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女满天下】第26章(母畜,调教,武侠,后宫)

  • 【桃女满天下】第26章(母畜,调教,武侠,后宫)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zihan98
2020年11月6日首发于第一会所sis001
是否首发:是
字数:6171

  传送门:   

               第二十六章

  「喂,我爹叫你去吃饭」木清站在院子外,对着屋内的白云飞说道,自打昨
日在大殿冒犯了白云飞,虽说自己的第六感十分强烈,可是,证据确凿,白云飞
的胳膊上并没有自己所作的伤,木尊让自己前来请人前去吃饭,又要自己道歉,
请人可以,道歉,嘴巴说不出来。

  『吱呀』的一声,门开了,白云飞正套起一身墨衣,将自己的头发用发带接
在脑后,流着两边发棍弯曲留额头两边。

  「嗯」白云飞低声说道,手在脑后的束发的动作一气呵成,没有多看木清,
转身将门好好的关住。

  木清本来想说什么,看着他毫无血色的脸,嘴巴突然紧闭了起来,正当白云
飞转身之时,透过月光,才完好的看到了白云飞的脸。

  长久以来,木清出入江湖,也见过不少好看的男儿,可眼前站着的白云飞,
着实让她惊艳了不少。

  白云飞绕过了她,往院子外走去。木清只觉的手指发痒,二人突然单独在一
起,盯着白云飞笔直的后背,内心却不少数落自己……也许,那贼人真不是他呢
……

  白云飞可教是睡了一天,自打昨天早晨回到院子,便一头栽倒在了床上,心
无其他,连几个暗卫来敲门都毫无察觉,醒来却发现昏暗的屋子没有人,这是他
长久以来为少不多的一次孤独感。

  是的,他很孤独,他总是本来有拥有的,却一个都没有留在身边,小时候是
这样,如今,还是这样……他的哥哥们和自己年纪相差太大,并不像凡间弟兄们
一样手足亲热,他的朋友们……不,准确的来说,他没有朋友,自己招领带在身
边的暗卫,或多或少是年幼时觉得好玩才带在了身边,他们只是拿自己当主子,
如果没有头上这个身份,他们也不会卖命。他突然有点思念远在京都的母亲,但
是师父的仇还没有报,哎……

  白云飞自小便是一个聪慧的人,即便是太傅,也不忘在皇上面前美言几番

  小时候的白云飞就比同龄人与众不同,和别的话本一样,龙生子,天集彩,
三岁话语,五岁识字,六岁读大著,七岁烂于心。

  试问龙朝几才华,定数京城几云郎。

  这句话闻名天下,不少文人拜朝定是要瞧瞧皇帝的小儿子,连大街上的孩童
都称着皇宫里有个神童。

  在白云飞十岁的时候,他开始变了。这一切的变故,与女童,却脱不了干系
……

  白云飞毕竟没有过弱冠(20岁),心性上并没有那么自立,这些日子的大
难不死,得到的结局还是失去,经历了太多太多,心里其实也并没有强大,但是
他习惯把强大摆在脸前,内心的骄傲不允许自己退缩,也许有一天,他可以找到
一个灵魂,不会失去的灵魂,他可以痛快的哭一场。

  好像只有母亲才是真心实意的对自己好……

  「小心!」

  白云飞脚下不是很有力气,才台阶的时候差点摔倒,被木清扶助。

  「多谢……」白云飞微微抱了抱拳,有气无力的往上方走去。

  他有泪痣呢……他好像不开心……是因为我吗?木清暗暗念道。

  二人一路并肩走着,木清却时不时的转头看他,打量着白云飞,木清从来不
是一个贪图男色之人,可是她不敢相信自己会有一天一直盯着一个男人,不,是
男孩,这个人比自己小呢……她会盯着这个男孩看了一遍又一遍,等男孩转头看
向自己,自己心里居然会快速跳一下。

  他的眼睫毛好长……木清突然很想用手指去摸摸。

  白云飞说不担心是假的,毕竟身边这个女人洞察力很强,真怕自己一个不小
心暴露了自己,一路上皱着眉看着前方……

  他好像生气了……因为我么……木清顿时有一丝懊恼,果然,真不该任性妄
为,之前还喊着自己姐姐,如今连话都不说了。

  二人一个担忧,一个懊恼,走过石板路,进了花园,才进了山上的木府。

  「爹……娘,女儿请来了」进了门,木清进了门,自己的爹娘,和一边坐着
的胡克三人都在,只见本是坐着的三人纷纷站起身,这才看到木清身后的白云飞。

  「木掌门,木夫人,胡前辈」白云飞淡淡的抱拳向三人。

  对待称谓的变化,三人,包括木清都愣了愣。

  「来,坐快坐」第一反应过来的是木尊,上前拉住白云飞的手腕往餐桌走去,
下人们纷纷出了门,在场的五人皆是入座。其中一个下人路过白云飞之时,和白
云飞点了点头便出去了,这正是潜伏在木尊身边的齐耀杨,只是使了些妆容,没
叫木尊认出来。

  自己坐在木尊和胡克的身边,他们的妻子皆坐在他们身边,这场景来看,自
己像是上人般坐在中间。

  本来白云飞没来的时候,秋明在屋子里只觉得透不过气,她和木尊几乎没什
么话可说,而胡克夹在中间,也不知道说什么。

  秋明还在想着那晚和女儿在床上说的话。

  「娘,如果在重来一次,你还和爹在一起吗?」

  「你瞎说什么呢,你这丫头……」

  木清苦涩的笑了笑「若是我在重来一次,我定是要和心爱之人在一块的,人
生短短数十年,却无后悔之药,和爱人厮守终身,多好……为什么要自己活得那
么累呢……」

  对啊……为什么要自己活得这么累呢……

  「娘……如果我是你,我重来一次,我定是要选对我真心好的……」,

  当秋明看到白云飞的时候,眼里有心疼,有爱慕,有一丝悔。她看着面无血
色的白云飞,知道他的伤不曾安好,那晚只是简单的包扎,却不曾嘱咐上药,她
想到和白云飞在一起的时候,再也没有之前那样的厌恶恐惧,却满身心觉得欢喜,
欢喜他的疼爱,欢喜他的甜言。

  可是,自打进了门,白云飞也只是淡淡的看向自己随即看向别处……

  他不喜悦我了……

  秋明心里突然疼了一下。

  「若是你走了……下次在是想回来,即便你跪在地上求我,我也不会应了」

  那日的话句句在耳边传来,又看到那少年安静面无表情的端着碗巴拉着饭,
另秋明难过了不少。

  胡克和木尊不时的和白云飞说着什么,白云飞或是点头,或是应付,只是安
静的一口一口吃着米饭。而木清早已经发现这些,也知道白云飞闷声不谈,和之
前在饭桌上的表现大不一样,更是懊恼的用筷子戳着米饭。毕竟是自己任性妄为
的缘故,等之后,道个歉吧……

  毕竟比自己小,姐姐向弟弟辈的道个歉,应该没关系,可是……在大庭广众
之下毁了他的衣服,光着胳膊给大家看,是不是真的太过分了……在山上师兄弟
们的胳膊看过不少,不对,白云飞定是富贵人家的,哪里受得了这样的亏待…
…木清忍不住又看着白云飞,白云飞身上的衣服都是上好的,更加确定是富贵人
家子弟。

  木尊跟胡克渐渐的没了话说,这白云飞一不喝酒,二不交流,让二人尴尬了
不少。

  其实白云飞一点胃口都没有,一整碗米饭就吃了几口,只是在桌上的豆腐吃
了不少,其他人并没有注意,可秋明却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怎么光吃素的,怎么
肉都不吃呢……

  秋明本想为白云飞夹上一块肉,可是丈夫再场的,这样坐好似不合规矩,此
时的秋明完全没把白云飞当做小辈来看待,若是当做小辈看待,相必也不会有这
样的想法。

  秋明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吩咐下人将厨房炖的排骨汤端来。

  「啊~ 娘,你炖汤了啊?是你炖的吗~ 」木清舔了舔嘴唇,惊讶的问道。

  秋明白了木清一眼「可不是我炖的,难不成是你炖的吗?」

  「飞弟,你有口福了,我娘亲自炖的汤呢!」木清笑呵呵的看着白云飞。

  木尊也舒心的摸着胡须,对于秋明的炖汤,他无话可说。

  秋明拿起一只碗,将下人端来的炖锅锅盖打开,一屋子瞬间飘满了肉汤香味,
白云飞不禁也多闻了几下,这味道,好熟悉……

  秋明用汤勺对着碗乘起,不忘多舀了许多的肉。

  「啊~ 好多肉哦,是给我的吧娘!」木清伸手就要接过碗,被秋明一只手打
了回去。

  「去,等会给你乘」秋明笑着将碗往白云飞方向推去,结果木尊站起身接了,
另秋明尴尬了许多……好多肉呢,是给云飞的……秋明手顿时发抖了起来,又气
又委屈,却也无能为力的看着木尊手里的碗,她是想给云飞的……

  「有劳夫人了,我年纪大了,也吃不了这么多肉了,哈哈哈!」木尊真的当
秋明是求好才接着此次机会服软,木尊满意的笑了笑,将碗递给白云飞「小侄,
你可得好好尝尝!」

  秋明终于松了一口气,却心里不住的埋怨木尊。

  「多谢木夫人」白云飞拿起勺子,舀了一勺汤水往嘴巴送去,第一口就被惊
叹住了,香味铺满整个嘴巴,甚至下肚之时连呼吸的气息都变得香甜。

  白云飞忍不住多喝了几口,也挖上一块肉,吃了下去,这才胃口打开,就着
米饭吃了下去。

  他喜欢吃呢……秋明开心的想拍掌,一脸笑意,整个眼睛都盯着白云飞看,
那眼神不是对待孩子的神情,而是多了对爱人的深情。她很开心,白云飞喜爱她
炖的汤呢……

  正当众人还在回味秋明炖的汤的时候,白云飞放下碗筷,便要告辞。

  「爹,娘,我去送送飞弟」木清也站起身,跟在白云飞的身后,胡克随也吃
醋的紧,却也没往别的地方想。

  可是秋明却不同了,她发觉白云飞自始至终不曾看她,看着木尊吃着肉喝着
酒,心里更是烦闷不已,等白云飞木清走出门,这才若有所思起来。

  「我……我带些药去看看云飞」语气不带请求,多了份执意。

  「甚好,我看他吃的少,定是肠胃问题,你多多担待」

  「嗯」

  二人只见的交流冷淡了许多,秋明起身去拿药。

  这边白云飞木清一前一后走着,之时木清在白云飞身后思虑了半天也不曾说
出一句话来。

  「木女侠留步,且回吧」白云飞转过身说道。

  木清盯着他,嘴里的话却说不出来,半天,只好嗯的一声,

  眼前白云飞提步便走下台阶,看着那宽肩笔直的身子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
格外入眼。

  「飞弟……」

  白云飞转过头,看向她。

  「你,你在怨我……」

  白云飞这才转过身看向台阶之上的她。

  「何出此言」

  「你,你怨我当众让你难堪,对吗,如果是这样,我给你道歉……」

  「不必,夜晚风重,小心身子」白云飞说完便继续走下去。

  这冷淡的态度,不禁让木清愣了许久,心里的委屈无处发泄。

  「清姐不必这番,只是最近身体不适,若你真想道歉,嗯,我没想好,你什
么事都愿意做?」

  本来以为白云飞不会再理会自己,听见白云飞喊了自己一声清姐,突然开心
了起来。

  「自然!便当我欠你一次」

  「好,姐姐早些回去吧」

  「你身体不舒服!我得喊娘给你瞧瞧,你回去好生歇着!」说完,木清离开
了上分,丝毫没有听见白云飞的劝阻。

  白云飞只好无奈的回了院子。

  秋明正单肩背着医药木盒子,结果刚出门,给木清撞了个满怀。

  「欸!死丫头,做什么急急燥燥的」木清身手敏捷,扶助了秋明,秋明一顿
指教。

  「嘻嘻,娘亲身子真软真香~ 」木清不忘在秋明身上抓了抓,被秋明拍了拍
手,木清这才想起什么「娘,我看飞弟身子不舒服,想喊你去瞧瞧呢!」

  「这不是要去了吗」秋明晃了晃单肩的木盒子。「倒是你,认错道歉了没有?」

               「认错啦~

  本来木清也想去凑热闹,奈何一名下人受木尊嘱咐,前来喊木清过去。

  他厌恶我,不想看见我怎么办……他肯定还喜欢我呢,他之前好疼我的……

  秋明一路走来,脑海中不断的想着,心扑通扑通直跳。来的路上,没有发现
刚从院子飞出的一只白鸽。

  「云飞……云飞」秋明轻轻拍着门,看着里面灯火通明,却不曾有人应声。
「云飞……我来看你了」

  门开了,白云飞堵在门开,站在秋明的眼前。这强烈的气场,让秋明难以呼
吸,她太熟悉白云飞的气味了,只觉得下面的骚屄又开始流出了水。

  「木夫人,有何贵干」白云飞背着手,看着近在咫尺的秋明。

  「云……云飞……」秋明抬起手,想抚摸那毫无血色的嘴唇。

  白云飞退了一步转过身就要走「木夫人逾越了」,秋明连忙关上门走了进去。

  「云飞……云飞」秋明上前抱住白云飞,整个身子贴在了白云飞的后背。

  「啊……」只见秋明被白云飞挣脱开,一推,秋明跌坐在了地上。

  仅仅用了一点力气,也让白云飞晃了一下,往后坐在椅子上。

  「云飞云飞……」秋明跪着,双膝一前一后的往前行着,直至白云飞一腿旁。
「你怨我,对吗,你是不是怨我」秋明此时眼泪流了出来,双手拉着白云飞的手。

  白云飞一甩开来,她又攥着白云飞大腿上的衣服揪成一团

  「呜呜,你在怨我,你恼我呜呜,我给你道歉,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呜呜呜」
秋明哭的那叫一个伤心,毕竟木尊那她死了心,回头想开了女儿的话,她把白云
飞放在了心尖上,而此时白云飞不冷不热的,另秋明顿时害怕起来,她害怕连白
云飞也不要她了,不喜欢她了。

  白云飞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自己凑上前,不得不说,这秋明确实好闻,
「木夫人,小侄何德何能,怨你呢」

  秋明乖乖的给他捏着,两只手搭上捏着自己下巴的手臂「云飞……云飞,我
错了,我也喜欢你呢,不要不理我呜呜」看着白云飞近在咫尺的脸,秋明再也控
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双手搭上白云飞的脖子,红润的嘴唇印了上去。

  『啪』的一声,白云飞甩了秋明一个巴掌「好一个荡妇!有丈夫还在此和小
辈做有悖伦理之事!请你立刻出去!」白云飞立即站起了身子。

  「呜呜呜」秋明哪里管自己的脸,立马抱住白云飞的一只腿「云飞别生气呜
呜,你别生气,我知道错了」

  「你走吧」白云飞一只脚将秋明踢在地上,秋明坐起还想抱住自己的腿,白
云飞连忙躲开。

  「呜呜,你就是在生气,你气我不听话,你气我离开你呜呜呜」秋明跪在地
上,哭的不行,她真的不想失去白云飞,她感觉道白云飞现在十分厌恶自己。

  白云飞又坐了下来,秋明连忙又爬到白云飞身前,抓着白云飞的腿脚「你别
生气,你别恼怒我呜呜呜」

  「我说过了……即便你跪在地上求我,我也不会应了」白云飞冷淡的说道,
仍由秋明哭着抓着自己的衣服。

  「你原谅我可好,呜呜呜,我想你……想的心好疼呢」秋明抓着白云飞的手
就往自己的胸口摸去「你原谅我好不好呜呜」

  白云飞皱着眉,一脚踢开秋明「不可能,是不是要我喊人,你才走?」

  白云飞此时站起身子,要往门口走,秋明看向桌上的剑,上面还参着血,连
忙拿起『噌』的一声将带血的剑鞘拔开。

  白云飞转身,手背在身后「怎么,杀我?正好我内息全无,浑身无力,你下
手最方便」

  只见秋明将剑抵在自己的脖子处,哭咽着看着白云飞。

  「哦?当初拿着匕首要离开的是你,现在拿着剑要回来的也是你,你想怎样?」
白云飞冷笑着看着秋明。

  「呜呜呜,你……你毁我清白,你还不要我呜呜呜」

  「这话怎说?明明要离开的是你,怎变得是我不要你了?」

  秋明自知理亏,却哭的更欢了「我悔了,我悔了呜呜呜,你当初还说爱我,
喜欢我呢,怎就不能原谅我呜呜呜」说完更是扑通跪在地上「你喜欢我跪着和你
说话,呜呜,我跪下啦,呜呜你原谅我好不好」脖子间的剑却没离开半分。

  「若是我不原谅呢」

  「呜呜,那……那我便去黄泉,在奈何桥等你呜呜呜」

  「哼,死在我屋头,让木山知道我杀了人?然后让你丈夫杀我?」

  「不!」一想到木尊杀了白云飞,亦或者白云飞受伤,秋明又哭的更欢,手
中的剑一下子掉在了地上,爬道白云飞腿边「云飞,呜呜,不,主人,你原谅我,
我知道错了,不对,呜呜呜,是明奴,明奴知错了,主人原谅明奴」秋明的头磕
在了白云飞的脚边,哭诉道。

  白云飞终于有了动摇,听见她如此知规矩,心也软下了一下,「知道错了?」

  听见白云飞语气软了一些,知道有戏,秋明立马抬头,双手拽着白云飞的衣
服,连忙点头「知道错了呜呜,你别不喜欢我,别生气我呜呜」

  「是不是以后都听话,不违逆我了?」

  「是,明奴以后都听话」

  「能证明给我看么?」

  「请主人吩咐!」秋明将眼泪擦干净,像一只等待命令的狗一般抬头看着主
人。

  白云飞居高临下的看着秋明,指腹为秋明擦干眼泪,将头发捋了捋,将早已
勃起的肉棒套了出来,秋明早已经发觉白云飞的反应,不然也不会一直哭闹求原
谅,若是不喜欢,那粗大的肉棒怎么可能没有反应呢!

  「你若把我的尿给喝了,我便原谅你!」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