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女神之踏浪江湖】(第五章 哪个男人不思淫 至 第七章 绿后母 绿妻)

  • 【双女神之踏浪江湖】(第五章 哪个男人不思淫 至 第七章 绿后母 绿妻)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双女神之踏浪江湖】(第五章 哪个男人不思淫 至 第七章 绿后母 绿妻)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童话
2021/08/01发表于:sis
是否首发:否
字数:9,466 字

           ***  ***  ***

  最近失眠,晚上睡不着,写个短篇练练手。

  感谢各位回复指点。

  以后有时间写个长的。

           ***  ***  ***

            第05章:哪个男人不思淫

  看来不能用自己的眼光看别人,境界相差太大,我的一举一动还是被倩姐发
现,尤其是我下面的阳具,已经快将裤子顶破,撑起一个大鼓包,这哪里像打坐
入定的样子。

  余光一扫,我的天,王大山终于换姿势了,他将胯下的女人转了过来,跨坐
在自己阳具上,这样正好让我们能看到女子的样子。

  阮玲珑?怎么会是她,这个女侠应该非常愤恨王大山才对,毕竟是王大山和
那两个贼人偷袭了她和她相公,并将她无情的侮辱,以至于现在的样子。现在的
软玲珑怎么表情如此淫荡,虽然距离较远听不到声音,但看她眼神迷离,嘴巴张
开向前空空探伸,嘴角津液直流,想必已经是爽的魂飞九天。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倩姐,我想问你一件事,当初你说有好事,让我们
提前一个时辰躲在草丛里,然后就发生了软玲珑被恶人侮辱的事情,你是怎么知
道的?」

  倩姐仍然直视马槽,头都不回的说道:「在市集上,阮玲珑仗义相助其他女
子,对方就是那三个恶贼,我听到他们说要提前半个时辰在山路上埋伏软玲珑和
周公子」

  「如果你早知道恶贼会偷袭软玲珑女侠,为什么不早阻止,这样就不会发生
如此事情」我搞不明白其中含义,但我相信倩姐。

  倩姐微微摩擦大腿,她真以为我看不到这种龌龊的小动作:「那种场景正适
合让你修炼心法,而且我就看那个书生不顺眼,正好借这个机会拆散他们。没想
到,软玲珑家族有把柄在他手上。」

  「哎,这又何必呢!受害的还是阮女侠。」我发自内容的感叹,家父说过,
修炼「色即是空」心法,可以用脑子想,但是进展非常慢,没有百年不可行,最
好是看着真实的交媾画面,十年八年甚至二三年就能修成,可是我让家父失望了,
我与秋香妹妹双修了十年,一点进展都没有,所才下山见见广大「世面」

  倩姐回头了,美神双凤眼又是直逼我心,这次我居然和她对视一小刻,给我
的感觉就是欲含春水,她的心境应该受到阮玲珑和王大山操屄的影像,居然满面
桃花,虽然她表面装的镇定,但是,我毕竟也是修真派,灵识易于常人,我能感
觉她身体犹如小鹿冲撞,所以,她是忍受不了马槽的交媾,才回过头来。

  仔细想想,我的家父常年闭关,自己将倩姐带上山后,然后立刻抛下我们三
人,进入死关,一两年才出来一次,这十年过来,能和我们见面的日子都不超过
两个手掌。所以就难为倩姐一个女子,毕竟我和秋香妹妹经常可以交媾双修,倩
姐一个人从二十五岁到三十五岁,这十年来是如何度过。

  不过,倩姐好像有自己的办法,我记得,长的时候三四个月,短的时候一个
月,她总是要自己下山散散心情,然后过十几天后回来,下山的时候沉默寡言、
衣服一般。回来的时候疲惫不堪,新衣不断,但是她满面春风,尤其是脸蛋特别
柔嫩光滑,可能是下山浏览风光和古迹,一扫心中阴霾。

  倩姐面色红润的说道:「阮玲珑比你成熟很多,别看她才二十岁,为人处世
能高能抵,她会权衡利弊,家族生死面前,贞操明洁已经不重要了。要是聪明女
人,今晚一定会做这件事。周公子家族比软玲珑家族强大,所以阮玲珑只能受制
于人。反过来,王大山就是一个人,还是个山野贼人,降服此人可比周工子家族
要容易的多,所以,今晚她一定回来打听王大山藏匿财宝的事情。」

  我刚明白过来,原来女人想达到目的,什么事情都能做,就连自己的身体也
可以当做筹码:「原来如此。」

  我能感觉到倩姐平缓了身体欲火,她又回过头去继续观赏两人操屄:「所以,
阮玲珑今晚要使出浑身解数套出王大山的金银财宝有多少,如果少了,那今天就
算用身体笼络人心。如果财宝很多,那既可以解救家族危机,还可以脱离周公子,
更可以抓住王大山。你没有我们女人细心,这一路上,王大山经常偷撇阮玲珑,
好吃的饭菜和水果都放在她面前,各项事宜都关照她,这明显是男人喜欢女人的
表现,而阮玲珑心里和明镜一样。」

  哼,说我没有女人细心,你背着我,用两个大腿根部来回轻微的摩擦,你当
我不知道。

  「好了,君弟,你赶快运功打坐,功毕之后,我们还要回去休息。」

  ......

  王大山和阮玲珑还没操完逼,我的功法已经练完,倩姐拎着我必须回来,躺
在屋内。秋香妹妹这个不害臊的小女人,知道我们两个单独去偷窥不叫她,竟然
和我有些发脾气,自己非要去继续观战,我拦不住,只能让她去过过瘾,等一会
儿回来,我要好好和她双修口食。

  不过,这之前,我有件事情要做,脱下外衣,胸口前面挡着一口护心镜,倩
姐和秋香妹妹只知道这个东西是护心镜,实则上,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望月偷
天镜」只要将自己的修真灵气注入里面,可以将镜子当做一双虚空眼睛,去飞到
我控制的地方。

  刚才之所以回来,第一是因为我练功完毕,第二就是我能感觉倩姐身体欲火
快压制不住,体内筋脉乱窜,她要赶快离开那里。所以,我要操控望月偷天镜去
看看倩姐现在正在做什么。

  「开」我一边将身体灵气打入望月偷天镜,一边口念术语。镜中看到的是我
自己在使用望月偷天镜看自己,真可笑。现在镜中眼睛随着我的意念飞出,飞到
楼道,飞到倩姐的房间,穿入房间,就这一会儿,我居然浪费了体内两成灵气。
世俗间的灵气太稀薄,十天半个月的打坐修炼都抵不上我们山上一个时辰吐纳吸
收。

  屋内烛光通明,我看到了,倩姐已经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太震撼了,身体
成熟的好似能挤出甜蜜,放浪的表情,离奇的眼神,两个大奶比吃饭的大圆腕还
要大还要圆。虽说是练武之人,但是小腰,说粗不粗说细不细,就是精炼。然后
就是一小撮阴毛向上朝天,倩姐的胯部真好看,躺在床上凸显两侧半圆。最后就
是让我着迷的大腿,肌肉劲爆,又强大又修长,看的我阳具硬生生的就要冲裤而
出。

  望月偷天镜只能看不能听,倩姐嘴部一直在变化,我听不到她说些什么,但
看这口型,好像有「你们」「好大」「用力」「一起」,果然让家父说中了,家
父说女人性欲上来,什么胡话乱话都会说,什么春梦都会做,只有想不到,没有
做不到,此情此景正中家父之言。

  突然之间,倩姐手中多出了一根紫茄子,好大,不亚于我的小臂。做过饭的
都知道,茄子表面光滑,实际上有暗刺,不小心容易扎到手里。倩姐拿着茄子放
到并拢摩擦的双腿缝隙中,她也不怕让刺扎到嫩肉里。

  在山上修炼时,我从未想过用望月偷天镜去偷窥倩姐,毕竟她是我的后母,
我要礼仪之道,但是下山以后,随着我进入世俗修炼,我逐步感到倩姐也是正常
女人,我既然要修炼「色即是空」那就要做到无情,管你是不是我后母,我本就
应该随心所做。

  精彩时刻来了,倩姐慢慢张开白花花的修长大腿,嗯,倩姐怎么快速的穿上
衣服,也只是披上一件外衣,连肚兜都没来得及穿,胸前乳肉露出大片,粉色乳
晕隐隐约约、时不时的一闪而出。外衣刚好盖过臀部中间部位,勉强将她的阴毛
藏在衣下,她看向大门并朝着大门走去,难道有人敲门,已经二更天,这个时候
还有人敲门?

  「哐哐哐...哐..。」这是敲门暗号,我的秋香妹妹回来的真不是时候,我赶
快收起望月偷天镜,将龟头强行塞入裤裆去开门。

  秋香妹妹害羞的走进来,一把拥抱到我身上说道:「少爷,下山以后,秋香
就没有与少爷双修过,实在是想让少爷尽快修炼心法,看着少爷饥渴难耐,秋香
实在过意不去,所以,少爷既然如此期盼秋香,那么,秋香今晚就是少爷的人了。」

  哎,怎么不多偷看一会儿,今晚我就想一个人好好的偷看倩姐自己搞自己。
「秋香妹妹,你不去看王大山和阮玲珑交媾了吗!快去吧,我没事。少爷今天修
炼功法颇有领悟,我想好好的沉思一会儿,你继续去偷看吧,别管我。」

  「不,我今晚一定要陪少爷双修,你答应就答应,不答应也要答应。」

  「还想对少爷用强 ..。」

  秋香妹妹的身材不比倩姐的差,尤其是脸蛋。倩姐的面容是成熟和娇艳,秋
香妹妹的面容则是温文尔雅,古朴典雅。我怕与倩姐直视,因为她的眼神直逼我
心。我还怕秋香妹妹对我微笑,因为我的魂魄仿佛被她绝美的面容勾走。

  整整一个时辰的双修,秋香像着了魔,在我身上疯狂的扭动蛮腰,这哪是双
修,分明是拿我当做泄欲工具,一定是看了王大山和阮玲珑的交媾之后,欲火难
耐,找我来发泄。

  秋香妹妹有个习惯,就算刚刚沐浴过,只要双修之后,一定还要好好的沐浴
一番,她说因为香汗淋漓影响她的休息。

              第06章:历练开始

  秋香妹妹有个习惯,双修之后一定要重新沐浴,就算之前刚沐浴过,一定还
要好好的沐浴一番,她说因为香汗淋漓影响她的休息。所以,此时此刻,正好趁
她在里屋沐浴的时候,我又拿出望月偷天镜去偷看倩姐。

  不太好,我体内的灵气还剩下三成,操纵法宝需要灵气,双修也需要灵气,
没有灵气就不能使用修真法术,我就等同是个普通武者,不过,为了看一眼倩姐
自己搞自己阴穴,我还是将体内灵气往望月偷天镜中输入,操控它去倩姐房间,
希望她还在自己搞自己,没去休息。

  好呀,倩姐屋子还是烛光通明,不过,有一点不好,调动一次望月偷天镜就
要消耗我体内二成灵气,现在体内基本没有多少灵气了,这就导致偷天镜里面的
画面模模糊糊看不清楚。

  镜中只能勉强看到人影,好像一个又好像两个,说一个吧,是因为人影很紧
凑。说两个吧,是因为人影时而分开时而合并。搞得我好迷糊,应该只是一个人,
我相信倩姐不会和其他男人在屋里聊到夜间,毕竟,自从下山几个月里,倩姐都
是勤勤恳恳的监督我修炼,从未见过她对其他男人有非常举止。

  咦!这次人影分开,两个白影一前一后走向大门,然后一个白影消失不见。
我现在第一时间不是怀疑倩姐,而是怀疑我的体内灵气不够,导致人影杂乱无章。
应该就是这样,我还是先静息打坐吧,没有十天半个月,我的体内灵体恢复不了,
除非万不得已才动用我手头仅有的那几颗元气灵石。

  ......

  今天天气真好,下山几个月,这是第一次来到较大的郡城,估计仅城里有个
几十万人,还不算城外的一片片村庄。此地正好可以让我历练世俗心境,我要融
入到百姓之中,将自己当做其中之一,我以后要从世俗中崛起,没错。

  「小二,快点给客人上茶,别墨迹」掌柜狠狠对我喊道。

  「啊,是。」我急忙回答。

  家父说过,修炼心境就是要适得其反,我不知道是哪个师祖教导家父的文学
功底,用词很不恰当,应该是叫旨相悖乎,也就是说,以前是人上人,现在要做
人下人,这样落差很大,才能让心境。

  所以,倩姐和我的秋香妹妹用心搜寻了各种各类可修炼心境的地方让我选择。
倩姐给我找的是城西五谷轮回之所的小工,其实就是掏大粪的,太臭了,我婉言
拒绝。秋香妹妹给我找的是城东的静尘灭蝇衙门当差司,就是扫大街和抓苍蝇的,
太脏了,我依旧谢绝。 王大山给我找的是城南的怡香院当龟公,他说那里的老鸭
子和他关系好,以后可以照应一下,我去他娘的,他这是毁我心境。

  找来找去,原来我所住的有朋客栈正缺少一个店小二,秋香妹妹决定帮我拿
下这个名额,所以悄悄跟着掌柜的进到后院,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一刻钟的时候,
掌故僵硬的回来,双眼呆泄发直,像是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我偷偷问过秋香妹妹,他们在后院到底说了些什么,秋香妹妹揪了揪衣服领
口告诉我:「为了少爷修炼,我任何事情都能做。」反正我是没有理解这句话的
含义,无所谓了,只要我将无情心法修炼成功,我将会忘记一切情感,专心修真,
期盼早日飞升,不辜负家父对我的期望。

  在这个客栈修炼心境也是好事,可以见到不同的人、可以被不同的人对待、
管吃管住不花钱,而且还能天天见到秋香妹妹,只是有一点不好,我在历练的时
候,要尽量避免与倩姐和秋香妹妹接触,可是见面、对视,但尽量少对话,这样
才能达到凡俗合一的初始境界,这就意味着我不能在与秋香妹妹双修,实在是人
烦恼。

  「小二,都做了两个月,还是慢慢吞吞的,要不是看在你家主人的面子上,
我早让你滚蛋了。」掌柜拿着擀面杖从后面给了我一下。家父的,刚要反抗,才
想起我现在是修炼心境,一切都是对我心境的修炼。

  嗯?秋香妹妹看见我挨打后,给了掌柜的一个眼神,这两个人随后就从楼梯
下的小门离开,这是去了后面的库房,他们两个去那里干什么,难道秋香妹妹又
让掌柜的给我出难题?反正每次掌柜的看见秋香妹妹出来,就会找个理由打我,
然后秋香妹妹一定会带着掌柜的离开,过了一会儿在回来,每次回来的掌柜却又
总是魂不守舍,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喂,小二,上茶。」这声音是那个十六岁的魏云飞说话,我很讨厌这个孩
子,不是因为他比我年轻、比我帅气,而是因为他仅仅用了十几天,就能逗的倩
姐嘻嘻笑笑。这可不是倩姐的风格,下山几个月,她一直有板有眼,对任何过来
搭讪的男性都拒之千里,反而就是这个小屁孩,天天缠着她,白天缠着她,晚上
还缠着她,让我看了就来气。

  就在这几天里,倩姐出去,魏云飞也跟着出去,晚上还一起回来。之前,倩
姐出去,一直拒绝魏云飞跟着,反而时间久了,我都不记得是哪天开始,他们两
个人一起开始出去。我后来问过倩姐,他们每天都去哪里。倩姐很随意的告诉我,
郡城那么大,天天各个街道溜达,看看花草、看看古玩字画、看看擂台、听听小
曲,游山玩水。

  我呸,我要是无情心法没有修炼出来,你们是不是要溜达一辈子。现在我心
中有股浓浓醋意,这对我其实是一件好事。我练的是无情心法,需要先有情后无
情,现在产生的醋意正是有情,我要记住这种感觉,然后,晚上修炼时,用无情
心法把有情抹杀。

  「喂,小二,上最好的茶。」这声音是来自王大山。

  这个傻货不是自己喝茶,而是请给阮玲珑喝的,这两个人已经连续多天在马
槽里面偷情,我估计,除了月事那几天,其他夜里他们都在偷情。阮玲珑确实很
玲珑,长相玲珑,身材玲珑,一举一动都玲珑。阮玲珑也是个女侠,武功以轻巧
玲珑为主,所以和王大山操屄的时候,可以摆出很多种动作,比如正挂、倒挂一
字马、老汉推球、鲍鱼坐莲等等,花样多的我都数不过来。

  没想到,一个堂堂正规美女女侠,居然堕落到与侮辱自己的贼人混到一起,
而这些龌龊的事情都是背着胆小鬼、周公子做的。因为有一次我大胆的近距离偷
窥,听到阮玲珑说她已经点了周公子的穴位,两个时辰之内醒不过来,可以随便
的玩弄她。

  可怜的女人,为了自己家族兴衰,甘愿委身给贼人。如果我猜的不错,当她
拿到王大山金银财宝的那一天,也正是王大山的死期。

  「喂,小二上茶。」这是穆璇、穆夫人说的话。

  穆夫人就是上次与魏云飞坐在一起的女人,那次她只披了一件侠衣,里面什
么都没穿,可惜我没有赶上眼福。之后她就收敛了,里面套了一件白色丝绸肚兜
和短裤,真可惜。她自称是魏云飞的母亲,可是我不相信,因为魏云飞对她的态
度不像孩子对母亲,更像是情人。我曾经不小心看过魏云飞在桌子底下偷偷将手
伸进穆夫人的双腿之间,隔着白色丝绸短裤抚摸女人私处。

  客栈里的种种是非,不同的人、不同的事、每天都有新内容,这些心里感觉,
我都记在脑子里,晚上运功消磨,我知道,心境变化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可能
几年甚至几十年,因人而异,但是我要坚持,哪怕十年、百年,我们修真之人,
大可活到三百多岁,时间还是来得及。

  但是我要加快速度,倩姐和秋香妹妹等不了,她们两个人没有灵根,世俗之
人大多活不到百岁,所以,我要想办法搞到宝物,助她们化转成伪灵根,那时,
她们也可以修炼法术,同我一起参悟天机,飞升仙界。

  「君弟上茶。」这是倩姐喊我,也只有她和秋香妹妹这么叫我。

  我早就将店里最好的茶叶拿出来,包装成最次的茶叶包裹,这样价钱就下来
了,我的倩姐既可以喝最好的茶,我又收她最便宜的价格,本来是不想收钱,但
是倩姐和秋香妹妹都是美人,在店里的一举一动,都有很多公子哥和年轻书生仰
望着,要是不收钱,一定会被告状的。

  倩姐今天心情好像不是好,看她绝美的面容带着忧郁,脖子上有几个紫红圆
印,是不是磕到哪里了,我本想慰问一下,但是我在历练心境,还是不与她接触
了,就算我们现在只有一步之遥。

  「姐姐,我错了,昨天真的」魏云飞突然从我后面说话。

  「你闭嘴,你才多大的孩子,居然敢」倩姐刚说了半句话,就抬头用美神凤
眼凝视我,吓得我赶快离开,跑到柜台后面帮忙,我真想听听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可惜我不会千里探音法术,只能看着他们低声对话。不过,看着魏云飞挨训的样
子,心中悠然舒畅。

                第07章

  「你闭嘴,你才多大的孩子,居然敢」倩姐刚说了半句话,就抬头用美神凤
眼凝视我,吓得我赶快离开,跑到柜台后面帮忙,我真想听听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可惜我不会千里探音法术,只能看着他们低声对话。不过,看着魏云飞挨训的样
子,心中悠然舒畅。

  ......

  「啪啪啪。」

  「王大山,你好猛,我想让你一直插到天亮。」阮玲珑柔柔的穿着粗气说道。

  今天我太大胆了,躲在马槽后面,窥伺阮玲珑和王大山偷情,与他们偷情的
地方只有三步远。也是这两个人太大胆,半夜三更操屄,肉体与肉体相撞之声,
特别的清脆刺耳。但凡外墙有人路过,听操屄声和呻吟声就知道墙里边在干什么。

  就看到王大山换了一个姿势,坐在马车边缘,双手反托起阮玲珑的双腿,开
始一个劲的不停添着阮玲珑的嫩穴,嘶溜嘶溜的水声好像吃西瓜一样。阮玲珑被
反托的倒挂起来,张嘴一口含住王大山的阴茎,放在口中用舌头添弄,这两个人
在互相口食,我最喜欢这个动作,看着他们如此,让我一阵联想到秋香妹妹给我
口食的情景。

  王大山吸溜着嘴说道:「阮女侠,你的骚屄真香,比怡红院的老鸡可香多了,
小穴又嫩水又多,含在嘴里就像吃糖醋鱼片一样,我想吃一辈子。」

  阮玲珑吐出王大山的阴茎,柔淫说道:「想吃一辈子可以,你带我去你的藏
宝库,让我看看那里的钱多不多,够不够我们远走高飞。如果钱财足够多,我们
就一辈子不回来,找个地方住下,你想怎么弄我就怎么弄我,我整个人都是你的。」

  王大山也吐出阮玲珑的两片晶莹剔透的嫩穴肉说道:「你当我不想走吗,倩
女侠和秋香女侠都盯着我了,我敢保证,如果我踏出城门半步,必将向我那两个
同伙一样被劈成两半,我不敢走。」

  阮玲珑像土狗一样翻身,与王大山面对面,然后拔开屄穴将阴茎直插进去:
「哦...倩姐最近和魏云飞走的很近,我看魏云飞正在打倩姐的注意,倩姐应该知
道他的小算盘,倩姐既不拒绝也没有同意,但是,女人只要不拒绝,那就是代表
同意。魏云飞这个十六岁的小孩,能说会道,长的帅气,身体健壮,如果能有王
哥一样的大阴茎,把倩姐弄上床,只是时间长短的事。」

  「还有,我发现客店掌柜和他儿子,这两人与秋香女侠也走的很近,秋香女
侠总是喜欢戏弄掌柜的,而掌柜的总是对着秋香说,多看几眼,多看几眼,不知
道要多看什么,我感觉他们之间也有事,只是我每次询问,她都不说,而且也防
备着我。」

  王大山双手正着抓起阮玲珑的肉白臀部,臀肉顺着指一条条缝溢出,然后托
起来在狠狠砸下去,来来回回,每次两人肉体撞击之时,都会溅出散乱水渍,不
知道是阮玲珑的尿水,还是两人的汗水。

  阮玲珑舒爽的靠在王大山身上说道:「就在前几天,我在街市上看到倩姐与
魏云飞一起走在琉璃彩画街,那小子一只手搂着倩姐的腰,倩姐没阻止,后来慢
慢往下移,最后贴在翘臀上,倩姐好半天才拍开,我感觉他们两个有事,就是不
知道事有多深。」

  王大山接话说道:「我也见过,前几天晚上,我来操你的路上,经过魏云飞
的房间,远远看到倩女侠从里面惊慌失措的跑出来,还看到倩女侠正在系着衣服
口子,从又圆又大的胸部系扣,她的胸部可真大,里面没有穿肚兜,白白乳肉看
到大半,差点就能看到两个肉头,真可惜,她系的太快了。」

  什么?有如此之事!倩姐居然和魏云飞走的这么近,连腰都搂了。他们会不
会还做了其他的事,对口交津或者互相抚摸私处。还有秋香妹妹,居然和掌柜还
有掌柜儿子之间有小秘密,我还奇怪,为什么秋香妹妹总是喜欢戏弄掌柜,他都
五十多岁的人了,真不知道廉耻。

  哎,我在这里已经历练了两个多月,主要精力都放在与世俗融合到一起,几
乎没有和倩姐、秋香妹妹说过几句话,尽管是她们要求我要完全集中精神放在世
俗融合上,但是,我越来越想念她们,每每练到「无情心法」关键时刻,脑海里
面总是出现她们的面容。如果我是俗人多好,我一定会取了倩姐和秋香妹妹当娘
子,让她们给我生一群胖小子。

  阮玲珑挣脱开王大山的手掌,慢悠悠的站起来,然后转身将玲珑身材背对着
王大山,一点点的分开双腿往下坐,王大山的阴茎渐渐消失在阮玲珑的臀间。突
然,阮玲珑弯腰奋起臀部,在王大山的龟头顶端即将露出之时,又用力做了回去。

  「阮女侠,你不愧是女侠,就连屁股有能杀人,换做我那两个死同伙,非要
被你一屁股坐死。就连你的屄肉都能夹断他们的阴茎,吸干他们的阳精。」王大
山忘情的说着。

  阮玲珑有气无力的说道:「王哥,我这还是收着劲了,你要是受不了就射了
吧,都射我里面,然后你用嘴吸出来,喂到我嘴里。」

  这两个人最近越来越变态,互相说话越来越淫荡,我感觉他们才是真正的一
对。

  王大山龇牙咧嘴:「阮妹妹,我发现最近那个魏云飞和你走的近一些,他是
不是一时搞不定倩女侠,所以来找你了,你对他不会有什么意思吧,毕竟,那小
子长得帅气,身材和我一样健壮,你不会被他怎么样吧,你要是被他操屄了,我
会很伤心的。」

  阮玲珑持续的抬起臀部又狠狠坐下,呻吟的说道:「我要是告诉你,就在前
几天,魏云飞那个十六岁的小色狼,已经把我给干了,你信吗?......你还说你
会伤心,我一提到他干我,你的阳具怎么如此坚硬,变态。」

  王大山配合着阮玲珑,给力的抬起粗大的胯部,迎合美臀的撞击:「我不信,
阮女侠最喜欢我的阳具,尤其是龟头。你要是真被他干了,就说明你是个人尽可
夫的女侠,到时候,我自己开个客栈,你白天是老板娘,晚上就是去各个客房,
给我挣银子的骚妓女。」

  王大山继续说道:「不过,倩女侠应该快被干了,或者已经被干了,因为刚
刚我来的路上,我看见倩女侠偷偷的往魏云飞的房间走去,这么晚了,一个成熟
的美女偷偷进到男人的房间,一定是做好事。」

  阮玲珑虚弱的说道:「巧了,我刚来的时候,看见秋香女侠从客栈掌柜房间
那边走过来,虽然衣服整整齐齐,但是,头发蓬乱,满面春色,眼如桃花,然后
我就看见她去了沐浴间。」

  混蛋,现在我的「无情心法」根本无法在修炼下去。倩姐偷偷往魏云飞的房
间走去,那她到底是不是去魏云飞的房间!万一只是路过呢。还有秋香妹妹,她
有一个习惯,和我双修之后,一定要去沐浴,刚才她从客栈掌柜房间那头走过来,
直接去了沐浴间,这是什么情况,到底是不是从客栈掌柜房间里出来?是正常的
沐浴还是什么?真焦急。

  这两个人终于专注于操屄和淫词,不在说些什么倩姐和秋香妹妹的话语。王
大山的体力真好,将近半个时辰的狂猛操屄,最后还真是像阮玲珑说的那样,王
大山将一股股浓精射在阮玲珑肉穴里面,然后阮玲珑站起来,用手拔开玲珑肉屄,
让精液全部流淌出来,一滴不剩的流进蹲在地下的王大山口中,王大山在一股脑
的将精液吐给嘴对嘴的阮玲珑。

  真变态,在继续玩下去,阮玲珑真可能变成白天女侠,晚上妓女。原来人性
这种东西真的是表面看不出来,也琢磨不出来的,白天是人见人爱、谁说谁夸的
女人,晚上就可能出现在不同男人的床上。

  我要赶快去看看倩姐是不是真的与魏云飞通奸,如果真是那样,我非杀了魏
云飞。但是,我不能冲动。家父说过,冲动就是走火入魔,一切都要平心静气的
去做。我大吸两口清气,吐出一大口浊气,总算清醒思路,我还是太年轻,才二
十五六岁,我应该理智的思考问题。

  我应该先去倩姐屋,如果倩姐在屋,我和她好好聊聊,并试探她与魏云飞之
间到底亲密成什么关系,居然连柔韵的小腰都被搂了,尽管我家父十年时间几乎
没怎么和她在一起过,但毕竟是我的后母,我还要维护家族尊严。如果倩姐不在
屋,我就去魏云飞房间,要是看见倩姐和魏云飞在干苟且之事,我一定杀了那小
子。

  ......

  「哐...哐哐哐..。」这是我的暗号声,倩姐听见一定会给我开门,但是等了
一会儿,还是没有人开门,「倩姐?」我打破和倩姐之前的约定,拍门大声询问,
仍然没有回音,「嗞~」门自行开了,原来门没有锁,进到外屋,又进到里屋,没
有人影,而且桌子、椅子是凉的,说明好久没人坐过,被子叠的整整齐齐,就连
饭后小二换上的烛灯也没有用过,说明屋里至少有两个时辰没有人休息,难道真
的去找魏云飞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