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第5章)

  • 【锦衣】(第5章)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灰化肥会发黑
2018/10/18发表于sis001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386

                5.希望

  一番忙碌,待到将事办完,已是华灯初上,只担心舅子文弱书生受不住,郑
鸢接骨端是精细,昨日抓" 淫贼" 本就被摔的够呛,加上今日这一折腾,饶是他
孔武有力,回到家中也是浑身如淋了暴雨一般,从上至下湿了个透。也因而扯到
昨日旧伤,回到家中,只痛的直咧嘴,幸得王太医离去前他又强要了一瓶跌打药。

  郑鸢唤了小桃去提热水,胡乱洗个澡,便趴下了要小桃给他抹药,却见方绮
彤握了丝绢过来,主动在他额头轻轻擦了擦,这是破天荒的第一次,让郑鸢有些
愣,再看她,却是说不出的娇楚可人,竟把他又看得呆了。

  " 呆子,看什么?" 方绮彤见得自己夫君如此发呆,虽已是肌肤之亲,也不
由脸羞意。

  " 看仙女。" 郑鸢几时见过方绮彤这般温柔娇羞模样,直看得垂涎三尺,怕
是口水都要下来了。

  方绮彤被他眼神看得满脸发红,不敢再看他,便要转身,却被郑鸢一手擒住。

  " 夫君……" 方绮彤大窘,待要挣扎,又被郑鸢一把拉近怀里,胡乱的吻了
下去,往日里只觉那臭男人虽沐浴了依旧浓烈的味道,今日却化作了雄性的气味,
让她几乎浑身瘫软起来。

  郑鸢只见她羞答答不肯抬头,从绣鞋儿往上看,看到柳腰儿够一搦,看到她
满脸羞色,再看她的云鬟金钗,欲语还羞,满目含春,不由食指大动,正欲去解
她衣裳,方绮彤尚有些惊吓的不能言语,一旁伺候的小桃却是急了,赶紧拉住郑
鸢。

  " 四爷,今日小姐为少爷之事已是乏了,你又有伤……" 却见郑鸢冷冷看她
一眼,吓得不敢说话,手里却依然扯着郑鸢的衣袖。

  " 小桃莫不是想一块儿来?" 因三少奶奶之事,郑鸢本就憋着一股邪火,乘
着今日帮舅子的事,就想将家中娇妻拿下了,言语间也没了平日里的温和。

  " 不是……" 小桃吓了一跳的松开了手,这让郑鸢很是不爽,作为陪嫁丫头,
替小姐暖床,陪姑爷伺睡本就是她的事,谁知嫁过来几年,印象里郑鸢还没碰过
她,也算敬了她些礼数,谁知她竟然得寸进尺还来阻挡姑爷小姐的床笫之事,郑
鸢本就有些恼,见自己一句玩笑话却将她吓成那样,更是不爽。

  小桃自小跟随方绮彤长大,方绮彤一直当她妹妹一般,知她心思,见她这般
模样终是不忍,又看郑鸢今日这般模样,怕是不从他是不行的,无声的叹口气,
对小桃道:" 小桃,我来吧,你且去歇息。"

  小桃大急:" 小姐,这……" 方绮彤这话倒让郑鸢心花怒放,哪能听出小桃
那语气里不光是着急,还多出几分责备意思来。

  " 走了走了,去歇了,莫在此处碍事!" 说着几手便将小桃推出门去," 咣
当" 关上了卧室门,并打上了门栓,开玩笑,他才对这小丫头片子没兴趣呢。

  他兴冲冲的趴到床上,倒有几分孩子寻得新玩具的玩心,让方绮彤不由有些
好笑。只临了见到他的裸背,却又无故多了几分羞涩,结婚几年,似乎这样的亲
昵接触还从未有过。

  方绮彤将丝巾放在身侧,从那红釉小药瓶里倒出些许黑色的膏药,放在双手
之间捂住,轻轻搓了几下,略微有点温度后,小心的擦到郑鸢背后,却是看到那
背青一团、紫一块,显是摔得不轻,好在对方未有杀人之意,未伤筋断骨,已是
万幸。

  " 官人此番也是幸运,这般高处摔下来,未有大碍,这番事自有家中护院去
做,下回莫再如此呈英雄了,太过危险。"

  " 我省的,也是一时急了。幸好看来这娘们儿不是要杀我。" 郑鸢不及思索,
脱口而出。

  " 娘们儿?" 方绮彤一愣。

  郑鸢也是一愣:" 我有说的是娘们儿吗?这几日忙碌,脑子也是糊涂了,是
淫贼,淫贼。那淫贼坏事被我撞破,定是有些恼羞成怒,还好不是刺客,否则我
就糟糕了。"

  郑鸢见说漏了嘴,赶紧东拉西扯的一顿唠叨,方绮彤心中疑惑,终与他关系
也未亲密到何种程度,自揭过去,也不再多问。倒是郑鸢这厮,好了伤疤忘了痛,
说着说着便又想起昨夜三少奶奶木桶里那艳媚的场景来,下面不由的便翘了,加
之名义上的娇妻那粉嫩柔腻的小手在背上抚来擦去,竟有种爱抚的感觉,顿时胸
中邪火噌的就上来了。

  他突然转过身坐了起来,看着面前这娇艳欲滴的媚娘子,一把将那小手抓在
了手中。

  方绮彤一惊,手往回缩了缩,却被郑鸢抓住,抽不出来。方绮彤如何看不出
看他眼中熊熊燃烧的浴火,只觉芳心大乱的一阵乱颤,有心呵斥推开,终觉不妥,
想要抽身逃离,又觉浑身无力,心中只道:" 苦也。"

  放在郑鸢这厮眼中,却是欲语还休,似推半就,只觉若再忍,怕跟寺里和尚
也无异了。

  他猛的扑将上去,扯住了娇妻,把鸳鸯扣松,把缕带儿解,三两下就将她衣
服褪尽了,将那软玉温香抱入怀中。

  方绮彤也是傻了,根本不及思索该如何反应,便已赤裸裸的被推倒在了床上,
待浑身发凉之时方才又醒悟过来,心中大急,顿时乱了方寸,紧夹起双腿躲闪着,
待要更剧烈的退让挣扎,又想起这些时日他对自己的相敬如宾,想起白日里他挺
着伤为家弟接骨,一时间百转千回,心情复杂无比。

  再看郑鸢时,只见他满目赤红,一脸情欲,显是忍得急了,却依旧渴求的望
着自己,似在征询自己同意,与往日里直接便提枪上马的粗鲁相差万里。

  " 罢了,罢了,便与他一回。" 方绮彤心中长叹一口气,略带悲伤苦闷的闭
上了双眼。

  郑鸢确实正忍的难受,本想乘今日妻弟之事乘热打铁的把夫人推了,谁知即
便将她脱光了,她仍死死夹着双腿,让他难以得逞,他又不曾有过这番经验,正
急得满头大汗不知该如何,却听她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发现她死夹的双腿松开了,
知是方绮彤允了。

  郑鸢大喜,也不再猴急着先逞自己之欲,而是慢慢抬起身来,第一次仔细认
真的扫视着面前这洁白温润的胴体,或许说这也是郑鸢本体两世里第一次真正面
对一个真实女人的身体。

  方绮彤很白,可谓肌如白雪,洁白里隐隐透出几分健康的红润,那肩,几分
挺直中显得格外光洁滑嫩;那胸,耸如巨峰,浑圆的扣在胸前,两道弧线从胸口
画起,陡然夸张的往外扩展开来,形成两道惊人的圆弧,张到极致后,直到腰线
上又骤然收紧,放眼望去,竟是满目皆乳。

  让人啧啧称奇的是那乳,浑圆饱满,自然挺拔,毫无四散下坠之势,伸手上
去,宛若水球般,颤颤摇曳,仿佛心尖儿都被颤得痒痒的,麻麻的,让人禁不住
的身体血液就往胯下一处涌;那微微颤起的乳浪,说不出的迷人好看。看去有种
高耸入云感觉的峰顶,两粒娇楚动人的粉红葡萄昂首俏立,仿佛在摇曳着引诱人
将它含入嘴里。

  再看巨峰过处,又是骤然收缩,直至腰间盈盈一握后,再又张扬的往两边发
散开来,微微隆起略显丰腴的腹间,一枚娇俏螺旋深陷期间,直往洁白下处,一
抹芳草萋萋的黑丝不张扬、不夸张的点缀双腿之间,将那最神秘、最幽深、最媚
惑的部位隐藏在依旧轻夹的双腿之间。

  郑鸢来到这一世,似乎还从未如此认真的观察一样东西,如果面前这个让人
为之疯狂的尤物算是东西的话。

  他发现,除了胸,方绮彤那腿啊,笔直修长,竟是后世传说中的" 腿玩年" !

  温滑如玉的白腿伸长之处,十只脚趾胖嘟嘟的,仿若十只可爱的小猪,指尖
腥红的指甲更显出几分妖媚。

  只能说郑鸢是无比幸运的,第一次真正看到女人的裸体,便是面对这样的极
品。便就是这般看,郑鸢也只觉胸中积火马上要爆炸,所有的压抑和积累都要从
下体迸发一般。

  " 夫君……" 方绮彤身子凉了半响,却未见相公上来,微睁开眼,只见相公
呆子般痴痴盯着自己的身子,怕是口水都要流下来了,顿时大羞,轻唤了一声。

  郑鸢这才仿佛从梦境中惊醒一般,摇摇头,逃离了妻子娇躯的媚惑,异常困
难的咽口唾沫,然后手有些颤抖的伸了过去。

  手掌落处,只觉一片温滑糯腻,似乎连手指尖都能闻到那丰腴的少妇体香了,
那香甜又由指尖传到了心窝里,如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一般,畅快的让郑鸢
想大吼一番。

  郑鸢爱抚时,手掌过处,方绮彤顿时浑身阵阵无法抑制的颤抖,不知为何,
嫁于郑鸢经年,今夜她却会有种无法阻挡的初夜般的悸动,或因他前所未有的温
柔,让方绮彤紧张中还还带出几分期待,仿佛感觉面前换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相
公一般。

  方绮彤赶紧甩甩头,似乎想将脑海中的异样甩掉,却发现,面前这个相貌粗
鲁的男子眼中闪烁着的,除了浴火,还有爱护和温情。是了,就是这眼神,让她
觉得完全陌生,像换了一个人,也竟然让她一直以为已如止水的心,不由自主的
跳动了一下。

  她有些眼神复杂的看着自己有些陌生的相公,过往的各种场景不断在脑海里
闪现,记忆里那粗鲁拙劣的汉子半买半抢的将自己纳入府中,爹爹悔恨的泪水,
娘亲撕心裂肺的哭喊;自己曾经作为少女的梦想,那苦苦追寻的伟岸郎君,还有
这些日子以来,那几度放手,又难以割舍的内心挣扎,身为人妇的懊恼,那欲绽
放却不得不坚守的捆缚……

  方绮彤忽然间觉的好累,一直以来压抑的苦闷,让她终是累了,没有阻止郑
鸢,与其说报恩,不如说她也需要找个途径宣泄。

  感觉到相公迷恋的在自己胸前爱抚亲吻,乳峰上的两粒樱红因为被粗糙的舌
头不断挑逗的缘故,已坚硬俏立如两粒红红的大枣,似乎这让相公更流连了。

  那调皮中又略带贪婪的舔,让她浑身上下都似乎痒了起来,身子不安的扭动
着,想在扭动中寻找到止住这痒的方法,却似更痒了,连双腿间也瘙痒起来,她
不由的夹起了双腿,轻轻厮磨,这样似乎好了些许,然而却又感觉到有股热流便
要出来了,让她有些臊、有些慌,还有些羞。

  虽是结婚数年,这一晚,方绮彤竟还羞红了脸,需知过去以往,这粗鲁相公
除了埋头猛冲,哪有何技巧可言,每每直把方绮彤弄得苦不堪言。而今晚,相公
再不复以往的横冲直撞,这从未有过的温柔,让她——真的很有些感觉。

  她感觉到相公离开了自己的乳尖,无了动静。她微微睁开眼,就看见他趴在
了自己的身上,火热而温柔的看着自己,不知为什么,一直隐忍的她就爆发了。

  方绮彤忽然伸出了手来,捧住了郑鸢的脸,然后几未犹豫的主动吻了上去。

  天可怜的,尽管早已结婚,可对于郑鸢,或应该讲是阳原来说,这就是他的
初吻啊!

  方绮彤惊讶的发现,自家相公在这上面竟显得异常笨拙,他不是常流连于青
楼之间吗?怎会如此笨拙,甚至自己主动将小香舌伸出时,他还会有些胆怯和害
羞的躲闪,让她几以为遇上了假冒的相公。

  她离开了相公的唇,有些迷惑,又有些好奇的看着面前这无比熟悉,却又有
些陌生的男人,然后再一次主动将他头扳了下来。

  这一次,她不仅吻上了他的唇,而且略微羞涩却又主动的伸出小香舌来,绕
了几圈便将相公的嘴撬开,探了进去,又嫩又滑的挑逗着相公的舌尖。

  她能感觉到,相公忽然如雷击般的震了一下,所有动作都停了下来,她睁开
眼,正有些奇怪的看向相公,他爆发了。

  郑鸢几乎忘了这个世界,什么催赋,什么东虏,什么家国情怀,统统都被抛
在了脑后,他只觉此刻,身下的方绮彤就是全世界,他要爱她,他要占有她,他
要向全世界昭告,这个万人迷恋的苏州大才女只属于他一人!他也终于体会到了
从此君王不早朝的感觉,或许每日都流连于这温柔乡,也未尝不是一件快事。

  他喘着异常粗的气,在方绮彤的唇上、鼻上、脸颊间、粉脖上亲吻着,舔着,
火热的气息喷到方绮彤皮肤上,让方绮彤觉得自己身体也越来越火热起来,她有
些迷乱的迎合着郑鸢的亲吻,双手半搂着相公,无意识的在他背上抚摸。

  一阵厮磨缠绵后,郑鸢发现还是娇妻的香唇更吸引自己,他贪婪的深深的吻
着方绮彤,忙乱的却渐渐无师自通的将那舌儿含进了自己嘴里,挑逗吮吸着,两
人的舌尖相互嬉戏纠缠在一起,一会儿是郑鸢主动挑逗,一会儿又是方绮彤主动
将他含在嘴里,两人都有些忘我的沉醉了。

  郑鸢的大手覆盖在方绮彤的胸前,果然如他之前所料,一手根本无法掌握啊,
感觉到手掌外仍旧溢出的乳肉,郑鸢只觉心中满满的满足和幸福,人生有此美乳,
当浮三大杯啊。

  他揉着,搓着,磨着,手指尖不停的围着那因兴奋而涨红的乳头打转,或将
它捏在手里,有种狠命搓捏的冲动,又担心捏疼了她,爱恋的用吻安抚着身下的
娇妻。

  渐渐的,他也感觉到方绮彤的呼吸也开始有些重了,他想起前世看过的岛国
动作片,依稀还记得里面的老三样:舌吻、舔阴、口交,第三样怕是绮彤不愿的,
舔阴他倒从未试过。

  他困难的咽咽唾沫,开始从她的唇开始,往下吻。本想一路往下,谁知待将
那乳头含入口子,宛若激发了他的天性一般,他竟舔吸如孩童,含在嘴里久久不
愿吐出,只含得绮彤花枝乱颤,阵阵娇喘轻哼,娇躯蛇扭中,险些就呻吟出声来,
那粉腿间的水儿,愈发泛滥了。

  方绮彤秀目紧闭,粉拳咬在唇间,身体无意识的扭动起伏着,终于,她感觉
到郑鸢离开了自己的乳房,却又没了动静,她娇喘吁吁的微睁开眼,看见相公还
痴痴的盯着自己的丰乳,仍有些恋恋不舍,只看不到自己双颊粉红,满目含春,
一副娇艳欲滴,待人采摘的媚惑模样,这让郑鸢又沉醉了,再次俯首下去。

  相公的唇再一次在自己乳头上流连一阵后,开始顺着自己丰硕的乳球往下,
边吻边舔着。绮彤颤抖着扭动的更厉害了,阵阵娇柔腻糯的轻哼从含在嘴边的指
缝间传出,让身上趴着的郑鸢更燃起胸中男性征服的欲望,他舔得更欢了。

  " 啊………哈……。" 忽然,方绮彤再也没忍住,娇吟出声,她吃惊的微抬
起头,却见相公埋首在自己双腿之间,一件湿湿滑滑的小嫩肉在自己最隐秘的开
口处刮擦。

  她几曾被如此舔弄过,感觉连腰都要酥软了,只堪堪抬起首看一眼,就再无
力支撑,倒了下去。

  " 羞煞人了。" 她心中暗叨,口中却又是一阵娇呼,嘤嘤呜呜的再也控制不
住的娇吟起来,如诉如泣,不知为何的喃呢呻吟着。

  屋外不远处,小桃异乎寻常的正焦急的走过踱去,忽然间听得房内传来方绮
彤一声骄哼,然后一阵如哭泣般的呻吟娇啼,她猛地一震,脸上露出一个复杂的
表情来,不是羡慕,而是不敢相信,不甘和怨恨。

  " 小姐,你怎能如此,如何对得起……" 她咬着红唇,不甘心的低语道。

  屋内,不管方绮彤如何隐忍,下体终是泛滥了,甚至能让她清晰无比的感觉
到大股的热流随着相公舌尖的挑拨奔涌而出,倶被吞入了他的口子,怎么止也止
不住,甚至越舔越多,她也浑身如爬遍了蚂蚁般,瘙痒的只能用呻吟在缓解。

  郑鸢埋首在娇妻双腿间," 呼噜呼噜" 的舔得不亦乐乎,那流淌的蜜汁沾得
他鼻子、嘴巴到处都是,原来方绮彤这大才女也是这般敏感的,让他更是兴奋的
埋头工作起来,即便连舌根都酸了,也舍不得离开,边舔还边把手指伸来相助,
他能听见娇妻哼得更欢,身子也扭得更厉害了,几乎有种要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他终是兴奋的有些控制不住了,挺着如打了膨大剂般的肉龙趴将起来,方绮
彤感觉到了他的动作,微睁开已迷蒙的双眼,大口的喘着气,有些害怕的看着他
巨大的勃起,隐隐的,她能感觉到自己还有些期待。

  她看见郑鸢握着自己的肉龙分开了自己的双腿,不,或许应该说自己也是就
着他的势主动分开了双腿,然后她诧异的看见,郑鸢竟有些手忙脚乱的手足无措,
让她有种他竟找不到入口的感觉,杵着肉龙就一阵乱捣,好在自己双腿的蜜汁已
足够润滑了,几乎是滑腻的引导着那头进了去。

  " 嗯——" 方绮彤长长的一声闷哼,头高高的仰起,这个混蛋,竟如第一次
般猴急的一插到底,好在下体已足够湿润,可这突如其来的饱胀也激的绮彤一阵
乱抖,险些背过气去。

  " 啊——" 郑鸢也长哈了一口气,这紧致销魂的包裹,让他如醉如痴,太T
M爽了。此刻,似乎不用句脏话都不能表达他那爽到极致的感觉。

  难怪每个男人都爱好这玩意儿,简直泡死在里面都值啊。

  郑鸢深深的插入方绮彤后,默默享受着这爽到骨子的紧致,脑袋里却尽是胡
思乱想,甚至想起后世里一个段子:一四十岁的老光棍终于结婚了,洞房第二天
一大早,跑到屋后山坡上狂喊:" 我操他妈,这么好玩的事竟然今天才知道!"

  方绮彤也显是兴奋了,紧夹起了臀儿,郑鸢顿觉下体龟头似乎一滑,又滑得
更深入了一些,陷入一片嫩媚娇肉之间,宛若内里多了一张滑腻的小嘴,咬住了
自己本就敏感无比的龙头,然后……他竟无比沮丧的发现:自己又泄了,泄了。

  方绮彤正沉迷兴头,忽觉一股滚烫的热流毫无征兆的喷薄而出,尽数浇在了
自己的花心上,浇得她诧异无比的睁开眼,就看见郑鸢一脸懵逼郁闷的愣在那里,
心底有些空荡之余,不知为何却噗嗤笑出了声来。

  郑鸢更郁闷了,两回了,自己竟然早泄两回了,上回说是醉酒倒也罢了,这
次如此清醒,竟也这般快的泄了,这让他简直有些抬不起头来。

  身为后世处男,他又如何得知,他本未经房事,不管是大头小头,都是初哥,
在这床笫之间,如何战得赢方绮彤这少妇,更何况,他更不知的是,方绮彤本就
身怀名器,正是十大名穴之首的龙飞穴。这龙飞穴穴肉本就嫩得出奇,大腿动的
时候穴部肉肌倶跟着颤动,当男子阳具一开始插入时,穴道四周肌肉会突然蹙起
皱褶,而且频频震动如同在一圈一圈肉环里滑动,异常刺激,也就好像鸟儿扇动
两翼张合似的,故有一种绝对美妙绝伦的超级快感。通常男子都受不得这种搔到
痒处的刺激,插入后抽动不了几下就会控制不住而狂泻不止,而如同狂狮恣意纵
情,更何况郑鸢(阳原)这初哥。

  只那方绮彤倒有些诧异,过往郑鸢粗鲁,在这方面倒有几分勇猛,全然没有
今日这般狼狈,看到郑鸢如初哥般的窘迫,她虽有几分疑惑,也只道是郑鸢有伤
在身,也不疑有他。

  方绮彤那一笑,让郑鸢更是沮丧,待想举枪再来,背却一阵剧痛,险些要坐
不住,想是之前太过沉迷,扯到旧伤了。见他痛苦,方绮彤也是一惊,竟也顾不
得穿衣了,忙赤裸着坐起来扶住他:" 可是扯着背伤了?"

  郑鸢点点头,眼睛落处却是那丰硕饱胀的乳球,只觉鼻子一热,方才泄过,
竟仍又流了鼻血,方绮彤这才低首发现自己未着片缕,此种情况从未有过,不由
有了几分娇羞,却又多出几分满足来,也懒得再遮衣,赶紧挺着丰乳服侍郑鸢趴
下。

  末了,郑鸢还是未能梅开二度,在一片温玉娇媚中趴下歇了,不多时,便沉
睡了过去。

  此时,方绮彤已束上了主腰,坐在郑鸢身侧,心情有些复杂的看着面前的男
子,貌似粗鲁的他沉睡中竟如孩童一般。

  良久,她叹了一口气,起身下了床,披衣推门出来,却看见小桃一脸幽怨的
看着自己。

  " 小桃,你怎还在此处。" 方绮彤莫名有些心慌的问到,側首不敢看她。

  " 小姐,你怎能……。" 小桃恨恨的," 你不是说恨他入骨,绝不让他碰你
吗?!"

  " 弟弟得他……。"

  " 借口!" 小桃竟不顾主仆之分断然打断了她的话," 都是借口!你可是犹
豫了?可是想逃避?小姐,你难道忘了自己跟我说的吗?今世良人,莫道盖世无
双,也要顶天立地。可这郑鸢,粗劣妄佞,不学无术,过往便罢了,如今有了李
公子,你怎能还把自己身子给了他,你该如何跟他交待?你对得起他吗?!"

  " 小桃!" 方绮彤见她口无遮拦,也是恼了,只怕让人听了去,赶紧低声喝
道," 休得胡说!莫忘了我已为人妇,当遵妇道,与那李公子也只是君子之交,
并无有其他。"

  " 小姐!" 小桃也是急了,不过总算记得压低了音量," 你说这话能骗得了
谁?

  骗我?骗李公子?但能骗得了你自己吗?"

  " 你休要再胡说!" 方绮彤喝道," 这话要人听得去,你我还有名节吗?"

  " 名节?" 小桃冷笑一声," 为了所谓名节,却要连自己真爱都不要了吗?

                 "

  " 够了!" 方绮彤打断了她的话," 究竟是你的真爱,还是我的真爱?!"
方绮彤此话却让小桃闭上了嘴。

  方绮彤深吸了一口气:" 我自知李公子明经擢秀,有经世之才,也知你的心
意。然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说着说着,方绮彤已是泪两行,一首诗脱口而出:
" 知君用心如日月,事夫誓拟同生死。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却
是张籍的《节妇吟》。

  " 他究竟做了什么,却一夜间让你如此有天翻地覆的变化。我待看你明日如
何去见李公子。" 说完,小桃愤愤的便离开了,竟未将自家小姐放在了眼里。

  " 做了什么?" 方绮彤喃喃的,也有些迷茫了。

  若说只这一夜温存,就改变了这心性,连她自己也说不过去。只如小桃所说,
为何顷刻间自己会有这天翻地覆的变化,是这段日子来,郑鸢忽然发生的变化让
她心中终有愧疚;或是家中发生这变故,郑鸢突如而至的主心骨让她有了份依靠;

  又或是方才于床底间郑鸢的那份爱慕、笨拙、无刍,让她莫名的激起了一分

                母爱;

  还是无尽的取舍挣扎纠结中,让她终有些倦了。她都不知,只是这心境,却
真的有了一点点变化,似乎那份纠结,更是甚了。

  卷外小段:一个丫鬟的野望

  小桃是个孤女,自小在方府跟随方家小姐长大,方家小姐比她大上几岁,自
小似主仆,亦似姐妹。身为书香门第的闺女,小姐的容貌才情她是知道的,自从
小姐十五岁第一次跨出闺门之时,苏州城里便传出了文无第一,容无第二的说法,
她的容貌和才学之影响,甚至到了万人仰慕,却倶自惭形秽,无人敢问的地步,
虽有几分夸张,却不远矣。

  世人皆言:哪个少女不怀春。跟所有花样年华的少女一样,十八年华的她,
也满怀着对未来的憧憬,身为小姐的贴身丫鬟,将来定是要随嫁姑爷带暖床的,
她暗叨着小姐如此才情,嫁个状元郎都算下嫁,估摸着小姐少不得也要得个诰命,
而自己,至少也是水涨船高的成为姨奶奶,凭着她的聪明,说不得也能得个诰命,
那才算是人生美满。

  谁知天不如人愿,谁也不曾想到老爷竟会出了事,天姿国色的小姐竟被个粗
劣无比的莽撞汉子乘虚而入,半抢半买了去。她永远记得,那一天虽是艳阳高照,
在她眼中,却整个都是灰暗色的,那个本该幸福温暖的晚上,她躲在院子里,整
整哭了一夜,甚至,她觉得自己的伤心,比小姐要更甚。

  看得出,小姐也是万念俱灰,一度心如止水,欲平淡了此一生,她也只觉自
此失去了人生的希望,那段日子,她才真正体会到哀莫大于心死,悲莫过于无声
的滋味。

  每逢汉子酒后需要时,她都百般推脱,甚至不动声色的将小姐推将出去,而
自己则悄悄的坚守住贞洁之身,这大概也成为守住她当初希望的最后一个心灵的
坚持。

  每每看到小姐几近绝望的走进房间,她也只觉悲哀,却又暗自庆幸,似乎那
汉子只沉溺于小姐的温柔乡,暂时来不及染指到她。

  或许这个世间真有佛,看不得她这高洁之人就此了却残生。

  那次与小姐去西园寺为主母烧香祈福,竟让她与小姐遇见了李公子。

  在那个烟雨朦胧的下午,她的心仿佛被重重的撕开了一道口子,早已停止跳
动的心又开始扑通扑通的跳动起来。

  那伟岸的身躯,如旭日般温暖到心窝的笑容,像持续阴霾的天空中洒下的一
抹和煦的阳光,让已死去的她,又活了过来。

  口吻生花、雅人深致、气宇轩昂、卓尔不群、才高八斗……似乎所有她能想
到的华丽辞藻都无法映衬出他的不凡。

  天可怜见,李公子显是被小姐给迷住了,待看小姐,虽秉守止礼,却无法掩
饰住那重又灵动的眼神。

  小桃能无比清晰的感受到李公子对小姐的浓浓情意,也自觉也感受到小姐的
心动,只无奈已嫁做人妇,不敢有所愈礼。而那李公子,却是不曾嫌弃小姐,多
次言道要带小姐离开,小姐未尝没有心动过,只顾忌家人,每每难下决心。自此,
她便成了两人穿针引线之人,每念于此,总觉自己便如《崔莺莺待月西厢记》里
的红娘一般,只不过她这红娘,早已先于崔莺莺给张生暖了床,而且想此生都暖
下去而已。

  眼见这半年多来,小姐对李公子的情意已愈发难以自禁,不曾想又发生今日
之事,口口声声说要为李公子收住的小姐,竟又进了那汉子的房,而且带有几分
主动的,她胸中气闷到难以言诉,只觉这是小姐背叛了李公子,更背叛了自己。

  「既是如此,小姐,你也怪不得我了。」小桃喃喃的,眼中闪烁着一股异样
的光芒。

  竖日,郑鸢醒来,发现床上依旧不见伊人,想是昨夜虽与了他,终究心性仍
未改变过来,他只得叹口气,待要唤小桃时,进来的却是另一丫鬟,虽有些诧异,
也未多问。很多时候,这座小院里,他反似寄居的一般。

  用过早点,正抚着背痛的厉害,问起夫人,丫鬟却道一早与小桃出去了,他
只当又去了岳父处,也未多问,正踌躇着要去百户所,就见周卫走了进来,道是
百户相召。

  百户所里,本是满脸阴沉的李毅权见到郑鸢呈上的会票,面色略微缓和,却
不看那数目,只问道:" 这是……"

  " 苏州商贾挽留知府青天,自愿捐赋四十万两。"

  " 四十万两?" 李毅权一皱眉," 你说收上来四十万两?"

  " 确是四十万两没错。" 郑鸢疑道,暗叨:自己可全数呈出了,不曾有所隐
瞒,对面如何仍一副我有所隐瞒的模样。

  " 你很不错!" 良久,紧皱眉头的李毅权忽然展颜大笑起来,还走下堂来,
连拍郑鸢几下,心情无比愉悦笑道:" 昨日有人密报,说你收了四十万两,今日
定会隐瞒。很好,你很好。"

  此话一出,惊出郑鸢一身冷汗,得亏自己做了放长线钓大鱼的准备,硬是按
下了截留十万两的贪念,否则今日不但无事,反而要大祸临头,至于是谁的密报,
自有后面的手段去查明。

  " 有了这四十万两银子,我少不得是个千户,若到了那日,定保举你为苏州
百户!" 有了这四十万两,再加上郑鸢的" 忠心" ,李毅权大是高兴,连官职也
许出了。

  " 谢大人!" 郑鸢笑着拜谢,又道:" 不知大人准备如何分配这四十万两银
子?"

  " 自是缴入内库。" 李毅权哈哈笑道,仿佛那千户的帽冠正在向自己招手。

  " 大人,属下妄言,如此这般,只怕大人要留在这苏州,便走不得了。" "
嗯?" 李毅权一愣。

  " 去岁今年,圣上连下数道旨意,加赋催缴,各有极尽能事,倶不能成。大
人受命不过月余便成,你道上面会有何想?" 此话让李毅权陷入沉思之中。

  " 其果有二,其一,大人果敢精义,当授命继留;其二,欠赋二十五万能入
四十万;那再加赋四十万,大人可能入百万?"

  郑鸢话虽不多,却如一盆冷水浇下,浇得李毅权个透心凉:" 甚是有理。提
醒得对,提醒得对。你说,该如何章程?"

  郑鸢想了想:" 还复朝廷仍是二十五万两,十万两呈与指挥使大人。"

  " 那还有五万两呢?"

  " 五万两?哪还有五万两?" 郑鸢一脸大惊的模样," 属下只收的三十五万
两,倶已上呈,不敢有丝毫隐瞒,如何还再有五万两。属下确是不学无术,大人
可也不能框我。"

  李毅权听得这话,好是一愣,盯着他看了半响,终于展颜一笑:" 是本官记
错了。你且下去吧。"

  " 是,大人。" 郑鸢正要拜别。

  " 等等。" 李毅权又叫住了他," 去岁以来,百户所难为米粮,我记得一直
欠你的火炭银尚未发放,你自去领五百两银子。"

  " 谢大人!" 郑鸢做出个惊喜的模样,心里却是暗骂" 铁公鸡" ,给了五万
两银子,只给自己五百两,端是吝啬无比。不过,现今看来,这空手套白狼的五
万两,倒是买了一个亲信,与北京锦衣卫指挥使搭上了关系,想来一个百户应是
跑不了的,算算,也值。

  又想想昨日里,与家中美妻的缠绵,他美美的,只觉已看到了未来的希望。

               (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