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乱伦轶事】(18)

  • 【我的乱伦轶事】(18)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校园青春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我的乱伦轶事】(18)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我的乱伦轶事】

               (十八)

  我立时不自在起来,但我也没有一下子挣扎起来,也没有故作惊慌,只装作
无所察觉一般,仍然低了头,跟大哥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大哥也没别的异常,仍是如常说笑,我虽然只经历过两个男人,但也知道男
人的阴茎勃起并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也未必就是动情,或许一点外力的压迫,
一些画面和声音的刺激就能让其迅速立正,此刻我整个人缩在大哥怀里,屁股压
着他的肉棒,虽然隔着毛衣,乳房也顶着他的胸膛,他一时动情倒也算不上奇怪。
不过虽是如此,我们两个的话也渐渐少了,慢慢的都安静了下来。

  好在这么表面如常,实则有些尴尬的局面没有持续太久,道路通畅了。我俩
都松了一口气,我从大哥温暖的怀抱里出来,心底里还真一丝不舍,回家的路上
仍然把我冻的够呛,看着我面色苍白的样子,父亲倒是有些心疼,要是没大哥在
场恐怕要立时用自己的体温给我取暖……

  我在屋里好一会才缓过来,又到了厨房给他们爷俩抄了两个下酒菜,家里就
大哥跟父亲喝酒,两人也就喝了酒聊得天才会多一点。父亲问我为什么在大哥家
待了这么长时间,言语中颇为不满,我心下知晓父亲多是给憋坏了,大哥倒是紧
张起来,连给我使脸色,我看着爷俩的模样好笑,都不是什么正经心思,笑道:
「没什么,就是我嫂子怀孕身子有点不舒服,大哥又不会照顾人,我就在那里照
料了几天,这不嫂子刚好一点我就立马回来了。」

  父亲听出我话里的另一层意思,含笑点头,大哥听着我给他遮掩过去,如释
重负,两人不约而同举杯共饮,我差点乐出来……

  之后两人大都是聊大哥的店面,聊小启的学业,聊姐姐的家庭,聊我的相亲
事宜……直到那一瓶洋河干净了,两人才酒足饭饱的去沙发喝茶。

  我收拾完毕,到沙发上一块看了会电视,就都回自己的房间了。

  果然是感冒了,我第二天醒过来就有些发烧和头痛,嗓子也难受的紧。大哥
一大早就赶回去了,父亲开车送他去了车站,回来的时候买了点粥和药,我强忍
着吃了点,喝了药又睡下了,结果到晚上虽然好点,却还是有些发烧,父亲拉着
我去诊所打了一个点滴,回去后看我还是懒洋洋的,父亲把我头上的毛巾一下子
揭去,接着就给我脱衣服,一边脱一边说:「大夫说了,让你发发汗,我看你这
又吃药又打针也不见轻,还是试试我的『针』吧……」

  我可没这个兴致,头还有些晕沉沉的,手脚松软的推着脱光的父亲表示抗议:
「爸,我还难受着呢,别……」

  只是我这稀松的动作倒是更让父亲兴奋了,他喘着粗气压上来,又把厚厚的
被子盖上,我全身发软,没有力气,但父亲的身子贴上来我倒是觉得有些舒服,
他坚硬的肉棒顶着我的小腹,我也知道我在大哥家待了着十几天他是憋的有些难
受,反抗不了,也就只能强打精神享受了。

  父亲把被子裹得严严实实,整个身子压着我,我的两个奶子都被压扁了,父
亲亲吻着我,我最大的努力就是保持清醒,微睁着眼,半张着嘴任由他的舌头肆
意侵略,不一会便感觉到了热,被子里本就暖和,又加上两个人赤裸相拥,我和
父亲都开始发了汗,父亲调整了一下,一用力,插了进来。

  我迷糊的「嗯」了一声,快感少了,难受的感觉也少了,就感觉整个人思绪
飘忽着,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一般,父亲可不管这些,他也没起身撑着,就那么
压在我的身上,一上一下的来回操弄,我被他一百六十多斤的身子压得气喘吁吁,
头上早已满是汗水,身上就更不用提了,滑腻腻的汗水倒是起了很好的润滑作用,
父亲做的也很舒服,双手从我双肩下绕过来搂住我的肩头,歪头吸住我的脖子,
下面猛烈的开始抽查,我张着嘴,发着不清不楚的呻吟声:「嗯,嗯!啊!啊…
…爸,爸爸!啊!嗯……嗯!!」

  我当时发烧有些迷糊,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只是高潮时我都有些发懵了,
泄身时双手想抓些什么又没什么力气,后来感觉就是在被父亲肏弄中睡着了一般
……

  好笑的事第二天我醒来时真的差不多好了,也不发烧,也不头痛了,只是被
单和被子上全是精斑淫液,也不知父亲做了几次,父亲看我的样子笑着伸手进被
子揉着我的奶子说道:「你看,还是爸的『针』和『药』管用吧?你就是这几天
没被爸弄给憋的。」

  我红着脸伸手捶了他一下,只是不知怎的倒是有些害羞了……

  这一年年底时大哥因为嫂子怀孕在家养胎,就不回来了,我跟父亲都嘱咐大
哥好好照顾,过了年我跟父亲去市里看望他们,父亲对李家第一个孙子很是关心。
小启打电话说二十三回来,不过是带着女朋友,我跟父亲听了也很惊讶,不过这
也是好事,父亲让我好好收拾一下小启的屋子,而让我俩都很兴奋的,是姐姐跟
姐夫准备到这边来过年……

  我挂了跟姐姐的电话,看着父亲兴奋的眼神,打趣道:「还得半个多月呢,
你这会就忍不住了?」

  父亲显示不好意思笑笑,接着坐过来让我躺在他腿上,伸手揉着我的胸道:
「这不是都快半年了嘛!从你姐走后我也真觉得有些想她,不过这次她跟你姐夫
和孩子回来也就待几天,恐怕也没什么机会。」

  我感觉到父亲下面勃起的阴茎,笑道:「恐怕姐姐也想你,要不然今年会想
着回来过年?你求求我,到时候我给你俩创造机会怎么样?」

  父亲低头亲了我额头一下,揉着我乳房的手一路往下伸进我的裤子里,隔着
内裤抚摸着我的阴部,说道:「好让爸怎么求你?这半年我可是精血耗尽,全都
伺候你了,你看看你这满面含春的样子,总不能真让我精尽人亡吧?」

  我一面忍着下面传来的快感,一面乐道:「别别,你还是留着伺候你大女儿
吧,我可消受不起,有本事你这得了便宜卖乖的本事使在大姐身上,啊!」

  父亲的手指伸进内裤抠进了我的阴道,看我闭目呻吟,他一边亲着我的脸颊
一边笑道:「夏天时我还是有些放不开,这次我一定把你大姐办的服服服帖帖,
你好好看着。」

  我被父亲抠的喘息不已,还没等我说什么父亲已经把我抱起来按在沙发上泻
火……

  二十三号我开车去车站接小启,见到了这个叫刘洁的小姑娘。正式花样的年
纪,身高跟我差不多,白白净净,齐耳短发,身材苗条,带着眼镜,气质很好,
见了我叫二姐,声音很好听,就是悦耳的那种好听,我立马喜欢上了这个姑娘。

  小启留了长发,不过他跟帅也沾不上边,充其量就是精神。我拉着他们到了
家,见到父亲刘洁还是很拘谨的,不过一顿饭吃的也是其乐融融,说的都是刘洁
跟小启的感情经历和校园故事。

  饭后两天才知道小启也已经见过刘洁的家长了,两人感情浓烈,刘洁家就是
省城本地的,独生女,所以小启毕业后打算留在省城,父亲自是满意,说了几句
让小启好好工作,好好照顾刘洁之类的场面话,也就回屋看书了。

  我想担起照顾刘洁的重任,不过是在没啥共同语言,也就放弃了,就让小启
自己照顾着也就是了。小县城没什么好玩的,大部分时间就是小启带着她去除转
转商场,看个电影什么的。

  至于我跟小启,倒还是没什么。一来小洁在这,跟小启形影不离,所以没什
么机会;二来我的店面也关了,也就没什么安全方便的地方了。不过小启蔫坏,
偶尔挤眉弄眼的就不说了,还会找个机会在父亲和小洁看不到的地方捏一下我的
屁股什么的,我就是锤他一下。这也没什么,就是这小子晚上「撩拨」我。

  在第一天晚上,因为我跟小启的房间挨着,隔音是真的不太好,所以小启就
像故意似得在那边折腾小洁,而小洁的叫床声明显控制着,但也能传过来,而且
……特别的悦耳动听!

  ……

  「啊!你要死啊!让二姐听到怎么办?这可是在你家……」

  「没事,这房子隔音不错,再说你忍着点,尽量别叫,对!捂住嘴。」

  「嗯!嗯……啊!你轻点,啊!慢点,我受不了,啊!」

  ……

  这小子每天晚上都要做,好像故意给我听似得,小洁叫的那叫一个婉转,我
一个女的听着都觉得浴火升腾,可以想象小启会给刺激成什么样。第二晚我让她
那种可以压抑的叫床声刺激的自慰了一次……

  不过小启似乎也有些煎熬,我能在他眼中看到对我的欲望,我也解气的找机
会刺激他,找机会拍一下他的肉棒,偶尔亲一下他的脸颊,然后走开,这种一来
一回的小情趣倒是也不错。

  二十八号大姐回来了,父亲非要和我一起去接,我知道他想早点看到姐姐,
便留下小启两人,一起去车站。

  在车上我笑着问父亲晚上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父亲笑着说小启随他,床上
也是把好手,我跟父亲如今聊天说话已经没什么拘束的,便笑问他你这将来的儿
媳妇声音可是很好听啊,父亲回味般点点头,说确实好听,原来父亲晚上上厕所
时经过小启的房间也听到过。

  我接过鹏飞,小半年过去,这小子胖了不少,姐夫提着大包小包的跟着后面,
姐姐似乎比那时候胖了一些,微胖的那种感觉,父亲眼神发亮,姐姐倒是有些脸
红,我心中好笑,看来姐姐也不是没想法啊!

  这一下家里热闹了,大姐跟刘洁一见如故,两人聊起来倒是起劲,这俩人都
不是进厨房的料,平时都是洗菜摘菜的活还行,还是我来掌勺。

  大姐看孩子,刘洁陪着她聊天,小启陪父亲下象棋,姐夫倒是自觉地来厨房
给我帮忙。姐夫比那时候看上去药憔悴一些,这就是照顾孩子的代价,我看着他
发黑的眼圈便笑着问他是不是在家被姐姐压迫的太厉害了。

  姐夫长叹一声,一边洗菜一边跟我诉苦,说是姐姐如今在家里就是一个太上
皇,管他管的很严,他如今下了班就得赶紧回家,原先还好,只是这次姐姐回去
后就开始准备重新考研深造,完全成了甩手掌柜,除了给孩子喂奶其余时间都扔
给姐夫,姐夫着忙里忙外的,自然累的不轻。

  怪不得姐姐胖了些,原来是读书读得没了锻炼的时间,不过姐姐是真的雷厉
风行。我同情的安慰姐夫说等鹏飞再大点就好了。不过说完姐夫就让我千万别把
这些话告诉姐姐,我因为对她家的事比较了解,姐夫给我说话也不藏着掖着,我
笑着点点头,让他在这里好好休息休息,就当来度假了。

  晚饭吃的热闹,姐夫陪着父亲和白酒,我们几个都喝的啤酒,饭后小洁非要
自己洗碗,让我出去休息,我笑着点点头,给她这个表现的机会,从厨房出来,
就看到从冰箱取出一瓶果汁的小启有意无意的看着沙发上喂奶的姐姐。

  姐姐的胸那么雄伟,也怨不得小启,我过去踩了一下他的脚,小启不好意思
轻咳一声,到那边看电视了。

  我过去逗弄着鹏飞,一家人喝茶聊天看电视,倒是放松的很,家里很少这么
热闹,便是父亲也笑容满面,聊起一些童年趣事也都哈哈大笑。

  我跟姐姐带着鹏飞睡在大卧室,姐夫跟父亲睡在我和姐姐的房间,我跟姐姐
躺在被窝里把鹏飞哄睡着,才开始聊起天来。

  「小惠,我看你状体不错啊,给我说实话,爸是不是每天都要你?」

  「哪有,爸年纪也大了,还能有那样的精力?不过那晚之后爸只要想起你来
就勇猛很多,不过姐夫倒是让你榨干了不少,这次看着无精打采的。」

  「哼!他那是烦的,也该他受点罪,我俩现在基本也就一个星期两次,每次
也都是草草了事。」

  「哈哈,定是让你给吓得,刚才你看到爸的眼神没有,都快要吃了你,哎呀!
别掐我啊。」

  「你现在是真的不知羞,什么话都说,不过我也挺想爸的,对了,你的店面
怎么样了?」

  ……

  过年的琐事我就不多说了,总之大家成双入队在一起也没什么机会,不过暗
流涌动我倒是觉得很是贴切,我看着父亲那躁动的情绪当真跟个年轻人似得,就
安慰他说别急。

  大年初一一早,我便招呼着大家一起去爬山,这一天以来门票免费,很是热
闹;二来大家在家都很是无聊,急需外出放放风。果然都很响应。

  只不过鹏飞太小,这两天水土不服状态不好,姐姐只能在家看着,姐夫本来
想陪着大姐,本我拉着胳膊出来说你还没爬过M山呢,就当旅游了,姐姐在家里
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姐姐看我挤眉弄眼也微红了脸催着姐夫去看看,姐夫听姐
姐发话了才高兴的出了门。而父亲要走访学校领导自然不能去,送我们出门时狠
狠地捏了一下我的屁股以示感谢……

  我们四个人开着车去了M山,4A级景区,风景也很好,主要是人太多了,
显得很热闹。越好时间,下车后小启便带着小洁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我便给姐
夫当向导,带着他跟着人群往山上走去。

  姐夫这两天吃了睡,睡了吃,精神充足,此时又来爬山,当真如出笼的鸟儿,
神采奕奕。我打趣他:「姐夫,你这离开我姐一会就这么高兴?」

  姐夫哈哈大笑:「你姐又不是老虎,我怕什么。这不是因为你这个大美女陪
着我出来嘛。」

  姐夫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扶上我的腰,因为前面是一段比较陡的阶梯,我就
由着他,一边登山一边道:「你这说嘴对我可没用,回去我就跟姐姐说你说她是
母老虎。」

  姐夫听出我的取笑之意,也笑道:「别别别,我忘了你们是姐妹,你姐姐是
母老虎,你是只小老虎,待会你喜欢玩什么,姐夫陪你玩。」这会已经到了平地,
不过姐夫的手没有放开,本来扶着我的后腰,这会儿已经变成轻轻的搂着我了,
山上人接肩擦踵,大都是年轻的小情侣或者一家三口,我跟姐夫这样倒觉得也挺
好,跟一对情侣似得,他也没过分的动作,我也就由着他搂着了。

  我是一个正常的女性,一个普通人,我在性需求这一块因为父亲能够得到慰
藉,但正常的感情爱情需求仍然是需要的,只不过这两年实在没有找到太靠谱的,
但我内心深处也是渴望有一个男朋友的,这一会在山上,我感觉若不是姐夫,而
是我男朋友那该多好。

  姐夫谈笑风生,我也笑陪他聊天,一路上有什么玩的都会停下来。碰上打枪
的,姐夫就会指导我怎么能够打得准,他会从后面绕过双手如同抱住我一般,握
着我的手教我;到了海盗船那里他也会陪我一起上去,来回之间一直抓着我的手,
下来后给我整理头发;在旋转飞椅那里我给转的直晕,姐夫更是把我搂在怀里,
我当时一是头晕,二是感觉真的不错,闻着他身上的气息很是安心……

  虽说这次出来游玩我的初衷是为了给姐姐和父亲创造机会,但此时我倒是真
心的投入到游玩当中,姐夫爽朗的笑声在我耳中也甚是悦耳,我是真的很开心,
最后我手里拿着棉花糖,被姐夫搂着腰下山时,恍惚间真觉得是自己跟男朋友出
来游玩呢……

  姐夫自然不敢当着小启和刘洁这么干,我们下午两点钟到了山下,小启两人
玩的也很尽兴,不过也都很是疲惫,回去的路上我专门打了一个电话「通风报信」。

  进了门只有父亲在沙发上,说姐姐跟鹏飞刚睡着,我们几个又饥又饿,一阵
忙乱洗刷,煮了包好冻着的水饺,一人一盘吃完才算舒服了。

  吃完饭父亲拿出了麻将,跟姐夫和小启两口子玩起来,我且好茶放在一边,
便进了房间,看着姐姐正斜躺在床上轻拍着鹏飞,我过去笑道:「睡醒了?」

  姐姐脸上似乎还有一丝红晕,眼露秋波,一看就是「事后」满足的模样,看
着我满脸笑意,说道:「倒也没睡,哄鹏飞呢。」

  我坐在床沿,拍拍姐姐的手,道:「爸是不是变厉害了?」

  姐姐看鹏飞睡熟,坐起来拧了一下我的耳朵,看我吃痛才说道:「夏天时也
没这样啊!折腾了我三次,躺倒这会儿才算缓过来。」

  我心想看样子父亲是过足瘾了,便笑道:「快起来吃点东西吧,我给你做鸡
汤混沌。」

  我出来做了点混沌,让父亲和姐姐吃饭,自己替换下父亲跟他们打麻将,我
属于会打但又打不好的那种,就是凑个牌场,姐夫在我下家,自我坐下他就有意
无意的用腿碰我的腿,我没好气踩了他一下,他才算老实。

  父亲跟姐姐吃完饭,他自己喝了一杯酒,这会儿让我开车陪他去拜年,我自
然起身让给大姐,跟着父亲一起下了楼。

  我自是很想知道详情,但在家里不方便,姐姐也不会跟我细说,但父亲不说
我也不问,只聊一些今年在山上的游玩的事,直到拉着父亲拜访完领导回家的时
候,父亲才坐在旁边摸着我的大腿,笑道:「这还得多谢你啊,小惠。」

  我把车停在小区后面的小路上,平时也没人,黑漆漆的很是清净,我熄了火,
转头吻上了父亲,父亲热切的回应着,吻了一会才穿着粗气分开,我急急的道:
「快跟我说说,姐姐刚才可是说你很厉害呢。」

  父亲笑着握住我的手,低声道:「也没什么,你们出了门,我当时虽然心里
急切的很,但不知怎么的,屋里真剩下我和小静之后,我竟是一时不知道该说什
么了。你姐姐也是一样,手脚无措,看我两眼净说些闲话,最后聊着聊着就说到
你母亲了,你姐还掉了眼泪,我也有些感触,哪里还能动手动脚?」

  我听到这也有些心绪,一想到母亲在世的样子也有些感怀,但我还是问道:
「后来你怎么又敢动手了?」

  父亲笑道:「还得多亏了鹏飞,他一饿就哭,你姐自然就得喂奶,我当时其
实也没怎么动情,只是你姐喂完奶把鹏飞放回摇篮里后,并没有把衣服扣上……」

  我一听就明白了,姐姐平时为了喂奶方便,里面都是不穿胸罩的,只穿了一
件白色棉衬衣,外面是一件紫色拉链毛衣,姐姐要是喂了奶不扣衣服,那以她乳
房的雄伟岂不直接把奶子露在外面?

  父亲接着道:「这么一来我就知道你姐的意思了,我当时一下子激动了起来,
过去就抱住了小静,你姐当时软的啊!直接化了一样。」说道这里,父亲伸手解
开了我的安全带,嘴巴凑到我的右耳边轻声说着,右手伸进了我的内裤里,撩拨
着我的阴唇,我轻声「嗯」了一声,全身一绷,又软了下来,下面开始湿了起来,
「你姐可比你主动,跟我接吻倒是她主导着,我双手只顾着揉着他的奶子,手上
全是她的奶水,我奋力挣开你姐的香舌,大口的吸吮着你姐的奶水,你姐只是轻
声的呻吟,我也不知道吸了多长时间,才发现你姐早就把身上的衣服脱干净了…
…」

  我想象着姐姐当时急切的样子,心想果然乱伦的禁忌一旦打开,真的就属于
性爱界的毒品,让人无法自拔,它给人的刺激真的不是一般的性爱所能比拟的。
而此时父亲的手指已经插进来,不停地抠挖进出,我轻声的呻吟着,「我当时下
面早就硬的不成样子,三下五除二脱了衣服,也没太多的前戏,直接把你姐压在
了沙发上,你姐下面早就湿透了,我插得哪个顺滑舒爽啊!你姐浑身肉肉的,我
就跟躺在棉花上一般,偏她下面又紧又滑,还不时的『咬』我的龟头,我当时的
动作肯定很大,射完后沙发都移动了一段距离,你姐高潮的样子跟你不同,你是
全身绷紧抽搐,她是瘫软发抖,当时她就是抱着我喊爸爸,我在她身上是真的不
想下来……」

  我大口的喘着气,父亲确是不慌不忙,手上的动作慢了下来,似乎不想这么
快让我泄身,口中还在说着:「当时,我跟你姐就躺在沙发上,我趴在你姐的身
上聊天,你姐身上都是奶香,我的肉棒射完后也是半硬半软,就差在你姐的阴道
里,聊得都是一些性方面的事,比如你姐的第一次,你姐夫的性能力,还有我跟
你在家里的性生活,你姐聊起这些来可比你骚多了,最后我让你姐刺激的不轻,
直接就在她的阴道里硬起来,你姐这一次承受力强多了,我插了一会不过瘾,就
起来想换个姿势,谁知道我还没说,你姐就转过身子趴下了,看着她自己撅起屁
股等着让我肏的样子我差点直接射出来,还好忍住了,我跪在沙发上,双手抱住
你姐的腰,三重一轻的肆意肏着,你姐最后只是『呜呜』叫着了,你姐的屁股又
白又圆又有弹性,我越撞越过瘾,最后射出来的时候你姐早就趴在沙发上一动不
动了。」

  我听着父亲低低的陈述,下面淫水泛滥,内裤早就湿透了,父亲两只手指也
慢慢的变快,「我亲吻着你姐的全身,看着我的精液从小静的下面流出来,我真
是觉得有一团火在心里烧,过了一会你姐起来和我一起收拾,她慵懒的神态让我
又馋又爱,中午热着剩菜吃了一碗面,你姐回屋午睡,我一边看电视一边满脑子
回味着你姐在我身下的样子,不知不觉又硬了起来,我关了电视,起身走进卧室,
你姐看了我一眼,揭开被子,竟然光着身子,我这次是真的有些失态了,把你姐
身上弄得青一块紫一块的,你姐也是狠,我肩膀都给咬破了。」父亲的手指越来
越快,我的快感也慢慢堆积,浑身发着抖,「最后一次,应该做了有半个小时,
你姐最后都哭了,我射完后也累得精疲力尽,要不是你的电话恐怕要一觉睡到晚
上。」

  我再也忍不住了,浑身抽搐着泄了身子,流出的水哪个多啊,父亲都有些惊
讶,我失禁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