄了,你收拾下吧,我去洗澡了,全身
都黏糊糊的。」

  「好的小姐。」王炳章恭敬的说道。

  我担心他们出来发现,悄悄的退出走廊,找了个他们不会经过又不会看到的
拐角。

  不一会儿,许舒出来去了浴室,王炳章去沙发穿衣服,然后收拾残局。

  我在墙后呼出了一口长气,心想:「做爱的时候许舒都听王炳章,做完后就
恢复平时在手下面前高贵的女王样,转变太快。不过她堂堂大明星,就因为我不
能满足她,就找自己手下,难道不怕我知道吗?」我叹了一口气,又等了一会儿,
确信不会被人看到无人了后,才开门出来,做贼似的溜出了别墅,上车离开了此
地。

  我的心情沉重,我现在不知道如何面对许舒,是要拿视频去揭穿她,还是装
作什么都不知道?我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矛盾很快就要爆发出来了,我…
…真不愿意看到那一天,我们大家都受苦啊!

  出来后我不知道去哪里,于是直接把车开到了公司里。坐在椅子上,思绪却
久久不能平静……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忽然办公室外传来了敲门声,我听到钱小蕾的声音道:
「唐总,你在吗?」

  我回过神来,道:「在,进来罢!」

  门被推开,钱小蕾走了进来,道:「唐总,我在下面看到了那辆奥迪车,所
以过来看看。下午我打你电话你怎么不接?」

  我「哦」了一声,道:「我手机没电了,你找我有事?」

  「嗯,我刚从范总家里回来,是范总要我打的,她希望……你能过去陪她!」

  「哦!好的。」这个范云婷上午我刚去过啊,这才多久又叫我过去。

  这时,我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掏出手机一看,这个电话正是许舒打来的,
但是我想不好要不要接。

  钱小蕾看到我有电话就告辞道:「那……那你忙罢,我先走了。」

  钱小蕾一出办公室,我按下通话键,道:「喂?」

  「唐迁,今天我妈过来了,要住段时间,不能陪你了,对不起啊。」手机里
传来许舒充满歉意的声音。

  许舒母亲来了?借口吧,应该不想我去打扰她们。

  我心里酸溜溜的,我装作没事道:「没关系的,只是你妈妈好在,我们相见
的机会又减少了呢!」

  「嗯,是呀!不过……我会尽量想办法的,实在不行我在外面再买一幢别墅
来。唐迁哥哥,小舒……真的一天都不能没有你!」

  这演技真不愧为大明星啊,我道:「我也是!许舒。」

  「唐迁哥哥……」

  许舒突然压低嗓音道:「我妈过来了,那我先挂了,等我给你电话!」

  「嗯,再见!」

  我收起手机。看了下时间快四点钟了,便交待了一下离开了公司。我去买了
一份高档的快餐送到了范云婷的家里,范云婷见到我后的欢喜自不待言。我见她
精神不错,已完全没了病态,便放心了下来。

  告辞了范云婷后,我驾车回到了自己的家,菁菁还没回来。我打了她的手机
才知道菁菁回娘家住了,电话里她略带酸味地道:「你和大魔女亲亲爱爱,久别
重逢。我一个人回来孤苦伶仃地住在家里有什么意思?这几天我回我妈家住,不
来打扰你们了。希望你们早点……有爱情结晶出来,到时候打电话给我,让我也
高兴一下罢!」

  我无言,忍了半天才没把我在许舒家的遭遇说出来。菁菁做出了巨大的让步,
我怎么忍心告诉她我是因为许舒家没法呆了才回来?还是打落了牙齿,往肚里吞
罢!

  我不再说什么,只是让她这几天好好陪陪父母,我过几天就会回来的。放下
电话,我才好笑的发现,现在我的两个女人都在本地,我却只能尴尬地一个人待
着。我苦笑着摇头,洗了个澡,早早上床睡了。

  不知睡了多少时候,我被一阵如泣如诉的小提琴声给弄醒了。我睁开眼睛,
从隐隐约约的琴声中,我听出来那是着名的曲子《粱祝》,我知道这一定是隔壁
的崔老师又在思念远方的爱人了。只是粱山伯与祝英台两人情深义重,死了化为
蝴蝶也要在一起。崔老师的爱人却无情地抛弃了她,明明活着,但永远也无法相
伴一生了。

  我心里微微叹气,心想真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烦恼和心酸,世上的事,真
的不如意常有八九,还是紧紧地抓住眼前的快乐,把不如意丢在一边罢!

  我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皎洁的月光,静静地听着小提琴声,默默地想着心事。
时间,悄悄地一分一秒流逝而去……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