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女满天下】 第10

  • 【桃女满天下】 第10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zihan98
2020年5月3日发表首发于第一会所001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825

                第十章

  这一天的夜晚雷鸣交加,雨水夹杂着雷电声却丝毫没有掩盖洞内女人的呻吟,
自打上次雪以一和白云飞洗了个鸳鸯浴三天已经过去了,雪以一似乎不在那么抵
触,白云飞只觉着雪以一十分听话,这三天以来每天把自己口醒,因为自己强烈
要求过,如厕的时候必须要和自己说,雪以一也不含糊,每次报告过便被白云飞
抱起,像孩子般把尿拉屎,特别是解大的时候,白云飞似乎不知道肮脏,用喝水
一遍一遍的清洗自己的屁股和屁眼,用那手指不断的扣挖清洗,直到满意才抱回
山洞。

  白云飞的鸡巴这几天不是插在雪以一的嘴里就是骚屄里,雪以一将服侍好白
云飞作为任务,就像那些年为了目标一样。

  「主人?主人?」外面雷电交加,雨水的哗哗声洞内听的一清二楚,雪以一
的肉穴还包裹着白云飞的鸡巴,就像白云飞对雪以一说的那样,没有骚屄包裹着
睡觉,不舒服。

  「唉」雪以一微微叹气,闭眼想起今天下午。

  「啊……主……主人,轻……轻点」

  雪以一像狗一般在树边跪趴着,『啪啪啪』声络绎不绝,自己的骚屄承受着
身后男人的抽插,淫水一片一片的被带出,在嘴的下方是一条烤熟了的鱼肉,每
当自己低头吃一口的时候,白云飞便狠狠的插到最低处,抵在子宫底,不禁让雪
以一昂着头,嘴角还有鱼身上的肉。

  「舒服!哈哈哈!真想一辈子把鸡巴放在你的骚屄里!又紧又嫩!」

  「啊……啊……主人……主人」雪以一双手狠狠攥着地面上的草,控制不住
的将下身趴在地上,屁股高高翘起。

  白云飞将自己的肉棒插到最低处,双手伏在雪以一屁股的双手往自己的方向
摁压,将自己的亿万子孙分分射入雪以一的体内,觉得差不多,便放下了双手,
雪以一控制不住的放下屁股,趴躺在地上,屁股双腿不住的抽搐,骚屄里的淫水
想瀑布满流了出来,打湿了一片土地。

  白云飞这才平稳了气息,将雪以一抱在自己身上,双手紧紧的揉捏着坐在双
手上的屁股,雪以一抱着白云飞的脖子,头摆在白云飞的脖子处。

  白云飞对着雪以一的嘴角亲了下去,将嘴角的鱼肉卷入腹中,深深的和雪以
一的舌头缠绕了起来,雪以一已经累的没有力气,舌头被白云飞的双唇吸允着,
仍由白云飞的摆布。

  「舒服吗?」白云飞亲了亲雪以一额头,问道。

  雪以一没有说话,脸红的埋在白云飞的脖子。

  「啊」白云飞狠狠的捏了捏屁股,不禁让雪以一叫了一声,肉穴的精液在白
云飞的揉捏下,流了出来。

  「问你舒不舒服」

  「嗯……嗯……」雪以一小声说道。

  「乖」正要白云飞亲吻那红唇的时候,突然耳朵一动,快步将雪以一抱回山
洞,按着师父画像上的鸡巴暗门,将雪以一放了下来。

  「雪奴乖,在这安静点,等会回来找你」白云飞站在门口,按上那暗门,门
缓缓关了起来。

  「主人,主人」雪以一不明就里,拍着紧紧关上的门。

  此时外面打起了雷,不久下起了雨,白云飞从衣柜找出师父穿的衣服,走到
洞口看着湖面,只见湖面冒起了几个泡,一个人头窜了出来。

  「我去!浓眉!」白云飞兴冲冲的对着湖面那人喊道,不断的挥手。

  「少主!!!!」浓眉一跃而起,速度极快的跪在白云飞的脚下「啊!!!!」

  你敢信一个快三十岁的人居然哭的这般田地。

  「我靠,你怎么了?」白云飞拉起浓眉,皱着眉头问道。

  突然湖面又冒出两个人,早已看到洞口的场景,瘦子更是夸张,顺着雨水打
湿的地面在不远处跪了下来,滑行到自己脚下抱住自己的腿。

  「啊啊啊啊!!!!少主啊!!!!!」瘦子差点鼻涕都抹到了自己衣服上。

  「我靠我靠,你们俩怎么了?哭什么?」

  「我们以为你死了,这山炸了炸,又高又抖,还厚,吓得弟兄们都以为你死
了,好多人准备了遗书了啊!」浓眉这时看到生龙活虎的少主,放下了不少心,
还围着白云飞周围看看是否有伤口,瘦子这倒好,趴在地上看少主赤裸的脚是否
有伤。

  「行了行了,亏你们是暗卫的,这点志气」白云飞拉起瘦子,看到身后湿透
了的男人,此人不胖不瘦,甚至让人觉得,有点猥琐的感觉「这兄台是?」

  「哦!忘了介绍,这是威龙镖局的当家,林威!」浓眉一手向林威指去「林
威,这是我家少主,白云飞」

  只见二人纷纷抱拳。

  「威龙镖局扬名如雷贯耳,幸会!」

  「幸会!知道少主安逸,我便安心了!」林威知道白云飞非同寻常,一般能
带动暗卫的人,暗地里肯定是个狠人。

  白云飞将三人带到洞内,只见三人运功,居然将衣服上的水全部蒸发掉。

  「少主,既然少主没有受伤,我们现在就出去备至好回京都吧!」

  「啊,这……」白云飞还没在洞内享受尽那雪以一带来的肉体快乐,不禁犹
豫起来。

  「我靠!这画真特娘逼真,画的这般淫荡!」瘦子大喊,眼睛都看直了。

  林威也早已经看到「这画的真是极品啊!栩栩如生,这男子的阴茎如同真的
一般突出!这也太夸张了吧!这么长???」林威说完就要往师父的鸡巴按去。

  「欸欸欸!!!!」白云飞连忙制止,拉住林威的手「这画不得碰,刚画的,
刚画的」

  林威瞪大了眼睛,瘦子和浓眉也惊讶的看着少主。

  「想不到白少主居然如此画工了的!」林威赞叹的看着白云飞,令白云飞不
好意思的抓着脑袋。

  「你们有没有听到声音?」林威竖着耳朵仔细听着。

  浓眉和瘦子也点点头「自进了洞,就听到拍墙的声音」

  「哦哦哦!那是老鼠,你们都不知道,我每天晚上睡觉被那老鼠钻墙的声音
闹得睡不着」

  浓眉正要说什么突然少主拉住自己和瘦子的手臂往洞口走去。

  「快快快,滚到外面和弟兄们说我没事,京都是不是来信了?你们是不是没
回」

  浓眉尴尬的揉了揉脑袋「我不敢说少主失去踪迹的消息……少主恕罪」

  白云飞摆摆手「回个信说晚点回京都」

  「啊?」

  「啊什么啊,快滚到外面去和弟兄们说我还好,然后你们就在合欢派住下,
我出去找你们」

  「是!」说完便和瘦子走了出去。

  林威对着白云飞抱了抱拳,便跟着出去了。

  「呼……」吓死了啊。

  待那三人纷纷游到另一边山外,林威似乎想到什么「我们是不是忘记什么了?」

  「什么?」浓眉瘦子皱着眉头回头问道。

  「雪捕头啊!也忘记问白少主见过没有啊」林威急着想跳回去湖里,被浓眉
和瘦子一把抓住。

  「算了算了,说不定找错方向了,这几天说不定就已经回八戒府了」

  林威只好点点头,却觉得哪里不对,既然回去了,合欢派的几个手下见面都
说没见着,还有个拿着雪以一的刀的捕快说雪以一是在湖底发现什么,难不成这
个湖里不少的洞?心里乱的不行,却也无奈的摇摇头,没准一声不打招呼,就跑
去外地办案了。

  说道雪以一,门关上的时候不停的拍打着墙面,耳朵贴在门上,居然听到白
云飞和三四个人说话交谈的声音,甚至有人的声音越来越近,听的不是很清楚,
但是明显觉得声音近了不少,她不知道,在自己赤裸着身子的另一面,正是她的
未婚夫,雪以一将头紧紧贴在暗门上,那些声音又远了。

  不久,暗门打开了。

  「主人……」雪以一跪在地上。

  白云飞抱起雪以一走到毛毯躺下,雪以一枕着白云飞的手臂,二人面对面看
着,白云飞凑在雪以一的嘴巴上亲了亲,将雪以一的一只腿抬到自己的腰上,扶
着鸡巴往里蹭了进去。

  「唔嗯……」雪以一往白云飞的怀里蹭了蹭。

  白云飞的右手臂让雪以一枕着,左手将粗长的鸡巴送到肉穴后,搭在了雪以
一的屁股上,没有过多的动作。

  「刚刚暗卫找到我了」白云飞捏了捏雪以一的屁股,雪以一没有说话。「让
我跟着他们出去,我没答应」

  雪以一抬眼看向白云飞,一脸疑惑

  「以后你就跟着我了,只要你听话,我会对你好」白云飞对着雪以一的嘴巴
正要亲上去,雪以一一偏头逃过。

  「你说我服侍好你,你就让我走的!」雪以一冷冷说道。

  「是啊,但你还没服侍好我啊,至少现在没有啊」说完白云飞坐起身,鸡巴

              往里送了进去

  「啊……」雪以一将手咬在嘴里「啊……嗯……你……你答应我的……」忍
着着白云飞的鸡巴抽动,双腿紧紧环住白云飞的腰身,没几下抽动就让泛出了淫
水,阴道紧紧的包裹着白云飞粗长的鸡巴。

  「放松点!」白云飞双手放在雪以一的大奶子上「屄怎么这么紧,怎么都肏
不松」下体不断的冲撞,加上听见白云飞这么羞辱的话,不禁令自己喷出了水来

  白云飞拔出粗长的鸡巴,对着屄口喷出的水撸动,摩擦着阴蒂,自从雪以一
被自己肏开之后,这小母狗身体敏感极了,肏一会儿就高潮,天生的淫娃

  等雪以一的高潮过去之后,白云飞狠狠的往下面一压,鸡巴顿时再一次抵住

                子宫底

  「啊……啊……主人,休息会儿,休息会儿吧」雪以一双手搂紧压在身上的
白云飞脖子祈求道。

  「我们的时间久的很」白云飞说完亲上雪以一的嘴,雪以一仍由身上的男人
摆布,她不知道自己泄了多少回,也不知道男人在自己的阴道里射了多少精液,
这么多日子以来,沉浸在肉体的满足与迷恋,她不得不承认,她喜欢被这个男人
拥抱再怀里,她喜欢被这个男人的温柔,只怕那一点点,她似乎都能被感动,直
到今天,她在暗门后面听见人的动静

  她必须出去,她不能沉沦在此,她告诉自己,这是夺取自己清白的淫贼!必

                杀之

  一定要逃走,一定要走。

  这种想法在暗门后面听见白云飞和人说话下愈发强烈。

  『轰隆隆』一阵雷响将雪以一惊回了现实。突然心里拿出了主意。

  「主人……主人……」

  白云飞将身上的雪以一搂紧,将薄被重新给雪以一的背披上。

  「你喊我?」白云飞哈了一口气,睁开眼抿了抿嘴巴问道。

  「嗯……」雪以一低声说道。

  「怎么了?」

  「我想……尿……」白云飞之前命令过,不能说小解,要说撒尿,这么污秽
的词雪以一也是不好意思说出来。

  「我抱你去?」白云飞蹭了蹭雪以一的头问道。

  「我……雪奴……自己去吧」雪以一的肉穴一直塞着大鸡巴,说话总是满满
哟哟的,就像只要大声说话一点,下体就忍不住的收缩流水。

  「我……我可以自己去的」

  「嗯,自己拔出来吧,正好我也累了,天天被你榨干了都」

  雪以一听着脸红,羞怒的捶了一下白云飞的胸口,引得白云飞嬉笑,雪以一
扶着白云飞的胸膛,慢慢的抬起自己的屁股,白云飞的肉棒夹杂着淫水慢慢的抽
了出来,下体的充实感慢慢消散,引得雪以一不停的喘气,终于将鸭蛋般大的龟
头拔了了出来,无力的坐在了白云飞的大腿前喘息。

  「要不,先帮我处理下?乖雪奴」白云飞拉住雪以一正要爬走的手,将雪以
一的手伏在白云飞的鸡巴上。

  雪以一不是没有喝过白云飞的尿液,那味道她实在受不了。

  「不要,不要,你又想那样!」

  「这次不会了,你就帮我舔舔,你看上面都是你的水,你得打理好」白云飞

            哄着将雪以一拉了回来

  雪以一一手攥着白云飞的鸡巴,咬着下唇慢慢低下头,一手将眼角旁的秀发
盘到耳后,张大嘴巴将白云飞的鸡巴含了进去

  「哦……」白云飞舒服的闭上眼睛,两只手不断的抚摸着雪以一的头,肉棒
在温暖湿润的地方包裹着,舌头一下一下的碰着龟头,鸡巴身也在雪以一的手下
不断撸动,真是极爽。只见雪以一放开龟头,将鸡巴身上的淫水都吞进自己嘴里,

              再次含了含龟头

  「走,我陪你一起撒尿」白云飞说完就要起身。

  雪以一突然心一乱,一开始白云飞说让自己去解手,心里打定了主意,这样
怎么办,难道真的要……

  「主人……雪奴帮你……」雪以一已经抓着正要起身的白云飞鸡巴,咽了咽
口水,颤抖的说道。

  白云飞笑了笑,「你愿意了?」

  「嗯……你,你别那么快,我……」雪以一手在发抖,上下撸动白云飞的鸡
巴,她真的要出这招了,这样才能离开这个鬼巢。

  白云飞站了起来,看着跪在身前的雪以一,心里很是得意,心想这小母狗已
经开窍了!

  只见雪以一张口含住粗大的龟头,吸允了起来

  「放轻松,我要尿了,你受不了拍拍我的腿」

            雪以一含着鸡巴点点头

  只见白云飞马眼一开,淡黄的尿液撒在了雪以一嘴里,雪以一闭上眼喉咙不
断的吞咽,那味道将眼泪熏了出来,只见嘴巴越来越多,吞不下去急忙拍了拍白

               云飞的大腿

  「咳咳咳……咳咳咳」雪以一吞下嘴里的尿液,对着地面咳嗽起来

  「还行吗?要不我们出去吧」

  雪以一摇摇头「外面下雨,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你别感冒了」

  白云飞开心死了,这是雪以一第一次心疼关心他,将挺着的鸡巴对着雪以一,
雪以一平缓了心情,张开嘴吞下龟头

  白云飞抚摸着雪以一的秀发。「深喉可以吗?」

  雪以一含着鸡巴,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将粗长的鸡巴往里送去,龟头刚到嗓
子眼,白云飞的马眼又开了撒出尿液,顺着嗓子流到雪以一的胃,雪以一早已习
惯深喉,将鸡巴往嘴里塞,塞一下就动了动嗓子,停住,然后在塞进去,只靠鼻

              子沉重的呼吸

  白云飞爽的不行,终于尿完,身子抖了一下才拔出鸡巴,雪以一呛得眼泪直
流,对着鸡巴下的地面,头低在白云飞的双腿间不断的咳嗽,双手紧紧的伏在白

               云飞大腿上

  「来,帮主人清理一下」

  雪以一只好张嘴将挂在白云飞龟头上的尿液再一次舔到嘴里,吸允着龟头

               第十一章

  「去吧,快点回来,我睡会儿」白云飞将粗长的鸡巴从雪以一的嘴里拔了出
来,用手抚平雪以一的头发,便拳头抵着头躺下看着跪着的雪以一。「快点回来,
你小主人没有你可睡不着」说完还抖了抖坚硬的肉棒晃了晃。

  雪以一没有说话,背着白云飞爬了出去,嘴里的恶心感到现在没有退散。

  白云飞看着那翘臀越来越远,心里痒的不行,平躺在毛毯上,这七八天以来
自己时不时的搂着雪以一,想到七八天的功夫就将这个女孩调教的如此听话,拍
了拍自己的肉棒,心里骄傲十足

  师父!徒儿厉害吧!才几天功夫将这女的调教的如此驯服,不对!也没这么
调教,就开头几天暴力了点,稍微给点温柔,这女的不就臣服自己啦!

  白云飞越想越兴奋,明日就将这丫头带出去,带出去之前给她按上狗项圈,
以后就是我的性奴,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这丫头跟着自己在洞内玩了好几天,
想必喜爱吃的东西很多,明日买上满满一车,好好奖励她!

  白云飞想到这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这也难怪,习得的至阳心法刚突破一重,
进入二重变化,这归功于每天和雪以一阴阳交合,自己也不知不觉获得雪以一体
内的修为,在二人不知不觉中修为不断增加,在白云飞今日突破二重之时,体力
也是消耗大部分,功力也随着增强,雪以一因为白云飞日夜浇灌,加上那白云飞
由修为夹杂的尿液,身体愈发的娇嫩,皮肤甚至比之前还要白,雪以一也有想过,
自己那几天身体被蹂躏的浑身发疼,下体更是疼痛难忍,双腿连站起来都吃力,
可是被白云飞的精液灌溉在肉穴和阴唇,没一会便轻了许多。

  当白云飞沉睡想着第二日要带着雪以一出去的时候雪以一已经到达了洞口,
雪以一扶着墙站了起来,雨水在洞外急促的打在湖面,雨水顺着风打在了雪以一
的身上。

  雪以一回头,看不到睡在毛毯上的白云飞,犹豫了起来。

  若不然,现在就杀了他。

  不行的,现在的自己杀不了他,若是失败,更是会被蹂躏至死。

  一定要活着……雪以一顿时心一狠抬脚往外走。『轰隆隆』一阵雷响彻云霄,
雪以一不惊回头看向洞,发现并没有动静。

  不能犹豫了雪以一!你要走!

  雪以一顿时觉得内息充足,『扑通』一声便窜入湖中,抬手将湖面的衣物全
部卷入怀中,那是第一次逃跑的时候从死尸身上扒下来的。

  雪以一拼命的往下游,湖底一片黑暗,顺着记忆慢慢扶着湖里的山墙,没一
会她便探到了洞。

  就是这!

  雪以一快速的游动,到达了山外的湖水,雪以一急速往上游去。

  『扑』湖面窜出一个人头。

  『轰隆隆!!』雷声又是响了起来,雨水比刚刚的更加猛烈。

  「啊!!!!啊!!!!」雪以一到达了陆地,坐在地上,大声的哭了起来。

  终于逃出来了!终于逃出来了!

  雪以一痛哭不已,多日来的委屈用喊声发泄了出来。

  雨后天晴,天微微亮起,外面的鸟儿比之前叫的更加欢了。

  白云飞眯着眼,手往旁边的位置拍着,似乎没有摸到什么,翻了个身,突然
张开眼睛。

  「雪奴?」

  没有回应。

  「雪以一?」

  还是没有回应。

  白云飞立刻站了起来,向洞口走去「雪以一!」可想而知,洞外也没有那美
人。

  白云飞突然有点慌了,就像小时候自己的宠物狗跑丢了一样慌得不行。

  「雪以一!出来!」白云飞往洞口跑去,打开暗门,往里喊着。

  他不信,他的雪以一会离开这,她昨日还是那么的听话,还是那么的乖,不
可能跑了。

  白云飞急得额头出了汗,巡视了调教室一周,跑到了师父棺材的台下看了看,
心乱不已,再一次跑到洞外,傻傻的坐了下来。

  『叽叽喳喳』只见树下的一只鸟对着昨日被雷击中死在地上的鸟不停的叫唤。

  白云飞傻了,他真的不知道为什么雪以一跑了,居然跑了,双手狠狠的攥紧,
连抓破了手都不知道。

  「滚!」抓起手中的石子一下子将那鸟儿砸死。愤愤的跑回洞,对着师父的
画像跪了下来。

  「师父,徒儿还是太嫩了!哈哈哈!算我吃亏!」白云飞仰天大笑,其实心
难过极了,眼圈泛红,却透着杀气「徒儿以后绝不对女人手软!必定好好运用师
父的御奴册,徒儿这次给你丢脸了」

  都是贱人,看着画像上女人脖子处的项圈,愤怒不已。

  ****************************************************************************************************

  三日后,合欢派大厅门外

  ****************************************************************************************************

  「少主还没把饭吃了?」浓眉拉住刚从大厅们出来给白云飞送饭菜的阿虎,
只见阿虎手中还拿着托盘,托盘上是昨日晚间送到大厅的饭菜,一个都没动。

  那暗卫叹了口气,无奈的摇摇头。

  三天前的上午,白云飞闷声闷气的回到合欢派,前来迎接的众人纷纷全部赶
走,命人送酒,便一个人呆在大厅的高坐上。已经三天了啊。

  「大哥,少主不会为情所困吧?」

  『啪』的一声浓眉一巴掌打在了瘦子头上「荒郊野岭的,还在高山,少主在
那个洞里,哪来的姑娘,傻缺样」

  「哈哈哈哈!」众暗卫纷纷笑起来。

  「嘿嘿,我也只是猜猜」瘦子摸着脑袋傻笑。

  「这样也不是办法,你们说我们要不要禀告京都啊」站在瘦子旁边的阿龙对
着浓眉说道。

  浓眉点点头,正要吩咐的时候门开了。

  「你们都围在门口坐什么」只见白云飞身上挎着斜布包,端着碗,吃着饭
「喂,阿虎,你把刚刚端来的饭菜拿走,太多了,吃不掉」

  众人纷纷傻了。

  白云飞对着碗吃了一口,「你们傻站着做什么!」踏出门槛,走到阿虎面前,
将碗筷放到阿虎手上的托盘伸了伸懒腰。

  「少主……你……」

  「我怎么了?」白云飞扭着腰,捏着手腕。

  「这几天你都在大厅不出来,不吃,属下实在担心」

  「害……没事」白云飞拍着浓眉的肩膀「瘦子,你去给我挑一只好马,我先
去木剑山庄,浓眉你叫几个弟兄快马加鞭去帝王盟找我二叔,叫他写个拜山信」

  还不等浓眉疑问,白云飞又打断了浓眉「你再叫上几个水性好的,把我那个
洞里的行李搬出来」

  「啊?行李?」浓眉如果没记错的话,少主被那合欢派掌门拽下山崖的时候
手上没啥东西啊。

  「对对,我都搬到那个毛毯上了,你叫上几个人搬出来,不准偷看哈!」白
云飞笑了笑。

  「那这个合欢派这个……」

  「哦对,你直接和我二叔说搞定了,派人过来驻守坐分舵算了」

  「是少主!」

  这时阿龙也牵来一匹白马走了过来,白云飞接过摸了摸那白马的头。

  「少主,你一个人去?」

  白云飞点点头「我先去木剑山庄去瞅瞅,去那边集合,等到那边了在和你们
说原因」说完跨上白马,将背上的斜布包稳了稳,「你们动作快点啊,特别是我
洞里的箱子,一个都不能少」

  「是!少主,只是……」

  「只是什么?」

  「属下认为,您一个人前去,实在不放心」

  白云飞笑了笑,想着自己身怀神功,背包里的三本书,够自己闯荡江湖了。

  「无碍!我先走了,驾!」

  只见白云飞驾着马顺着下山的路离去,众人纷纷傻站着,前几日消沉的少主
现在居然生龙活虎,毫不见几天前颓废之色。

  「你们傻站什么,瘦子,你带几个弟兄去帝王盟,阿龙你带着几个水性好的
弟兄把少主的东西带上来,剩下的弟兄修整武器,喂好马,等瘦子回来,我们就
出发」

  浓眉实在也不明白,干嘛不带着弟兄们跟着呢,这少主要有什么损失,我们
全家都抵不上,但好在少主也不是那种好惹事的主子,骑马赶路能碰上什么杀身
之祸?浓眉不时安慰自己。

  话说白云飞骑着马赶路,顺着山路走了一段官路,见到那城门上刻的『庐城』,
白云飞牵着马走进庐城,这里的热闹不比京都少,在京都真的很少出皇宫,白天
不是被太傅少傅们关在上书房,就是被老将军带到兵场去训练,虽说自己是很喜
欢带兵打仗,但是天天在太阳底下射箭扛枪骑马,谁也受不了,不禁佩服龙朝的
兵士,每当自己要放弃,看看身后的兵,顿时来了精神,这次有幸自己一个人出

               游好不快活

  「老伯,这怎么卖?」白云飞指着布满稻草杆子上插满的一串串红球。

  那老伯瞪大眼睛「这冰糖葫芦五文钱一串,公子要来一根?」

  这也难怪,这民俗的冰糖葫芦,宫里一般不出现,自己成天吃着御膳房出来
的美食,哪晓得这是什么东西。

  「来来来,给我来一根!」白云飞从怀里掏出一颗银子扔到那老伯身上,从
杆子上取下一根,就往嘴里送,我去又酸又甜……

  「这这这……」那老伯手发抖,一会儿看着手上的银子,一会儿看着白云飞。

  「怎么了?不够?我给了你一两啊」白云飞吐出核子,疑惑问道。

  「不是不是,公子,这银子,找不开啊」老伯无奈说道

  「这样啊」突然发现身边聚着一群小孩,「我这银子能买多少?」

  「这……这」

  「买你手上这一杆子够不够?」

  「够了够了!!」

  白云飞点点头,对着身边那群孩子指去「去给孩子们分了吧,多的钱你就收
着」白云飞牵着马,将手中的冰糖葫芦吊在嘴里往前走去。

  「谢谢公子!!」天哪,今天碰到个富贵的,给的钱够自己一两个月的买卖,
连忙将杆子的冰糖葫芦放下「来来来,那位公子请你们的!」

  只见不少孩童围着老伯,甚至还有一群大人早已及知晓刚刚的所见所闻,也
纷纷凑了上去。

  白云飞不知道的是,在远远处,有一戴半脸面具的捕头,腰间配着刀远远的

           看着白云飞的后背站在人群中

  白云飞将剩下的冰糖葫芦包在纸里,觉得自己就像在话本里的江湖浪子,一
人一马浪迹天涯,他看到他在皇宫不曾见过的世面,这宽大的马路人人来人往,
有的人提着剑背着刀,就像话本书所说,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千人千面,四海
为家。白云飞在人群外牵着马,身子本就高挺,高出前面百姓的头,只见一小孩
在他父亲旁边舞刀弄棒,身后的母亲拉扯着较小的孩童抱着喂食,看着那训练有
素的孩子,白云飞一阵赞赏。

  自己像他这么大的时候,只会骑在下人身上拿着木剑追着丫鬟们打,自己没
少受母亲责备,不禁抓了抓头。

  「好!」那孩子甩出一段漂亮的空翻,引得在场的人拍手叫好。

  「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情场!」那男孩的父亲看到起了气氛,敲着手
中的铜锣,那孩童也停下了动作,看着父亲拿着托盘要钱。

  众人看到纷纷散去,白云飞看到那孩子如同没了力气一般挎着肩,看了看身
后的母亲和母亲怀里的弟弟。

  那男人虽然嘴上笑嘻嘻,背其实也弯了不少,白云飞微微叹气,从怀里掏出
钱袋,抓了一把,放在走到身边的男人的托盘上,便转身离开。

  那男人瞪大了眼睛,抬起头看向白云飞的背,不惊流出了眼泪。

  「敢问公子尊姓大名!」那男人拉着小孩小跑到白云飞身前,身后也跟来抱
着孩童的女人。

  「问我名做什么,没什么事情告辞」白云飞说完就要拉着马走。

  那男人拉着孩子跪了下来。

  「你这是做什么?」白云飞拉住那男人的手往上一拖。

  「恩人……」

  「别喊我恩人,我没什么帮助你的」

  那男人拎起手中的托盘「我们一家很久没有收入了……您……」

  白云飞从来以为这些小钱就是自己的零花钱,却不知道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
贵。原来这一家闹饥荒跑到城里谋生计,加上本身没钱,风餐露宿在外,靠着男
人年轻学过一些武功,便带着儿子出来耍杂,每天最多挣得钱也只够带着一家吃
上一顿,吃了上顿没下顿,这托盘中的钱基本上可以开个店铺了。

  白云飞明白了这男人的心里话,告诉男人自己姓白,京都人,便将怀里纸包
的冰糖葫芦打开,拿了出来蹲下身递给那男孩。

  「吃过没有?」

  那男孩看着冷漠眼神却英俊的白云飞,点点头。

  「想吃吗?」

  那男孩看着白云飞,先是点头,然后又摇摇头没有接过。

  白云飞笑了笑,将被纸包住的糖葫芦递到男孩手中。

  「一家四口,正好四颗,知道怎么做?」

  那男孩点点头,用手接过。

  「快谢谢白公子!」男人拍了拍男孩的背。

  「谢谢……谢谢白哥哥」

  白云飞点点头「这孩子武功耍的有模有样,可以带着孩子去名门正派碰碰运
气」说完便牵着马离开

  一家人心怀感激的看着白云飞都远,便回到自己的摊位收拾了起来

  「来呀客官,来玩儿吧」

  白云飞牵着马走到了一家妓院,『入梦阁』三字赫然的显在大门上,进进出
出的人多的很,门口拿着手帕的老鸨一眼看中白云飞,这俊脸让人看的甚是喜欢,
仔细一看从头到脚的打扮,不是高官就是富贵人家的子弟,这公子一身白色质孙
服,脚踏玉白靴,直挺挺的身子在人群中出类拔萃。

  白云飞其实禁欲了大概四五天了,自从离开了雪以一的身子之后,下体每到
晚间就膨胀疼的难受,自己打的时候打了半天不出来还手酸。此时逛到了妓院,
岂不美哉。

  那老鸨看白云飞有意停下脚步,顿时开心的让门口的龟公帮忙拉住白云飞牵
的马。那老鸨上前连忙搂着白云飞的肩膀,一手的扇子缓缓的对白云飞扇了扇

  这俊俏的小哥,谁看着不喜欢啊!

  只见拉扯着白云飞进了入梦阁,楼上楼下的妓女虽说招待着身边摸着自己身
子的人,却纷纷看向门外走来的俊俏公子。

  「敢问公子是听文还是做武呢」

  「做武的,给我最好的房间,叫上你们家头牌服侍」

  所谓听文练武,听文只卖艺不卖身,而练武就是卖身。白云飞在京都闲空没
少去妓院,这黑话自然听得懂。

  「啊……这这这」那老鸨有些犹豫,虽说这公子年轻俊俏,且来吃霸王餐的
多了去了,不时的有点犹豫,上来就要最好的头牌,你有那钱嘛?

  只见白云飞从怀里递出纸钱给了老鸨,老鸨接过瞪大眼睛。

  「不够?」

  「够了够了!!!来人,快给公子开间上方!!!」

  「好嘞妈妈!」在楼梯间的一名妓女抚着袖子招了招手,示意上楼

  周围喝酒听曲摸妓女的男人们纷纷望着白云飞,乖乖,大白天就出手阔绰上
来就要头牌,羡慕之余还透着嫉妒,果然好东西都是有钱人玩的。

  白云飞被那妓女和老鸨带领下上了二楼,通过一件件房隐隐约约能听见里面
淫荡的呻吟声,下体的鸡巴顿时膨胀疼的厉害。再忍忍,等会让妓女好好服侍你!

  那老鸨热情至极,一边吩咐着人送点好菜好酒,一边跟白云飞诉说入梦阁在
庐城怎么样怎么样,要多好有多好,白云飞也没有说话,他哪里还想这些啊,鸡
巴硬的受不了,本来练就了真阳,体内的性欲一天比一天强烈,在加上这好几天
没碰女人,现在在心里痒的不行。

  「公子,你好生歇着,我去把咱们的头牌喊来,您稍等啊!」那老鸨笑嘻嘻
的将门轻轻关上,白云飞坐在茶桌旁,倒下一杯狠了下去,稳了稳心情。

  PS:不出意外以后都是周更了,你们的11可能要等白云飞通关木山副本
之后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