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棒】第10章(母子,姐弟,扭曲,纯爱)

  • 【仙棒】第10章(母子,姐弟,扭曲,纯爱)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秋风吹老猫
2020年11月16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5699

  兄弟们,求红心,有人关注我才有动力呀

            第10章 姐姐的不归路

  姐姐视角,时间回到今天早上。

  我搂着弟弟,感受到他硬挺的大鸡巴顶在自己的左大腿外侧,大腿都快被烫
坏了,小屄一阵酥麻。

  我紧闭双眼装作睡觉,任由弟弟用大鸡巴顶自己大腿。

  「哦~弟娃~你的鸡巴好大啊,你每天早上都要顶几下姐姐,弄得姐姐每天
都不上不下得,坏死了。」

  「嗯~弟娃,姐姐的内裤又湿了,你看见了吗?」

  「好烫的鸡巴啊,把姐姐心窝窝都烫坏了,哦~弟娃,多顶几下,用你的大
鸡巴顶死我~」

  「不要,弟娃你怎么不多顶几下~」我感到弟弟的大鸡巴离开了大腿,心里
不舍极了。

  陈小甲见姐姐睫毛颤动,不敢多顶,就挺着鸡巴起床了。

  他等了一阵,鸡巴软了才推开门走了出去。

  我听到弟弟推开门离开了房间,睁开眼,喘着粗气回味刚刚弟弟大鸡巴的热
度,小屄痒死了,我好想要弟弟的大鸡巴。

  「弟娃,姐姐为了你什么都能做,就算你刚刚要了姐姐,我也不会怪你,我
的好弟弟,你就要了姐姐吧。」

  陈素素眼神迷离,鼻尖冒出汗水,胸口剧烈起伏着,她双腿交叉夹紧,大腿
不停摩擦小屄,黏液打湿了大腿根部,随着大腿上下起伏摩擦,发出黏糊糊的滋
滋声。

  「弟娃,你知道吗,我为了你被卖给村长家,我决心为你承受一切。可是那
个女人突然回来轻描淡写就解决了一切,她生的好美好美,你看她看得眼睛都直
了,我嫉妒她抢走了你的目光,你是属于我的啊!」

  我想到弟弟偷看那个女人的眼神,心里就隐隐作痛。

  「骚女人,竟然在家穿超短裤小背心,屁股这么大这么翘,是想勾引我弟弟
吗?」

  弟娃这几天老是偷看她的大屁股大奶子,我想起就气得发抖。

  「弟娃,你怎么这么不争气,是不喜欢姐姐了吗?你不要看她的大屁股大奶
子,你只能看我的啊!」

  「那个~那个~我去练武了。」门外传来弟弟的声音,让我停止幻想,大腿
摩擦也停下来。

  我轻轻坐起身子,小心翼翼的起床走到木门边,透过门缝,看到弟娃正看着
骚女人说话。

  骚女人躺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书,跟昨天一样穿着超短裤和小背心,她的胸
又大又挺,腿笔直修长,腿中间鼓起一个大馒头,真的好骚。

  「弟娃,你不许看她!」

  我死死趴在门上,透过门缝观察弟弟的眼睛。

  可是弟弟分明被那女人骚气十足的身子迷住了,他眼睛黏在了骚女人身上。

  我的心微微刺痛,嘴皮打颤,手指发抖,随着弟弟的目光,身体渐渐无力瘫
软,弟弟背叛了我,他要被骚女人抢走了。

  「去吧,刘老头那里好东西不少,值得你多跑几趟。」骚女人看了一眼弟弟
说道。

  「哼!装模作样!」我强撑着身子,心里鄙视道。

  弟弟走到大门前,正要推开门时,竟舍不得似的回头看骚女人!

  「你!你!弟娃你太过分了,骚女人就这么吸引你吗?」

  我眼中闪动泪花,身子一软,坐在了地上,没有看到弟弟最后的目光望向了
我的房间门。

  良久,我才失魂落魄的回到床上,想着弟弟被骚女人抢走,眼泪打湿了枕头,
意识渐渐模糊,最后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到有人上床,脱了我的内裤,让我一下惊醒过来。

  我猛的睁开眼,看到的竟然是骚女人,她脱掉了我的内裤,把我头朝下抱在
怀里,强行掰开了我的腿,打着手电筒用手指抠挖我的小屄。

  「不,不要~呀,好痒~」

  「啊~不要碰那里!」

  「别,别掰开那里,不要!」

  「砰!」

  木门被一叫踢开,弟弟拿着菜刀冲了过来,他掀开蚊帐,一刀劈了下来。

  「啊!弟娃,不要!」

  我绝望地看着弟弟手中的菜刀劈向骚女人,不要啊,她怎么也是我们妈妈呀,
怎么能杀了她。

  「砰!」

  奇迹发生了,骚女人竟然一巴掌拍飞了劈向自己的菜刀,她是怎么做到的?

  「你想杀谁?」

  「出去!」

  骚女人气势逼人,让我不敢说话。

  弟弟怯生生地看着骚女人:「我……我不走!你在干什么?」

  「咻!」

  「哎哟!」

  我眼睛一花,弟弟就被丢出了房间,骚女人关上门,再次爬上了床。

  「你不要伤害我弟弟。」我鼓起勇气说道。

  「你爱他?」骚女人带着审问的语气道。

  「我……我就是爱他,爱他的一切,他是我的!!!」我不想在骚女人面前
退缩,坚定的承认了一切。

  骚女人俯下身子,在我耳边道:「等下来我房间门前,让我看看你弟弟爱不
爱你!」

  她说完就走下床,推开房门出去了。

  我光着下身躺在床上,耳边回荡:「让我看看弟弟爱不爱你~」

  躺在床上发呆好一会儿,我才反应过来,赶紧爬起身,穿上内裤跳下床,裤
子都来不及穿。

  当我站在爸爸房门前,听到骚女人逼哭弟弟时,心都要碎了。

  强忍着心脏一阵阵绞痛,我咬着嘴唇,身体颤抖,手紧紧捏着拳头,逼自己
不要冲进房间。

  「你想要永远跟姐姐在一起,就要抛弃现在拥有的一切!」

  骚女人的话让我身体一僵,呼吸停滞:「弟娃,你会做什么选择,你愿意为
我抛弃一切吗。」

  「我要跟姐姐生一堆孩子,我要娶她!」

  「轰!」

  我脑子像被打了一拳,弟弟坚定的回答让我流出泪水。

  「素素,进来吧,」骚女人拉开门道。

  我颤抖地走进房间,和弟弟紧紧抱在一起,脑子一片空白。

  后面骚女人说的什么修仙,遗迹,裴式血脉,我都听得迷迷糊糊的,最后和
骚女人,弟弟抱在一起大哭才回过神来。

  「好了,别哭了,该检查小甲的鸡鸡了。」

  骚女……不!是妈妈的话让我停止了哭泣,她要检查弟弟的鸡鸡?不行!弟
弟的大鸡巴是我的。

  「快点!素素,快去把小甲的裤子脱掉!」

  我不想听她的话,可是想到能看弟弟的大鸡巴,身体就不受控制蹲在弟弟身
前,伸手去脱他的裤子。

  弟弟死死抓着裤子,我怎么也脱不下来,是害羞了吗?

  「弟弟,不要害羞,姐姐喜欢你的鸡鸡。」我安慰着弟弟道。

  「别墨迹!」

  妈妈冰冷的声音让弟弟身体一抖,手松开了裤子,我用力过猛,一下撞在弟
弟大鸡巴上。

  「啊~我差点就吃到弟弟的大鸡巴了,好可惜。」弟弟的大鸡巴撞在我左脸
上,离我的嘴唇很近很近。

  「哦~」弟弟惨叫出声。

  我惊醒过来,赶紧站起身心疼道:「啊,弟娃,你没事吧?」

  「让我看看!」

  妈妈走了过来,伸手抓住弟弟的大鸡巴。

  我眼睁睁看着弟弟的大鸡巴被她修长的手指抓住,心中一痛:「不行,不行,
那是我的!」

  令我更加难受的是,弟弟的大鸡巴在妈妈手里竟然开始变大了。

  「弟娃,你怎么能这样,只是被抓住就硬了,你的大鸡巴怎么这么不争气,
它是我的啊,只能为我硬啊!」我心中狂呼,可是现实我什么也不能做。

  「啊,弟娃,你的鸡鸡变大了。」我努力克制自己,装着好奇的样子提醒弟
弟。

  「啪!」

  妈妈一巴掌排在弟弟的尾椎骨上,让鸡鸡缩成了一团。

  我心疼极了,这是我的大鸡巴,别弄坏了。

  妈妈剥开弟弟大鸡巴的包皮,用手指按压大龟头,我只能眼睁睁看着,好想
阻止妈妈,可是我身体发抖,全身无力,根本就发不出声音。

  尤其是弟弟还不争气的盯着妈妈骚气的奶子和大屁股,一副舒服道极点的模
样让我的心都碎了。

  「啊~不要啊……哈嗯~」

  突然弟弟一下抱着妈妈的头,呻吟出声,他缩成一团的鸡鸡竟然射出了精液,
还射在了妈妈的脸上。

  我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呆呆的看着弟弟的精液在妈妈的脸上流淌。

  「射了?鸡鸡都没硬就射了?」

  「你就怎么喜欢妈妈?你每天早上顶我都没有射过,你为什么要把属于我的
精液射给妈妈?」

  「你刚刚才说喜欢我,要娶我,为什么现在就射了?」

  我脑子一片空白,全身发虚,弟弟的背叛让我的心在绞痛。

  我真想扇妈妈一耳光,可是当看到弟弟的精液划过她的嘴唇,小屄竟然一阵
收缩,不争气地流出水来。

  「不要!我怎么了?我的小屄竟然流水了?」

  突然,妈妈伸出舌尖,将弟弟的精液卷入口中,嘴唇微动,仔细品味起来。

  「轰!」我脑子一片空白。

  「她怎么敢!怎么能吃属于我的精液!」

  我嫉妒的发狂,明明该阻止她吃属于我的精液,但身体却是刺激得一阵酥
麻,小屄更是痉挛起来,让我无力出声。

  我死死盯着妈妈吃着弟弟精液的嘴巴,身体越来越酥麻,然后身体一僵,小
屄射出水来。

  「哈啊~」

  我高潮了!

  看着妈妈吃弟弟的精液,我竟然高潮了。

  我就这么喜欢看别的女人吃弟弟的精液吗?我怎么了?

  高潮过后,我心里一阵空虚,冷汗涔涔,我害怕身体的异常反应,我怎么能看着别的女
人吃弟弟的精液就刺激得高潮?

  我忍不住胡思乱想,弟弟会被妈妈抢走吗,他的大鸡巴会插入妈妈的骚屄里
吗?

  「嗯哼~」

  想到弟弟的大鸡巴插入妈妈的馒头肥屄里,我忍不住呻吟出声,刚高潮的小
屄竟然又流出水来。

  「啊哈~对不起,弟娃,姐姐脑子不正常了~」

  时间回到裴豪把陈素素和陈小甲赶出房间时。

  「啪!」

  裴豪媚关上房门,转身坐在床上,她双腿重叠,如女王坐姿,冰冷的双目盯
着窗外道:「看够了?」

  章文森双眼通红,阴沉地站在窗外盯着裴豪媚。

  「你怎么敢吃他的精液?」他恶狠狠道。

  「他是我儿子,我怎么不能吃?」裴豪媚嘲讽道。

  「你是故意吃给我看的?婊子!」

  裴豪媚仿佛没听见章文森骂她婊子,依旧面目表情的看着他。

  她的无动于衷反而让章文森更加愤怒不已。

  看着她绝美的脸上还挂着那个杂种的精液,章文森咬牙切齿,嫉妒得发狂。

  他伸手穿过窗户,身体像水一样流进房间。

  裴豪媚看着章文森闯进房间,眼神淡漠,没有阻止他。

  章文森站起身,双眼通红,愤怒无比道:「他是你儿子,你就可以吃他精液!
我是你哥,你就让你亲哥碰都不能碰一下?」

  裴豪媚不屑的看着章文森,眼神冰冷道:「你不配!」

  「我不配?我是你丈夫!」他嘶吼道。

  「你说我不配当裴家的人!好!我为了你丢了裴姓,改姓章!可你为什么还
是看都不看我一眼!反而去吃杂种的精液!」章文森一下扑倒在裴豪媚脚下,癫
狂地说道。

  裴豪媚丝毫不理章文森的崩溃,淡漠看着他说道:「当你威胁我说要虐杀小
甲和素素时,我就当你是死人了。」

  「你!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去杀了那两个小杂种!」

  「你敢!」裴豪媚一脚踢在章文森的脸上,把他踹翻在地上。

  章文森被裴豪媚重重踢在脸上,竟然漏出愉悦的表情。

  裴豪媚看着不正常的章文森,知道不能把他逼急了,不然小甲和素素就真会
面临生死危机。

  章文森根本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裴豪媚被逼着跟章文森结婚,离开河沟村整整九年了,她整天想念着儿子和
女儿,想得快发疯,可是疯狂的章文森不许她回来看一眼儿子和女儿。

  裴豪媚只能偷偷的托人关注儿子女儿,直到女儿被陈涛卖了,要住进村长家
时,她才忍不住回到河沟村阻止他们。

  9年前章文森就疯了,他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裴豪媚留在身边,甚至答应她,
就算结婚也不会碰她一下。

  只要裴豪媚不回来河沟村,他就尽量满足她,甚至眼睁睁看着裴豪媚将自己
的公司和人脉势力一点点地夺走,也强忍着没有阻止她。

  可是前几天,裴豪媚突然擅自跑回河沟村,这让他癫狂了,他为了妹妹付出
一切,她怎么敢跑回河沟村!

  「老婆,妹妹,你踢死我吧,狠狠踢我的脸,把我的脸踢烂!」章文森回味
刚刚被妹妹玉脚踢在脸上的感觉,忍不住哀求裴豪媚。

  裴豪媚如果真的能一脚踢死他,肯定都不会犹豫一下,但章文森修为深不可
测,她做不到。

  「我安排好小甲和素素,就跟你回去,别想阻止我,这是我的底线,不然我
与你玉石俱焚!」

  裴豪媚妥协了,疯狂的章文森太过危险,她不能置儿子和女儿于危险之中。

  哀求妹妹的章文森脸一下就变了,眼神阴沉,语气阴森道:「两个杂种,继
承我裴家血脉,算是便宜他们了。」

  「疯子!」裴豪媚看着不停变脸的章文森,心中骂道。

  「你滚吧!」裴豪媚下了逐客令。

  「哼!我给你时间,但是你不要玩火,如果让我知道你跟小杂种上床做爱,
我绝不会放过你,到时我绝对会好好履行丈夫的义务!」章文森看着裴豪媚的蜜
桃臀和大奶子,幽幽说道。

  裴豪媚身子被章文森阴森的眼神盯得一颤,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就算是死,
她也不想让他碰一下。

  「哗啦!」

  章文森再次像水一样流出窗子,他走了。

  裴豪媚沉默不语,脸上儿子的精液气味一直不停地刺激着鼻子,她在章文森
面前一直强忍着,见他走了,才腰一软,倒在床上,脸色通红,气喘如牛,小屄
更是喷出一股水来。

  裴豪媚一生只发生过两次关系,第一次生了陈素素,第二次生了陈小甲,她
甚至连高潮是什么感觉都不知道。

  她根本就不爱陈涛,只把他当成报复的工具,生下小甲和素素也是为了延续
裴家的血脉。

  可真的当了妈妈,她却动了真情,不是对陈涛,而是陈小甲和陈素素。

  她尝到了母爱的滋味,她发誓要保护他们一辈子,当初父母离世,让她痛不
欲生,这样的痛苦,不能再次发生在儿女身上。

  可是怕什么来什么,在陈小甲5岁时,裴文森(现在改名叫章文森)回来了。

  裴文森用裴豪媚儿子女儿的生命威胁,带走了她。

  等到再次见面时,儿子已经长大了。

  从没有过高潮的裴豪媚,被儿子射在脸上时,竟然全身颤栗,小屄酥麻。

  她一直在章文森面前忍着,快感积累到顶点,等章文森一走,竟然直接喷出
水来高潮了。

  她白色的超短裤瞬间被打湿,黏糊糊的阴精和爱液把超短裤变成了透明的,
她肥厚的馒头屄显了出来,阴阜白嫩光洁,竟然跟女儿一样是白虎馒头屄。

  这是她第一次高潮,久久都没有回过神来,她感到自己飞了起来,大脑都在
颤抖。

  「呼~」

  良久,裴豪媚吐出一口气,意识回到了脑子里。

  「我在干什么啊,他是我儿子!」

  裴豪媚猛地坐起来,双手按在脸上愧疚不已。

  「啊!」

  她的手按在了脸上的精液上,黏黏的感觉让她惊呼出声。

  裴式一族虽然近亲通婚,但只限于姐弟或者兄妹,外人看他们近亲相奸,都
以为裴式一族淫乱无比。

  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裴式一族规矩森严,长辈绝对不允许对晚辈出手,父
母对儿女跟外人没有什么两样。

  甚至是章文森这样的疯子都不能接受裴豪媚吃儿子的精液。

  裴豪媚自然不能例外,她看着自己湿掉的超短裤,心里十分痛苦迷茫。

  「难道我到了如狼似虎的年纪?」想着自己年纪已经32了:「也许是性欲
觉醒?」

  「嗯,肯定是这样的!」裴豪媚坚定不移道。

  「儿子什么的,我才不会有感觉!」

  裴豪媚再次躺在床上,沉沉睡去,都没注意到自己脸上还有儿子的精液。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