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马娘们的足底侍奉】(03)对小特与帝王的足底侍奉被无声铃鹿发现了【作者:半岛足太】

  • 【赛马娘们的足底侍奉】(03)对小特与帝王的足底侍奉被无声铃鹿发现了【作者:半岛足太】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半岛足太
字数:15477

  咔哒,休息室的门打开了。

  「哈···好累啊···」帝王缓缓地走入房间。捏了捏自己的小腿。

  「帝王桑,前面跑的很好哦。」小特在我的身后跳出。蹦蹦跳跳向帝王走去。

  「是啊,这样下去开春的天皇赏春应该就没有太大问题了。」我合上门。少
女不出所料的赢下了天皇赏秋。之后,少女罕见的提出了想要再跑一次天皇赏春
的意见。可能那一次输给了麦昆,是她心中的一段想要抹去的记忆。所以,我将
大部分的时间,都放在她的身上,而特别周,则是我的「秘书」:我让她帮我一
起督促队员们训练,而她,也在为日本杯连霸做着准备。

  此刻,房间里,只有小特,帝王和我。其他的队员早早地结束了训练,可能
早就已经在寝室内休息了。

  我向她们二人递去毛巾。毛巾瞬间的吸收了少女脖颈下的汗水。即使已经快
要进入冬天,少女流下的汗水可一点都不少。

  「谢谢训练员/ 桑。」少女异口同声的说道。她们将毛巾折起,轻轻地擦拭
着双臂,擦拭额头。

  我接着从冰箱里掏出牛乳,与一瓶蜂蜜特饮。是的,我早早的准备好了少女
们喜欢的饮品。

  「呼哇~ 好喝!」帝王高高的举起蜂蜜特饮,像是喝醉的女性举起酒杯,大
声的庆祝着。

  我静静地看着手中的行事历。少女们的训练现在都在指标上,最近应该要让
她们适当放松一下···要不要···带她们出去玩呢?

  我沉默着,完全没注意到一旁的少女在窃窃私语。特别周将自己的嘴唇附在
帝王那一跳一跳的马耳上面。突然间,帝王惊愕的看向她,特别周则连忙把她的
嘴按上。

  「唔唔唔!」

  「你们两个在干嘛呢?」看着这诙谐的一幕,我有些不知所措。

  是因为最近和她们比较熟悉了吗?以前她们可不是这样的,各个在我面前都
优雅的不行。

  「咳咳!没什么,帝王桑呛到水了。」

  「你应该拍她的背,而不是堵她的嘴啊···」

  特别周急忙装作轻拍她的背。当我转过身去,接着看我的行事历时,她恶狠
狠地瞪了帝王一眼。

  「···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

  「···你不觉得我们应该要犒劳一下训练员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万一有人来了怎么办···」

  「···现在大家都应该回到寝室了···没有关系的···」

  「唔··可是好羞耻啊···」

  「帝王桑!……」

  「好嘛好嘛···我说就是了···」

  帝王看了我一眼。妩媚的眼神神似受到欺负的小女生。

         ···唔···真是便宜你了···

  「呐···训练员,这几天辛苦你了···」帝王和特别周并坐在休息室的
椅子上。帝王微微的低下头,眼睛盯着脚下的地面。两只脚的脚跟微微抬起,足
跟的翘起导致少女的前掌微微踮起,运动鞋的皮革褶皱让我有些浮想联翩。

  「哪里会,这是我应该要做的。」

  「不仅仅指的是训练哦,训练员桑??」小特有意的将左腿翘起,搁在了右
腿上,足尖指着我。「训练员桑,不论是训练,还是照顾我们,都花费了很多心
思呢~ 」

  「所以···我们想要给你一个惊喜···」帝王脸红红的,将自己的右腿
跨在了左腿之上。

  这两人在整什么呢?

  「······」

  「训练员?」

  「啊?我没懂你们的意思···」不是这莫名其妙的在干嘛呢?不懂啊?!

  「唔唔唔唔!可恶!我的意思是!我们允许你···现在对我们的脚···
做出任何事哦···」帝王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最后,双手遮住了自己的脸。
虽然特别周刚开始比她更加的羞涩,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对于这方面的事情,
特别周变得越发大胆起来。而帝王小姐,则是更加的保守,仅仅只敢在我的面前
露出双足。更别说,此刻,和这位将她领进俱乐部的师傅一起让训练员享用她们
刚刚运动完的汗脚。

  我的大脑,死机了。我呆滞的看着二人的鞋子,有些不知所措。对,我的确
是喜欢少女的双足,我现在已经有些急不可耐,想要享用她们新鲜的汗水,亲吻
她们的足底肌肤。但是,我也有羞耻心,对于将自己舔弄少女双足的丑态展现在
两个人面前,我也打起了退堂鼓。更何况,对待两位少女的舔舐也大有不同。

  特别周很喜欢我呼吸她脚上的气味。也许是自尊心作祟,想要证明自己的汗
脚也有人爱,每一次都会强力的压在我的鼻梁上,狠狠地踩踏我的脸颊。她喜欢
将自己的脚压在我的嘴唇上,将自己的大趾与二趾的虎口抵在我的鼻尖。每一次,
我都会陶醉在她的气味之中。而她,也会一次次的将足底与我的脸贴合,要我向
她「效忠」:说着喜欢她的足味的话。

  而帝王,则比她要不同的多。我和她之间的感情更加复杂。她的每一个举止
都像是情侣间的暧昧。她喜欢用足趾轻戳我的身体,相比于呼吸气味,少女更加
的喜欢我细心地,用自己的舌头清理少女的肌肤。有一次,她大胆地将自己的足
背搭在我的下颚,腿轻轻抬起,少女的学院短裙微微上浮,险些露出双腿深处的
布料。足趾在我的下巴处摩挲,趾尖轻轻地戳着我的喉结。她喜欢玩,喜欢这些
俏皮可爱的挑逗。

  我看着两双运动鞋。咽下了口水。有色心没色胆,说的就是我这种人吧。

  「阿拉~ 训练员桑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兴致呢~ 帝王桑,我们把脚放下来吧。」
特别周轻佻的声音将我从这份思绪中拉回。眼看着特别周已经将自己翘起的左腿
微微放下,我赶忙开口。

  「等等!」该死,这不是逼着我表态吗。

  「训练员桑···时间可不会等人哦~ ??」特别周的左脚踝微微旋转,打
着圈。小特最近···怎么变得越来越强硬了?她的每一个举止,都将我的行为
控的死死地,仿佛她,已经逐渐的变成了我的主人。

  帝王在一旁,则惊讶的看着特别周的举止。的确,这一幕特别周也是第一次
展现在帝王面前,与她平时带来的乡村少女大有不同。

  特别酱···好厉害···帝王潜移默化的受着小特的影响。她也想这样,
将我留在身边。

  「咳咳···训练员~ 如果···你再不行动的话···我、我也要把脚放
下来了哦~ 」少女支支吾吾的说着最挑逗的话。很显然,她还没有习惯这样的语
气。

  「帝王你也···」我看着她们二人,进退两难。

  「机会只有这一次哦~ 训练员桑~ ??」小特的话语终于打破我的防线。

  我的双手伸出,分别扣在了少女们的鞋跟上。运动鞋在太阳的照射与少女的
跑步的双足散发出温热的温度。指尖触碰到了二人的白色棉袜。

  刚刚跑完步的二人,身体的温度依然很高。尚未擦去的汗液点点蒸发,在空
气中留下荷尔蒙的气味。汗味激发了少女的体香,淡淡的草莓香味与汗味混合。
旖旎的气在这气味中无限放大。宛如迷情药一般,让我的心无法平静。

  指尖微微用力,少女的鞋跟已经脱下。左右鞋跟射出一道热气。少女们的双
足在高温下流了很多汗水,理所当然的,释放着蒸汽。

  唔···这个怎么这么害羞啊···帝王微微闭上眼睛。我的手动作很慢,
每一次的轻轻用力都让少女有些焦急与期待。这种特别周式的脱鞋方式,像是鸡
毛掸子一般,挠着少女的心房。

  鞋子已经被脱下。少女们的足底呈现出了不同的景色。特别周的白色棉袜已
经完全浸湿,留下一些水渍的阴影。相比于受伤那一次,少女的袜子并没有想象
中得发黑,紧紧只是微微泛黄。但是,有一处却几乎让我抓狂。少女趾尖的袜子
破开了一个小口。在大脚趾与二脚趾之间,露出了里面红红的足肉。这突如其来
的惊喜,让我的心脏狂跳不已。

  帝王的足底,则是更加的整洁。少女穿着比较轻薄的棉袜,纵向针织更像是
由棉织成的丝袜。足尖的部分有一层加厚,呈现出更加洁白的颜色。足底分泌出
微微汗水,浸湿了少女的白袜,使其透明。足底的面料紧紧地贴合住少女的足底,
淡红色的足底若影若现。跑完步后,少女们的裸足绝对会因为发力而发红。而这,
则是一般女性,不会拥有的景色。

  我正当准备,脱下二人的袜子时。特别周却抬起腿,躲开了我的手。她的左
足,连带着棉袜,踩在了我的脸上。

  「欸?!!!!!」帝王吃惊的看着小特。这种如此粗暴的践踏,少女还是
第一次见到。

  特别周的脚,狠狠地压在我的脸上。小腿的肌肉可以看出来因为发力而绷紧。
棉袜紧紧地压住了我的鼻子,无法呼吸;或者说,所有的呼吸,都是少女棉袜传
来的酸酸汗味。粗糙的棉袜在我的脸上反复撵转,少女似乎是想依靠这样的方式
将所有的足汗全部挤出,涂抹在我的脸上。透过棉袜的破洞,少女的足肉和我的
鼻尖接触。软软的,发热的嫩肉上分泌着汗液,潮湿的触感伴随着汗液,给了我
特别的感受。

  「训练员桑~ 要更加卖力的吸哦~ ??」少女转头,看到了帝王惊讶的表情。
「帝王桑,怎么了?」

  帝王摇了摇头。「特别酱···会不会···太过强硬了···」看着我被
袜子压得无法呼吸,少女有些不解。

  这样···真的会舒服吗···帝王当然不知道抖M 抖S 是什么意思,也不
会理解到在这种羞耻play中,一方强硬与一方忍受的关系。在她的眼里,这种感
情应该是互相的。就好比天平的两侧,只有等量,才能保持平和。

  但是,少女的内心却有些痒痒的。

  为什么···我也想要试试看···好想把训练员踩在脚下···唔···
我是怎么了···少女盯着自己的足背,看着特别周的一次次踩踏,心中开始动
摇。

  的确,权力的变化,对于这些少女来说,是一件向往的事。平时训练她们唯
听是从,但是,现在的训练员,看起来,就真的和那些讨厌的痴汉没有什么两样。
让自己成为比训练员更加高的地位,早在训练的时候,就埋下了这颗种子。每一
个女性的梦想,就是将某些男性踩在脚下,让他们成为自己的下人。

  如今,这颗种子已经发芽。这种互相的统治,是否才是双方一直向往的东西
呢?

  特别周看出了帝王心中的想法,将自己的脚抬起。我也终于得以呼吸。少女
的足汗将我闷得头晕目眩。

  「帝王桑,你也来试试看吧~ 」特别周挪开位置,让帝王坐在了我的面前。

  「唔···」帝王颤颤巍巍的将自己的右足抬起,足趾微微的颤抖。她有些
激动,又有些害怕。自己第一次,将要强硬的让训练员臣服于自己。

  「哒···」少女的足,依旧是轻轻地踩在了我的唇上。她的足趾一下下的
用力,挤压着我的嘴唇。

  「帝王桑···还可以更加强硬一点哦~ 」小特的话语给了她鼓励。少女紧
紧地闭上了双眼,脚狠狠地向下一踩。只不过似乎少女并不习惯,足趾向前滑动,
狠狠地插入了我的鼻孔。少女很显然并不理解用力,不是用全力。

  感受到少女足趾顺着轻薄棉袜的插入,强烈的撞击让我很是疼痛,鼻孔的异
物感让我疼的无法呼吸,被肺部的气体呛到。

  「咳咳咳!嘶!」我赶忙向后。鼻子好痛,感觉下面都撕裂了。

  「训练员!你没事吧!」帝王很显然没有意料到这样的结果,赶忙道歉。就
连特别周,也赶忙跪到我的身边,确认着我的伤势。

  「···唔···还好没有伤到骨头。」特别周摸了摸我的鼻尖,叹了一口
气。

  「唔···我错了···我以后也不这样了···」帝王叹了口气。果然,
这种强硬的踩踏,并不适合她。

  「帝王···你告诉我···你喜欢这样吗?」我翻身爬起。

  「我···没关系的···这样会伤害到——」

  「说实话。」

  「我···唔···」

  少女的沉默,已经可以说明很多事了。

  的确,没有那个女孩想要被隔离开来。

  「小特,你教教她好了。」第一次,我向自己的马娘发出训练以外的教学。
为了照顾帝王的心情,绝对不是我自己想要被踩什么的。

  「训练员桑,真的没关系吗?」小特也有些犹豫的看着我。毕竟刚刚马娘那
全力的一脚可不是开玩笑的。强大的踢力有时连墙面都能踢碎,更别说是人的骨
骼了。

  看到我确认的点头,特别周叹了一口气,重新坐回到了刚才的位置。

  训练员桑···真是宠爱我们啊···虽然说训练员桑自己也很喜欢就是了
···??

  双手脱下二人的袜子,两只美脚,展现在了我的我的面前。相同的是,两只
足底都因为跑步而微微的发红,不同的是,特别周的足底明显有一层脚汗的痕迹,
此刻在光照上闪烁着点点光芒。

  「帝王桑,这一次,我们两个一起来吧。你跟着我的动作就好了。」特别周
将自己的脚轻轻的放在了我的右脸颊上。温热的气息传达到我的皮肤上。帝王照
做,自己的右足也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我的左脸颊之上。

  两只脚,不同的大小,不同的温度。特别周的脚比帝王的大上半号,足趾几
乎可以遮挡到我的额头,而帝王的,只能堪堪遮住眉毛。双眼,少女的足趾在我
的视线逐渐放大,直到最后,变成了一片黑暗。

  肌肤,能够感受到少女足底的温热潮湿。帝王,罕见的足底出汗,和特别周
一样,汗液一点点的留下,按在了我的肌肤上,被吸收。是因为紧张吗?害怕再
一次的伤害到我?

  「好···帝王桑,先用脚趾轻轻的按压试试力道···」感觉到两边的足
趾开始有规律的轻轻下压。眉毛,额头传来趾尖的触碰。趾腹的肉垫随着挤压微
微的变形,我能感觉到接触面积发生着一点点的变化。

  我什么都看不见,可是,在这阴暗的环境中,我反而变得更加兴奋。下体变
硬,透过那米色卡其裤,可以看见一个微微隆起。

  特别周比帝王更早的发现了这个问题,急忙将丢在旁边的外套丢到了我的双
腿之间,遮住了我的丑相。

  「特别酱,怎么了?」

  「没什么帝王桑,没事。」这种事情,帝王桑还是先不要知道比较好。特别
周想着。的确,二人对于舔足的概念是完全不同的。帝王认为这只是训练员的一
种爱的表现,而特别周知道,这,其实是我的性癖,是那肮脏男女关系中的扭曲
产物。

  「咳咳···好,帝王桑~ 接下来用自己的足跟微微的向下挤压试试看,可
以稍微增加一点点力道···一定要一点点哦~ 」特别周反复叮嘱,让帝王先看
着自己的示范。

  右脸颊的后跟,传来了一点点踩踏的力道。力道很轻,比她平时要柔和很多。
足底向前微微发力,和我的脸颊亲密接触。肉与肉之间,二者的汗水混合,能够
感觉出湿闷的触感。脸颊上的肉,好似黏在了少女的足底上,随着足底的上下移
动被拉扯。前掌做着圆周运动,轻轻地揉撵着我的肌肤。好似一颗皮球,被少女
的足尽情惦着。

  帝王效仿,生涩的动作,让圆圈变成了一个个不规则形状。足趾因为踩不住
而不停地张开,想要更好地抓住我的肌肤。通过脸颊,能够感觉到少女的后跟微
微的颤抖,似乎还是有些害怕。足汗分泌,可是,和特别周的相比,似乎带上了
一点点的蜂蜜清香。

  看着帝王的动作逐渐变得熟练,特别周也终于放下心来,进行最后一步的教
学。

  「好了帝王桑,最后就是···额···踩下去···但是!只要平时百分
之十,啊不对,百分之五的力气就够了。」特别周变换着数字,可能真的害怕帝
王一脚把我踩没了。

  「咳咳···看···看仔细了哦~ 」突然间,少女似乎有点害羞。

  为什么这个动作···展示出来好像变得奇怪了···脚不停地出汗···心里也碰碰狂跳···

  的确,这个踩踏的姿势,在少女的网络读物中出现过。只是,踩的,可不是
脸颊。

          ···唔···好害羞啊···

  少女微微闭上双眼,抬起了自己的左腿。左足慢慢地抬起,后跟离开了脸颊,
再来是足弓,前掌···最后,少女的纤纤玉趾,好似在我的脸颊上踮起,慢慢
地离开了我的额头。

  右眼视线重新透光,少女的足底因为背光而显得黑暗。但是,也足够看清了:
少女的足底已经渐渐变得洁白。足趾上带着点点汗液,小小的水滴随着移动在光
滑的皮肤上滑动,汇聚成一条水线,流下。

  少女的脸,少女的腿,少女的足底。在一起,景色逐渐出现了新的感受。那
青涩的脸庞上带着点点红晕。理论上,她已经不会害羞了。但是这突如其来的红
霞还是打的我措手不及。可爱又让人怜惜。

  这样的情景,好似情侣间的打情骂俏。

  她的足趾微微张开,趾缝间透出点点光芒。

  少女的足底逐渐靠近。看着放大的足底,我缓缓闭上眼睛。

  嗒···少女的足底与我的脸颊碰撞,发出撞击声。她踩在我的脸上,足趾
下压,足弓按在了脸上的软肉,不停地挤压着。少女有规律的一下下的用力,甚
至可以感觉到,少女的足底,在有意识的上下摩擦我的脸颊。

  这是···什么···?的确,这种踩踏方式,我从未从少女那里感受过。
这样子的姿态,总觉得···好像有一点点的色情···?为什么会这样?足趾
蜷曲,好似刮着我的眉毛与眼皮。总觉得···说不出来的奇怪···好似这种
方式···是用在其他的地方上。

  我并没有多想。静静的享受着特别周足底的爱抚。帝王也跃跃欲试,将自己
的脚摆正,放在了我的左脸颊前。

  啪嗒,足底与我的脸颊接触。她轻轻地踩着,一脚一脚的按摩着我的肌肤,
宛如之前踩背一般,带着点点温柔。不一伙,她的足底逐渐下滑,将自己的足趾
放在了我的嘴唇上。

  调皮的蜷起,趾尖压在了我的唇上,趾根伴随着蜷曲一次次的触碰我的下颚。
我明白少女的意思,是想要我,用自己的舌头献上忠诚。

  我张开嘴,少女理所应当的将自己的小脚插入我的嘴中。

  舌头上,触碰着少女的足底。跑完步的汗水被味蕾吸收。好咸···足趾不
停地在嘴中乱动,好像要造成破坏一般。

  「咳咳···训练员,要、要清理···清理干净哦~ 」帝王好像终于找回
了自己的节奏,俏皮的说着令人浮想联翩的话语。

  舌头在少女的足趾间游梭,每一个趾缝,都能够品尝到少女汗液的堆积。轻
轻的舔舐少女指甲与足尖之间的嫩肉,舌头抵住,下压。少女的脚轻轻地颤抖,
似乎触发了新的开关。

  「唔···训···训练员···等、等等···好奇怪啊···」帝王的
右足想要逃离,不料我将嘴唇闭紧。少女抽离的动作导致我的牙齿轻轻的挂过少
女足底。

  「噫噫噫?!好···好痒啊哈哈哈~ 」少女的脚趾压在了我的舌头上,不
停地抽动。舌头被她的足趾夹起,松开。挑逗的感受让气氛逐渐旖旎起来。

  「帝王桑···好会哦~ 」

  「你也别嘲笑我了啦特别酱~ 」

  两只脚,一只在嘴中,一只在脸上。我的左眼,能够看见两位少女。

  她们的脸上,有着点点羞红。眼睛中,幸福的目光,让我的心里渐渐的平静。

  脸上与嘴中是我喜欢的人,而她们,也同样喜欢着我。

  真好啊···我可真是一个令人羡慕的家伙。

  那两双足,闪闪发光。我吸舔着,不停地嗅着少女们的足味。

  忘我的境界,完全没有注意到,窗户外,那副惊讶的视线。

---------------------------------------------------------------------------------------------------------------------

  「怎么···训练员桑在···做什么···」少女呆呆地看着房间内的景
象。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特别酱···帝王桑···她们为什么会···

  橘色的头发被室外的风吹起,长发微微散开又落下。在那绿色的耳罩中,双
耳高高翘起。左手捂住了自己的唇,才避免自己惊呼出声。

  来者是无声铃鹿。她想要来找小特,邀请她这个周末一起出去玩。但是,那
个念头被暂时抛在脑后,面前的事情,让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置之不理。

  看着少女的双脚被我不停的舔弄,吸吮,脸埋在双足间像是变态一般。少女
似乎有些怀疑自己还未睡醒。她熟知的训练员,是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

  多么可怕的一副景象啊···少女想着,手伸向背包中,拿出了手机,将着
恶心的一幕记录下来。她很担心,她们是不是被强迫进行着这奇怪的,下流的,
不符合校规的运动。之后和特别酱确认,如果这是真的,那她会毫不犹豫的将我
举报。

  窗内,特别周的余光看见了那一抹橘色。她将自己的足完全踩下,紧紧贴合
住我的脸,阻挡住我的视线。

  她转过头,微微一笑,单眼俏皮的闭上,纤细的食指竖在了自己的唇前。

  「嘘···」这个动作,让铃鹿更加的惊讶。如果小特不愿意她揭穿她们,
无外乎证明了一件事。

  她们···是自愿的。可为什么会这样?她们身为赛马娘,绝对不会将自己
的足底露出的,更何况是让自己的训练员做···做这种事情?铃鹿暂时还无法
理解,但是看到特别周并没有更多的举动,她还是决定,先回到寝室在询问她。

  看着门口的身影离去,小特才终于将自己的足抬起。

  「唔···怎么了小特···刚刚踩的特别久?」

  「没什么,只不过发了一下呆~ 」

  铃鹿桑···既然你已经看见了···那就不能怪我···也将你拉入深渊
了哦~ ??

---------------------------------------------------------------------------------------------------------------------

  「咔哒,铃鹿桑~ 我回来了~ 」

  「特别酱,坐下,我有话要问你。」

  虽然已经猜到了,可是这如此严肃的空气还是好难受啊···特别周想着,
乖乖的到铃鹿面前坐下。

  「特别酱,今天的事情···是怎么回事?」铃鹿想了很多种开口方式,最
后,还是选择了最为柔和的一项。

  「那个···你听我说···」

  特别周跟铃鹿讲述了所有的事情。

  「···所以···那一次在阪神,你急急忙忙的回去换衣服···」

  「没···没错···」

  「···那帝王桑呢?我不觉得她应该知道这些。」铃鹿的语气有些压抑。

  「她···是我拉进来的···」

  「为什么···」

  「因为···帝王她想要和训练员更近一步关系···」

  「······」

  压抑的气氛,在这间屋子中传开。特别周似乎有些明白了此刻的情况。在她
之前,训练员其实花了很多时间与铃鹿在一起。自从天皇赏骨折之后,训练员几
乎一直都在不停的确认着她的身体状况。而小特,在肌肉拉伤后,渐渐地将这份
感情夺走。

  铃鹿喜欢训练员,从一开始就是这样。每次团体活动,她总是坐在副驾驶座
上。每一次训练员被大家数落,也是她跳出来解围。

  这样一来···好像是有点对不起她···特别周想着。她的心里,其实已
经有了计谋,但是,她不知道,这对于原本就喜欢着训练员的她,是否有效。

        事到如今···只能勉强试一试了···

  「呐,铃鹿桑···我觉得···」

  「小特···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铃鹿微微低下头,眼睛微闭。双
耳第一次耷拉而下,垂在两侧。她叹了一口气,微微仰头。

  「我其实···对训练员桑一直都有着一种憧憬···他···是一个很好
的领导者···是一个值得敬仰的人···」

  她站起身,坐到了特别周的身边。头微微靠向她,将自己的头放在了特别周
的肩上。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好像喜欢上他了···对他有了无限度的依赖性,
只要他不在身边,好像自己就会失去阵脚一样···」

  「铃鹿桑···」

  「可是今天的事···我实在是不好受···」铃鹿看着自己的脚,趾尖微
微弓起。「那个景象···我实在无法将他与我所敬仰的训练员桑联系在一起。」

  特别周呆呆地看着她。她其实根本不知道,铃鹿对于训练员,有这样强烈的
感情。

  这样就···难办了啊···可是···如果试试看···应该也没有关系吧···

  「那么···铃鹿桑···你有想过···也加入我们吗?」

  「······我的脚···并不美···」很罕见的,一位赛马娘,对于
自己的双足,是如此的没有信心。这比特别周还要严重一些。

  少女的足型,的的确确是非常的平庸。并没有所谓的性感高足弓,也没有那
绝对修长的足趾。整双脚形成一个长三角形。足底下,几道肉痕纵横交错,在足
底画上特殊的图案。更何况,她还有一个绝对的缺陷。

  左脚踝处,几道难看的疤痕在踝骨上爬行。深色的疤痕和自己的肉色形成了
鲜明的对比。在缝合处,少女的足肉高高拱起,像是多长出了一块肉。那些疤痕,
占据了整个脚踝。是那天皇赏,她的速度让上天嫉妒,赐予她的惩罚。靠着黑色
丝袜和不透肉的学生丝袜,她才将这个缺陷永远的遮蔽起来。只有在寝室,这个
缺陷才会显露。小特,是唯一一个知道这些疤痕的人。

  这样一双,平庸无奇的双足,又怎么和小特,帝王这种天生美足相比?训练
员桑,又怎么会通过这样的方式喜欢上她呢?

  「铃鹿桑···听我说。训练员桑绝对不会在意这些的···如果我们不试
一试,又怎么会知道训练员桑是什么样的想法呢?」小特的鼓励,无疑是铃鹿最
需要的东西。

  「那我···该怎么做?」

---------------------------------------------------------------------------------------------------------------------

  如往常一般,我在办公室里,排着赛程。

  今天···帝王好像没有来啊···听着门口并没有传来那充满辨识度的声
音。但是心里也并没有多想,也许她在忙自己的事情吧。

  手不停地打着字。可是思绪似乎无法像以前一样集中。怎么回事···是太
累了吗···

  我靠在椅子上,微微闭上双眼。

  突然,门口传来了脚步声。

  可是,来者,却出乎意料。

  「铃鹿?你怎么来了?」的确,这是第一次铃鹿来到我的办公室。

  少女穿着学园制服,手倚在门上。左脚微微踮起,走入了房间。

  「训练员桑···我的脚好像···扭到了···」

---------------------------------------------------------------------------------------------------------------------

  「特别酱···你确定这样能行?」铃鹿听着特别周的计划,眉头微微蹙起。

  「训练员桑是个大痴汉,这样绝对可以的。」

  「可···这样子会不会让训练员桑担心啊?」铃鹿对于这个计划还是有些
抗拒。

  「绝对不会,他只要看到你的双足就会失去控制的。」特别周摇摇头。「要
不然···你也可以试试帝王桑的做法。」

  「那···还是算了吧···」

  装作受伤,让我检查,趁机攻其不备。这,的确是一个非常符合铃鹿状况的
方式。

---------------------------------------------------------------------------------------------------------------------

  我蹲在了少女的双足前。

  「哪一只脚?给我看看。」

  「那个···左脚···」她微微将左腿抬起。我直接顺手抱住了她的小腿。

  欸?为什么这么的···激动?铃鹿和我的想法在这里出现了偏移。她以为,
我似乎已经被她的双足吸引;而我,只是纯粹的担心少女的脚再一次出现问题。

  手已经抓在了少女的小皮鞋上。抓住扣环,将鞋子的扣带打开。手抓住鞋跟,
向上,麻利的脱下了她的鞋子。

          训练员桑···真是熟练啊···

  少女的白丝左足暴露在了我的面前。透过白丝,我能够看清少女的足型。多
么漂亮的三角形啊,两侧的肉恰到好处,让足板平整。前面的足趾,可以看到二
脚趾微微突出,是和帝王一样的希腊脚型。从脚踝到足底,整体的连接性是最为
完美的,整只脚,充满了平衡的美感。

  我握住了少女的脚踝,开始一点点轻轻地发力。

  「是这里吗?」

  「不是···在下面一点点···」

  「这里?」

  「唔···对···」

  可是···这里应该不是肌肉啊···怎么会扭到呢?我并没有想过,面前
的少女会欺骗自己。

  「那个···我这样看不出来···可能得让你把袜子脱下···如果不愿
意也没有关系的。」

           终于···要来了吗···

  「好···那能麻烦训练员桑···帮我脱下吗···?」

  我猛地抬头,看向了面前的少女。

  这个展开,我似乎已经听过太多遍了。让我怀疑,面前的少女,是不是,也
知道了一些什么。

  铃鹿的眼睛中,有着害怕,与期待。为什么会害怕?是因为我?还是其他的
因素。但是,那份期待,和帝王那时的眼神,一模一样。她的马耳竖起,背后的
马尾不安的左右晃动。她在紧张。

  微微低头,看着面前少女的美足。

         我究竟···是走了什么运啊···

  「铃鹿···小特是不是告诉你了什么···?」

  「不是···那一天···你和特别酱,帝王桑在一起,我看见了···」
原来那天,那长时间的踩踏,是让我不要看到那一幕吗?

  「你都···看见了···?」

  「是,训练员桑···看的非常清楚···」

  「······」

  「······」

  空气变得安静,安静到可以听见两个人的心跳声。少女的足在我的手心中,
微微颤抖。我似乎有一点点的感到羞耻。足趾并没有像是帝王与特别周的那种挑
逗。只是安安静静的放在那里。

  「我···」

  「训练员桑···我只是不希望···自己被落下而已···请不要给自己
太多的压力···」铃鹿开口,说出来的话确让人有些伤感。

  少女的左足,此刻像是变成了一种附带品。我并不喜欢这样的感受。

  「铃鹿···你确定要我这样做嘛?」

  「···嗯···」

  微微起身,向她的身体靠近。双手握住了她的学生丝袜,手指按住袜口。手
指,能够感受到少女的大腿嫩肉。上一次,帝王自己脱下;而这次,我却为这位
橘发少女服务着。

  向下,肌肤与丝袜摩擦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少女的大腿上,因为丝袜紧绷
而压出了一道肉痕。手一直向下,触碰到了少女的脚踝。用力一拉,我看到了,
第三位少女的足底。

  铃鹿闭上眼睛,不敢再看我。自己足上的缺陷,她一清二楚。

  训练员桑···会不会···有些失落呢···?

  足,没有传来触感。

  好似,时间停止了一样。

  她微微睁开双眼,看见我,正盯着少女的裸足发愣。

  这道伤口···脚踝上的伤疤,我从来都不知道有这个问题。那伤疤,是我
眼里,整只脚的唯一缺陷。那道伤疤骄傲的随意在肌肤上出现,像是嘲讽着所有
看见的人,嘲笑着少女的不完美。

  我的手,轻轻地抚上了那道伤疤。面前的少女,心里一定很不好受吧···

  「训练员桑···我的脚···并没有像是特别酱,或是帝王桑那样完美·
··」果然···还是不行吗···

  「并没有哦。」我的话,让少女猛地睁开双眼。

  「你说···什么···?」

  「这些···是你的印记···是你独一无二的东西···没有人可以代替
这些。」我似乎明白了,脚踝上的伤疤,让少女失去了自信。

  「可是···我的脚···很普通···」

  「铃鹿,看着我。」

  双眼对视,我的眼睛放松,流露出柔情。

  「我喜欢的,从来都不是特殊的脚,而是特殊的人。」

  少女坐在沙发上,左足露出,被面前的男子握住。她的手按在自己的唇上,
想要遮住那欣喜的表情。男子单膝跪地,向她证明着。

  她,从来都是完美的人。

---------------------------------------------------------------------------------------------------------------------

  足趾微微张开,诱惑着我。

  少女的足底,的确与其他两位十分的不同。

  少女的脚肉比较丰满,使肉微微遮住脚骨,在足底使脚的两侧变得整齐,笔
直。足底,因为足肉丰满,足底出现一道道挤压的肉痕。相比于洁白的足底,这
种,更让人血脉喷张。即使足肉较多,也没有显得臃肿,只是以一种平衡的美感
存在着。这种平衡,虽然不是特别的存在,但是,却符合她的脚型。

  前掌的肉高高鼓起,在两侧特别的突出,中间微微凹陷,形成一个特殊的弧
度。再往上,便是少女的足趾。与她们二人相反,少女的足趾相对短小,像是一
颗颗小豆豆一般,链接在趾根上。足趾圆润,饱满,趾腹突出,像是可口的糖果,
想让人咬上一口。

  与特别周的高贵,帝王的自信不同。这,是一双可爱,文静的少女美足。少
女的小趾微微蜷缩,紧紧并在一起,让人忍不住想要欺负。

  我,想欺负她了。

  「铃鹿···我要享用了。」

  「欸···不要···用这种···奇怪的词汇啊···」少女撇过头,不
敢再与我对视。自己的脚,已经被握在手中。

  羊入虎口,她知道,现在,自己已经逃不掉了。

  将头狠狠地按在少女的足底,不停地嗅闻着。面前的少女,因为刚刚训练完,
洗过澡的她足上并没有汗液的酸味,而是沐浴乳的柚子香气。香甜到,好似摘下
新鲜的柚子,闻到那股清香。额头与少女的前掌肉接触,细小的足趾按在了我的
发中。软软的触感,很舒服。

  好特别的气味···我不停的闻着,比较。我发现,我无法选择出一位更好
地马娘足底···对于我来说,她们每一个人的双足,都是完美的。

  鼻子,被少女足底沐浴乳的香味充斥。气味,刺激着我的大脑。鼻息,变得
粗重,一下下的打在少女的足底。瘙痒的感觉,让少女的足阵阵蜷缩。

  「训·、训练员桑···不要对足底···呼气啊···」好奇怪···这
种感觉···训练员桑···在不停的呼吸我的气味···好羞耻···好刺激
···我的大脑··要变得奇怪了啊···

  少女的足底,因为紧张而微微出汗。我能看见,一颗颗细小的水滴,在光照
下闪着点点光芒。足汗还没有和细菌混合,所以,现在,也只会是盐的味道。

  我悄悄的伸出舌头,点在了少女的足心上。

  「噫?!好···好痒···不要这样哈哈哈···」舌头微微的舔过少女
的足底。舌头向下,在后跟打着圈,将我的唾液涂抹上。舌头向上,向左,舔舐
着少女的的足边两侧。晶莹的唾液为少女的足底增添了新的色彩。将头转至中间,
我的心里开始作祟,想要对面前的少女恶作剧一下。

  舌头抵住了少女的足底。头凑的更加靠近,将自己的脸与少女的足底贴合。
牙齿向外,感受着少女的足肉,终于,咬下。

  「唔噫?!別···别这样~ 」足底的异样让铃鹿的心痒痒的。这种亲咬,
已经不是普通足控的范畴了。一下下的啃咬,让少女的足底发热,脸上浮现出不
正常的潮红。足底,遍布了我的牙痕。点点唾液已经干涸,留下白色丝线。

  「铃鹿···你还会觉得···自己的脚不完美吗?」

  「不···不会了···」请不要···在欺负我了···

  可是,少女的娇小足趾,我还没有享受。

  「铃鹿···以后···要对自己的双足抱有信心,好吗?」

  「···好···」

  将自己的嘴唇移至少女的足趾前段。少女娇小的足趾很特别,二三小趾还能
明显的看出两截关节,修长。而四五小趾,则紧紧地靠在三趾的一侧,也许是因
为鞋子的挤压,导致少女的足尖向内并起。四五小趾,娇小到宛如一颗小小的豆
子,可以轻易吞下。大趾,宛如有意的反差,格外粗大。漂亮的水滴形,让少女
大趾格外的优美,也不会感到失去了平衡。

  「我会向你证明,你的脚,是完美的。」

  「···嗯···好···」少女闭上了双眼。眉头松开,如释重负。如果
自己有好感的男子并不嫌弃她,那么,还有什么好担心害怕的呢?

  将少女足趾含住。没有特别周紧张的足底抽动,没有帝王调皮的足趾下压。
铃鹿,和她文静的性格一样,静静的,忍受着我的侵袭。

  舌头在少女的足趾间尽情穿梭,没有阻碍。少女的小颗足趾,可以考舌头完
全把玩。舌头纠缠上少女的趾腹,不停的舔弄着。唾液顺着嘴唇流出,留在了少
女的足底。

  铃鹿微微睁开眼睛。训练员桑···好认真的舔着···认真的有些过头了
呢···

  可是···喜欢他这样···也只有他可以这样···??

  「训练员桑,我的脚···优秀吗···」

  「唔唔唔(很优秀)」我传来不可名状的声音,舌头的舔弄却一点都没有松
懈。舌底,转在了少女足趾的上方,一下下的刮着少女的指甲盖。舌尖前伸,按
在了少女的趾根。让唾液,从少女的足趾上方,透过趾缝留下。让我的湿润,沾
满少女的的每一寸肌肤。

  张开嘴,少女的足趾已经被唾液覆盖。因为足趾紧闭,唾液从趾缝中挤出,
堆积,变成一条条厚厚的垂挂液体,顺着引力留下。

  「铃鹿···从今天起,你的双脚,是无上的宝藏。」在足背留下一吻。希
望,我这么做,能让少女安心。

  「···是···训练员桑···??」

  我再一次的舔上了少女的足底。少女,传来银铃一般的好听笑声。

  门外,站着一位少女,她靠在门口的墙边,静静地听着里面的动静。

  「这样···我也就安心了···」

  少女眼睛睁开,粉红色的眼瞳中,有着喜悦。她的嘴角微微翘起,留下好看
的弧度。

  「干得很好哦···训练员桑~ ??」

---------------------------------------------------------------------------------------------------------------------

  咔哒,门打开了。

  铃鹿拖着自己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她与小特的房间。

  特别周,坐在自己的床上,微微笑着,看着铃鹿。

  「特别酱···你这样看我···干什么···」少女的脸有些羞红。特别
周的视线让她有些不太自在。双脚向内别起,脚尖一下下的踮着。

  「无上的宝藏,不是吗,铃鹿桑~ ??」特别周捂住嘴,轻轻地笑着。

  「啊啊啊!你就别埋汰我了···」少女趴会自己的床上,将枕头压在自己
的头上,拒绝沟通。

  「别生气嘛~ 」小特转身,翻到了铃鹿的床上,靠在了她的身边。

  「和我说说,都发生了什么?」看着特别周发亮的星星眼,铃鹿有些不知所
措。她想要分享那种喜悦,可是,真的说出口,好像也有些太让人害羞了···

  「唔···我和你说···可是你不可以告诉其他人···」少女将自己的
头从枕头底下微微漏出。

  「放心···我很会保守秘密的···??」

  「唔···那我说了···」

  铃鹿向特别周讲述了今天的故事。特别周双手托在下巴,静静的看着面前的
少女讲述那羞躁的故事。铃鹿微微的抬起左腿,脚趾灵活的动着,讲述训练员桑
是如何的舔弄,亲吻她的足底。

  「当他说···我的伤疤,是我特别的记号的时候···我的心,真的很高
兴。」少女微微低头,看着自己的裸足,微微笑着。

  她再也不需要为自己的伤疤感到自卑,因为她知道:他不在意。

  小特在一旁,也开心的笑出了声。「我就说可以吧~ 训练员桑可是一个大色
狼,只要是马娘的脚都喜欢呢。」

  「特别酱,不可以这样说训练员桑啦···」虽然心中她也是这么想的。少
女往自己的床内靠了靠,留出了位置。小特,也直接翻身,趴在了少女的旁边。

  「所以,训练员桑还是很不错的吧~ 」特别周趴在床上,小腿向上折起,一
下下的前后交替。可爱的雪白小脚一次次摆动,好像是在诱惑着什么人一样。

  铃鹿,看着小特的动作有些不明所以。「特别酱,你在做什么呢?」

  「放松肌肉啊~ 今天跑完步,要好好的让血液流通一下呢~ 」听着特别酱的
解释,少女也开始效仿。一下一下的向上踢着小脚。

  「训练员桑~ 其实喜欢我们的脚也是情有可原的啦~ 」

  「是这样吗···」铃鹿听着这危险的发言,想看看身旁的少女有什么见解。

  少女们的双足,不停地上下晃动着。白皙的足趾时不时张开,舒展。大足趾
向下,小脚趾向外,舒展脚趾让少女的足底更快的血液循环。

  「你想,我们本身就是超级赛马娘啊。训练员桑多多少少肯定会喜欢我们的
对吧。」少女靠在铃鹿旁边,搂住了她的脖子。「所以,喜欢我们的双足,是他
能够做到最不伤害我们的事情了不是吗~ 」

  「你这么说···」她的内心有些动摇了。

  「而且,平时训练员桑这么认真的帮我们制定训练计划,我们要多多的犒赏
我们的训练员桑才是~ 」小特的话语,很显然让铃鹿开始多想。

  本身,自己就已经不在对这件事情有太大的抵触。现在,她反而,有些想要
主动出击了。

  小特看着她沉思的眼神,笑了笑,回到了自己的床铺上。她的身体,挡住了
铃鹿的视线。她悄悄地,将架在墙上的手机那下,藏到了被子里。

  「铃鹿桑···我先睡了哦~ 」

  「嗯···晚安···」

  特别周将自己躲在被子中。她拿出手机,点开了相册。

  原来,刚刚少女们的交谈,全部都被她所录下。只不过,她直接将那段音频
剪掉,只留下了录像的画面。

  少女的脸微微发红,看着视频中的内容。少女们无知的,将自己的双足翘起,
让手机拍摄到了她们光滑的足底。足趾张开,合起,让人血脉喷张。好似那些需
要付费的性癖视频,少女欺骗了旁边的铃鹿,让她也尽情的展示着双脚。

  少女满意的看着视频,点开分享。下滑,在我的名字上停下。

  「训练员桑···希望你喜欢这份礼物哦~ ??」

  之后,少女打开了浏览器,输入了以下几个文字:

  足交技巧。

  看来,天国,就快到了呢···??

-------------------------------------------------------------------------------------------------------------------------------

  第三章写完啦。

  双人侍奉的片段改了三次,最后才想出这个有些日常,可爱,色情的玩法
(超赞)

  你说铃鹿的片段太少?等等,好像是有一点?(害怕)

  最后结尾已经暗示下一章节的内容了呢嘿嘿嘿。汗脚摩擦起来一定很舒服吧
(痴笑)

  目前估计,下面两章会是小特,和皇帝。之后会是麦昆,或者早于皇帝看怎
么弄吧。

  大家也许发现,特别周好像有一点点的ooc ,是因为参考了某个粉发小姨子
哦~ 总觉得需要一个人来推动故事情节,那就靠我的万能小特来吧~ (泳装小特???)

  下一周赛马娘会暂停更新,因为明日方舟alter 的最后阶段会放出,不过没
关系,慢工出细活,我一定会好好地写的。

  最后,感谢大家的支持,如果你喜欢就点个赞留个言吧。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