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生活】第二十二话(丝袜恋足、一男多女)

  • 【我的大学生活】第二十二话(丝袜恋足、一男多女)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七分醉
2020年11月9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6420

               第二十二话

  早上,我被一股压力惊醒,睁开睡眼,发现倩倩正坐在我大腿上,把我的鸡
巴套入她肉穴之中,轻轻套弄起来。

  此时天已大亮,明媚的亮光从窗外射入,鸟鸣声响个不停。

  我扫了一圈,发现美女们都还没起床,就倩倩起得最早,我看着身上不停起
落的长腿美少女:「倩倩,大清早的怎么不让人睡觉啊。」

  倩倩娇躯起落,胸前的嫩乳不断跳动,她瞥了我一眼:「昨晚不知道是哪个
淫贼迷奸本宫,不让本宫睡觉,今早必须好好惩戒一番,不然以后还得了。」

  我诧异:「谁啊,这么嚣张?看来必须好好惩戒。」

  倩倩:「必须惩戒。」

  我配合着倩倩挺动屁股,操干着她的粉嫩肉穴,床铺微微晃动起来,两人的
晨交运动登时把周围的美女一个个吵醒。

  大家起身伸着懒腰,穿着衣服,打着招呼,不时看看和我倩倩的晨交运动,
忽然一条黑丝玉足伸了过来,在我脸上轻轻磨蹭,她们都还穿着情趣连体衣,我
记得黑色的是陆兰婷的,美女老师的脚趾在我嘴唇上轻轻摩擦,我微微张口,她
就把脚趾伸了进来,去夹我的舌头,我用舌头反卷住她的玉足,含在嘴里轻轻吮
吸,吃得啾啾有声。

  倩倩忽然娇躯一颤,瘫软在我身上,螓首靠在我脑袋旁,她看着我脸上的黑
丝玉足,也伸出一条嫩舌去舔,两人共同品尝一只玉足,把陆兰婷给乐坏了,咯
咯直笑。

  我吐出口中的黑丝玉足,伸出一只手放在陆兰婷的嫩穴上面抚摸起来,她
「啊」的一声,小穴一阵酥痒,她拍拍倩倩的屁股蛋,说着:「这位美女,麻烦
让一让。」

  「唔……」倩倩从我身上翻了下来,转而和我接吻。陆兰婷则坐上了我的大
腿,用两片粉嫩肉唇夹住我的龟头,然后缓缓往下坐去,肉洞吞没了鸡巴,然后
又吐出来,再又套入,如此反复,速度越来越快。

  白轻衣此时已穿好衣服,她环顾一周,问着:「大家吃什么早点?」

  楚曦月穿上鞋子,站起来说:「白姐姐,咱们俩去外面买些回来吧,懒得动
手做呢。」

  「也行。」

  ……

  吃过早餐后,大家去白轻衣的咖啡店照顾生意,楚曦月则去上班了。倩倩她
们却回了自己别墅,她们正在鼓捣百合会所。

  在我以为这个寒假能够享受夜夜笙歌的时候,家里打来的一个电话把我的节
奏给打乱了。

  「东东,你放假了吧,什么,你要打寒假工?不行,我觉得最近村子里有点
奇怪,要么你先回家一趟吧。」

  「有什么奇怪的?」我好奇。

  妈妈说:「一两句说不清楚,你先回来再说。」

  好吧……我无奈地背了个书包,依依不舍地跟白轻衣和倩倩她们告别,一个
人赶火车去了。

  半天后,人已经在老家县城。

  我坐上乡村汽车,终于在天黑前赶回了叶村,此时大家都在吃晚饭,路上遇
到村里的邻居,打着招呼。

  村口,玲玲他妈王小曼扭着翘臀从小溪里而来,手里提着一篮子的蔬菜,一
见我回来就笑了:「东东,放假啦?」

  我笑道:「是啊,婶。」

  王小曼:「还没吃饭呢吧,等下来我家吃,叫上你妈一起过来,省得生火。」

  「好啊。」

  王小曼笑道:「你要是不来,婶就打你屁股。」

  我走上前:「婶,你先打我两下再说。」

  王小曼笑着捏了捏我的脸,说着:「小时候踩死我的鸭子时打过,现在又痒
了。」

  她穿着一身花白秋衣裤,鼓鼓的奶子直追玉珍婶,我暗暗咽下口水,说着:
「婶,我妈说我小时候吃过你的奶水,是不是真的?」

  王小曼俏脸一红:「是呀,怎么啦,还想吃呀?」

  「是啊。」我眨眨眼,看着她的大奶子。

  王小曼脸色绯红,拍了一下我的屁股,说着:「小坏蛋,还不回家去。」说
完转身离去。

  我看着她那远去的曼妙身影,心中一荡。

  回到家里,妈妈刚要做饭,我便说:「妈,小曼婶让咱们去她家吃。」

  妈妈把我书包接过,放在一旁,说着:「也好,她也一个人在家,过去给她
做做伴也好,这几天我们都有些提心吊胆的。」

  我一边脱妈妈的衣服,一边说着:「到底怎么了啊?」

  妈妈把自己的蕾丝乳罩解开,露出两只肥美的大奶子,她把一只奶子喂到我
嘴里,说着:「说来话长,都是你旺叔搞的,还记得上次那个风水先生吗?已经
好几天了,不知道他们要搞什么名堂。」

  「能搞什么名堂,唔……」我一边吃着妈妈的雪白大奶子,一边分开她的粉
白双腿,拨开她的蕾丝内裤,把肉棍插进她的肉穴里面,轻轻抽送起来,湿滑的
阴道嫩肉轻轻吮吸着我的鸡巴,爽极了。

  两人直接在客厅里展开一阵肉搏,毕竟许久不见,我和妈妈都很激动,十几
分钟后,两人同时达到高潮,

  爽完之后,我们又洗了个澡,然后穿好衣服,妈妈拿了手电筒,锁了门,朝
王小曼家里走去,一路上犬吠声不断响起,听着稻田里传来的虫鸣,吹着微冷的
寒风,不一会儿就来到王小曼家里。

  王小曼就自己一个人在家,玲玲在县城的高中住校,还没有放假,她老公是
一个瘸子,进城打工去了,到过年才会回来,村里的老人基本上都走光了,倒是
没了侍奉老人的责任。

  相比我家而言,王小曼家的房子就显得有些破旧了,还是以前的黄土砖头堆
砌而成的小瓦房,一间客厅,两间卧室,一间厨房,又把杂物间改造成了卫生间,
以前用的是蹲坑厕所,现在方便多了。

  「来了啊,快点坐。」王小曼正把几盆菜端上桌。

  妈妈上前帮着分碗筷,我则坐了下来,二话不说就开吃,邻里邻居的不用客
气。

  「东东,去把门关好。」妈妈嘱咐了一句。

  我便关上门,然后重新坐下。

  三人吃着饭,一边聊着村里的事,听她们一人一句,我这才明白过来叶村最
近发生的事。

  原来上次旺叔带强子哥去城里医院治疗,没什么效果,又回来了,他再次找
到那个风水先生,请他帮忙调理村子里的风水,因为那个风水先生说的很准,旺
叔特别相信他。

  风水先生答应帮旺叔调理,这一调理,村子里立刻就出现怪事了,大家家里
养的一些鸡鸭,都无缘无故的死了,村里的几头犬每天都在吼叫,就跟撞邪了似
的。

  这几天旺叔听从了那个风水先生的吩咐,让村里的人都不要去宗祠,他要重
新布置风水格局。

  现在这风水先生还住在旺叔家里。

  其实除了旺叔之外,村子里的人都不太欢迎那个风水先生,尤其我妈,老觉
得对方身上带着一股阴郁之气,加上村子里这些天出的怪事,怎么看也不是什么
好兆头,因为这段时间家家户户都及早闭户,小事概不外出。

  本人作为一名受过高等教育的学霸,对这种事自然要一探究竟,也就是说一
切的源头都是那个风水先生。

  哼哼,既然如此,我就去会会这位不速之客,说不定能把他赶跑。

  饭后,妈妈和王小曼在厨房洗了碗,然后王小曼洗了个澡,三人来到王小曼
的卧室,关上门,烧了些木炭,屋子里登时暖暖的。

  妈妈和王小曼盘腿坐在床上聊天,聊的都是一些村子里的怪闻,说得有鼻子
有眼,跟真的似的,把我都搞得有些疑神疑鬼。

  我说道:「哎呀,妈,婶,大晚上的你们聊这些东西,让我一个人怎么睡啊,
看来只能跟你们睡一张床了。」

  王小曼笑道:「东东,你以为自己还没长大呢?」

  我:「在妈妈和婶婶面前,我怎么也长不大啊。」

  「贫嘴。」王小曼捏了捏我的耳朵,「晚上不许抢被子。」

  哇,真的让我跟她们一起睡?这么好,我大为感动。

  妈妈和小曼婶很快就进了被窝,靠在床头继续聊着,她们身上都穿着纯白的
内衣,里面没有乳罩,能够看见她们奶子的轮廓,一片白嫩,丰满无比,妈妈、
小曼婶,加上玉珍婶,是叶村三个最漂亮的妇女,当然村子里别的妇女也不差,
不过明显逊色一筹。两人下体穿着内裤,大腿上还穿着一双丝袜,妈妈穿的是黑
丝,小曼婶穿的是肉丝,这是保暖用的,这年头村里的妇女也会买一些比较好看
的衣服,丝袜是最常见的。

  她们的穿着把我看得口干舌燥,小腹发热,我也爬到床上,脱下衣服,只穿
一条内裤,妈妈指了指另一头,说:「东东,你睡那头。」

  我便钻进被窝,躺在妈妈和小曼婶的中间,我的脚朝向她们,她们的丝袜美
腿朝着我。

  小曼婶关了灯,大家的呼吸渐渐均匀,但这并不代表睡着了。

  我悄悄伸出一只脚,放在妈妈的乳房上,轻轻地磨蹭,妈妈把我的脚固定在
她的双乳之间,不让我乱动,我又捧着妈妈的黑丝玉足,放在脸上轻轻嗅着,然
后张口去亲吻,用舌头去轻舔,丝滑的触感,肉脚的嫩香,让我着迷,妈妈被我
这么一刺激,微微弓起玉足,然后又松开,一双黑丝玉足被我舔得湿漉漉的。

  我舔得越来越起劲,一不小心左脚一蹬,陷入到小曼婶的两腿之间,刚好顶
在她的小穴部位,那里被一条薄薄的小内裤所包裹,一片嫩滑、温热,我吓了一
跳,一动也不敢动。

  过了一会儿,见小曼婶没反应,我这才松了口气。我想了想,放开妈妈的玉
足,把脸贴在小曼婶的肉丝玉足上面,轻轻地蹭着,小曼婶玉足一颤,稍稍收紧
了一下,然后又松开,我闻到一股淡淡的脚香味,便用嘴唇去吻,小曼婶也没什
么表示,不拒绝也不迎合,吻了一会儿,我开始用舌头去舔,小曼婶弓起肉丝玉
足,忽然用脚趾轻轻夹我的鼻子,我把她的脚趾含进嘴里,轻轻吮吸。

  得知了美少妇的态度,我也就不再客气了,抵在她双腿之间的脚登时动了起
来,轻轻地摩擦着她的阴唇嫩肉,一片柔软嫩滑,能感到潮热的气息朝周围弥漫,
我一边舔小曼婶的丝袜玉足,一边用脚去磨蹭她的小穴,很快她就湿漉漉一片,
淫水都湿透了内裤,流到床上去了,我发现小曼婶在微微抬起屁股,迎合着我脚
的玩弄,这可把我乐坏了,我索性拨开她的内裤,把脚趾插入她的肉穴里面,就
像做爱一样轻轻抽送,这更让她淫水横流,呼吸粗重,几乎要呻吟出来。

  忽然,我把脚收回,也不再舔她的丝袜脚。

  此时小曼婶忽然感到一阵空虚,急需宣泄的饥渴在心中蔓延。

  被窝一阵滚动,下一刻,我已经从被窝里钻了过去,我把头埋在小曼婶的两
腿之间,用嘴亲了几下,发现她湿透的黑毛,还有嫩滑的唇肉,我伸出舌头去舔
她,才舔了几圈,小曼婶就娇躯一颤,把我的头死死压在她小穴上面,涌出一股
股浪水,把我弄得满脸都是。

  我顺着小曼婶的肉体爬了上去,把早已坚挺无比的大肉棍插入她水汪汪的肉
穴之中,登时周围的软肉都挤压过来,一片湿滑温润的触感,随着我的抽送,和
肉棍进行彼此摩擦,还挺紧的,久旱不耕导致的啊。

  小曼婶此时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啊」的浪叫,又连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

  我把头枕在小曼婶的一对柔软大奶子上,轻声说:「婶,舒服吗?」

  小曼婶轻轻拍了一下我的屁股,说着:「小坏蛋……啊……」一张口她就舒
服地浪叫起来。

  不得不说真的很爽,而且有种偷偷摸摸的刺激感,她还从来没体验过这种感
觉,几乎要沉迷其中,但她知道,身边还躺着一个外人呢。

  「小坏蛋,当着你妈妈的面就敢乱来……」小曼婶低语着。

  我笑道:「妈,婶叫你呢。」

  此时妈妈翻身面向我们,娇嗔着说了一句:「这个小坏蛋向来就这么没规矩。」

  「唔……没规矩好,我就不喜欢规矩。」我一边在小曼婶身上耸动操干,一
边吃着她的大奶子,还不忘伸出一只手去抚摸妈妈的奶子。

  王小曼这下明白了,这对母子之间原来早就有奸情了,既然如此,那就好好
享受吧,没什么可尴尬的了。她把一双肉丝美腿夹住我的腰部,体内强有力的撞
击让她忍不住娇喘出声,她也不想忍了。

  我的抽送速度越来越快,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此起彼伏,响个不停。

  「婶子,屌屄爽吗?」我问。

  叶村的俗语,「做爱」叫「屌屄」,把男女性器官结合在一起的意思,非常
有趣。

  王小曼「嗯」的娇喘:「爽……快点,屌我的屄,屌死我……」

  我立刻大力抽送起来,不一会儿就把小曼婶干得高潮迭起,浪叫连连,娇躯
颤抖不已。

  我把肉棍抽回,从小曼婶身上下来,转而压到了妈妈的肉体上,分开她的修
长黑丝美腿,把鸡巴插入她早已水汪汪的肉穴里面,直接就是一阵强力操干,她
早就等不及了,把双腿大大分开,方便我进出,同时「嗯嗯啊啊」的浪叫着。

  小曼婶翻转过身,侧身看着我不断起伏的身体:「这小子,连脚都舔,也不
嫌脏。」

  妈妈说:「嗯……啊……他就喜欢舔脚……啊啊啊……」

  我一边耕耘身下的沃土,一边说着:「妈妈和小曼婶那么漂亮,脚都是香的,
不吃多浪费啊。」

  小曼婶笑了起来,把一双肉丝玉足伸到我眼前:「那你吃呀。」

  我伸出舌头就舔,同时持续操干着妈妈的肉穴。

  不一会儿,妈妈也到达高潮。

  我拔出肉棍,从妈妈身上起身,两个美妇正疑惑的时候,我已经把她们的两
双丝袜玉足放在一起,然后用鸡巴轻轻顶弄着,一下下地操干着她们的丝袜玉足,
她们觉得好玩,也用丝袜肉脚轻轻在我鸡巴上磨蹭起来,很快就学会了足交。

  我舒服地干着这两双由丝袜玉足组成的小穴,难言的刺激从下体传遍全身,
不多时就感到腰眼一酸,射出一股股精液,全都落在了两个美妇的丝袜玉足上面。

  我抽了几张纸巾,帮妈妈和小曼婶把玉足上的精液擦干净,然后躺在她们中
间,一手搂着一个,这下不用睡另一头了。

  我吻了吻小曼婶的俏脸,问:「婶,你和叔多久没屌屄了?」

  小曼婶捋了捋刘海,说着:「他呀,一年就回来一次,还都匆匆忙忙的,身
体也不行,一年到头就屌三五次,屌得也不舒服。」

  我笑了:「现在婶的屄舒服了吧。」

  小曼婶娇嗔道:「瞧给你得意的,不过东东你还真行,屌得婶子的屄好爽,
还有力气屌你妈妈,年轻就是好呀。」

  我说:「婶,以后只要在家,我天天都来屌你的屄。」

  小曼婶笑道:「累坏了身体可别怪婶哟。」

  我:「那不能,不信你问我妈,上回国庆节那几天,我天天都和妈妈、小颖、
玉珍婶,还有谢影嫂子在家屌屄,生龙活虎的很。」我当然是嘴硬,事实上那么
多女人,的确有些应付不来,尤其最近和白轻衣、倩倩她们大被同眠,越来越觉
得有些虚。

  小曼婶有些呆呆地看着我,她想不到我连玉珍婶、谢影、小颖都一锅端了,
她说着:「你们……原来你们早就……你们可真疯,难怪我那天去找你,你妈说
你感冒了,是在糊弄我呢,原来是躲在家里屌屄。」

  我笑道:「那可不……早知道婶的屄这么好玩,当时就应该把你拉进来一起
玩。」

  「小坏蛋,可真色。」小曼婶一只玉手轻轻抚摸我的鸡巴,感受着她的硬度
和热度。

  我也伸手去抠挖小曼婶的嫩穴,那里再度涌出浪液,她喘着粗气,说着:
「快点进来,今晚要好好把你婶的屄给屌舒服了,不然你哪天就又跑了。」

  我翻身压了上去,躺在小曼婶柔软的肉体上,鸡巴滑入她湿乎乎的肉洞里面,
再次抽送起来。

  这个晚上,妈妈和小曼婶都高潮了十几次,我在她们的丝袜玉足上射了一次,
在妈妈体内射了一次,又在小曼婶体内射了一次,把我给射得浑身乏力,三人折
腾到凌晨两点多,这才入睡。

  次日,我和妈妈回到家中,不时关注一下隔壁玉珍婶家里的情况,发现里头
十分忙碌的样子,却并不见那个风水先生。

  到了下午,旺叔来到我家,跟我妈说,去他家里一趟,说是要帮忙布置风水
局。

  等旺叔走后,我就皱眉起来,去还是不去的呢,妈妈说:「我先去看看,至
于帮不帮忙,到时再看情况,你就在家呆着吧。」

  这时小曼婶也上门了,说是旺叔也叫了她,并说全村在家的妇女都喊去了,
也不知道究竟干的是什么活,需要这么多人。

  要知道叶村虽然小,也有几十户人家,光是妇女就有三十多人,从二十多岁
到四十多岁不等,长得也都不错,当然其中以我妈妈、玉珍婶以及小曼婶为最。

  我目送妈妈和小曼婶离开,进入旺叔家里。

  我在家中来回踱步,不时从楼上往旺叔家里瞄上一眼,外头一个人也看不见,
却见不着里头的动静,也没什么声音传出,这就奇怪了。

  我暗暗思量,干活也该有个声响才对啊,这干的是什么活?

  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莫名的危机感浮上心头,从抽屉里拿出一把水果刀,
然后朝旺叔家里而去。

        ——————————————————

  部分书友建议给主角强肾,但异能放在都市或校园文里并不协调,有异能了
要什么没有,世界就乱套了,所以折中一下,下一章借助民间传统的一些东西给
主角强一下肾,其实七哥是擅长写异能的,只是不会在都市校园娱乐文里写,写
完本书后可能会专门开一本仙侠色文;本书通篇娱乐、轻快、诙谐风,很少打杀
和争斗,有也会缩短,食物有酸甜苦辣咸,如果绿帽是酸品,本书应该算甜品,
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味道,多谢各位喜欢…另外字数会控制在五十万以内,所
以节奏稍快,其实七哥只是想弄个会所勋章而已…笑。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