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艳母风情录】第7章 拜月魔教 (高跟丝袜,绿母绿妻,都市修仙文)

  • 【都市艳母风情录】第7章 拜月魔教 (高跟丝袜,绿母绿妻,都市修仙文)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都市艳母风情录】第7章 拜月魔教 (高跟丝袜,绿母绿妻,都市修仙文)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作者:古鱼
首发:SIS
日期:2021/8/6
字数:10000

***********************************

  高跟丝袜,绿妻绿母,小马拉大车,群P狂乱……

***********************************

             第07章:拜月魔教

  熟沃美妇走到白衣少女面前,躬身行礼道:「玉致见过圣女大人!」

  白衣少女转过身来,仰起清丽圣洁的脸庞,望着熟沃美妇,淡然一笑,又娇
声道:「干妈,你每次都这样,弄得芷儿怪不好意思的!」

  这少女轻笑间,那清圣不食人间烟火的绝美脸庞,如鲜花般绽放,隐约中又
暗藏一丝魅惑风情。

  她见到美妇后,站起身来,缓缓向她走去。只见少女身上穿着一件古式丝袍,
别异于时代,那丝袍材质细腻光润,却仍是远不及她裸露在外的玉肌雪肤。轻柔
似水般的月白长袍贴在她的身体上,勾勒出世间难觅的绝美身材和傲人曲线,那
玉体在长袍之下的凸凹起伏足以令世间任何美景都失去颜色。尤其是她身材极其
高挑,甚至比一般男人都要高,在轻袍的掩映下,更加凸显出那一双美腿惊人的
长度和丰满圆润。

  她身着的丝袍样式极其简单,只是左右衣襟互掩加上腰间随意松散挽着的一
条银色细带,仿佛就是一件贴身的睡裙,但穿在少女身上,却毫不逊色于最华丽
的宫装。由于衣带松散,长袍前襟微敞,除了雪白晶莹的玉颈,两颗雪白硕大的
浑圆巨房半露,中间则显露出一道深邃诱人的乳沟,深不见底,那白色抹胸完全
包裹不住她的伟岸酥胸,更让人惊叹她胸前的双峰是何等的丰满高耸,那骄傲的
乳峰将丝袍高高挺起,呼之欲出,尤其是她款步行走间,两座丰盈微微颤动,让
即使同为女人的美妇也觉得呼吸困难,心痒难耐。

  在少女盈盈一握的腰肢下,收窄的丝袍紧紧包裹住的硕臀又显示出另一番惊
心动魄,丰满挺翘的浑圆使柔软的长袍紧绷,勾勒出夸张的曲线,走动间两个饱
满臀瓣在丝袍下交替浮现、左右轻摆的旖旎风光更是让人直欲喷血。

  ……

  此刻,守在大殿门口的两名黑袍下属俱都一眨不眨地盯住她裸落而出的,两
条丰满浑圆的雪白长腿,眼中色欲之情毫不掩饰地曝露而出。

  少女轻轻瞟了他们一下,不经意间,将浑圆嫩白的大长腿微微敞开,让最隐
秘之处微微浮现,清丽的眼神中闪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媚意,她明明是个圣洁
的仙子,却偏偏给人一种烟视媚行的感觉。

  两个黑袍人的眼神,从雪白长腿开始一直巡视到她的私密之处,嘴巴蠕动,
狂咽着口水……

  熟沃美妇「玉致」见此,嘴角微微露出笑意,在这一笑间,那温婉端庄的俏
脸上透出一股子骚浪味儿,两个黑袍人又立即被她吸引,眼珠子一动也不动,死
死盯住她丰腴骚熟的玉体。

  在两名黑袍人眼中,这丰熟美妇每一寸肌肤都充满着诱惑,只见她风姿绰约,
款步行走间,让他们屏住呼吸,那张倾国倾城的绝世容貌出现在眼前、眉目如画,
风韵成熟、抹着口红的艳唇微微阖动,那顾盼多情的美目透出一股妩媚的味儿,
粉嫩的肌肤似乎一碰就会溢出水,酒红色大波浪长发挽在左边脸颊一侧,丰满的
身体却仪态端庄。

  两个黑袍人心跳加速,两对眼睛扫过紫色衬衫领口下的半露酥胸,果然丰满
的很,目测之下,已是惊心动魄,两颗豪乳半露在外面,如一对玉碗倒扣在胸前,
走动时,微微颤动,荡起炫目迷人的雪白乳浪,那深邃的乳沟,仿佛一道诱人堕
落的深渊!

  她下身穿着一件深黑色的低腰裙,裙摆及膝,从左边腰际分开,走动中那雪
白丰腴的肉丝美腿完全露在空气中。这黑裙布质轻柔,如丝般贴在她的翘臀上,
凸显出极其夸张的曲线,二人淫邪地想道:「这位玉致圣使身材可真好,前凸后
翘、丰胸隆臀……丰满的胸部,硕大的肥臀,可不比杂志上那些三版女郎差。」

  他们惊叹无比,眼中闪现兽欲的光芒,但想到二女的身份,又不敢冒犯,只
色迷迷地看着,口水顺着嘴角直流。

  一位清丽圣洁,眉间暗藏妩媚;一位温婉端庄,举止又风骚淫媚,果然是教
中最令人遐思的母女花,这一老一少站在一起,娇艳妖媚、风情万种,简直诱人
犯罪呀!

  熟沃美妇『玉致』腰肢如水蛇般扭动,媚笑道:「芷儿,教主请你过去。」

  清圣少女见她笑颜如花,走动之间,丰胸上下起伏,乳波阵阵,不禁娇靥一
红,来到她身边后,娇声问道:「干妈,教主请女儿过去,莫非是为了刚才大殿
震动之事?」

  玉致摆正身子,巨乳挺拔,似乎要破衣而出,即使她身姿丰熟,有如此巨乳,
也属难得。玉致点点头,红唇轻启:「不错!」说完,她转头看向两个黑袍人,
眉目含春,似要滴出水来,腻声道:「你们两个一直盯着本圣使看,莫非想要人
家?」

  「属下……属下不敢……」两个黑袍人连忙低头,但色欲眼神仍时不时地瞟
向她雄伟的酥胸。

  玉致见此,也不遮掩,反而故意挺着胸脯,让两颗半露的雪白硕乳愈加凸显,
让两个男人瞧个分明。

  她走到两人面前,性感丰润的红唇贴近其中一人耳边,发出酥媚入骨的声音:
「你看,本圣使是不是很骚?......说嘛!......人家到底骚不骚?」

  「骚!……简直太……太骚了!」黑袍人眼睛发直,口干舌燥,痴痴地说道。

  玉致贴到他身上,那丰满熟沃的身子弹软绵滑、芳香四溢,很快艳唇便贴到
男人耳边,柔声道:「你想要本圣使吗?……一边摸着人家的大奶,一边用肏人
家的小骚屄……快说嘛!……到底想不想?」……她的声音又骚又嗲,简直能勾
人魂魄……说话间,一对雪白丰满的豪乳紧紧贴在黑袍人身上,轻柔地磨蹭起来
……

  「想……我想……肏你!」黑袍人被勾引得双目血红,声音越来越激动,最
后狂吼出声。

  玉致淫媚一笑,脸上闪现骚浪风情,嗲声道:「可是不行呀!……本圣使不
但有丈夫,而且还是教主的女人……除非……除非……」

  「除非什么?您……您快说……」黑袍男子觉得身体快爆炸了,他从来没见
过如此风骚的女人,全身上下都充斥着惊心动魄的魅惑力!

  玉致香唇贴到他耳边,吐气如兰,媚声道:「除非你立下大功,让教主把人
家赐给你,到时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不但人家的大奶和骚穴,就连后庭也能随
便肏!不过……」

  她欲言又止,勾得黑袍男人狂吼道:「不过什么?……骚货,快说!」

  玉致温婉端庄的俏脸上露出一丝讥讽之色,嘲笑道:「不过如你这般地位低
下的教众,恐怕一辈子都立不了什么大功,所以你注定肏不到人家,咯咯咯……」

  黑袍人脸色一变,正要出言反驳,却被同伴拉了一下衣角,他立刻惊醒过来,
吓得冷汗直流,连忙跪地磕头:「玉致圣使饶命,小人猪油蒙了心,癞蛤蟆想吃
天鹅肉,请圣使责罚!」

  清圣少女微微一笑,娇嗔道:「干妈,你就别吓唬他了!」

  玉致冷傲地瞟了黑袍人一眼,寒声道:「本圣使最恨自不量力的男人盯着我
看!这次是圣女为你求情,否则……哼哼……」

  黑袍人磕头如捣蒜,「多谢圣女……多谢圣女!」

  少女轻摆玉手,示意他起来,接着对玉致问道:「干爹回来了吗?」

  玉致媚笑道:「小骚蹄子,想你干爹那玩意了,不愧为『干』女儿!」说到
「干」字时,她特意加重了语气,眼中露出淫媚光芒!

  「干妈,你好坏!……哪有这样说自己女儿的?人家……人家才不想他呢!」
少女俏脸羞红,但明亮的眼眸子里却闪着一丝媚意。

  「好了……好了,如果教主没事交代,你就好好陪你干爹吧!」

  少女低着臻首,脸色羞红,她轻柔地「嗯」一声,算是同意了。

  玉致笑了笑,拉住她的手,向大殿之外走去……

  两个黑袍人盯着她们窈窕曼妙的背影,狠狠吞了一口口水,刚才跪地的黑袍
人,忍不住道:「看玉致那淫妇的骚样,谁知道她背地里和多少男人睡过?……
我也就是口上花花而已,装什么清高?」

  另一个人笑道:「老弟,我看你还是算了吧!虽然玉致圣使在教中是人尽皆
知的骚货,但也不是我们兄弟可以染指的。」

  「得了吧!前些日子老王还睡过她哩!」

  「老王?」另一个黑袍人惊道:「他交了哪门子桃花运,竟能和玉致圣使上
床?」

  「嘿嘿……你不懂了吧!老王前段时间出山办事,却不想立下大功,他就馋
那骚货的大骚腚,接下来你懂的……」

  黑袍人脸上露出羡慕之色,叹道:「老王那家伙真是走了狗屎运!我就不懂
了,传闻玉致圣使乃钱幻大人的妻子,那钱幻大人的头顶,岂不是变得绿油油了
?」

  「嘘……你小声点,被钱幻大人听见,可不妙!嘿嘿……老王对我吹嘘说,
玉致圣使的奶子又白又大,屁股圆鼓鼓的,全身上下能拧出水儿来,特别那后庭
菊花,操进去又热又紧,让他足足射了七发,连腿多射软了,才停下来!」

  黑袍人听得唉声叹气,摇头道:「虽然玉致圣使风骚美艳,但我还是喜欢圣
女!」

  「圣女?哈哈哈……刚才你不是听见了吗?她可是钱幻大人的干女儿,而且
她还是教主的宠妃,身份比玉致圣使还要高,想要睡到她,可不简单!」

  黑袍人嬉笑道:「听说圣女的奶子,是被教众玩大了的。」

  「当然!我们刚刚加入圣教,错过了拜月大会,不然……嘿嘿……有机会肏
到圣女的小嫩屄!」

  黑袍人叹息一声,道:「唉!生不逢时啊!」

  「你也别叹气,听说拜月大会还有几个月又要举办了,说不定我能把上玉致,
你也能和圣女颠鸾倒凤,嘿嘿……」

  听到此言,黑袍人脸色露出欣喜之色,想了想,又问道:「老弟,你消息灵
通,可知圣女的名字?」

  「哟!你还对圣女上心了?告诉你也无妨,她叫『萧灵芷』!」

  「萧灵芷,好名字!」黑袍人似乎有点学问,他卖弄道:「地杰人灵,玉芷
生香!」

  ……

  玉致和萧灵芷出了宫殿,走过烟雨朦胧的拦山过道,来到一处山腹中,只见
里面阴森异常,向下的台阶边上,点着一排油灯,发出微弱的寒光,两侧墙壁上
绘着壁画,其中最显目的是,一群男女正在月下野合,有一女对多男,也有一男
对多女,画面淫靡不堪、且充斥肉欲气息……

  走到尽头,玉致按了一下机关,石壁发出轰鸣声,向两边分开,只见一座绚
丽奢华的洞府出现在眼前。

  她们看了一眼,向里面走去,洞府石壁上镶嵌着数十颗夜明珠,发出耀眼的
光芒,同样四周也绘制了淫靡的壁画,和刚才壁画相同,都有一个明亮的圆月,
洞府中央摆放着一只古朴的香炉,散发出沁人心脾的檀香味儿。

  ……

  此时,洞府里已经坐了两排人,在正中的巍峨玉台上,一位长相如魔神的中
年男子坐在金色龙椅上,他赤裸着上半身,露出古铜色的肌肤,肌肉虬结,只看
一眼,就想到两个字——「狂暴」,手臂上的肌肉鼓起,犹如岩石一样,六块腹
肌,硕大强健、曲线分明;面容威严刚毅,短发如针刺,竖立在脑袋上。

  而在玉台左右两侧,为首的是两名鹤发童颜的老者,他们穿着古袍,一副仙
风道骨的模样,在他下首则是一位长相英邪的男子,正微笑着看向玉致和萧灵芷。

  至于剩下的男人,打扮皆相差仿佛,俱穿着同一色衣服,昭示着他们在教中
的身份。

  两女见到高台上的威严男子,连忙叩拜道:「玉致、萧灵芷拜见教主大人,
祝教主神功无敌,长生不死!」

  拜月教主点点头,两臂一张,二女对视一眼,脸上闪出羞色,连忙走上台去,
当着众人的面,坐到他的大腿上,教主手臂一圈,搂住母女二人,两只大手毫无
顾忌地握住她们丰满的乳房。

  台下的男人也见怪不怪,唯有英邪男子眼中闪出一丝怒色,但很快又被他掩
饰过去。

  二女挺着胸脯,让教主更加方便抚摸乳峰,俏脸羞红,眼中闪着媚意,玉致
艳唇中发出酥媚的呻吟声,突然她玉臂一圈,搂住男人的脖子,迎着他的大嘴,
主动吻上去。

  她的香舌轻吐,让男人吮吸,同时吞咽着男人的口水,神情越发放浪,而萧
灵芷臻首一低,含住男人坚挺的黑色乳头,温柔地舔吸起来。

  两女在雄壮男人怀中,扭动着身体,渐渐,丰满的雪球大半露出,暴露在大
庭广众之下……她们交替与男人热吻、含吸乳头,最后玉致将一颗雪白豪乳完全
露出来,双手握着,送到男人的嘴边,让他品尝!

  玉台上的场景变得越发淫靡,时而两女一起舔弄男人的乳头,时而一起伸出
香舌,与男人的大舌头交缠在一起,两人的乳房在男人大手中,变幻出各种淫靡
的形状……

  忽然,坐在旁侧的鹤发童颜老者,咳了一声,三人才停了下来……

  教主搂住两女,脸色威严,看了老者一眼,说道:「鹤师叔,您老就这般迫
不及待?」

  老者鹤师叔笑道:「哈哈哈……教主,你也知道老夫与虎师弟闭关良久,这
些时日快把我们憋死了。

  「理解!」教主轻拍了一下玉致的硕臀,说道:「萧夫人,你去陪陪本座的
两位师叔,记得要好好伺候他们!」

  玉致眼神妩媚地看着两位老者,腻声道:「是,教主大人!两位太上长老许
久未与奴家亲近了,奴家也甚是思念哩!」说罢,她离开男人的大腿,扭着腰肢,
一副烟视媚行的骚浪模样,向两位老者走去。

  玉致直接坐到鹤长老的大腿上,丰臀与枯瘦大腿一接触,鹤长老便感觉丰臀
的弹性,心想这大骚腚真是肉感十足、百玩不厌……

  玉致埋到鹤老人怀中,酒红色波浪长发洒在老者身上,随着脸蛋微侧,一双
水汪汪的媚眼露出来,幽怨地看着旁边的英邪男子。

  鹤老人伸出一只枯皮老手探入黑裙中,抚上丰满的大腿,一阵揉动,英邪男
子见此,眼中怒色更甚……

  「啊……!」玉致娇吟一声,原来鹤老人张开嘴巴吻住她的艳唇,玉致藕臂
一圈,搂住他的脖子,反迎而上,两人激烈地吻在一起。

  教主看了一眼英邪男子,冷笑道:「这次钱幻圣使历经艰险,完成刺杀 J国
总统的任务,当是劳苦功高!本座可不能厚此薄彼,圣女,去陪你干爹吧!」

  萧灵芷的俏脸露出喜色,亲了魔神男子一口,媚声道:「芷儿多谢教主!」

  教主大手探入到她的抹胸中,揉了一下丰满的乳房,淫笑道:「小骚货,快
去吧!」

  萧灵芷轻轻啄了一下他的嘴唇,才站起来,走到钱幻的身前,含情脉脉地看
着眼前男人,身子一动,便投入他的怀中。

  「爸爸,女儿好想你啊!」

  萧灵芷早已春情荡漾,饱满而丰润的双乳挤压着钱幻的胸膛,拼命摩蹭,媚
眼含春,脸上已是红霞飞涨。

  钱幻瞟了一眼,正和鹤老人激情热吻的玉致,脸上露出不快之色,不由加大
力道,抚摸着自己干女儿的翘臀,感觉手感极佳,弹性十足,只轻轻一碰,圣女
就「噢」地叫了一声,声音柔腻无比,诱人心扉。

  「快……爸爸……快抱我……抱紧我……!」

  萧灵芷如同一头发情的雌兽,浪声娇喘,娇躯像水蛇一样扭动……

  钱幻收回眼睛,叹了口气,一把搂住萧灵芷,轻声道:「芷儿,不要心急,
等会让爸爸好好疼你!」说罢,双手在她的曼妙娇躯上抚摸起来。

  萧灵芷贵为圣女,极重保养,又练过双修功法,是以肌肤极为柔嫩滑腻,虽
然隔着衣服,也感受到了惊人的弹性和光滑。

  「嗯哼……」萧灵芷腻声呻吟,她搂住眼前男人的脖子,凑到耳边,轻柔地
舔砥,媚声道:「好爸爸,你别生气嘛!今晚先让女儿陪你,等干妈应付完鹤虎
二老,再让我们母女一起伺候你!」

  两人低声说着情话,却引来在座堂主和香主的注目,毕竟圣女的仙姿容貌即
便放在华夏国,也是首屈一指的,此刻美人风情毕露,让一众男人热血沸腾,连
下体也微微隆起来。

  教主看了众人一眼,威严的脸庞上露出满意之色,他笑道:「哈哈哈……诸
位为圣教出力,圣女和萧夫人自然不吝肉体,大伙多多努力吧!」

  听到此言,台下男人俱露出欣喜之色,连忙躬身道:「多谢教主恩赐!」

  接着,教主话锋一转,又说道:「此次召见大家,一是为了分配任务,二是
为了圣殿震动之事。」

  「请教主明示?」

  「这次圣殿震动,应是皓月警示吾教,有失落的宝物在外界出现,如果本座
推测没错,此宝当是『森罗门』!」

  「森罗门?乖乖……这件宝物可了不得!」鹤老人停止淫玩怀中的熟媚妇人,
脸色肃然道。

  他对面那位长得雄壮的老者——虎长老也微微点头道:「不错,此宝威力奇
大,我教已遗失多年,不想却重新出现,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寻回。」

  教主赞同道:「两位师叔说得没错,圣女和萧夫人去一趟京都吧!如果本座
推测没错,此宝应该在京都出现过。」

  此言一出,下面众人俱露出遗憾之色,毕竟教中两大美女同时出任务,自然
让他们这帮男人失去很大乐子。

  玉致和萧灵芷连忙站起身,颔首道:「属下定不负教主所托,寻回教中宝物
!」

  「如此甚好!」教主满意道,接着大手一挥,「今日就到此,诸位都散了吧
!」

  听到吩咐,众人纷纷向洞府之外走去,玉致却被两位老者搂在中间,丰熟的
身子紧紧贴住他们,任由二人在自己丰胸隆臀上揩油,而英邪男子钱幻搂着萧灵
芷,眼神愤恨地向他们看去,气氛极其尴尬……

  虎长老淫笑道:「萧夫人,老夫很久没光临你的旱道了,今晚定要疯玩一回
!」

  玉致扭着丰熟的身子,亲了他一口,媚声道:「虎大哥,你真狠心,这一闭
关不知过了多久,弄得妹儿天天想你!」

  鹤长老嘿嘿笑道:「小骚货,你是在想虎师弟的大鸡巴吧!」

  玉致俏脸羞红,不依地握着粉拳,捶打鹤长老,嗔道:「鹤老,你坏死了…
…」

  钱幻看着他们打情骂俏,脸色一寒,搂着萧灵芷一声不吭地向外走去……

             *** *** ***

  京都国际机场,传来话务员雅正的通报声,旋即,商务客机降落……

  机场外,几辆开着远光灯的悍马车守在通道口,穿着黑色西服的司机拉开后
车门,恭敬请出一位穿着中山装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一踏出车门,几名黑衣保安立即围到他身边,神色紧张地向外巡视
着,中年男子卷起衣袖,肌肉隆起的手臂上遍布青鳞纹身,司机从包里掏出烟斗,
伺候他点上。

  中年男子享受地抽了一口,吐出一道烟圈,飘荡在他那亮如灯泡的脑袋上,
「小吴,两位女士的客机快到了吧?」

  穿着黑色西服的司机小吴,笑道:「龙总,现在是下午三点半,她们很快就
出来!」

  「嗯,晚宴安排得怎么样?」

  「龙总,晚宴安排在丽景大酒店,以最高标准订制的豪华套餐!」

  光头男子那威严的黑脸上露出满意之色,小吴见此,心中微讶,他好久没见
到龙总这般慎重待客,来人到底是何身份?

  说起这位龙总,小吴可是佩服的五体投地,龙总名叫龙涛,小学肆业,白手
起家,短短二十年,就建立京都首屈一指的黑帮——「青龙帮」,自此以后龙涛
开始转白,做起正经生意,如今在京都商圈也是呼风唤雨的大人物。

  「请问,可是龙总?」一道娇媚的声音,从过道传来,只见一根踩着红色高
跟鞋的美白长腿,从机场出口探出,雪白长腿径直暴露到臀部,旋即一位身穿黑
色露背包臀裙,将丰腴身体裹得紧实的丰熟美妇,走了出来,她丰熟性感、前凸
后翘,微敞的胸口露出大片雪白,乳沟深邃……走动间,那丰硕的酥胸不断震颤,
似要裂衣而出。人未到,她俏脸上便挂着一丝狐媚笑容,端庄中透出一股骚浪味
儿,仿佛是淑女与淫妇的结合体。

  在她身后,又走出一个气质清圣优雅、面容闭月羞花的少女,她穿着紧身的
白色女士寸衫,将雄伟傲人的酥胸勒得高高凸起,或许觉得衣服太过紧窄,领口
下方的两个纽扣便解开着,两团被挤在一起雪白恩物小半露在外面,中间挤成深
深的乳沟,深不见底,似一道诱人堕落的深渊。

  下身,则穿着一件浅蓝色的短裤,下摆只到大腿根部,两条修长笔直的雪白
美腿大大方方地暴露在空气中。

  这名少女穿着大胆放荡,却如仙子般圣洁,两种极致的反差,反而更让人觉
得她娇艳媚人、风情万种。

  龙涛一见两女,连忙扔下烟斗,伸出大手迎了上去,「萧夫人、萧小姐,欢
迎来到京都,鄙人龙涛有礼了!」

  玉致娇媚一笑,玉手探出,与他握在一起,龙涛心神一荡,眼前这位熟妇,
不仅小手软滑,宛如美玉,身上还传来一股熟女芳香,直往鼻孔里钻,俏脸上更
是荡漾着妩媚风情。

  接着,龙涛又与萧灵芷握手致意,他光头微微一低,便看见眼前少女那雪白
深邃的乳沟,两颗丰满的乳球裂衣欲出。

  龙涛那粗豪脸上露出迷醉之色,忽然见萧灵芷娇媚地白了他一眼,他不禁老
脸一红,哂笑道:「两位圣使请上车,酒店已经安排好了!」

  二女点头道:「有劳龙堂主了!」

  ……

  丽景大酒店,地下车库……

  妈妈与沐天杰寒暄了几句后,沐天杰便离开了,看来沐紫彤盯他非常紧,在
他们谈话时,便打来了好几个电话,看来我这个未婚妻还是有点心机的,以后一
定要小心应付,可不能着了她的道。

  妈妈等沐天杰走后,又打了几个电话,其中大多与男人通话,那亲密劲,看
来都有可能是她的情夫,最后与她通话的是一个女人。

  「婉姐,你刚才给我打电话了?」

  手机里传来一道软糯的声音,「是啊,小蓝!我有事对你说!」

  「婉姐?」我一听,便知道是谁了?原来是周阿姨。

  她是妈妈的闺蜜,在我很小的时候,她便与妈妈是很好的朋友了。周婉阿姨
虽然一个温婉的江南女子,但身份却是华夏重案组的警官,从外表根本看不出来,
她这个柔弱的江南美人,骨子里却坚毅不拔,是个正义严肃的人民警察。

  虽然周阿姨比较严肃,对妈妈也经常说三道四,但对我却非常好,简直把我
当成了亲儿子。

  只听周阿姨说道:「小蓝,这段时间我要出任务,你关照一样雷明,他这人
粗枝大叶惯了,我有点不放心!」

  「好的,婉姐,我知道了!嘻嘻……连出任务,多忘不了你的小男友,我倒
要看看他长得有多迷人?」

  手机里传来周阿姨的笑声,「小骚蹄子,你可不许勾引雷鸣。」

  「哼,婉姐!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你什么人,难道我不知道?骚狐狸……」

  「哼,婉姐!再埋汰小妹,我可要横刀夺爱了。」

  「骚狐狸,你敢!」

  「看你那紧张样儿!好了……好了……不说笑了,婉姐你小心点,可不要被
坏人占了便宜!」

  两人又说笑了一番,才挂断电话……

  ……

  神识回到身上,我看了会电视,过了一会,妈妈就回来了,想不到她竟然没
和情夫约会……

  妈妈披着金色长发,白皙脸庞上露出微笑,但眼神却愧疚地看着我,忽然一
把将我搂入怀中,「小天,妈妈爱你!」

  说完,她疯狂地亲吻着我的脸蛋,雄伟傲人的酥胸贴住我下巴,一股迷人的
幽香从乳沟中传来……

  我微微有点沉醉,但忽然看见妈妈眼角流出泪水,不由一惊,问道:「妈妈,
你怎么了?」

  妈妈强颜欢笑,轻轻擦了一下眼睛,说道:「没什么,宝贝,妈妈太想你了
!」

  其实她为何如此,我心知肚明,应该是小姐姐的缘故!

  我见妈妈感伤的样子,心中微痛,便连忙将脑袋埋到她高耸的酥胸上,动情
道:「妈妈,小天也爱你,我以后一定会保护你,不让你伤心难过!」

  「好儿子!」妈妈微微一笑,随即又说了一句不合时宜的话,「哼,人小鬼
大!小鬼头,你拿什么保护妈妈?」

  妈妈,你不带这样打击人的吧?我大为扫兴,不过心中却暗道:「等着瞧,
儿子定让你刮目相看!」

  妈妈和我拥抱了一会,放下宝蓝色女士提包,转身向楼上走去,走到楼梯口,
还回首娇笑道:「咯咯咯……小鬼头,可别想不切实际的东西,早点睡觉,明天
还要上学呢!」

  「妈妈,你就这样瞧不起自己儿子吗?」我脸色一沉,握紧双拳,等看向妈
妈时,却见她金色长发飞扬,身材犹如魔鬼般妖娆扭动,丰腴的肉臀随着登楼,
左右高低起伏,荡起旖旎诱人的风情,忽然她回头望着我,眨了一下左眼,又显
得俏皮可爱,这一番迷人动作,勾得我眼睛直直地看着她,心想:「妈妈,你真
是一个千娇百媚的魔女!」

  妈妈上楼后,我看着那宝蓝色的手提包,心中一动,打开它,从里面取出一
部镶嵌着五彩宝石的精致手机,一看竟然锁着屏,想了一下,输入我的生日数字,
却不想竟然打开了!

  我先翻了一下电话簿,有沐天杰,迪克,迈克……等,一干情夫的电话号码,
其他则是公司同事,还有一些朋友的电话,而在末尾处,赫然有两个亲昵称呼的
号码,「干爹,干儿子」,他们是谁?其中一个号码,末尾是4个8,我忽然记
起来了,是黄二郎这个人渣的号码!「干儿子」就是黄二郎就这个混蛋,那么
「干爹」肯定就是黄老头了!

  虽然心里难受,但之前已经知道黄家爷孙和妈妈的暧昧关系了,尚属可接受
范围之内,再翻看短信,以及微信上的聊天记录,竟然被妈妈全删了。

  我手指一抖,不小心按到一个文件夹,赫然一副艳照出现在面前,只见妈妈
穿着黑色吊带丝袜,跪在地毯上,一只手向后分开自己的熟女美穴,一只手做着
V字形状,媚笑着望向摄像镜头。

  我心中一痛,又往后翻,这些艳照竟然有几十张,其中有妈妈一手握住一只
肉棒,交替含舔,脸上露出献媚讨好的神色;还有妈妈双手向后掰开自己的臀瓣,
让小巧的菊花暴露在镜头之下;还有含住男人的蛋蛋,手比划着 V字形状;还有
妈妈浪笑着,舔男人那肮脏的屁眼;而最后两张更过火,一张是,妈妈小穴和后
庭里插着两根粗大的肉棒,两个迷人的洞穴被肏得红肿发紫,而妈妈泪眼迷离、
楚楚可怜,她小嘴微张,似乎在向男人们求饶,还有一张,差点让我气得摔掉手
机,只见照片里,两根肉棒紧紧贴在一起,争先恐后地往妈妈小穴里塞去,此时
妈妈神情凄楚,泪水横流,虽然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有没有同时插进去,但照片上
两个硕大的龟头已经挤进妈妈的小穴里了。

  这些照片,最多只是3P,两个男主角也从来没换过,其中一根肉棒,我好
像在哪见过,那硕大的棒身上凸起7个瘤子,「黄二郎」,我猛然醒悟,上次他
在校门口,曾掏出过阳根,我看见上面植过珠……

  想到这里,我恨得咬牙切齿,既然其中一人是黄二郎,那根更加乌黑粗硕的
肉棒主人,肯定就是黄老头了!这对爷孙,竟然同时玩弄我妈妈,不仅侮辱她,
而且还折磨她,真是可恨至极,我握住手掌,指甲嵌入肉中,连鲜血流出,都没
发觉……

  等着吧!黄家两个狗杂种,小爷一定会报复回来!

  「叮铃!」脑海中一声脆响,圆盘上出现一排金字:「宿主初步发现妈妈景
蓝与黄家爷孙的秘密,奖励系统积分100,开启商城系统!」

  忽然,圆盘一角出现一个虚拟店铺,我连忙看去,只见上面有几百件商品,
其中有药品、兵器、武功秘籍、人物卡……

  「武功秘籍?」我大喜过望,连忙看去,只有区区三本,「大力牛魔拳」、
「洗髓经」和「欢喜禅功」,其中最便宜的「大力牛魔拳」,黄级上品功法,就
需要系统积分325点,更不用说其他两本,那「欢喜禅功」竟然被评级为「天
级下品双修功法」,兑换积分50000点,这不是操蛋吗?我全身上下也才1
00多点积分!不过「洗髓经」倒是不错,只要1200积分,而且这部武功评
级也达到地级中品,有洗髓筋脉,打牢基础之效,上面注明中古「少林派」两大
绝学之一,达摩尊者所创!

  至于「大力牛魔拳」,我根本看不上眼,一般听起来很威风的武功,往往都
是花架子,而且它还是外功,我可不想练得和张彪一样,像个傻头傻脑的肌肉男。

  「咦……!」这个商城还可以用积分刷新,每次需要100积分,有点小贵,
我身上的积分只够刷一次,还是算了吧!

  看完商城后,我注意力又集中到妈妈的手机上,除了艳照文件夹,后面还有
几个奇怪的文件夹,占用空间超过100G,好像是视频,不过设置了密码,我
又输入生日号码,但令我恨失望,这次竟然打不开了。

  突然,妈妈在楼上喊了一声,「小天,把妈妈的包包拿上来!」

  我心中一叹,今晚已经没有机会再探寻妈妈的秘密了!

  ……

  翌日上午,我来到京都中学。

  听教数学的老头说着一些公式,昏昏欲睡,就这样混了两节课后,到了休息
时间。

  这时,黄二郎拿着手机和他跟班小弟马秋说着什么,两人一副猥琐淫邪的样
子,令人生疑。

  「嘿嘿……小佬弟,你看这妞长得怎么样?」黄二郎淫笑着,拿起手机给马
秋看。

  「啧啧……黄哥,这妞正点啊!……气质也非常好,就像大家闺秀一样!」
马秋一脸猪哥模样,盯着手机,「瞧这对奶子,真大啊!」

  「嘿嘿……我就喜欢这种气质高雅、奶大臀肥的骚娘们……!」黄二郎一脸
淫笑地说道。

  马秋惊道:「黄哥,你咋知道这妞骚?难道有内幕?」

  「哈哈哈……小佬弟,你黄哥是什么人?」黄二郎得意地笑道。

  马秋疑惑地看着黄二郎,等待他的下文。

  黄二郎神秘兮兮道:「这妞名叫沐紫彤,刚来我们学校当舞蹈老师!」

  沐紫彤?原来他们谈论的女人,竟是我的未婚妻。

  ……

  「黄哥,只是舞蹈老师……也没啥呀?」

  黄二郎蛤蟆小眼一翻,说道:「你知道个屁,告诉你吧!她一进校门,小爷
就盯上她了!过来时,是一个小黄毛开车送她来的,两人在校门口,还亲吻起来
了。嘿嘿……刚才我去上厕所时,又发现她和另一个男人搂在一起。」

  听到此言,我心一沉,心道:「原来她早有男友了,而且还不止一个,难怪
要我退婚?」

  马秋的肥脸露出兴奋之色,问道:「不会在厕所打炮吧?」

  「嘿嘿……就差一点,被小爷阻止了!」

  「黄哥,你不能这样啊!」马秋一阵哀嚎,「看骚老师在厕所打炮,不是挺
有意思的吗?」

  「你懂个屁?」黄二郎抬手在马秋肥头上一拍,打得这死肥仔嚎叫起来,
「小爷看中的女人,岂可随便给别人染指?」

  「黄哥霸气!」马秋捂住脑袋,谄媚道。

  我瞟了一眼黄二郎嚣张的模样,恨不得把他按在地上揍一顿,不过想想还是
作罢,因为马秋这肥仔,长得又高又胖,我这小身板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