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名义】1

  • 【男人的名义】1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暧昧1989
2020年6月29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14295

  正文内容:

                 1

  「嗯……你磨……你磨我。」钟小艾微闭着双眼,呢喃道。侯亮平刚才在她
身上的撞击让她的脸蛋微红,小腿和脚也在微微颤抖。

  「什么?」侯亮平停止了腰部的耸动,一脸蒙逼。趁机他也喘口气休息一下。
年纪大了,再加上强大的毫无规律的工作强度,让他的身体越发的疲劳。再也不
是20多岁的时候了,那时候和钟小艾一晚上能来3。4次,第二天还能正常上
班。现在可好,才做了十几分钟,就

  气喘吁吁。

  「我让你……磨我,用你的……磨我的逼……」钟小艾见侯亮平停下来了,
阴道里更加瘙痒难耐。再也顾不上什么害羞廉耻的了,一边抬起自己的阴部蹭着
侯亮平的阴茎,一边焦急的说道。

  「啊……」侯亮平明白了,他把钟小艾的双腿大大的分开,然后把阴茎一插
到底,然后缓缓的画圈来。

  「对……就是这样。」钟小艾似乎对这种姿势很敏感,被龟头抵住的阴道深
处开始一缩一缩的动了起来,「嗯……啊……」呻吟声也急促起来。侯亮平只觉
得下面像是被小孩子的嘴吮吸一般,一下一下的,越吸越快,越吸越紧,终于,
他忍不住了,一股一股的

  精液喷薄而出,全射进了钟小艾的身体里。

  「啊……老婆,有点快。好久没做了。」侯亮平翻身躺在床上。他对自己缴
枪过早有些歉意。

  「嗯……」滚烫的精液烫的钟小艾呻吟都发颤了,「没关系,我很舒服了。」
她亲了侯亮平一下,然后拿出纸巾垫在屁股下面。

  「嗯,那你,今天不是安全期吧?」侯亮平本来想体外射精的,但是没想到
自己毅力太差。

  「没事,我吃药,奖励你回归家庭。」钟小艾调皮的笑了,她又拿出纸巾替
侯亮平擦干净阴茎,然后去了浴室。

  「嗯……」侯亮平闭上了眼,开始进入睡眠倒计时。终于他妈的回来了。现
在想想,在汉东那段时间,真他妈不人呆的地方。当初要不是为了陈海……

  侯亮平这回是吃一堑长一智了,再他妈的不这么拼命了。真他妈没想到自己
能惹到国副级的干部。这他妈要是牵扯到自己家里人,自己不得自责一辈子?哎
……儿子,老婆。话说,老婆怎么会用这个姿势,还暴了粗口。夫妻十几年,好
像这是自己第一次在做爱时候

  听老婆说【逼】这个字。

  毕竟是大家闺秀,高干子弟,钟小艾的家教和素质都是极高的。额……不会
是有人教她的吧。想到这里侯亮平忍不住咧开嘴笑了,他要是把这话问了钟小艾,
估计钟小艾能掐死他。

                 2

  侯亮平是凯旋而归。但是他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毕竟,在汉东那块故地,他
的老师,他的学长,他的发小,都是在那里变成了他伤心的回忆。他突然不想干
了,他累了,也怕了,也伤了。于是回来向领导汇报工作的时候他就表达了自己
的想法,领导笑了笑,「你现在

  的心情我完全能够理解,而且你的工作也有年轻人在做,这样,给你放个长
假,你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这段时间,你多陪陪老婆孩子,就当是
组织对你汉东战绩的嘉奖。」

  「中午自己弄点饭吃,冰箱里有菜。晚上记得去买菜做饭。我最近工作忙,
可能会回来的晚一些。再说,他们嫌弃我做饭不好吃。」钟小艾叮嘱完,拎着包
出门了。侯亮平看着老婆被牛仔裤紧紧包裹的屁股,突然觉得比以前翘了不少。
今晚还得来一炮,他想着,就为

  了这翘翘的屁股。正想着,外甥女刘珊和儿子一起要出门了。刘珊要出去找
工作,正好送儿子上学,这样以来这个家真没自己什么事了,也就能买个菜做做
饭了。

  儿子已经开门跑下楼了,刘珊正在撅着屁股穿鞋,无意间扫了一眼,却见到
外甥女娇小圆润的小屁股在眼前轻晃。额……怎么感觉刘珊的屁股也变得翘了呢。
侯亮平赶紧甩了甩头,想把肮脏的想法甩出脑海,难道是自己这么久没沾女色,
给憋坏了?

  回归的日子过的很平静,除了补觉,侯亮平就是看看书,打扫打扫屋子,买
买菜,做做饭,他还开始上网逛逛论坛什么的。他觉得现在网络的力量真是太强
大了,讯息传输的速度也是快的惊人,很多东西,很多问题,尤其是关系到官员
领导的问题,举报,反应,最先

  开始出现风吹草动的,往往都是出现在网络上。当然了,成人网站也少不了
的。男人嘛,不都好这一口么?别说反贪局了,就是中纪委的领导,他们敢说自
己就没看过这些?就没有个什么男人应该有的爱好?不过话说回来,现在的人,
口味和思想都是越来越追求刺激了

  。现在的成人网站,再也不是以前那样的了,挂几个全裸的美女洋妞就能满
足网民的胃口了。现在什么才刺激?人妻,偷情,乱伦,群P,暴露,SM,这
些突破伦理和道德底线的才受欢迎,你说你去找个鸡,去和女朋友打个炮,有什
么好展示的呢?侯亮平揉了揉坚硬的下

  体,看了看时间,不早了,该去买菜了。今天是周五,明天约好了一家人去
游乐场玩,侯亮平特意多买了几个菜。打了小区门口,突然他看到一个熟悉的人
影。

  「刘珊?」刘禅的旁边还站着一个男生,两个人还比比划划不知在说着什么。
刘珊好像不太高兴,甩手要回家,小男生赶紧陪着笑脸在后面追上,不断地在讨
好说着什么。终于,刘珊被说动心了,笑了一下,然后和男生告别回家。然儿,
就在两人分别的瞬间,侯亮平

  看到男生的手在刘珊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而刘珊只是回头看了他一眼,满眼
都是娇羞与抚媚。

  刘珊谈恋爱了。

  不知道她小姨知不知道这个事情。侯亮平嘀咕着,也上了楼。

  晚上吃着饭,钟小艾突然说明天有事,不能陪他们一起去游乐场了,「哎呦,
钟主任这么忙呢。」侯亮平开玩笑道。

  「没办法,同事的交际应酬。」钟小艾满脸歉意,「你带着他俩好好玩,活
动经费回来我报销。」

  「哦耶!」儿子侯浩然真比欢呼。

  刘珊却一点高兴不起来,一直在闷头吃饭。她本来想把自己的男朋友趁这个
机会和小姨父见个面的,却没想到他告诉自己明天有事来不了,这才有了侯亮平
在楼下看到的一幕。现在可好,小姨也不去了。

  钟小艾今天打扮的非常靓丽,画了淡妆,抹了唇彩,还穿了一步裙和黑丝袜,
这身打扮是侯亮平不常见的。「呦,穿这么漂亮,去约会吧?」侯亮平打趣道。

  「对!去约会!」钟小艾白了他一眼,找出了一双高跟鞋穿在脚上。

  看到刘珊和儿子已经下了楼,侯亮平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刘珊好像
谈恋爱了。」「嗯?」钟小艾的身体震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侯亮平把昨天在楼下看到简单地说了一遍,但是省略了男生拍刘珊屁股的一
幕。「哦……」钟小艾思考了一会,「刘珊和我说过几句,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也不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侯亮平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钟小艾打
断了,「走吧,别让孩子们等急了。刘珊的事以后再说吧。」

                 3

  没有钟小艾的陪同,刘珊和儿子玩的很高兴,什么都要吃,什么都要玩。看
得出来平时他们俩个还是挺怕钟小艾的。侯亮平倒是有些莫名的失落,不知道是
因为刘珊的事还是钟小艾的突然缺席。

  「干吗的小姨父,想我小姨了啊?」刘珊见侯亮平若有所思,开玩笑问。

  「去。你……」侯亮平刚想问刘珊和那个男孩的事,但是话都到嘴边了又咽
了回去,他赶紧改口:「你小姨最近挺忙啊。」

  「嗯,是啊。快升官了嘛,应酬肯定会多一点。」刘珊接话。

  「呦,这你也知道?我怎么不知道她快升官了?」侯亮平笑了,老婆要升官
了都没和自己说过,这个小丫头是怎么知道的。

  「是呀,小姨没和你说过?」

  「没说过啊,我看你就是捕风捉影的瞎说。你小姨可能是最近工作忙,加班,
还让你说成应酬了。」

  「不是加班。」刘珊挠了挠额头前面的小刘海,「小姨是下班之后回来换完
衣服才出门的。」

  吃完晚饭,钟小艾在厨房刷碗,侯亮平在一边帮忙,「钟主任最近要升官了?
这么好的事都不事先告诉我?」

  「听谁瞎说的?」

  「你外甥女说的啊!」

  「听她一个小丫头片子瞎说,没有的事。」钟小艾头都没抬。

  「我就说嘛,这么大的事你不可能不告诉。她呀,是看你最近应酬多了,瞎
猜的。」

  「哦……」钟小艾刷完的手停顿了一下,「最近单位来了几个新人,爱玩,
所以和他们出去过几次。」

  「嗯……差不多就回房睡觉吧。」侯亮平摆好碗筷,朝着钟小艾的屁股打了
一下,今天不知道怎么了,他特别想做爱。

  「去!」钟小艾打开他的手,「今天玩了一天不累啊?我都累了。老实回去
睡觉,不许碰我。」侯亮平的求爱被驳回了。他挠了挠头,灰溜溜地回了房间。

                 4

  一转眼,十多天过去了。

  侯亮平觉得自己应该回到岗位上报道了。就算继续做反贪的工作,他也想跟
领导申请一下退居二线去了。

  在这之前,他会还想回汉东一趟。毕竟一旦回到工作岗位上,还不一定什么
时候再有时间能回去看看。

  钟小艾对这个想法很是支持,她还叮嘱要侯亮平去监狱看看他们的老师——
张玉良。

  「你不说我也回去看的。」侯亮平应允道,「我还和监狱那边打过招呼了,
让他们多少给高老师一些照顾。」

  就这样监狱和省检察院都转了一圈,一看时间也是应该吃晚饭了。侯亮平在
小饭馆简单的吃了两口,打车去了他这次的汉东之行的最后一战,前任同事陈群
芳的家。

  是的,他今晚要在这里过夜。

  其实他已经在这里度过了无数个夜晚了。陈群芳的老公在隔壁市工作,也是
干刑侦的,犹豫为人老实死板,不讨领导喜欢,所以一直想调职,但是一直没有
成功,只能和陈群芳两地相隔。

  夜夜独守空房的陈群芳,和孤身一人在汉东的侯亮平,就这么上了床了。而
陈群芳的家,也就成了2个人的主要战场,床上,沙发,浴室,书房,到处都有
2个人激烈做爱的印记。虽然说陈群芳不如妻子钟小艾那么漂亮那么有气质,但
是毕竟也是人妻,也是偷情,男人

  么,不就是喜欢这种刺激么。何况远水还解不了近渴。

  侯亮平轻车熟路地来到了陈群芳的家门口,翘起了门。

  然儿他没想到的是,开门的是个男人。「嗯?」两人相视,都是一愣。「你
……这是陈群芳同志的家吗?」侯亮平反应极快,他赶紧装作第一次来的样子,
一边问眼前的男人,一边后退了一部,假装确认门牌号。

  「是的。她是我老婆。你是?」男人一见有个陌生男人来找自己老婆,顿时
警觉起来,他开始上下打量起侯亮平来。

  「哦,我是小陈的同事,我叫侯亮平。应该说是,前任的同事。」侯亮平赶
紧说道。

  「哦!您是侯局长!幸会幸会!」男人一听见侯亮平这个名字,立刻没有了
之前的警惕,他赶紧上前一步把侯亮平拉进屋子,「侯局长快进来坐!我们家小
陈经常提起您呢!」

  「提起我?」侯亮平心里嘀咕着,「是提起我怎么操她的么?」

  「侯局长,我这调职的事,我还一直想和小陈去当面谢谢您呢,可是小陈说
您当时已经回北京了,所以就一直没见着您的面。小陈,别做饭了,侯局长来了。」
男人一边忙着沏茶,一边朝厨房里喊道。他调职这事,确认是侯亮平帮了忙。祁
同伟死后,赵东来就被提拔

  成了省公安厅长了,陈群芳知道他和赵东来关系好,就让侯亮平帮忙去打个
招呼把自己老公调过来,可没想到赵东来办事效率这么快!

  「啊?侯局长……您……您怎么来了?」陈群芳从厨房出来,看到侯亮平,
吃惊地问到。

  「啊……我回来收拾一些东西,但是办公室的柜子锁了,所以想找你要一下
钥匙……」这个理由他心里早就编了无数遍了,没想到今天还真用上了。

  「哦哦,这样啊。侯局长您打个电话就行了嘛,让小陈给你送过去就完了呗,
你看你这还亲自跑过来。」陈群芳的老公忍不住插嘴说道。

  「那怎么好意思呢。这是私事……」侯亮平赶紧说道。「再说,别老局长局
长的叫了,我都调回北京了,再也不是局长啦。」

  「这……」陈群芳似乎还有些犹豫。却被她老公推了一把,「你赶紧去找钥
匙,陪候局长,啊不,是侯处长去拿东西。饭我做好了。」

  「啊,那就你来吧。」侯亮平暗自笑了一下。本来以为今天偷不到肉吃,但
是没想到她老公还一个劲往我嘴里送,那我就不客气了。

                 5

  「啊……嗯……操死我,快点操死我。」快捷酒店里,陈群芳抓着侯亮平的
后背,胡乱地淫叫的。

  「骚逼,就这么喜欢给你老公戴绿帽子是吧?」侯亮平一边快速松动的屁股,
一边恶狠狠的骂的身下的女人。

  「喜欢,喜欢给他戴绿帽子。」情迷意乱中,陈群芳也顾不上平日的矜持了。
其实她也算个好女人,侯亮平是她第一个出轨的对象。要不是和老公分居两地,
要不是工作压力如此之大,要不是对侯亮平抱有求人之心……但是她现在顾不上
这么多了。她只想让侯亮平

  赶紧射出来,好回去陪老公吃饭。

  「我要射了,射哪里?射你逼里好不好?」侯亮平感觉龟头有些发麻了,他
放慢了速度问到。

  「不要,今天危险期!」陈群芳的理智又占了上风,她可不想怀上侯亮平的
孩子。

  「怀孕了就生了,我给你养。」其实他一开始就没打算射到别的地方。于是
他卡住陈群芳想要挣脱的腰,使劲操了几下,把精液都射了进去……

  「啊……」被滚烫的精液浇灌的群春芳扬起了脖子,然后摔倒在床上。「你
真讨厌,让你别射进去。」

  「怕什么。」侯亮平点了一根烟。

  「他刚调过来,人生地不熟的。我怕工作上……」这才是陈群芳不想要孩子
的原因。

  「你放心吧,我已经和赵东来打过招呼了。只要不犯什么错误,呆个一两年,
就给他弄个职称。」

  「真的假的。」陈群芳停下了擦拭下体的手,抬头问到。老公在一线干了将
近10年了,都没有领导的一个招呼好使。

  「嗯,你们以后也会来点事。没事去和赵东来陆亦可多走动走动。官场讲究
的就是人际关系。」侯亮平开始点拨陈群芳。

  「谢谢你,局长。」陈群芳的眼角有些湿润了。她有些感动,也有些不舍。
侯亮平还是个很不错的领导的,也是个很不错的情人。只是这层关系,只能到此
为止了。以后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见面。

  「回去吧。」侯亮平发泄完了,突然感觉自己也有些过份。人家老公还在家
里呢,自己就把人家老婆给内射了。

                 6

  「咦?你怎么提前回来了?」开门进来的钟小艾一看侯亮平躺在沙发上看电
视,楞了一下。随后弯下腰开始脱鞋。她今天穿了一条短裙,没有穿丝袜,白花
花的大腿甚至有些晃人眼睛。钟小艾虽然不高,但是身材绝对是模特级别的。尤
其这双腿,粗细匀称,细腻光滑

  。

  「嗯。」侯亮平应了一声,目光也从电视转移到了妻子的身上。他本来是计
划要在汉东多呆两日的,但是陈群芳的老公打乱了他的计划。他饶有兴趣的打量
着妻子被裙子绷得紧致有型的屁股,裤裆里不禁有些蠢蠢欲动。钟小艾的屁股又
圆又翘,大小适中,若是后入式

  的做爱,一边操弄她的小屄,一边抚摸这完美的屁股,那绝对是一种享受。
但是平时做爱,妻子是坚决抵制后入式的。所以侯亮平也只能在别的女人身上尝
试了。

  「那边怎么样了?没什么事吧?」钟小艾以为汉东那边有什么事了,坐在侯
亮平身边问到。

  「没事,都挺好的。」侯亮平一看妻子雪白莹润的大腿,有点把持不住,开
始用手摸了起来。

  「一边去!问你正经事呢。」钟小艾白了他一眼,把他的手拨了下去,然后
把腿撇向了相反的方向。

  「咦?」就在一瞬间,侯亮平看到妻子的大腿内侧,似乎有一块淤青。这块
淤青在一片白皙中显得格外显眼。「腿怎么了?」侯亮平指着妻子的大腿问到。

  「怎么了?」钟小艾似乎不知道自己的腿上有伤,她赶紧低头看了一眼,
「哦,可能是不小心碰到哪里了。」她若无其事的说到。

  「哦……」侯亮平还想再看看,钟小艾却站起身来,「你没事就去接孩子们
吧,我去做饭。」

  「好吧」。侯亮平伸了个懒腰,关了电视。

  出门之后,他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呢?家里?自
己?还是妻子钟小艾?思来想去,他也没想出来个所以然,但是妻子的短裙大腿
的画面却又浮现在他的脑海中来,今晚上得来一炮,他边走边想。

                 7

  终于把孩子们都安置好了,钟小艾打开了房门走进了卧室。

  「你怎么穿了个睡裤?」侯亮平一看妻子的穿着,有些扫兴。

  「怎么了?」钟小艾有些莫名其妙。

  「没事,就是喜欢你穿裙子。睡裙。」侯亮平随即色迷迷的说道。

  「哎……」钟小艾明白了丈夫的意图。她转身去衣柜拿出了一件黑色的丝质
睡裙,换在身上。

  「今天没有兴趣?」虽然妻子只是轻微的一声轻弹,但是侯亮平还是听到了。

  「没有,就是有点累了。不过没关系的。」钟小艾微笑着钻进了被窝,轻抚
着侯亮平的脸颊说道。

  「今天干什么了?下去巡视了?」侯亮平亲吻着妻子的脖子,一只手已经摸
上了妻子的胸。

  「没有。今天……今天串休。我和同事去逛街了。」钟小艾闭着眼,一边享
受这丈夫的爱抚一边回应。「上来吧,我可以了。」

  「这么快?」侯亮平为今天妻子进入状态的迅速感到吃惊。他掰开妻子的双
腿,扶着阴茎,慢慢地插了进去……

  「唔……」阴茎插进去的一瞬间,两个人同时发出了舒爽的声音。钟小艾是
进入状态了,她的下面温暖湿润,使得侯亮平的阴茎的进出毫不费劲。

  「嗯……嗯……啊……」钟小艾再没有搭话,只是随着丈夫的抽插开始呻吟
起来。

  侯亮平则观赏着妻子漂亮的脸蛋和紧皱的眉头,不紧不慢的耸动着屁股。他
的脑海突然又想到了妻子的大白腿,于是他跪了起来,把钟小艾的双腿扛在了肩
膀上,一边抽插,一边舔着妻子的小腿,一边看着自己的阴茎在妻子的肉穴中进
进出出。钟小艾的阴毛不多,也

  不茂盛,所以即使她平时从不修剪,也不会杂乱无章。而且很柔顺地贴在她
的小腹上。侯亮平看着妻子身体的每一寸洁白肌肤,就像是在观赏一件艺术品。
是啊,她就是一件艺术品,完美无暇,自己甚至都不敢使劲的操她,生怕把她弄
坏掉……摸索抽插中,他的眼睛

  突然瞥到一个部位,就是下午自己看到的,妻子大腿内测的那块淤青。床头
的灯光不亮,但是他依然可以看出,那块肌肤颜色暗淡。大腿内侧的……淤青
……

  侯亮平看着那里有些失神,不知不觉抽插的频率也降了下来。

  「怎么了?快射了?」钟小艾本来还在享受着丈夫的阴茎在自己身体里进进
出出带来的快感,感到到异样的她睁开眼睛问到。

  「没事。没事。」侯亮平知道妻子还没到高潮,他赶紧又卖力着抽送起来。

  「可以射进来,我吃的药是长效的。」钟小艾在丈夫耳边说道。

  「嗯……好。」侯亮平感觉龟头有些发痒了,但是他觉得自己还能再操一会。
他闭着眼,想集中精神,但是总是感觉集中不起来。

  大腿……淤青……啊?!妻子的大腿,她今天穿的是裙子。穿的裙子,怎么
会碰到大腿内侧的?这,这是不是被人掐的?

  嗡……想到这里,侯亮平大脑突然一阵轰鸣,他不受控制的射了……

                 8

  侯亮平郁闷极了。妻子腿上的那块淤青,隔夜再看,已经淡了一些。但是这
根卡在嗓子眼里的刺,却越发的使自己难受。

  从淤青的颜色上看,这块青是昨天弄的,肯定没错。那么昨天她到底是去干
什么了?真的只是陪同事逛街了?他很想问问妻子是和哪个同事逛街,但是他知
道自己如果问了,不光不会问出什么结果,还会引起妻子的反感。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他开始格外注意起妻子来,希望能查到什么蛛丝马迹。

  然而,一个礼拜过去了,妻子毫无异样。每天按时回家、身体上也在没有出
现什么伤痕、手机没有陌生人联系,连换下来的内裤侯亮平都偷偷检查过了,没
有出现什么可疑的液体……

  他狠狠打敲了两下自己的头,真是疯了。自己怎么能怀疑自己的妻子呢?妻
子一切正常,自己才不正常。他的心里突然感到一阵内疚,自己明明在外面偷腥,
现在却怀疑起妻子来了……

  他正琢磨着,手机想了。一看,是外甥女打来的。「喂,姗姗。」

  「喂,小姨父啊,今晚你回家吃饭吗?」

  「回家吃啊,怎么了?」

  「哦……没什么事,就是想带个人来咱家吃饭。」刘珊话一出口,侯亮平就
知道什么事了。肯定是外甥女要带男朋友回家,所以才在征求自己的意见。

  「哦,可以啊。姨父才不管这些事,你和你小姨打好招呼就行。」侯亮平一
边回应着一边开始回忆起那天自己在楼下看到的情景。额……那个男孩子看着消
瘦,高个子,虽然没有看到正脸,也没有什么接触,但是自己似乎不太喜欢他。
是因为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拍了

  一下自己外甥女的屁股?

  毕竟在侯亮平眼里,刘珊差不多就是自己的半个女儿了。谁乐意看到别的男
人对自己的女儿动手动脚的?话说,他们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了?上床了没???

  侯亮平突然浮想到刘珊的身材,和她小姨钟小艾一样,刘珊也是个身材极佳
的美女,虽然身材不及人妻小姨那么丰盈,但是全身从上到下都散发的女孩子特
有的青春的朝气。妈的,也不知道外甥女被没被那个小逼崽子破了处……

                 9

  侯亮平不喜欢这个叫唐云的小子。即使他看起来蛮帅,而且隔着衬衫还能看
出微微隆起的肌肉,谈吐也还算斯文,但是侯亮平总觉得这个男孩子身上有一股
不招人喜欢的气息。或者是不招自己喜欢。是傲气?还是邪气?钟小艾和平时一
样,还是那么爱教育人,对刘珊

  和唐云这对小情侣,肯定是要指导教育一番的,但是侯亮平还看不出来她对
这个外甥女的男朋友是喜欢还是讨厌。刘珊就不用说了,看唐云的眼睛里都是爱
意,额……应该是已经上过床了。侯亮平在心里恨恨的想到。

  「你父母是做什么的?」侯亮平抿了一口酒问唐云。

  「哦,他们是做生意的。」唐云答道。

  「哦?做什么生意的?那你以后也是要进商界的了?」侯亮又问。

  「哎呀,小姨父。你是不是职业病又犯了,要给人家查的底朝天啊?」刘珊
见侯亮平开始打探唐云,赶紧插话道。

  「你别瞎说。我查他干什么?再说了,商场的事要查也轮不到我,我就是随
口问问。」

  「他们具体是做什么的我还真不清楚。我从来不也去问,他们也不和我说生
意上的事。我现在也没想去掺和他们的生意,我刚毕业,我想自己先闯荡闯荡。」
唐云的回答让侯亮平没办法追问,他只好点了点头继续吃饭。

  吃过晚饭,唐云就告辞回家了。刘珊出门送客,侯亮平则在厨房帮忙刷碗。
「你觉得怎么样?」他问钟小艾。

  「什么怎么样?」钟小艾似乎有心事,一个碗刷了半天也不冲水冲洗。被侯
亮平这么一问,才回过神来。

  「那个唐云啊。你外甥女都把人带家里来了,你不给参谋参谋?」

  「哦……还可以吧。目前看还可以。」

  还可以……那就是不讨厌了?难道自己是在嫉妒这个小子?哈哈哈……自己
好像真的像是在挑女婿。

  钟小艾吃完饭就去给儿子辅导作业去了。侯亮平只好自己一个人无聊地坐在
沙发上无聊地看电视。正看着,刘珊开门回来了。她好像走的急了,脸有些红。

  「我……我回来了。」她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侯亮平,打了声招呼。然后开始
麻利的拖下鞋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嗯。」侯亮平应了一声。

  刘珊今天穿着一件连衣裙,裙底不短不长,裙摆刚好到膝盖上面一点。而且
没穿丝袜,下面露出的腿洁白光滑,这使得侯亮平不自觉的多看了几眼。

  刘珊似乎很着急,小碎步加小跑跑回自己的房间门口,一回头看到侯亮平正
在看着自己,她的脸更红了,她赶紧开门闪进自己的屋里。

  侯亮平干了将近20年的审讯工作,可以说各阶层的、男的女的、阅人无数。
他一眼就看出来了刘珊今天的不正常,刚才进屋之前那脸蛋上的一抹通红,分明
就是带着娇羞和妩媚!敏锐的直觉让他下意识的多瞟了几眼刘珊的腿,灯光下他
发现刘珊的大腿上竟然有水渍!

  错不了!虽然只是短短的几秒,但是侯亮平相信自己绝对没有看错!唐云那
个小逼崽子,都对自己的外甥女干了些什么?侯亮平感觉自己像是喝了一大口陈
醋,突然浓浓的酸意从心头涌上头顶……

  他突然有一种冲进刘珊房间去问个明白的冲动,但是这个念头只冒出了一瞬
间就熄灭了。怎么问?问你和你男朋友发展到什么程度了?还是问你大腿上的液
体是你的淫水还是他的精液?他皱着眉头,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疯狂的想法——
他想调查刘珊……

                11

  这天下午,侯亮平刚开完会,办公室就来了一个老熟人。

  来人是市公安局分局的局长,也是侯亮平的老同学,因为名字里带一个【茂
】字,又是干公安的,天天都是在干着猫抓老鼠的事,所以就被叫侯亮平他们叫
成了老猫。

  「哎呦,什么风把你这个大局长给吹来了。」侯亮平一看老猫,嘴上客套着,
反手却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你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说吧,什么事?」

  「切,那还不是因为你候大处长太忙?我只能亲自上门了呗。」老猫嘴上说
着,伸手从皮包里掏出一个手机放在了办公桌上。「这个视频我觉得还是得交给
你比较稳妥。」

  「什么视频?」侯亮平心里一颤。不管电视剧还是小说,反正只要出现了视
频,总有人要倒霉了。他暗想道。

  「你听我慢慢说。」老猫喝了口水,咂了咂嘴,和侯亮平说起来事情经过。

  原来,唐云的父母,根本就不是什么商人,他们干的是转包工程的行当。就
是政府有什么工程,他们去投标,用各种手段把标夺了,然后再转手转包出去,
他们从中赚取可观的差价。前一段时间,不知道因为什么矛盾,被竞争对手实名
举报了。对方甚至雇了私家侦探对唐家三口人进行了跟踪拍摄。唐云他爸也因为
行贿和非法获利被羁押了好几天。

  再后来,不知道唐家找了哪里的关系,把这事给摆平了。唐云他爸因为证据
不足给释放了,然后随即他们就开始对举报人开始了打击报复。由于对面是非法
跟踪偷拍,唐家直接要起诉对方,以侵犯个人隐私、诽谤诬告、不正当竞争等等
名义、要求对方赔偿精神损失费等等。

  检察院当然不会随便让这些破事占用了国家的公共资源。就把这事打回了公
安局,让公安局继续取证。

  局里这边也没招,只得把跟踪偷拍唐家人的那个私家侦探所给查封了。一并
扣押的,还有唐家人的所有视频。

  老猫也是在排查证据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唐云和刘珊的视频,才知道两人
的关系。他也不敢怠慢,直接亲自把路有视频的手机送到了侯亮平的手中。

  「嗯……」侯亮平拿着手机就要看视频,却被老猫拦住了。「回头你慢慢看
吧。密码是******. 还有个事昂,那个唐云,不是什么好玩意。

  你可赶紧让咱外甥女跟他断了。我特意查过他的底,他和他的一些三教九流
的朋友,合伙开了一家酒吧。那酒吧里乌烟瘴气的。里面打架斗殴,拉皮条嗑药
的,什么事都有。他们几个,还涉嫌一起迷奸轮奸案,后来也是拿钱私了,不了
了之了。是你说咱刘珊条件这么好,怎么能看上这种渣滓?」

  「操!」侯亮平忍不住骂了一句。他是一开始就不喜欢唐云,但是他万万没
想到想到唐云居然就是一个地痞流氓。看来自己的对人的直觉还是很准的。

  「我知道了。我晚上就跟小艾说明一下情况。多谢你昂,要不我还真不知道
这些情况。」

  「别扯没用的昂!安排点好酒才是真格的。」老猫也不客套,起身说道。
「行了,情况你也了解了。真个证物,你看完就给处理了吧。要是需要什么帮忙
给我电话,我摆弄这群小逼崽子可比你在行。他要是敢对咱外甥女纠缠不清,看
我怎么收拾他……」

  送走了老猫,侯亮平盯着桌上的手机,心里一阵翻江倒海……

                12

  这是一个小视频。不到十分钟。视频中的光线很暗,要不是偶尔射来几道灯
光,都看不清拍摄的对面坐着的人的脸。

  等到手机被调整好角度的时候,侯亮平才看出来,对面坐着的一群人里,就
有唐云和自己的外甥女刘珊。

  几个人有说有笑,并不时的举杯畅饮。看来应该就是在老猫说的唐云的那个
酒吧。

  不一会,就见唐云突然站起身来,比比划划的朝着人群说着什么,他端起酒
杯将里面的酒一饮而尽,然后扶著有些站立不稳的刘珊离开了。

  隔了十几秒,镜头也开始晃动,看起来是拍视频的人也跟着走了出去。

  等镜头再次平稳的时候,已经是在厕所的一个隔间里了。

  此时的镜头是对着隔间的木板,只能看到一片深蓝色的漆面,其他的看不出
什么来,但是仔细听,能听视频里有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然后镜头又开始移动,这一次,它被举到了高出,一直探到了隔壁的隔间。

  ……

  虽然只是一个侧脸,但是侯亮平一眼就看出来了,镜头下面,那个双腿站着
笔直,屁股高高翘起的女孩,正是自己的外甥女刘珊!

  只见她双手扶着马桶后面的抽水箱,丝袜和内裤已经被褪到膝盖处,暗红色
的连衣裙裙摆也被堆在后背,一个白嫩光滑的屁股就这样完全暴露在镜头中。而
屁股后面,一根粗长的,带着淫靡的水渍的阴茎,正在进进出出……

  「呜呜……停,停下、下。」刘珊好像是喝的有点多,她的声音有点模糊不
清,又被唐云的冲击撞得断断续续。

  「哦……真爽!停什么停?你不爽吗?你看你小逼湿的,水都快流到地下了。」
唐云丝毫没有理会刘珊的请求,他一边用粗俗的语言羞辱着刘珊,一边拉住刘珊
的腰,防止她的紧实而滑腻的阴部脱离自己的鸡巴头。

  「你……别说。嗯……嗯……」刘珊似乎还不习惯些淫言秽语,她害羞地埋
着头,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呻吟声,却又无力反抗唐云的施暴。

  这些下流的言语,让侯亮平这个大男人,听着都觉得脸红心跳,他无法想象
到刘珊这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是如何忍受此等羞辱。

  就在这时,他们隔间的门忽然被「咣」的推了一下,「我说,里面的兄弟!

  要不要一起嗨一下啊?女人自己操有什么意思?哈哈哈哈……」外面传来一
个醉醺醺的声音,还有一阵淫笑。

  「滚!我操你妈的!」唐云显然也被吓了一跳,但是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他停下了前后摇摆的屁股,转头冲门外骂道。「信不信我在这里废了你?」

  「操!不玩拉鸡巴倒。」门外的人显然被唐云的骂声镇住了,嘟囔着离开了。
而这个拍摄的人估计也是被刚才的推门吓了一跳,不一会,他也停止了录制。

  「唐云你个小逼崽子!我特么弄死你!」看着自己天真纯洁的外甥女,竟然
被那个畜生在肮脏的厕所里肆意奸淫,而且还没有戴套!侯亮平一拳捶在桌子上,
咬牙切齿的骂出声来。

  当天晚上侯亮平就和钟小艾讲述了老猫所告诉他的事。当然,他没有把刘珊
在厕所里的视频如实相告。他觉得这对她们都是一种保护。他只说老猫看到了两
个人的热恋的照片。

  当听到唐云和他的朋友的那些劣迹斑斑的恶行的时候,钟小艾的脸色变得异
常难看。

  「我以为,他虽然有点流里流气,但是骨子里还不至于是个坏孩子。没想到
他都干了这些事……」

  钟小艾喃喃道。

  「知人知面不知心。」

  侯亮平说,「我现在都有点怕,他是不是因为刘珊的家庭背景才接近的刘珊。」

  「这个……应该不至于。」

  钟小艾说,「刘珊说,他们认识的时候,他并不知道咱们家里的情况。而且,
他也并没求过我们帮忙什么事。」

  「那就好。那刘珊那边……」

  「嗯。明天我和刘珊谈一下吧。孩子的事还是让他们自己解决比较好。」

  「嗯……」

  隔天早上。

  侯亮平出门的时候,特意和钟小艾眼神交流了一下。

  钟小艾朝他点了点头。

  侯亮平知道,她应该是等下就会和刘珊谈跟唐云分手的事了。

  他现在一分钟都不想让刘珊和那个小流氓呆在一起。

  鬼使神差的,昨天视频中刘珊白花花屁股突然闪现在他的脑海中。

  哎……

  他苦笑了一下,摇头甩走了脑子中的淫秽画面,快步走下楼去……

  晚上回家一进门,侯亮平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发呆的刘珊。她的眼睛有些红
肿,看来是白天在家哭的挺厉害。「回来了小姨夫。」

  听见开门声,刘珊一下回过神来,跟侯亮平打招呼道。

  「嗯……」双眼的红肿不仅没有让刘珊精致的脸蛋变得憔悴沧桑,反而增添
一丝楚楚可怜的感觉,让侯亮平心疼不已。「你没事吧?」

  「没事,小姨夫。」

  刘珊故作轻松地说道。「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了我好。我都明白。你让我缓几
天就好啦。」

  说完她还朝侯亮平挤出一个凄美的笑容。

  「那就好。你也是个大人了。孰是孰非,我也不想过多评价,你要是心里真
能理解,那就再好不过。」

  「哎呀,你又开始给我上课。」

  刘珊娇嗔着撅起了嘴,「都说了道理我都懂。我只是有些失望,人家好好的
一段初恋……」

  「嗯,好好的一段初恋,怎么就遇到了这么一个人渣,是不是?」

  侯亮平插嘴打趣道。「不过话说回来,都怪你现在太年轻,是人是狗分不清。」

  「哎呀小姨夫,你别说了!」

  「好好好,不说不说。你今晚想吃什么,小姨夫给你弄去。」

  「不吃!」刘珊装作生气。

  「那可不行啊,人是铁饭是钢。你不吃饱饭,怎么为社会主义事业而奋斗啊?

  怎么贯彻落实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啊?怎么高举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的伟大旗帜啊?」

  「噗嗤!」刘珊被侯亮平这一番话给逗笑了「就小姨夫你觉悟高!小姨说她
事情还没办完,刚才发短信让咱们自己解决,要不,咱们去吃海底捞?顺便给我
讲讲你们怎么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

  她也开始和侯亮平贫了起来。

  「得嘞!走!为了庆祝刘大美女脱离火坑!不,是为了咱中华民族的伟大复
兴~!」

  「小姨夫你烦不烦人!~~」

               第14章

  两个人吃完饭回家的时候,钟小艾已经洗好了澡,换上了睡衣。她坐在沙发
上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神情看上去有些疲惫。「吃什么好东西去了,怎么晚才
回来?」

  她见侯亮平和刘珊回来了,下意识的用一只手抱住了另一只胳膊的胳膊肘,
问到。

  「你大外甥女要吃海底捞呀!花了我好几百大洋呢!对了,领导,我还给她
好一顿做思想政治教育呢,这算是公款消费吧?你可得给报销了啊!」

  侯亮平心情也不错,跟钟小艾也贫起嘴来。

  看来吃饭的时候侯两个人聊得还不错。

  看到此刻的刘珊已经没有白天的那么悲伤了,钟小艾也放下心来。

  她白了一眼侯亮平,没回话,转身拉着刘珊走进了刘珊的卧室,不知道去说
什么悄悄话了。

  侯亮平都快睡着了的时候,钟小艾才开门回到卧室。

  「刘珊没什么事了吧?又聊了这么久。」

  侯亮平往旁边挪了挪,给钟小艾腾出地方。

  「没什么事了。她知道咱们用心良苦。就是落差太大,有些不太适应。给她
点时间适应吧。」

  钟小艾熄了灯进了被窝。「我给我姐打电话了,过几天,让她抽空陪刘珊出
去玩玩,散散心。工作的事回来再找吧。」

  「行啊,我双手赞同。不过啊,话说回来,你说这孩子处对象吧,咱做长辈
的也不能一点不管。最起码的,这个人怎么样,咱们就得帮她把好关。」

  侯亮平继续说道。

  「哎……你说的在理。这事赖我……」

  钟小艾叹了口气。

  「我倒不是埋怨你。那个小混蛋平时装的挺正经的,完全看不出来是个小痞
子。要不是碰巧让老猫赶上这个案子,咱们到现在不也还被蒙在鼓里么。你也别
太自责,哪个女孩子没在年轻的时候遇上过几个人渣。」

  一说起刘珊和唐云,侯亮平的脑海中又情不自禁的浮现出了刘珊雪白的屁股,
和唐云粗暴的后入她的画面。他的阴茎突然有了反应……

  「老婆,咱们……」

  侯亮平一只手伸进的钟小艾的睡衣,抓住了她的一只乳房,开始揉捏起来。

  钟小艾生完孩子后,母乳喂养了几个月就给孩子断奶了,所以她的乳房并没
有下垂,乳头也并没有像其他喂过奶的女人那样,又大又长又黑,而是只比生孩
子之前稍微大了一圈,而且颜色也只是由之前的分红变得深红,完全没有发黑的
迹象。

  这使得侯亮平对钟小艾的乳房爱不释手,所以每次做爱之前,他都习惯尽情
的爱抚这对美乳,以挑起钟小艾的欲望。

  但是今天钟小艾似乎一点没有感觉。

  「老公……」钟小艾轻叹了一声,用胳膊夹住了侯亮平在自己胸前游走的手,
「我今天有点累。」

  她委婉地拒绝了侯亮平的求欢的请求。

  「哦……好吧。」

  侯亮平以为是因为刘珊的事弄她没有心情,也就没有再坚持。

  对于自己的求爱,钟小艾是很少会拒绝的,看来她今天真是不想做。

  在他对的印象里,妻子在外面,乃至在自己面前,虽然都是给人一副高高在
上的女强人的气势,但是对这个家,对于两个人的婚姻情感,她却也是尽职尽责,
尽其所能的去维护。

  她觉得夫妻的性爱生活,就像是婚姻中的一个天平,侯亮平那一端若是翘起
来了,她就应该尽力去使得天平保持平衡,只有这样,这段感情才会平稳。

  他把手从中小的睡衣里抽出来,然后拥着她,缓缓睡去。他并没有注意到,
躺在他身边的钟小艾,一只手在紧紧地抓着睡衣的袖子,生怕自己小臂上的淤痕
暴露出来……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