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M不是人】(第七章 戏中有戏)

  • 【我的M不是人】(第七章 戏中有戏)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小清河
2014-9-8发表于sis001
是否首发:是

    一、屌丝很生气

    我这个人平时总是表现得很懦弱,每当碰上了蛮不讲理的恶人时,首先想到
的第一反应,是宁可吃点亏也不要招惹恶人。其实这并不是我的本质性格,作为
最悲催一代的80后们,基本上都是这样的。与悲催时时代成的这一软弱相对立的,
我可能因为是双手断掌的缘故,一旦是碰上了更蛮不讲理的恶人,怎么退让也不
行被其给逼急了,却又是会被逼出来出不要命的横劲,这时胆子大得会让自己都
觉得奇怪。老话里说,千万别把双手断掌的逼急了,看来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被手铐给吊在摆放着关公像的铁架子下,眼睁睁地看着幺幺遭到了那个光头
的蹂躏,我拼了命地挣扎了起来,但是既没有挣脱开被铐着的双手,也没能把塞
在嘴里的毛巾吐出来。然而就当我濒临绝望要放弃挣扎时,结结实实地塞在我嘴
里的毛巾,却突然从我的嘴里掉了出去。感觉不像是被我给用舌头顶出去的,更
像是有人用手帮我掏出去的,可我的面前明明并没有人。不过我此时已然顾不得
去想这些了,等嘴里的毛巾突然掉出去了之后,当即豁出了命地破口大骂起了,
正在得意至极地奸淫着幺幺的光头。

    「哎,我说没头发的那孙子,你他娘的剃了个光头,就当你是释永信了啊?
你也不打听打听老子是谁,就敢跟老子玩这出,寿星佬上吊,你可真是活腻了啊!」

    在客厅南侧正对着我的沙发床上,正在猛烈操干着幺幺的光头,因其以这种
方式奸淫幺幺的目的,就是要在操干幺幺的同时,欣赏着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奸
污幺幺的反应,因此从后面猛烈操干起了幺幺之后,一直是目光平视地看向了我。

    不过因他这时操幺幺操得正在兴头上,呼呼喘着粗气正处于强烈的亢奋中,
并没有留意到塞着我的嘴的毛巾,突然从我的嘴里掉落了出来。

    毫无察觉间突然听到了我大声骂起了他,正在亢奋中的光头被吓得一激灵。
本来他这时候还没有操达到要射精的状态,但正在操干到了兴奋至极的状态中,
突然被我扯开了嗓子的叫骂声,给吓得一激灵,不由自主地闷吼了几声,肩膀哆
嗦几下,鸡巴提前在幺幺的逼里泻了。

    不过这家伙显然是见过大场面的,突然间被我给吓得提前射了出来,停下来
了抽插的动作仔细看向了我,发现是塞在我嘴里的毛巾掉了出来,从幺幺的草莓
逼里拔出来了鸡巴,腆着硕大的啤酒肚坐到了床上,大口地喘着粗气休息了一会,
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从沙发床旁边的茶几上摸过了烟和打火机,点上了一根烟直起腰跪到了床上,
伸出一只手抓住幺幺的及腰长发,粗暴地把幺幺给直接给拽得转过去了身,把他
刚射完精的鸡巴塞到幺幺的嘴里。一手拽着幺幺的头发,一手夹着烟抽了两口,
多少显得有些吃惊,但并不是太在意地对我说:「呦呵嘿,真没想到,你小子还
够横得哎。不过我告诉你,爷报出了字号来能吓死你,别说玩的是这个么小骚货,
就是操了个还没破瓜的女中学生,也没谁敢把爷怎么着的。」

    「嘿,孙子,够狂的啊!天一都法办了,难道你是天一他爹的亲儿子?」骨
子里不要命的横劲,此时已然完全被激了出来,我毫不示弱地继续回骂了一句,
随后继续跟面前的光头叫起了板。

    「老子管他妈你是谁呢!听着,老子也告诉你,痛快儿地把老子给放了,完
事儿先摆一桌鱼翅谢罪宴,再把你老婆叫来,要是你还没老婆就把你妈叫来,要
是你亲妈太老了你小妈也凑合,等你老婆或者你妈,撅着屁股也跟老子赔完了罪,
老子再拿酒瓶子,在你那秃脑袋上开俩窟窿,今儿这事没准儿咱就算完了。要不
然,你脖子上的那颗秃脑袋,也就长不到日头出来的时候了。」

    显然是没想到我这个穷屌丝,不但全然没被他给威慑住,反而是更强势地跟
他叫起了板,光头脸上浮现出了一副有些哭笑不得的表情,一时间还不知道该如
何来回应我了。

    「赵哥,怎么你也在这啊?」

    我刚才是被堵住了嘴但没被住着眼睛,能够看到眼前的情景但说不出话来,
幺幺是蒙住了眼睛但并没有被堵住嘴,能够听到声音但看不到眼前的情景。突然
听到了我的叫骂声,幺幺这才发现到,我也在这间屋子里,同时从我的话语里,
很明显地听了出来,我也是被绑架来到了这里的。

    趁光头暂时有些愣神,伸出手推了下光头的下身,幺幺吐出来被塞在嘴里的
鸡巴,先扭过脸惊诧地尖叫了一声,随后似乎是突然间想明白了,我和她为何双
双遭绑架的缘由,连忙向后缩了缩身下贱地跪在了床上,以连连给面前的光头磕
着头的方式,哀求起了光头留下她把我给放了。

    「爷,既然您知道了,幺幺是个天生的贱母畜,幺幺现在也知道了,您喜欢
怎么玩,哪幺幺肯定会陪着您好好玩的。这位赵哥,是今天才刚刚和幺幺认识,
幺幺就是想跟他玩一个小游戏,跟他没有什么直接关系。既然您把这位赵哥和幺
幺,都给弄到了这里来了,哪幺幺的老公,肯定也让您给弄到了这里来了。既然
您喜欢这么玩,哪就让幺幺的老公,来看着幺幺被您的大鸡巴操吧,这位赵哥和
这件事没什么关系,求求您就让他离开吧!反正大家都是喜欢玩这个的,以后没
准还可以一起玩,犯不着因为玩这个结仇。」

    我听完幺幺哀求光头的话,对我和她突然双双遭到了的这起绑架,虽然一时
还不能完全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但从幺幺的话里已猜出了个大概。

   

    二、后果很严重

    从幺幺哀求光头留下她放了我的话里,我先是很明显地感觉了出来,雇人绑
架了我和幺幺的这个光头,四十多岁的年纪,脑满肠肥的长相,还在家中的客厅
里摆了尊关公像,很显然应该是一个暴富型的土豪。随后我也很明了地想到,这
家伙应该也是喜欢玩SM的,而且是一个经常玩SM的正牌S ,他跟幺幺之前应该没
有见过,但很可能之前跟幺幺在网上聊过,或者是听别人跟他说起过幺幺这个极
品M.有钱有势能调教到M 的机会很多,玩得多了对通常的方式觉得不够刺激了,
所以精心安排了这么一次绑架事件,给自己创造了一个真正的夫前辱妻的机会。

    显然我的猜测是正确的。精心策划了这么一起绑架,图谋得逞后玩得正在兴
头上,万没想到突然被我向起叫起了板,先是把他给吓得提前射了精,紧跟着又
被幺幺猜到了其实际意图,还把其实际意图给说了出来,光头的脸上流露出了扫
兴之极的表情,很显然是继续往下玩的兴致,被预想不到的意外全然给搅没了。

    这时光头见幺幺还想要继续哀求他,显然是不想幺幺把他的意图全给说破了,
把抽了几口的烟掐灭到了烟灰缸里,抓起刚才扒掉了的幺幺的内裤,团了团后塞
住了幺幺的嘴。随后抓着幺幺的头发下了床,拖着幺幺走到了我的面前。

    虽然是很粗暴地拽着幺幺的头发,拖着幺幺下了床走到了我的面前,但应该
是因为我刚才豁出命去的强势叫板,令其此时不得不琢磨起了,我是不是有着比
他更大的来头,光头刚才表现出的嚣张劲,这时不由而然地少了三分。

    光头拖着幺幺走到了我的面前,在我面对面地打量起来了他的同时,也面对
面地打量了我一会,随后语气虽然还是很强硬,但言词里已有了退让意思地对我
说:「小子,既然你也是玩这个的,今儿爷唱的这出是个咋回事,我想你应该心
里也明白了。既然咱都是好这口儿的,哪今儿这事也就算是场误会,我看今儿这
事,咱也就你明白我清楚地拉倒吧。」

    「什么?大半夜的把老子给铐这来了,你说完了就完啦,有这么便宜的事儿
吗?我告诉你,就是你真是天一他爹的亲儿子,今儿事也完不了!」

    光头已经很明显地表露出了和解的意思,我听了如果是顺坡下驴的话,不能
带着幺幺一块离开,至少自己还是可以安然离开的。然而因骨子里的那股不要命
的横劲,此时全然被激了出来,我这时胆子大得让自己都觉得奇怪,听完光头说
的表示退让和解的话,在根本控制不住的冲动的趋势下,却是更加强硬地继续跟
其叫起了板。

    我没有顺坡下驴继续跟其叫起了板,反到是让光头更琢磨起了,我是不是有
着比他更大的来头。下意识地松开了抓着幺幺长头发的手,眼神有些痴愣且惊慌
地望向了我,透露出来的意思好像是心里正在想着,「这混蛋敢把我骂成李双枪
的儿子,莫非他有个双枪李向阳的爷爷?」

    冲动间全然忘了自己是谁了,我没有没有顺坡下驴地继续叫起了板,其实话
刚一出口当即就后悔了,因为我并没有一个双枪李向阳的爷爷。心里当即间后了
悔,那股子不要命的横劲虽然还在,但眼神里还是不由自主地闪露出了,实际心
里并没有底的一丝怯意。

    光头的年纪比我大了十多岁,而且应该是一个黑白两套皆通的土豪,见过的
世面自是比我多得多,我的眼神里稍微闪露出来了一丝怯意,当即间便被其看了
出来。看出来了我根本没什么来头,属于是不横装横地在吓唬他,结果刚才把他
给吓得提前泄了不说,还把他精心安排的图谋给搅黄了,光头顿时气了个脑筋蹦
起来多高,瞪圆了眼睛恶狠狠地怒视向了我。

    怒视了我好一会也没说话,但此时光头已然不是在琢磨,我是不是有着比他
更大的来头,而是被我给气得,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瞪圆了眼睛恶狠狠盯
了我好一会,动作夸张地冲我连连点着头,这才咬牙切齿地对我说:「小子,为
了个才认识一天的小骚货,就敢不要命了跟爷叫板,你真有种!本来爷就是想当
着你的面,自己个玩玩这个小骚货,完事儿就放你小子走。可既然你小子这么有
种,好嘞,哪爷再就多找点人来,当着你小子的面,一块来玩玩这个小骚货,而
且等完事儿了,你小子也就别想走了。」

    光头阴笑着狠狠地蹬了我一眼,又低下头淫笑着看了一眼幺幺,转身走回到
了客厅南侧的沙发床前,捡起他刚才扯掉后扔到床下的衣服,穿好了一身的高档
名牌衣裤后,对着客厅外面大声地喊了一嗓子,「三胖子,领着你的兄弟们上来,
爷要给你们找点活儿干。」

    带着三个手下假扮成了警察,把我和幺幺给绑架来的那个黑胖子,可能因为
还没有从光头那领到酬劳,这时还呆在了楼下并没有离开,听到光头大声了嚷了
一嗓子,当即顺着楼体又都跑回到了客厅。

    刚才被我不管不顾的一通叫嚷,给气了个头昏脑涨,等黑胖子领着三个手下
跑上了楼,光头首先让黑胖子,捡起来掉在我脚前的毛巾,又结结实实地塞上了
我的嘴,随后指了下幺幺对黑胖子说:「我说三胖子,今儿爷也便宜你一回,让
你跟你的这仨兄弟,在爷这里,也玩玩这个小骚货。」又指下了我对黑胖子说:
「当着这小子的面,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把这小骚货玩死了都没事。」

    很显然光头又想到一个更邪恶的点子,是想要让黑胖子和其三个手下,在我
的面前轮奸幺幺。激起的那股子不要命的横劲虽然还在,可嘴再一次被更结实地
塞上了,连再想破口大骂也都骂不出来了,我想到了光头的意图,却也只能是无
可奈何。

    刚才一通乱骂把光头给唬住了,却没有抓住那个可以顺坡下驴的机会,以至
不但是令幺幺要遭到更惨的蹂躏,而且很可能还给自己招来了杀身之祸,我不禁
是后悔不迭地默声慨叹道:「屌丝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了,这回可是进入到作死
的节奏了。」

    三、无奈的“男友”

    幺幺本来交给我替她暂时保管的那个皮箱,也都被给带来了光头的这栋别墅
里,暂时被放在了客厅正中沙发的旁边。光头交代完让黑胖子及其三个手下,要
在我的面前一起轮奸幺幺,掏出来塞在幺幺嘴里的黑色丁字裤,指了下放在沙发
旁边两个的皮箱,对一丝不挂的幺幺说:「你个小骚货儿,先去找件骚点的衣服
穿上。」

    跟我一样意识到后果很严重了,幺幺听完也只能是乖乖地顺从,走过去打开
带长拉杆的皮箱,找出一身情趣内衣。

    幺幺穿上的这套情趣内衣很是特别,上身是一件白色狐狸皮的小马甲,穿上
后倒是能罩住上半身,但下身却是连内裤都没有,与之搭配成一套的,是一双齐
腿的黑色网眼丝袜。穿好了狐狸皮马甲和网眼丝袜后,幺幺又拿出了一双白色高
跟鞋,蹲下身穿到了两只脚上。因及腰的浓密长发,刚才被光头给扯得很凌乱,
又从皮箱里找出一个扎头发皮条,稍微捋顺一下凌乱不堪的长发后,用皮条从头
顶上方把长头发扎了起来。

    穿好了这套衣服很特殊的情趣内衣,幺幺显然是尽着最大可能让自己镇定下
来,就势蹲在了沙发前摆了个妩媚的造型,表情下贱地望向了站在他面前的光头,
随后偷偷地瞄了我一眼,眼神的意思很明显地是在埋怨我,「你作死不要命了,
给你招来了更大的麻烦不说,看看把我也给连累了吧!」

    光头扭过头来阴笑着看了我一眼,转过脸去喝令幺幺,手和膝盖着地,高撅
起屁股,趴到了沙发前的地板上,随后坐到了沙发上点上了一根烟,冲黑胖子及
其三个手下挥了下手。

    「谢谢老板……谢谢老板……」黑胖子谄媚地冲光头连鞠了好几个躬,迫不
及待地脱下去下身穿的警服裤子,弓着腰跪在幺幺的屁股后面,手伸进幺幺上身
穿的狐狸皮坎肩里,大力地搓揉起了幺幺的奶子,兴奋地淫笑着对三个手下说:
「哈哈哈……今天咱沾了老板的光,我先涮涮老板的锅水,完事你们仨再涮我的
锅水。」

    黑胖子说完猛地向前一挺肚子,吭哧一声把鸡巴操进了幺幺的逼里,随后两
只手紧紧抱着幺幺的细腰,呼哧呼哧地猛烈操干了起来。

    显然是明白光头叫他们上楼下,在我的面前轮奸幺幺的用意,黑胖子呼哧呼
哧地猛烈操干起了幺幺,先是谄媚十足地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光头,随后又得
意地淫笑着看了一眼我,在幺幺的屁股上狠拍了一巴掌,用浓重的东北话问道:
「老妹儿,喜欢被很多人整不?对面看着你被整的,是你的什么人啊?」

    幺幺虽然有着被轮奸的渴望,但那属于是意淫性质的想象,真的以被绑架了
的方式遭到了轮奸,脸上流露出来了屈辱之极的表情。可是在这样的情景之下,
也只能是按照光头想听到的方式,下贱地回答起了黑胖子的问话。

    「喜欢……喜欢……我是一个天生的贱母畜,生下来就是要被男人操的,最
喜欢的就是被很多男人轮奸……对面看着我被您操的人,是我的……是我的男朋
友……因为我是一个天生的贱母畜,所以被轮奸的时候,就应该让自己的男朋友
……在面前……在面前看着我被轮……」

    黑胖子先侧过脸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光头,见光头听了脸上露了兴奋之极
的表情,于是更加得意地对幺幺说道:「哈哈哈……原来老妹儿你,这么骚这么
不要脸啊!哪就跟我们好好说说吧,你到底有多骚多不要脸啊?」

    承受着黑胖子的猛烈操干,幺幺转过脸看向了光头,也只能是继续回答道:
「我是一个最不要脸的骚婊子,是爷最下贱的骚母畜,我的骚逼、浪嘴、贱屁眼,
都是给爷操的,不但爷可以任意操我身上的三个洞,爷的所有朋友们,也可以免
费操我身上的三个洞。我的骚逼、浪嘴、贱屁眼,都是给爷和爷的朋友们,来做
盛精液的马桶的……」

    黑胖子听了操干得更猛烈了,拍打着幺幺的屁股继续问道:「操你妈个逼的,
真是个不要脸的婊子。既然你是个千人骑的骚婊子,干嘛还找男朋友呢?喜欢给
男朋友戴绿帽子?找了个男朋友,就是为了给他戴绿帽子?」

    幺幺扭转回来头,瞪大了她那双大得出奇的大眼睛,眼神里既带有歉意又带
有埋怨意思,看了我一眼后接着说道:「是的……是的……我喜欢给男朋友……
给男朋友戴绿帽子……」

    见光头很喜欢他让幺幺说这样的话,黑胖子在光头的面前也有更放肆了起来,
伸出一只手抓住了幺幺的及腰长发,拽得幺幺将头又转向了光头,另一只手在幺
幺地屁股上大力抽了一巴掌说:「你个千人骑的骚婊子,连到一块再说一遍,你
喜欢在你男朋友面前,怎么做别人的婊子、母狗?」

    幺幺只要是连连呻吟着说:「我虽然平时……平时装得很正经,其实我是一
个最不要脸的骚婊子,是爷的贱母畜,是爷的朋友们的发泄工具,我的骚逼、浪
嘴、贱屁眼,都是给爷和爷的朋友们,来当盛精液马桶的……只要是爷找来的男
人,都可以免费的操我这个贱母畜,而且是在我男朋友的面前,狠狠地操我这个
贱母畜……我天生就是一个骚逼、贱货,天生就是要免费给男人玩弄的,天生就
给男朋友戴绿帽子的……」

    「操你个妈的,操死你这个骚婊子,干死你这个骚婊子。」黑胖子一边叫喊
着,一边更加用力地抽插起了幺幺的草莓逼,拍打着幺幺的屁股继续叫喊着,
「你这个骚婊子,你的骚逼操起来可真过瘾啊,等老子先操翻了你的小骚逼儿,
完事儿再操操你的浪屁眼儿……」

    黑胖子嘴里喊着还要操幺幺的屁眼,可是以轮奸的姿态猛烈操干着幺幺,而
且所操干还是一个极品的美女,自是令其觉得格外得兴奋,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叫
喊了几声后,便直接在幺幺的草莓逼里射了。不过这家伙并没有射在幺幺的逼里,
即将射出精液的一瞬间,从幺幺的逼里拔出了鸡巴,用手从龟头后端捏住鸡巴,
站起身走到了幺幺的面前,抓着头发拽得幺幺扬起来脸,放开了捏着鸡巴的手,
把一大滩的白花花的精液,全都喷射在了幺幺的脸上。

    黑胖子的那三个手下,此时早已是迫不及待了,见把他们叫上楼来轮奸幺幺
的光头,看着幺幺被轮奸时表现的很兴奋,这三个家伙在光头的面前也放肆了起
来,早都已脱掉了身上的警服掏出了鸡巴。

    黑胖子的这三个手下,其中一个三十五岁左右的年纪,后背上纹了一条金鲤
鱼图案的纹身,另外的两个家伙,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纪,另一个看着也就十
八九岁。后背上纹了一条金鲤鱼的家伙,应该是在黑胖子的三个手下里地位最高
的,见第一个操幺幺的黑胖子射了,紧跟着便跪到了幺幺的屁股后面,急不可待
地把他的鸡巴,狠狠插进了幺幺的草莓逼里,继续起了对幺幺的轮奸。黑胖子把
精液喷射到幺幺的脸上,又把射完精的鸡巴塞进了幺幺的嘴里,另外的两个地位
较低的家伙,只好是蹲到了幺幺的身体两侧,一人一只大力地揉弄起了幺幺的奶
子。

    此时我激起的那股子不要命的横劲虽然还在,可被手铐给吊在摆放着关公像
的铁架子下,嘴又一次被更结实地塞上了,再想拼了命的挣扎连力气都没有了,
再想破口大骂也根本喊不出来了,也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幺幺遭受着黑胖子及
其三个手下的轮奸。

    突然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客厅门口外的楼体上,响起了噔噔噔的急促脚步
声,紧跟着跑上来了一个人。这个人跑进了二楼的客厅后,当即便大声地叫喊道
:「老板,您之前不是说,就是让我配合您玩个游戏,当着姓赵的这个家伙的面,
只由您一个人来调教我老婆吗?您怎么叫他们一起……一起来轮奸我老婆了?」

    我听到叫喊声连忙扭过了脸去,结果惊诧不已地看到,突然跑上来的这个人,
竟然是幺幺的老公肇鑫。

   
   四、无良的老公

    黑胖子及其三个手下,正在坐在沙发上的光头面前,以把我当成了幺幺男朋
友的姿态,在沙发前的地板上轮奸着幺幺,不成想幺幺的老公肇鑫,突然跑上了
楼大声质问起了光头。我诧异不已地扭脸看了过去,这时紧紧塞住了我的嘴的毛
巾,突然又从我的嘴里掉了出去。

    虽然明明面前没有人,但这一次我明显地感觉到了,塞在我嘴里的毛巾,绝
对是被从嘴里给掏出去的。因为刚才黑胖子返回客厅时,把毛巾二次塞回到我嘴
里时,比上一次塞得更加得结实,意识到了根本不可能用舌头顶出去,我刚才根
本就没有用舌头往外顶。

    不过我此时全然顾不得去想这些,等嘴里的毛巾突然又掉出去了后,直接对
坐在沙发上的光头大声喊道:「我说秃脑袋那孙子,你他娘的就是想弄死老子,
也得让老子死个明白吧。要是你也算是个爷们儿,痛快儿点先跟老子说说,这他
娘的到底是咋回事儿!」

    幺幺的老公肇鑫突然跑了进来,令坐在沙发上的光头也大吃了一惊,正在轮
奸着幺幺的黑胖子及其三个手下,则都显得更加得吃惊。黑胖子连忙从幺幺的嘴
里抽出了鸡巴,后背上纹了一条鲤鱼的那个家伙,也连忙从幺幺的逼里抽出了鸡
巴,黑胖子另外的两个手下,也都停止了对幺幺奶子的摆弄。

    幺幺看到自己的老公突然跑了进来,先是跟我一样也露出了诧异不已的表情,
但紧跟着应该是由此全然想明白了,她和我突然遭到绑架的缘由,愤恨不已地瞪
了一眼自己的老公,趁暂时被放开了的机会向前爬了几步,抢在光头开口说话之
前,显得愧疚不已地向我解释了起来。

    「赵哥,我之前跟您说的,我来您在的这个城市,是来做摄影模特的,我太
爷爷以前是唱冀东驴皮影戏的,我和您算是唐山老乡,等等的这些个事情,我并
没有对您撒谎。不过最关键的一点,我却没有跟您说实话。我因为天生有着M 倾
向,所以我找的老公,是我在SM圈子里认识的,他也有着M 倾向,具体地说,是
他有着那种淫妻倾向。赵哥您也是玩SM的,什么是淫妻倾向,不用我具体解释,
您肯定是明白的,至于我为什么找了一个有淫妻倾向的老公,这个想来也不用我
细解释,您也是能理解的。」

    这时黑胖子反应了过来,走过来想要阻止幺幺往下说,但坐在沙发上的光头
冲其摆了摆手,示意其可以让幺幺向我说明解释,幺幺趁机继续向我解释了起来。

    「赵哥,我其实是和我老公,一同来的您在的这个城市,而且他也在您认识
我的那个QQ群里。我喜欢被别的男人调教,他喜欢让别的男人调教我,刚来到这
边暂时没什么事情,所以我们就在藤儿的引荐下,找到了您玩了一个游戏。没有
告诉您我们是一起来的,故意让您感觉他是后从北京追过来的,这么做的目的是
想玩得更逼真刺激,这样让您觉得真的是在和我偷情,他感觉起来更像是我真的
和别人偷情,也就把这个淫妻游戏,玩得更逼真更有戏剧性了。我说把装着SM类
东西的那个皮箱,交给您来暂时替我保管,实际也是我们故意这么做的,目的是
为了让您在毫不怀疑怀的前提下,能够把那些调教工具放在您的手边。」

    表情显得更加愧疚地看向了我,幺幺接着对我说道:「赵哥,您和我突然遭
到绑架的事,这个我事先真的是不知道。法国队的那场球开始之前,我老公说怕
他看球影响我休息,说之前我们一起吃饭的餐厅,晚上也会放世界杯,而且是大
屏幕高清直播的,所以他起来后就出了房间,下楼去了餐厅里去看足球。之后我
就直接睡觉了,没想到正睡着的时候,突然闯进来了两个警察,再之后就发现和
您一起,都被绑架来了这里。现在我老公出现了,我已经全都想明白了,之前他
和我跟您玩的那个游戏,实际是他故意安排的一场前戏,您和我突然遭到绑架的
事,才是他背着我安排的一场正戏。」

    扭脸恨恨地瞪了一眼自己的老公,幺幺又转回脸看向了我继续说道:「赵哥,
您在跟我见面之前,跟加您进群的藤儿聊天时,藤儿应该跟您说了,她是被一个
很有钱的S 给长期圈养的,现在我已经想到了,把您和我绑架来这里的这个光头,
应该就是藤儿的主人。我想肯定是这个光头,许诺给了我老公什么好处,他、藤
儿、我老公,他们三个实际早就在背后商量好了,先让您和我认识,再把您和我
绑架来这里,然后再在您的面前调教我。我想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因为知道我
老公本来就喜欢这个,如果是在我老公的面前调教我,让这个光头觉得不够刺激,
所以设计先让您和我认识,然后弄出来一起逼真的绑架,安排由您来看着我被调
教。」

    听幺幺分析完了,我和她为何突遭绑架的缘由,我一时间的感觉真可谓是哭
笑不得,扭脸看向了幺幺的老公肇鑫说:「嘿,小子,你这一处连环戏,唱得可
真够绝的啊!本来我还觉得,我跟你老婆把你忽悠得跟傻逼似的,我俩像是余则
成和穆婉秋的感觉,你小子成了谢若林。没想到被忽悠得傻逼似的原来是我,他
娘的我才是谢若林,你们两口子是余则成和姚翠萍。」

    这时光头从沙发上了站了起来,走到了幺幺老公肇鑫的面前,拍了下他的肩
膀说:「小肇,我让三胖子跟他的仨兄弟,一块干你老婆的这事儿,实际是让这
小子把我给气的。本来按咱们之前的计划,这出戏唱得挺好的,可没想到这小子
嘴里的布,不知道咋搞得掉出来了,突然劈头盖脸地骂起了我,我也是让他给骂
得一时生气,才额外想出来的这么一处。事出有因你也被生气,再说你跟你老婆,
本来也就是喜欢玩这个嘛。不过事情既然出了岔子,也算是我没安排好,这么的
吧,在原来答应帮你办的那件事上,我再给你老婆点钱,让她买几件衣服,算是
给她压压惊了。」

    「原来是个误会啊,刚才是我冲动了,请您别生气!」刚才还对光头愤怒之
极的肇鑫,顿时又换成了一副讨好的表情,陪着笑脸反而向光头道起了歉。随后
却是恨恨不已地瞪了我一眼,琢磨了一下后对光头说:「您看这件事既然出了岔
子,万一是要传出去的话,对我们夫妻不是太好,对您更是不好,所以您最好想
个办法,封住姓赵的这家伙的嘴。」

    光头也恨恨地瞪了一眼我说:「这个你放心就是了。没想到这出戏唱成了这
样,你也来了也就这么着吧,你就先带着你老婆走吧,回去好好安抚安抚。这小
子你就交给我处理吧,保证让他没机会对外说去。」

    「肇鑫,你太过分了!我们确实都喜欢玩这个,可之前我们不都说好了嘛,
只是你情我愿地把这个当游戏玩,你怎么背着我不知道,拿我跟别人做交易呢?」

    幺幺在旁边听到了老公和光头的对话,首先是大声责问起了自己的老公,随
后又连忙替我向光头求起了情。「求求您,让这位赵哥离开吧!他和这件事本来
没关系,而且他是个老实人,知道您是位了不起的人物了,事后肯定不会对外去
说这件事的。」

    幺幺替我向光头求完了情,这才注意到她此时还是一丝不挂,连忙小跑到了
放在沙发旁的皮箱前,打开皮箱从里面翻找起了衣服。她的这个带长拉杆的皮箱
里,装的全是情趣风格的衣服和鞋子,幺幺虽找出来一件黑色的长裙,但这条裙
子其实也是情趣风格的,下面的裙摆是透明的黑丝,急急忙忙地穿到了身上之后,
两条长腿和屁股全都能看到,可好歹这也算是暂时能找到最不暴露的衣服。急急
忙忙地套上了这条裙子,因刚才被黑胖子及其手下轮奸时,之前穿到脚上的那双
白色的高跟鞋,有一只不知道被甩到了哪去了,幺幺只好又从皮箱里,找出来了
一双黄色厚底的高跟鞋。拎着鞋小跑到了门口,蹲下身急急忙忙地提着鞋,准备
继续替我向光头求情。

    因刚才把光头给气了个不轻,我知道光头是绝不会轻易放我走的,不过同时
我已经意识到了,在这个怪事不断的晚上,所要发生的怪事还远没结束。感觉到
了背后有着看不到的诡异依仗,激起的那股子不要命的横劲,此时不但还在,而
且变得更强了。因此没等幺幺继续替我向光头求情,毫不在意对蹲在门口提鞋的
她大声嚷嚷道:「幺幺,用不着求这秃孙子。请神容易送神难,今儿他就是拿八
抬大轿,想把你赵哥给送走了,也都已经晚了。」

    果然我那种奇怪的感觉是对的,我大声嚷嚷的话音刚过,两只手便突然从手
铐里脱了出来。紧跟着刚把裤子提上的那个黑胖子,突然惊恐不已地叫喊了起来,
「老……老板……您家里……您家的供的关老爷像……脑袋……脑袋怎么掉……
掉了……」

ps: 前六章连接

第一章:http://92shengtang/forum/viewthread.php?tid=9152132
第二章:http://92shengtang/forum/viewthread.php?tid=9154881
第三章:http://92shengtang/forum/viewthread.php?tid=9160535
第四章:http://92shengtang/forum/viewthread.php?tid=9162505
第五章:http://92shengtang/forum/thread-9166488-1-1.html
第六章:http://92shengtang/forum/thread-9168845-1-3.html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