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1)(授权代发)

  • 【启】(1)(授权代发)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原作者:haosezhiren
2020年11月17日首发于sis001、混沌心海
字数:17286

  凌空皎月,洒下清辉,冷光如银如纱,将蔓延千里的森林披上了一层朦胧的
轻纱。如梦,似幻,微风轻拂,陪伴蝉鸣。不远的小潭,荷花绽放,如美妙处展
现自己青涩的美,周遭生物尽情享受夏夜。

  而他却在痛哭,他眼中已经看不到美,四周的蝉鸣和蛙鸣一唱一和,好像那
些恶毒的语言一样,钻入他的耳朵。

  「你这个祸星,害死了自己的父亲,现在又害死了自己母亲,你不走还想祸
害我们吗?」

  「快滚,小杂种,若是你在不滚,别怪我抽你。」

  「滚,滚。」

  他捂着耳朵,意图堵住这些可怕的声音,他身体颤抖着,雨滴大小的汗水从
头上不断冒出来,他突想要大叫,将自己心中愤怒,烦恼,失望和恐惧全部发泄
出来,但是他叫不出来,声音到了喉咙,好像被什么堵住了,只能在喉咙如珍珠
一般打转,然后落入到肚子里面。他在害怕,生怕有人会出现,将自己再驱逐出
去,茫茫天下,已经没有自己容身的地方了。

  他已经没有亲人了。

  他跪在地上哭泣,眼泪和汗水交织在他清秀的脸上,说不出的可怜。

  「阿大,你在哪里。」

  阿大,他的好朋友,父母也已经死去了。他们是在路上遇上的,两个同病相
怜的少年,很快就成为了好朋友。

  在来到这个地方不久,阿大告诉自己,他要去山上见一个神仙,这是三年前
神仙和自己约定好的,让自己今天在这个山顶见他。

  阿大离开的时候,对他承诺,等自己成为神仙之后,一定会让他一起成仙的。
在阿大心中,他是无可取代的好友。

  阿大已经离开了很久了,在太阳还没有完全落下的时候,他迎着夕阳余晖慢
慢地前往到山上,在晚霞的照耀下,阿大披上了一身绚丽的外衣,那个背影让他
下意识地跪在地上,如同村中祭拜神灵一样,臣服在他的脚下,不敢有丝毫亵渎。

  在离开村子之后,自己每天都怀揣这样的心情,愤恨那些将自己赶出村庄的
人,烦恼着如何弄食物,失望自己并没有任何才能,连识别野草是否有毒都做不
到。恐惧自己那朝不保夕的未来。

  在遇到阿大之后,这些情绪慢慢消失了,他有了一个可靠的伙伴,有了生命
长河之中的一根救命稻草。

  在阿大离开之后,他心中那些情绪再次出现了,他担心阿大成仙之后,不在
回来了,那么他的生活将再次变回从前那样。他暗中下决定,自己这一辈子都要
跟着阿大,无论如何永远和他不在分开。

  身后突然传来簇簇的声音,正在痛哭的他吓得,将脸深深的埋在地上,祈求
自己知道的所有神灵,不要出现任何猛兽,将自己当做食物吞食。

  他恐惧死亡,在他看到自己母亲那冰冷的尸体,他心中如同被大锤狠狠地锤
了一下,一只看不见的手掐着自己脖子,让他感觉到窒息。他狼狈地逃离房间,
连滚带爬,远离自己的母亲。他害怕自己的母亲将自己给带走,他不想死,这是
本能的恐惧。

  从那之后,他都不敢回到自己的房间,他宁愿睡在地上,也不愿意回到自己
的家,他母亲的丧事全是村里人办的,他没有丝毫参与,如同死的不是他母亲,
而是一个和自己毫不相关的外人。

  他也曾想参与,但是那惨白的脸将他再次吓得逃离。

  他被说成不孝,他也不在乎,他真的恐惧死亡,从见到母亲死亡之后,他一
直活在恐惧之中,他害怕如同母亲一样,不在醒来,他不想成为村里长老说的伯
劳人。

  伯劳命短,轩辕寿长,伯劳人三十岁便是高寿,而轩辕千年尚是短命。这句
话众所周知。他已经下定决心了,前去轩辕国,成为轩辕人,哪怕这轩辕国只是
蛮夷之国。

  埋头在地的他,听到了一道悦耳的声音,这声音不像人声,也不像兽声,声
音如清风,钻进他的耳朵,如听雨打荷叶一般落在自己的耳朵里面,空灵幽扬,
让他忘记了恐惧,向那声音缓缓地走去。

  路不算远,他很快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裳的女子坐在一块岩石上面,手中竖
拿着一排大小不一的竹子一样的东西在吹,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一缕月光照在那
个女子的身上。

  月光似银,白衣如雪,十指青葱,碧竹相衬。

  他脑中突然空白跪倒在地,这一刻他相信这世间是有仙人,他突然有一丝难
过了,好像心被撕裂一般。他想到了阿大今天是来这里见仙人的,难道这就是和
他相约的仙人。

  想到自己,他没来由再次落泪了,心中那痛苦已经超出他的认知吗,他甚至
在一瞬间,觉得自己所恐惧的死亡也没有那么恐怖了。

  那悦耳的声音停了,一个甜美轻柔的声音钻进他的耳朵,进入到自己的心脏,
在那一刻,他觉得浑身飘飘,自己好像凌风而起,这一句话,他一辈子都无法再
忘记。

  「你哭什么。」

  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但是也如溪流决堤一般源源不断地说出来。

  「他们说我是煞星,我出生的时候,巫师说天空中北斗星和明月争辉,天空
中出现了蚩尤旗,我是一个祸胎,是魔神的转世,会克死全村人。我父母苦苦哀
求,才让我活了下来,在我三岁的时候父亲就死了,而在今年,我母亲也死了,
他们将我家所有的一切都拿走了,将我赶出了,我已经没有家了。」

  一声轻叹,那仙子走到他身边,对着他说道:「唉,天象谁又能猜得透呢?
你起来吧,我传授你一段长生诀口诀,这里不远就是陶泽城,你去那里谋一条生
路吧。」

  说着仙子说了一段深奥的口诀,这短短的两百字,他却花了五遍才完全记下,
然后用了两个时辰才理解,仙子没有厌烦,一遍一遍的说着,教导这个略显愚笨
的孩子。

  他心中难过万分,他恨自己的愚笨,要是阿大,肯定早就记下了。这些流浪
日子,阿大能够将他一天说的话,全部复述出来。

  「你已经完全记下了,那么我也应该离开了,这剑送你吧。」

  他看着仙子手中出现一道绿光,然后不远处的一颗松树倒地,仙子手上的光
芒如锋利的刀,一把松木做成的奇怪物品出现在他的面前,他诚惶诚恐的跪在地
上,慢慢的移动过去,他闻到了一股幽香,这香气比自己闻到任何的花都香,更
加清淡,他想到梅花的花香,荷花的花香,这两种花香的融合在一起。

  他接过这个名为剑的东西,他突然想到自己在路上听到消息,他渴望地说道:
「求求仙人,你给我一个名吧。」

  仙子望着天空出现的启明星,对着他说道:「从今之后,你就叫启吧,希望
有了名字之后,你生命的黑暗即将过去,迎来光明。」说着,她手中再次出现绿
光,地上出现一个奇怪的符文。

  他看着地上的符文,心中没有丝毫激动,他静静地看着地上的那个自己渴望
得到的东西。

  启听到了风声,抬起头,这一瞬间,他忘记了一切,他终于看到仙子的脸,
好似新月清晕,又如花树堆雪,他已经分不清是月亮照亮着她,她是照亮了月亮。
只是那一瞬,他再也无法忘记。他手中的松木剑顿时落在了地上。

  冰镜落,火轮生,白纱化作了还是红衣,朝霞如火,云海绚丽,千山竞秀,
启却看不见,他心中还只有那惊鸿一瞥,任何美景,都已经无法入自己的眼中。

  「阿牛,你在这里呀。」阿大兴高采烈的走了过来,启才清醒过来,不知道
怎么回答。

  「阿大,还好吗?」愚笨的他,久久才憋出这么一句话。

  「好,你知道吗?神仙说我有五德之身,可以修炼五行真元,而我也不叫阿
大了,而叫伯益。」伯益高兴地将自己的名字写在地上,指着给启看。

  启也十分高兴,有了名字,他们就不在是野人,可以进入城中,成为国人,
那时候他们可以就识字,学习六艺,成为士或者成为巫。

  启看着地上名字,然后准备向伯益说自己事情的时候,突然却不想开口,他
不想让伯益知道,伯益比自己聪明,而且伯益比自己好看,他害怕伯益夺走自己
的梦。

  「阿牛,你暂时待在这里,等我在城里学会字之后,我会为你取名的。」伯
益微笑的对着启说着,然后交代了一番,离开这里。

  启在这里待了三天,他静静的坐在这里,双眼痴迷的望着那块石头,他渴望
着仙子再次降临,再次从月亮之中来到这世间,他心中已经认定了,这仙子来自
月亮的,只有月亮出现的时候,才会来到人间。

  这三天日升日落,他的心也如潮汐一般起落不定,他总是在日落星出的时候,
他身体轻微的颤抖着,他以最恭敬的姿态跪倒在地,迎接仙子的到来,而在阳光
照耀的时候,他抬起了头,望着绚丽的朝霞,目光之中充满了失落

  在第四天太阳照在启身上,好像为他披上了一件金色的外衣,他站起身来,
捡起松木剑,将松木剑搂在怀里,他轻声地说道:「她已经不会再来到这里了,
我也应该去过自己的生活了。」

  他走在路上,踢着路上的石头前进,心中充满了喜悦,在第二天中午,他就
到了陶泽城,在进入城的时候,侍卫拿出了笔和竹简,启小心翼翼的望着毛笔,
握着拳头,在竹简上面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侍卫这才放他进入到城中,进入城中的启如同一只快乐的小鸟,四处望着,
他是第一次进入到城中,见到真正的土房子,还有各种各样的货物,这些货物让
他目不暇接,他欢喜雀跃,如同初次飞行的小鸟。

  这短短十几丈的主街道,他用了两个时辰才走完,他望着主街道尽头那威严
的城主府,心中充满了恐慌,尤其是那些穿着奇特的衣服,手中拿着奇怪样式锄
头的卫士望向自己的时候,锋利如刀的目光,让他如同被惊吓的老鼠一样离开了
这里。

  启到了学校,写上了自己名,他就成为学校的一员了,他在这里生活了一年,
他也认识不少字了。

  在他走在士这条道路上的时候,他发现喜欢上了自己的同学,那个女子叫罗
女,不算漂亮,启喜欢她的恬静,还有这个女子是学校第一个对自己说话的人,
尤其是那次在书房里面谈话之后,他心中就放不下了这个女子了,于是他开始写
了一封情书。

  「今罗氏有女,临水照花,望柳永絮,远而望之,如皎月之出云,近而观之,
若芙蓉之浴水,修短合度,增之不得,减之不能,顾盼流离,巧笑嫣然,梦中常
思,愿能同枕。」

  看着手上用了三天时间写的情书启心中充满了得意,他想到了罗女收到这信
的时候,一定会感动地的流出眼泪,然后和他在一起。

  罗女的确是落泪了,但不是因为高兴,而是满腹委屈,伤心地落泪,她没有
投入启的怀抱,而是对着启说道:「你滚,你滚,我再也不愿意见到你。」

  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在第二天,他在书房里面终于明白了。

  「你看到了吧,那个傻子竟然会写情书,那写的叫一个烂。」

  「是呀,还有那个罗女是谁,竟然被傻子表白了,真是悲哀。」

  「是呀,他进入学校一年了,认识的字还不到一千,还不认真学习,还想着
找老婆。」

  「除了疯子之外,没有人会喜欢这傻子,傻子和疯子在一起,那真是绝配。」

  言语如刀,从耳朵进入,狠狠地刺入到启的心中,启觉得好难受,呼吸再次
好像被什么堵住,他脸色惨白,满头大汗,他用尽全身的力气站起来,跑出书房,
后面传来哄笑声,让让他站立不稳,他到了小湖边,看着自己还算清秀的脸,眼
泪如珠链一样不断落下。

  他跪在地上,将头低着,心中五味杂陈,他看着自己,突然给自己一个响亮
的耳光,还算白皙的脸上留下了五道红印,脸上火辣辣的疼将疼痛驱逐,这是他
给自己的第一个耳光,他在那一瞬间明白了,自己没有才华。

  他站起身来,收拾了行李,从学校里面走了出来,他前往了祠堂,他于是选
择了当巫。

  巫也只是当了一年,因为在学校里面识字过,他在这群只会修炼的学徒的中
间找到了一丝骄傲,这骄傲让他忘记了自己在学校里面悲惨的遭遇,他终于能挺
起胸膛,走在路上,微笑地和四周学徒打招呼。

  他再次喜欢上了一个人,周洁,她有一些胖,但是她会打扮,她没有穿着那
灰黑色的巫师袍,而是翠绿色的襦裙。她如同水仙花一样,两人也曾聊过,他们
幻想以后当上巫师之后事情。

  这一年夏天,开始了考核了,考核很简单,要使用简单法术,而启失败了,
他两年的修炼长生诀,却不能使用出小小的缠木诀,四周的哄笑让他落荒而逃,
一如当年在学校里面,他找到了周洁,诉说自己的苦恼

  「为什么,为什么,我连缠木诀都无法使用,周洁,你说我是不是一个废物,
是不是一个废物,周洁,我们一切努力吧,为了我们成为大巫而努力吧。」

  启渴望看着的周洁,他如同几天没有喝水的人一样期待着水源,希望温暖的
水从自己口中顺着咽喉慢慢向下,来到自己心中滋润自己那已经焦渴的心脏。

  「我不喜欢废物,启,以后不要和我在一切,真的,你不怕别人的嘲笑,但
是我怕,我不想你影响我。我可不愿意别人说我和废物在一起。」

  「周洁,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努力的,我一定会成为大巫的,你要相信我。」

  「是吗?等你成为大巫再说吧,现在看在我们的友谊上,请你给我滚。」

  启望那熟悉的脸渐渐变得陌生,泪水模糊了他的眼睛,眼前这个人已经模模
糊糊了,启想说什么,但话只能在喉咙里来来回回,不能发出声音,就像吃了哑
药,再多想说也说不出来。

  「真是的,算我怕你了,你不走我走。」

  启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再次跪倒在地,将头和地亲密的接触着,他现在只能
依靠这冰冷的大地传来的依靠,来让自己安心,过了很久,他给了自己第二个耳
光。

  这个耳光,他告诉自己没有实力。

  他从祠堂离开了,他前往参军,在军队里面他如同一块木头一样,开始修炼
起来。

  在军队里面,他第三次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一个军官的女儿,英姿勃发,
虽然脸蛋也不漂亮,但是浑身充满了英气,让启一时间就喜欢上了,他渴望得到
保护,他如同尚未离巢的小鸟,渴望着父母的关爱。

  他开始接触这个女孩,这个女孩有柔和的名字——春雨,经过一年的相处,
他终于表白了。

  「春雨,我喜欢你。」他在趁着夜色无人,将自己心中的感觉说了出来。

  春雨先是一愣,然后摇头说道:「启,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我父亲是城主
的中卿,而你连士都不是。」

  「我会努力,春雨,你等我三年,三年之后,我一定会出人头地,我会迎娶
你的。」

  「启,真的不要再说了,我们只能做朋友,你知道吧。你好好修炼吧,别再
想这些了,也不再多说,除非你不想要我这个朋友。」

  启看着她坚决的眼神,不在多说,失魂落魄的离开了,这一次他连疼痛都已
经无法感觉到了,他望着茫茫天地,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被石头绊倒在地上,脑袋和大地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启这才回过神来,他
给自己第三个耳光,这个耳光他告诉自己没有地位。

  他就这样躺在地上,看着那灿烂的星河,回想自己这三年的种种,这些事情
快速的略过他的脑海,他脸上的神情不断的变化,怨恨,仇恨,绝望,无助,在
这庞大的负面情绪影响之中,他终于做出了决断。

  在漫天的群星见证下,他跪在地,对着耀眼的北斗七星起誓。

  「北斗为证。我,启从今日起,将抛弃一切,以登上天下之巅,将这百姓万
民踩在脚下,我若喜悦,天下大乐,我若悲愤,万民振恐,天下地上一切生灵,
他们命运将由我掌握。」

  他用兵器将肩膀上割了一个伤口,看着自己留下的鲜血,他凄惨地笑了起来,
笑声充满了怨恨,癫狂和悲伤。

                 二

  阳春三月,春晖如同美妙处子的手,轻轻地抚摸着世间万物,百花争奇斗艳,
百鸟争鸣,一派祥和气氛。在陶泽城一处宅子后院,有着一个小小的花圃,里面
栽着数百株野花,引来几对蝴蝶,在花丛里面嬉戏。

  看着蝴蝶,一个身穿黄衫的十五六岁的姑娘好奇地望着,她对着一旁穿着布
甲的卫士说:「启,你看他们多自由,成双入对,享受四周的美景。」

  启看着眼前的姑娘,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意,打趣地说:「小姐长大了,想
要变成蝴蝶去找自己的另外一半了。」

  少女脸一红,然后坐在走廊上,望着天边的白云。

  「启,你知道伯益吗?」

  启听到这个名字,心中一颤。

  「你应该知道的,在新年的时候,他击败了星牧,是天下最年轻的仙位高手,
听说他是了鹑火国的圣女听雨仙子,一怒之下击败了鹑火国数十位真人之后,凭
借五行气兵打败星牧,和圣女并肩离开。」

  少女满脸的激动,自古美女爱英雄,伯益这出道不到五年的年轻人做出了这
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无数少女希望变成了听雨仙子,和伯益在一起闯出鹑火国的
包围。

  「听说伯益目如朗星,脸似玉盘,玉树临风,潇洒无双,而且还收复鹑火国
十大凶兽之一雷光电燕,他们骑燕而去,真是神仙眷侣,我多么想看他一眼。」

  少女不知道,她说的每一句话,都如针一样刺在启的心上,启望着天空,将
眼中的泪水给止住,五年了,自己和伯益分离已经快五年了,伯益已经成为仙级
高手,而自己才进入大人位,他们之间还差着至人,真人,小仙,三个等级。

  启在这五年的学习之中,也知道什么叫五德之体,除了盘古,神农之外,就
黄帝利用鼎炉功法练就后天五德之体,而至于其他几位帝君,都是一德之体。

  德体修炼同属性的功法事半功倍,帝高阳,帝高辛,帝唐尧都是如此。次于
德体的便是上灵体,也可以让人快速修炼。

  而启只是普通的身躯,可以修炼任意一种心法,但是决定修行某行之后,再
也不能修炼其他四行的功法了。

  启不再想伯益的事情了,他对着少女笑着说:「小姐,伯益和张生比起来谁
更厉害?」

  少女脸一红,害羞地低下头,用细若蚊声的声音说:「启,你这个小坏蛋,
又来取笑我了,张生和他,张生和他……」

  少女的心如小鹿一般跳跃着,一边是自己心爱的人,一边是自己心中的英雄,
她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才好。

  「小姐,我听说张生被他父亲关起来了,你这些天就不要写信给他了。」启
神秘的在少女的耳边说着,气流吹入少女的耳朵,让少女心中有了奇特的反应,
她下意识远离了启,看启一脸的坏笑,恼怒的说:「启,下次你再这样,我就不
理你了,他怎么了。」

  启长叹一声,摘了一朵花,插在了少女的头上,仔细打量了一番。

  这少女如今如同一朵含苞等待绽放的花朵,白皙的圆蛋脸上有一双纯洁无瑕
的眼神,小巧琼鼻,点点樱唇。虽然不能称作绝色,也足以称作美女。

  曼妙的身体,在得体的衣裳之下,足以吸引人眼球。

  「启,我问你话呢?」

  「他父亲准备让他迎娶雷泽城的一个中卿的女儿,小姐,我有一句要告诉你,
这花要摘的时候,就不能顾虑太多,等到花儿谢了,后悔就已经没有用了。」

  少女脸一红,心中望着花圃,想到日后见不到心爱的人,莫名的悲伤,还有
一种恐慌,交织在一切,明亮的眼睛留下了晶莹的泪水。

  「哎呀,可惜小姐你不是鲛人,否则我今天就发财了,也不用当这护卫了。」

  启打趣着递给少女的一块手帕,少女接过轻轻的擦拭起来。

  「启,不要再说笑了,你说我应该怎么办?」

  「小姐,你是知道夫人不喜欢你的,我看不如你们离开这里,找个地方,以
张公子的能力,养活你们不成问题,只是小姐,你日后生活就不能像这般自由自
在了。」

  「启,只要能陪伴在张生旁边,生活苦一点又算什么。」

  「小姐,你既然已经下定决心了,三天之后,夫人会带着小公子前去祈福,
到时候会住在祠堂里面,那时候你们离开吧。」

  「启,我会写一封信给你带给张生,麻烦你帮我跑一趟了。」

  「没有什么,小姐,我们生活了两年了,这两年多亏你照顾我,你对我的恩
情我永世难忘。」

  少女回到房间,写了一封信,让启带走了。她依靠在栏杆上,望着天上浮云
的散聚,心中万般心思,有初见张生的悸动,和张生赏花的甜蜜,还有张生承诺
娶自己为妻那种感动,这是幸福的感觉,除了幸福,还有整夜梦到张生的相思之
苦,担心他们关系被发现的害怕,还有现在被张生拒绝的担忧。这些感觉糅合在
一起,让她不知道是哭是笑,怎么表达自己感情。

  「小姐,张生已经答应了。」

  启在晚霞的照耀下回来了,如同带来的幸福天神一般,这一瞬间,少女心中
所有感情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一种甜美和开心,她来到花圃,轻轻的嗅着花
香,喃喃说道:「谢谢谢谢。」高兴的她如同一只蝴蝶在小院子里面翩翩起舞,
没有察觉启眼中那深深的哀伤。

  三天,让少女如等了三年,尤其是自己后母带着她那儿子离开的时候,那短
短的半刻钟时间,少女感觉自己过了千年一样,她紧张的看着太阳,而启如往常
一样坐在那里修炼。少女叫醒了启,诉说自己的绵绵情意,启就默默地听着,不
时发声祝福着少女。

  天终于还是黑了,时间更加难过了,少女在走廊上不断踱步,眉头紧蹙,不
时地看着逐渐升起的月亮,她从来没有这么着急过,心中有一股思绪盘绕,让她
十分难受。

  她想到了不久之前,也是这个时候,在僻静的城外,张生将自己拥入怀抱,
他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

  她感觉到一种奇妙的感觉,张生的手上如同有一种奇特的魔力,让她下面有
了反应,她害怕张生继续抚摸下去,但是却又不愿意张生的手离开。

  在张生摸到她那初具规模的乳房的时候,她想要推开张生,但是张生却低头
亲了自己。

  张生的舌头在自己的口中游走,她也本能的回应着,在舌头交缠的时候,她
迷失了自己,接下来发生什么事情,她都是懵懂的。

  在她下体感觉到一丝凉意的时候,她总算清醒过来,她推开了张生。

  她当时回来之后,也是如此莫名的难受。

  在启说时间到的时候,她如蒙大赦,把一切思绪抛之脑后,将早已经收拾好
的行礼背在了肩上,然后跟着启走到了后门,到了后门的时候,少女有一些恐惧
了,她害怕门后面没有人,也害怕自己那未知的未来,她的身体颤抖着,不知道
应不应该打开后门

  「阿青,你来了吗?」熟悉的声音,给予了她重生的力量,她不再畏缩,她
打开门,看着那熟悉的声音,心中好像被蜂蜜填满一样,美滋滋。

  他们互相拥抱,希望彼此融合,永不分离。

  「小姐,张公子,你们还是快点走吧,要恩爱还是等逃出去再说。」

  启还是一脸坏笑地看着他们,两人脸一红,然后两人对着他行礼,开始逃跑
起来。

  但是他们没有逃多久,就被士兵包围了,士兵粗鲁将他们捆绑起来,很快,
少女看到了自己那本应该离开的后母,还有启。

  她心中一痛,好像被士兵捅了一刀一样,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有眼泪。
启看着她的目光还是充满了哀伤。

  「启,你读过书,像这种应该怎么判处。」

  「禀告夫人,无媒而苟,当处焚刑。」

  启的话冰冷无情,让这阳春三月有了一丝寒意。

  Ps;不写肉,只能慢慢来。

  Pss:主角前期是太监,我愿称呼这文为太监文,关于主角肉戏很少。

  Psss:剧情发展很慢,大家多多包涵。

  凌空皎月,洒下清辉,冷光如银如纱,将蔓延千里的森林披上了一层朦胧的
轻纱。如梦,似幻,微风轻拂,陪伴蝉鸣。不远的小潭,荷花绽放,如美妙处展
现自己青涩的美,周遭生物尽情享受夏夜。

  而他却在痛哭,他眼中已经看不到美,四周的蝉鸣和蛙鸣一唱一和,好像那
些恶毒的语言一样,钻入他的耳朵。

  「你这个祸星,害死了自己的父亲,现在又害死了自己母亲,你不走还想祸
害我们吗?」

  「快滚,小杂种,若是你在不滚,别怪我抽你。」

  「滚,滚。」

  他捂着耳朵,意图堵住这些可怕的声音,他身体颤抖着,雨滴大小的汗水从
头上不断冒出来,他突想要大叫,将自己心中愤怒,烦恼,失望和恐惧全部发泄
出来,但是他叫不出来,声音到了喉咙,好像被什么堵住了,只能在喉咙如珍珠
一般打转,然后落入到肚子里面。他在害怕,生怕有人会出现,将自己再驱逐出
去,茫茫天下,已经没有自己容身的地方了。

  他已经没有亲人了。

  他跪在地上哭泣,眼泪和汗水交织在他清秀的脸上,说不出的可怜。

  「阿大,你在哪里。」

  阿大,他的好朋友,父母也已经死去了。他们是在路上遇上的,两个同病相
怜的少年,很快就成为了好朋友。

  在来到这个地方不久,阿大告诉自己,他要去山上见一个神仙,这是三年前
神仙和自己约定好的,让自己今天在这个山顶见他。

  阿大离开的时候,对他承诺,等自己成为神仙之后,一定会让他一起成仙的。
在阿大心中,他是无可取代的好友。

  阿大已经离开了很久了,在太阳还没有完全落下的时候,他迎着夕阳余晖慢
慢地前往到山上,在晚霞的照耀下,阿大披上了一身绚丽的外衣,那个背影让他
下意识地跪在地上,如同村中祭拜神灵一样,臣服在他的脚下,不敢有丝毫亵渎。

  在离开村子之后,自己每天都怀揣这样的心情,愤恨那些将自己赶出村庄的
人,烦恼着如何弄食物,失望自己并没有任何才能,连识别野草是否有毒都做不
到。恐惧自己那朝不保夕的未来。

  在遇到阿大之后,这些情绪慢慢消失了,他有了一个可靠的伙伴,有了生命
长河之中的一根救命稻草。

  在阿大离开之后,他心中那些情绪再次出现了,他担心阿大成仙之后,不在
回来了,那么他的生活将再次变回从前那样。他暗中下决定,自己这一辈子都要
跟着阿大,无论如何永远和他不在分开。

  身后突然传来簇簇的声音,正在痛哭的他吓得,将脸深深的埋在地上,祈求
自己知道的所有神灵,不要出现任何猛兽,将自己当做食物吞食。

  他恐惧死亡,在他看到自己母亲那冰冷的尸体,他心中如同被大锤狠狠地锤
了一下,一只看不见的手掐着自己脖子,让他感觉到窒息。他狼狈地逃离房间,
连滚带爬,远离自己的母亲。他害怕自己的母亲将自己给带走,他不想死,这是
本能的恐惧。

  从那之后,他都不敢回到自己的房间,他宁愿睡在地上,也不愿意回到自己
的家,他母亲的丧事全是村里人办的,他没有丝毫参与,如同死的不是他母亲,
而是一个和自己毫不相关的外人。

  他也曾想参与,但是那惨白的脸将他再次吓得逃离。

  他被说成不孝,他也不在乎,他真的恐惧死亡,从见到母亲死亡之后,他一
直活在恐惧之中,他害怕如同母亲一样,不在醒来,他不想成为村里长老说的伯
劳人。

  伯劳命短,轩辕寿长,伯劳人三十岁便是高寿,而轩辕千年尚是短命。这句
话众所周知。他已经下定决心了,前去轩辕国,成为轩辕人,哪怕这轩辕国只是
蛮夷之国。

  埋头在地的他,听到了一道悦耳的声音,这声音不像人声,也不像兽声,声
音如清风,钻进他的耳朵,如听雨打荷叶一般落在自己的耳朵里面,空灵幽扬,
让他忘记了恐惧,向那声音缓缓地走去。

  路不算远,他很快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裳的女子坐在一块岩石上面,手中竖
拿着一排大小不一的竹子一样的东西在吹,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一缕月光照在那
个女子的身上。

  月光似银,白衣如雪,十指青葱,碧竹相衬。

  他脑中突然空白跪倒在地,这一刻他相信这世间是有仙人,他突然有一丝难
过了,好像心被撕裂一般。他想到了阿大今天是来这里见仙人的,难道这就是和
他相约的仙人。

  想到自己,他没来由再次落泪了,心中那痛苦已经超出他的认知吗,他甚至
在一瞬间,觉得自己所恐惧的死亡也没有那么恐怖了。

  那悦耳的声音停了,一个甜美轻柔的声音钻进他的耳朵,进入到自己的心脏,
在那一刻,他觉得浑身飘飘,自己好像凌风而起,这一句话,他一辈子都无法再
忘记。

  「你哭什么。」

  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但是也如溪流决堤一般源源不断地说出来。

  「他们说我是煞星,我出生的时候,巫师说天空中北斗星和明月争辉,天空
中出现了蚩尤旗,我是一个祸胎,是魔神的转世,会克死全村人。我父母苦苦哀
求,才让我活了下来,在我三岁的时候父亲就死了,而在今年,我母亲也死了,
他们将我家所有的一切都拿走了,将我赶出了,我已经没有家了。」

  一声轻叹,那仙子走到他身边,对着他说道:「唉,天象谁又能猜得透呢?
你起来吧,我传授你一段长生诀口诀,这里不远就是陶泽城,你去那里谋一条生
路吧。」

  说着仙子说了一段深奥的口诀,这短短的两百字,他却花了五遍才完全记下,
然后用了两个时辰才理解,仙子没有厌烦,一遍一遍的说着,教导这个略显愚笨
的孩子。

  他心中难过万分,他恨自己的愚笨,要是阿大,肯定早就记下了。这些流浪
日子,阿大能够将他一天说的话,全部复述出来。

  「你已经完全记下了,那么我也应该离开了,这剑送你吧。」

  他看着仙子手中出现一道绿光,然后不远处的一颗松树倒地,仙子手上的光
芒如锋利的刀,一把松木做成的奇怪物品出现在他的面前,他诚惶诚恐的跪在地
上,慢慢的移动过去,他闻到了一股幽香,这香气比自己闻到任何的花都香,更
加清淡,他想到梅花的花香,荷花的花香,这两种花香的融合在一起。

  他接过这个名为剑的东西,他突然想到自己在路上听到消息,他渴望地说道:
「求求仙人,你给我一个名吧。」

  仙子望着天空出现的启明星,对着他说道:「从今之后,你就叫启吧,希望
有了名字之后,你生命的黑暗即将过去,迎来光明。」说着,她手中再次出现绿
光,地上出现一个奇怪的符文。

  他看着地上的符文,心中没有丝毫激动,他静静地看着地上的那个自己渴望
得到的东西。

  启听到了风声,抬起头,这一瞬间,他忘记了一切,他终于看到仙子的脸,
好似新月清晕,又如花树堆雪,他已经分不清是月亮照亮着她,她是照亮了月亮。
只是那一瞬,他再也无法忘记。他手中的松木剑顿时落在了地上。

  冰镜落,火轮生,白纱化作了还是红衣,朝霞如火,云海绚丽,千山竞秀,
启却看不见,他心中还只有那惊鸿一瞥,任何美景,都已经无法入自己的眼中。

  「阿牛,你在这里呀。」阿大兴高采烈的走了过来,启才清醒过来,不知道
怎么回答。

  「阿大,还好吗?」愚笨的他,久久才憋出这么一句话。

  「好,你知道吗?神仙说我有五德之身,可以修炼五行真元,而我也不叫阿
大了,而叫伯益。」伯益高兴地将自己的名字写在地上,指着给启看。

  启也十分高兴,有了名字,他们就不在是野人,可以进入城中,成为国人,
那时候他们可以就识字,学习六艺,成为士或者成为巫。

  启看着地上名字,然后准备向伯益说自己事情的时候,突然却不想开口,他
不想让伯益知道,伯益比自己聪明,而且伯益比自己好看,他害怕伯益夺走自己
的梦。

  「阿牛,你暂时待在这里,等我在城里学会字之后,我会为你取名的。」伯
益微笑的对着启说着,然后交代了一番,离开这里。

  启在这里待了三天,他静静的坐在这里,双眼痴迷的望着那块石头,他渴望
着仙子再次降临,再次从月亮之中来到这世间,他心中已经认定了,这仙子来自
月亮的,只有月亮出现的时候,才会来到人间。

  这三天日升日落,他的心也如潮汐一般起落不定,他总是在日落星出的时候,
他身体轻微的颤抖着,他以最恭敬的姿态跪倒在地,迎接仙子的到来,而在阳光
照耀的时候,他抬起了头,望着绚丽的朝霞,目光之中充满了失落

  在第四天太阳照在启身上,好像为他披上了一件金色的外衣,他站起身来,
捡起松木剑,将松木剑搂在怀里,他轻声地说道:「她已经不会再来到这里了,
我也应该去过自己的生活了。」

  他走在路上,踢着路上的石头前进,心中充满了喜悦,在第二天中午,他就
到了陶泽城,在进入城的时候,侍卫拿出了笔和竹简,启小心翼翼的望着毛笔,
握着拳头,在竹简上面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侍卫这才放他进入到城中,进入城中的启如同一只快乐的小鸟,四处望着,
他是第一次进入到城中,见到真正的土房子,还有各种各样的货物,这些货物让
他目不暇接,他欢喜雀跃,如同初次飞行的小鸟。

  这短短十几丈的主街道,他用了两个时辰才走完,他望着主街道尽头那威严
的城主府,心中充满了恐慌,尤其是那些穿着奇特的衣服,手中拿着奇怪样式锄
头的卫士望向自己的时候,锋利如刀的目光,让他如同被惊吓的老鼠一样离开了
这里。

  启到了学校,写上了自己名,他就成为学校的一员了,他在这里生活了一年,
他也认识不少字了。

  在他走在士这条道路上的时候,他发现喜欢上了自己的同学,那个女子叫罗
女,不算漂亮,启喜欢她的恬静,还有这个女子是学校第一个对自己说话的人,
尤其是那次在书房里面谈话之后,他心中就放不下了这个女子了,于是他开始写
了一封情书。

  「今罗氏有女,临水照花,望柳永絮,远而望之,如皎月之出云,近而观之,
若芙蓉之浴水,修短合度,增之不得,减之不能,顾盼流离,巧笑嫣然,梦中常
思,愿能同枕。」

  看着手上用了三天时间写的情书启心中充满了得意,他想到了罗女收到这信
的时候,一定会感动地的流出眼泪,然后和他在一起。

  罗女的确是落泪了,但不是因为高兴,而是满腹委屈,伤心地落泪,她没有
投入启的怀抱,而是对着启说道:「你滚,你滚,我再也不愿意见到你。」

  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在第二天,他在书房里面终于明白了。

  「你看到了吧,那个傻子竟然会写情书,那写的叫一个烂。」

  「是呀,还有那个罗女是谁,竟然被傻子表白了,真是悲哀。」

  「是呀,他进入学校一年了,认识的字还不到一千,还不认真学习,还想着
找老婆。」

  「除了疯子之外,没有人会喜欢这傻子,傻子和疯子在一起,那真是绝配。」

  言语如刀,从耳朵进入,狠狠地刺入到启的心中,启觉得好难受,呼吸再次
好像被什么堵住,他脸色惨白,满头大汗,他用尽全身的力气站起来,跑出书房,
后面传来哄笑声,让让他站立不稳,他到了小湖边,看着自己还算清秀的脸,眼
泪如珠链一样不断落下。

  他跪在地上,将头低着,心中五味杂陈,他看着自己,突然给自己一个响亮
的耳光,还算白皙的脸上留下了五道红印,脸上火辣辣的疼将疼痛驱逐,这是他
给自己的第一个耳光,他在那一瞬间明白了,自己没有才华。

  他站起身来,收拾了行李,从学校里面走了出来,他前往了祠堂,他于是选
择了当巫。

  巫也只是当了一年,因为在学校里面识字过,他在这群只会修炼的学徒的中
间找到了一丝骄傲,这骄傲让他忘记了自己在学校里面悲惨的遭遇,他终于能挺
起胸膛,走在路上,微笑地和四周学徒打招呼。

  他再次喜欢上了一个人,周洁,她有一些胖,但是她会打扮,她没有穿着那
灰黑色的巫师袍,而是翠绿色的襦裙。她如同水仙花一样,两人也曾聊过,他们
幻想以后当上巫师之后事情。

  这一年夏天,开始了考核了,考核很简单,要使用简单法术,而启失败了,
他两年的修炼长生诀,却不能使用出小小的缠木诀,四周的哄笑让他落荒而逃,
一如当年在学校里面,他找到了周洁,诉说自己的苦恼

  「为什么,为什么,我连缠木诀都无法使用,周洁,你说我是不是一个废物,
是不是一个废物,周洁,我们一切努力吧,为了我们成为大巫而努力吧。」

  启渴望看着的周洁,他如同几天没有喝水的人一样期待着水源,希望温暖的
水从自己口中顺着咽喉慢慢向下,来到自己心中滋润自己那已经焦渴的心脏。

  「我不喜欢废物,启,以后不要和我在一切,真的,你不怕别人的嘲笑,但
是我怕,我不想你影响我。我可不愿意别人说我和废物在一起。」

  「周洁,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努力的,我一定会成为大巫的,你要相信我。」

  「是吗?等你成为大巫再说吧,现在看在我们的友谊上,请你给我滚。」

  启望那熟悉的脸渐渐变得陌生,泪水模糊了他的眼睛,眼前这个人已经模模
糊糊了,启想说什么,但话只能在喉咙里来来回回,不能发出声音,就像吃了哑
药,再多想说也说不出来。

  「真是的,算我怕你了,你不走我走。」

  启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再次跪倒在地,将头和地亲密的接触着,他现在只能
依靠这冰冷的大地传来的依靠,来让自己安心,过了很久,他给了自己第二个耳
光。

  这个耳光,他告诉自己没有实力。

  他从祠堂离开了,他前往参军,在军队里面他如同一块木头一样,开始修炼
起来。

  在军队里面,他第三次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一个军官的女儿,英姿勃发,
虽然脸蛋也不漂亮,但是浑身充满了英气,让启一时间就喜欢上了,他渴望得到
保护,他如同尚未离巢的小鸟,渴望着父母的关爱。

  他开始接触这个女孩,这个女孩有柔和的名字——春雨,经过一年的相处,
他终于表白了。

  「春雨,我喜欢你。」他在趁着夜色无人,将自己心中的感觉说了出来。

  春雨先是一愣,然后摇头说道:「启,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我父亲是城主
的中卿,而你连士都不是。」

  「我会努力,春雨,你等我三年,三年之后,我一定会出人头地,我会迎娶
你的。」

  「启,真的不要再说了,我们只能做朋友,你知道吧。你好好修炼吧,别再
想这些了,也不再多说,除非你不想要我这个朋友。」

  启看着她坚决的眼神,不在多说,失魂落魄的离开了,这一次他连疼痛都已
经无法感觉到了,他望着茫茫天地,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被石头绊倒在地上,脑袋和大地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启这才回过神来,他
给自己第三个耳光,这个耳光他告诉自己没有地位。

  他就这样躺在地上,看着那灿烂的星河,回想自己这三年的种种,这些事情
快速的略过他的脑海,他脸上的神情不断的变化,怨恨,仇恨,绝望,无助,在
这庞大的负面情绪影响之中,他终于做出了决断。

  在漫天的群星见证下,他跪在地,对着耀眼的北斗七星起誓。

  「北斗为证。我,启从今日起,将抛弃一切,以登上天下之巅,将这百姓万
民踩在脚下,我若喜悦,天下大乐,我若悲愤,万民振恐,天下地上一切生灵,
他们命运将由我掌握。」

  他用兵器将肩膀上割了一个伤口,看着自己留下的鲜血,他凄惨地笑了起来,
笑声充满了怨恨,癫狂和悲伤。

                 二

  阳春三月,春晖如同美妙处子的手,轻轻地抚摸着世间万物,百花争奇斗艳,
百鸟争鸣,一派祥和气氛。在陶泽城一处宅子后院,有着一个小小的花圃,里面
栽着数百株野花,引来几对蝴蝶,在花丛里面嬉戏。

  看着蝴蝶,一个身穿黄衫的十五六岁的姑娘好奇地望着,她对着一旁穿着布
甲的卫士说:「启,你看他们多自由,成双入对,享受四周的美景。」

  启看着眼前的姑娘,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意,打趣地说:「小姐长大了,想
要变成蝴蝶去找自己的另外一半了。」

  少女脸一红,然后坐在走廊上,望着天边的白云。

  「启,你知道伯益吗?」

  启听到这个名字,心中一颤。

  「你应该知道的,在新年的时候,他击败了星牧,是天下最年轻的仙位高手,
听说他是了鹑火国的圣女听雨仙子,一怒之下击败了鹑火国数十位真人之后,凭
借五行气兵打败星牧,和圣女并肩离开。」

  少女满脸的激动,自古美女爱英雄,伯益这出道不到五年的年轻人做出了这
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无数少女希望变成了听雨仙子,和伯益在一起闯出鹑火国的
包围。

  「听说伯益目如朗星,脸似玉盘,玉树临风,潇洒无双,而且还收复鹑火国
十大凶兽之一雷光电燕,他们骑燕而去,真是神仙眷侣,我多么想看他一眼。」

  少女不知道,她说的每一句话,都如针一样刺在启的心上,启望着天空,将
眼中的泪水给止住,五年了,自己和伯益分离已经快五年了,伯益已经成为仙级
高手,而自己才进入大人位,他们之间还差着至人,真人,小仙,三个等级。

  启在这五年的学习之中,也知道什么叫五德之体,除了盘古,神农之外,就
黄帝利用鼎炉功法练就后天五德之体,而至于其他几位帝君,都是一德之体。

  德体修炼同属性的功法事半功倍,帝高阳,帝高辛,帝唐尧都是如此。次于
德体的便是上灵体,也可以让人快速修炼。

  而启只是普通的身躯,可以修炼任意一种心法,但是决定修行某行之后,再
也不能修炼其他四行的功法了。

  启不再想伯益的事情了,他对着少女笑着说:「小姐,伯益和张生比起来谁
更厉害?」

  少女脸一红,害羞地低下头,用细若蚊声的声音说:「启,你这个小坏蛋,
又来取笑我了,张生和他,张生和他……」

  少女的心如小鹿一般跳跃着,一边是自己心爱的人,一边是自己心中的英雄,
她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才好。

  「小姐,我听说张生被他父亲关起来了,你这些天就不要写信给他了。」启
神秘的在少女的耳边说着,气流吹入少女的耳朵,让少女心中有了奇特的反应,
她下意识远离了启,看启一脸的坏笑,恼怒的说:「启,下次你再这样,我就不
理你了,他怎么了。」

  启长叹一声,摘了一朵花,插在了少女的头上,仔细打量了一番。

  这少女如今如同一朵含苞等待绽放的花朵,白皙的圆蛋脸上有一双纯洁无瑕
的眼神,小巧琼鼻,点点樱唇。虽然不能称作绝色,也足以称作美女。

  曼妙的身体,在得体的衣裳之下,足以吸引人眼球。

  「启,我问你话呢?」

  「他父亲准备让他迎娶雷泽城的一个中卿的女儿,小姐,我有一句要告诉你,
这花要摘的时候,就不能顾虑太多,等到花儿谢了,后悔就已经没有用了。」

  少女脸一红,心中望着花圃,想到日后见不到心爱的人,莫名的悲伤,还有
一种恐慌,交织在一切,明亮的眼睛留下了晶莹的泪水。

  「哎呀,可惜小姐你不是鲛人,否则我今天就发财了,也不用当这护卫了。」

  启打趣着递给少女的一块手帕,少女接过轻轻的擦拭起来。

  「启,不要再说笑了,你说我应该怎么办?」

  「小姐,你是知道夫人不喜欢你的,我看不如你们离开这里,找个地方,以
张公子的能力,养活你们不成问题,只是小姐,你日后生活就不能像这般自由自
在了。」

  「启,只要能陪伴在张生旁边,生活苦一点又算什么。」

  「小姐,你既然已经下定决心了,三天之后,夫人会带着小公子前去祈福,
到时候会住在祠堂里面,那时候你们离开吧。」

  「启,我会写一封信给你带给张生,麻烦你帮我跑一趟了。」

  「没有什么,小姐,我们生活了两年了,这两年多亏你照顾我,你对我的恩
情我永世难忘。」

  少女回到房间,写了一封信,让启带走了。她依靠在栏杆上,望着天上浮云
的散聚,心中万般心思,有初见张生的悸动,和张生赏花的甜蜜,还有张生承诺
娶自己为妻那种感动,这是幸福的感觉,除了幸福,还有整夜梦到张生的相思之
苦,担心他们关系被发现的害怕,还有现在被张生拒绝的担忧。这些感觉糅合在
一起,让她不知道是哭是笑,怎么表达自己感情。

  「小姐,张生已经答应了。」

  启在晚霞的照耀下回来了,如同带来的幸福天神一般,这一瞬间,少女心中
所有感情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一种甜美和开心,她来到花圃,轻轻的嗅着花
香,喃喃说道:「谢谢谢谢。」高兴的她如同一只蝴蝶在小院子里面翩翩起舞,
没有察觉启眼中那深深的哀伤。

  三天,让少女如等了三年,尤其是自己后母带着她那儿子离开的时候,那短
短的半刻钟时间,少女感觉自己过了千年一样,她紧张的看着太阳,而启如往常
一样坐在那里修炼。少女叫醒了启,诉说自己的绵绵情意,启就默默地听着,不
时发声祝福着少女。

  天终于还是黑了,时间更加难过了,少女在走廊上不断踱步,眉头紧蹙,不
时地看着逐渐升起的月亮,她从来没有这么着急过,心中有一股思绪盘绕,让她
十分难受。

  她想到了不久之前,也是这个时候,在僻静的城外,张生将自己拥入怀抱,
他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

  她感觉到一种奇妙的感觉,张生的手上如同有一种奇特的魔力,让她下面有
了反应,她害怕张生继续抚摸下去,但是却又不愿意张生的手离开。

  在张生摸到她那初具规模的乳房的时候,她想要推开张生,但是张生却低头
亲了自己。

  张生的舌头在自己的口中游走,她也本能的回应着,在舌头交缠的时候,她
迷失了自己,接下来发生什么事情,她都是懵懂的。

  在她下体感觉到一丝凉意的时候,她总算清醒过来,她推开了张生。

  她当时回来之后,也是如此莫名的难受。

  在启说时间到的时候,她如蒙大赦,把一切思绪抛之脑后,将早已经收拾好
的行礼背在了肩上,然后跟着启走到了后门,到了后门的时候,少女有一些恐惧
了,她害怕门后面没有人,也害怕自己那未知的未来,她的身体颤抖着,不知道
应不应该打开后门

  「阿青,你来了吗?」熟悉的声音,给予了她重生的力量,她不再畏缩,她
打开门,看着那熟悉的声音,心中好像被蜂蜜填满一样,美滋滋。

  他们互相拥抱,希望彼此融合,永不分离。

  「小姐,张公子,你们还是快点走吧,要恩爱还是等逃出去再说。」

  启还是一脸坏笑地看着他们,两人脸一红,然后两人对着他行礼,开始逃跑
起来。

  但是他们没有逃多久,就被士兵包围了,士兵粗鲁将他们捆绑起来,很快,
少女看到了自己那本应该离开的后母,还有启。

  她心中一痛,好像被士兵捅了一刀一样,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有眼泪。
启看着她的目光还是充满了哀伤。

  「启,你读过书,像这种应该怎么判处。」

  「禀告夫人,无媒而苟,当处焚刑。」

  启的话冰冷无情,让这阳春三月有了一丝寒意。

  Ps;不写肉,只能慢慢来。

  Pss:主角前期是太监,我愿称呼这文为太监文,关于主角肉戏很少。

  Psss:剧情发展很慢,大家多多包涵。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