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和表弟的蛛丝马迹】另一版本,完全重写(接文,订阅)

  • 【妈妈和表弟的蛛丝马迹】另一版本,完全重写(接文,订阅)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妈妈和表弟的蛛丝马迹】另一版本,完全重写(接文,订阅)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 daokee3
2021/06/10发表于: 色中色
是否首发:是
字数:14,109字

  张阳今年19岁,是一名高中生,表弟比他小4岁,今年15岁,过阵子表
弟就要来张阳家小住几天。

  表弟家在乡下,因为表弟性格太过活泼顽皮,放了暑假在家里每天又吵又闹,
姑妈实在是受不了了,所以想把表弟送来张阳家住几天,让张阳的妈妈好好教育
教育,张阳的妈妈在教育孩子方面还是非常在行的,张阳从小到大受妈妈的管教,
不管是行为上还是学习成绩上都非常的优秀,跟张阳那个吵闹的表弟形成了鲜明
的反差,这都归功于妈妈从小到大的严格教育,妈妈的教育虽然严格,但是也有
温柔的一面,妈妈今年43岁,是机关单位的一名领导,做事雷厉风行,性格有
些许强势,妈妈身高1米68长相,也是相当漂亮,丰满的胸脯,修长的双腿,
圆润紧俏的屁股,年轻时是远近闻名的美人。

  今天张阳刚刚写完作业,正坐在卧室玩电脑,而妈妈正在厨房做饭,今天妈
妈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袖衬衫,下身穿了纯白色的百褶裙,腿上穿了一双透明
的肉色丝袜,脚上没有穿拖鞋,正亭亭玉立的站在灶台前切菜。

  妈妈虽然不怎么追求时尚,但是穿着上非常的端庄稳重,尤其对丝袜特别考
究,张阳从小到大自从有记忆开始妈妈几乎每天都会穿着丝袜,由于妈妈性格比
较保守,做事也比较严谨,觉得光腿在人面前显得不够端庄稳重,所以妈妈不管
是在家还是去上班腿上都会穿着超薄的丝袜,妈妈的丝袜都是高级丝袜,特别的
薄,特别透,今天妈妈腿上就穿了一双稍微偏一点黄色的肉色丝袜,脚趾的部分
有一层加厚层,包裹着妈妈雪白的脚丫子,让妈妈看起来更加端庄稳重,透过加
厚层可以看到妈妈今天脚趾上涂了香槟色的指甲油,薄如蝉翼的丝袜紧紧包裹着
妈妈修长圆润的小腿,透过丝袜可以清晰的看到妈妈细嫩白皙的肌肤。

  妈妈一边做着饭,一边转头对张阳喊道。

  「张阳啊,小虎过几天要来住上一阵子,小虎在家里太闹了,你姑妈实在受
不了了,让妈妈给他带几天,到时候你可得好好相处,别又像上次一样跟他打架
。」

  「暑假作业写完了没有?写完了再把英语单词背一下,你把隔壁卧室收拾一
下吧。」

  「不是吧妈妈,又要我收拾呀,小虎来住你给他收拾一下呗,我作业还没做
完呢。」

  「别啰嗦,你又犯懒是不是?小虎是你表弟,你给他收拾一下怎么了?上回
你跟他打架把人家打成那个样子,人家可是你表弟呀,他妈妈是我亲妹妹。」

  「好了,知道了知道了,我收拾就是了。」

  张阳一边玩着电脑,一边转头看向妈妈,看着妈妈亭亭玉立站在厨房,妈妈
修长的身材,纤细的腰身,笔挺的后背,百折裙耷拉在妈妈圆润紧俏的屁股上,
还有腿上那双超薄的丝袜,张阳感觉自己非常幸福,自己有这么一位温婉贤惠的
妈妈,懂得操持家务,跟孩子也是循循善诱,虽然有时候有些严厉,但总体上还
是比自己那位乡下的姑妈强多了,姑妈对小虎动辄就是打骂,完全不懂怎么教育
孩子,小姨平时越是打骂小虎,小虎越是叛逆,每天上蹿下跳的,搞得姑妈一家
人不得安宁,姑妈家虽然在乡下,但是因为在乡下办了个小厂子,家里也比较有
钱,从小就惯着小虎,小虎在这样一个暴发户家庭长大,自然行为上也跟张阳没
法比,特别的乖张吵闹,张阳并不喜欢这位表弟,听到妈妈说表弟要来家里住,
张阳就觉得头疼,不知道到时候表弟过来家里会被他闹得乱成什么样,好在妈妈
是个教育能手,张阳盼着到时候小虎让妈妈教育几天行为上能有所改善。

  三天后的一个早晨,姑妈开着他那辆奔驰小跑把表弟小虎接到张阳家,表弟
一下车就上窜下跳地跑到表哥张阳面前,笑嘻嘻地对张阳说道。

  「表哥表哥,好久不见,今天又能来你家玩了,你的游戏机记得要让我玩一
下哦,放心我不会再给你弄坏了,还有你那些手办也让我玩玩吧,好羡慕你啊,
能有这么多手办,我们那种乡下地方都买不到。」

  张阳看了一眼小虎表情,有些许不耐烦,冷冷地说了一句。

  「行吧行吧,你想玩就玩吧,别弄坏就好。」

  接着小虎来到妈妈跟前,一把就抱住了妈妈的腰身把脸凑在妈妈腹部,像小
孩子一样扭动着自己的小脸在妈妈身上擦来擦去,小虎闻着妈妈的体香大口的哈
气。

  「姨妈,我好想你啊,好久没见了,今天终于能再来姨妈家住了,上回姨妈
给我做的东西好好吃啊,姨妈今天晚上给我做什么呀。」

  「小虎,姨妈等一会儿就去买菜,你想吃什么呀?尽管说。」

  「我还要吃上回那个青椒牛肉,还有红烧狮子头。」

  「好,好,姨妈晚上就给你做。」

  妈妈转头向姑妈打了一声招呼:「你就先回去吧,小虎交给我你就放心吧。」

  姑妈看着小虎抱着妈妈的样子,表情显得有些许担忧,姑妈心里也没有底,
妈妈到底能不能把小虎乖张的性格教育过来。

  「姐姐你可得好好管教管教小虎,我是真受不了了,放暑假这几天在家里闹
的,哎呀,我们全家人头都快爆了,小虎,在姨妈家好好听姨妈的话,要是敢闹
看我回来怎么打你。」

  小虎依旧抱着妈妈的腰,伸另一只手往下伸,已经稍稍的碰到了妈妈的屁股

  「知道了妈妈,你回去吧,快回去吧,我会听姨妈的话的。」

  妈妈也笑着对小姨说道「放心吧,你就回去吧,该忙忙你的,我会好好管教
小虎的。」

  说着小姨就上了她那辆奔驰车,一踩油门就离开了张阳家的小区。

  小虎一进到张阳家里先是飞奔跑到张阳卧室,拿出张阳的ps5游戏机就跑
到客厅准备插在电视上玩几下,妈妈看到小虎的行为,脸色顿时变得不好看,妈
妈稍稍提高了一些嗓音对小虎说道。

  「小虎,你暑假作业做了没有?暑假可不能光顾着玩,作业也要做,你先到
张阳哥哥房间写作业吧。」

  「不要姨妈,我要先玩游戏,我先玩几下游戏再去写作业写作业,烦死了,
放暑假就应该好好的玩嘛。」

  妈妈两只被丝袜包裹的雪白双脚站在地面,双脚紧紧地并拢,亭亭玉立,腰
身挺直了对小虎稍稍提高了一些声调。

  「小虎,不许这样,要听话,快点先回房间写作业,写完作业再玩游戏。」

  小虎转头看了一眼妈妈,张阳注意到小虎的目光不停地注视着妈妈穿着丝袜
的脚丫子,妈妈的丝袜是稍稍偏一点黄色的,脚趾的位置上还有一层加厚层,看
起来特别的端庄稳重,妈妈双脚紧紧的并拢,身姿挺拔,目光炯锐盯着小虎继续
说道。

  「听到没有小虎?小虎不许倔强,快点去写作业,写完作业姨妈就让你玩,
不然的话姨妈晚上可不给你做好吃的。」

  小虎仿佛没有听到妈妈在说什么,眼睛一直盯着妈妈被丝袜包裹的小腿和脚
丫子不停的打量,接着放下游戏机,满脸通红不耐烦的对妈妈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姨妈,我这就去写作业,还以为来你们家能好好玩玩呢,结
果你比我妈妈还严厉。」

  「这也是为你好,你学习成绩在班里面排第几啊?你看你张阳哥哥每年都能
考全班前三名,你要多向张阳哥哥学习,知道吗?快去写作业。」

  妈妈的声音比刚才更高了,目光也变得更加锐利,小虎不敢反抗,只能放下
游戏机进张阳的房间,从书包里拿出暑假作业开始胡乱写了起来。

  张阳看着妈妈刚才在门口还笑眯眯地摸着小虎的脑袋说给小虎做好吃的,而
现在却已经瞪着眼睛,一脸严肃地对小虎进行教育了,看来妈妈在教育方面确实
挺厉害的,经过妈妈的几句呵斥,连小虎这样顽皮的孩子都乖乖的回到卧室写作
业了。

  小虎刚刚拿着笔写了15分钟,又跑到卧室来到张阳放手办的房间,打开玻
璃柜把张阳的手办拿出来,不停的掰来掰去在手上任意把玩,妈妈看到这一幕连
忙跑过来制止。

  「小虎你才写了多久呀?半个小时都不到吧?作业写完了吗?不要玩张阳哥
哥的玩具,他等下生气了,你快去写作业。」

  「姨妈不要这么小气嘛,张阳哥哥说答应让我们玩,我不会弄坏的。」

  「玩什么玩,快去写作业,你作业写完了吗?在你家这样,来姨妈家可不能
这样,快去写作业,不写完作业不许出来。」

  妈妈气哼哼地,一把夺过小虎手里的玩具,目光锐利,声音高亢,大声的对
小虎呵斥,可是顽皮捣蛋惯了的小虎并不买妈妈的帐,他见手里的玩具被妈妈抢
去,假装回房间写作业,他走到妈妈身后悄悄的蹲下身伸手不碰到妈妈小腿上的
丝袜,小虎居然调皮地把妈妈小腿上的丝袜拽了起来,然后啪的一声弹到了妈妈
脚上,妈妈的脸都红了,被小虎气的够呛,像这样顽皮的动作,张阳是从小到大
都没有做过的,妈妈有些意外,猝不及防细嫩的小腿被丝袜弹了一下,顿时跳了
起来,大声对小虎训斥道。

  「小虎你干嘛?你没事玩姨妈的丝袜干嘛?快点回房间写作业去,这么调皮,
你都多大人了?明年就上初中了吧?,还这么调皮,别碰姨妈的丝袜,待会儿丝
袜被你弄坏了,快点去写作业,作业没写完不准出来。」

  小虎刚才手指触碰到妈妈的丝袜,感觉非常的光滑好玩,仍想伸手再拉起妈
妈的丝袜弹一下,妈妈伸出被丝袜包裹的脚丫子,轻轻地踢了一下小虎的手。

  「你还玩是不是?你还玩吗?有什么好玩的,刚进门就要玩游戏,现在又要
玩手办,没事连大人的丝袜都玩,快点回房间去,你再这样姨妈真的要生气了。」

  小虎看着妈妈满脸通红,脸上戴着的金丝眼镜都有些微微发抖,妈妈瞪着眼
睛大声对小虎训斥着,妈妈的一头秀发盘在头顶,一脸严肃的表情再加上脸上那
副金丝眼镜,俨然一位严格的教育型母亲,小虎这个时候才稍稍被妈妈的气势震
慑到,于是不再留恋张阳的手办,终于再次回到房间拿起笔开始写作业,小虎寥
寥草草的写完今天的暑假作业,迫不及待的来到客厅,拿起张阳的游戏机开始玩
游戏。

  而妈妈此时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妈妈伸手推了一下脸上的金丝眼镜,翘着
一个二郎腿,妈妈伸出脚丫子稍稍的卷曲了几下被丝袜包裹的脚趾,放松了一下
经络,看着眼前坐在电视机前聚精会神玩游戏的小虎又唠叨了一句。

  「玩游戏别玩太久了,对眼睛不好,你坐后面一点,别坐那么近。」

  小虎对妈妈的唠叨熟视无睹,仍旧凑得很近,拿着游戏手柄拼命的按着,妈
妈提高了一些嗓音。

  「听到没有小虎?别离电视那么近,坐后面一点,这样对眼睛不好,小虎,
我说你听到没有。」

  「好的好的姨妈,我知道了,你怎么比我妈妈还要啰嗦呀。」

  小虎说完极不情愿地拿着游戏机往后退了几步,靠在了妈妈坐的沙发底部,
脑袋刚好凑到妈妈被丝袜包裹的大腿处,小虎稍稍地斜过一点脑袋,脑袋居然微
微的靠在了妈妈被丝袜包裹的大腿上,隔着妈妈的白色百褶裙感受着妈妈大腿的
质感,由于妈妈把小虎当做小孩子,毕竟小虎年纪比自己儿子还小,所以也并没
有在意,任由小虎把脑袋靠在自己腿上,继续蜷缩着脚丫子,舒展着脚趾。

  妈妈虽然没有在意,而此时坐在卧室看书的张阳发现表弟小虎的眼睛稍稍斜
了过来,并没有在看电视里的游戏,而是把眼神汇聚到妈妈被丝袜包裹的脚丫子
上再次上下打量着。

  张阳怀疑小虎是不是对妈妈的丝袜脚有些留恋,小小年纪就盯着大人的丝袜
脚看不停,像小虎这种在乡下野惯了的暴发户子弟,自然要比张阳要早熟一些,
张阳甚至怀疑表弟这个年纪还是不是处男,毕竟表弟家所在的那些地方是城中村
住在那里的人不是拆迁户就是暴发户,小小年纪就在外面鬼混,看表弟这么放荡
不羁的顽皮样子,估计平时在外面作风也好不了。

  小虎玩了一个下午的游戏,到了下午四五点妈妈就出门去买菜了,妈妈上身
还是穿了那件白色的短袖衬衫,而下身换了一件米色的紧身包裙,妈妈换裙子主
要是为了买菜方便,百褶裙太过蓬松,容易碰到菜场里的污垢,妈妈脱下百褶裙
顺便换上一双接近白色的透明丝袜,这双丝袜薄如蝉翼吹弹可破,非常的薄透,
跟刚才那双肉色丝袜不一样的是,刚才那双是偏黄色的,而这双则是完全透明的,
连脚趾的部位都不带夹厚层,透过妈妈脚趾部位的丝袜可以清晰的看到妈妈涂着
的香槟色指甲油。

  妈妈拿起手提包就出门去买菜了,临走时还嘱咐表弟小虎。

  「小虎,姨妈去买菜了,你在家里乖乖的,不许乱跑乱闹,知道了吗?」

  「知道了知道了,姨妈你就别这么啰嗦了,我知道了。」

  晚上妈妈买菜回来一开门,只见表弟仍旧坐在地上玩游戏。

  「小虎啊,你怎么还在玩游戏?你要玩到什么时候?玩一会儿就差不多了,
现在不要玩了,你像张阳哥哥一样回卧室看一会儿书,实在没事儿就把明天的暑
假作业也做了,估计你前面暑假作业欠了不少吧。」

  「你就别啰嗦了,姨妈,暑假作业到时候我回学校找同学的来抄抄就行了,
干嘛非得自己做呀?哎呀,我有数的,你就别管了,你又不是我妈妈。」

  听到小虎这么说,妈妈的脸都气白了,妈妈本来笑眯眯的,正准备去厨房给
小虎做他爱吃的菜,刚刚听到小虎的话,妈妈顿时火冒三丈,原本雪白修长漂亮
的脚丫子也因为紧张不停的抠动地面。

  「小虎,你怎么能这么跟姨妈说话呢?我是你姨妈,跟你妈妈一样,我说不
许玩就不许玩,你快点给我回房间写作业,要么就看书,要么就睡觉,不许再玩
游戏了,你这样下去眼睛要瞎了,哪有你这样不听大人话的,快回房间去,张阳,
你过来,把他游戏机收起来。」

  张阳听到妈妈说要把小虎的游戏机收起来,高兴的不得了,连忙跑过来七手
八脚的拆下游戏机就抱回房间了。

  小虎此时叛逆的劲头也上来了,他看着妈妈漂亮的脸蛋被自己气得发白接着
又发红,两只被丝袜包裹的脚趾还不停的扣动地上的地板。

  「姨妈,干嘛把我游戏机收走呀,我怎么说也是客人呀,你要这样的话我就
回家去了,我不在你们家住了,我要玩游戏,我就要玩游戏。」

  妈妈推着推脸上的金丝眼镜,瞪大眼睛大声对小虎呵斥到。

  「小虎,你适可而止,你有完没完,你都跟你玩了一下午游戏了,还要玩到
什么时候,不要吵了,刚才我大老远给你买了这么多菜,还想晚上给你做点好吃
的,你居然这样跟姨妈说话。」

  小虎见到妈妈这么生气也不敢再顶嘴,于是平躺到沙发上,眼睛一闭假装睡
觉了,妈妈看到小虎闭上眼睛也不再理会,转身就去厨房准备做晚饭了,小虎躺
在沙发上假装睡觉,微微的睁开眼睛,看着妈妈亭亭玉立的站在厨房,背朝着自
己,正认真的忙活晚饭。

  小虎看着妈妈被透明丝袜包裹的圆润小腿,看着妈妈脚丫子上的香槟色指甲
油,光滑的香槟色指甲油透过超薄的丝袜看起来更加朦胧妩媚了,此时在卧室的
张阳偷偷瞥了一眼小虎,张阳看到小虎把手搭在自己的裤裆,居然正轻轻的撸动
着,眼睛目不斜视的盯着妈妈的丝袜腿看个不停,张阳看到这里感觉有些差异,
同时有些气愤,表弟小虎这是在干嘛?把手放在自己裤裆上,眼睛还目不转睛的
盯着妈妈的丝袜腿看,难道小虎在对着妈妈手淫?

  张阳也不敢确定,毕竟小虎今年才15岁,15岁的一个少年即便对女人有
兴趣也应该喜欢自己班级的那些小女生吧,怎么会对妈妈有这么一个四十几岁的
中年女人产生兴趣,张阳思索了片刻,感觉应该是自己想多了,妈妈是小虎的姨
妈,比小虎的妈妈年纪还大,虽然妈妈长得很漂亮,腿上还穿了漂亮的丝袜,但
是小虎才15岁,应该不至于会对一个老女人产生什么邪念。

  小虎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接着慢慢地从沙发上坐起,径直走到妈妈身后,
张阳看着小虎慢慢地蹲了下来,紧接着假装像小孩子一样趴到地面她在妈妈裙底,
小虎倒是没有转头偷看妈妈的裙底,而是伸出双手不停的抚摸把玩妈妈被丝袜包
裹的脚丫子,妈妈看着小虎的动作,把小虎当做小孩子倒也没有特别生气,只是
感觉小虎这样的动作显得有些不够端正。

  「小虎,你们是趴在地上干嘛?不要趴在地上,等会儿着凉了,坐到沙发上
去,听到没有?小虎,做到沙发上去,不要趴到地上像个螃蟹一样,哎呀,也不
知道我妹妹平时是怎么教你的,你都多大人了?还是七八岁的小孩子吗?快上初
中了吧,快点起来,不要趴在地上,听到没有?」

  小虎继续聚精会神的把玩着妈妈的丝袜脚,他一手抚摸妈妈的脚后跟,另一
只手不停的揉搓妈妈被丝袜包裹的小指,紧接着还用手指攥起妈妈的透明丝袜,
像弹皮筋一样啪啪的往妈妈的脚背上弹,妈妈略微感觉有些气恼,于是提高了嗓
音,大声对小虎训斥道。

  「小虎不要玩了,听到没有?我叫你不要玩了,你没事玩姨妈的丝袜干嘛?
丝袜有什么好玩的,要玩玩你自己的袜子去,快点坐到沙发上。」

  小虎依旧笑眯眯地揉搓把玩妈妈的丝袜脚,妈妈已经气得不行了,满脸通红,
心怦怦直跳,妈妈伸腿轻轻的踹了小虎一下,没有用力,只是轻轻地用脚推了一
下小虎的肩膀,小虎此时才缓过神来。

  「知道了姨妈,好热呀,我想趴到地上凉快一会儿。」被妈妈踢了这么一脚,
小虎才乖乖的站起身来,继续趴到沙发上假装睡觉。

  不一会儿的功夫我妈妈就做好了满满一大桌子菜,都是小虎平时爱吃的,妈
妈本以为做了这么丰盛的一桌子菜小虎会吃得很开心,谁知道小虎却挑三拣四的,
嫌这个不好吃嫌那个不好吃。

  「姨妈这个牛肉太硬了,我不要吃,我要吃狮子头。」小虎放下筷子里的牛
肉,又夹起一块狮子头放到嘴里,继续嫌弃道。

  「这狮子头不入味呀,姨妈,太淡了,不好吃,阿姨妈今天做的饭没有以前
做的好呀,姨妈,我不想吃饭了。」

  也不知道小虎是故意跟妈妈置气,还是有别的什么想法,居然站起身来不想
吃饭,想继续去沙发上躺着,此时妈妈把筷子用力的往桌子上一拍,高声对小虎
说道。

  「小虎!不许挑食!乖乖的去把饭吃完,哪有你这么挑食的,再怎么说你也
是客人,姨妈这么辛苦去买菜给你做了一桌子饭,你怎么能这么挑三拣四的,太
没有教养了,我怎么说也是你姨妈跟你妈妈是一样的,给我把饭吃完,不吃完不
许离开。」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吃就吃吧。」

  小虎垂头丧气地坐在饭桌前,继续吃饭,实事求是讲,妈妈做的饭菜还是相
当可口的,张阳也奇怪之前挺喜欢吃妈妈做的饭的,小虎今天干嘛这么嫌弃抱怨?

  小虎吃到一半,突然手一抖,「啪哒」一声把筷子掉到了地上。

  小虎蹲下身子捡筷子,而此时小虎看到了妈妈穿着丝袜的修长双腿雪白的双
腿,被透明丝袜包裹着两条腿交织在一起,翘着一个二郎腿,小虎故意放慢了捡
筷子的动作,紧紧的盯着妈妈被丝袜包裹的修长圆润双腿看个不停,而妈妈浑然
不知。

  接着妈妈放下二郎腿,双腿微微的打开,小虎立刻就注意到了妈妈的丝袜裆
部,小虎发现妈妈穿的丝袜是一件T裆丝袜,在裆部内裤的物位置有一个T字形
的加厚层,小虎盯着妈妈的丝袜看个不停,满脸通红,心嘣嘣直跳,小虎咕嘟一
声咽了一口口水,目光从妈妈的大腿根部开始看,一直看到了妈妈被丝袜包裹的
脚趾,接着妈妈又翘起了二郎腿,把一只米色的居家拖鞋耷拉在自己被丝袜包裹
的脚趾上不停的抖来抖去,样子看着既悠闲又妩媚性感。

  张阳此时有些不耐烦了,不知道小虎蹲在地上拿个筷子半天不上来是干嘛。

  「小虎你在干什么呀?剪个筷子捡了大半天,快起来吃饭呀,要吃到什么时
候呀。」

  妈妈此时也有些奇怪,感觉不耐烦了,厉声对小虎说道。

  「小虎,你吃个饭蹲在地上干什么?剪个筷子捡了这么半天,快点起来好好
吃饭,吃个饭都要动来动去的,你都多大人了,多动症吗?快点把饭吃完,吃完
我要收拾碗筷了。」

  妈妈现在对小虎说话越来越没好气了,完全没有主人对待客人的态度,俨然
就是一位母亲训斥儿子的语气,这也难怪,小虎的性格实在太过顽皮,跟张阳小
时候的表现大相径庭,即便像妈妈这样的教育型女人面对小虎也有些感觉头疼。

  两天以后,张阳学校里要组织夏令营,三天两夜,张阳一大早就在收拾行李
准备出发。

  妈妈今天上身穿了一件淡蓝色的紧身衬衫,下身穿了一件黑色的宽松裙子,
裙子的长度刚好到膝盖,妈妈腿上穿了一双咖啡色的丝袜,丝袜的脚趾部位有一
层加厚层,这双丝袜颜色比之前妈妈穿的肉色丝袜要深一些,深色的丝袜搭配上
妈妈圆润修长的美腿,显得妈妈更加成熟妩媚了,充满了居家主妇成熟女性的魅
力。

  妈妈领着小虎站在玄关门口,招手跟张阳说再见。

  「夏令营好好玩儿,钱不够跟妈妈说,妈妈给你转过去,跟同学好好相处,
听老师的话,不要到水边去,危险。」

  「知道了妈妈,小虎你在家也乖乖的,别惹我妈妈生气知道吗?不要碰我的
手办,游戏机也少玩点儿。」

  「知道了张阳哥哥,你就放心去吧,姨妈交给我照顾就行了,哈哈哈,我会
跟姨妈好好相处的。」

  张阳看着小虎冷笑了一声,「就你还好好照顾我妈妈,你别惹我妈妈生气就
不错了,在家好好听我妈妈的话。」

  「放心吧表哥,我会好好伺候姨妈的,不会惹她生气的。」

  张阳走后,妈妈就开始打扫房间,准备午饭了,而小虎今天一反常态,表现
的也非常的乖,乖乖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了一会儿电视,小虎又回到卧室拿
出暑假作业认真的开始写作业,也不知道是真做还是装模作样,小虎一边写着作
业一边看着张阳妈妈真跪在地上拿着一块抹布认真的在擦地,姨妈被黑色裙子包
裹的屁股高高的崛起,被咖啡色丝袜包裹着的双腿膝盖跪在地上认真的擦拭着客
厅的每一个角落,妈妈又圆又大的屁股高高的朝天撅起,此时的方向刚好正对着
小虎,小虎目不转睛地紧紧盯着妈妈被丝袜包裹的屁股,虽然外面穿着裙子看不
见丝袜屁股的模样,但是小虎凭着脑补可以想象到此时咖啡色丝袜正紧紧包裹着
妈妈硕大圆润的屁股,估计这双咖啡色丝袜八成也是T裆丝袜。

  妈妈打扫完房间,就坐在沙发上休息了,此时小虎突然殷勤的跑过来说道。

  「姨妈姨妈,我来给你按摩吧,累了吧,看你刚才打扫房间这么辛苦,我给
你按按腿吧。」

  妈妈被小虎这么一说,也是感觉有点诧异,之前这么顽劣的小虎现在居然主
动跑过来要为自己按摩,妈妈不禁有些感动,他摸着小虎的头对小虎说道。

  「没事,姨妈不累,坐着休息一会儿就好,你快去写作业吧,你今天还真乖
呀小虎,主动去写作业都不用催。」

  「姨妈……之前是我不对……我不该这么调皮……我以后会乖乖的……我一
会儿就去写作业……我先给你按摩吧。」

  妈妈刚刚打扫完房间,的确有些疲劳,见小虎执意要为自己按摩,也不好推
脱,于是妈妈又摸了摸小虎的头,然后趴在沙发上转头笑眯眯的对小虎说道。

  「好吧好吧……小虎,看你这么乖,姨妈也很高兴,以后要乖乖的做个好孩
子,既然你这么热情要为姨妈按摩,那你就给我按几下吧,我还真有点累了。」

  妈妈平躺在沙发上,修身的衬衫紧紧的包裹着妈妈凹凸有致的身体,穿着黑
色裙子的屁股高高的隆起,两条圆润修长的丝袜腿紧紧并拢双脚平放在沙发上,
小虎看着妈妈穿着丝袜的双腿。顿时满脸通红,心嘣嘣直跳。大口喘着粗气。笑
眯眯的上来,伸出双手就按在了妈妈被丝袜包裹的小腿上开始殷勤的揉搓按摩起
来。

  小虎从妈妈的丝袜脚丫子开始,按一点一点的往上放到妈妈的丝袜小腿,紧
接着小虎居然大胆地把手伸进了妈妈的裙底,双手揉搓着妈妈被咖啡色丝袜包裹
的大腿,妈妈完全把小虎当小孩子,也没有介意,任由小虎双手在自己大腿上揉
搓,小虎越捏越兴奋,越按越用力,接着对妈妈说到。

  「姨妈,我给你按一下屁股吧,按屁股应该挺舒服的吧,看你刚才蹲在地上
擦地屁股应该挺酸的吧。」

  妈妈此时仍就没有对小虎产生任何疑虑,一脸幸福的点了点头。

  「行啊……小虎……帮姨妈把屁股按按吧。」

  「姨妈……按屁股的话得把你裙子推到腰上……没关系吧。」

  此时妈妈的脸稍微有些发红,接着点了点头,小虎见妈妈答应,于是大着胆
子抓起妈妈的裙子,慢慢的推到了妈妈的腰间,妈妈被咖啡色丝袜包裹的圆润大
屁股顿时展现在小虎眼前,只见妈妈这双咖啡色丝袜是一双T档丝袜,丝袜的里
面穿了一件镂空蕾丝的小内裤,精美的蕾丝花纹紧紧包裹着妈妈雪白硕大高跷的
大屁股,咖啡色的丝袜包裹着妈妈的大屁股,显得更加有成熟韵味了。

  小虎眼睛都快冒出火了,他紧紧地盯着妈妈被咖啡色丝袜包裹的屁股,咕嘟
一声咽了一口口水,接着伸出双手就开始揉搓按压妈妈的屁股。

  小虎隔着丝袜不停的揉搓抚摸妈妈的屁股,感受着妈妈丝袜的触感和妈妈柔
软有弹性的屯肉,小虎揉撮着妈妈屁股的两侧,从两侧开始按,一直按到腰部,
再从腰部案到屁股下面,接着像揉面一样抓住妈妈的丝袜大屁股死命的用力揉搓,
妈妈被小虎娴熟的按摩技巧按得非常的舒服受用,妈妈嘴里轻轻的哼道。

  「小虎……你挺会按摩的嘛……按得姨妈疲劳感都不见了……小虎真棒……
你以后都要这么乖乖的……哦。」

  「我知道……姨妈……你放心吧……以后我一定乖乖听你的话……你让我干
什么我就干什么……你什么时候想按摩了随时叫我。」

  「姨妈真舒服……小虎真是越来越乖了……看来这些天你进步挺大的嘛……
对……用力……就是那里……按那里……用力一点……好舒服……姨妈刚才拖地
那里酸死了……小虎真乖呀。」

  小虎两只手不停地揉搓着妈妈被咖啡色丝袜包裹的屁股,手指不停的按向妈
妈屁股的两侧大力的揉搓着,手掌和丝袜接触不停的发出沙沙的声响。

  小虎揉搓够了妈妈的屁股,接着又慢慢的往下按,看到了妈妈被咖啡色丝袜
包裹的大腿,接着小虎把妈妈的小腿弯曲过来,看着膝盖弯曲位置的丝袜的褶皱,
小虎血脉偾张,不停的咕嘟咕嘟的咽着口水。

  接着小虎又开始揉搓妈妈的脚丫子,小虎用手指把妈妈的每一个脚趾都按了
个遍,看着妈妈被丝袜包裹的脚丫子,透过丝袜可以清晰的看到妈妈脚趾上的指
甲油,今天妈妈涂的是粉色的指甲油。

  按够了妈妈的脚丫子小虎又开始揉捏妈妈被咖啡色丝袜包裹的浑圆小腿,超
薄的丝袜包裹着妈妈雪白的小腿,透过丝袜可以清晰的看到妈妈细腻的肌肤,妈
妈的小腿又长又圆润又有弹性,小虎爱不释手不停的揉搓。

  妈妈被小虎的揉搓按摩,舒服的直哼哼,直夸小虎乖。

  小虎把妈妈穿着咖啡色丝袜的一双美腿从上到下揉了个遍,接着小虎想安在
妈妈屁股缝中的裆部,小虎刚把手伸过去,妈妈砰的一声就跳了起来,紧接着对
小虎说道。

  「小虎……差不多了可以了……你去写作业吧……姨妈按摩……够了。」

  小虎看着姨妈满脸通红,眼神闪烁,知道自己刚才是摸到了姨妈的敏感部位,
接着小虎非常听话的,转身就进卧室写作业了,还转身对妈妈笑眯眯的说了一句。

  「姨妈……什么时候想按摩了尽管跟我说呀……我随叫随到。」

  接下来的几天,小虎在妈妈面前都表现的非常乖,对妈妈言听计从,妈妈让
他写作业他就写作业,让他不要玩游戏他立马关掉游戏机,妈妈做的饭菜,小虎
也是吃的津津有味,狼吞虎咽,直夸妈妈的厨艺好。

  令营途中,张阳和同学们在山上搭了帐篷,一起做了饭,一边吃饭一边聊天,
玩的很是开心,晚上张阳一个人躺在帐篷里,他有点担心小虎现在在干什么,有
没有破坏自己的手办,有没有又偷玩自己的高级游戏机,张阳心里惴惴不安,于
是拿起手机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妈妈的电话嘟嘟了好久才接。

  「喂?是妈妈吗?妈妈你那边好吵呀,你在干什么呀?小虎在干什么?有没
有偷拿我的手办呀。」

  「哦……呜呜……妈妈刚才有事在忙呢……咯咯咯……小虎……咯咯……小
虎挺好的……小虎……在……咯咯……小虎在写作业呢。」

  「妈妈……你的声音怎么听着有些怪呀……你在干什么呀?是不是人不舒服
……嘴里含着什么东西啊。」

  「哦……唔唔……妈妈没事……唔唔……刚才小虎去买了棒冰……呜呜呜…
…请妈妈吃……小虎难得这么孝顺……唔唔……这几天小虎也变得越来越乖了呢
……咯咯咯……妈妈现在……在……吃小虎的冰棒……咯咯咯……的妈妈没事…
…咯咯……你夏令营好好的玩……咯咯咯……玩的开心点……唔唔唔……唔唔唔
……嗯哼……钱不够用跟我说……咯咯……我打给你……妈妈还有事……先挂了
……咯咯……就这样。」

  妈妈急急忙忙挂断电话,张阳心里稍稍有些奇怪,小虎怎么这么好心会请妈
妈吃冰棒?小虎这些日子住在自己家,除了吃拿卡要,就是盯着自己的玩具和游
戏机,今天怎么会这么好心特地去买了冰棒请妈妈吃?再说刚才妈妈吃棒冰的声
音也太夸张了吧,好像在狼吞虎咽,什么棒冰这么好吃啊?真是奇怪,张阳有些
疑惑,但是也没有多想,看着满天的星斗渐渐睡着了。

  两天以后,张阳回家了,张阳一进门就看见妈妈做了满满一桌子菜等张阳回
来吃饭,今天妈妈上身穿了一件大红色的女式小西服,腿上穿着同色的女式包裙,
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妈妈翘着一个二郎腿,腿上穿了一件超薄的黑色丝袜,妈妈
虽然很喜欢穿丝袜,但平时穿的大多数都是肉色丝袜,虽然黑色也有穿,但是穿
的非常少,妈妈今天居然穿着一双黑色丝袜在家里翘着二郎腿,拖鞋挂在丝袜脚
趾上抖来抖去,看起来妈妈心情不错,满面红光,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张阳回来了呀,夏令营玩得开不开心呢?饭都做好了,坐下来吃饭吧。」

  此时小虎也从屋里跑出来,神情显得比往常要稳重,小虎满脸笑容对张扬说
道。

  「表哥回家了呀,真羡慕你们中学生可以去参加夏令营,我也想去。」

  张阳没好气的回答道:「还行吧,就那样吧,小虎你这几天在家乖不乖?有
没有动我的手办。」

  此时妈妈抢先回答道:「没有的,张阳你放心吧,小虎这两天可乖了,帮着
我做饭帮着我做家务还给我按摩呢,小虎最近进步挺大。」

  张阳看着妈妈满面春风,头发像往常一样盘在头顶,脸上戴着金丝眼镜,脖
子上还戴了一串圆润的珍珠项链,耳朵上戴着名贵的金耳环,脸色微微的发红,
看起来气色很好,只是此时张阳突然注意到,妈妈穿着的黑色丝袜上有一条长长
的拉丝破缝,破缝从妈妈的脚后跟一直连接到妈妈的大腿根部,张阳感觉稍稍有
些奇怪,妈妈对丝袜向来很讲究,今天怎么会穿着这么一双破丝袜坐在家里看电
视。

  张阳一直盯着妈妈腿上的破缝,透过这条拉丝破缝可以清晰的看到妈妈丝袜
下面雪白细腻的肌肤,接着妈妈站起身坐到餐桌前跟张阳还有小虎一起吃晚饭,
此时张阳注意到,妈妈不但左腿有拉丝破锋,右腿的丝袜上也有一道很长的拉丝,
拉丝有小拇指粗细,从妈妈的小腿一直拉到大腿根部。

  张阳看着小虎狼吞虎咽地吃着妈妈做的饭菜,吃的满头大汗,嘴里还直夸妈
妈做的菜好吃。

  「姨妈,今天做的菜好好吃啊,嗯,姨妈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比我妈妈
强多了,住在姨妈家真开心呀,哈哈哈。」

  「好吃就好,小虎多吃点,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吃饭才能变得更大,
来多吃点。」

  妈妈不停地给小虎夹菜,夹了一次又一次,而对自己旁边亲生儿子张阳却是
不闻不问,张阳看着眼前的情景,简直不敢相信,原来这么不顽皮爱闹的小虎居
然会变得这么乖巧,简直是一反常态,张阳感觉有些奇怪,即便妈妈的教育手段
再强,也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让小虎产生这么大的改变呀。

  吃完饭以后,妈妈继续坐在沙发上看时看报纸,两条穿着黑色丝袜的大长腿
交织在一起二郎腿不停的抖动,拖鞋仍旧耷拉在妈妈的丝袜脚尖,看起来非常的
休闲舒适,平时端庄稳重的妈妈很少会做出这样的神态和动作,妈妈满面红光,
仿佛春风得意的样子,挂在脚尖的拖鞋抖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此时小虎突然跑
过来对妈妈说道。

  「姨妈姨妈……我来帮你按摩怎么样?我来帮你按摩吧,刚才你做饭也累坏
了吧,我给你按两下解解乏。」

  「好啊,小虎又要给姨妈按摩呀,真是谢谢你了,帮姨妈的脚掌还有小腿按
几下吧,刚才去买菜走路走的酸死了。」

  张阳站在卧室门口,看着小虎伸手脱掉妈妈脚上的拖鞋,按在妈妈被黑色丝
袜包裹的脚丫子上不停的揉搓,小虎从妈妈的丝袜脚趾开始揉搓一直揉搓到脚底
板,然后是脚后跟,然后顺着脚踝往上捏一直捏到了妈妈的丝袜小腿,黑色的超
薄丝袜紧紧的包裹着妈妈雪白圆润的小腿,小虎一手抓着妈妈的脚踝,一手揉搓
着妈妈小腿的肌肉,妈妈的小腿又与圆润又结实,被黑色丝袜包裹更凸显了几分
成熟妖艳的妩媚。

  妈妈这双黑色丝袜脚趾的部分是不带加厚层的,可以看到妈妈今天涂了大红
色的指甲油,妈妈平时涂指甲油一般都是淡色的,这是张阳第1次看到妈妈涂大
红色的指甲油,张阳看着表弟小虎不停的揉搓妈妈的丝袜小腿和脚丫子,张阳清
楚地看到小虎咕嘟咕嘟的咽了几口口水,小虎此时也是满脸通红嘴里微微喘着粗
气,妈妈看到张阳傻愣愣的站在卧室门口,居然大声对张阳说到。

  「张阳啊,你站在那里干嘛?有时间帮妈妈把碗筷收拾一下,收拾完了就去
写作业吧,夏令营你也玩了三天了,应该玩够了吧,你看小虎表现多好,这几天
又帮我做家务又帮我按摩,赶快收拾一下碗筷,回卧室写作业吧。」

  妈妈的语气有些难听,妈妈平时很少这样训斥张阳,张阳从小就是个乖孩子,
对妈妈的话言听计从,而今天妈妈却一反常态不停地表扬小虎,反倒是对自己颐
指气使不停的唠叨。

  「妈妈我夏令营玩了三天,好累,昨天晚上也没睡好,我这就去写作业,碗
筷就你收拾一下呗,我洗碗也洗不利索。」

  「好了好了,不想干就说不想干什么洗不利索,你去写作业吧,碗筷让我来
收拾。」妈妈没好气地对张阳说了一句,紧接着居然微微的闭上了眼睛,继续享
受着小虎的按摩小虎越按越使劲,越按越兴奋,脸已经涨得通红,张阳探出头来,
他清晰地看到小虎此时下半身的鸡巴已经高高的勃起坚硬,在自己的裤子上打起
了一个小小的帐篷。

  小虎继续给妈妈按了有十几分钟,一边揉搓妈妈的丝袜小腿一边还伸出手指
轻轻地顺着妈妈丝袜上的拉丝破线,从上到下抚摸了一遍,小虎摸着妈妈丝袜上
的破缝,手指接触到妈妈丝袜里的肌肤,妈妈感觉舒适无比,闭着眼睛嘴里直哼
哼,脸上满是潮红,胸口不停的上下起伏。

  「好了……小虎……差不多了……姨妈得去洗碗了……你张阳哥哥不肯洗…
…只能由我来洗了……小虎乖乖的坐在这里看电视……看完电视你也去复习一下
功课吧。」

  「好的姨妈我知道了,我就不看电视了,我现在就去做功课,暑假作业还有
好些没写呢,我现在就去把它写完。」

  「小虎真乖呀……真是懂事……嗯哼……脚趾再按两下……舒服……不用姨
妈教你就自己知道去写作业了……很好。」

  小虎进了自己的房间,写了大概有十几分钟的作业,接着小虎和张阳都走出
了卧室,张阳是想去倒杯水喝,而小虎则是径直来到了妈妈的身后,小虎看着妈
妈被丝袜包裹的小腿,直挺挺的站在厨房前聚精会神地洗碗,小虎居然像上次一
样趴在了地上,伸出双手开始抚摸把玩妈妈被黑色丝袜包裹的脚丫子,而这一次
妈妈居然没有大声的呵斥小虎,而是笑眯眯地看着小虎轻声细语的说道。

  「怎么啦小虎,又想替姨妈按摩呀,姨妈已经按摩够了,现在很舒服了,你
回房间写作业吧。」

  「没关系姨妈,看你这么站着洗碗也挺累的,我再帮你按几下吧,哈哈哈。」

  小虎一只手搭在妈妈的丝袜脚背上,另一只手则按向了妈妈的小腿,继续揉
搓着妈妈被黑色丝袜包裹的圆润小腿,妈妈雪白的肌肤透过超薄的黑色丝袜看着
黑里透白,煞是性感。

  小虎贪婪的揉搓着妈妈的丝袜脚,仿佛爱不释手的样子,张阳心想这哪里是
在按摩,分明是比妈妈还要享受,张阳看着眼前的一幕,感到有些怪异,甚至有
些不可思议,自己出门短短的三天,为什么妈妈和小虎的关系会有如此大的转变?

  张阳也不再多想,玩了一整天浑身臭汗,张阳想去洗个澡,张阳进了卧室看
到卧室的桶里面有一双丝袜,正是妈妈上回穿的那双咖啡色的丝袜,张阳拿出这
双咖啡色的丝袜看了看,顿时傻眼了,只见这双咖啡色丝袜上布满了一个个大大
小小的破洞和一道道拉丝的破缝,甚至丝袜的裆部还被撕开了一个大大的口子,
为什么妈妈的丝袜会破成这样?张阳也不好意思去问妈妈,省得妈妈疑心自己没
事干嘛拿起自己的丝袜看来看去,张阳满心疑惑,心里惴惴不安,非常的担心,
不知道是谁把妈妈的丝袜撕成这样的,又或者是妈妈在哪里勾破的?但是看着眼
前这双咖啡色丝袜上大大小小的破洞,无论是去什么地方也不可能破成这个样子
呀。

  难道是妈妈有外遇了?张阳接着又拿起妈妈的丝袜放到鼻子上闻了闻,上面
除了一点点汗味就是妈妈的体香,可当张阳把妈妈裆部的丝袜放在鼻子上闻的时
候,却闻到了一股强烈的腥味慰,这味道非常的熟悉,仿佛是男人精液的腥臭味,
还有一些咸咸的仿佛是人体某些分泌物的味道,张阳之前交过一个女朋友,知道
一些男女之事,再加上张阳毕竟血气方刚,是个年轻男孩,所以平时也难免手淫,
对精液的味道更是再熟悉不过,看着妈妈这双咖啡色丝袜破口,从裆部一直连到
了屁股上,破洞上还连着一道道长长的拉丝和破缝。

  张阳知道大事不妙了,爸爸常年出差在国外,难道妈妈趁着自己这两天不在
到外面去会男朋友了?可是也不对呀,毕竟小虎在家,妈妈也不可能放下小虎一
个人自己外出,张阳思索着,再结合上刚才客厅里妈妈和小虎的亲密动作,张阳
隐约有些不祥的预感,但是又不敢深入去联想,于是放下丝袜,打开水龙头就开
始洗澡了。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