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挣扎】(五)(修改版)

  • 【挣扎】(五)(修改版)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怀菜不遇
2020/06/1独发于第一会所sis
请勿转发
字数:11720

              【挣扎】(五)

  【挣扎】5今早写完,忙着上班打卡,匆匆忙忙的,没有仔细检查,很多错
别字。发出去以后,很不安,重新编辑了一下,改了几个地方。

  文章看来很小众,没有多少阅读和回复。文笔不好,各位多多包涵。写这样
的文字,需要避开家人,同事。

  属于自己一个人的时间非常有限。我也想尽快写完。

  留着尾巴总是感觉欠了别人钱似的。上一篇复制到论坛的时候可能没有处理
好各段落,我上传完了以后自己再去看的时候,自己也觉得很别扭,不该分段的
分成了几段。到处都是,看起来很零碎。

  这次一定注意一下。

  我在技校的时候,我没有谈过女朋友。一个是班上女生很少,一只手数过来
都要剩下一个指头。再加上我性格有点内向来自卑吧。

  更主要的是妈妈早就说过,没参加工作以前,不能耍朋友。用她的话说就是,
自己吃饭都造孽还带携别个。

  虽说没有女朋友,但是我那个时候已经找到比女朋友不差的东西,那就是网
吧。

  我们学校附近出现了网吧,而且陆续开了好几家,生意火爆。我们如果把2
G比作自行车,3G就是摩托车,4G是汽车,5G则是高铁。

  而那个时候的我们连步行都还谈不上!但是在网吧,那个时候QQ和百度还
没有诞生。不过门户网站还是很多。

  各个网站几乎管理得远不如现在。轻松进入网站都可以找到色图,色片。不
过那个时候网速可是确实恼火得很。

  我记得当时分游戏区和上网区,游戏区就是专门打游戏的,不能联网,上网
区可以打游戏,也可以上网,那个时候叫冲浪。只是上网区的费用太贵了,10
块钱一个小时。我一个月生活费才一百多。

  我是不敢去那里上网的。不过老库家里比较富裕,我们只要去网吧,他通常
就会去上。

  然后人不多的时候他就叫我去一起看。夜深人静的时候,几个人躲在角落里
偷偷的盯着屏幕。

  我第一次看到男人和女人性交就是在网吧里。屏幕上丰乳肥臀上下翻飞。

  巨大的鸡巴在阴道里进进出出。知道男人和女人如何才能互相愉悦。

  目瞪口呆之余,第一次知道男人和女人是如何做爱,第一次看到男人舔舐女
人的阴道,第一次看到女人吮吸那人男人的鸡巴。

  屏幕下几个少年裤裆里的鸡巴也坚硬无比。

  然后找个地方手淫出来,万千子孙被留在厕所墙上。不瞒各位,我一直到三
十岁之前,都以为欧美女人是没有阴毛的。

  那个时候时间到了,不是直接停机,老板要过来叫。问时间到了要不要加钟,
就像现在沐足按摩。

  很多时候就是很卡,视频看不下去了,就找小说看。

  永远记得的第一次看到乱伦小说,名字叫(妈咪的房间),现在不知道网上
还能不能找到这本小说,现在看那就是一本不折不扣的手枪文。老库对这文字类
的东西不是很感兴趣。

  他去游戏区继续打游戏,我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了两遍。非常震撼,儿子居
然可以和妈妈做爱。

  那天我们回到学校很晚很晚,翻墙回去的。回去以后就去厕所自慰了,然后
躺在床上久久不能睡着,又很惭愧。

  妈妈那么爱我,我怎么可以去看去想这样的事。但是不管怎么惭愧,我自慰
的时候,还是想到妈妈的白嫩乳房,和阴部那内裤边的阴毛。

  那晚我在床上又释放了两次,快天亮时才昏昏睡去。

  98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那一年滔天的洪水差一点席卷半个中国。

  电视上眼镜大爷举着扬声器,浓重扬州口音的普通话,深深的烙在中国人的
心里。

  我们那里也是下了很长时间的雨,江水也涨得很大,不过毕竟处于长江上游。

  洪水退去也快。

  没有要到抗洪的地步。

  毕业那时,技校生已经很不好找工作了,父亲原先工作过的单位数次改制,
下岗分流,还是越来越恼火。

  留下来工作的人是心在曹营,离开的拿到手吃了今天愁明天的那点钱,也是
欲哭无泪。

  尽管这样我还是回去找过。

  二婶下岗了,二叔还在工作,小姑嫁到县城,自己开门市做生意,二叔领着
我去找公司领导,尽管二叔好话说尽,连我死去的父亲都搬出来。

  人家还是摇头。

  「现在暂时不招工,按说你这个条件我们是应该安排你的工作,可是现在政
策是自主经营,财务很吃紧,工人上个月工资都没有发。公司现在也没有招工的
计划,等以后经营情况稍微有好转,立刻就安排你工作」说话的经理我认得。

  我只好回到妈妈家,把情况给妈妈说了。妈妈笑笑说「没有工作也饿不死人
呀,你现在就帮我,我给你开工资,工作的事情走一步看一步再说。」

  我就开始专心帮妈妈,天天喂鸡,收鸡蛋,装箱,装车。妈妈计划把镇上租
的那个门面房连后院一起买下来。这个事情和周老师商量了几次,周老师不同意。

  可是他也说不出具体反对的理由。就一句「没钱」。

  妈妈说「钱的事情,我自己想办法」

  他还是不同意。这个事情就是一直僵着。

  周老师和妈妈之间有一点点问题了。

  去年春节回家看到他还在熬中药吃,这次回来,倒没有看到他继续吃那个。
但是他还是很执着的希望妈妈能帮他生个孩子。

  妈妈也同意了。

  不知道哪里的原因,就是一直没有怀孕。开始周老师怀疑妈妈没有去掉那个
避孕环,或者是妈妈悄悄的吃避孕药。

  导致他这几年的努力没有见效。

  他的怀疑,他并不回避我和娟姐,当着我们,他也是这样说妈妈。

  比如大家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他说妈妈,「你的月经上个月是五号来的,怎
么这个月2号就来了?」

  搞得妈妈脸上当时就通红,只好说「我哪里晓得」然后放下碗筷不吃了。

  类似这样的事情很多。

  妈妈没法,去把镇卫生院做医生的周老师的表妹请过来,告诉他。他还是那
个不置可否的样子。

  妈妈稍微做了一点他不顺心的事情,就开始大声指责妈妈。

  这在以前是不会的。娟姐在他面前也没有帮妈妈说话,我就听到过一次她给
周老师说,「人家不愿意帮你生,你就别想了吧,以后我还不是一样给你养老」

  周老师骂了她一句「你晓得个锤子」然后看到我在身后,两父女没再说话。

  我把这个告诉妈妈,妈妈只是「哦」了一句,没有再说什么。

  妈妈变得爱看电视,经常看到很晚,有几次我都看到她在沙发上睡着了,我
去关了电视,她又突然醒了。

  然后才回房间。周老师经常为了这个和她发火。有一次我十二点过去上厕所。

  看到妈妈又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我当时尿憋着,我想还是等尿完再叫她。

  我尿完回来就看到周老师在那里和她发火,「每次你都躲,你到底啥子意思?」

  妈妈说「你自己太过分,你心里没数吗,你那是当我是你婆娘吗?你把我当
人了吗?」然后看到我,妈妈就没有再说什么,关了电视,进屋去了。

  我想了想不知道他们在吵什么。没心没肺的去睡了。

  夏天很多养鸡的淘汰鸡,妈妈收了很多,要及时装笼称重。

  鸡蛋也是每天收很多回来。

  我和那个帮工两个人忙不过来。

  妈妈也过来帮忙。

  妈妈请的那个就是镇上的人,晚饭后就回去了。

  我和妈妈还要继续忙到很晚才弄得完。

  门店上有休息的床。妈妈不在那里住,再晚她都要回去。

  我都劝她,那么晚了,就不回去了。

  她说「不回去老周要生气,还是回去,免得吵架,你把门关好」说完就推她
的摩托车,那年她买了个女式摩托车。

  我有时和她一起回去,很多时候我就睡在那里。

  有天晚上我和妈妈正在忙活的时候,下起了瓢泼大雨。

  收拾完大雨还是没有停。

  妈妈给周老师打了个电话,说「下好大的雨,我明天早上再回来,电话里我
听得很清楚。周老师告诉她」

  「雨停了就回去,别再外面过夜」妈妈回头看了看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我看妈妈皱着眉头,咬着嘴皮。我说「那么大的雨,回去做什么,滚到河里
怎办?,就别回去」。

  妈妈说「你去睡吧,我再等会,看看雨会不会停」

  我陪妈妈又坐了一会,干了一天的活确实很累了,我就到门店后院面屋里床
上躺下。

  后院过道墙边堆满了装鸡蛋的筐子,要到睡觉的房间只能穿过露天的院子。

  虽然只有几步路,但大雨就淋湿了我全身。

  我找个毛巾就着雨水擦了擦身体,就躺到床上。

  差不多要睡着的时候,妈妈也跑进来。

  她说「看样子今晚雨不会停了。我往床里面让了让,我实在不想起来。妈妈
解开头发,用毛巾搓干头发。然后衣服也没脱,就来躺在我身边。我说」妈,你
衣服都湿了,脱了睡吧」。

  我说这个话的时候,一点欲念都没有。妈妈说「没事,没有很湿」然后她靠
着床头躺在那里算今天的支出帐。

  我迷迷糊糊很快就睡着了。

  突然我被一声「呯,」然后又是一声「呯」惊醒。

  我睁开眼睛,房间的灯已经打开,周老师站在床边,正在拖拉我身边的妈妈。

  妈妈还迷迷糊糊,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身上的衣服和裤子脱了,就穿了乳
罩和内裤,而且还抬腿压在我身上。

  周老师拉扯拉了几下,嘴里骂骂咧咧「老子就晓得你扯谎。

  麻辣隔壁什么的。

  拉扯了几下,没有拽动。然后他就挥拳打了妈妈。

  我想都没想抬起脚就朝他踹过去。

  他被我突然一脚蹬得后退了几步,他见是我,骂我「好啊,你敢打老子」

  「你麻辣隔壁」然后又扑过来。

  这个时候妈妈彻底醒了。

  她跳下床去,抱住周老师「老周,你咋了」妈妈问他。

  「咋了,你各人偷人,你还问老子咋了」。

  妈妈说「那么大的雨,我咋回得去,我和志娃子,一直就说等雨住了就回去,
结果一直没停。」

  周老师说「你脱的光溜溜的和他搂着,你当我眼睛瞎呀?」妈妈说「遭雨淋
湿了,你说怎办?,我们没有做什么」。

  周老师有点词穷,对我说,「你给我先出去,你打老子的事情,回头再找你」

  我床下站在妈妈身边,我瞪着他,没有理他的话,心里想,只要你敢再动手
打我母亲,我同样会毫不犹豫的对你动手,管你是谁。

  妈妈扭头给我说,「你先出去吧。」

  我还是站着没动。妈妈伸手拉拉我的胳膊,说,「你把衣服穿上,去外面门
市,看看有没有漏水进来,扫一下。」

  我看了看妈妈「去吧我没事」她说。

  我从床头柜上拿起我昨晚放在那里的衣服,从他们两个中间挤过,撞了周老
师肩膀一下。

  我没等他说什么,拉开半掩着的门,我出到院子里面,雨没有下了但是天还
灰蒙蒙的,似亮未亮的样子,估计时间大约四点多五点钟的样子。

  我到门店里,穿上衣服。

  外面卷帘门上的小门是开着的,这个应该是周老师打开没关,他有这里的钥
匙。

  我走到镇街上,街上很安静,街边树上有早起的小鸟在鸣叫。

  空气很清新,不过因为太早,还一个人都看不到。

  我回到门店,关上门仔细检查有没有漏水的地方。

  这个时候听到后院妈妈的惊呼「哎呀,痛,痛」。

  我立刻放下扫把,蹦了过去。后院门没有关,半开着,又听到妈妈在说「你
下手轻点,你弄得我好痛」。

  我已经奔到门口,伸手推开门。

  周老师站在床边,妈妈仰面躺在床上,两腿张开,小腿吊在床边乱蹬,周老
师正从妈妈两腿间把右手收回来,伸到灯光下,在看手指上的东西。

  妈妈下身没有穿裤子,但是胸罩还在身上,几乎全身赤裸。像一只刚剥完皮
的大白羊。

  他们两个几乎同时看到我进来,妈妈手忙脚乱的在找东西试图盖住身体,不
过她侧身的时候,我看到她光洁的肚皮下腹处一团浓密的阴毛。

  周老师说「你跑进来干什么,出去。」

  我有点奇怪刚他还那么生气,怎么不说滚出去呢?妈妈拉过被子盖住身体。

  望着我。

  屋里的气氛有点凝固,我们三个人都沉默着突然妈妈把头一转,面向墙壁开
始抽泣,我走过去站在妈妈床头边,周老师站在我身边我没有理他。

  妈妈哭泣的声音越来大,逐渐变成放声大哭,声音在寂静的清晨很有穿透力,
听着妈妈的哭泣,我心里像有刀在切割我的身体,我也开始感到难受。

  周老师从开始的呵斥妈妈变成哀求。

  乞求妈妈停止哭泣。

  在隔壁邻居家的灯一下打开,光照到院子里。

  妈妈的哭声可能吵醒隔壁邻居了。

  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办,站在那里没有说话。

  周老师说「别哭了,隔壁邻居都被你吵醒了,起来穿衣服回家再说。」

  妈妈抬头她看到我们两个站在床边。妈妈抽泣声慢慢小下来。

  她说你们先出去。

  周老师转身出去,我没动,妈妈抬头看了看我,说「你也出去吧,我穿衣服」

  我还是没动,妈妈停止抽泣,伸出光洁的手臂,拉拉我的手,说「听话,妈
妈没事了」

  我转身出来见周老师在门口蹲着抽烟。

  我走到门店就听到有人在敲卷帘门,我过去打开一看,隔壁的两个邻居站在
门口。

  他们问我,「你们家里怎么了?」

  我把他们让进来说,「没什么事,请坐吧」

  两个邻居说,「听到你们屋里有哭声,不知道什么事情,我们过来看看有什
么要帮忙的」。

  我拿出烟给他们,正说话间,另外隔壁的邻居也过来在门口看。

  赶紧走到门口去打招呼。妈妈给我说过的,对待邻里要有礼数,不能怠慢。

  正说话。妈妈和周老师从里面出来。

  周老师笑着挨个给邻居发烟,陪着笑脸,妈妈也给邻居打招呼,说吵到大家
实在不好意思。没事了,请大家回去休息,改天再请大家喝茶,大家又互相说了
一会话,各自散去。

  邻居走后,妈妈也和周老师回去了。

  我关上门,回去躺在床上。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周老师刚才在妈妈的阴部摸,那个镜头又浮现在脑子里。

  妈妈赤裸的身体,雪白的身体,白皙修长的大腿,和两腿间浓密的阴毛,还
有刚刚她是裸体在我躺的位置。我把硬到极度的鸡巴从裤子里释放出来,缓缓套
弄,仔细想着母亲身体的细节。然后释放出来。

  由于周老师弄了这个不愉快的事情,我接下来的几天都没有回去,一直呆在
门店上。

  妈妈每天过来但也没说让我过去。

  隔了差不多一周,有天忙完得比较早点,妈妈说,「今天回去吧。娟娟大学
录取通知拿到了。还是要给她庆祝一下。今晚回去。到屋呢,给周老师认个错,
说声对不起,这个事情就算过去了。再说他是长辈,你怎么能打他呢?。」

  我对妈妈说「这几天我其实也有点后悔。但是我还是觉得没错,如果他还再
敢打你,我一样要打他」

  妈妈见我这样说,微笑了一下,伸手摸摸我的头发,我已经比她高很多了。

  她踮起脚把头凑到我脑袋边,抽了抽鼻子,她插在我头发里的手把我的头往
她脸上带了带,我脑袋一歪,妈妈用嘴顺势在我脸上亲了一口。

  柔软的嘴唇贴在我脸上。她说「我儿子是对的,我知道你没错。看在我的面
上,给他说声对不起,好吗?」

  妈妈好闻的气息扫过我的耳朵。我一下子脸红了。

  小腹下面有蠢蠢欲动的感觉。

  妈妈放开我,她说「你多久没洗澡了?头发都有股馊味了。今天回去好好洗
洗哈」。

  其实我每天都有洗冷水澡。

  妈妈用摩托载我回去。家里已经有好几个人在忙活。就是左邻右舍的邻居。

  周老师父女也在一起忙碌。妈妈停好摩托车然后和我到客厅里面,客厅里没
人,然后她又出去把周老师叫进来。

  她说,「志娃子,给你周叔叔说声」我看着他,先给她鞠个躬,说「对不起,
周叔叔。我不应该那样做」

  周老师身上系了个围裙,他用手在上面搓了搓,说「没事,都是一家人,牙
齿也有咬到舌头的时候嘛。过去了。」

  妈妈说「志娃,你也去帮忙。明天虽然说没有请多少客人,但是事情还是少
不了。」

  我和她一起出去,看着帮忙。

  忙到晚饭的时候,帮忙的加上我们几个也座了一大桌。

  一个掌厨的邻居大叔,拿起酒壶,问了一句「有没有不喝酒的」

  然后然后他就给几个男的各自倒了一杯酒。

  我说我不喝,他说,「你姐姐考上大学,你应该庆祝一下,喝一瓶啤酒吧。」

  我不好推辞。拿起一瓶啤酒。

  然后掌厨大叔举起杯子,说「来喝酒」

  我们都举起杯子,喝了一口。妈妈收拾完,她过来坐在周老师边上那个人往
我这边挪了挪,让妈妈在周老师身边坐下来。

  妈妈刚坐下来,看到周老师的酒杯。她伸手端起来,用力向旁边地上泼去说
「你又要喝酒」

  说完把泼完的空杯重重的往周老师面前一顿。妈妈这个举动让我非常吃惊。

  然后我看满桌的人都停住了,都被妈妈这个举动给愣住了。

  周老师被妈妈这个举动给搞得很没面子。

  脸上颜色开始有点变化了 .这个时候那个掌厨大叔出来大圆场,他说「哦,
弟妹,我不晓得周老师不能喝白酒。不好意思哦。都是我的问题,周老师你喝啤
酒有没有问题呢?」有人来给台阶下。

  妈妈没有再吱声。

  周老师不愧是知识分子,他说「哦哦哦,喝杯啤酒,喝杯啤酒」。

  但是我看的出来他心里很不舒服。

  不过大家没有再说什么。

  周老师喝了一瓶啤酒,他还主动和我碰了几次杯,随着啤酒下肚,他的情绪
也慢慢调整回来。

  只是妈妈一直皱着眉头。

  饭后送走大家,我去洗澡,妈妈继续收拾。

  娟姐也早早回屋休息。妈妈说明天早点起来。
  我说好。我睡前设定了一个6点的闹钟。

  早上我设定的闹钟把我吵醒,我起来准备去洗脸漱口。

  走到客厅,看到妈妈也正从沙发上起来,在收拾沙发。

  我问她「妈妈在沙发睡了一晚?」妈妈「嗯」然后没再说什么。

  忙完娟姐的酒席。

  妈妈有天给我说,「志娃,你舅舅问你想不想去当兵?想去的话就过去找他。」

  我说「想啊」。

  妈妈看着我说「你要不要再想想?」她故意把两个想字拉开长音。

  我说「不用想了,我要去」

  妈妈说「你舅舅以前就说过,那个时候你还小,就没告诉你,等这两天忙完
了就带你去。」

  妈妈说这个的时候,娟姐和周老师正在吃饭。

  娟姐放下碗,给我说「不错哦,我最崇拜军人了,好好干,一定要士别三日,
让我刮目相看哈!」周老师也附和着发表着他对解放军的了解。

  中秋节前几天,妈妈骑她的摩托车带我去外公家。我坐在后座,搂着妈妈的腰,妈妈的腰软软的,我使劲闻着妈妈身上香香的沐浴乳的味道,妈妈扭来扭去。然后她刹住车,她说你弄得我腰痒痒的。你来骑车带我吧。我只好老老实实的去骑车。到外公家骑车就一个多小时。很快就到了。外公外婆早就知道我们要来,一直就在家里等。看到我们他们很高兴,只是外婆的耳背越来越严重了,和她说话需要在他耳朵边大声说。就像吵架一样。就这样就还不完全听到。外公身体还算不错。舅妈去什么地方进修去了。舅舅还在上班,要晚上才能回来。舅舅是镇上武装部做什么。具体职位我不太清楚。舅妈那个进修就算是假期旅游一样,她把表弟也带去了。没这个吵闹的表弟,舅舅家里还有点安静呢。
妈妈把带来的东西给外公外婆的,给舅舅舅妈的分开。舅舅没回来,就把给外公外婆的礼物放他们房间。又陪他们聊了一会天,天气很热,坐在电风扇前面汗水还是不停的流。妈妈看看我说我带你去外面小河淌水吧,我当然很乐意。外公见我们要出去,他说,“早点回来,我捉了鸡来关着呢,还有等你们杀了做呢”。妈妈笑笑说“一会就回来,误不了您”妈妈好久没有这样笑过了。她看我看着她的笑脸,转身轻推了我一下,“走吧,看啥?我脸上有花吗?”我说“比花还好看”妈妈脸上略过一丝不好意思的样子。从外公房子后门出去,就是一片菜地,穿过菜地就是小河
,小河不宽大约十几米。蜿蜒依镇而流。妈妈说前面修了电站,现在水被截了,水小了很多。以前水很深,能淹没人头顶。我看着就不到膝盖的水深,很怀疑的看了看妈妈,妈妈看我狐疑的样子,她说“我以前小的时候经常在这河里游泳”说完,她挽起裤脚走到河里,见状,我也挽起裤脚,跟在妈妈后面下到河里。河水把凉意从脚底传递到全身,再加上河风吹拂,身体没有感觉那么闷热了。妈妈在岸边坐了下来,沿河岸有一排青石砌的河堤,也不高,妈妈就坐在上面,好看的双脚浸泡在水里。就像在沐足的那个样子,我也走过去坐在她身边。我不知道别的和母亲有过分离的孩子是不是和我一样,重新在一起以后,就有和她再也不要分开的亲近感。妈妈说“以前这里的水深,河也要比现在宽,里面很多鱼虾。没有结婚以前,每到夏天我经常在这河里捉鱼,洗澡。有时候太热了,晚上都要溜出来泡一下”“晚上”我惊讶的问。“嗯,还光屁股呢”妈妈侧脸瞅着我,脸上带着狡猾的笑。我在想一个20岁的女孩子,光溜溜的泡在这水里的样子,那是一个什么画面!“你胆子那么大?,晚上一个人来吗?”我问她。妈妈说“当然不是,那个时候家里热,也不像现在有电风扇,吃过晚饭,和你外婆外公,舅舅他们一起到这河边乘凉。有时候也下水泡泡澡。,光屁股的是你舅舅。那时候他还很小的时候,你别想多了哈”原来是这样,我心里想。坐了一会,妈妈说“回去准备做饭,你要不要回去帮我?还是再淌一会水再回来?”我穿上鞋和妈妈一起回到院子。
外公已经把杀鸡的准备工作弄好了,看样子我们不回来他就准备自己动手了。妈妈赶紧给他接过来,妈妈杀鸡很利索,很快就把断气的鸡扔到一个桶里,我和外公用热水烫,然后拔毛。妈妈则去收拾做其他的菜。妈妈的厨艺是非常不错的,很快就做好,口水鸡,红烧鱼,荤素搭配,七七八八摆了一大桌。妈妈解开围裙,找了个毛巾洗了个脸。这个时候也到吃晚饭的饭点了。舅舅还没有回来,外婆都到门口看了几次了。妈妈给舅舅了个电话,然后给我们几个说,我们先吃,舅舅要稍晚点才能回来。我们几个坐下来,外公拿出来一瓶酒“志娃能喝不?”他问我,我说“我能和啤酒,白酒没有喝过。”妈妈拿了几个杯子出来,她说’我陪你喝一杯,我晓得,这个喝酒没有人陪,那可不得劲’’。妈妈给外公倒上,给她自己倒上,她举着瓶子,问我,“要不要陪你外公来一点?”我摇头。我是技校的时候和老库他们喝过一次白酒,那是第一次喝白酒。不知深浅,大醉了一次。那个难受,我可不敢再尝试一次。外公见我不喝白酒,他去拿了两瓶啤酒出来,他说“这个是你舅买的。年轻人喝的酒,我喝不惯那个馊味,你尝尝吧。”我拿起来打开瓶,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举杯祝大家中秋快乐。我们喝了一杯。妈妈他们的那个酒杯不大。这个时候门口响起了摩托的声音。舅舅回来了。他进来把手上的东西递给外婆,然后和我们打招呼,“姐,不好意思,临下班了,上面来人了,硬是拉去陪了几杯才放我回来”我这时也闻到舅舅嘴里有酒味。然后他也坐下来自己倒了一杯,说“我回来晚了。自罚一杯”妈妈笑眯眯的的拿过酒给他倒上,说“哪个要你罚自己,明明就是你想多喝一杯就而已”舅舅问我“志娃子今年多大啊?”我给舅舅说‘马上十八了’’舅舅又问“你户口在那里呢”?妈妈说;“他那个户口还在学校挂着,还没转出来。”舅舅说“这个就好办了,先转到我这边。这个名额就从我这里走。”妈妈见事情被舅舅轻易解决心里很高兴,端起自己的酒杯,说“那我就先谢谢你啦”然后她一口喝完。然后就开始聊要去当什么兵,以后怎么转士官,在部 单位拿多少工资。妈妈和外公听了都很高兴。很快他们三个就喝完了那瓶酒。这个时候舅舅的电话响了,接了电话他说,“这个没办法得去值班,哥几个喝多了。单位没人。”妈妈说“你也喝的不少,自己骑车慢点!”舅舅走后,妈妈意犹未尽,又叫我打开一瓶啤酒,她和我又把这个酒喝了。最后,外公说“今天差不多了。”才结束。妈妈站起来要收拾,我看她有点摇晃的样子,我按住她的肩“你休息,我来收拾”妈妈看看我,说那好。
我收拾完,过来,妈妈和外公外婆坐在电视机前面喝茶聊天。妈妈拍拍身边的沙发,“过来儿子,这当兵走了,就不知道啥时候能回来了”我坐在妈妈身边。听外公聊他以前当兵的经历。我们听得津津有味,外婆却昏昏欲睡。妈妈看她那个样子,赶紧去倒水来给外婆洗脸洗脚。然后送去睡了。妈妈对我说,“你去洗个澡,也早点睡”你就睡我的房间,我还想和你说说话。然后我就去洗澡。洗完去她的房间躺下。妈妈房间就是外婆早就收拾好的。干干净净的被褥枕头。妈妈本来就是一个爱干净的人。我躺在床上,脑子里想着到部队以后的样子。很憧憬。想象着拿枪打敌人的情景。快睡着的时候,妈妈进来了,她也洗过澡了,穿了一件很长的白色T恤,头上包个毛巾,脸蛋红扑扑的,透过T恤能看到妈妈没有穿乳罩,T恤刚好盖住妈妈屁股,修长白皙的两条腿非常好看,只是大腿内侧有几条红红的一道一道的红印,两边腿上都有,和白皙的皮肤形成很大的反差,她脚上穿了双拖鞋。妈妈进来对我笑笑。然后解下包在头上的毛巾搓干头发。妈妈见我盯着她的腿看,她说,“这个都是那个周疯子干的”。我心里一愣。妈妈把头发搓干坐到床边,掰开两边腿给我看,我看到两边大腿内侧,各有四五道红印,就是伤口痊愈后留下的印记。和白皙的皮肤非常不协调。我问她“她什么时候给你打的,我回去就找他”妈妈摇摇头“他表面一本正经,背地里就是个变态。他儿子死了,就完全变了一个人。”妈妈抬腿躺到床上和我并躺在一起。
电风扇有点电流声发出轻轻的呜呜响。吹出的风把蚊香的香烟吹散在房间里。我没有说话,心里对周开始产生痛恨。妈妈说‘我本来不想告诉你这些。但是你这差不多就要走了。我还是觉得要告诉你,万一哪天妈妈不在了,你要知道妈妈是怎么死的!”我目瞪口呆。妈妈继续说“他自从他儿子死后,就想让我再给他生一个。他的目的其实就是不想要你以后得到他的家产。我答应他只是想让他心情好起来。这样对你也好。但是他的身体。”妈妈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看了看我。“妈妈给你说这些,你自己知道就行,别给任何人说”我点点头。“他性功能有点差,以前呢还勉强一个星期可以正常的做一两次”妈妈脸上有点红晕,给儿子讲这个她有点不好意思。“你知道男女那个吧”妈妈盯着我。我也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点点头。“我说的正常是,从能进入到流出来”妈妈这里没有说射精,是说的流出来。我记得很清楚。“可是自从他儿子死了以后,他这个方面也很受影响,有时候硬不起来,有时候硬起来,进去一会就软了。三次能成功一次就不错了。但是她这个人,如果没有流出来,就很糟蹋人,要不停给他舔,那个时候你看我陪他喝酒就是这样,只要喝酒,就想做。但是又很难硬。很折磨人。最头疼是他硬起来进去没几下就软了。就会很抓狂。拿指甲划我的腿,扯我的毛”妈妈接着说。我知道妈妈说的是她的阴毛。“他自己不太行呢,他又怕自己满足不了老婆去外面找人,所以我每次都尽量不很晚回去,更不能在外面不回去。”妈妈继续说。我“哦"了一声,我算是明白妈妈为何再晚都要回家。”你记得那次下大雨,我和你会不去吗?”妈妈问我我说”我当然记得,我那天还踢了他“妈妈脸上露出笑"嗯,你出去以后,他那个凶神恶煞的样子把我裤子脱了,拿手进去抠,周疯子是想看看我和你是不是做了那个事情。男人和女人做了那个事情,男人的精液会留在女人身上”妈妈恨恨的说,我终于知道那晚我进去看到他手在灯下捻,是这样一回事。
    虽然妈妈在讲诉她的遭遇,我的下面还是不可抑制的勃起。“最可恨的是有一次他拿烟头烫我的下面,痛了我很久才好,现在就还有疤”说完妈妈做了一个动作,她伸手把内裤脱下来,低头掰开她的她的阴唇给我看,她拉着一边阴唇,说你看,我看到母亲的阴唇上有个圆疤点。她用右手拉着阴唇,左手指那个疤点给我看。“这里的肉好嫩嘛,他拿烟头烫,把我痛惨了,拖了一个多月才好”。我第一次看到真实成年女性的生殖器。我突然浑身发抖,心跳剧烈。小腿肚发紧要抽筋的感觉。血往头上涌。我伸手搂着妈妈,嘴上喊“妈妈”手在妈妈身上摸。摸妈妈的乳房,妈妈的乳房很柔软。一只手握不住一只。身体像要爆炸一样,就是要释放,必须要释放出来。妈妈叫我“志娃,你听我说。”手上推我,想推开我,但是也没怎么用力。我亲吻妈妈不要她再说话。我用一只手拉下我的内裤,把早已硬来贴着肚皮的武器亮出来,翻身到妈妈身上,本能驱使我去寻找那个生命之门,我奋力乱捅,顶得妈妈很不舒服,她说“不对,不是那里”然后她调整了身子一下。我感觉到我的鸡巴进入的一个热乎乎,又湿润的地方,就像小时手指烫伤妈妈用嘴吮吸的感觉。脑子里一个念头炸响!我在日我的妈妈!!!这个时候已经管不了什么了,除了奋力冲就是没有其他。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在宁静的房间里回响。妈妈伸直脖子,把头往后仰,像要渴死的鱼一样。我盯着她的脸,拼命的撞击她的身体,要完成男人的本能。汗水顺着妈妈的脖子流到T恤上面,把两个乳房的的位置也湮湿了,鼓鼓的顶在那里。突然妈妈紧紧搂住我屁股,不让我动,她自己身体绷直,喉咙里发出沉重的呼呼声。
   我一动不动,就那样保持那个姿势好一会,妈妈缓下来。身体没那么僵了,我又开始。我需释放出来,我要射精。妈妈的逼里面流很多水出来,每一次撞击都发出叽咕的声音,就像在玩唧筒。
快感逐渐从大脑传递到下面坚硬的鸡巴上,我奋力冲刺了几十下。妈妈又把身体往后仰,伸长脖子像在忍受巨大的疼痛似的,喉咙里发出一阵长长的「哦哦哦」的长音。
我的快感也到最后,我死死抵住妈妈的阴门,突突突的把精液全部射在妈妈
身体深处。
射完精,我继续趴在妈妈身上,我们两个都大口的踹粗气。刚才我就像百米冲刺,最后射精的那几十下撞击我全程没有呼吸,憋气完成
的,冲刺到终点我必须要狂吸氧气,才能活过来。
   这个习惯在我后来的性生活中一直养成,每到临射精,最后那几十下,我会屏气冲刺。
   躺了一会,妈妈伸手摸了一下下面,她一下子说,「糟了」,然后翻身起来。
刚才性交的时候,她的T恤被汗水湿透,贴在身上,没有垂下去盖住屁股。
翻身的时候白白的屁股从我面前划过。妈妈的屁股非常好看。她就那样跳到地上,穿上拖鞋跑到门口。打开门伸头
出去看看,然后跑出去。妈妈出去以后,我也想找点东西擦一下。床上没有纸,就只有妈妈的一条内
裤。我拿起看了看,妈妈的内裤很小巧。很好看。然后用我的内裤我擦我的鸡巴,我的阴毛和肚皮,还有屁股上全是粘湿粘湿的。
   人射精后理智就回来了,我刚才把妈妈强奸了,这个念头一下就炸的我浑身战栗。
   我得去看看妈妈。妈妈这样跑出去,别出什么问题啊。
   我套上我的内裤,内裤上擦满了粘粘的分泌物,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下床穿鞋,打开门,外公和外婆早就休息了,外面没有开
灯,卫生间的灯开着,我走过去,门虚掩着,能看到妈妈在里面她正蹲在地上,
身下有个水盆,她正在清洗她的下面,还在用手指在仔细清理。

  我推开门,妈妈抬头看看我,微笑了一下。伸手到嘴边做了个不要说话的动
作。

  我一下子放下心来。

  这个就是我和我母亲的第一次发生性关系的过程。

  创作不易。真实经历改写。不喜欢的还请高抬贵嘴。

  后续还有很多故事。以后看有喜欢的再看有没有合适的时间再说。

  最后一张是母亲五十岁生日拍摄。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