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嫐】 第二部彩云追月 18走为上策

  • 【嫐】 第二部彩云追月 18走为上策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字数:8088

这次一连发3章,回馈各位,略表歉意。点赞数过百马上发下一章。

承蒙厚爱,如感兴趣,私信联系。

               18走为上策

  扑动的心灵如雨后透过纱窗照射进来的日光,带着一缕潮湿被分割成无数细
小的结,然而树叶婆娑,打碎了窗棂上的露珠,扶晃的阴影终归束缚过来,支离
破碎的下一刻,明亮也变得模糊起来。

  打不远处就看到了门外站着的一行人:许建国和许加刚、校长陈宝坤、顾长
风和李红照。「他们怎么凑到一起的?」杨书香微微皱起眉头,他冲着陈云丽问
了一句,对于这样一个奇怪组合场面的出现,他不知道这是要干什么。

  「要给你证清白!」陈云丽抚摸着杨书香的脑袋。那神情透着一股欢快而那
眼神又浅含着一丝羞涩,落在杨书香的眼里,实在解读不透。怔怔地看着她,杨
书香叫了一声「娘娘」,在朝霞与晚霞相连的那一刻,他抓住了她的手,又问了
一句:「我不要那些虚的……昨晚上我睡了你。」前一秒当着杨刚的面把那些本
该藏在心底烂在肚子里的不能说却不得不说的话讲出来时,非是杨书香没脑子,
只是求个心安,此时独自面对陈云丽时就更应该倾吐把它们讲出来了。

  浓妆淡抹含而不露,不得不说陈云丽脸上化的妆确实很精致,她原本就明眸
善睐顾盼生辉,那细腻的光泽贴近杨书香的耳朵时,刹那间一股好闻的媚态也随
着她身体的侧倾席卷过去,越发显得月牙妩媚动人了:「娘娘好吗?」顿时就给
杨书香来了一记猝不及防的闷棍,「娘娘和你妈谁好?」直接把杨书香打回了原
型。

  其时杨书香的样子算不得仓皇逃窜也差不了多少了,他绷着半硬的鸡巴推开
车门窜了出去,见杨刚在车厢后面鼓捣着啥,缓了口气平稳着整个世界的摇摆:
「大,我能喝酒吗?」杨书香只觉得此时用抽刀断水不如用今朝有酒来得更为痛
快,兴许喝醉了就能彻底忘记一切,兴许也还能改变一切。

  「喝酒可是好事,是时候该练练了,不过大发觉你今个儿有点蔫!」很显然,
杨刚的话有些过于拖后,理论上讲应该在车上就该表达出来。用手捂着嘴,杨书
香实在不知该怎么接茬,他轻哼了一声,心遭遭的来回跳闪着:我都把你媳妇儿
干了咋还能痛快得起来?顾左右而言他,嘴上却说:「下这么大雪惦记我妈了!」

  「你们校长来啦,这成绩就不用再去学校看了!」略有所思,杨刚也做出了
回答。夙愿达成之后,一路上杨刚始终在抑制着自己心里的激动,正所谓人逢喜
事精神爽,头一晚看到了久盼多时的场景后,在冰与火的煎熬中他和陈云丽于后
半宿搞了两次,次次内射,那疯狂碰撞产生出来的宏大场面真可以用酣畅淋漓来
形容了——好久没肏过这么舒服了,就算累死了也值了:「这回你就把心踏实到
肚子里吧!」

  我能踏实得了吗?心里想着,杨书香凑上前把白酒匣子从杨刚的手里拿了过
来:「大,」打量着杨刚半弯着腰的样子,见他脸上带笑看向自己,迟疑中杨书
香用手捏了下鼻子:「想让你背着我!」

  杨刚眼里的精芒一闪而过,他直起腰搂住了杨书香的肩膀:「在自个儿家里
还拘闷,那就没有说理的地界儿了,大说得对不对?」「大,那你还记得金镖黄
天霸吗?」杨书香没有直接作出回答,他想了想,问道。

  「咋不记得呢!」侄子绝不会平白无故说这样的话,杨刚心里明镜似的。游
走在亲情和欲情之间,如何正确选择对待怎能一句话两句话拎得清?坚持了那么
长的时间,做了那么多的工作,正所谓不狼不虎不如不赌!尽管此时杨刚表面上
淡定如常,面对此情此景其实这心里也是处于极度考验中的!但他没有急于表现,
更没有上来就解释,他在守株待兔。

  「换你是他的话,你怎么做?」朝着杨刚一咧嘴,杨书香把目光瞅向不远处
的天沐饭庄门口,目光所及,他看到许建国等人迎了过来。

  「人都是有感情的……但识时务者为俊杰,历史长河之中的那些是是非非无
外乎名利二字闹的。内时候讲究忠孝情义,你说到底谁和谁亲?」一路上杨书香
的反常表现以及他那光棍的做法,杨刚是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杨刚知道侄子要说
什么,却只能无奈地装作不知,他不想破坏这份骨子里的亲情,也不想让侄子背
负责任,就挖空心思想尽一切办法去化解去帮助杨书香,而且还要不露痕迹:
「三儿,平时你没时间过来也就罢了,这放假再不好好玩玩大这心里都过意不去
了!」放下车厢机盖,杨刚再次搂住了杨书香的肩膀:「大知道昨晚没陪着你你
有些情绪,等放假大好好陪你玩玩!」

  空气中散发着一股炽烈而又浓香的味道,熊熊火焰一般缭绕起来。杨书香扫
了一眼车对面的陈云丽,一呲牙,他还能说些什么?如果说背着赵大去苟且琴娘,
还能用赵永安来当挡箭牌的话,那么自己在亲大眼皮子底下偷了娘娘该怎么算?
过去现在,好多事情传呼在一起时,酒似乎就成了解语花,能够让人看起来潇洒
到脸红憋肚,然后就彻底敞开心扉了。喊了一声「顾哥」、「红照姐」,杨书香
就在想,今个儿这酒无论如何得再喝一次。

  「小区里溜溜达达也不知你转悠啥呢,你红照姐在楼上喊你你也没搭音儿,
再找人就不见了。」被顾长风拉住胳膊后,杨书香咧了咧嘴:「杏林园我转向!」
「睁眼说胡话!」李红照挽着陈云丽的胳膊,调笑了一句。杨书香赶忙冲陈宝坤
打了声招呼,继而又冲着许建国和许加刚点了点头。

  「三公子剪头了?够精神!」许建国当着杨刚的面夸赞道,他身边的许加刚
也热情地打起了招呼:「杨哥。」

  「许大爷,加刚。」脸上带笑,招呼又打了一遍。夹在人群之中,杨书香一
直在冷眼看着这个世界,啥「作风问题」,啥「耍流氓」,酒瓶子里的酒清澈透
亮地倒进酒杯里时,他内心里的忐忑和彷徨便随之烟消云散:「我岁数小,哪会
喝酒啊!」杯子却在倒扣时被一旁的顾长风抢了过来:「我说陈老师,今儿这酒
你说该不该喝?」

  陈宝坤略显局促,他是被许建国喊过来当陪客的,当然知道这里面的微妙关
系:「加刚那边都满上了,书香这边也意思一下!」

  主位之上,杨刚右手的食指在轻微之中反复敲击着桌面,他冲着陈宝坤一笑:
「学生喝酒不合规矩吧!」陈宝坤马上摆手:「他们这岁数没事,也该锻炼一下!」
许建国倚在椅背上,一边抽烟一边跟杨刚说:「今儿这酒三公子多多少少得喝一
点,上次那事儿绝对是个误会!」

  杨刚呵呵一笑,摆着手说:「老许啊,这孩子们打打闹闹不常有的事儿吗!
不打不闹叫小伙子吗?是不是!」继而一顿,伸手一指:「三儿,陈校长可都图
口说话了,你就喝点吧!」这陈宝坤察言观色,见状,忙赔笑道:「酒桌上就别
分彼此了,喝点酒暖暖身子。」他知道两头都没法得罪,再说攀上杨刚的关系也
不是坏事,一切不都为了仕途着想嘛,所以尽管心里有些不情愿,那也只能弯腰
低头。

  杨刚弹了弹烟灰,当着许建国的面指着顾长风:「这事儿你做得有点过了!
当时老许都言语了,咋还把那谁胳膊给打折了?」顾长风一抬眼皮,皮里阳秋地
说:「大叔,我属夜猫子的。内天吧,稀里糊涂被人拉过去,事后我一问才知道,
打错人了。」手一抖,拍着手背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儿:「我要知道内是老许家的
亲戚,哪能动手对不?这不真应了那句话了吗,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
一家人了!」

  这话把许建国气得脸儿都绿了:你妈的睁眼净说胡话。嘴上却不得不应承:
「都是误会,都是误会闹的!」

  杨刚摆了摆手,他把酒杯一举,突然冲一旁的陈宝坤说:「陈校长,据我所
知,杨书香这孩子特别淘,该吓唬你可别惯着他!」冷不丁被这么一问,陈宝坤
心歘地抽了一下:问到点上了。他用手指着杨书香,连连点头:「杨书香同学可
是咱们梦庄中学的榜样——省三好学生,又是重点培养对象,这回成绩考得不错,
年级第二呢!」忙又冲着杨刚解释:「嗯,上回那事儿吧,罪魁祸首都是赵焕章
引起来的,也是我们校领导督促不严,现在学校已经给他作出记大过处分了!明
天得跟他家长好好说道说道!」

  「那这酒必须得喝一大口!」杨刚示意着众人,于是这一帮人纷纷举起酒杯,
向他敬了过来。

  对于许加刚这样的货色,除了球场上撞见,平时跟他基本上没啥交集。杨书
香的心胸虽还没到那种容不得人的地步,可也知道江山易改禀性难移的道理——
球场上要多脏有多脏,平日里欺负别人都成了家常便饭。之所以这许加刚能弯腰
低头,说白了还不都是迫于自己大大的原因,另外还有顾哥从旁边镇服着,否则
以许加刚的心性,是绝不可能摆出这幅姿态的。

  索性就是冷眼旁观,打着哈哈和对方虚与委蛇。一杯酒下肚,在场的每个人
的话都多了起来。杨书香也觉得自己眼前有些嗡嗡之态,肚子里如同火烧一样。
如果这个时候收敛或许还能稳稳当当,可说好了一醉解千愁,便不用人劝杨书香
就给自己倒了第二杯酒。然而这时他才发觉,桌子上每个人的酒杯早已倒满了酒,
扶摇略晃之下,一切都变得虚幻而又飘摇,那种昏昏然的感觉充斥于心,也就跟
着举起了酒杯,偷偷扫了一眼陈云丽,猛然间他心里一颤,眼睛就变得有些花了。

  大从来不透露心事,这也就罢了,而我说得那么直白,他竟然没有体会?如
同掉落在陷阱里,杨书香就觉得每个人的脸上笑起来的样子都有些僵硬,尽管名
贤集上有过论证「杯杯先劝有钱人」之说。源自于信任和坦诚,在无间距的心与
心的沟通中杨书香把昨晚上发生的事儿讲出来,他觉得不说出来对不起杨刚,也
没有了做人的根本,但似乎这些已经随着酒精的渗透变得可有可无,又随着觥筹
交错变得扑朔迷离,恍恍惚惚极为诡谲。

  叮铃铃的电话声响起来,在喧闹中极为惹眼。瞅见顾长风拿着大哥大起身跑
出去接起了电话,杨书香用手搓了搓嘴角,冲着一旁的陈云丽随便说个瞎话就借
故跟了出去。到了门外,杨书香点了根烟递给了顾长风,自己也点了一根,在走
廊里转转悠悠看东看西,等顾哥打完电话,他心思百转,计上心来。

  知道成绩之后总也不能没有个学生样儿,再说还要领寒假作业,再要是被李
学强捅一家伙,就得不偿失了。把那颗飘摇的心稳了稳,杨书香觉得自己想的这
个绝对算是个借口能够暂时让自己躲避一下,起码能安下心琢磨一番:到底是什
么样的情况能让自己上演一出那样顺风顺水的事儿来,否则自己就是作奸犯科。
非但逃不过心灵上的拷问,整个人也会始终陷入在一个被动局面里,哪怕其中有
所隐情。

  「顾哥,给我电话用用?」好不容易等到顾长风打完了电话,疾步上前,蹭
着脚杨书香感觉自己说话有些不稳,没办法,谁叫这酒撞脑瓜子呢。顾长风把大
哥大递过去,又点了根烟,问道:「这几天那屄小子老实没?」杨书香看了看左
右,一边拨号一边点头,接通了电话,朝着对面言语了一声:「烦劳你给我叫一
下柴灵秀。」很快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自己妈妈的声音:「喂,哪位?」

  弄潮儿失足跌进浪头里,可抓到了救命稻草:「妈,我想下午提前回介,你
几点接我来?」

  原想着周五早早过去把孩子接到学校,等他学校里的事儿办完了,甭管是让
他去自己单位还是让他跟同学或者是柴鹏搭伴去姥家,年前一就都得在陆家营住
两天,可人算不如天算,谁想到今儿这雪会下得那么大。也难怪,从一中出来时
柴灵秀尽顾着叮嘱杨伟了,上午又忙叨叨出去铲雪,才刚吃过晌午饭,正犹豫着
要不要下午提早打个车过去把儿子接回来,电话就打过来了。

  柴灵秀听杨书香喘息得有些重,咦了一声:「你喝酒啦?」「我大带我出来
吃饭,你吃了没?」杨书香没想隐瞒,据实回答:「用我顾哥电话给你打的。我
们校长也在这呢,还有许加刚他们。」柴灵秀沉凝了会儿,没问原因,只是嘱托:
「你大面前别逞能,听了没?」杨书香「嗯」了一声,胸口发涨,憋了一肚子话
要讲却说不出半个字来,只听对面连续「喂」了两声,这才回转过神:「妈,我
想你。」

  「你坐车回来还是我去接你?」那边的柴灵秀没接儿子的茬,她只是这样说。
「还是你来接我吧……要不,我看我自己回介得了,但你得给他们说一声,省得
我说话不管用。」这话总感觉不是出自儿子嘴里,敏感如她,柴灵秀像接收机似
的「嘤」了一声,就听儿子又说了一句「我想你」,那可怜劲儿仿佛离不开自己,
明明之前还哭着喊着要去城里玩。

  「怎么听你话里有话呢?」柴灵秀微微皱眉,她凝视着窗外清扫堆积的雪,
再次叮嘱道:「控制着点知道吗,别在你们校长面前失态!」杨书香连连点头:
「妈,我考了年级第二,你说过要奖励我,还算数吗?」柴灵秀脸上敞着笑,却
又用左手揉起了自己的眉心:「不都奖励过了?」杨书香为之一愣,话突地打起
了卷:「撒时奖励的?」「拍照时奖励的,还不够?妈跟你说,不许恃宠而骄得
意忘形,取了一点成绩就忘乎所以,还有,你才十六,别让妈再操心废话了。」

  瞅着不远处的顾长风,杨书香朝着电话那边「嗞」了一声,唯有这样似乎能
够让他心里生腾出一片净土:「那你想吃啥?我给你捎回去!」「啥也不想!就
想清净两天!」这话的杀伤力果然十足厉害,把个杨书香弄得失魂落魄,不历经
磨难想要取得真经谈何容易:「你小气,你不疼我了!」「好了好了,跟个孩子
似的,挂了吧!」趁着话音未落,杨书香对着大哥大又「嗞」了一声。

  「给你妈打的?」顾长风接过大哥大,问道。杨书香点了点头。顾长风想说
些什么,干脆拍着杨书香的肩膀把他拉回到屋子里。

  和柴灵秀这无间的话转身之后便如烟屁掐灭了似的消失殆尽,回到屋里杨书
香端起了酒杯,他瞅着酒桌上其余之人好爽的姿态——包括自己的娘娘,然后冲
着杨刚一举酒杯:「大,我跟你喝口。」胸口漾起一股说不出的味道,脑海中便
除了柴灵秀,只剩下眼么前的这个中年汉子,以及自己身边那个一脸红润的女人。

  这时,许加刚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凑到杨书香的近前,见顾长风在瞅着自己,
呵呵一笑:「师傅,杨哥的咱们喝一口,我的先干为敬。」所谓的「韩信受胯下
之辱」自然是出自老叔许建国的嘴,形势不如人,他算是领略到了。

  「加刚你别让我,我哪会喝啊,我这纯粹瞎吧唧!」杨书香推辞着刚把话说
完,顾长风那边撇着嘴就「哼」了一声,对于许加刚嘴里称呼自己所说的「师傅」
有些嗤之以鼻:「过来,上我这来!」像叫狗一样,把手心朝上,卷着四根手指
头比划起来:「你拿啤酒跟我这装大尾巴鹰?」待许加刚跑到近前,顾长风自顾
自点了根烟,冲着许建国召唤起来:「我说老许,你这侄儿有点不上道啊!」一
低头头,抄起身后的燕京啤酒先后摆在了桌子上:「要喝总得来点花样儿!」,
烟一叼,一手一个拿起燕京开始摇晃起来。

  许加刚有些莫名其妙,许建国的脸可实在有些挂不住了,就用手碰了碰杨刚:
「刚子,你说道说道他,咱好歹也都吃一碗饭!」杨刚拍着许建国的手,笑么丝
儿地说:「让孩子们闹腾一下不也热闹!咱哥们弟兄就甭掺和了。」说着,举起
了酒杯,示意许建国和陈宝坤继续喝酒。

  「这么容易就把师傅认啦?」顾长风皮笑肉不笑,三角眼一虚缝,他把左手
拿着的啤酒瓶朝着右手的啤酒瓶盖一磕,耳轮中「砰」的一声,瓶盖就打在了天
花板上。与此同时,啤酒的沫儿也冒腾着喷了出来:「不是要敬酒吗,十秒内给
我吹了它!」手一摆,比划着桌子上的啤酒:「内许什么来着,看见没,这些可
都是你的!」

  被顾长风搞出的动作吓了一跳,侧身看了一眼杨书香,许加刚稳着心神把嘴
角也扬了扬,他用手一搓自己的头发,从顾长风的手里接过了啤酒:「原本的时
候……」,未说完就给顾长风搂住了脖子:「别你妈胡吣,赶紧给我喝!」硬生
生把那啤酒灌进了他的嘴里。

  这边的顾长风戏耍着许加刚,那边的李红照一边抿嘴笑着,一边指着杨书香
手里的酒杯:「几天不见长剂子了?跟姐喝一口呗!」陈云丽伸手从旁一拦:
「要喝跟我喝,可不许刷我们家三儿!」李红照眨了眨眼:「还怕我跟你抢?」
贴近了陈云丽的身旁,耳语:「婶儿的起色不错呦!」这荤话说出口,熟人面前
陈云丽也跟着耳语起来:「长风不也把你喂饱了!」

  「这身子越来越透,捅进去就给止痒了,可一离开又想。」李红照把玩着手
里的半杯酒,这种话题她跟陈云丽说过不是一次两次了。陈云丽则笑靥如花,揶
揄道:「那是你屄里泛浪,缺长风用鸡巴肏你。要不就找个年轻小伙子,喏,对
面那个生瓜蛋子如何?」对面的生瓜蛋子已经给顾长风灌下了两瓶啤酒,脸红憋
肚,被李红照一召唤,屁颠屁颠晃悠了过来:「师娘,我的喝酒还算专业吧?」

  看着许加刚欺近了自己身旁,不知为何,杨书香的嘴里总有些倒嚼感,戾气
也莫名地从身体里涌现出来:没事认干亲脸还挺大!胃口一阵抽搐,层层酒气上
涌,赶忙起身站了起来,只觉得有些晕,立即朝外奔去。

  出东门走西门,进门后把厕所里的小门一关,杨书香「哇」的一口就倒了出
来,随着眼角的模糊,便池里也变得一片五颜六色。今冬麦盖三层被,这恐怕是
年前下的最后一场雪了,其时其地杨书香心里这样想。

  排风扇在呜呜而鸣,杨书香的心在砰砰乱跳,青烟升起来后,杨书香对着便
池又连续折出去两口,直到嘴里吐无可吐,脑子里就勾勒出「七十二条教义」里
面的四大系列,令他感到矛盾的是,这世界变化快,快得几乎让人没法相信哪一
个才是真,哪一个又是梦。刮着舌头连续吐了好几口唾液,闹腾的味道让他把烟
也给一起扔到了便池中,冲了水,杨书香打着酒嗝来到了洗手池前,他左右照了
照镜子,眼睛一片赤红。用冷水漱了口,吐出浊气之后心里忽地闪现出一个唐突
念头。恰在这时,厕所的门开了,许加刚跌跌撞撞闯了进来。

  「杨哥,我,我有师傅啦……哇……」。瞅着许加刚那狼狈相,杨书香心说,
你有师傅跟我有啥关系?揉了揉自己的肚子,杨书香苦笑两声,难道这就是没吃
早饭的结果?

  ……事儿结了回到杏林园时已经下午两点了,杨刚志得意满,他拍着杨书香
的肩膀,问:「你娘娘给你煮的鸡蛋咋没吃?」坐在沙发上,杨书香耷拉着脑袋,
用手来回搓着自己的脑袋:「半盘子银丝卷都给报销了,吃不下了还吃?」耳台
子火烧火燎,恨不得现在就跑出去凉快凉快。

  站起身,杨刚从口袋里掏出存折把它交到陈云丽的手里时,杨书香正好抬头
看见,同时看见的还有杨刚的笑,于是他就想起了顾哥嘴里所说的劳保用品,想
起了许建国嘴里说的五一自己二哥杨书勤结婚的事儿,还有那陈宝坤骂骂咧咧被
自己大大拦着驳回的镜头。

  在高跟鞋哒哒的摩擦声传进耳朵里时,杨书香看到自己娘娘施施然走进卧室,
大大则是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杨书香就晃悠起身子尾随追进了卧室,进门后他
突地窜上前一抱陈云丽的身子。陈云丽像中了定身咒一样顿住了,香味附着过来,
杨书香便说了:「下午我要回介!」手就探到她两腿间,对着她的私处抚摸起来。
「就不陪娘娘了?」带着丝丝魔力,陈云丽的声音依旧绵软,手也一样绵软,对
于杨书香来说,这一切都是那样的新鲜灼热,令人兴奋不已,就鬼使神差般朝后
缩了下身子,松开手时又控制不住地朝前一涌身子,碓出去时差点让陈云丽哼叫
出来,然后就心有所悟:「再这样下去恐怕……」,他真需要静一静,缕缕这里
面的情况:「娘娘,晚走早走都是走,我去楼上跟我爷我奶言语一声吧!」说完,
遮掩着下体疾走了出去。

  本想劝阻让侄子从这再住两天,谁知他前脚刚上楼,后脚兄弟媳妇儿的电话
就打过来了,杨刚和陈云丽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既然要回去,这冰天雪地的天
还不如顺道去趟梦庄呢,把柴灵秀一起接回家岂不更好。再者,给侄子放宽一下
空间让他沉淀个一二也算是缓和一下情绪,看起来也只能这样做了。

  放下电话,杨刚跑去了北屋,他偷偷往吉他袋里塞了二百块钱。陈云丽走过
去,杨刚就攥住了她的手:「哎呀,咱也得缓缓了。」陈云丽就拉着杨刚走出卧
室,把之前给杨书香预备出来的那条内裤拿在手里,脸上带笑的样子杨刚一看就
明白了:「还是你有心!」相拥在一起,两口子的心也汇聚在一处,真的是把那
细节做得滴水不漏。

  「还行吗?要不一会儿等三儿下楼,我来开车!」陈云丽的脸蛋白里透红,
往杨刚怀里一扎。杨刚轻抚着陈云丽的后脊背:「没事儿,别让爸看到我喝酒开
车就行。」脸上一阵欣喜,发自内心:「回来我给你舔,还能再来一炮!」陈云
丽羞喜连连,抬头看向杨刚:「三儿还会再来的!」情不自禁,身体已然微微颤
抖起来。

  ……梦庄乡镇公路上的积雪已经给汽车轧得有些瓷实,这二十多分钟的时间
就开到了梦庄乡政府。把车子停好,杨刚携手陈云丽和杨书香一前一后走进了乡
计生办。曾经沧海,房前屋后的一花一草一树一木虽然变了模样,可这里的一切
杨刚仍是如数家珍一般,再熟悉不过了。如今北面的大空场盖了房子,无非就是
变了个花样,再往北过了梦庄初级中学就是集市,于杨刚而言那就更熟悉了。

  迈着四方步子走进乡政府,杨刚和柴灵秀的顶头上司——自己未过门那二儿
媳妇的叔叔老丁客套两句算是打过招呼,酒待后必然要喝,今个儿就暂且告一段
落,至于说许建国他们家那也是不能去了,杨刚心想,既然做也做了,行不行最
后这一撩自己总也得给它画上句号,过一个肥年!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