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乱伦轶事】(17)

  • 【我的乱伦轶事】(17)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校园青春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我的乱伦轶事】(17)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我的乱伦轶事】

作者:xhg007
2021/3/1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8238

               (十七)

  那几个月我胖了有好几斤,没了操心的事,每天就是吃饭,追剧,睡觉,舒
适的很,让我一直有一种想这么闲下去的感觉也不错。正是因为这么闲,我对父
亲的照顾也更加的无微不至。

  在经过了跟父亲与姐姐的那一晚之后,我跟父亲的关系似乎更加的亲密,那
是一种最后一丝顾忌都抛之脑后的轻松。父亲的欲望比以前也更加的旺盛,几乎
隔一天就会要我一次,而且每一次都能让我很是愉悦。

  不过这也不是重点,重点是在于父亲对待我的方式。

  我记的很清楚,把姐姐送走之后的第二天,父亲如常去了学校,而我去了大
姨家,等到十二点多我买了菜回家做饭,刚进门换了拖鞋还没放下菜,父亲就走
过来一把搂住我的腰,吻了上来,我皱着眉头「呜呜」两声,但双手提着买来的
饭和菜,只能由着他。

  父亲的双手不停的抚摸着我的后背和屁股,我身上穿的是一件白底蓝花的连
衣裙,自从腿好了之后,还是留了一道浅浅的疤痕,所以穿裙子我都会穿丝袜。
父亲的双手异常有力,我都能感到一丝那种异样的热情。

  我似乎能感到经过那一晚之后,我跟父亲之间似乎又涌现出一股说不清的激
情,虽然昨天的父亲经过前一晚我跟姐姐的榨取没有跟我做,虽然言谈中我俩的
语气仍然与往常一样,但我能明显感觉到父亲比起以往似乎更加的放松了,之后
的一段时间我才想明白,以前我跟父亲这种关系多多少少让父亲有些顾忌和负担,
或许是出于自己作为一个父亲藏于心底的自责,但我哪里能够感觉的到?毕竟每
当父亲在我身上驰骋时他可是快意的很。而经过那一晚之后,父亲似乎没了最后
的的那一点「包袱」。

  父亲的双手早已从裙底摸上来,我手中的饭和菜早已扔到了地上,双手搂住
父亲的脖子,沉浸于父亲的热吻中,我的心脏似乎也受到了感染,激烈的跳动起
来,我的鼻息跟着父亲一样粗重起来,脸颊滚烫,身体也发起热来,仔细想想,
自从跟父亲发生关系以来,除了一次在客厅的沙发上给他口交了一次,做爱从来
都是晚上在床上,似乎在夜色当中我们俩人会更加的放松。而此时大白天的父亲
动情,对我开始求欢还是第一次,想到这里我从心底里也有些动情。

  父亲离开了我的嘴唇,吻上了我的脖子,双手熟练地解开了我的胸罩,我张
着手臂任由父亲把我的长裙脱下,此时的我只穿着内裤和肉色的丝袜,父亲一边
又吻了上来,一边搂住我往里走,我双手放在父亲的胸膛上,闭着眼睛,随着他
往里挪,父亲双手一用力,竟把我放到了饭桌上坐下。

  此时父亲才离开了我的嘴唇,我看着父亲的眼睛,跟以往一样的激情,但又
有些不一样,后来我才明白那种眼神的不同来,如果说以往父亲的眼神里还有一
种对女儿的爱怜,现在父亲的眼神中只有对女人的欲望了。

  但我当时被那眼神刺激的不轻,下面似乎也湿了,父亲低头含住了我的乳头,
我舒服的「哼」了一声,双手抚摸着父亲的头发,口中呢喃着「爸爸,爸……爸
……」

  父亲在我的乳房上又摸又咬,等他玩够了,我下面早已经湿的一塌糊涂,父
亲一路吻下去,伸手把我的内裤脱下来,内裤好像已经湿透了,父亲抬起我的双
腿,把我的双脚放到桌子上,我双手自然的往后放撑住桌子,此时我全身赤裸,
只双腿穿着丝袜,我双脚踩在桌边,双腿往两边分开,露着小穴等待着父亲的插
入,我全身发热,脸上肯定潮红满面,屋子里没有开空调,我身上已经微微的开
始出汗,但我只是觉得心里热切。

  父亲三两下就脱了一个干净,虽然早就见过,但那都是在晚上的灯光下,大
白天还是第一次,父亲已经年过五十,皮肤有些松弛,有点微微的啤酒肚,这两
年我床上床下把他照顾的不错,他也开始注意饮食和酒水,所以看起来倒比前两
年还要年轻。

  此时他那黑乎乎的肉棒坚挺着,似乎有些迫不及待的找寻它的巢穴,父亲也
没有再增加什么前戏,走到桌前,左手捏住我的腰,右手扶着肉棒一下子插了进
来。

  我「嗯」了一声,那充实感和满足感来的异常爽快,我全身皮肤如同过了一
道电流般麻酥酥的,不禁仰起了脖子轻声呻吟着。父亲没有立马开始抽查,此时
那坚硬的肉棒如同一根铁棒一般插在我的阴道中,不时地抖动一下,我的阴道壁
似乎也在温柔而贪婪的包裹着它,感受着它,在我的激情中不停的裹吸着,父亲
的声音一下子也粗重起来。

  父亲的右手从我的小腹抚摸上来,使劲握了一下我的奶子,让我痛的哼了一
声,又绕过我的脖子抚上我的后脑往前一托,我便跟父亲对视了。

  父亲的面色也有些发红,口中喘着粗气,眼睛看着我,我被他这么一看,想
到自己此刻全身赤裸着坐在桌上,一时又有些害羞起来,下意识的闭起眼睛,此
时父亲也开始了,他的肉棒慢慢的抽出,又猛的插回来,我不禁「啊」了一声,
以往父亲与我做爱都极尽温柔,很少像此刻这般,还没等我缓过来,他又是一下,
我不由的睁开眼来,迷离的看着父亲兴奋的眼睛,呢喃着:「轻一点,爸,轻一
点……啊……啊!嗯……」

  但是父亲似乎很享受我现在的样子,他每一下都抽插的很是粗暴,他似乎很
喜欢我此刻的样子,我的下面似乎出了很多水,因为父亲的肉棒抽插时那充斥着
水渍的「啪啪」声异常的响亮,我下面被父亲插得有点痛,也有点麻,但更多的
是舒畅感,在不断地蔓延全身,我大张着嘴,气似乎都有些喘不匀,而父亲的右
手抚上了我的脸颊,他的大拇指伸进了我的嘴里,我配合着吸吮着,口中是咸咸
的味道,但我也没在意,因为此时我的愉悦感慢慢的升腾,我全身的精力都在我
阴道中那根坚硬的肉棒之上。

  饭桌的高度似乎很适合父亲,他此时站立着一下下的抽插,光滑的身上开始
出现了汗珠,我此时身上也燥热异常,只不过我不是太在意,我的脸上已经满是
汗水,前额的头发也湿漉漉的,我胸前的乳房傲然挺立着,乳头坚挺着,我喘息
着睁开眼睛,低头看着父亲黝黑坚硬的肉棒进进出出,他的肉棒上还带着一些白
沫,只是不知道是我的淫液还是父亲的精液,我一时悸动,张嘴往前去寻找父亲
的嘴唇,父亲也往前迎来,一番激烈的热吻,父亲也开始发起了冲锋。

  我的呻吟声大起来,往后撑着桌子的双臂已经有些发麻,身子随着父亲的大
力撞击不住地摇晃,父亲用力拦住我的腰不让我的屁股往后退,我的两只乳房不
住地摇晃,掀起一阵阵父亲口中所谓的「乳浪」,终于,父亲低声吼了一声,死
命的在我的阴道中顶了五六下,那一股股滚烫的精液让我脑中一片空白,身子软
软的躺倒桌子上,全身酸软无力,一种莫名的满足感和愉悦感充斥全身,我大口
的喘着气,身子一沉,是父亲压倒在我的身上,我乏力的抬起双臂抚摸着父亲的
后背,两人的汗水滑腻腻的,感觉竟然还不错。

  等我俩缓过来,起身时,我看到下面竟有些发红,顺着大腿流出不少精液,
地上也有一滩,父亲又亲了我一会才去洗澡,我喘着气收拾一番,一看表,竟然
过了半小时,我惊讶于父亲比以往更强的精力,也欣喜于日后烦人性福时光……

  这一次酣畅的做爱只是开始,之后的时间父亲的改变愈发的明显,以往他与
我做爱,往往都很是温柔,都会事先征求我的意见,得到我的同意才会爬上我的
身子,但现在父亲确实是变了,他开始变得主动和强硬,他一旦动情,便会拉住
我,只要我不是在月事之中,便会三两下把我扒光……

  有时我在做饭炒菜,父亲会走过来,从后面抱住我,嘴上又亲又啃,手上使
劲揉捏,扒下我的裤子便捅进来,我不得不关上火,手扶着案边,岔开腿,撅着
屁股让他舒服;有时候坐在沙发上开电视,明明是一个新闻节目,父亲会忽然把
我按倒在沙发上,掀开我的睡裙就是一顿操;有时我正在拖地,他也会过来扔下
拖把,让我扶着沙发,抚摸着我的后背来上一发;更有两次,我俩正吃着饭,父
亲会忽然放下碗筷,过来把我拉起,让我扶着餐桌,他来过足瘾……,当然,除
了安全期都会带上避孕套。

  这都是在跟姐姐那次三人行之后的转变,我知道在父亲眼中,我已经不仅仅
是一个女儿了,而是一个女人,一个对他又爱又敬的女人,一个能够随时激发他
性欲的女人,一个他可以随时可以「操弄」的女人……

  时年二十五岁的我,也全身心的沉迷于这种性爱,对于父亲的这种转变,我
也没觉得什么,反而心里放松不少,没有负担的性爱才是最好的性爱,我跟父亲
的关系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平时仍然是普通的父女,只有在做爱时才会变
成男人和女人。

  说来好笑,我跟父亲的性爱在床上的次数反而减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客厅,
厨房,洗手间等等,父亲的做爱能力似乎随着心里的负担减去而变得更加厉害,
尤其是我以姐姐来刺激他时,他更是勇猛异常。我欲仙欲死之时队父亲的肉棒倒
是也更加的迷恋。总之现在想想,那段时间算是我与父亲的「蜜月期」……

  记得又一次跟父亲在「事后」闲聊,说起那段时光,父亲嘿嘿傻笑两声,说
道:「这可不怨我,那时候你跟个发骚的狐狸似得,走路屁股都扭得我心跳加速,
脸上嫩的都能拧出水来,每次看我都杏眼含春,我硬的受不了怎么办?」

  我:……

  而在这段轻松的日子里,大哥那里也终于传来了喜讯,春晓终于怀上了。让
父亲跟我很是高兴,父亲高兴自然是李家有后了,而我多是为了春晓高兴,她那
段日子因为怀不上可是非常的有压力。这一次算是得偿所愿了。

  我跟父亲在那个周末一起开车去了大哥家,买了一大堆的东西,大哥只是傻
笑,春晓没眼似乎都柔顺了许多,总之欢声笑语不断。

  不过这次去大哥家回来后,我便决定去学一个驾照了。我天赋不算高,但也
不是网上所说的马路杀手级别,尤其在父亲的陪同下花费了大量的时间,所以两
个月后顺利的拿到了驾照。而在父亲陪我练车时,少不得开个僻静的地方来个他
梦寐以求的「车震」,我倒是对他的胆子这么大感到意外,说是色胆包天倒是真
的。

  但我并没有立时买车,因为实在没什么必要,尤其对于一个窝在家里的人。
不过为了保持手感,我都是开着父亲的车送他去学校和接他回家,期间还跟别人
追尾过,不过赔了点钱也就完了,总之慢慢的也算是过了新手期。

  小启今年大四了,跟家里的电话也越来越少,听他说在实习,也不知道在干
什么。我正全身心的投入到成为一名老司机的征途之中,倒也没怎么管他。但生
活中向来不乏风波,那一天便接到了春晓的电话。

  大哥自从结了婚就住在市里,跟家里也就是逢年过节回来一趟,平时电话也
不多,我倒是和春晓联系的多一些,我俩比较合得来,春晓是我嫂子,但跟她在
一块她倒是像我妹妹,娇憨率真,对她我倒是喜欢的很。

  事情春晓在电话里说的简单又清楚,原来是大哥和他大舅哥两人去洗浴中心
被抓了,还是春晓跟她嫂子去交钱领的人……

  说实话,当时我听了倒没有和春晓那般气愤,还觉得有意思,倒不是说大哥
去洗浴中心的事有意思,而是想着春晓和她嫂子两人去领人出来的那个场面,那
种尴尬的氛围太有画面感了。

  春晓在电话里面委屈异常,一想到她还怀着孕我就开始埋怨大哥,这事确实
有些混蛋,不过这事的性质跟姐姐姐夫又不是一回事,姐夫那是出轨,夫妻之间
是背叛,便是最后原谅了也会留下不可磨灭的伤痕。

  但大哥这事只能算是不正经,毕竟嫖娼只是金钱往来,女人会鄙视和厌恶,
但不会长久的挂在心上,若是不原谅也就是分开,而若是原谅了那就真正算是翻
篇了。

  不过春晓如今觉得委屈,也是难怪,若是大哥一个人去被抓了她能让她大哥
给她出气,或打或骂也就是了,只是如今她大哥也是「共犯」,她便是找个人诉
苦都难。

  我忙安慰了她几句,陪她一起骂了几句大哥的不正经,说我今天就过去陪她,
让她别太伤心,对肚子里的孩子也不好。挂了电话,我给父亲发了一条短信,只
说去一趟大哥家,到了再给他打电话。

  此时已是寒冬,我开着父亲的车用了两个小时才到了大哥家,主要是因为不
敢在路上开的太快,毕竟自己第一次开车出远门,又不能上高速,全程在五六十
迈上,就这样到了大哥家里我也很是有成就感。

  春晓明显生着闷气,我自是好一番安慰,一边让她宽心,一边跟她一起教训
大哥,大哥这次没了往日的豪气,低头耷脑的窝在一旁也不吭声。我看着也觉得
好笑又可气,从小我跟大哥关系就最好,只是如今错处在他这边,我也实在没法
帮他说话,只能让春晓平静下来再说,再说这会儿大哥也不太好意思看我,恐怕
他心里也难为情的紧。最主要的事这次大哥跟春晓的大哥一起去的,没办法只好
瞒住了父母,这次的事只有他们两对夫妻知道。

  晚上我陪着春晓睡,把大哥赶到了另一间屋子,两人又唠了很多悄悄话,多
是些家长里短的妇人闲话,最后一起沉沉睡去。

  我的作用也就这些了,不过是在他们两个和好之前起一个缓和的作用,让他
们有这么一个缓冲地带,这也是因为我平时和春晓处的极好的缘故,能够跟她聊
得这么投机,才不会觉得尴尬。

  这种事情总会过去,只是需要一段时间,春晓跟大哥两人关系极好,彼此之
间基本没有红过脸,这事还是第一次,所以我也不是太担心他俩会闹起来,总是
得让春晓把心里的委屈给消解了才好。

  第二天一早醒来,看看有七点了,春晓睡得很熟,我不想吵醒她,轻手轻脚
的起来,穿了牛仔裤和白色紧身毛衣,屋里暖气很足,我以前也来这边玩,有自
己的一套洗刷工具,刷牙洗脸出来,就看到大哥在厨房里忙活。

  我看着新鲜,大哥在家从来没有进过厨房,这次看来是真的要开始表现认错
了,我走到厨房门口,里面已经是一片狼藉,难得他没有打破碗筷,看着那小心
翼翼又有些笨拙的样子,「噗嗤」一乐,说道:「这回知道厉害了?」

  大哥瞪了我一眼,说道:「还在看你哥笑话?快过来帮忙。」

  我笑着过去帮他收拾,就摊个鸡蛋,熬个小米粥给弄得乱七八糟,我一边帮
着收拾挽救早餐,一边笑着他:「以前看你只是花言巧语,没想到花花心思也不
少,等爸知道了又得骂你一顿。」

  大哥又瞪了我一眼,口气却软了,说道:「这事你跟爸说了?」

  我笑着摇摇头,手里不闲着,「没,昨天打电话就是报了一个平安,不过这
事你打算瞒着爸?」

  大哥点点头道:「瞒一会是一会,就爸那个脾气,他要是知道了肯定得气得
不轻,又会觉得我给他这个优秀教师丢了人,到时候没脸见亲家,肯定教训起来
没完,这事春晓爸妈都没敢告诉,你可别说出去。」

  我揶揄道:「你要知道这天下可没有不透风的墙,早晚你是跑不了的。」

  大哥端着盘子往外走,口中说着:「过段时间,等春晓消了气再说,到时候
也就不是什么大事了。」

  我知道他说的有道理,这事跟爸说了必然又是一阵闹腾,还是算了,过段时
间若是春晓都过去了爸也不会再说什么了。总之这两天大哥陪尽小心,我又在旁
边锦上添花,总算让春晓慢慢缓过来,不过我却累得不轻。现在春晓怀孕五个月,
晚上老是抽筋,我得不时起来给她揉腿拉筋,弄得我晚上老是睡不好觉。还好明
天就回去了,要不然我精神也得不好了。这算什么事,大哥犯错,连累的我在这
里遭罪。

  这天下午天上飘起了小雪,我跟大哥和春晓提议吃火锅,春晓怀孕胃口叼的
很,不过一听火锅倒是挺兴奋,我跟大哥忙活半天,春晓也起了兴致帮忙,言谈
间又有了欢声笑语,我也就放心了。

  一顿火锅吃的热火朝天,春晓也吃了不少,听说我明天要回去有些舍不得,
她这两天被我照顾的很是舒坦,大哥更是省了事,两口子巴不得我多待些日子,
我可不傻,关系再好短时间会念想,时间长了难免有磕碰,再说我也没那么好的
耐心,老爸一个人在家现在恐怕也不习惯。

  晚上春晓又抽了两次筋,我起来好几次,也睡的不太好,第二天一早直打哈
欠,昨晚下的雪不大,但也有些滑,春晓就说到:「武哥,路上不安全,你送小
惠回去,正好把上次给爸买的那些保健品带回去,我妈中午会过来,你明天别忘
了去店里就行。」

  这种天气的路况我也有些心里没底,也就答应了。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让
大哥开着父亲的车载我回家。

  路上有些积雪,虽然不大,但对我这种新手来说是个挑战,对大哥这种老司
机来说就是毛毛雨了,一路上了高速,这样回家就会快一些。

  我昨晚睡得不好,在市里面一快一慢的还能跟大哥聊天,等上了高速我就有
些睡意了,靠着窗户慢慢睡着了。

  我忽然觉得有些冷,睁开眼看了看,发现汽车吹出来的竟然是冷风,大哥摆
弄几下,说道:「制暖坏了,你忍一会,再有二十多分钟就下高速了。」

  我点点头,这车子父亲也说过有这个毛病,修理过好几次,没想到今天又坏
了,我裹紧风衣,还是有些发抖,我从小就怕冷,这一会说不好又要感冒,我这
次来大哥这边也没想到会这么快的降温,不过就算知道,也不会穿的太多,正是
要风度的年纪,下身是一条紧身牛仔裤,上面穿了一件白色毛衣,外面是白色的
小风衣,大哥家里有暖气,车子也有空调,在外面的时间也少,可是这一坏可就
觉出冷来了。

  正有些打颤,忽然前面一阵喇叭响声,车子都慢慢停了下来,似乎出了什么
事情,等了一会,发现没什么动起来的迹象,大哥熄了火,开了车门出去,往前
面走去,不一会回来,说前面一辆大车倒了,横在高速路上,救援队还不知什么
时候到,都在堵着呢。

  高速上就这样,回头是不可能,都只能等待清理现场,别的都还好,这时间
一长,我可就给冻得有点受不了了。车子里不一会就跟外面一样冷了,我冻得起
了浑身的鸡皮疙瘩,身子哆嗦着,出来车子想着活动一下暖和身子,结果小风一
吹我直接又钻了回去,感觉冻得我骨头都有些痛。

  其实当时也就零下六七度的样子,但我从小就怕冷,这一会冻得面色苍白,
嘴唇直打哆嗦。大哥看了我一眼,忙把自己身上穿的棉服脱下来给我盖在身上,
棉服厚大,带着大哥的温度,我立时感觉到温暖异常,面色也慢慢缓过来,但大
哥里面就穿着一件秋衣,给了我他刚开始还好,不一会就业冻得手脚蜷缩起来,
虽然他一再说没事,但他打了两个喷嚏之后,我说什么也让他穿上,自己立时又
给冻得难受起来。

  大哥一瞧不行,便又要脱给我,我自是不愿意,想了想,便说坐到后面去,
大哥本来还想说自己抗冻,但也知道说不过去,便听我的坐到了后面,敞开棉服,
让我钻进他的怀里。

  我全身暖和的舒服异常,面色也红润起来,此时才闻到大哥身上那熟悉又有
些陌生的气息。

  在家中我自小跟大哥关系最好,依稀记得我小时最喜欢跟着大哥玩耍,也经
常跑到大哥的被窝里睡觉,后来长大了大哥上了学,也经常给我辅导功课,姐姐
倒是用不着,很多时候姐姐比大哥懂得还要多一些……

  后来大哥当兵走了,我也大了,尤其是母亲走了之后,我跟大哥之间的联系
便少了很多,大哥有两年都没回家,我跟大哥的关系也跟普通的兄妹那般变得又
亲近又疏远,除了逢年过节不会有联系和见面的机会,大哥成了家之后也一直忙
于自己的事情,但我知道,每次我们两人见面时,再大哥温厚的笑容中,我似乎
又变回那个当年的小姑娘了。而此时被他裹在怀里,大哥身上的气味让我一时安
心不已,自从母亲走后我第一次感到这么的放松和安全……

  我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小启,跟父亲滚了三年的床单,如今大姐也加入进来,
但我对大哥是真的一点心思没有,我自我感觉真的不是什么淫荡的女人,跟自己
的父亲和弟弟发生关系从没让我有什么负罪感,对大哥是自小的一种依赖感,可
以说我自小只有对大哥撒过娇,对父亲都从来没有过。

  「好点了?」大哥问我。

  我坐在大哥的腿上,被大哥抱在怀里,贴着大哥的胸膛说道:「暖和了,也
不知道什么时候通行。」

  大哥说道:「应该也快,刚才就听说有救援队到了。对了,你回去可别跟老
爸乱说。」

  我「噗嗤」一乐,笑道:「记住了,等你觉得合适了你跟爸说,别将来让他
从嫂子那听到就好,说来好笑,当初大姐因为那事回来,你气的要跑回来打姐夫
一顿,幸亏被大姐拦住,如今你这事让大姐知道,肯定也得笑话你。」

  大哥不知是不是想到大姐知道后的表情,忙摇头说:「可别跟小静说,从小
她那张嘴就不饶人,也不知道随谁,不过话说回来,我这事跟石明也不是一个性
质啊!我是被我那大舅哥给坑了,他就说那是正规的。」

  我乐的直打颤,笑道:「你那大舅哥可也是这么说的,果然一个套路,说起
这事我那小嫂子都乐的不轻。」

  大哥尴尬的「嘿嘿」两声,说道:「这就是个误会……」

  我笑道:「都误会到洗浴中心了,还误会呢。你们男人那点心思,都一个样
。」

  大哥无话反驳,改了话题道:「别光说我了,你也老大不小了,没有自己谈
的?你嫂子说让我问问你,她有个表哥,也是当兵的,你要是愿意年后见一见。」

  我也知道,自己的年龄也确实该谈婚论嫁了,这事嫂子昨天也跟我提过,便
回道:「行,到时候见见」,我怕他唠叨我的事,他可不知道我这段时间跟父亲
如漆似胶的,便用手点点他,抬起头看着他道:「你也记住,那种脏地方以后别
去,沾了脏东西有你哭的。」

  大哥低头看我,低低的「嗯」了一声,我刚想再取笑他两句,就察觉到不对,
我屁股下面被什么东西顶着了……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