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上铺兄弟是扶她】12

  • 【我的上铺兄弟是扶她】12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半尺剑
2020年11月9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12428

               第十二章

  亮光透过窗户,照入宿舍之中。

  何叶不由自主的嗅了嗅,那迷人的桂花香已然消散。

  苏卿现在,还穿着那小裙裙还有丝袜……

  一想到这里何叶肉棒又是忍不住一硬。

  他站了起来,以往都很是君子的他,此刻竟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朝着上铺
看去。

  灰色的被子将那诱人的娇躯遮住,只露出一只玉足。

  在阳光的照耀下,裹着玉足的黑色丝袜迷离,脚趾整齐的排在一起,微微弯
曲着,别有一番风味。

  没有见到想象中苏卿绝美的睡颜,但这……

  作为一个二刺螈,何叶自然是有点足控的,见到这一幕,他居然一瞬间有点
把持不住自己,想要将那玉足揽入怀中,好好的把玩一番,甚至将其放入口中,
不知会是怎样的滋味。

  可何叶知道,如果自己现在真的这么做了,迎来的很可能是带着起床气的临
头一脚。

  不过被这么漂亮的一只小脚踢的话,再痛也无所谓吧?

  我靠……

  何叶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已经变得有些危险的思想。

  他吞了吞口水,按捺住自己有些爆棚的欲望,强行把自己的目光移开,进卫
生间洗了个冷水澡。

  水声很大,等何叶洗完出来时,苏卿已经醒了。

  她的身上已然不是昨天何叶亲手挑选的那种称得上情趣的衣物,而是一件正
常的白色萝莉裙,裙摆堪堪到膝盖,小脚上穿着细腻的白色丝袜,好像雪糕一般。

  何叶抓着毛巾擦头发的手停了下来,他呆呆的看着苏卿。

  据网上那些女装大佬说,别看白丝拍出来好看,那都是修图修出来的,真正
上脚,很少有人能够驾驭的住。

  苏卿最喜欢的丝袜就是白丝,那双白腻的小脚整天在何叶的面前晃悠,看的
他都有些审美疲劳了。

  可当他现在仔细看时,却发现白丝真的很适合苏卿,长年累月缺少阳光照耀
而变得苍白的皮肤,和洁白的白色相得映彰,完全不像是网上那些人说的一般不
堪。

  苏卿正把一只脚放在椅子上,小脸靠在膝盖上,听到门的声音,转过头来,
感受到何叶那炽热的目光,娇颜一红。

  何叶那眼神,明显是正在想些少儿不宜的事情。

  这两天,苏卿发现何叶对自己的眼神越来越暴露,火热,让她在害羞的同时,
还有些不适应。

  在以前,何叶对她,就是真的如同兄弟一般,虽然有些顾忌和扭捏,但却始
终清澈。

  可就在那个吻之后,这个睡在自己下铺,有生以来对自己第一好的男人,就
变了味了。

  当苏卿一直幻想的这一切逐渐发生时,她却发现此刻的自己,有些惶恐。

  何叶见苏卿的俏脸从害羞,突然变成有些害怕的模样,还以为是自己吓到她
了,连忙转移开目光,「早。」

  「得了吧,和你住了一年,你上一次说早还是在入学第一天呢。」

  思绪被打断,苏卿连忙将脚从椅子上放了下来,盘在一起,眼睛瞟了一下有
些尴尬的何叶,嗔道。

  「我……就是觉得你穿白丝挺好看的……「

  何叶见掩饰不过去,说完之后才意识到这话不妥,老脸一红。

  只见过人夸别人衣服好看,哪有人夸穿丝袜好看的。

  苏卿一时没反应过来,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玉腿,突然意识到何叶的意思,
原先心中的紧张顿时全无,剩下的只有娇羞。

  「变态。」

  她转过头去,睫毛不停地闪动,不想让何叶见到她此刻脸上的羞颜。

  可她那如白玉雕琢而成的耳垂,却已有嫣红悄然爬上,美不胜收。

  「那还整天在我面前穿,不知道谁才是变态……」

  何叶的嘀咕被苏卿听了去,她娇颜上的红润瞬间变青。

  「爸爸一日不教训你,你就要反了天?赶紧上线单挑,看我不打爆你的狗头。」

  「来就来,谁怕谁?」

  何叶坐在苏卿的旁边,一边启动着电脑,一边偷偷瞥着苏卿的侧颜。

  一头黑发整齐的披在肩上,俏颜如雪,琼鼻微微翘起,哪怕是天上的仙子,
落到凡间也不过如此。

  何叶突然想将时间永远定格在这一刻。

  打着游戏,喝着可乐,有这般人儿相伴在身旁,无忧无虑,他此生似乎也没
什么追求了。

  「赶紧的,谁输了谁叫爸爸。」

  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此刻却多了几分红尘的气息,距离感没了,剩下的只
是满满的真实,只要伸手就能探到,只要想要就能推倒。

  苏卿还不知道她的形象在何叶的心里早已天翻地覆,她只是想教训下这个口
花花的变态。

  自己天天穿白丝给她看,还说自己是变态……

  这不把他狗头打爆,自己还配爷丶称霸全服这个名字?

  苏卿在游戏这一块确实有着天赋,何叶刚一从掩体后面露头,头就被爆了,
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几个来回,何叶就直接认输了。

  「叫爸爸。」

  苏卿转过身来,小脸上满是得意。

  「呵呵。」

  何叶直接退出了游戏,都怪自己刚刚被美色蒙了心,竟然答应了和她单挑,
他虽然游戏也打得不错,可和苏卿还是差了不少。

  让自己主动叫她爸爸,这是不可能的。

  「叫不叫!」

  苏卿的身体朝着何叶倾过来,熟悉而又迷人的桂花香再次飘进何叶的鼻中。

  「不叫。」

  何叶在强权面前没有丝毫屈服。

  「赖账可不是男人。」

  见何叶一副不认账的模样,苏卿有些急了,她一只手抓着何叶的椅背,整个
人仿佛要扑在何叶身上似的。

  「说的好像你是个男人一样。」

  何叶这话刚一出口,两个人都愣了一下。

  原本几乎要扑在何叶身上的苏卿,缓缓地坐了回去。

  何叶也意识到了不对,心里开始打起鼓来。

  艹……

  说好的偷偷的进村,打枪的不要呢?

  这直接挑明了,自己还怎么以兄弟的身份悄悄的上位啊?

  何叶看着苏卿,一时有些慌了。

  她……不会生气了吧?

  只见她绝美的俏脸上,柳眉紧蹙,目光低垂,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时之间,原本还有些旖旎的气氛,瞬间变得诡异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苏卿深吸了一口气,小手紧紧地抓着裙摆,似乎下定了决心。

  「我……」

  她话音刚出,门口突然传来敲门声。

  两个人都忍不住舒了口气,何叶也不想听苏卿想要说什么了,连忙站起来急
急忙忙的开门。

  一个戴着眼镜的青年站在门口,比何叶矮了一个头,脸上还长着些许麻子。

  「你是何叶吧?」

  ?第十三章见何叶一副不认识自己的样子,麻子脸也没意外。

  「我是张久,你的宿舍长,咱们上次见面还是一年前你入学的时候呢。」

  他一边说着,目光还一边想要越过何叶,看看房间里的景象。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张久这探头探脑想要看屋里的模样,何叶心里有些不舒
服,主动将他挡住了,「那宿舍长今天有何贵干?」

  「苏卿在吗?」

  「她现在有点事,你想说什么和我说也是一样的。」

  看着这比自己矮,还长得有些对不起人的货色提起苏卿的名字,何叶心中的
不舒服越发严重起来。

  「……也行,就是三天之后领导要来视察,你们注意整理下宿舍。」

  张久的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情,说完之后视线又往里面瞟了瞟,突然看到放
在门旁洗衣篓里的那蕾丝黑色短裙,还有那诱惑至极的黑色长筒丝袜,顿时就移
不开步子了,眼睛睁的大大的。

  「知道了。」

  何叶顺着他的视线,看到了那两件衣物,顿时脸色一变,将门狠狠地关上。

  这家伙……

  何叶的脸上满是阴霾,这麻子脸的模样,就差流口水了。

  明明八字都还没一撇,可何叶却已经将苏卿视为自己的禁脔。

  如果不是怕影响不好,何叶都想一巴掌抽在这麻子脸的脸上了,也不知道能
不能打下几枚麻子来。

  张久吃了个闭门羹,也不在意,反而将脸贴在门上,闭着眼睛,鼻子贪婪的
吸着。

  吸了几秒钟,却连那让他迷恋了一年的桂花香的影都没闻到。

  他握了握拳头,眼珠子转了转,走开了。

  房间里。

  「张久?」

  满脸阴沉的何叶转过头来,却看到苏卿站在一旁,抬着头,俏脸上写满了好
奇。

  「怎么?你认识?」

  何叶几乎是用鼻子哼出来的这句话。

  「好像有点印象……」

  苏卿捋了捋发丝,却突然发现何叶脸色几乎快要黑成炭了,忍不住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何叶你这是什么表情……」

  「你管我。」

  何叶二话没说,直接绕开她,坐在自己座位上,又打开游戏,一枪一个机器
人的头。

  站在他旁边,苏卿是想笑不敢笑,笑怕何叶更生气,不笑,又对不起自己。

  这家伙,是吃醋了?

  看着撇着个嘴,一副不高兴模样的何叶,苏卿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这个好兄
弟这番模样。

  她惊奇的同时,心里不禁还有些甜蜜。

  再联想刚才何叶的那番话。

  看来……他应该是早就知道自己的秘密了……

  可他还和平常一般无异,甚至还为自己吃醋,难道他……真的不介意?

  想到这里,苏卿将椅子搬过来,坐在何叶的身边。

  说是坐,其实不如说是贴在何叶的身旁,两条穿着白丝的玉腿依在何叶穿着
短裤的大腿上。

  丝袜的触感丝丝滑滑的,让人心神荡漾,何叶手上的动作一个失误,反而被
机器人给爆了头。

  看着瞬间变得面红耳赤,可还是故意目不斜视的何叶,苏卿的嘴角不由自主
的翘了起来。

  「我突然想起来了,那个张久,是新生入学那天,做接待的学长之一呢。」

  苏卿将俏脸凑在何叶的耳边,檀口微张,吐出来的气让何叶的耳朵忍不住抖
了抖,又被机器人给爆了头。

  她的声音比平时还要软了几分,好像要将何叶化掉一般。

  「见到人家之后,他还主动找人家要微信呢……」

  听到这里,何叶心里怒火攻心,外面又被平时菜的一笔的机器人疯狂爆头,
内外受敌,直接一砸键盘。

  「什么垃圾游戏,老子不玩了!」

  看到一贯佛系的何叶一副急了眼的模样,苏卿实在忍不住,一只玉手捂住小
嘴,咯咯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何叶转过头来,他实在是装不下去了。

  「那张久一脸麻子,跟个老鼠似的,眼神还不安好意……」

  他嘀嘀咕咕的,但两人离得如此之近,呼吸都像是吹气在对方脸上似的,不
如说是对着苏卿说的。

  「所以我没给啊。」

  苏卿笑得花枝招展,可何叶却有些尴尬,面红耳赤的。

  「我只是笑有些人,满眼都是流雁,却不知凤凰已立……枝头。」

  苏卿说着这话,忍不住低下头来,两朵红云跃上脸颊,眼波流转,特别是最
后两个字,如同蚊吟一般,但却被何叶听了个清清楚楚。

  她这般模样,这种语气,几乎已经可以称得上是表白了。

  这平日里满嘴芬芳的苏卿,啥时候变得这么文青了?

  双眼大睁,何叶看着这个坐在自己面前,低垂颔首,脸颊通红的人儿,哪怕
再是个死宅直男,在此刻也应该顿悟了。

  他嘴唇微张,似是想要说些什么,可看着那鲜嫩欲滴的红唇,一时间大脑仿
佛放了气,什么都说不出口,直接将眼前可人儿搂入怀中,朝着那红唇压了上去。

  苏卿没有任何反抗,甚至还有些期待,朱唇微张,将何叶舌头迎了进来,任
由他作怪。

  紧紧地交缠在一起,交换着津液。

  也许不能说是交换,应该是何叶正紧紧地吸着那丁香小舌,任由苏卿的娇躯
上下起伏,也没有丝毫松口。

  两人的口水顺着苏卿的嘴角,流过她白皙的脖颈,进入了裙子里。

  不知过了多久,等到苏卿的娇躯已然软成了一滩水,贴在何叶的怀里,眼神
迷离,何叶才松口。

  「你……你是要憋死我吗……」

  苏卿抬着头,张着小嘴,嘴角满是晶莹,不停地喘着细气。

  也不说话,何叶就这么低头看着这个依在自己怀中的美人。

  她的肤色,一般人都会形容洁白如雪,可雪是死的,眼前的人却是活的,更
为鲜润,此刻还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如果是平常,何叶可能早就扑了上去,现在的他,心底固然有那心思,可更
多的却是爱意。

  如同初恋,青涩,而又美好。

  「什么时候开始馋我身子的?」

  何叶擦了擦苏卿的嘴角,手指挑起来,晶莹的液体连成了丝。

  苏卿眼睛眨了眨,将他的手打掉,调整了一个更舒服的位置,可那柔弱无骨
的身体却从未离开何叶的怀抱。

  「不知道,刚开始觉得你挺好玩的,后面就很喜欢和你在一起……」

  「谁让你找那个坏女人,说好的和游戏过一辈子呢?」

  她两只眼睛看着何叶,桂花香再次窜入何叶的鼻中,淡淡的,和当初一般好
闻。

  ?第十四章「我憋太久了嘛……游戏虽然能打一辈子,可有时候还是有生理
反应的……」

  看着苏卿这般小鸟依人的模样,何叶还真是不敢相信。

  那个天天骑在自己头上,自称爸爸作威作福的兄弟,此刻却依在自己身上,
娇艳欲滴。

  「那你可以找我啊……兔女郎,女仆,护士的衣服我都有……你如果肯叫我
爸爸,我又不是不会穿给你看……」

  苏卿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声,似乎是感觉到何叶看着自己的眼光越来越
炽热,最后干脆又把脸偏到一旁,不说话了。

  反而耳垂越发红润起来,让人忍不住想要舔上一口。

  「我靠……苏卿,你有那种东西你不早说,我……」

  扫视着苏卿那柔弱的身体,何叶的脑子里顿时多了很多大胆,还不受法律限
制的想法。

  「行了,你D盘里那些东西连加密都不做,整天看的还都是里番,谁不知道
你那些龌龊的想法啊。」

  说着那些东西,苏卿的俏脸越来越红,突然,她感觉什么东西在顶着她。

  她又调整了一下位置,可那东西却越发变本加厉了,甩了一下,反而变得更
大更硬了。

  苏卿猛地想到那是什么东西,她连忙想要起身,却被何叶给拉住了。

  「放开我!」

  明明有着两层衣物隔着,可苏卿的大腿却仿佛还能感觉到那家伙的火热。

  「不放,你万一跑了怎么办?」

  第一次见到苏卿小女人的一面,何叶感觉这一生的XP都已经爆了,再加上
她的娇躯又软又香,怎么可能放她走。

  苏卿的娇躯被紧紧地搂着,下面还被那铁棒一样的玩意儿顶着白腻的大腿,
只感觉又羞又气,一时间话都说不出来,俏脸滚烫。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抬起头,却又迎上何叶的目光,那股熟悉的气息顺着热风
吹到脸上,整个人都酥了,又怎么能够挣脱。

  「你……你顶到我了……」

  她只能倚在何叶的身上,樱唇微张,连话也说不大清楚了。

  「啊这……」

  香玉满怀,何叶整个人都飘了起来,还真没在意自己的肉棒已经硬的不像话,
苏卿一提起来,他才注意到自己的肉棒竟然直直的顶在苏卿的大腿上,因为苏卿
是倚在何叶身上的姿势,他的肉棒仅仅只是隔着运动裤,抵在那丝袜与大腿的交
接口,进一步就是那令人神往的处女地。

  何叶稍微将苏卿抱起来,想要调整一下肉棒的位置,肉棒刚好擦过那湿地,
那一瞬间,苏卿整个人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重心一动,导致抱着她的何叶直
接跌坐在椅子上。

  「啊……」

  苏卿嘤咛一声,声线颤抖着。

  由于太过突然,她直接坐在了那根肉棒的上面,潺潺小穴和那根又硬又热的
肉棒仅仅隔着她的内裤还有何叶的运动裤,甚至那肉棒还隐隐的陷入些许。

  这突然的刺激,让她娇躯一颤,双眼几乎翻白。

  何叶听到那声仿佛要将人化掉的娇喘,又低头看了看,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
不得了的事情,呼吸不由自主的变得粗重起来。

  一瞬间,两人再也听不到周围的其他声音,耳朵里只有彼此那急促的呼吸声。

  苏卿紧闭着眼睛,将脑袋深深地埋在何叶的胸口,隔着那层单薄的布料,她
甚至可以听到他那砰砰直跳的心脏。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紧张至极的她,在听到那心跳声后,反而安心了不少,
原本因为刺激而飞到九天之外的思绪,此刻也回归了几分。

  苏卿并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她的娇躯会如此的敏感,明明隔着两层衣物,却比
她自渎时的快感还要强上几分。

  内裤已然有着水渍的她,根本无法想象如果何叶现在插进来,会不会让她直
接昏迷过去。

  苏卿也不是没有趁着何叶睡觉时偷看过,都没勃起就那般狰狞样,现在那么
硬,恐怕一进去,她就要痉挛了。

  脸上两朵红晕越发醒目,苏卿睁开双眼,扫过周围那熟悉至极的环境。

  一年来,她和何叶几乎没有去上过课,整天在这个房间里,腻在一起。

  如果不是半路突然杀出小彩这么个坏女人,说不定大学四年,两人都会如此。

  不是那女人,说不定自己还不会意识到……

  自己对何叶的情感……

  这个房间,说是宿舍,不如说是两人的爱巢。

  反正他也知道了……

  如果在这里……再好不过了……

  何叶只看着怀中佳人突然睁开眼睛,好看的瞳孔看了看周围,最后却聚焦在
自己的脸上,眼里秋波流转。

  俏脸上满是娇羞,带着红霞的两颊还沾染着刚才的口水。

  「何叶?」

  苏卿小嘴微张,吐气如兰。

  「啊?」

  「你……真的不介意吗?」

  她眼眸低垂,睫毛颤了颤,贝齿紧咬着嘴唇,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

  介意什么?

  介意她是个女扮男装的花木兰,还整天要当自己爸爸?

  难不成她还能掏出个比自己还大的?

  自以为摸清了苏卿底细的何叶色授魂与,肉棒硬如长枪,哪还管得了这么多,
他装作沉吟了一会。

  「不介……」

  他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怀中的苏卿,前两个字才刚出口,只见原本还在抠着
小手的苏卿突然停下了动作。

  她抬起头来,原先黯然的眼眸里此刻满是亮光,好像天上的星星一般耀眼,
如同眨眼间变了一个人一般,美轮美奂。

  何叶还没来得及说完,看着这副模样的苏卿,一时间竟有些痴了。

  突然,一阵桂花香猛地扑来,一道湿唇已然映到他的嘴上。

  柔软的小舌顺着探入到他半张的口腔,仿佛疯了一般找寻着何叶的舌头,好
不容易探到那舌头,直接与其交缠了起来,疯狂的掠取着何叶的口水。

  不知何时,柔若无骨的玉手已然探入何叶的衣服里,不停地抚摸着,扣弄着。

  不仅如此,她那让人疯狂的娇躯更是轻轻扭动着,好像一条美人蛇,紧紧地
缠在何叶的身上。

  要知道,何叶的肉棒还顶在那最为柔软的湿地上,虽然隔着布料,但哪怕只
是简单的扭动,对身为处男的何叶都是一种无上的刺激。

  何叶被占满的嘴倒吸了口冷气,整个身体仿佛麻了一般。

  他从来没见过苏卿如此的主动,绝美的脸抵着自己,如水的娇躯上下起伏着,
好像要把自己揉进何叶的身体里一般。

  介不介意她是个花木兰,真的对她这么重要吗?

  事实上,何叶已然欲火焚身,根本无法仔细思考,两只大手已然攀上了那温
润的玉体,隔着单薄的裙子,下意识地揉搓着苏卿的胸部。

  表面看着是搓衣板,但真正上手之后,却感觉那两个地方柔的似水一般,半
点硬感都没有。

  何叶不由有些疑惑,又捏了捏。

  苏卿感受到那两只正在她身上作怪的大手,娇躯一颤,顿时停下了动作。

  她看着何叶好奇而又充满着热烈的目光,忍不住嫣然一笑。

  「你那天看到的奶子,不是假的哦……」

  ?第十五章何叶猛地睁大眼睛。

  苏卿缓缓地从何叶的身上想要起来,结果没想到自己的娇躯早就软了,只能
扶着何叶的肩膀起身。

  别看她刚刚那般的主动,实在是何叶的那句话让她放下了一切防御,别说是
身体,就连整个人都是他的了。

  但当苏卿脱离了那熟悉而又让她迷恋的气息后,理智回归,又让她意识到刚
刚有多放浪,忍不住低着头,不敢再看何叶。

  一想到自己又要主动脱下衣服,将那世间无人知道的一面展现给情郎看,她
的俏脸变得更加滚烫。

  罢了。

  既然他丝毫不在意自己的特殊,又像正常人一般对待她,别说给他看了,等
下说不定魂都要被他夺去。

  苏卿咬了咬贝齿,缓缓转过身去,小手不停地拧着裙角,樱唇微张,「帮我
拉下。」

  这……

  这是……

  何叶刚平缓没多久的呼吸,再度变得粗重起来了。

  他明白苏卿的意思。

  这裙子的拉链,哪怕苏卿和他关系再莫逆,也从来没有主动叫他帮过忙,可
在现在这个如此旖旎的气氛里,主动让自己拉……

  再联想到苏卿刚才的主动,何叶的肉棒又变硬了几分。

  右手微微有些颤抖,攀上了苏卿的背。

  明明隔着衣服,可当那只手摸上来时,好不容易站稳了的苏卿又要软倒在地
上了,问题是何叶从来没有类似的体验,笨拙的大手在那一阵摩挲,恐怕裙子还
没拉下,苏卿已经成一滩烂泥了。

  「快点!」

  苏卿跺了跺脚,声音如蚊吟。

  羞死个人了!

  何叶自然是连声应着,找准机会,一拉而下,裙子顺声滑落,诱人的玉体完
完全全的展现在他的眼前。

  光滑的脊背上没有丝毫骨头的痕迹,如霜似雪,何叶的手不由自主的碰了一
下,被接触的地方顿时出现微微粉红色,滑腻至极。

  但何叶却突然发现,那玉背的中间那段,纵然肤色相仿,但莫名有些违和的
感觉。

  强忍着下体异样的感觉,苏卿转过身来,双手在娇躯上找到些许缝隙,用力
一提。

  随着苏卿不停地吸气,那两个白玉雕成的娇嫩馒头逐渐展现在何叶的眼前。

  那馒头通体温润,由于常年不见光亮,所以更显得白皙,两点樱桃点缀而上,
粉嫩至极,让人忍不住想要将其衔于口中,舔弄几下。

  可就是这等无暇软玉,此刻却满是鲜红的勒痕,让人怜惜不已。

  原本满是期待的何叶,见到这一幕,心中的欲火瞬间消了几分,剩下的只是
心疼。

  「你……每天都是这样吗?」

  何叶的目光不敢再在那饱满的馒头上停留。

  苏卿的胸,虽然不大,但也绝对不小,那束胸样的东西能将这样的胸部压成
搓衣板模样,苏卿每天所受的折磨可想而知。

  「嗯。」听到何叶的声音,苏卿抬起头来,见到的却不是觊觎与饿鬼吃人般
的色欲,反而只看见满心的心疼,顿时心都要化了。

  她果然没有看错人。

  「但如果不是这样,你恐怕也不会认为我是个男人吧?」

  何叶有些迷惑的看着苏卿。

  「如果束束胸就能换个好老公,还会有那么多女的在网上坐地排卵吗?」

  苏卿看着何叶俊朗的脸庞,眼神迷离,嘴上说的话却一点都不符合她仙女一
般的样貌。

  何叶心中的心疼被苏卿的话语冲淡了几分,忍不住将她揽进怀中,实在是按
捺不住处男十九年的冲动,大手附在了那香喷喷的馒头上。

  那只手刚摸上去,苏卿只感觉一股电流从那处传向全身,两只被白丝包裹着
的腿忍不住轻微的一摆。

  因为还有着勒痕,所以那粗糙的手一摸上去,几乎是快感与痛楚两种相对的
感觉一同刺激,足以让人魂飞九天。

  浑身无力的苏卿只能瘫倒在何叶的怀里,任由他轻薄,吐气如兰,如果仔细
看,甚至可以看到她那雪白的内裤,此刻已满是湿痕,一拧就能拧出水来。

  何叶可不懂这些,他只感觉自己正摸着世界上最柔软滑腻的东西,稍稍按压,
又弹起来,哪怕是传说中的软玉,也不过如此了。

  随手拂过那鲜红勒痕,略感粗糙,可又带着些许异样的情趣,就仿佛丝绸上
的小疙瘩,看起来固然不爽,但摸起来却有奇怪的感觉。

  摸着摸着,何叶逐渐有些不满足,他忍不住低下头来,将其中一个粉红蓓蕾
含入口中。

  那蓓蕾粉嫩至极,大舌头一扫而过,微微颤动,带着些许桂花香。

  「啊!」

  事发突然,苏卿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一时竟没有忍住,直接娇吟出声。

  「你……你别那么……啊!」

  她连手都抬不起来了,可又实在按捺不住那从胸部传向全身的电击感,只能
小嘴微张,软糯的声音如同黄莺一般高昂。

  十九年的渴望,随着怀中绝色娇躯的起伏,在此刻烟消云散。

  何叶放过了那已然沾满他口水,傲然挺立的樱桃,抬起头看向自己怀中的苏
卿。

  长发落在她那未着寸缕的玉体上,雪花花的娇躯耀眼的让人移不开目光,一
张堪比大明星的俏脸此刻满是涨红,嘴角还有着些许水迹,眼睛微张,满是秋波
迷离,整个人一副任君采撷的妩媚模样,就是那传说中勾人心神的狐狸精,也要
差上三分。

  这么久的刺激,再要憋下去,何叶恐怕直接就爆炸了。

  温润如玉的娇躯,此刻就只剩下堪堪遮住下体的小内裤和那双到大腿内侧的
白色丝袜。

  何叶发誓,那网上所谓的福利姬,国际超模,那些被修图捧上天的女人,都
不如面前自己室友的皮毛。

  而这个室友,是个花木兰。

  他让苏卿在椅子上坐好,快速除去自己身上的衣服,最后脱得只剩下一条内
裤,那狰狞的肉棒死死地顶着,仿佛要宣泄自己快要憋死的愤怒。

  看着那倚在椅子上,哪怕只是边边角角都足以让无数宅男发疯的娇躯,何叶
都怕自己激动的昏过去。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那从未如此巨大的肉棒,腿都忍不住有些颤抖。

  牛子啊牛子。

  这十九年来,是我对不起你,让你没有个温暖潮湿的地方歇息。

  今天之后,我也能在你面前堂堂正正的做人了。

  何叶猴急的正想赶紧去把苏卿最后一道防线也被扒了,谁知之前还一副欲女
模样的苏卿,此刻却满是扭捏,两只玉腿夹在一起,就是不让何叶蹲下来看个仔
细。

  「说好不介意的?」

  苏卿的心里砰砰跳着,明明已经听过何叶说过,她却还想再确认一遍。

  这是她第一次在人前展示自己的身体,就连父母,在懂事之后也再也没见到
过。

  虽然何叶已经知道了,但亲眼见到和想象中的差别如果过大,他会不会……

  「不介意,怎么可能介意,你放心好了。」

  何叶两只大手已然游走到了苏卿的大腿上,不停地抓着,捏着那滑腻的大腿
肉,眼睛满是通红,怎么可能意识到苏卿话语中明显的不对劲。

  看着何叶那双眼放光的模样,又感受到那双粗糙的大手几乎都快要伸到她最
隐秘的位置,苏卿同样也忍不住了,但她却还是紧紧地锁着自己的玉腿。

  「还不够……」

  软糯的声音,带着娇羞与紧张,几乎是颤抖的。

  你就当个女菩萨,放过我好吗?

  何叶都快疯了。

  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老脸一红。

  算了算了,为了把我的处男身赶紧交代了……

  他将脑袋凑到苏卿那已经红透了的耳垂旁,咬牙切齿。

  「爸爸。」

  低头再看苏卿,那双原本紧锁着的玉腿,已然垂在两侧。

  此刻的她,冰雕玉琢的娇躯瘫软在椅子上,大片雪白完完全全的展现在何叶
的面前,双眼低垂,紧咬着下唇,俏颜满是红晕,让人忍不住想要扑上去。

  妈的,都这种时候了要自己叫爸爸……

  何叶早就忍不住了,他蹲下来,正想除去面前美人身上的最后一片布料。

  这……

  怎么有点不对劲?

  何叶看着那白色小内裤中间的凸起,感觉有些疑惑。

  女人的阴唇,会有那么大的凸起吗?

  不管了!

  何叶肉棒都快爆炸了,两只手抓住内裤边角,在苏卿的配合下一拉。

  他的眼神凝固住了。

  ?第十六章那双大手刚摸到内裤的边角,苏卿的娇躯就忍不住一颤,原本就
不堪重负的小内裤又重了几分,都快滴出水来了。

  可她还是不敢抬起头看何叶的眼睛,只能稍稍抬起翘臀,让何叶的动作能顺
畅一点。

  憋了许久的肉棒顿时解放了出来,原本雪白的棒身,此刻已经满是青筋,顶
部肿成粉红色的龟头,也满是从马眼流出来的粘稠液体。

  下面那如同白玉馒头般的蚌穴,小口微微张开,近乎于透明的穴水顺着那粉
嫩软肉汩汩而流,让人心神荡漾。

  苏卿只感觉全身的每一寸都在此刻绷紧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全然不知道自
己此刻该做什么,瘫软在椅子上。

  就仿佛砧板上那上好的鱼肉,任人宰割。

  窗外突然下起了雨,冷气顺着窗口,涌入房间内,吹在那赤裸的大好玉体上,
让苏卿原本满心的欲火与娇羞,突然消了几分。

  感受到何叶扒下内裤后,就蹲在那里没有任何动作,苏卿的眼帘颤了颤,忍
不住稍稍抬起一点,想要看看他的神情。

  虽然可能会有点吓人,但又不像你的那个那样那么黑,白白嫩嫩的。

  再说了,如果真被吓到了,恐怕早就出声了吧,而且你也说了不介意的……

  难道他喜欢?

  想到刚刚何叶看自己身躯时那副色中饿鬼的样子,苏卿的心里又是一阵美滋
滋,他看网上那些嫩模福利姬,可没有看自己身体那么疯狂。

  然后苏卿看到了她情郎此刻的模样。

  呆滞的眼神,紧紧的看着她那根正立在他面前的肉棒,眼神里似乎还带着些
许慌张。

  再看何叶原本狰狞而怒的帐篷,此刻虽然还有着型,但也没有刚才那般巨大
了。

  「你……」

  何叶总算回过神来,不知是不是突然下雨带来的冷气的原因,他感觉原本火
热至极的嘴唇,此刻似乎有些冷。

  他还没反应过来,眼前那动人的娇躯却突然起身,何叶正想抬起头来,却发
现苏卿已然跑到衣柜旁,从上面抓了他的一件大衣下来,雪白的肌肤顿时被沉闷
的黑色所包裹住,没有再泄露一分。

  「苏卿!」

  何叶叫了一声,那道黑色身影一顿,随后直接打开了房门,连鞋也不顾穿,
一双娇嫩的白丝踩在冰凉的大理石地板上。

  「苏卿!」

  何叶仿佛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在苏卿关上房门之前拉住了她的左手。

  她的小手,还是那么的柔软,但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支柔弱无骨的小手,此
刻却满是寒意。

  「有什么话好好……」

  何叶还没说完,随着一声脆响,他的脸上多了一道鲜红的掌印。

  那位置,和那个晚上小彩扇的几乎重叠,仿佛嘲讽一般。

  不由自主地松开了手,何叶下意识的捂着自己的左脸,眼睁睁的看着那道倩
影穿着自己的大衣跑开。

  呆了一小会,他恍然醒悟过来,连忙追了上去。

  艹!

  我还是个人吗?

  何叶敢打包票,苏卿现在的举动,绝对和刚刚自己的神情有关。

  他追到走廊,左右环顾,明明只是十几秒的功夫,苏卿的身影已然消失,走
廊上也没有任何人影。

  忍不住抽了自己一巴掌,何叶的心中越发焦急起来。

  要知道苏卿现在除了套在身上的那件大衣之外,完全是身无寸缕的情况啊。

  手机,钱包这种现代人离开就会死的东西,根本就没带。

  更别提现在还在下着倾盆大雨,如果苏卿着了凉……

  不对。

  这么短的时间,苏卿肯定跑不太远,再加上她这一年来除了取快递和外卖,
根本就没出过房间,肯定不会跑到其他地方去。

  既然走廊上没人,那应该是走楼梯了。

  何叶松了口气,这才注意到自己也只穿着条内裤,连忙跑回房间,也随便抓
了个大衣,拿着手机,就赶紧跑到楼梯口,连鞋也不顾上穿。

  一楼会有来来往往的人,她那种性格,肯定不会去,其他楼说不定也会有人
……

  一年来形影不离的相处,如果说苏卿是何叶肚子里的蛔虫,何叶对苏卿也差
不了多少。

  以她的性格,只可能去这种时候根本没人的天台……

  天台?!

  想到这两个字,何叶的腿都快软了,连忙抓着楼梯,疯狂的往上爬着。

  苏卿,你可千万不要犯傻啊!

  心急如焚的何叶吃奶的力气都快使出来了,好不容易来到顶层,终于看到通
往天台的门。

  原本紧闭着的门,此刻已然打开来,想都不用想,一定是她。

  何叶疯了般的跑了出去,暴雨打在他的脸上,让他的视线一时模糊。

  「苏卿!苏卿!」

  他疯狂的擦拭着自己的双眼,环顾着周围,大声呼喊着。

  朦朦胧胧之中,却没有丝毫苏卿的痕迹,有的只是无尽的寒冷,震耳的暴雨,
与他那歇斯底里的喊声。

  何叶跌坐在地上,赤裸的腿接触到冰冷的地板,他却没有一丝感觉。

  「苏卿……」

  到最后,他原本的呼喊,已然带上了哭腔。

  一时之间,他竟然分不清此刻洗刷着自己脸颊的,到底是那无情的暴雨,还
是自己的泪水。

  一瞬间,他似乎感觉自己与这个世界分离了开来。

  再也听不到哗啦的雨声,只有一片死寂。

  那道带着桂花香的娇躯,此刻仿佛还在自己的眼前,紧闭着双眼,颔首低垂,
俏脸上满是红晕。

  何叶猛地站了起来,雨水早就把他身上的劣质大衣浸湿,可他却毫不在意。

  一步步的朝着不远处的栏杆走去,仿佛行尸走肉一般。

  你死了,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但就当他想要和苏卿一般,往前纵身一跳时,他却感觉身后有人拉了拉自己
的衣服。

  何叶机械般的转过头去,突然间,他的大脑一片嗡鸣。

  雨水早已将那披肩秀发打湿,顺着尖细的下巴滴落在地上,大雨如幕,看不
清那倾城倾国的俏脸上的表情。

  忍不住擦了擦自己的眼睛,他似乎还是看不太清,又拿大衣袖子擦了擦。

  她似乎在说些什么,可雨声实在太大,何叶听不到,只能将脑袋凑近了些。

  她似乎也意识到了,又提了提音量,可远处又猛地劈下一道闪电,将她的声
音全部盖住了。

  两人的脑袋几乎贴在了一起,她又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可还没等她出声,
她那张冰凉的小嘴却已然被火热覆盖。

  她似乎想挣扎,可最终还是将那小舌主动探了出来。

  磅礴大雨,电闪雷鸣之中,两个穿着黑色大衣的人,站在天台边,忘情深吻
着。

  那只拉着大衣的小手,又用力了几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