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的国度】章十二 百万级魇魔

  • 【魔女的国度】章十二 百万级魇魔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xiaoyanglaolang
2020/11/11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10984

  「那只会让我更感到悲伤。」

  低沉的声音之中,一道宛如凤凰的虚影从凯的身后一闪而过,就好像找到了
可以通行的道路,禁锢着的空间瞬间就被破开,他的身影在刹那之间就来到了那
少女身前。

  但就在他快要碰触到那少女的一刻,整个空间都宛如镜面一样一块块碎裂了
开来,就仿佛坠入了光阴的长河之中,被「水」所淹没。

  眼前的一切就好像镜花水月一样,无论是所在的房间,紫色的月空,还是那
坐在窗台上的少女,都在这一刻消失了。

  无数柔和的光点在眼前飞速闪过,每一个都代表着一份他所珍视的记忆,就
好像无数的萤火虫一样,星星点点的汇聚在一起,蕴含着希望的洁白光芒照亮了
他的心灵。

  「初次见面,殿下,我是璃涅琉弥,这位是我的好友希儿璐德。等一下,别
走啊,希儿!」

  「想找璃涅?好啊,赢过我的剑,我就告诉你她在哪。」

  「臭小鬼,你应该已经接到通知了吧,今天起就由我担任你的导师,名字什
么的……你就叫我奥丽薇娅吧。你那是什么眼神,找揍吗?」

  「你迷路了吗?门在那边。」

  「我会被送到这里来的理由,其实只有一个……因为我是会带来灾祸的,不
祥的存在……」

  各式各样的回忆撩拨着他的心绪,就好似有无数双手想要把他拉往另一个世
界,一个梦想中的世界。

  但是没有丝毫的迷茫,凯望着上方隐隐洒下的光辉,一口气冲破了水面。

  「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忘记呢……把所有会产生痛苦的事情都忘记的话
……就能一直幸福地生活下去吧……为什么总是要想起来……」

  幽静的月空之下,无尽的湖面上闪烁着粼粼的波光,无数亮着蓝色光芒的奇
异花朵静静地绽放着,那少女悬浮在湖心上方,望着凯的神情似乎有些落寞,异
样的距离感就似与凯身处于两个完全不同的次元。

  「你心里很清楚吧,姬雅。」

  没有半分动摇的凯自然而然地在水面上行走了起来,再度朝着那少女接近,
每一步都在水面扩散出新的波纹。

  「无论如何相像……始终还是虚假的吗……」

  那少女自嘲道,蓝紫色的秀美长发反射着梦幻般的光泽,柔怜的娇躯仿佛随
时都会在风中消散。

  「因为我们就是这样的存在啊,没有知晓『真实』就无法真正前进,痛苦也
好,快乐也好,每个人都应该直面自己的命运,死人本来就该去死人待着的地方。」

  凯缓缓回答道,随着他前进的脚步,这个世界的物理法则都似乎开始失去了
作用。

  「你知道我不可能让你这么做的……」

  那少女依然平静地说道,绝对的理性就好像没有什么事情再能触动她的心弦,
一切都不过是意料之中的反应和发展而已。

  「那就来阻止我啊,如果你还有这种力量的话。」

  凯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前进的脚步仿佛永远都不会停下。

              ······

  王宫的广场之上,丽赛特和维罗妮卡听完了芙萝伊所讲的「故事」,虽然早
就隐隐对此有所感觉,但是这种让人难以想象的事实还是让她们受到了巨大的冲
击。

  并非是奴役着人类的魔女,姬丝蒂雅竟然只是一位想要拯救自己国民的公主
而已吗?

  那如果打到她,岂不是意味着「再度」让这个王国陷入毁灭的境地?

  「修改记忆改变认知什么的,这种事情如果这么轻易能做到,那姬丝蒂雅只
要不断使用她的能力让这里所有人按照她的意愿去行动不就可以了吗?为什么还
会有这么多不可控的因素?」

  维罗妮卡难以置信地问道,姬丝蒂雅超越了常识的魔女能力让同为魔女的她
都感到了恐怖,她无法想象自己的思想记忆甚至人格都不再受到自身掌控的感觉。

  「当然能轻易做到,无论是上百人上千人还是百万人,都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情。但是这样做的话和将他们杀死又有什么区别呢?公主她只想要大家都能继续
像往日一样平静地生活下去而已,她从来都没有想要掌控任何一个人的思想,即
使他们不断想要回想起来那会让他们绝望痛苦的记忆,她也绝对不会用自己的能
力去支配他们自我的人格,即使某种意义上她还是这么做了。」

  芙萝伊神色复杂地叹息道,心情似乎极为矛盾,虽然感到惊诧,但丽赛特和
维罗妮卡能理解她的意思。

  「我」为什么是「我」,而不是其他的任何人呢?

  究竟是什么定义了「我」这独一无二的概念?

  如果一个人的记忆被改变,思想被洗脑,情感被控制,他或者她还是原来的
自己吗?

  「芙萝伊小姐……你是想要『解放』这里的所有人吗?」

  想起了芙萝伊刚才出现时对蓓妮塔所说的话,此刻明白了她想做什么的丽赛
特骤然之间感到了一阵沉重,难以言喻的哀伤在心口扩散。

  让这里的人们在幻梦之中沉浸于魔女所创造的幸福,还是让其直面痛苦的真
实回归真正的自我,怎么样才是正确的呢?

  还是只不过是仅仅从一个悲剧之中逃到另一个悲剧之中而已?

  「并不是『想要』,在出发来到这里之前,我就已经启动了能让所有人都
『醒来』的魔法术式。我们从一开始就错了,无论多么艰难,我们都不应该逃避
自己的命运,灵魂也该有其真正的归宿。」

  芙萝伊轻声道,缓缓闭上了眼睛,跟随着她的人群也纷纷低下了头,似乎都
在心底缅怀着什么,没有任何喧闹,肃穆而庄重,所有人显然全部都已经为这一
刻做好了心理准备。

  「那梦儿呢?还有那些和梦儿一样里在这十年里所诞生的孩子呢?他们也全
都是姬丝蒂雅所创造出来的幻象吗?一定不是这样的吧?」

  蓦然间,满脸泪水的蕾欧娜向芙萝伊质问道,颤抖的声音里带着最后的一丝
哀求,就仿佛所有的希望都寄托于此。

  「当然是『梦』啊,是虚假的梦,也是给予了希望的梦。蕾欧娜,这里的每
个人都能真切地感受到你的痛苦,但是,我们也有不得不接受的事实……」

  虽然已经无数次的见到过这种场面,但是芙萝伊还是温柔地轻轻抱住了蕾欧
娜,就好像母亲一样让她在自己的怀里尽情宣泄,耐心地安慰着她。

  丽赛特和维罗妮卡望着眼前这一幕,心情也都有些复杂,丽赛特想起了在来
时的路上所做的与母亲重逢的梦,她也终于明白梦儿对她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如果在现实之中只有生离死别的痛苦,而在梦中却能与所爱之人相聚,那么
怎么样「活着」才是真正所期望的呢?

  姬丝蒂雅真的错了吗?

  对人们来说,所谓的「幸福」又是什么呢?

  如果站在她的立场上,经历了和她一样的悲伤,自己会不会也和她做出相同
的选择,丽赛特忽然感到无法回答自己。

  不过有一点她无法理解,如果梦儿也只是姬丝蒂雅所创造的梦界之中的幻象
而已,为什么她会主动找上自己?

  梦儿那时候所流露出的情感和心愿,绝对不是她的幻觉。

  梦界之中所见到的一切,真的全都只是幻象吗?

  就在广场上的众人沉浸在一片哀伤的气氛中之时,一道惊天动地的悲戚尖啸
同时在所有人耳边炸开,所有人都感到心脏就好像被利爪狠狠撕扯了一下,尖利
痛苦的声音就仿佛直接穿透了灵魂。

  遮天蔽日的深重迷雾在天空聚集,就好像把整个王国所有的浓雾都吸到了这
里,如泣如诉的诡异声音从迷雾里传出,就好似无数怨灵的低语纠缠在了一起,
伴随着一阵阵有节奏的巨大翅膀扇动的声响。

  诡谲的场面顿时让所有人都看向了天空,心中不约而同地产生了一种心脏骤
停的恐怖感觉,迷雾里好像有什么极其可怕的东西正在往这里飞来。

  「芙萝伊大人,这是……」

  感到了极大不对劲的蓓妮塔看向了芙萝伊,但芙萝伊却也是一脸的惊讶,似
乎现在发生的事情根本不在她的计划之中。

  「你做了什么,哈伯特?!」

  神情剧变的芙萝伊没有回答蓓妮塔,心中早已存在的疑虑让她转过身向一直
跟在她身后的一个长相平平不怎么起眼的男人喝问道。

  「当然是打倒魔女啊。」

  那男人看着芙萝伊认真说道,对她的质问没有半点想要否认的意思。

  「你对我的术式动了手脚……」

  芙萝伊寒声道,是一种被信任之人所背叛的愤怒。

  「既然光凭我们的力量无法与魔女抗衡,那为什么不用魔女的力量来打倒魔
女呢?这不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吗?公主将她几乎所有的魔女之力都注入了她为她
的国民们所创造的梦界之中,百万的灵魂能量加上她绝大部分的魔女之力,这难
道不是对付魔女绝佳的『武器』吗?」

  几乎在同一时间,女仆长银色的锁链瞬间将那男人缠住,但那男人却一点也
没有慌乱,依然看着芙萝极为心平气和地说道。

  「姬雅她不是什么魔女……」

  芙萝伊的眼神彻底冷了下来,一字一句地说道。

  「这可不是你说了算的吧,芙萝伊大人,魔女就是魔女。」

  忽然间,又一个声音响起,将丽赛特一行人带进来的女仆黛茜也露出了和那
男人一样的表情,自然而然地接过了那男人的话语,对着芙萝伊平静说道,虽然
是两个人,语气却诡异地像是一个人在说话。

  「黛茜……」

  不仅是芙萝伊,丽赛特和维罗妮卡也感到了一种极大的违和感。

  「自从她成为魔女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不是原来的自己了,你应该早就感
觉到了吧,芙萝伊老师。」

  又一个声音响起,这一次说话的是卡泽尔,同样的表情同样的语气,就好像
一瞬间彻底变了个人,眼神和气质翻天覆地,让芙萝伊感到一阵陌生。

  「不管有什么理由,本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魔女就应该被彻底消灭才
对。」

  「不如说,魔女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罪业,说什么幸福与希望,只不过是一
次次的将伤口撕裂,带来无穷无尽的痛苦与绝望而已。」

  「而现在,就是『天罚』的时刻。」

  爱丽丝、迪恩还有其他在广场上的人们,一个接着一个地接过话语,诉说着
魔女的罪恶,语气没有丝毫的停顿,就好像经过了无数次的演练,自然而又流畅,
一个个不知从哪里出现的宫廷女仆也带着同样的表情聚集到了这里,加入了人群
之中。

  仿佛除了丽赛特她们几人之外,广场上其他所有人的思想在这一刻化作了一
个整体,诡异至极的场面地令人感到有些胆寒。

  不知不觉间,她们就被数千的人群所包围了。

  但没等她们理解发生了什么,随着一阵响彻天际的轰鸣,一个庞大无比的身
影泰山压顶般从翻滚不定的迷雾中缓缓现身。

  那是一只闪耀着流光溢彩的巨大紫色蝴蝶,扇动着水晶般半透明的翅膀,刮
起了一阵阵令人感到冰冷窒息的强烈阴风,华丽的翅膀表面之上,上百万张痛苦
扭曲的脸庞时隐时现不断变幻,发出了仿佛要将灵魂撕裂的哀怨之声,不绝地在
耳边阴森缭绕,光是这恐怖的声音就让人有种要发疯的感觉。

  「真是漂亮啊,难道不是吗?」

  被绝望和恐惧所充斥着,满载着恶意的狂乱气息在空气中蔓延,看到芙萝伊
等人震惊至极的表情,黛茜用手背掩着小嘴轻轻笑道,有些痴迷地望着天空,就
像在看着某种伟大的杰作一样。

              ······

  幽深的森林古堡,广袤的平原湖泊,险峻的山川要塞,隐秘的地下都市,光
明的天空神殿,破碎的皇宫圣墟,无限的宇宙万界,一个又一个宛如身临其境的
世界如梦幻泡影般出现又消散。

  在丛林里捕食的野兽,在世间平静生活的凡人,在竞技场决斗的战士,在阴
影中密谋的反逆者,在祭坛上祈祷的神官,在玉座前徘徊的英灵,甚至是俯瞰着
森罗万象的神明。

  在一个个世界里扮演着各种身份,彷如落入了往生的轮回,在无尽的变化之
中,虚幻和真实之间的界限也变得越来越模糊,越来越难以分清。

  但是不论周遭如何变幻,凯却依然不为所动,此刻在他的眼中就仿佛只有那
少女的身影。

  「这种程度对我是没用的,虽然还是这么说了,不过我心里在想什么,你多
少也读到了一点吧。」

  凯忽然开口道,虽然好像走在一条没有终点的道路上,但他却没有丝毫的犹
豫和彷徨。

  「这是你想让我看到的想法吧……不过只有『想要抱我』这种想法才不加掩
饰地显露吗……我真的让你这么在意吗……」

  姬丝蒂雅轻声道,但并没有感到任何不高兴,反而有种久违的淡淡的温馨感。

  「因为你本来就是我的。」

  凯理所当然地说道,好像只有这种时候态度才格外的认真。

  「抛开一切执着于一样事物固然能让心灵异样的坚定……但是……从另一面
来说……却也最容易让人陷入魔障的深渊……『一叶障目』就是这种意思吧…
…」

  没有承认也没有否定凯的话,或者说,凯会说的话会展开的行动本身都早就
已经被她看穿了,姬丝蒂雅轻声说道,就在她话音落下的刹那之间,除了那一轮
悬挂在天空中的紫月,所有的幻象全都消失了,彷如万物都归入了本源。

  「这里是……」

  蓦然间一阵难以抗拒的睡意袭来,凯的眼前变得模糊了起来。

  「我的梦界的最深层……的确如你所知……我能使用的力量十分有限……但
是在这里……还是多少能对你造成一点影响吧……并非是你追寻着我……而是我
想要把你带到这里而已……」

  幽寂的紫色月光下,姬丝蒂雅宁静如水地解释道,似乎从一开始的目的就是
如此。

  「现在……睡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缓缓来到了已经半跪在地的凯的面前,纤柔的手掌轻轻抚摸着他的脸庞,无
限的爱恋在她眼中一闪而过,就似在做着最后的告别。

  但就在这时,一阵异样的震动从外界层层传来,姬丝蒂雅骤然感觉到了什么,
刹那间被切断的联系让她原本波澜不惊的心境在这一刻泛起了涟漪。

  「抓到你了……」

  也在此时,原本看起来已经摇摇欲倒快陷入深眠的凯忽然紧紧握住了她的手
腕,黑色的凤凰所展开的幻翼在一瞬间遮蔽了天空的紫月。

  仿如浪潮般消退,被湖水所淹没的彼岸又露出了原本的姿态,窗帘紧闭的昏
暗房间之中,凯紧紧抓住了姬丝蒂雅的手腕将她压在了柔软的大床上,就好似从
一开始两人就没有从这里离开过。

  「这下你就哪里都逃不了了。」

  凯深深地望着在他身下的少女,闪电般伸手抓住了她的脖子,一股黑暗的力
量迅速凝结成了一个黑色圆环。

  「放手……」

  但即使被凯出其不意地抓住,姬丝蒂雅的脸上也还是没有一点慌乱,她直直
地望着凯的眼睛,冷淡的语气似乎在做着最后的警告。

  「绝不可能。」

  凯言简意赅地坚定回绝道,丝毫没有回避她的视线,但是忽然之间,他的手
指忽然就像是脱离了他的控制似的,颤抖着以一种诡异的姿势分了开来,像是要
折断了一样极大幅度地往后弯曲,快要凝聚成形的黑环一下子前功尽弃。

  就在下一个瞬间,脱离了他控制的那只手掌伸展着化作掌刀,笼罩着一层月
光般柔和皎洁的紫色光芒,毫不留情地斩断了他紧握着姬丝蒂雅手腕的另一只手
臂。

  「我说过不会让你破坏这一切的……十年前……你没有出现……现在……你
又能怎么样……」

  两道紫色的幽芒从姬丝蒂雅眼中闪过,冰冷决然的语气中,一股庞大无比的
精神力席卷了整个房间,首当其冲的凯瞬间就被轰飞了出去,连带着整个窗台都
被爆破般撞得粉碎。

  「我不可能和你离开这里……因为我早就『死』了……就和大家一样……」

  外界的光透过窗台破开的大洞洒了进来,姬丝蒂雅从床上坐起身,看着手腕
上就算被斩断了还紧抓着她的手,仿佛自言自语般呢喃道,接着在一阵紫光之中
从房间里消失了。

              ······

  「丽赛特,是圣具,这些人身上都有相同的圣具的气息,有人用圣具的力量
在他们身上留下了特殊印记,以此来操控他们。」

  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澪在丽赛特耳边快速地轻声说道。

  「是谁?是谁做的?」

  被天空中那由百万灵魂和魔女之力所聚集而成的超大魇魔所散发的骇人气势
压得有点喘不过气来,丽赛特看着四周向她们紧逼过来的人群,有些慌乱地找着
可疑的人影。

  「小心背后,丽赛特!」

  忽然间,澪急切叫道,但没等丽赛特反应过来,一根紫色的魔力长鞭已经缠
住了她的脖子。

  「你看起来有个感觉很敏锐的小伙伴啊,不过你们是找不到『我』的。」

  蕾欧娜的声音在丽赛特耳边轻轻响起,她搂住了丽赛特的腰肢紧贴着她的后
背,变作了和那些人一样的语气,让丽赛特感到了一阵毛骨悚然。

  就连蕾欧娜也中招了吗?

  鞭子慢慢收紧,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的丽赛特用力拉扯着,刚刚经历过激战
的她还没有恢复,而且她也不可能用白皇对被控制的蕾欧娜动手,但是光凭借自
身的力气她根本无法解开束缚。

  猛然之间一阵火光闪耀,缠住了丽赛特脖子的魔力长鞭一下子就被火焰所吞
灭,而没有伤到她分毫,接着几条焰蛇嘶嘶作响地将蕾欧娜捆绑了起来,限制住
她的行动,甚至连带着把一旁的芙萝伊和蓓妮塔也一起绑了起来。

  「维罗妮卡小姐,你的力量恢复了吗?」

  立刻明白过来的丽赛特看着维罗妮卡指尖跃动的火光欣喜道,芙萝伊和女仆
长也一下子就理解了维罗妮卡的用意,并没有任何反抗。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并不知道是什么人用着什么方式操控着这里的人们,在
这样的情况下,让也有可能在过去不知不觉间已经中招的她们无法动弹反而才是
正确的应对方式。

  「嗯,就在刚才,我感觉到那家伙回来了。但是不要大意了,丽赛特,现在
别对任何人掉以轻心。」

  维罗妮卡简单回答道,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空中的那个巨大魔物上,神情有
些凝重,似乎以她的力量也对这只魔物感到了棘手。

  丽赛特松了一口气,她从一开始就一直担心着凯,不过现在维罗妮卡的力量
能够恢复说明凯也一定平安无事。

  就在丽赛特安慰着自己的时候,一道梦幻般绚烂的紫色幽光在上方亮起,一
个彷如从画中走出的绝色少女从光芒中出现。

  柔美曼妙的娇躯在轻纱般薄薄衣裙的包裹下若隐若现,精致绝伦的五官就像
是上苍精心勾勒出来的一样,汇聚了天地的灵秀,就仿佛清澈见底的湖水,静谧
而纯净,清雅无双的气质有着一种让人的身心都能安宁下来的神韵,但又仿佛被
一层迷雾所笼罩,令人难以捉摸。

  如此的矛盾又如此的协调,惊鸿的一瞥就让丽赛特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就算同为女性也觉得有种强烈心动的感觉,想要好好呵护她,或者,被她所好好
呵护。

  但是很快一个不协调的存在打破了她的思绪,一只断手好像永远不会放开一
样紧抓着那少女的手腕,敏锐的直感让她立刻就意识到了这是谁的手,这个少女
的身份也呼之欲出。

  「血契没有解除,我还活着就说明那家伙还没死。」

  注意到了丽赛特瞬时的异样,维罗妮卡立刻说道,不过即使如此,只有姬丝
蒂雅一个人出现在这里,还带着凯的断手,情况也不容乐观,更别说现在天空的
迷雾之中还有着更加难以处理的东西,就连有着魔女力量的她一时之间也有些不
知道该怎么解决目前的处境。

  「公主!」

  「姬雅……」

  蓓妮塔和芙萝伊也同时发现了姬丝蒂雅的到来,但是梦界发生了如此大的异
变,惊动她也是必然的事,更不用说发展已经远远超出了预料之外。

  「我们的公主殿下终于肯从她的房间里出来了么,真是令人感到惊喜啊,果
然还是需要这样热热闹闹的『欢迎仪式』啊。」

  黛茜微笑道,看到被她逼出的姬丝蒂雅似乎感到了一种愉悦。

  「你是什么人?」

  看到空中那蝴蝶似的的巨大魇魔,立刻就明白发生了什么的姬丝蒂雅锁定了
黛茜,虽然语气很柔和平淡,但却有种令人无法反对的威仪。

  「可别轻举妄动啊,公主殿下,我很清楚你的能力,不过凑巧的是,我也有
着和你类似的能力,随便让几个人立刻自杀什么的还是能轻松做到的,当然你不
相信的话,也可以试一试。就比如这个叫黛茜的女仆小姐,说起来我也和她并没
有什么怨仇。」

  「黛茜」镇定自若地说道,即使直面着魔女也没有半分怯意,就似早就做好
了万全的准备。

  「你想要什么?我的性命……还是所谓的魔女的力量?」

  姬丝蒂雅平静道,充满了绝对理性的眼眸里早已失去了灵动的神彩,就好像
是被某种难以名状的存在所操控的没有心灵的人偶一样,让人不知道她现在究竟
是什么心情,又在思考些什么。

  「就这样杀掉你未免也让你太轻松了一点,这种魔道的力量我也不需要,我
要的只有审判,对魔女正义的审判。作为被害者,这不是理所当然的要求吗?」

  「黛茜」摇了摇头,轻松愉快地回答道。

  「这样吗……你的『正义』又是什么?」

  姬丝蒂雅轻声问道,就好似只有这一点才稍稍引起了她的兴趣。

  「当然是大众的意愿,审判你的不是我,是你的国民们啊。好好看看那一张
张扭曲的脸庞吧,这里所有人受到的痛苦和折磨就是你的『罪』,是你屈服于魔
道,妄图篡改轮回因果的『罪』,是你把这么多无辜之人骗入你伪造的世界之中
给予他们虚假的希望的『罪』。现在你就好好感受一下他们对你的怒火和憎恨吧。」

  「黛茜」笑道,那是已经胜券在握的表情。

  「好痛!好烫!」

  「好痛苦,头好痛,胸好痛,手也好痛,脚也好痛,啊啊啊!!!」

  「救救我!谁来救救我啊!」

  「爸爸!妈妈!」

  「可恶!为什么我要遭受这种折磨!」

  「下地狱吧!全都下地狱吧!」

  「公主呢?公主在哪里?」

  随着姬丝蒂雅的现身,那只由百万的灵魂所组成的蝴蝶般的巨大魔物就像是
被牵引着一样,朝着她飞来,遮蔽了天空日月的翅膀从两边闭合,巨大的阴影将
她笼罩,无数怨灵的嗟叹就好像一双双无形的手,哀嚎着想要将她拉入噩梦的地
狱之中。

  广场上的人们也都一个个行尸走肉般木然地望着她,空洞的眼神里和她一样
没有一丝活力的神彩,虽然是生者,却都好像失去了灵魂。

  「我的『罪』么……的确是这样啊……一切都不过是虚伪的谎言……我什么
承诺都实现不了……如果这样能让你们感到好受一些的话……那么……」

  似乎终于放弃了什么,姬丝蒂雅轻轻微笑了起来,缓缓展开双臂做出了拥抱
的姿势。

  没有「希望」的世界注定会迎来毁灭的结局。

  从一开始就知道了吧。

  究竟在坚持着什么呢?

  究竟在等待着什么呢?

  奇迹……吗?

  就好像十年前期待着「他」会出现在自己身边。

  不过是美好的幻想而已。

  就算「他」真的又一次出现在了自己眼前,但是,一切都早就已经是无法改
变的既定事实。

  梦醒之时,既是终结之刻。

  不过就是如此而已。

  又有什么,可抗拒的呢?

  「别听她的蛊惑,公主!如果连你都是罪人的话,我们又算什么呢?」

  但是忽然之间,一个带着些许哭腔的声音将她的意识拉了回来。

  「蓓妮塔……」

  姬丝蒂雅看向了忠心耿耿地陪伴了她十几年,和她就如同家人一样的女仆长。

  「什么谎言?什么承诺?公主?魔女?这一切我都不在乎,我只知道是你把
我从那种地狱里拯救了出来,给了我一个可以当做家的地方,为我找回了被夺走
的尊严,就连性命都愿意为我这种人舍弃……那一次之后,我就发誓将我的一切
都奉献给你,因为我的一切都是由你所拯救的……」

  仿佛想要抓住什么,蓓妮塔哽咽着,挣脱了焰蛇的束缚向着姬丝蒂雅伸出了
手,身体因为难以抑制的情感而在颤抖,与之前冷静沉着的样子几乎判若两人。

  「抱歉……蓓妮塔……我谁都拯救不了……」

  姬丝蒂雅黯然道,眼中的光明早已被深不见底的绝望所驱散。

  「为什么要向我道歉?为什么总是想要一个人承受所有的痛苦?我们对你来
说,究竟算是什么呢?」

  泪水洒落在了地上,蓓妮塔紧抱着自己的双臂,用尽全力地朝着姬丝蒂雅叫
道。

  「是梦想……」

  似乎惊讶于蓓妮塔在这最后的时刻突然所爆发的情感,沉默了一下,姬丝蒂
雅终于说道。

  「公主……」

  意料之外的回答,不仅是蓓妮塔,丽赛特和维罗妮卡也楞了一下,只有欲言
又止的芙萝伊似乎早就知道了什么,看着半空中的娇柔的少女出了心痛怜惜的表
情。

  「我想要一个没有痛苦和悲伤……」

  「所有善良之人都能够得到幸福的……」

  「完美的世界……」

  姬丝蒂雅的声音十分轻柔,但却让人感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沉重,就连「黛
茜」都沉默了下来。

  「不过这只是矛盾和空洞的妄想吧……追寻着不可能实现的东西……就连
『神』都无法做到的事……我只是在欺骗自己而已……一切只不过是精神上的自
我满足……我谁都没有拯救……反而带来了更深的痛苦……因为我产生的憎恨
……也只有我才能消除……这是当然的因果……」

  姬丝蒂雅轻轻道,望着向她逼近的可怕魔物,眼中没有任何恐惧,只有纯粹
的怜悯和落寞。

  「不是这样的,姬雅,这是很好的梦想啊……陛下如果能够知道的话,一定
也会很高兴吧,他也和我说过和你一样的梦想啊……」

  就在这时,芙萝伊忽然开口道,眼中带着泪光。

  「芙萝伊老师……」

  无论多久,她都绝不会忘记,那个对她,对所有人都很温柔的男人,就算拼
上了一切,生命,荣誉,灵魂,最终也还是无法守卫他的国家。

  他究竟是心怀大爱的圣人?

  还是只是一个不自量力的愚者呢?

  这就是她所敬爱的父亲,直到最后的最后,仍旧指引着她做出了那个意料之
中的选择。

  从那一刻开始,她的存在就只是为了一样东西,一样他付出了所有都要守护
的东西。

  而现在,她还能守护什么呢?

  无法做到的誓言,不过是谎言而已。

  虚假的希望不会开创任何光明的未来。

  而作为给予了这种虚假希望的魔女,受到憎恨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又有什么……可逃避的呢?

  「我们的确憎恨着,但是……我们所恨的并不是你没能拯救我们,我们真正
所恨的……是我们没有办法拯救你啊!」

  就仿佛有着一道能够穿透一切的光芒照进了她灰暗的心房之中,姬丝蒂雅怔
住了,一滴晶莹的泪珠从她的眼角滑落。

  「这可真是感人啊,不过说得这么好听,你们又能怎么样?什么都改变不了
的话,根本就毫无意义。审判才刚开始啊,魔女。」

  「黛茜」冷笑道,似乎对此感到无趣,随着她的话音,那由无数痛苦发狂的
灵魂所组成的魇魔朝着姬丝蒂雅压了过去,强烈无比的气机锁定了她,天空都仿
佛暗了下来,逸散而出的恐怖力量化作的阴风让四周的宫殿也一点点腐化破碎,
风化剥离的巨石一块块轰然落下,就仿佛世界末日的来临,根本无处可躲。

  「你想对我的女人做什么?」

  忽然之间,一个就似穿破了空间限制的声音同时在所有人耳边响起,熟悉的
声音让心中忐忑的丽赛特在一瞬间感到了一阵发自心底的安心,张开了火焰结界
把广场上所有人从阴风的侵蚀下都保护了起来的维罗妮卡也似乎轻轻松了口气。

  「凯!」

  随着丽赛特脱口而出的欣喜呼声,一个黑色长发的男人凭空出现在了姬丝蒂
雅身边,断掉的手臂在一股神秘力量的作用下一瞬间就又重新连在了一起,恢复
如初。

  自始至终,他的手就如他说的一样紧紧地抓着姬丝蒂雅的手腕一刻都没有放
开。

  「果然还活着啊,真不愧是……不过说起来和你定下了婚约的公主并不是这
位吧,算了,也无所谓吧。倒是你想要做什么啊?啊咧?难道你想要帮助魔女与
我们这些帝国的子民的意志为敌吗?」

  「黛茜」似乎小声嘀咕了两句,接着话锋一转反问道,歪了歪脑袋表情好像
有些困惑。

  「是又怎么样?」

  凯神色自如地回答道,对「黛茜」的话术丝毫不以为意,天空中那百万魔化
发狂的灵魂他也好像完全不在意,仿佛对这种末日降临般的场面早就已经习以为
常见怪不怪了。

  「这可真是直接啊,所以为了这个女人,你要用你的剑把碍事的家伙都斩了
吗?这样也算是『救世主』吗?」

  「黛茜」接着说道,在尾句特意加重了音调,看着凯的目光有些挑衅。

  「救世主?为什么总有人要求别人做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啊?不过我的剑可
不光是用来斩人的。」

  披风在狂风中猎猎作响,凯低声笑了起来,一把黑色长剑在他手中出现。

  「不是用来斩人的,难道你的剑还能净化灵魂普渡众生吗?这是什么天方夜
谭的『奇迹』吗?」

  好像有些不明所以地摇了摇头,「黛茜」嘲弄道,但是眼神却悄然落在了那
把仿佛吸收了所有光和色彩的黑剑上面。

  「那你就好好看看,什么叫做『奇迹』吧。」

  从背后轻轻抱住了姬丝蒂雅,凯抓着她的手两人一起握住了剑,对准了那只
遮蔽了整个天空从诡谲不定的迷雾里缓缓朝他们迎面袭来的,由王国百万国民的
灵魂所化的超巨型魇魔。

  「我真的……值得被大家拯救吗?」

  小鸟依人般顺从地依偎在凯的怀抱中,脸上的泪痕未干,姬丝蒂雅低着头用
极其轻微的声音问道。

  「这不是该由我来回答的问题。你内心深处的想法,如果没有传达出去,又
怎么能够让人真正理解呢?你的梦想,你的喜悦,你的痛苦,你的彷徨,你的抉
择,让这里的所有人都感受到吧。如果这个世界真的值得我们为之迷恋,那么
……就好好倾听他们的回应吧。」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