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夺舍的悲催人生】(11)

  • 【被迫夺舍的悲催人生】(11)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被迫夺舍的悲催人生】(11)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日光美少女
2021/4/6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6987

  第十一章:给钱芳妈妈治病,与小汐妹妹和解

  看见小汐自顾自的走进了钱芳的房间,张喜此时内心慌得一比,以他浅薄的
爱情经历,还不足以处理这种「被自己正牌女友发现自己在隔壁房间把另一个女
人干得嗷嗷叫」的复杂情况,更复杂的是这个女人还是正牌女友的干妈,而自己
则是顶着女友「哥哥&男朋友」的身份,占用的却是她干爸的身体,所以这份混
乱的关系到底是合理还是不合理……

  难道要解释说自己是被徐韵婷逆推的?这倒不完全是假话,但小汐在这边住
了那么长时间估计都没听到任何动静,他来第一天就把徐韵婷干得哭天抢地,他
不认为以小汐聪明的小脑袋会相信自己。

  自己吃了一个她的好闺蜜贝贝已经够贪心的了,看样子小汐嘴上不承认但也
默认原谅了自己,现在连人家的干妈也吃了,是不是真有点不是人了?现在他在
妹妹心里的人设应该已经崩得稀碎了,大概成了个泰迪犬的形象吧……万一小汐
酱不原谅自己怎么办?张喜想一想,都觉得好难过。

  徐韵婷见丈夫忽然陷入了一阵失神,有些疑惑的用手捅了他一下小声问:「
怎么了?」

  「啊!」张喜缓过神来,小声解释道:「我是在想应该怎么开导钱芳,这次
的打击对她来说有点大。」

  「唉,是啊,怎么就发生了这种事,俊鸿那么优秀的孩子,虽说有点……钱
芳这多么年的付出,一下子就……」徐韵婷心中的母性让她对钱芳的遭遇感同身
受,声音都哽咽了起来。

  张喜心中怜惜,搂住她的肩用手抚了抚,谁知这时小汐出来看这两人为何还
没进去、正好看到这一幕,于是,就尴尬了……她毫无感情的看了张喜一眼,又
进去了。

  而张喜已经有点虱子多不咬了,虽然他的脸上此时如丧考妣……他和徐韵婷
进屋后,就看见钱芳面容憔悴、眼神空洞、头发凌乱的半躺在床上,而小汐则坐
在床边护着她,见两人进来,她完全不看张喜,像是在和徐韵婷一个人说话一样
开始介绍起了钱芳现在的状况。

  原来今天白天他们已经把李俊鸿的后事处理完了,由于被撞得太惨人也太年
轻,就没有想着举办仪式直接火化下葬了,和陈凡葬在同一片墓园(张喜内心吐
槽:这里是不是已经成为自己的废旧机体回收定点单位了)。而李峰的情况也不
太妙:身上的骨折虽然也很严重,休养一阵倒不会留下什么残疾,但大脑受到的
损伤导致他一直昏迷不醒,而医生们也都习惯把情况往最糟糕了说,让钱芳做好
丈夫成为植物人的准备。

  由于钱芳和李峰都是独生子女,李俊鸿在两家老人那里也命根子一样的存在
,所以她甚至都没敢把这件事告诉他们,更不知怎么面对他们,好在四位老人都
身在外地,平时联系的也不那么频繁,暂时不会暴露。

  本来还算意志坚强的钱芳自从下葬完儿子,又得知丈夫可能成为植物人后,
再次痛声大哭了一顿,然后就成了现在这幅丢魂的样子了。小汐今天一直陪着她
,也非常用心的安慰和开导她,但到了最后她的嗓子都说哑了,钱芳却是连回复
都没有,像是完全屏蔽了外界的信号。

  徐韵婷今天大多时间都和她俩在一起,本来就知道这些情况,而张喜听小汐
说完,也皱起了眉头,感觉事情不好解决,他让徐韵婷和小汐先出去,而小汐走
之前还给了他一个隐含警告的眼神,搞得他感到很受伤:小汐酱,哥哥在你心中
已经是这样禽兽不如的人了吗?钱芳都这样了我会对她做什么?

  他先是翻阅王永恩记忆中关于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的知识,结果发
现他这个学霸真的只是为了拿个心理学硕士学位而已,并没有多少真才实学,他
准备按照书本上的流程:1、先取得对方信任;2、让对方产生正向情绪;3、
帮对方重建心理保护层;4、引导对方去直面创伤性记忆。

  但他对着钱芳说了半天,连第一步都没有完成,然后只能狼狈的离开了,对
着坐在客厅里一脸期待的徐韵婷和小汐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无力解决。

  「我还是学艺不精,但我有个师姐是这方面的专家,人也在上海,我们明天
带钱芳去找她看看吧。」张喜想了想说道。

  「也好,不过我从明天开始要去杭州交流学习了,到时候你和小汐陪钱芳去
吧。」徐韵婷说道。

  张喜有些心虚的看向了小汐,但人家根本没有回应,他又对着「老婆」说了
声好的,来掩饰自己的尴尬,然后徐韵婷又问小汐:「宝贝,你今天跟妈妈回家
睡还是在这里睡?」

  小汐抿了抿嘴,说:「我在这里陪钱芳妈妈一起睡吧。」

  两人点点头准备回家,张喜又想起一件事,叮嘱小汐说:「你一会和钱芳妈
妈说一下明天要去看心理医生的事,这件事还是要她自己同意。」小汐这次倒是
没有不鸟他,点头说了声「好」,就和他们道别了,当然最后又给了他一个警告
的小眼神。

  张喜和徐韵婷回家后说了一会话,他给那位心理医生师姐打了电话预约了一
下明天看诊的时间,又给单位同事打电话安排了下自己明天不在期间的工作,就
和妻子各自洗漱上床了。徐老师由于昨晚被宠幸过度、现在下体还有些隐隐的疼
,所以没有再次求欢,而张喜更是没脸去主动推人家,加上自己也稍微有点没心
情,所以今天两人没有按台历上画的圈爱爱。

  但明天开始就要离开丈夫几天的徐韵婷还是一改平时的冷艳,有些撒娇的腻
在张喜的怀里亲亲抱抱、又耳厮鬓摩的说了半天的情话,说着说着,她就把脸贴
在丈夫的胸口幽怨的碎碎念:「老公,医生说我们俩身体也没什么问题,怎么就
怀不上宝宝呢?」

  可能……是你名字的问题吧?张喜心中暗暗吐槽,又搂着她哄了一会,两人
才四肢亲密的纠缠在一起相拥而眠。

  第二天一早,张喜被生物钟叫醒,洗漱完之后换上一身polo衫加薄长裤
的休闲装,把头发向后梳理整齐后来到隔壁敲门。开门的还是小汐,她从猫眼中
就看到了来人是谁,于是张喜推门而入的时候,看到的只是一个离去的双马尾娇
小背影。

  钱芳还是昨天那副糟糕至极的样子,不过在小汐的帮助下已经梳洗打扮好,
被她拉着手臂,行尸走肉般的随两人一起下楼。坐上小马的车,张喜自然是坐到
副驾,让小汐和钱芳做到后排,然后驱车开往王永恩师姐的工作室。

  心理医生在上海的重要性和社会地位都要较其他地方高一些,可能因为是魔
都的关系吧……所以师姐余茗潞的工作室是在佘山的一座独栋别墅里,门口竟然
还有一个外籍的黑超壮汉做安保。被黑超壮汉核实身份,恭敬的请入装修豪华的
别墅,里面放着不少看起来就价值不菲的艺术品,也不知是房东的收藏还是余茗
潞自己的。

  五号机王永恩自己也是好些年没有见到这个师姐了,上次见还是她从美国耶
鲁大学拿到博士学位后工作了两年、然后又不习惯那边的生活决定来上海发展,
自己给她接风时见了一次,再次见到她时也是意外她的变化竟然如此之大。

  这里要说下王永恩因为16岁就上了大学,20岁就开始读研,他比身边的
同学都要至少小上两岁,而身为他的同学们,也都很喜欢这个勤奋礼貌、帅气迷
人的弟弟,尤其是几个师姐,更是像女妖精见到了唐僧肉一样,每天围在他身边
恨不得把他吃进嘴里。而余茗潞当时并不是这样,老家江苏的她,对这个算是半
个老乡的小师弟虽然也是感到亲切,但从不越礼,她本身也是那种闷头学习的书
呆子性格,王永恩也是难得碰到一个不那么可怕、相处起来没有压力的师姐,所
以两人在求学期间关系反而还很不错。

  上次见面时,余茗潞虽然刚从美国回来,但也没被资本主义国家的奔放所影
响,虽然性格变得比上学时开朗了一些,但仍是一副朴实无华的古板知识女性形
象,这次见到她,竟然穿着一身显露着妖娆身材的旗袍,一头长发熨烫得像是绸
缎一样黑亮顺滑,干净利落的梳了个马尾,旗袍的开叉并没有郭老师相声里说的
那样开到胳肢窝,但也快开到了大腿根,露出笔直肉感的、穿着紫色丝袜的大腿
,40岁的脸上保养很好、画着淡妆,看起来就像个娇媚的年轻少妇,但又有着
一股学者的书卷气。

  「小师弟,怎么,不认识我啦?」余茗潞巧笑嫣然的看着有些发愣的张喜说
道。

  「嘿嘿,还不是师姐你的变化太大了……」张喜讪笑了一下说,感到后颈有
些发凉,貌似被某只萝莉的冰冷视线给刺了一下了。

  「你的变化也不小嘛……」她一双带着美瞳的、宛如穿透人心的眼睛直直的
打量着张喜,说:「如果不是你连身上的气味都没变,我都以为是别人冒充的了。」

  张喜心中一惊,这个师姐可是专门研究过微表情的心理学专家,可别被她给
看出什么来,于是赶紧保持好五号机的原态,然后把话题引到钱芳的病上面来,
他之前简单和余茗潞说过钱芳现在的状态,并判断应该是属于典型的PTSD症状。

  师姐先是把钱芳带到布置得很温馨舒服的治疗室,让她在沙发上坐着等待,
然后叫张喜和小汐出来到客厅说话,向他们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她还让张喜介
绍下小汐,张喜只好说这是自己两口子认的干女儿,钱芳已故儿子的女朋友……

  余茗潞敏锐的直觉让她看出张喜和小汐的关系并没有那么简单,但也没有多
言,静静的听完两人介绍了钱芳的情况后,就让他俩在客厅这里等着,然后去治
疗室开始心理治疗了。

  当房间里就剩张喜和小汐的时候,气氛立马变得凝固起来,于是他开始在那
没话找话的自言自语到:「这屋子里空调制冷是不是开得有点大了。」说完还抱
着膀子像那么回事似的哆嗦了两下。

  小汐根本没理他,低头玩手机,虽然他偷偷看到手机屏幕上就一个短得可怜
的微信消息列表,被她小手上下来回刷。张喜咬咬牙,认为有些问题还是得勇敢
直面,于是直接认错说:「好小汐,别生哥哥气了好不好,我真不是故意的,前
天晚上你也知道我都睡着了,然后醒来发现已经那样了,我有什么办法,虽然说
后来我是意志不坚定没有严词拒绝,但我现在的身份也不好拒绝啊……」

  小汐直接把身子扭过去不听他解释,却也没有走开,小耳朵还偷偷竖着,张
喜继续说道:「我发誓以后再也不碰徐老师了好不好,我就说自己睡眠出了问题
,以后自己去书房睡,而且我以后保证也不去招惹别的女人了,就你和贝贝两人
,你看行不行?」

  听到他十分诚恳的认错,小汐感觉自己已经气了两天的心里舒服了一些,但
又很快的怪自己不争气竟然就这样被他说服,不由又多了一个生他气的理由,她
头也不回的嘀咕说:「反正我只是你妹妹,你这个大浪子爱招惹谁就找惹谁,我
可管不着!」

  张喜赶紧凑过去说:「别啊,别人我都可以不招惹,你我必须得招惹。」

  小汐虽然没有回头,但是张喜发现她晶莹可爱的小耳朵有点粉红了,知道自
己情话有了效果,于是乘胜追击道:「如果你不愿意,我可以把这些关系都断掉
,天天就陪着你,如果不小心挂掉了,就换个身体再来陪着你,直到你生命的尽
头,然后我也会想办法终结掉自己这个诅咒,到另一个世界继续陪着你,好不好
?」

  琼瑶附体的张喜一番话终于让妹妹回过身来,脸上还有些红,表情也不再是
复刻徐韵婷的那种冷冰冰的样子,却是一脸的愤懑:「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这些
花言巧语!?陈凡,我以前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利用贝贝对李俊鸿的好感骗她
的身子,利用徐妈妈什么都不知道占她的便宜!你怎么可以变得这么坏!这么好
色!」

  张喜心中满是羞愧,但也有早想好的说辞:「你也知道我原来是什么样的人
,我也是经历死后换体这种事之后才变成这样的,换成欧阳澜的时候因为是女人
所以还好,自从换成李俊鸿之后,可能因为他青春期身体发育的关系,这方面需
求特别强,你不知道男生精虫上脑之后会变得有多不理智,我又舍不得冲你下手
……」他心中向已经魂消身死的李俊鸿说了声sorry,为了获得妹妹的原谅
只能让你替我背锅了。

  看小汐把羞红的小脸转到一边,他继续说:「那天正好是情人节,贝贝向我
表白,我当时是真没控制住,事情发生后我又发现越来越喜欢你,心中也很是后
悔,但后来一系列的事发生,我们也都默认以后三人会在一起了……我想的只是
以后说什么不能辜负你们,谁知道后来又出了车祸夺舍了王叔叔,正想着怎么找
你俩解释,贝贝就出了事,然后那天晚上我刚和你把秘密说完,已经精疲力尽倒
下就睡着了,谁知睡着睡着……哥哥和你发毒誓,如果我说谎话下次再挂掉就叫
我魂飞魄散,那天我被吵醒时,徐老师已经自己把我的那个插进她身体自己动了
……」

  还没等他说完,小汐的脸已经红透了,凌乱的、急眼的飞起两只小手狠狠的
掐他:「叫你瞎说!叫你瞎说……」张喜嘿嘿的躲闪着,但也没想明白小汐说的
「瞎说」是自己发的毒誓,还是自己开的车。

  看小汐虽然看起来不像是完全原谅自己,但两人也已经把话说明白,他决定
把该说的一次性说清楚:「小汐,我这里还有个想法,但必须要征得你同意,我
这个身体也不知道能活多长时间,万一死掉,对徐老师打击一定很大,我想的是
要不要给他们俩留下一个孩子,毕竟徐老师最喜欢孩子……」

  看小汐又有些要暴走的倾向,他赶紧说:「你可千万别以为是我想这样,我
发誓只是出于补偿考虑,你不知道我占用别人的身体、然后和一位自己尊敬的长
辈做那种事有多痛苦……」(他内心又接了一句「又有多刺激」,这厮完全是欺
负纯洁的小汐不懂大人的快乐)

  妹妹将信将疑的看了看他,「哼」了一声把头扭到一边,用非常无所谓的语
气说:「你干嘛要征求我意见,爱做什么就做什么!反正我只是你妹妹……不过」
她又回头瞪着张喜并攥起小拳头,超凶的说道:「你要是敢伤害我身边的人,
我就和你同归于尽!!!」

  张喜见她默认同意了这件事,就陪着笑脸说:「你放心,我以后和别人做那
事,哪怕是贝贝,我也都把她们想象成你……」说完不等小汐这就和他同归于尽,
说了声「我去上厕所」然后就跑了。

  余茗潞对钱芳这场心理治疗足足持续了两个多小时,两人出来之前这段时间
张喜已经把小汐酱惹怒3次、说脸红7次、逗得动手打人11次……钱芳看上去
还是一副丢魂的模样,但眼睛红肿、明显是哭过,余茗潞却是一副劳心过度的憔
悴模样。

  她让小汐先带钱芳出去,然后和张喜说了一下情况:钱芳的病症要比想象中
的严重的多,她现在由于无法直面儿子死去、老公植物人的事实,已经出于自我
保护的、封闭了自己所有的情感和主观能动性,虽然刚刚初步取得了她的信任并
使她解除了保护状态,但她又很快因为情绪崩溃再度陷入那种状态……于是余茗
潞决定暂时停止这次治疗,她需要再查一些资料并做好更充分的准备。

  「下次治疗就在两天后吧,到时候我可能会用一些催眠疗法,这两天你们让
她休息好,不要再有多余的心理波动。」师姐严肃的叮嘱道。

  「好的,师姐你费心了,回头一定好好感谢你。」

  「呵呵,咱俩就不要这么虚伪客套了。」余茗潞有些肉肉的嘴唇笑出好看的
弧度:「话说你和这一大一小两个美女关系都不一般吧,没想到原来那个纯情的
小师弟现在变得这么……」

  「师姐你可别瞎说,她们一个是我邻居,一个是我干女儿,你这话传到婷婷
耳朵里,我就不用活了……」张喜赶紧解释道。

  「哦?是吗?」余茗潞不置可否的一笑,也没有再多说就下逐客令了:「你
赶紧回去吧,我也得好好休息一会,这趟累死我了。」

  张喜再次表示感激,然后和她道别后,带着两女回家了,接下来着这天小汐
一直都陪着钱芳,她现在还没开学,所以时间很多,陪钱芳的同时还可以看看书
,什么都不影响。而张喜只能是白天上班,晚上独守空房,不过每天都会到钱芳
家蹭一顿饭,小汐这丫头虽然嘴上抱怨他不害臊,但每次做饭时也都会多准备出
来一些。

  张喜每天晚上也都会陪自己在杭州出差的「老婆」徐韵婷煲一会电话粥,虽
然他已经想明白自己不能再招惹这些情债,但在和徐韵婷的相处中,还是被她那
迷人的性格所吸引,并不断动摇自己的意志……

  又到了治疗这天,三人如约来到余茗潞的心理工作室,这回医生大人穿了一
件白大褂,里面却是露肩连衣短裙、腿上穿着黑色渔网袜,看来40还未婚的她
越来越爱走性感路线了,简单聊了几句后,她就再次带钱芳去治疗室了。

  张喜自然是在外面一边喝茶水,一边以逗妹妹为乐,小汐现在对他是又气又
无奈,这个臭哥哥以前多老实呀,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坏、这么讨厌,她既想不被
他低级的调戏招数所影响、高傲的无视掉他,又老是被他不知那句话戳中自己某
些奇怪的点,然后忍不住像小老虎一样暴躁起来,

  这次治疗的时间更长了,将近四个小时的等待后,余茗潞自己揉着脑袋出来
了,张喜和小汐连忙迎上来问怎么样,她却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说:「情况不好
说,你们自己进去看看吧,我要先去歇一会儿。」

  两人走进治疗室,这间屋子里有两面都是高大的落地窗,所以采光很足,屋
内一面墙都是高高的书架,书架上堆满的书散发着好闻的纸香味,钱芳此时坐在
沙发上翻着一本书,脸上却是不见了失魂和苍白,竟然变得精神奕奕,眼神也不
再空洞,嘴里还念叨着什么……

  「她已经好了?」张喜和小汐面面相觑,心中都是一喜,没想到钱芳经过两
次治疗就能恢复成这个样子,他连忙上前打招呼:「钱芳,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钱芳听见声音一抬头,漂亮的大眼睛中却是探寻的神色,她有些弱弱的问:
「你们是谁啊?刚才那位姐姐呢?」

  ……

  PS:中午偷偷更一章,以后可能会改成每周一次性更2到4章了,现在整
个故事的节奏也不像是开篇那样几乎每一两章就换号了,所以写的时候老是想回
去改前一两章的东西,存稿又基本无,只能慢点来一次多更点了,另外在写东西
的时候忽然想起高中时代第一次看到的一本母子乱伦小说,应该是几个故事拼在
一起的那种,印象深刻的就两个故事,有一个好像叫美佐子的夜晚有危险我后来
找到并收藏了,还有一个是讲一对英文名字的母子,在一个天气不好的夜晚躲到
郊外一个别墅里面,然后两人睡在一张床上因为彼此有感觉慢慢搞到了一起,但
后来再也没看过这篇小说,有没有神通广大的书友手里有?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