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控儿媳之改造调教】(第六章)

  • 【药控儿媳之改造调教】(第六章)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激情都市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药控儿媳之改造调教】(第六章)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art_dino
2021/04/13发表于:sis
重排新版首发

***********************************

  写在前面:

  这个小说是我写的第一篇小说。曾首发于四合院,更新到18章后断更,之
前的章节有些很短,现将短小的章节重新整合为一章后,略作调整将新编版首发
于sis。同时后面的章节都会选择在sis首发。感谢大家的支持。

  人物介绍:

  我:张志强。今年50岁,身高178cm,体重70kg。我的公司是一
家给药厂做实验的外包公司,我自己有一个秘密实验室,开发一些满足我变态心
理的药物。除了满足我自己的变态欲望,还买给一些高端的地下色情会所。现在
退休回家让位给儿子,目的是调教刚嫁过来的儿媳妇。

  我老婆:孙茹。今年45岁,身高165cm,体重55kg,生孩子前B
罩杯,生完儿子以后长到了C罩杯。是和我一起创业打拼的女强人,公司步入正
轨就回家做了阔太太,每天做做瑜伽,看看书,和闺蜜逛逛街,做做美容。曾经
是叱咤风云的御女。现在是一个风韵犹存的美艳主妇。

  我儿子:张大宇。今年23岁,身高183cm,体重65kg。大学刚毕
业,就接管了我的公司,成为一个年轻的总裁。而且毕业后就和大学恋人张一楠
结婚。事业爱情双丰收,意气风发,打算放手做一番比我还了不起的事业。

  我儿媳妇:张一楠。今年23岁,身高170cm,体重52kg,B罩杯。
身材比例堪称黄金分割的典范,皮肤白嫩。不化妆都美到不可方物的一个典型东
方美人,和我儿子张大宇是大学同学,因为同样姓张,所以一直被同学们说不是
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自小家庭教育保守,结婚当天才破处,也正是因为这样,才
有机会让我提前用药,让她误以为自己天生的性冷淡体质,而且对精液过敏,阴
道里接触精液之后会产生三分钟的强烈发情反应。

  王明海:今年55岁,我的老搭档,在公司任副总裁。在药物研发的技术层
面和业务方面都很有能力,是公司创始之初就跟着我一直干过来的,也是公司大
股东之一。后来越发不满足,尤其是在我宣布退休由我儿子接任公司总裁之后。
更是对我的决定百般不满。想算计我儿子取而代之,结果被我反杀一招,全部股
份赠与我儿子。全部身家财产捐给了公司,又被我算计以在公司淫乱为由开除。
一夜之间变成了身无分文的穷光蛋。

  周娟:王海明的老婆,全职太太,今年42岁。身高165,体重50kg,
B罩杯。王明海算老牛吃嫩草,早年跟着我创业没有结婚,后来有钱了娶了一个
年轻漂亮的媳妇,学民族舞的,身材自然没的说,虽然年过40,看上去也就三
十多岁的样子,是个美人。自从嫁给了王明海,就在家做全职太太,养尊处优。
没吃过苦。也没正经做过什么工作。

  王玲:王海明的女儿,今年18岁,刚上大一。身高168cm,体重48
kg,A罩杯。和她妈妈一样学舞蹈专业,从小喜欢唱歌跳舞,梦想有一天能成
为一个明星。有一双细长笔直的大长腿。虽然是个飞机场,但她的身材有一种玲
珑美,娇小柔弱的样子很招人疼爱。

  柳云:我儿子张大宇的总裁秘书,今年26岁,标准的职业女性。是我儿子
当上总裁后从公司行政部门提拔上来的。身高172cm,体重55kg,B罩
杯。一直没有男朋友,在我算计王明海的时候做了陪葬,同样以在公司淫乱为由
开除。并且将这个原因写入了她的离职证明,一个因为在公司淫乱而被开除的女
秘书,她的职业生涯基本画上了句号。不会再有公司用她了,这时候我给她开了
一扇门,当然,迎接她的不是天堂。

  其它群众人物若干,这里不再逐一表述……

***********************************

                第六章

  儿子回家已经一个星期了。

  自从儿子和儿媳妇经历了周五晚上那一次的和谐高潮之后,缓过神来的儿媳
妇赶紧找来了抗过敏的药,给大宇吃下。一直到后半夜,儿子才慢慢好转。

  儿子很生气儿媳妇在他已经陷入严重的过敏后,不是去救助他,而是明知道
自己对她的尿液有极强的过敏反应,还不管不顾的疯狂手淫到不断的在他身上喷
尿,搞的他感觉自己差点儿死在老婆的尿雨之下!

  过后儿媳妇也是万分懊悔,不惜下跪认错才取得了老公的原谅。

  两人冷战一天后再度和好,毕竟儿子的药没有停,他还是性欲高涨的,所以
他提议再来一次。但是这一次张一楠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做爱之前还特意去上
了厕所。排空了膀胱。

  可是两个人做爱的时候,张一楠高潮来的更快了。这也难怪,她现在对高潮
的心瘾一天比一天重,发情的强度又比之前强了那么多。一旦发情,很难控制自
己。这一次不到二十秒就被沾满精液的鸡巴插上了高潮,虽然排空了膀胱,但还
是喷出了一点点的尿液,只是这一点点尿液,还是引起了大宇严重的过敏反应。

  大宇大声呵斥着张一楠停下来给自己拿药,可是张一楠居然比前一天更加疯
狂的自慰,虽然没有再喷出任何尿液。但她还是在后面的两份多钟里,足足的给
了自己8次高潮。

  过后吃过药缓过来的大宇彻底愤怒了。大声的责骂了一直心爱的妻子。张一
楠则是坐在床上一直的哭。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即便在老公的责骂声中,她
脑子里想的全是客厅里自己那次极限潮喷。这时候她突然一机灵,想起了上药之
后我跟她说的话。

  今天一早,儿子就上班去了,出门的时候说自己今天下午要出差,走一个星
期,回来再和张一楠好好聊聊。

  儿子刚出门,儿媳妇就跑来我的房间找我。

  “一楠啊,正好你婆婆想找你……我们还正犹豫要不要去找你……你就来了,
那进来说吧。”

  进屋以后,儿媳妇没有看到婆婆,我指了指卫生间,小声和她说:“真不知
道怎么开口,不过还是得说。我给你婆婆找到了治疗她的药,她每天自己上药可
以尿尿了。我们还想着终于可以结束那种……那种尴尬了……可是你婆婆今天早
上上药失败了……现在已经在里面不行了……她还想你帮她一下,可是我不好意
思找你。这不是正说呢……”

  “啊?!”张一楠本来是鼓足勇气来和我说她的事儿,结果一进屋先遇到了
这么个紧急情况。她一下楞在了哪里。

  “是不是一楠来了?一楠啊……你……你能再帮妈一下么……妈不行了……
憋死了呀……”

  原来老婆最近每天上药越来越敏感,在揉搓阴蒂吸收药物还要憋住不能高潮
的条件下越来越难以完成,直到今天早上,终于失败了。老婆眼看十分钟的限时
就要到了。可是没有吸收的药物还差好多,这是因为老婆碰几下就要高潮就不得
不停下来,停的次数太多了,时间不够了,一着急,就加快了速度,结果没憋住
直接就高潮了。

  高潮后的老婆在尿意的催发下,依然维持在高潮前的临界点上。此时本就是
在尿意极限下开始上药的她,实在是痛苦到了极点,尿不出来。药又不能连着上,
就求我去叫儿媳妇过来帮忙,用之前的药来解脱一下。我假意张不开嘴,已经拖
了老婆半小时了,这时候老婆瘫在卫生间,特别无助的样子,很是可怜。

  儿媳妇见状,沉吟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程序和之前一样,不过给老婆涂抹的还是刺激性不强的阴蒂改造药物。这种
药物老婆不去摸,还是不难忍的。老婆憋不住高潮是因为要不停的揉搓阴蒂,在
高潮临界点不断的刺激阴蒂,就算只是普通润滑油,也很难忍吧。

  然后重点还是儿媳妇。老样子,我假意自己撸到快高潮,涂抹了之前给儿媳
妇用的药。然后在儿媳妇的痛苦中插入了她干巴巴的阴道。

  不过儿媳妇的阴道这次发情明显来的快,还不到四分钟,儿媳妇就迎来了她
的第一次极限潮喷。

  “啊!爸……爸……我出来了……出来了……爸您出去一下,让我喷出来…
…爸……您出去一下……就一下……我要喷出来了……我想喷出来……爸!……
拿出去一下……我喷完让您操一次……爸求你了,别堵着。”

  “一楠!你怎么能和我这么说话!你爸我什么时候说要操你了?我不堵着点
儿,液体不够弄,一会儿咱大家不是还得再来一遍。”

  一边假装生气的说着,一遍又往里塞了塞。这时候已经感觉到儿媳妇下面巨
大的推力了,看着尿道口也鼓开了。估计说话间这就要喷了。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说话,太不尊重长辈了,别乱动!”一边假装动了气,
一边找借口用右手按住了儿媳妇的小腹,大拇指正好按在了儿媳妇的尿道口上,
用力往里一按,手指肚给儿媳妇的尿道口封了个严严实实。

  儿媳妇也是太想要一次两穴同步喷射了,她之前体验过,她知道这种的高潮
来之前的前兆感觉是什么。她清晰的感受到了这熟悉的前兆反应。她渴望得到一
次这种的高潮。她脑子里全是那天客厅里的景象。

  可她发现我居然又往里顶了顶,同时按住她小腹的手还堵了她尿眼儿。一下
傻了。

  “呜呜呜呜……”儿媳妇清晰感受到高潮起来了,药物强制催发的第一次两
穴潮喷到了。体内在急速的喷发着,可是大多都被憋在了体内。只有少数尿液和
阴精生生的挤开了缝隙,高压水枪一样的从缝隙边缘射出点点水雾。

  力道真大呀,我用了全身的力气都封不住。

  儿媳妇哭了……

  看儿媳妇的身体渐渐的不再抽搐了,我才拿开手,抽出鸡巴,拿过杯子来接
液体。阴精和尿液不受控制的流出来。只是流的,不是喷的。流的倒是不少。

  我故意没有都接到杯子里,看着半杯不到的阴精尿液和药液的混合物,自言
自语的说:“哎呀,好像不够啊,老婆啊,就这样吧,儿媳妇很辛苦的。就这些
吧,你能尿多少是多少吧。别折腾儿媳妇了,她难受的都哭了……”

  “爸!爸!再给妈弄一些,我还有,我有,我有。”儿媳妇有些急了。肯定
急啊,按照前几次的经验,我这一走,就把她晾这儿了,她自己手淫得到的高潮
很快,但是都不强烈然后自己的发情就结束了……接下来就又变成干巴巴的性冷
淡了。自己还没正经泄过呢。

  此刻儿媳妇脑子里想的一定是,来一次,这个状态一定要来一次真正的潮喷。

  “哦?那一楠你可以么?”我故作吃惊的问到

  “可以,可以,爸我还在状态呢,这时候我还有,一会儿就真没了,您再给
婆婆弄一些让婆婆能一次尿完。”

  “一楠啊,你是真孝顺啊。那就再弄点儿,怎么弄你出来的多啊?”

  “爸您放进去,您放进去动,爸您随便动……怎么动都行……但是我一会儿
要喷的时候您可一定拿出来啊,然后用杯子接着……一定接的特别多!”

  “那行,那爸来了!”

  说完提起鸡巴就一插到底,滚烫滚烫的,滑腻腻的,真是舒服,里面在拼命
的蠕动。我一下插到底然后,然后顶住儿媳妇的花心就开始短距离,大力度的撞
击。以高频次大力的冲击儿媳妇的花心。

  儿媳妇以为肯定是长出长进的那种抽插,没想到我会这样刺激她。一下花容
失色。

  “啊!!!!舒服……舒服……爸……对……就这样动……这样来的快……
爸我感觉来了……来了……啊!!!!!”

  鸡巴感觉着儿媳妇阴道的变化,明显能够感觉到第二次两穴潮喷已经要出来
了。毕竟在我药物的刺激下,只要剧烈的做爱,那随随便便就是这样的潮喷高潮。

  我知道她下面就该喊着让我拔出来给她喷了。还早呢。喷个屁,等下去客厅
让你喷个够。

  于是我在儿媳妇阴道剧烈抽搐,向外的推力已经形成的时候。一把按住她的
嘴。然后大声的喊老婆,“老婆!老婆!你说什么?一楠你先别出声,我听不清
你婆婆在说什么!老婆你说什么?你没事儿吧?”

  其实老婆现在已经神志不清了,在那边儿哼哼唧唧的一直发出一些声音。我
是故意找借口而已,同时另一只手又按住了剧烈扭动的儿媳妇的小腹,还是大拇
指恰巧堵住了她的尿道口。然后鸡巴用力的死死的顶在最里面。

  嘴里大声的说:“一楠你别动,别叫,听你婆婆说什么?”

  儿媳妇伸手抓着我按着她嘴的手,想拿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瞪着我,她感
觉到她第二次的高潮前兆已经过去了,潮喷开始了。她见挪不开捂嘴的手,马上
伸手下去想推开,高潮起来的同时一把推在我的胯上,好在我早有准备,下盘扎
的结实,儿媳妇也没有多大力气。没推动。已经在喷了,还是和刚才一样,绝大
多数都憋在里面,要多难受又多难受。这次的量还特别大。喷起来没完,一股一
股的出不来又回去,卷着新的力量又冲出来,又被挡住。儿媳妇推了一把没推动,
马上去掰我按着她小腹堵着她尿道的手,掰两下之后,整个人软了。

  然后就是全是的抽搐。高潮过去了,到高潮余韵的阶段了。

  这时候我突然松开她的嘴和按着小腹的手。开始加速抽插,长出长进那种。
嘴里还说着:“一楠啊,你婆婆好像很虚弱了,我们抓紧啊。”

  一边说着,一边开足了马里抽搐她。

  高潮还没退下去的儿媳妇被这么一操,瞬间又不行了。

  “啊!!!来了……来了……来了……喷一下,这次给我喷一下……”

  “好好好。”我一边答应着一边一下拔出了鸡巴,可这个时候我拿捏好了恰
巧是儿媳妇高潮喷射前的一刻,我拔出来的时候儿媳妇要喷还没喷。

  一下没了鸡巴下意识的喊道:“啊!还差一下,还差一下!”

  可是她的水逼却顺着高潮的感觉已经开始了潮喷,而我则答应了一声全力差
了回去。正好和儿媳妇的潮喷顶在了一起。与此同时还是用手指吧尿道口封住,
堵住的瞬间恰巧是儿媳尿液射出尿道口的瞬间,整整好好的没出来。

  还是借助强大的冲击力,在我手指和鸡巴的边缘缝隙出来了一点点。

  “不!!!!爸!!不对不对…………没喷出来,没喷出来……啊!爸!爸!
你不动……不动……不动……来了……来了……出来了……出来了……拔出来,
拔出来……我喷,让我喷……啊!!!!爸,你给我喷一下……喷完我让你操我,
咋操都行啊爸!爸,我,呜呜。”

  就这样各种装糊涂的不给儿媳爽快的喷射,后来索性捂了她的嘴,一手堵着
她尿眼,鸡巴也不管她高潮不高潮的就是个操,心里想着。给我操?现在我在干
嘛?

  操到她6次两穴潮吹程度的高潮后,我一下拔出了鸡巴,接了淫水找老婆去
了。发情还没有结束的儿媳妇一把掏进了自己的骚逼,一通快速的抠挖后,来到
了一次高潮,可是没达到任何一个穴的潮喷强度。发情结束了。身体快速的进入
性冷淡状态。

  生理上没有感觉了,但是儿媳的脑子里除了喷,这个字,就没别的了,躺在
那儿看着天花板。嘴里还小声念念叨叨的,“喷……喷一下……给我喷一下……
就喷一下……”

  老婆终于是尿完了尿,也恢复了一些意识,对于刚才发生的事儿,她也是懵
懵懂懂的。扶她走回卧室的时候,她看着依然光着下身,躺在按摩床上的儿媳妇。
还说:“给孩子累的。我躺下了你就快扶她回屋吧,中午做点儿好吃的。我养养
精神,下一次上药我一定使劲憋住了,绝不麻烦孩子。”

  老婆躺下后我来到卫生间给儿媳妇穿上了裤子,然后扶着她出了房间。她一
直没什么表情。就是嘴里还特别小的声音,念叨着:“喷一下……喷一下……喷
……”

  我没有扶她回房间,而是带她来到了楼下的客厅,让她坐在那天她高潮的那
个位置,沙发的缝隙里提前放好了装有香料的香囊。45分钟以后,我这儿媳妇
将再次在这个沙发上爆发一次极限的两穴潮喷。这一次我可不会堵着她了。

  扶她坐好以后,我跟她说:“一楠啊,我跟你谈谈。”

  “啊?”儿媳妇的思维好像都有点儿转不过来了,轻声答应了一下,呆滞的
看着我

  “我刚才是故意不让你喷出来的,我不想你在婆婆面前那样。那不好。”

  “可是……呜呜呜呜,爸您知道我多不容易才有这种感觉么?我是性冷淡啊
……爸您知道我多想来那么一次么……呜呜呜呜……”儿媳突然开始哭了起来,
哭的特别伤心。真是梨花带雨、楚楚可怜啊……

  “爸您还记得一个星期以前在这里我经历了那样的一次高潮以后,吃了药。
现在我的病真的好了,那个药好使。我高潮以后第二天不再排尿不正常了。”

  “哦?一楠,你怎么突然说这个?你病好了,这不是好事儿么。你哭什么?”

  “可是那个药的副作用,就是我一个星期需要用舌头舔一下我自己的液体,
就是那天晚上在这里的那个高潮强度一样,憋尿程度一样的。或者高于那个样子
的状态,喷出来的我自己的液体。要不就满脑子都是那天晚上的那个高潮。我现
在就是,所以我特别想要一次……特别想……呜呜呜……可是我要不到……不给
我……都不给我……”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

  “啊?这都一个星期了!大宇年轻力壮的,身体那么好。你们还是不行么?
多交流把你的情况和大宇说清楚,有什么难的。我这岁数的,你都能这样,我儿
子你不是随便就能达到更高?”

  “大宇是特别厉害,他那方面特别强。我们也找到了好的方法,我也能高潮
了。”

  “这不是就行了。你怎么还这个样子?”

  “可是……可是……我最近可能太想喷一下了……大宇一进来,我就高潮了
然后就喷尿了。”

  “那继续呗。”我装作莫名其妙的样子。

  “不能继续了……大宇一插进来我就高潮喷尿,他对我的尿过敏,特别严重
……这个时候我又不能控制自己,他过敏反应来的特别快,他一下就躺下那样了
……可是可是……我控制不了我自己,我明明知道我要去给他拿药,去救护他…
…可是我就是不能控制我自己,我就看着他,在他面前不停的手淫……我不想啊
……可是我控制不了啊……”

  “啊?!怎么会这样?!”

  “呜呜呜……我觉得就是我一直没有那天在这儿的那样强度的高潮。所以,
所以我就变成这样了。我舔不到我自己那样的体液。这两天就越来越严重了。刚
才给婆婆上药的时候我脑子里就这一件事儿……所以和您说了那样的话……”

  “呜呜呜呜……”儿媳妇说完又接着哭……

  我看着铺垫的也差不多了,这15分钟过去了。再有30分钟,儿媳该极限
高潮了。计划得抓紧啊。

  “这样啊,我倒是有办法,不过不知道一楠你愿不愿意试一试?”

  “啊?爸,什么办法?”

  “不太好开口,但确实能解决你的问题。”

  “爸你快说吧,咱们都那样过了,有啥不能说的。”

  “唉……”我长叹一口气。

  “一楠,我先问你,刚才就算我让你畅快的喷了,那种感觉自己觉得能达到
那天晚上在这个沙发上的高潮强度么?”

  “嗯……不能……高潮前兆的感觉都不一样,虽然都是两个地方一起喷出来,
但是肯定不一样,达不到,差很多,全加起来可能都不够……”

  “所以啊,那天晚上的那一次应该是各种已知和未知的诱因加在一起凑巧得
到的。想经常得到肯定很难。但是你吃的药要是得不到这样的高潮所产生的阴精
和尿液混合物沾上你的舌头,你就是现在的状态。按照基因药物的药理。你只要
达不到那天晚上在这张沙发的状态。不论经历多少高潮,理论上都没有用。就好
像你说的,你两分钟自己高潮了十几二十次,也喷了好多尿,有用么?有一点点
缓解么?”

  “没有……反而更难受了……心里的那种难受。生理上倒没有感觉。但是这
样反而更难受。那我岂不是就没有救了?我现在一天比一天更需要了,我会不会
就这样疯了呀?”

  “一楠,刚才我也是灵光一闪,真对你这个情况,我想起一个之前研发的药
物。但是……”

  “爸,您就别但是了,先说了听听再说。”

  “是这样的,我们曾经研发过一种神经性的药物,给军方秘密研发的,后来
没有投入使用,所以就销毁了。但因为这是我们很宝贵的科研成果,销毁可惜了。
又不能外泄。我就锁在家里的保险柜里了。”

  编故事,就要编的有根有据,半真半假的才有人信!停顿了一下,我又继续
说:“这种神经性药物是给军方那些不受国际条约监管的监狱用以不可告人的事
情上使用的,所以……”

  “所以什么?”儿媳妇显然来了兴致。

  “这个神经性的药物分为口服和外用,分别用于男人和女人。口服是给女人
吃的,外用的给老男人涂抹和女人口服的。必须是老男人。老男人将外用药涂抹
在龟头上。然后女人按照男人所想象的情节来刺激男人,男人在鸡巴没有受到任
何刺激的情况下,单纯靠观赏女人的行为达到一定高度的性兴奋,鸡巴勃起之后
顺着马眼流出前列腺液体或者精液后。

  女人把男人龟头上的药物甜食干净。然后将口服药吞下,只要这个男人的兴
奋度足够高,女人就可以凭借自己的回忆,在不借助任何外力的情况下。达到自
己经历过的任何一次高潮,强度和感受可以极度接近。但前提是女人必须刺激这
个老男人达到足够的兴奋。“

  “为什么必须是老男人?”儿媳妇有些不解。

  “因为这个药物是给监狱秘密研发的,其实是军方监狱滥用职权要求我们研
发的。这种监狱关押的都是政治犯,政治犯哪有年轻人。然后出于对政治犯的保
护,和福利。所以用的都是女狱警。默许这些女狱警给这些老头提供性服务。只
要女狱警愿意。可是这些女狱警谁都不愿意和老头单纯的做爱,很简单,老头们
的性能力不行啊。封闭的监狱里除了这一帮老头又没有别的男人。所以她们就利
用职权向我们下了秘密的研发任务。这样她们就可以不和老头们有真正的性爱,
只是按照老头们的要求来做各种满足老头们性心理或者变态的事情,让老头们兴
奋起来。然后通过这种药物,达到自己想要的高潮。后来被军方知道了,就停止
了这个研究,并让我们销毁。但是研发已经完成了,所以我就把所有药品都搬回
了家。”

  “啊?!咱们家还有这样的药物,听起来好像是正好能满足我的需求啊!那
爸!是不是我只要定期达到那样强度的高潮,我和大宇在一起的时候,我就不会
那么不受控制了?不想喷尿也就不会喷了是不是?”

  “按照你刚才说的你的情况,这刚过去一个星期,你就这个状态了。你想保
持自己清醒的头脑,每天不是满脑子都是这些高潮喷水什么的。我觉得怎么也得
三天就来一次,应该就可以了。”

  “啊,三天。嗯,照这个星期的感受来看,估计也得这样。”

  “但那是在你日常生活的情况下。如果想在性欲发起的情况下还能保持绝对
的自控。那就需要你在和大宇同床前5分钟以内来一次,才有绝对的保障。否则
都不是太确定。”

  “5分钟!这个好像很有难度吧。”

  “目前,这个神经性药物的能力也就只能到这样了。而且,家里的老男人就
只有我。这个我还是很矛盾的,我很想帮助你,但是这样的事情我怎么做的出来,
可是我要是达不到绝对高的兴奋度,这个药物你吃进去以后,也很难达到效果啊。”

  “爸,我知道您的为人。可是我真的想试试,大宇因为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跟
我很生气。她出差一个星期,我要是不想办法,等他一个星期后回落,我们的状
况只能变的更遭。”

  “所以,爸,我还是想请你帮帮我。”

  “好吧,我去拿药,试一下吧,我不确定我能不能在不摸鸡巴的情况下达到
那样的兴奋。”

  “爸,我会尽量来满足你的想象的。我觉得我越来越糟糕了……只要有办法,
我都想尝试一下。”

  “好,那你等一下。”

  儿媳妇终于是上钩了,后面你会越陷越深的……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