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女满天下】 第12

  • 【桃女满天下】 第12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zihan98
2020年5月5日首发于第一会所sis001
是否首发:是
字数:15465

  传送门:   

               第十二章

  「公子」只见一名穿着暴露,全身披着薄纱,双脚的脚腕还有红绳,隐隐约
约可以看见褒裤和那紫色的肚兜,进门给白云飞作了揖,双手放在腰间,双腿微
微弯曲。

  白云飞看的鸡巴疼的不行,咽了咽口水。

  「把衣服脱了」白云飞命令道,放下茶杯坐在椅子上二郎腿看着眼前的妓女。

  那妓女看到此人果然如同妈妈说的那般俊俏,心里冒着泡泡,虽经常遇到性
急的客人,却还是脸红的将身上的薄纱褪到地上,从背后系开肚兜,那肚兜一下
子滑落到地上,胸又白又大,可惜奶头微微发黑,甚至有点下垂,白云飞不时的
将雪以一粉嫩饱满的奶子相对比,微微有点叹息。

  那妓女没有发觉白云飞的叹息,以为是自己的身材吸引了他,也难怪,在庐
城,自己也算是顶一的美人,那妓女将自己的褒裤脱下,阴毛盖在下体,一手捂
着双乳,一手微微盖在下体。

  「别捂着了,又不是没被人看过,过来,伺候我脱衣」白云飞站起身展开双
手。

  那妓女也不害羞,上前蹲下将白云飞腰间的扭开开,服侍白云飞脱衣,白云
飞拿过那妓女脱下的衣物扔到了床上,示意让她退掉裤子,妓女只觉着白云飞的
鸡巴硬邦邦的挺着,心里已经想着无数的尺寸,待推下裤子的时候吗,那肉棒直
直的打在自己脸上,龟头上参杂着液体,心里顿时慌了起来。

  天哪,自己做妓女这些年也没见过这等粗长的肉棒,要靠自己三四只手才能
包裹,插进去是不是爽翻。那妓女满脸通红,看着对着自己的肉棒咽了咽口水,
一只手伏在鸡巴的底部,一只手还放在裤子上,不知所措。

  白云飞将她手拿开,自己握着肉棒拍了拍妓女的脸颊。

  「叫什么名字?」

  「奴家名叫元……唔……」还不等自己说完名字,那鸡巴直直的插入自己的
嘴中,双手自觉的抱着鸡巴身。

  「给我好好口,老子禁欲很久了,服侍好我有赏」白云飞摸着那妓女的头,
往里头顶了顶。

  那妓女也不含糊,嘴巴含着白云飞的鸡巴,双手也不停下,一手上下浮动肉
棒,一手轻轻的揉着睾丸,手口并用刺激着白云飞,嘴里不断的发出『吸溜』的
声音,那妓女吸允着龟头,舌头轻轻的绕着。

  不亏是妓女!口活这么好!

  那妓女只觉的嘴巴都酸了,面前的白云飞却一点儿也没有射出精液的感觉,
淫穴内的淫水都已经流出来了。

  「公子,奴家的嘴都酸了……」那妓女将鸡巴从口中拿出,手却不断的为白
云飞做服务上下浮动,说完又含了进去。

  白云飞早已及看到那妓女下体的淫水流到了地上,将鸡巴抽出那妓女的口中,
把妓女直接抱起往床上一摔。

  「哎呀,公子好粗鲁呢」那妓女魅惑的看着白云飞,那粗长的鸡巴对着自己,
妓女也将两只手将自己的阴唇掰开「公子,快肏我呀,奴家的骚逼好痒,好多水
啊……」

  这屄黑不溜秋,和雪以一的粉嫩不能比,果然是个万人骑的婊子,贱人。

  白云飞扶着鸡巴对准那妓女的骚屄,在外面磨了磨便狠狠的插了进去。

  「啊!!」那妓女紧紧抱住趴在自己身上的白云飞,从未享受过如此粗长的
鸡巴。

  「怎么样?婊子?爽嘛?」白云飞插到最深处问道。

  「啊……爽啊……公子,肏死奴家把……肏死我啊……肏死婊子啊……」妓
女一边忍受白云飞强有力的碰撞,每次都插到自己的最深处,淫水如同瀑布一般
『扑哧扑哧』的流了出来

  「真爽!真是一只母狗,骚的不行,肏死你贱人」

  「肏死我啊……肏死母狗啊……狠狠的肏贱人」那妓女浑身抖动,居然提前
高潮,水一下子排了出来打湿了床和白云飞的身上「啊……公子,你好强啊,肏
的奴家……要飞天了啊」

  白云飞不给她说话的机会,掐着她的脖子摁在床上,鸡巴又是强劲的插了进
去。

  「啊!!」那妓女被突然的插入,那肉棒死死的抵在自己的子宫底,又疼又
痒「公子……要不要……歇一会儿……啊!!」

  白云飞哪里听她说话,手伏在妓女的腰间,拼命的抽插只觉自己禁欲的日子
全部要算在女人身上,每次将鸡巴插入女人的最深处。

  「啊!!!啊!!!」

  屋外聚齐的人越来越多,甚至入梦阁外面也站了不少人。

  「里面在杀人?叫的这么惨?」

  「不知道啊……」

  入梦阁过往的客人每次走到门口便站下了脚步,心里的疑惑被门口龟公赶走,
而白云飞房外的人也聚了起来。

  那老鸨贴着房门,耳朵往里听。

  「公子!公子……啊!!!饶了奴家把」此时这个妓女被肏的高潮了不知多
少,床上从头湿到尾,浑身没了力气的手伏在掐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臂

  「不准说话!!!」白云飞加快速度,这女人着实没用,才插几下就高潮了
这么多次,双手狠狠的揉捏着那奶子。

  「不要了!!不要了!!你的太大了」那妓女拼命甩着头,双手用力的抵着
白云飞的胸膛,下体已经被肏的微微发肿。

  「不准动!!!!」白云飞双眼泛红,双手狠狠的掐着那妓女脖子,鸡巴随
着腰身加快了速度,那妓女被掐的没了气,本来没有力气的双手拼命的拍打着白
云飞,双腿不断乱蹿。

  「婊子!婊子!我要肏死你!!!!」白云飞双手微微一用力,鸡巴暴涨,
居然插破了子宫底,龟头随急喷射大量的精液,那女的如同死尸一般居然没有动
弹,白云飞低着头闭着眼,龟头喷射的精液连绵不断,那小腹居然凸了起来。久
久,才拔出插在妓女体内的鸡巴,那肉穴随急排出众多精液流到了床上。

  「呼……」白云飞平静了心情,转身将衣物穿了起来,做到茶桌到上一杯水
喝下去。

  「起来了」见床上的妓女没有动弹,站起身走过去,拍了拍赤裸的身子「起
来」

  只见这妓女惊恐的瞪着大眼睛,却毫无生息,屄内流出了血混杂着精液,白
云飞心里一惊,手指对着那妓女的鼻子,毫无气息。

  糟糕,出事!被自己肏死了?

  白云飞虽说是皇室中人,身上也没带身份的令牌,都放在了浓眉那,那时候
带上几个暗卫就好了!

  白云飞连忙收拾好自己的行头,背上斜布包,正要出门,房门被打开,外面
乌压压一片人,那老鸨走进看到毫无声息的妓女,下体流着血,立即慌得不行。

  「拦住他!!杀人啦杀人啦!!!」老鸨指着白云飞大喊大叫。此时妓院内
纷纷凑热闹的人越来越多。

  白云飞被门口的一群龟公拦住,反身将老鸨掐住脖子,对着越来越靠近的龟
公们大喊一声「滚!」,老鸨被吓得不行,浑身发抖。

  还不等众人做出行动,外面闯进一群捕快,为首的是一个戴着半脸面具的捕
头。

  娘的?来这么快???

  为首带头的是一个戴半脸面具的捕头,只见他身后的几个捕快欲提刀,僵持
不下,白云飞一把将老鸨推了过去,从窗口跳下。入梦阁的楼下聚齐了不少人,
白云飞冲出人群,不禁回头看向后方。只见那带半脸面具的捕快也跟着跳了出来,
紧跟其后。

  白云飞看向前方有牵着三四匹马的老人正要往这城门走去,急忙跑近跳到马
背之上。

  「喂!!!」那老人指着跑远的贼人,气的发抖。

  「老伯,借你马一用」戴半脸面具捕头也跳上了马,从怀里扔出一袋子银子
交给老人,便跟着白云飞的方向奔腾而去。

  我去,这算什么事情。老人打开手中的钱袋子,数了数银子。

****************************************************************

  我操了,这人得穷追不舍到什么时候!

  白云飞骑的马早在上半夜累垮,现如今穿梭在大山密林中,两人你追我赶了
一天,此时半夜凌晨,白云飞顺着月光跑到瀑布边,趴在瀑布边用斜包里拿出的
水囊从瀑布装起水喝了进去。身后的半脸面具捕头也微微喘气,手中握在腰间的
佩刀,看着白云飞。

  「我是真的服了,你这么能追这么能跑……」白云飞站起身,随手将刚刚喝
过的水囊扔了过去「咱先歇歇,行吗?」

  那半脸面具捕头一手抓住,犹豫了一下,对着水囊喝了进去,随后狠狠的摔
在了地上。

  「我投降,我投降,你把我带回去把,赔点钱总行吧!」说完双手握拳撑着
走过去,那半脸面具正要从腰间将铐链拿出之时,一枚暗器从正前方袭来,只见
半脸面具捕头横刀劈去,空中顿时出了火花,那枚暗器半脸面具捕头看清楚了,
是一枚戒指,却也不奇怪,待那戒指从身后袭来,半脸面具捕头刀尖突刺,重重
的砍在地上。

  「我去,你这刀不错啊」白云飞赞叹不已,连忙召回被刀劈在地上的戒指。

  那半脸面具捕头提着刀径直走了过来,白云飞无奈,连忙再一次将双手握拳
撑了起来,此人功力在我之上,虽然学的神功,可是才突破二层心法,难以抵抗,
这捕头起码有七八层的功力!

  「我认输我认输!」白云飞放松警惕的将手对着那半脸面具。

  半脸面具没有收起刀,等白云飞快反应过来那刀重重的快劈在自己身上,白
云飞先是小躲却小看了刀的范围,刀尖划破白云飞的左胸一直划到肚子。

  「啊!」白云飞捂着伤口不断后退,「你……你……」一说话疼的胸口疼,
身子微微弯曲,那半脸面具手先是发抖了一下,白云飞疼的钻心,一只腿跪在了
地上。

  只见半脸面具捕头再一次提起刀要插回刀鞘,白云飞却误以为这人还要在砍
一刀,连忙站起往后一退。

  「小心!!!!」那半脸面具的捕头居然说话了!这么熟悉的声音。

  白云飞此时脚踩到急速的瀑布,加上上身疼痛,一下子被急流带了下去,那
半脸面具捕头一着急,也跟着跳了下去。

  「淫贼!!!」只见在瀑布中,雪以一拿开自己的面具,急切的一只手要拉
住下落的白云飞,正要拉住的时候二人已经到达一方水潭,水潭边缘中间由一颗
巨石分开,水还在急速流动,雪以一一手伏在巨石,一手正要抓住向自己驶来的
白云飞,突然白云飞的身子歪了歪,顺着水流游到另一个方向去,雪以一心里着
急,想使出轻功可水太急自己施展不开,想绕过石头去白云飞的那一端,可惜水
流急速,直接将自己拍了下去。

  「淫贼!!!」雪以一对着另一边不断呐喊,二人分道扬镳似分别流到的方
向。

  天亮了许久,一女子牵着马背着背篓穿梭在山中,秀气的眉目上些许汗水,
只见女子蹲下身用手中的小铲子将药材小心翼翼的铲除放入背篓,抬起手腕的衣
袖将汗水抹去,微风拂过不禁让女子闭上眼享受片刻凉爽。

  女子闭目片刻,将手中的小铲子放入马腰的背包,牵起马往河滩走去。

  山里的河水果然清澈,那女子蹲在地上用手从河里捧起水,红唇点水,好不
解渴。

  「嘶嘶」只见刚刚还在身边低头饮水的马儿对着不远处嘶鸣起来。

  女子站起身向马嘶鸣的地方望去,只见那方向的河边似乎躺着一个人,女子
心急,牵着马往前方走去,只见一男子平躺在河滩上,此人不是白云飞,还能是
谁,只见白云飞的胸口的血液侵染了上身的衣物,女子心中一急,将背篓放下,
将马腰上的背包取了下来。

  女子蹲下将竖起双指对着白云飞的鼻子还有气息!

  女子连忙将男子的衣服打开,一条血痕引入眼帘,连忙从背包取出干净的布
料将白云飞身上伤痕外的水迹擦去,取出金疮药均匀的洒了下去,见白云飞皱了
一下眉目,心里微微放心下来,继续平均的往下洒,手上快稳,随后从背包取出
白布井井有条的包扎起来,幸好此少年身材不胖,自己可以将他坐起身子好包扎
起来。顺便将身上的衣物退了下去,直留下下身的裤子。

  女子细心的为白云飞包扎好后,将白云飞轻轻放下身子,看到白云飞呼吸均
匀,心中微微松下一口气,环顾四周,此山也不曾有人,将白云飞慢慢的拖到了
较平的地方。还不忘往白云飞的胸口看看伤口是否拉扯。

  可怜人,怎会如此惨状?

  「娘……娘……」白云飞嘴唇微动,此时头还枕在女子的腿上

  「你……你说什么」女子低头想听清楚白云飞在说什么,可是白云飞这会儿
只是嘴唇微动。

  我是死了吗……白云飞这会儿昏迷入梦,梦中梦到母亲抱着自己,还是那个
气息,忘不了的,这辈子都忘不了的,如果死的时候还能见着母亲,这也没有遗
憾了,只可惜没有完成师父交给自己的使命,师父,你失望了吧……

  「呃……」白云飞微微睁开眼,身上的疼痛不禁让自己发了颤,抬头,只见
自己的上方是一匹马闻着自己。此时太阳直挂当头,想来自己已经昏迷许久了。

  「你醒啦?」女子坐在河滩的大石头上,双手撑在石头上,双脚在河水中不
断的踢动水面转过头看着白云飞。

  「你小心点,伤口还没愈合」那女子看见白云飞撑起了身子坐着,不禁皱了
下眉头担心。

  白云飞已经被前方坐着的女子已经看呆,这女人身上散发着自己熟悉的气味,
那是母亲的气味,真的很像,那香味忘不了,对比这个香味,更让白云飞惊奇的
是这女人的容貌和身材,虽然女子只是背着自己侧着头,可是他完全能从背后看
到那丰满的胸脯,那臀部丝毫不吝啬母亲,红唇秀鼻,甚至可以看见女子长长的
睫毛。

  那女子看到白云飞如此神态,居然盯着自己发了神,自己突然脸红的别过脸,
低着头看着在河水中的脚。

                十三章

  「谢姐姐救命之恩,敢问,敢问姐姐尊姓大名」白云飞明白自己的失态感到
不妥。

  「哈哈,你今年多大啦喊我姐姐」

  「刚满十八……」

  「噗」那女子笑了起来「我的女儿和你一般大,我的年纪都可以做你娘了」

  「啊……」白云飞不敢相信,眼前看着就比自己大两三岁的女子居然有女儿
和自己一般大。

  那女子笑盈盈的看着白云飞,抬起湖面的脚「怎么样,吓着了吧」

  白云飞摇摇头「姐姐看着年轻,年轻的都应该喊姐姐」

  「哈哈」那女子的笑声如同灵乐般动耳「油嘴滑舌,你背包的东西的铁盒子
我不曾打开,看着似乎没有进水,说来这铁盒子设计精妙,你的背包里的衣物和
你的上衣我拿去晒了」说完站起了身子没有看向白云飞,却看向一旁树干上的衣
服,不敢看白云飞的原因还是衣物男女有别,虽然这个小伙子和自己女儿一般大,
可是光这上身也不是很好。

  白云飞这才清清楚楚的看到女人的面貌,真是绝顶,柳眉下一双水汪汪的杏
眼,几点碎发在额头,身材真的是绝顶,胸部臀部和母亲不相上下,裙摆盖不住
长腿下白玉脚,看的白云飞不禁咽了咽口水「谢谢姐姐……敢问……敢问姐姐姓
名,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秋明」秋明笑盈盈的下了石头,将地上的背篓背在身上,走到白云飞身边
牵起马,白云飞只觉女子身材高挑,如果说雪以一到白云飞的鼻尖,而面前的女
人到达了自己的眼睛。

  「既然你无事我也放心了,说来时间也不早了,我也得回家了」秋明对着白
云飞笑了笑,说完便牵着马要走。

  「姐姐留步……」白云飞心里不舍,这女子着实吸引自己

  「怎么了?啊……」秋明停下脚,侧着身子摸了摸身边的马,脚却不注意踩
空在石头堆。

  「姐姐小心!」白云飞上前搂住,只觉怀中软乎乎,手却不自觉的拥上那丰
满的胸部,鸡巴顿时硬挺起来。

  秋明顿时红云满脸,自己躺在男人怀里,甚至白云飞的手搭在自己的胸上,
令自己深深吸了一口气。

  「姐姐,你没事吧」白云飞也没有过多停留,将秋明慢慢坐在地上,蹲下身,
揉着秋明的脚。白云飞爽死了,脸上要摆着担心的脸色,心里如同鹿一般狠狠的
撞心墙,他爱死了这个脚,恨不得上去亲一口。

  「公子……公子……」秋明不好意思的收起腿「无碍的」说完在白云飞的扶
持下站起了身子,此时害羞的想别过脸,第一次除了丈夫以外的男人碰脚,碰到
自己的胸部,秋明也是十分的害羞。

  「姐姐……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吧」

  秋明摇摇头,双手离开白云飞的手,手伏在马的身上「我家在木山呢……你
的伤还没愈合最好不要……」

  「是木剑山庄吗?」白云飞打断秋明的话问道

  秋明点点头「你知道?」

  「是的,弟弟也是要去那边,你脚崴了,弟弟扶你上马,跟你一起去好吗?」

  白云飞开心至极,没想到这秋明居然顺路。

  「那……那好吧」秋明点点头「你伤口未愈合,路上我也可以照看你的」

  「姐姐请上马」白云飞伸出一只手,秋明一直手搭在了白云飞的手臂,顺利
让另一只脚踏在马镫上,这才坐上马,白云飞反身去将树干把衣物穿上,背着秋
明打开铁盒,三本书还好没有完全浸湿,将铁盒里的东西都拿了出来,水倒出后
用袖子将里面擦了擦,重新放入。将已经干了的斜包把东西全部装了进去,白云
飞只觉秋明想的齐全,东西都被她收拾好晒干,看着树干下早已消灭的灰碳,定
是这女人用火烤的。

  秋明一直盯着白云飞的背后发呆想着什么,突然见白云飞转身冲自己笑了笑,
顿时脸红的别过脸。

  「姐姐,我们走吧,我不识路,只好你告诉我了」白云飞牵着马,回头看着
马上的秋明。

  「嗯……」秋明点点头。「你的伤……」

  「无碍的,还多亏姐姐即使救助,不然弟弟就命丧荒野了」

  「年轻真好……」秋明想说什么,却犹豫该不该问……

  「姐姐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看着眼前对自己笑的男孩,心里一阵悸动,「只是你怎么会受到这样的伤呢
……」

  白云飞牵着马往前走,他不可能会把自己因为肏死一个妓女然后因为拘捕被
捕头一刀砍了吧「我……我因为顽皮,在上游瀑布掉了下来被树枝刮了,然后被
冲到这了……」

  秋明不是傻瓜,自己医治了不少人,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是刀伤呢,可是看着
眼前的白云飞,明白居然他不愿意说,那自己也不好继续问下去。

  「你叫什么名字啊」秋明这才想起自己不知道这个男孩的名字。

  「白云飞,弟弟叫白云飞」

  又是这个笑容,怎么会这么好看呢……秋明觉得白云飞十分温柔,是阳光的
大男孩,和以前自己学医的时候听话本说的才子一样,白衣少年,想到自己都大
把年纪了,还想入非非,不禁对自己呸了一下。

  「白云,云飞,真好听,你爹娘肯定喜爱的打紧」

  「没有姐姐的好听,我以前听过诗人所说,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
寒鸦栖复惊。姐姐的名字更有诗意」白云飞不禁赞叹。

  「噗,哈哈」秋明听见白云飞这般有趣,自己也笑了起来。

  白云飞听到秋明这般开心,只觉声音好听极了「姐姐笑起来更好看,比我吃
的糖还甜」

  「你就贫嘴,油嘴滑舌的,肯定不少祸害丫头们」

  「真的,我说的是真的,姐姐笑起来好看极了,反正……哪里都好听」白云
飞转过头,深深的望着秋明,盯着秋明小巧的红唇,不禁咽了咽口水。

  「好哦……看路」秋明被白云飞盯得不自在,用手缕了缕脸颊的秀发。

  「哦!」白云飞这才转过头,继续赶路。

  说道这边雪以一,自打被冲到河岸,她便一路顺着河流去寻找白云飞的痕迹,
她不是故意的,她不是想杀他的,自打从那天解放后,回家就带上了半脸面具,
她不是没想过提着刀去洞内把人给杀了,可是每次一想到这就狠狠打断自己的念
想,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离别,居然对那淫贼有了莫名其妙的思念。

  她有点怀念在他怀抱里入睡,很变态吧,她有点想他了,一个人在房中的时
候,下体随着思念也变得湿透,她分不清自己是不是有了情愫,她也不愿意去相
信自己产生了对一个强暴自己,蹂躏自己,甚至鞭打不把自己当作人的淫贼产生
情愫,雪以一每每想到都会给自己一巴掌。

  她以为戴上面具这辈子都不会和他相遇,可是在庐城,她看到那熟悉的身影,
她有点害怕却也有欣慰,他出来了吗。

  连手下的话她也不曾听进去,跟着那人身后不远处,他好像对这里的一切事
物有着新鲜感,居然会买一个孩童吃的糖葫芦,还买下整整一竿子送给围在他身
边的孩童,随后也看到他大方的将钱袋的银子撒给耍杂的,在手下看不到的地方,
雪以一笑了,她突然觉得这个淫贼很可爱,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前去仔细看看他。

  她狠下心想去找淫贼,可是转眼间那淫贼就进了妓院。

  她气,气的想哭,她站在入梦阁门口不远处发呆,其实心里愤恨,淫贼就是
淫贼,站了不知多久,她想离开,再也不要找他了,入梦阁传来了巨大的呻吟,
这声音如雷贯耳,和自己在洞内的时候有什么不一样,她明白那淫贼的厉害之处,
下体不禁湿润了起来,却气的想立刻进去抓他,把他关在牢里。

  随着一声老鸨的杀人喊声,雪以一控制不住的冲了进去,她看到那个淫贼了,
他没有认出自己就跳出了窗逃跑了。

  雪以一又气又难过,也跟着跳了下去,跟着好久才在一个瀑布边停下,他瘦
了,却还是那般脾气,自己控制不住的往他胸口砍了一刀,自己手却在发抖,砍
完一刀她后悔了,看着那淫贼胆怯畏惧的眼神,她心疼不已,如同刀扎在自己身
上般,连忙将刀收了回去想去扶他,可是他居然以为自己要杀他。

  我只是想吓吓你啊……我后悔了啊淫贼,我不杀你了不杀你了,只要你好好
的,你回来好不好。

  「你来木山也是拜山比试武功的吗」

  白云飞点点头「对的姐姐,想砍自己几斤几两,嘿嘿」

  秋明不奇怪,每年来木剑山庄比试武功的年轻武才都会来比试武功。

  「可是不曾看到你带着剑呀」秋明奇怪的问道。

  「哦……我……我的剑可能掉在河里,想着去木剑讨教一下剑法,这下怕是
要去买一把了,姐姐!看,有鱼!」白云飞突然看到河流有群草鱼,「姐姐也饿
了,弟弟为你捉几条鱼给你吃!」

  「等一下!你的伤!」秋明急切担忧,白云飞似乎没听见似的,放下自己的
布包,拿起地上杂乱的树枝,脱下鞋拎起裤脚就往河里跑去,白云飞对抓鱼这种
事手到擒来,毕竟是在洞里活了好多天的人了!

  这条河水不是很深,只见白云飞一手将树枝狠狠的往河水插下拔起,两只鱼
背贯穿身子,白云飞兴冲冲的挺起树枝对着秋明招了招手。

  「你慢点!伤口!」秋明担忧的喊道,白云飞提着树枝就往岸上跑来,将鱼
放在地上,往自己衣服擦了擦,就去伸出一只手臂,让秋明下马。

  「你也不担心自己伤口……」秋明低头用手仔细的在白云飞胸口的白布伤看
了看摸了摸。

  白云飞开心的笑了笑,「姐姐,无碍的,一点儿也不疼了,是姐姐的药好」

  「贫嘴」秋明白了白云飞一眼。

  白云飞抓了抓头,将背包里的衣服放在一个石头上「姐姐,你坐一会,弟弟
为你做烤鱼」说完就往树丛跑去。

  「你慢点!不着急,仔细伤口」秋明一手摸着脚腕,这小子做事情真积极,
跑那么快,看着地上的鱼笑了笑,看到白云飞跑远,便从自己的包中拿出药对着
自己的脚腕抹了抹,其实也是因为自己不好意思当着别的男人抹药。

  只见白云飞一手抱着几根分叉的树枝,一手抱着杂草树干,看到秋明坐在石
头上,用手均匀的往脚腕揉捏,不时的让白云飞看呆了,鸡巴在这一路上都不消
停,当时自己的手不小心摸到那胸脯,他恨不得立刻把这女人就地正法。

  不如……现在强奸算了……

  白云飞摇摇头,算了……荒郊野岭的,也不知道木山在哪,再加上自己的伤
口,也不允许啊!等到了木山再做打算好了。

  「姐姐!我回来了」

  秋明抬眼看向白云飞回笑,白云飞发誓,这女人一定要肏!狠狠的肏!

  秋明似乎看到白云飞突出的下体,脸顿时红了起来,其实在一开始白云飞受
伤,为白云飞收拾伤口的时候,也发现了异状,居然昏迷还如此的挺拔,可那时
秋明只顾着救人,也只是没多在意,等包扎好才发现那下体居然似乎是要撑破裤
子般,害的自己连忙别过头,却心里也是一阵悸动,她不是没见过男人的阴茎,
除了丈夫,便是在医图上,却不曾见过这么粗长的阴茎,虽然被裤子盖住,但是
秋明能明显觉得这阴茎不是一般的粗长。

  「啊……嗯」秋明心不在焉的揉捏着腿。

  白云飞将双手臂抱着的东西放下,蹲下身将分叉的树枝摆好。

  「你没有火怎么烤啊……」还不等秋明说完,白云飞就从地上包里的铁盒拿
出打火石,对着秋明笑了起来

  「姐姐放心!哈哈」白云飞晃了晃手中的打火石笑起来,细心的将树干杂草
点燃「姐姐,你有小刀吗?」

  秋明从包里拿出一个小匕首给了白云飞,白云飞拿着小匕首将鱼收拾好,拿
起树枝插起放在火堆旁。

  「想不到你挺会的嘛」秋明接过小刀,不忘赞赏一句。

  「哈哈,还好,只是在外面生活久了,自己就经常打野吃了」白云飞冲秋明
笑了笑。

  「噗」秋明笑起来「干嘛不让你娘子给你做饭呀」

  「我可没娘子呢,还没娶亲呢」

  「啊……木山上的大弟子像你十八岁的时候,就已经娶亲了」这话不假,自
己的女儿就是嫁给了大弟子。

  「这么早……我还没闯荡江湖呢,还不急」

  秋明点点头「还年轻」秋明捏了捏脚突然想到什么「你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改天姐姐给你介绍个好姑娘家」

  「我喜欢姐姐你这样的」白云飞冲秋明笑了笑,不禁让秋明红了脸。

  「你才认识姐姐没一会,哪里觉得姐姐好」

  「不知道」白云飞摇摇头,秋明突然觉得有点难过

  「可是,自打见姐姐,就觉得姐姐亲切,美丽,弟弟喜欢」

  秋明突然听见白云飞这么说有点喜悦却还有点遗憾,摇了摇头「姐姐已经嫁
人了,弟弟会遇到更好的」

  二人久久没有说话,秋明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却时不时看着白云飞,白云飞
低头,一只手不紧不慢的将鱼对着火转来转去。

  「姐姐,吃」只见白云飞拿起一只鱼递给秋明。

  秋明接过,白云飞此时期待的看着自己,嘴角微微扬起,对着鱼咬了一口
「嗯,好吃的,刚刚好」

  「姐姐喜欢就好!」说完也拿起自己的鱼吃了起来,秋明本来就是吃的不多,
平常也只是喜欢吃素菜,肉食也是很好去吃,自己还没吃几口,白云飞已经将一
面的鱼身吃完了。

  「我吃不掉了……」秋明只吃了一面不到,看着白云飞早已经吃完,将地上
的火熄灭了。

  「姐姐吃饱了?」

  「嗯,吃饱了」

  正当秋明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处理鱼的时候,白云飞一手接过把剩下的吃了起
来。

  「欸……」秋明本想阻止,却不忍心打住,看着白云飞嘴里吃着自己吃不完
的东西,心里突然被莫名的东西充实住,有害羞有喜悦「你……你慢点吃,小心
鱼刺」

  「好吃,发现姐姐手上的鱼比我的鱼好吃!」

  秋明笑了起来,不忘白了白云飞一眼「你就会贫嘴,油嘴滑舌的,你说你没
个红颜的我都不相信」

  白云飞舔了舔嘴唇,「姐姐,天地良心,我真的没有」

  「不信」

  「真的,你要我怎么做你才信姐姐」白云飞已经吃完将鱼仍在地上看着秋明。

  被白云飞痴迷的眼神令秋明别过了脸「不信,说什么都不信」

  「好姐姐,我可没骗你,如果非要说红颜,那姐姐算一个」

  「噗」秋明被白云飞逗笑了,为什么自己在这个可以当自己儿子的男孩面前
居然可以作小女儿情态,甚至还允许他喊自己作姐姐。

  「姐姐笑了就当是承认了哈哈」

  秋明白了白云飞一眼「快点,扶我起来,我们赶路,等过了这个山没多远就
到了」

  白云飞上前扶起秋明,将秋明扶到马上「姐姐,你的脚好点了吗」

  「无碍的,刚刚抹了药,很快就好了」

  「那就好」

  二人一路上,白云飞将自己见过的阅历一一告诉秋明,令秋明顿时被白云飞
吸引了起来,白云飞一边比划着动作,一边诉说搞笑的事,秋明笑得十分开心,
当看到白云飞摸着被拉扯伤口的胸口,不禁担忧几句,白云飞哪里管这些,变着
法子让秋明高兴,秋明骑在马上看着眼前的少年,心里一阵悸动,在自己豆蔻年
华之际,与心里那个翩翩少年白衣少年有何区别?自然知道二人是不可能的,既
然如此,为何不把这少年当作自己弟弟呢……

  「云飞……」秋明打断正在说着故事的白云飞。

  「怎么了姐姐?」白云飞笑着回头看着马上的秋明,问道。

  「你要不要做我弟弟……我是说,你愿意认我这个姐姐吗?」虽然知道这个
白云飞一直在喊自己姐姐,可是秋明却突然想认这个做义弟,准确的说,不是那
种陌生人般的姐弟,她想做他非血缘的亲姐弟。

  「我一直喊你姐姐,我自然愿意,还怕姐姐嫌弃呢……」

  「怎么会……」

  「如此正好,姐姐秋明,请收弟弟白云飞一拜!」说完白云飞就跪了下来、

  「欸!你起来,起来弟弟」秋明急得下了马,把白云飞拖了起来,白云飞连
忙抱住秋明,头埋在秋明的胸,还不等秋明做什么反应,白云飞抱着秋明转起了
圈圈开心大喊「我有姐姐啦」

  秋明也笑得搂着白云飞的头,「仔细伤口!停下停下,傻弟弟」

               第十四章

  「看,前面的山,等穿过这个小县,咱们就到了」秋明坐在马上指着前方的
大山,只见那山的山路都有灯火,顶端的周围房屋灯火通明,二人已经从中午走
到了晚上,若是往常秋明一人骑马,很快就到家了。一路上白云飞一直在打探木
剑山庄的消息,秋明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木剑山庄向来戒备森严,自打百年前一场百派平邪的戏码,再加上最主要的
木剑代表人物为转折点成功战胜黑暗势力,木剑山庄的逼格日益旷达,拜山拜师
的人也越来越多,有人就有钱,有钱就有权,现如今龙朝顶尖的剑客,十里面就
有四位出自木剑山庄,白云飞不禁想到师父是被木剑的大小姐给背叛的那场战役。

  白云飞牵着马停下了脚步「姐姐……若不然你先上山吧,等过些天上山去看
你我就在这个客栈住下就好了」

  「怎么了?」秋明下了马,脚踝也不在疼痛,自己做的药,效果就是好。

  「实不相瞒,跟随自己前来的不止是自己,还有家里的下人,因为自己贪玩
……连拜山信都没带着……」其实白云飞前来木剑山庄只是为了打探消息以及地
势情况,结果秋明都给自己说了,自己也不需要准备什么,除了还没有上山。

  「你不用担心的」秋明安慰道「你既然是我弟弟,我便带你上山即可,其他
的不用想」说完一手拉着白云飞一手牵着马往前走去。

  对比大城,县城小了许多,听秋明说,因为县城在庐城的东面地区,所以称
之为庐东,这里也就庐城的四分之一地盘,没一会就走出了县城门。

  「师娘」只见山脚的几个弟子纷纷抱拳,他们的身后是宽大的房亭。后面的
过道就是上木剑山庄的路,房亭上偌大的门匾毫不骄傲的告诉众人,这是木剑山
庄。

  「这是我义弟白云飞,前来拜山的」秋明指了指身边的白云飞,将马交给前
来牵马的弟子,对着众人说道,只见众人纷纷对着白云飞抱拳,白云飞也回礼。

  「走吧弟弟」秋明拉起白云飞就往山上走去,此时晚霞当红,整个山庄被晚
霞的照耀下一片美景令白云飞看的惊呆,二人站在半山腰,看着山下的美景,整
个县城映入眼帘,一路上见到下山的弟子纷纷对着秋明抱拳。

  「姐姐……为什么他们都喊你师娘……」

  「因为你姐夫是山庄的掌门呀」

  白云飞惊呆了……既然机缘巧合下被木剑山庄的掌门夫人给救了,还莫名其
妙的认了掌门夫人做了姐姐,到底什么样的男人能娶上这等国色天香?白云飞顿
时浮想联翩。

  前方是一段分叉路,一段是上山,一段却是进入树林的路,秋明拉着白云飞
进入树林的那段路。

  「姐姐,你带我去哪……」白云飞疑惑,难道不应该带自己上山吗。

  「姐姐带你去看我的小院,你拜山的这段时间就住在哪,一般人除了我都不
准去呢」

  通过树林,前方的一个小屋子外由竹子做围墙包围了屋子成一个院子,秋明
拉着白云飞进入院子,发现院子内周围种满了药草,院子的中间是一个台坐,长
这么大第一次见着这么多奇形怪状的花草。

  「姐姐……这些都是你种的吗?」白云飞看着身前不知名字的花草,问道。

  秋明拿起井盖边的花洒,细心的蹲下身子为花花草草洒水,她这辈子,除了
种植药草和养花养草,真的发现自己好像真的没什么爱好了。

  「是的呀」

  「姐姐真厉害」白云飞背着手游览这院内,这里清新无比,能让自己觉得心
旷神怡,「姐姐的这番小天地真是极好,姐姐都是你设计的吗?」

  秋明还在照料花草,却也是点点头。

  「姐姐,你真的很棒,姐夫定是幸福死了」

  「真的吗……」

  「真的姐姐,你设计的太好了,这里简直是个乐园」

  「你喜欢?」秋明站起身看着这个开心的男孩,自己也笑了起来,准确的说
很少人喜欢自己做的这些,甚至连丈夫对此也不过问,女儿整天舞刀弄枪,在山
上很少有人可以诉说心肠。

  「喜欢,喜欢极了」白云飞上前拉住秋明的手开心的说道。

  秋明只觉得眼前的男孩带来了自从嫁入这山中二十多年不曾拥有的快乐,被
白云飞拉着,她没有一丝不悦反而觉得开心,她很喜欢眼前男孩满眼都是自己。

  「别笑了,饿不饿?」秋明一只手被白云飞拉住,一只手将白云飞的乱发缕
好,问道

  「不饿」可刚说完肚子就『咕咕』的响起。

  「噗,快进去换身衣服,我带你上山去吃饭,见你姐夫」

  白云飞进入屋内,这个屋不算大,却有床有桌,简单极了,却不显枯燥,屋
内摆设的也算可以,却没处都有花草,白云飞这才放下自己的包,将里面的衣物
拿出换下,缕好了自己的头发换了身唐巾。

  秋明本来看着地上的花草,回想着刚刚牵着自己手的白云飞,此时屋内的门
也开了,秋明顿时看直了眼,只见白云飞身着灰色道袍(明朝道袍,亦称" 海青
" 并不是道士才能穿,普通人一样可以穿,只是衣领不一样),头戴黑色唐巾,
果然俊俏的人穿什么都是独具一格。

  「姐姐,我们走吧」白云飞冲秋明笑了笑,还转了身「这身去见姐夫可以吗?」

  秋明上前替白云飞缕平了衣服,将肩上的脏拍了拍「可以的……走吧」

  二人一前一后的走在上山的路上,此时月亮正圆,等走到了台阶最后一处,
白云飞这才看到山上的状况,只见中间过道两旁是诺大的剑坪,剑坪还有一群弟
子刻苦连剑,整齐的动作如同一个人的影子一般,不惊让白云飞看直了眼,不亏
是江湖顶尖的门派。只见剑坪上的弟子见到了秋明纷纷停下动作对着秋明施礼。

  「你们继续」秋明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停止。

  离开夹在剑坪中间的过道,还有一小段阶梯,白云飞发现山上的屋子比较多,
确是很有规划,剑坪中间的过道上了台阶是一个很排长的屋子,那是弟子的食堂,
顺着路再走过一片小山路便是秋明同丈夫所居住的地方。

  「夫人,您回来了?」只见门口的丫鬟上前作辑。

  「嗯……这是我义弟白云飞」带着白云飞进了门后和身边的丫鬟说道「老爷
呢,清儿和姑爷呢?」

  「老爷去庐城有点事儿了,小姐和姑爷从下午下山还没回来,老爷吩咐您先
用餐」

  「嗯……好吧」秋明早已经习惯了「弟弟你坐」

  只见屋外的丫鬟纷纷将热菜端上大厅的桌子上,秋明拿起一双筷子替给白云
飞。

  「姐姐,弟弟就不客气啦」白云飞端起饭吃了起来,却不见秋明动筷,只是
撑着手看着自己,一只手转着茶杯。

  「姐姐你吃呀」白云飞咽下一口饭看着秋明。

  秋明摇摇头「好吃吗?姐姐不饿,等你姐夫回来再吃」

  「好吃的」

  「好吃多吃些,家里没什么人,你不吃浪费了」

  终于等白云飞吃饱,秋明上前将白云飞的碗筷收拾了起来

  「姐姐为什么不叫下人来收拾?」

  「无碍的,这点小事劳烦下人,自己都变懒了」

  白云飞喜爱这样的感觉,可能这就是人妻,贤惠至极,娶妻应该是这样的,
白云飞第一次希望家里也有这样的妻子,她会把自己的温柔尽献。

  「弟弟,你先回去收拾下吧,若是你姐夫回来了,我带着你姐夫去看望你可
好?」

  「好……」虽然白云飞心有不甘,想着就在秋明身边,可是自己也没有理由,
房里的下人也在帮着秋明收拾碗具。

  「姐姐留步,我识得路的……」白云飞拦下要带自己回去的秋明。

  「好,那你可别走错了,晚间仔细脚下」

  看着白云飞离开的身影,这才松下一口气,派丫鬟们去打了热水去沐浴。

  正当一男人将房门打开,此人正是木剑山庄掌门木尊,此时的秋明已经披着
寝衣要换衣服,见丈夫回来,便蹲下身为木尊解衣

  「老爷……」

  「嗯?」木尊闭着眼敞开手让秋明解下外衣。

  「吃饭了吗?」

  「吃过了,你吃了么」

  秋明没有说话,本想着让下人将菜热一热送进来,却也突然没了食欲

  「今天在河边遇着一个受伤的男子,我救了他,认作义弟,正巧也是来拜山
的,我这……」

  木尊突然睁开眼,看着秋明将自己的外衣放在衣架,将毛巾打湿正要服侍自
己「此人你知道背景么?」

  秋明拿着湿毛巾给木尊擦手,愣了一下摇摇头。

  「那你知道他打哪来,为何拜山」

  秋明反身又将毛巾打湿拧干,想说话却犹豫「只知道前来讨教下武功……」

  「唉,你什么都不知道就把人领上山,荒郊野岭受的伤,不是有仇杀就是宵
小,你怎么敢带回来?」木尊无奈的坐在椅子上无奈的说道。

  秋明没有再说什么,端了另一盆热水蹲在地上,为木尊清洗脚,「可是妾身
看来不像是坏人,而且……」

  「你能分清坏人好人么?」

  秋明不在说话,只是为木尊仔细的揉捏双脚。

  「妾身答应义弟……」

  「义弟?算了吧」

  「妾身答应那人……,说让您去探望下」

  木尊将脚抽回,不再让秋明揉捏,把秋明肩上的干布拿了起来,擦着自己的
脚「夫人,你这胡乱答应什么呢?不是我说你,你这也太乱来了,万一山上进了
贼人你说怎么办?」

  秋明这会儿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心里委屈至极,自己本是性子软的人。

  「你把他安排在哪了?」

  「在山腰,就是我那个草院」

  木尊点点头,站起身,往床上坐去「这么晚了,我就不便去了,你自个儿等
会和他说明白,我真是困极了」

  秋明看着躺下的木尊,一时无奈,只好换上出门的衣物,心里虽有百般不痛
快,却也不想表现让白云飞看出来。

  此时白云飞在院子里生了火,在半路的时候看到一只野鸡,左看看又看看,
似乎没有人,便狠了狠心抓住拿回来烤起来。

  「云飞……」只见院子外秋明的声音,白云飞立刻手中的鸡插在地上,仍由
火烤,他丝毫没有注意之前秋明喊自己的称呼变了。

  「姐姐!你来啦!」白云飞站起身看着秋明「姐夫呢?」

  「呃……他……他困极了,没来,我来看望你」秋明尴尬的走了进去,看着
地上被火烤的鸡。

  「哦!那就算了,明日我自当前去探望姐夫」说完拉起秋明「姐姐,你晚上
没吃吧,刚刚姐夫回来你吃了吗?」

  秋明摇摇头,其实她也是很饿,当时只想着跟丈夫一起吃饭,可丈夫回来却
说已经吃过,自己也不好意思再吃了。

  「哈哈,我就知道!姐姐你看我的烤鸡」白云飞蹲下身,用小刀将鸡划动,
仔细一看是熟了,立刻掰下一个大鸡腿下来,「姐姐,你吃,你看好吃吗,我在
屋里发现了细盐,撒了一些」

  秋明愣在当场没有动弹,白云飞一下子有点慌了

  「姐姐是怪我在院子生火吗,姐姐别不开心,我这就打灭,下次不敢了」

  说完白云飞就要扑灭火,秋明立刻阻止了他「没有,姐姐不是生你气」

  「那姐姐怎么了?为什么感觉你不开心?」

  秋明吸了吸鼻子,呼出一口气,嘴角扯出笑,将白云飞手中的大鸡腿拿来,
小啃一口「嗯,好吃的」

  「真的吗?」

  秋明点点头,赞许的看着白云飞,白云飞又扯了一个大鸡腿「姐姐,鸡腿都
给你吃」

  「你不吃吗?」秋明疑惑的看着白云飞

  「我吃的好饱了,我吃鸡屁股!」说完就对着鸡屁股作势要咬

  「噗」秋明笑了起来

  「姐姐,你笑了哈哈」

  「傻样」秋明走到台桌边的椅子坐下,白云飞紧跟其后

  「你也吃一个鸡腿,我吃的不多,两个吃不完的。」秋明将拿着鸡腿的手推
了回去。

  白云飞将东西东放在台桌上。

「姐姐」

  「嗯?」秋明看着月亮刚啃下一口鸡肉。

  只见白云飞用手将秋明嘴角的细粒轻轻抹去,令秋明顿时脸红了下来,用帕
子对着嘴擦了擦「让弟弟见笑了」

  「姐姐刚刚为什么不开心呢?」

  秋明没有说话,有力无力的嚼着嘴中的鸡肉「只是觉得自己软弱无能……」

  「怎么会呢?」白云飞站起来,指着周围「姐姐,你看,我觉得姐姐是我见
过最有才华的,你看着花花草草,如果没有你的照耀怎会这般生机勃勃?」

  「你看我胸口的伤,若是没有你,弟弟早已经见阎王了」

  「你看,姐姐识得百药,背篓装的全是药草,若是一般人能知道其中一棵,
那也算才人,可姐姐寻得的草药,弟弟一个都不知道,对比姐姐,弟弟才是无能
的人」

  「……」

  秋明看着眼前少年的举例,鼻子微微一酸,自己活了三十五年,却不曾得人
欣赏,今天却因为这个少年的一番话打动了自己

  PS:感谢wolaiye92这位兄台昨天从第一章评论到最新一章,每
章评论我都仔细看,特别的长

  兄弟我无以为报,也只能三更汇报您和像您这样的兄弟们,有你们这样的评
论我才有动力激情写下去,谢谢最后上传了一张自己画的平面图,主要担心你们
看不懂我描述的地图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