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生活】第三十一话(丝袜恋足、一男多女)

  • 【我的大学生活】第三十一话(丝袜恋足、一男多女)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七分醉
2020年11月17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7718

               第三十一话

  次日早上,躺了一房间的横七竖八的雪嫩肉体,一个个在闹铃下清醒过来,
纷纷起身穿衣,我躺在这些美女的中间,起得最晚。

  因为本人起床、刷牙、洗脸的速度比较快,还可以多赖一会儿床,不像这些
美女们,从起床到出门没有一个多小时那是休想。

  「哥哥,起床了……」小颖穿好衣服,拍拍我的大腿。

  「要出门了呢。」玲玲也捏了捏我的鸡巴。

  「好的!」

  我从床上跃起,飞快穿好衣服。

  此时妹子们都已经在下楼了。

  早点什么的……就出门买就好了,懒得做了。

  虽然有二十人,但车子还是够用的,白轻衣、倩倩、陆兰婷、楚曦月、朱彤,
一共五辆车,每个人都有位置。

  我、妈妈、小颖,坐的是楚曦月的车,美女医生今天穿了一件黑色齐腰紧身
衣,一条黑色高腰紧身裤,把她的修长、丰满的身材完全勾勒了出来,加上长发
飘飘,看起来十分迷人。

  小颖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不时和楚曦月聊着天,我和妈妈走在后面的位置上。
妈妈穿着包臀裙,大腿上一双肉色丝袜,尽显美妇气质。她偏过头,美眸看着我
的眼睛,我也正好张望过去,两人凝视一番,不由同时一笑。

  妈妈说:「叶东同学,娶这么多媳妇,不怕以后养不起么?」

  我微微一怔:「不是媳妇们养我吗?」

  妈妈和我对视了几秒,我一脸懵逼,妈妈眼中露出笑意,轻轻在我大腿上拍
了一下,笑骂道:「软饭王。」

  我:「我从小就不喜欢吃硬饭。」

  妈妈捏了捏我的鼻子,淡淡的幽香在车内飘荡,我抱住妈妈,一手放在她的
丝袜美腿上,轻轻抚摸。

  很快到了天安门,大家在附近找到车位,停好车,然后下车买了票,进入故
宫。节假日游人很多,比上一次我和露西、樱花梦来这里的时候热闹许多,十九
个大小美女进入故宫,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引来无数男女老少的目光,我
虽然站在其中,却被人无情地忽视了。

  一个拄着拐杖、头发花白的老爷爷走在不远处,边上有一个穿着花衣服的妇
女在搀扶着他闲逛,老爷爷说着:「人老了,走不动了……」

  妇女说道:「爸,您慢点儿。」

  老爷爷忽然朝前头望去,一阵呆滞,下一秒,他健步如飞,快速朝前方走去,
哪里有半点腿脚不便的样子,口中还喊着:「美女,美女啊……」

  「爸,您不是走不动吗?」

  「谁说的,我体力好着呢!美女,等等我……」

  ……

  我陪着妹子们……呃不对,妹子们陪着我,在故宫游览了两个多钟头,然后
找了一处视角独特的地方,大家拿手机拍了几张合影,一路上妹子们拍的照片不
在少数,但合影却只有寥寥两三张,我加上十九个大美女一起,找路人拍的,我
站在中间,美女们分立两旁,站成三排,拍出来的效果还算不错,至少彰显了我
男主人的地位。

  中午在美食街吃了饭,下午又去了颐和园、恭王府,待要去北海公园的时候,
已经是傍晚了,大家便打道回府,回到大学城。

  由于走了一天,妈妈和玉珍婶都累了,白轻衣便提议去附近的餐厅吃晚餐,
她请客,大家纷纷同意。她们都是我的女朋友,都在床上见过,彼此之间已经不
再生疏,对于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没必要客气。

  吃完饭已是晚上了,回去后又是大被同眠,把我累得够呛。

  接连三天如此,白天游玩,晚上同眠,这几天咖啡店也在休业,直到第四天,
小曼婶和玲玲就回去了,小颖也要回S市,倩倩帮她们买了飞机票,不用再坐火
车,几个小时就能到。

  临走之前,我陪她们三个在机场等机,小曼婶悄声跟我说:「东东,村里的
女人都盼着你呢,一个个都朝思暮想和你屌屄,你可得找时间回去一趟,你的大
家伙比村里的黄瓜可好用多了。」

  我点头:「好的,婶,估计再过一个多月就放假了。」

  小颖忽然道:「哥,下个月S市有个很大的动漫展,到时候我会穿COS衣
服去玩,你也来嘛!」

  「下个月……」我皱眉了,貌似没什么长假啊。

  「来嘛,来嘛……」小颖摇晃着我的手臂,不住撒娇。

  「好吧,大不了我请几天假。」我心一软,就答应了小颖。

  玲玲也把小嘴凑在我耳边,说着:「哥哥,我跟室友说你下面的尺寸,她们
都不信呢!」

  我笑了:「那就拿照片给她们看。」

  「可以吗?」玲玲没有征得我的同意,是不会乱把照片给人看的。

  「室友的话,还是可以的。」

  「哥哥真好!」玲玲的柔唇在我脸上亲了一口。

  把三人分别送上飞机之后,我才坐上地铁,又转了公交,然后回到大学城,
陪楚曦月在她们医院附近的公园里散步。

  走着走着,楚曦月忽然止步,她挽着我的胳膊,把螓首靠在我肩膀上,说着:
「亲爱的,我爱你……」

  「我也爱你。」我在她洁白的俏脸上吻了一下,满是爱意,心中却不由一动,
都老夫老妻,好端端的,干嘛冒出这么一句话?

  楚曦月摸摸我的脸,一言不发地看着我。

  我也看着她,我从她眼中看出一丝异样的东西,忙问:「亲爱的,怎么啦?
发生什么事了吗?」

  楚曦月温柔地笑笑,道:「没有呀。」

  我吻了吻她的小嘴,把她搂在怀里,香软的娇躯散发着淡淡的幽香,真是美
啊。

  跟楚曦月分别之后已是晚上了,我回到学校宿舍,一边看书,一边听林海他
们吹牛逼。

  林海说道:「甜甜跟我说,她们学校没有一个处女,不愧是鼎鼎有名的电影
学院。」

  周二推了推眼镜:「你应该羡慕艺术学院,他们学校连一个处男都没有,真
是太性福了。」

  袁候道:「这很正常啊,你看看人家长什么样,再看看咱们长什么样,莉莉
都说了,女生都是颜值控,长得不帅,纵然学霸也是枉然。」

  周二道:「错,主要是得有钱!」

  林海表示同意:「以前是高富帅受欢迎,现在么,拜金主义大行其道,高富
丑、矮富丑、老富丑……统统受女生欢迎。」

  听到这里,我挺身而出:「我不同意三位帅哥的说法。人只要优点,女孩子
就会喜欢,富只是其中一个比较显著的优点,帅也是如此,只要我们把自己的优
点彰显出来,一定会有女孩子喜欢的。」

  「老三你一边儿去。」

  「老三你说什么大实话,咱们不就吐吐槽么,干嘛还当真了……」

  「三哥,看在你叫我帅哥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

  「好心当成驴肝肺。」我耸耸肩,继续看书。

  接下来几天,我来回于学校、咖啡店、文教小区,三点一面,几天之后,我
忽然感到心里空空的,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离我而去,仔细想了想,才明白过
来,原来是好几天没看见美女医生楚曦月了。

  自从那天在医院附近的公园跟楚曦月分别后,就没见过她了,也没跟我发信
息,我发信息给她,她也没回,我和身边的女人即便不见面,也是一定要每天在
手机上联系一次的。我忽然觉得不对劲,实际上从那天她跟我说话时,就感到有
一丝异常了,只是当时春风得意,没有细想罢了。

  想到这里,我连忙给楚曦月打电话,只是一个劲的嘟嘟叫,她没接,我心中
一沉,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我当即朝她工作的医院而去,来到医院,找人一问,一个护士跟我说:「楚
医生在几天前就已经调离岗位,去市中心医院工作了。」

  我眉头一皱,调理岗位而已,为什么不跟我说?只能说明还有别的事瞒着我。

  我立刻打车来到市中心医院,据说这家医院是楚曦月家里开的,我问了问,
值班护士便说:「楚医生请假了。」

  我暗道一声不妙,这不是请假,这是在躲着我啊。

  找人找不着,电话不接,也不在文教小区,我登时就急了。连忙打电话给白
轻衣,问:「姐姐,曦月住在哪里?」

  白轻衣奇怪的道:「你不是去过她家吗?」

  我忙道:「不是,我是说她别的家……哎呀。」

  把我给急的一统解释,白轻衣这才明白过来,道:「原来如此,这件事我大
概知道了,应该是她家里给她施压了,前不久我听她提起,她父母给她介绍了一
个对象,她当时只是一说,我也没细问,现在看来没那么简单,这样吧,你先去
这个地址找她,等下我开车过来。」

  白轻衣挂了电话,在微信上发给我一个地址,我连忙朝这个地处市中心的地
址而去,半个小时后就进入一个高档小区。

  一路上,我的心都在颤抖,剧烈跳动不停,一个劲的告诉自己,是曦月家里
在催婚,而不是她的问题。

  我气喘吁吁地跑着,周围的建筑、草木纷纷在眼前掠过,很快身形就出现在
一栋豪华别墅门前,门口院子里停着几辆豪车,什么劳斯莱斯幻影之类的,还有
我不认识的款式。

  这就是曦月的家么?这么高大上?单是院子就比别人家的房子还大。

  我紧张地走上前,感觉两腿都在发抖,深吸一口气,终于鼓起勇气,叩响了
大门。

  等了片刻,门被打开,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站在门内,见我一身学生装,疑
惑地看着我:「这位小伙子,你找谁啊?」

  我道:「阿姨你好,我找楚曦月。」

  「你是……」

  我正要说是曦月男友,想了想,才道:「我是她朋友。」

  妇女笑了:「是来参加曦月订婚仪式的吧,快进来。」

  订婚仪式??什么鬼!

  我跟着妇女进了大门,沿着院子走进房内,眼前出现一个宽敞明亮的大厅,
一头摆放着高档的红木家具,几个男女正围坐在一起聊着天。

  三男两女,除了一个青年男子之外,另外四人都有些上年纪了,尤其那两个
男子,都有些两鬓发白,看起来已经有五十多岁,还有两个贵妇,一个看起来也
有五十多了,体态丰腴,另一个看起来也有四十多岁,但脸型姣好,眼眸明丽,
肌肤白嫩,看起来养尊处优的样子,她脖子上戴着珍珠项链,秀发盘结,身材曼
妙,穿着黄色旗袍,一身贵气,脸型瞧着有点像楚曦月。

  此时这位长得像楚曦月的贵妇把眼眸看了过来,问:「冯嫂,是谁来了?」

  原来给我开门的是她家里的保姆,冯嫂说道:「说是曦月的朋友。」

  贵妇走上前,打量了一下我,笑道:「你好,我是曦月的妈妈,请进来坐吧。」

  「谢谢阿姨,我叫叶东。」我跟着贵妇来到茶几旁,坐在一张椅子上,看着
他们聊天,几个男女只是扫了我一眼,便继续聊着。

  我越听越觉得不对劲,从她们的话里,我得知其中一个男子是曦月的爸爸,
另外三人里面,那个青年男子是曦月的订婚对象,另外两个五十多岁的男女是青
年的父母,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家。

  他们这次过来,就是要和曦月订婚的,我的心沉往谷底,脸上一阵阴晴变幻。

  贵妇发现了我的表情,有些疑惑,但还是礼貌的笑道:「曦月在房间里打扮
呢,等下就出来了。」

  我点点头,看着楚曦月家里的环境,看着周围的布置,看着天花板上的华贵
灯饰,还有旁边一个个西装革履的上流人士,一切都显得那么格格不入,我忽然
感到我就好像一个局外人,仿佛眼前的这一切都跟我无关。

  此时,脚步声从二楼传来,紧接着,一个身材曼妙的靓影从旋转楼梯上款步
走下来,她身穿粉色露肩装,开叉裙,一双高跟鞋,慢慢走了下来。

  这个脸蛋娇美可人的女孩,不是楚曦月又是谁。

  那青年男子高兴地朝楚曦月招招手,道:「曦月。」

  楚曦月报之一笑。

  我眼神定定地看着楚曦月,她走下楼梯,忽然整个人定住,目光落在我的身
上,满脸震惊之色。

  下一秒,楚曦月的神色又恢复正常,她款步走来,坐在贵妇的身旁,笑着对
贵妇说:「妈,时间不早了,什么时候去吃饭?」

  我的眼神自始至终没有离开过的楚曦月的脸蛋,只是一言不发地看着她。

  贵妇笑道:「知道要吃饭,还慢腾腾的。对了,这位小伙子说是你的朋友,
你们认识吗?还不给妈妈介绍一下。」说着就看向我。

  我看着楚曦月,想听听她怎么介绍我。

  楚曦月避开我的目光,若无其事地说着:「嗯……是在大学城医院那边认识
的一个朋友,也不是很熟。」

  她这话一出口,登时把我打入无底深渊。

  我当场头脑一阵轰鸣,嗡嗡作响,情绪瞬间激动起来,差点失控,我强行忍
住要暴走的情绪,想着怎么组织语言。

  在场众人都感觉到我的变化,登时奇怪地张望过来,见我一言不发,只是沉
默,这才继续他们的话题。

  「亲家,你看这件事就这么定下,如何?」

  「也好,到时候就在王府酒楼设宴吧,那里地方大,以咱们的人脉,恐怕会
爆满哟。」

  「呵呵,结婚嘛,毕竟是终身大事,热闹一点也是好的。」

  「我家曦月还是很懂事的,侄儿可不要欺负她哟。」

  「叔叔放心,我一定会把曦月当宝贝一样养起来的!」

  「呵呵,过段时间啊,『叔叔』这两个字可要改口咯。」

  ……

  我听着他们所谈话的内容,看着一旁神情淡定的楚曦月,感觉自己和他们仿
佛不是置身于一个天地,他们的圈子是如此的高大上,而我只是一个农村来的小
屌丝,他们在商量自己的事,而我,却妄想着癞蛤蟆吃天鹅肉……我忽然感到我
是如此的可笑,简直就是专程来这里出丑的小丑。

  我知道眼前是万丈深渊,身后更是刀山火海,进退两难,可不论如何,此时
此刻我都必须站起来说话,否则,曦月将会永远离我而去,此生和我再无半点瓜
葛。我现在只知道我爱她,不能让她被别人夺走,不管对方是谁!

  深深呼吸了七次,我站起身,并把椅子往后推了推,发出嘎吱的声响,众人
登时顿住,把目光投射过来,看着我。

  我语气沉稳,淡淡说道:「各位叔叔阿姨好,自我介绍一下,本人叶东,2
0岁,现就读于BJ大学哲学系,是曦月的男朋友,这次来的匆忙,没给大家带
礼物,实在非常抱歉,下次一定补上。」

  此话一出,登时一片寂静,全场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青年男子满是敌意地看着我,故意往楚曦月身旁挪动了一下,以表示他们两
个才是一对。

  楚曦月则把头扭开,脸色不住变化。

  楚曦月妈妈有些震惊地看向我,又看看自己的女儿,一时间哑口无言,颇有
些尴尬,她父亲则把手中的烟头掐灭,看着我,沉声说道:「你叫叶东?」

  「是的,叔叔。」

  他继续问:「名字不错,家是哪儿的?」

  我淡淡道:「南方的一个小山村,叫叶村。」

  此话一出,那青年男子登时轻蔑一笑。

  青年男子的父母慢悠悠的喝着茶,坐等楚曦月父亲和我的问话。

  楚曦月父亲继续道:「家里人都在做什么?有什么产业吗?是在王府井还是
在西单?」

  我摇头道:「多谢叔叔关心,我家里没什么产业。我只知道我是曦月的男朋
友,我们认识已经半年多了,感情一直很好。」

  楚曦月父亲眼光一闪,看向楚曦月,问:「曦月,是这样吗?」

  楚曦月说道:「爸,我和叶东已经分手了。」

  我两手握拳,胸口感到一阵痛楚,激动地说不出话来,曦月啊,你难道真的
不爱我了吗?!

  那青年男子忽然来到我面前,礼貌地笑了笑,语气却无比轻蔑,一副高高在
上的姿态,他微笑道:「这位小朋友,曦月既然已经和你分手了,你就不要死缠
烂打,学生嘛,应该好好读书,成为国家栋梁,加油,我看好你。」

  此时我满脑子都是曦月,根本懒得理他,只是看着曦月的美丽脸蛋,我不相
信她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她所说的一定是假话,她都是装出来的!

  贵妇忽然握着我的手,满脸歉意地对我说:「孩子,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
晴圆缺,人生就是这样。好聚好散,对大家都好,想开一些,好吗?阿姨相信你
一定会找到更好的伴侣。」

  我感到贵妇温润的双手传来阵阵暖意,心中好受了一些,但依然一片凄冷,
我看着楚曦月,问道:「曦月,我只想问一句,你不爱了我吗?」

  楚曦月微微扭头,若无其事地说着:「叶东,你是个好人,但我们的确不合
适。」

  她的话如同晴空霹雳轰在我头上,我不住摇头,完全无法接受她的话,两眼
泛起泪光,忽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悲痛情绪,一手拿起茶几上的玻璃烟灰缸,往自
己脑门上砸去,登时一阵剧痛传来,烟灰缸沾满鲜血,落在茶几上,又掉到地上,
发出一阵脆响,这坚硬的烟灰缸居然还没破裂。

  我却脑门被砸破,鲜血从额头落下,沿着脸颊流到下巴,然后滴落在衣服上。

  众人登时吓了一跳,那青年更是直接往后退,生怕鲜血落在自己身上,贵妇
被我震动了,两眼竟也泛起泪光,有些歉意,又带着一丝心疼,她一边拿纸巾递
给我,一边说着:「孩子,你这是何必呢!」

  楚曦月更是一手捂住自己的脸,已经在抽泣了,完全不敢看我。

  楚曦月的父亲也有些震惊,他认真看了看我,沉默下去。

  那青年说道:「这位同学,自残解决不了问题,曦月都说不爱你了,你死缠
烂打又能怎么样。我们要去吃饭了,你要不要一起吃个饭?有澳洲大龙虾,你肯
定没吃过。」

  「不必了,谢谢!」

  我深深看了楚曦月一眼,然后转身离去,此时脑门依旧在流血,我没有去接
贵妇的纸巾。

  外面的天空忽然一声轰鸣,大雨登时倾盆而下,就如我的心情一样,是如此
的悲痛欲绝!

  我从楚曦月的家里走出,行走在这个高档小区的柏油公路上,大雨不断滴落,
打湿了我的衣服,落在我的身上,雨水混杂着血水,从我的头上落下,但相比起
来这根本不算什么,我的心痛更甚!

  一辆劳斯莱斯幻影从旁边驶过,车内坐着楚曦月和她父母,后头跟着一辆黑
色迈巴赫,是楚曦月的订婚对象和他父母。

  我看着这两辆车远去的影子,自嘲一笑,你一个乡下土包子,凭什么跟别人
争,你这个渣男,活该啊,曦月这么好的女孩,就应该离开你!

  走出小区,我站在小区门口的雨水中,暴雨不断打在身上,看着茫茫天地,
我一度怀疑人生。

  忽然,一辆玛莎拉蒂停在我面前,一个身穿白西装的绝色美妇打着一把伞走
下来,把伞举高遮住我头上的雨水,一边用手擦着我脸上的雨水和血水。

  「回去再说。」白轻衣虽然语气淡然,但凤眼中暗藏心痛,她何等睿智,大
概已经猜到了我刚才的遭遇。

  我如行尸走肉一般,被白轻衣拉到车上,先去医院处理了一下脑门上的伤口,
然后又载着我回到大学城。

  自始至终,我一言不发。

  晚上,我两眼呆滞地坐在咖啡店里,看着店内来来往往的客人,首次感到人
生是如此的无趣,楚曦月的态度和她所说的话,几乎将我一颗心都扎破了。

  李若汐和李若雪两姐妹一左一右坐在我身旁,不时说上一两句安慰的话,她
们也知道了这件事,但却无可奈何。

  白轻衣正在为此事想办法,只是这种感情上的事和商业无关,她也十分头疼。

  一个高挑的靓影走进咖啡店,身边跟着一个双马尾少女,以及一个婴儿肥少
女,正是倩倩、雯雯和菲菲三人。

  三人径直走过来,坐在我身旁,雯雯看着我脑门上的纱布,关心地道:「表
哥,你的头怎么回事?」

  「哥哥……你疼吗?」菲菲从后面抱住我,在我脑门上吹了几口气。

  我无动于衷,只是呆望着眼前的虚空,眼神没有焦距。

  倩倩俯身在桌上看着我,摸了摸我的脸,温柔地说着:「小叶子,这回又被
谁欺负了?」

  我看着眼前美丽的鹅蛋脸,忽然道:「你们爱我吗?」

  菲菲说道:「哥哥,我爱你。」

  雯雯也道:「表哥,我也爱你。」

  李若汐和李若雪也纷纷说着:「叶子,我们也爱你,你不要伤心了好不好?」

  我摇摇头:「我这么渣,你们还爱我,这是为什么?」

  倩倩在我额头上吻了吻,道:「亲爱的,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事,是不能用常
理去看待的,历史上的皇帝坐拥三千后宫,百姓却一妻难娶,这是为什么,举国
都跪拜一人,居然不觉得奇怪,不应该是众生平等吗?这是为什么?」

  我两眼终于泛起光彩,看着眼前的大长腿美少女,不得不承认,她比我见过
更多世面。

  倩倩笑了起来:「人生在世,只要活得自在、开心就好了,别的都是次要的,
你不用管它合不合理。」

  我深吸一口气,眼神一凝,说道:「我只想知道,曦月是不是真的不爱我了,
如果是,那么我会一定会尊重她的选择,如果不是,谁也别想抢走她!」

  说完,我拿起手机,再次拨响楚曦月的号码,依然不接。

  我站起身,缓缓整理着自己的衣服,今晚是楚曦月订婚的日子,看来我咏春
叶东少不得要去闹上一闹了!

       ————————————————————

  别问,问就是为了避免把后宫文写成种马文,而采取的打补丁模式,除了楚
曦月还有……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