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美妇收集录(武侠,调教,长篇)】(3)(师娘篇)

  • 【江湖美妇收集录(武侠,调教,长篇)】(3)(师娘篇)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xiaoxiao112
2020年3月30日发表于第一会所SIS001
是否首发:是
字数:12057

             第三章 止痒突破拜师

  二人足足已经折腾了一个多时辰,陈少天才恋恋不舍的把大鸡巴从师娘嘴里
抽出,当肉棒抽出的一瞬间一条晶莹的口水顺着师娘嘴里脱口而出。

  随即就是师娘呼呼的不断的喘着粗气,这半个时辰可把她折腾的要死要活,
如今陈少天可下把大肉棒抽出,她也能趁机多吸几口新鲜的空气。

  「好主人……快……快……来插师……娘……的小浪穴吧……」师娘妩媚的
看着陈少天,此时面有疲惫之色。但这些疲惫之色根本无法与下体的瘙痒相提并
论。一个多时辰的苦苦煎熬,随机加倍而来的瘙痒,让苏美娴痛苦至极。

  陈少天看着眼前惹人怜爱的美师娘,不由得心一软,,站起身子走下床将师
娘抱了起来,轻轻的放在了床上「好师娘别着急,主人这就帮您止痒」

  说完两只手将师娘的双腿分开,大鸡巴在师娘充满魅力的洞口上不断摩擦。
淫荡的水珠不断从师娘的白虎嫩穴中分泌而出。

  「女人是水做的这句话果然不假,这骚货下边一直在流水,这都多久了,这
骚货竟然没有脱水真是神奇」

  「好主人……娴奴……娴奴快受不了了……求主人……快帮贱奴……止…
…止痒」陈少天迟迟未插进她的小浪穴,这可把她给急坏了。连忙开口哀求陈少

  陈少凡闻言大鸡巴用力一挺,直接插进了师娘的白虎美穴,刚一插入苏美娴
脸上就露出满足与解脱的神色

  「……唔唔……进来了……好舒服……谢谢主人临幸……嗯……嗯……啊
……」苏美娴只感觉自从徒弟的大鸡巴插进来之后所有瘙痒的感觉竟然当然无存

  当坚挺的大鸡巴渐渐深入苏美娴的白虎浪穴之时只听苏美娴「啊,怎么会
……怎么会这么疼……啊……裂开了……主人……求主人轻一点……啊……好痛
唔唔唔……」

  几滴鲜血从苏美娴的白虎浪穴处流出。此时的陈少天也由于五雷轰顶……

  「难不成师傅师娘成亲了这么久,师娘的处女摸还在?怎么可能……师娘都
是生过孩子的人了……」陈少天心中大骇

  「师娘,你今天是来月事了吗」陈少天急忙问道。他也知道女人每个月都会
来一次月事,下体会出很多鲜血……是不是这破事让自己赶上了呀……

  「没……没有啊……唔唔唔……好……好痛……贱奴……贱奴的月事已经过
去了……啊……主人……轻一点……娴奴要受不了了……嗯」

  「对……对了……主人……贱奴……当初生……生可儿……的时候……不是
顺产的……当……当初那个……死鬼……从……万药谷……带来一位神医……在
……在贱奴……的肚子上……开……开了一刀……将可儿……取出……听,那神
医说……这是万药谷最新研究的……的……秘术……说来……确实神奇……肚子
上开了那么大一刀……竟然……竟然一点疤痕……都没有……留下……啊……好
痛……主人……好徒弟……好主人……轻一点……师娘要受不了了……啊」

  原来如此。回想之前师娘的话,师傅勃起之后也才只有有3厘米,如果是这
样,那……那么师娘极有可能还是个处。

  真是上天垂帘呀。没想到呀没想到。高傲师娘的处女之身竟然让我给破了。
陈少天此时激动万分。连忙加快速度,用力抽插师娘的处女地

  「师娘乖,听话,一会就不疼了,一会会很舒服的。」陈少天急忙安慰道,
左手也毫不闲着伸出两根手指,将手指插入师娘的嫩菊花中不断搅拌,右手则是
在不断拍打着师娘的浪臀。多重刺激着眼前宛如母狗的骚师娘。

  师娘不仅菊花是名器,没想到这个白虎浪穴更是内有玄机,刚插进去的时候
无比之紧,随着时间的推移竟然又紧上了一分,而且师娘浪穴内仿佛有无数只小
手在抓着陈少天的大鸡巴一样。那种感觉简直和师娘的嫩菊不相上下。

  原本陈少天还对师娘的浪穴不是处略有失望,现在不仅失望全消而且还有这
么大的一个惊喜陈少天对师娘的态度不由得好上了几分。

  「嗯,主……主人真会玩……小菊花好爽……啊……好麻……要飞了……不,
不疼了……好麻……主人……用力」苏美娴浪叫着

  随着时间的推移苏美娴下体的疼痛感越来越少,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
股酥酥麻麻的感觉,和被陈少天玩弄的菊花有着一样的感觉,但是感觉没有菊花
那么明显。

  「师娘可真骚,这么骚的师娘要是被众弟子们看见了可怎么办」陈少天玩味
的问道。

  「管……管他们呢……好……麻……再用力一些……」双重的快感不断袭击
着苏美娴,喘息之声越来越淫荡。

  「师娘年轻的时候一定有不少人追求吧,哦不对,就连现在也是好多人吧。
师娘能不能给我讲一讲都有谁呀」陈少天笑着问道

  「……嗯……年轻的……的时候……好多同代弟子都追求过我,不过现在大
多都已经四散在各地,有的已然身死……」苏美娴貌似有些不愿意提起这个话题

      啪的一声陈少天用力的朝着苏美娴浪臀打了一巴掌

  「谁问你他们都在哪了?死不死跟我有毛的关系。我就想问问都谁追求过师
娘,我认识的。」陈少天不满的问道。

  「嗯……主人……认识的……玄剑峰六长老,九长老,十一长老。当初他们
都是我的小师弟,属他们几个追求的欢。嗯,还有几位太上长老也私底下给我写
过情书」说完小脸不由得更红几分……若是让他们知道现在自己这淫荡的样子
……

  「太上长老……师娘你当初是不是很骚呀……太上长老都给你写过情书…
…那他们是怎么追你的呀?现在还有没有往来呀」

  「贱奴哪有……贱奴当时可有出了名的冷美人……玄剑峰的六长老还好一些,
自我成亲后就少有往来,也没往这方面想。九长老和十一长老就是个色中恶鬼,
那几个太上长老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哼。哪个不是妻妾成群的,外界关系不明不
白的还一大堆,就这样,他们还私底下常常给我写情书。最过分的还是那个十一
长老姜离。年轻时好悬让他骗了」师娘愤然说道。

  「当初走出师门历练,那个姜离说自身修为不足,想和我一起历练,我是大
师姐,平时关系也很好,就答应了……嗯……再快一点……贱奴要……」刚说一
半,随着陈少天的抽插竟然开始索求

  「师娘继续说呀。你不说我可要停下来了」陈少天好奇心大起,他也很想知
道这些个师门八卦。平日威严肃穆的长老们的另一面。

  「别……贱奴……贱奴继续说……我们出去历练早期还……还好,那厮也没
表现出什么异常,当我们……剿灭了……嗯……剿灭了一处盗匪过后,当地村民
要为我们举办庆功宴……那厮竟然趁我酒醉想要……想要……强上我」说到这苏
美娴的语气显然非常生气

  「然后呢,继续说呀」

  「多亏当日囚龙山的几位女弟子半夜来找我,那厮才没有得逞,当时我本想
阉了他,奈何醉酒太厉害……不是他的对手,把他吓跑后就没了下文这也不是什
么光彩的事,事关我的名声……我也就没有再追究。」

  「那个太上长老张初更是过分。哼……倚老卖老,早期经常以指点武功为由
占我便宜,最后更是过分……竟然写信和我说,和他交合一次,就帮我成为玄剑
峰峰主。成亲后更是变本加厉的骚扰我。仗着自己是那死鬼的师傅简直肆无忌惮。
我和那死鬼说过一次,但是那死鬼对师傅是孝顺有佳,我说他也没信……反而责
怪我。那老不死的张初分明就是抓住这点才敢如此作为哼……」越说越生气

  「师傅都责怪你什么了?」陈少天不可置信的问道

  「那死鬼说我穿的衣服太紧,分明是在勾引众人叫我平日多穿些宽松的衣物
免得招风引蝶……还说什么师傅年纪大了怎么可能会贪图我……哼,当初真是瞎
了眼了,嫁给这样一个窝囊废加性无能。」

  「……」陈少天有些个无语,怪不得师娘近些年穿的衣服都这么宽松原来是
师傅让的……他还对师门长老们的八卦很是正经,没想到呀没想到,自诩名门正
派四山之首的万剑山的门派高层们,竟然如此不堪……

  此时的陈少天险些被师娘的气势给惊到,此时的师娘媚态全无,愤愤然的在
诉说,越说越气。他生怕师娘一转身一掌拍死自己……于是胯下开始拼命的加快
速度。

  「嗯……好主人……好舒服……好快……好麻……好爽呀……要飞了……对
……就这样……贱奴要受不了了……唔唔唔……好美呀」苏美娴继续浪叫,之前
刚产生的威严荡然无存。

  陈少天这下放下了心,继续问道「那,师娘,你和师傅这对神仙眷侣难道私
下里关系并不好吗」

  「嗯……用力……什……什么……神仙眷侣……都是做做样子的……他的下
边不行,自己也自卑,不敢见我……平日里早出晚归的……经常丢下我和可儿两
个不知道去哪鬼混去……不过就他那玩意……谁和他鬼混简直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苏美娴幽怨的说道,话里行间无一不是对林易哲的不满与失望。

  「前些日……他……他激动的来找我……说……他马……马上就能展现…
…男人雄风了……要我再等等……结果昨天,他叫我……哀求我……灌肠等他
……现在竟不知所踪……估计又是打打口乖……唉……」

  「师娘这不是有我呢吗,师傅不能满足你,有我这个主人满足你不是吗」陈
少天感化欣慰,速度又加快了几分。

  此时插入师娘菊花的手指已然变成了三根,三只手指在师娘菊花里不断地搅
拌抠挖着,胯下大鸡巴更是不断地用力抽插着

  「啊……主人……好……好深……要去……要去了……」苏美娴浪叫着身体
开始剧烈的颤抖。

  陈少天突然也感觉到大鸡巴酥麻无比,尤其是龟头处,此时的他再也不能控
制,「噗」「呲」两声几乎是同时发出,一股股乳白色浓浓的精液急速灌进苏美
娴的蜜穴深处。

  自苏美娴蜜穴深处一股股透明液体夹杂着乳白色的精液急速涌出。美师娘迎
来了人生中第一次潮吹,仿佛盼望着多年一样,苏美娴幸福的闭着眼,颤抖着身
躯。

  就在此时陈少天突然发现自己的大鸡巴竟然无法拔出,仿佛长在了师娘浪穴
里一样,一股股雄厚的真气自龟头涌入身体,直至丹田。

  自己那已经枯竭的丹田内竟然不断涌入以及产生真气,真气剧烈的游走全身,
仅仅片刻陈少天感受着自身,此刻的他陷入无限的惊喜当中,随着真气的不断增
加,迟迟不能突破的第四层关卡,也是顺利突破。

  突破过后,疯狂涌入身体内的真气不减反增,大量真气冲入丹田后,随即就
与自身产生的真气相互结合,游走全身。

  心法第四层初期- 初期巅峰- 中期- 中期巅峰- 巅峰- 第五层这一过程持续
往复,最终停留在了第六层初期,终于停了下来。随着真气的停止涌入,陈少天
惊讶的发现丹田内竟然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

  原本听闻师傅说过,无论什么心法,突破到了第六层就算是迈出了「天人之
隔」因为第六层之前心法层次增加的象征乃是体内真气的数量(密度)以及浓度,
而第六层则不然,真气化气为水,丹田内逐渐由真气变为水滴,积攒水滴。水滴
积攒到一定数量之后方可突破到第七层。

  传闻所谓的天人之隔卡死了9成的练武之人,有9成练武之人生生卡死在这
第五层上,直至老死。

  但此时的陈少天则不然,体内不仅有着数量庞大的水滴,陈少天数了数,竟
然有30多滴水滴。30多滴水滴成圆形状分布互不侵犯,整齐的排布在一颗白
色小丹的外围……白色小丹周围笼罩着大量氤氲真气

  「白色小丹?????这特么什么玩意……」陈少天自认为对练武一途知之
甚多,读过的书籍也不少,但面对眼下情况他也是懵逼了……

  书籍上记载第6层初期正常体内只有5- 6滴水滴,天才天骄至多不过8-
9滴。历史上有10滴者都极为罕见,自己这30滴是什么鬼……30滴水滴应
该都足够突破到第六层中期了……可是我明明感受自身分明还是处于第六层初期,
还只是普通的初期丝毫没有晋级现象……

  这一切的一切都透着诡异……这时陈少天发现大鸡巴可动了,并不想之前那
样如同长在了师娘体内一样。

  他看了眼师娘,此时师娘竟然已经不知是睡着还是昏迷的奇怪状态,师娘身
体上还在不断地分泌着汗水,片刻过后师娘身上突然笼罩出微弱的白光……

  只见白光在微弱的闪烁着,不大一会由白变红,由红转白。

  二色光闪?这是破天剑诀突破到第九层的象征……难道师娘也突破了?师娘
突破到第九层了?陈少天想着。

  此刻异样再出,只见陈少天的大鸡巴也跟着闪烁起赤红色的微光,片刻后微
光收缩,渐渐地在陈少天的大鸡巴上形成了一道异常的纹路,纹路极长,仿佛从
陈少天的股沟一直延伸进龟头深处。自纹路收缩之时赤红色光芒就亮上一分,当
纹路收缩到仅有针线般粗细之时纹路上的赤红色光芒变得极为耀眼夺目

  ?????什么玩意这是……长在这里了,这以后……陈少天开始担心了起
来,这也正常,这么耀眼的光芒即使穿上裤子也不一定遮挡着住……这以后裆部
闪光……可怎么见人啊。

  他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片刻过后光芒慢慢暗淡,逐渐消失,纹路也渐渐地
消失殆尽。

  「吓死老子了……不过眼前该怎么办……师娘貌似处于突破状态下,自己是
走还是不走……」看着眼前一片狼藉,床上地上,师娘的身上无处不是陈天的精
液就是师娘的淫水。

  此刻的陈少天很想一走了之,但落红不是无情物,自己刚刚夺走师娘的两个
处女穴,然后丝毫不管不顾的离开。师娘不知什么时候醒来,万一这时来个追求
过师娘的长老,不用说长老,就算是来个普通弟子或是杂役,也难免不动心……

  但不走,等师娘醒来之后,自己多半也是药丸……想想刚才自己做了什么,
而且师娘还是处于神智清醒的状态下……这可怎么办呀……

  两种复杂的心态在陈少天心中,想走又不想走,很是矛盾至极。妈的不走了
……神智清醒才好办事,是这娘们先脱我衣服的,什么都是他做的……老子不过
是没经受住诱惑,说难听点这顶多算是「通奸」

  刚想至此,妈的……不走也不行啊……师傅回来了之后看到如此景象还能饶
了自己吗?师妹看见了后果更是不堪设想……怎么办呢

  算了先收拾一下残局吧……陈少天连忙开始整理房间,先是将师娘身上擦干
净,拉开柜子,拿出了一套小亵裤和小肚兜将其为师娘穿上后,将所有床单被罩
整理干净。

  看着床单上的一片血迹,陈少天不由得一用力,将有血迹之处撕下,看着混
杂血迹与淫水精液相结合的一小块床单……陈少天将其揣进了怀里。妈的,怎地
也得先留个「证据」加念想……

     正要处理收拾完的垃圾之时突然一道声音传入陈少天耳中

  「孽徒,还不来院外见我」声音闷如雷霆震,在陈少天脑海中炸开。震的陈
少天耳朵里嗡嗡之声大响……

  一半是被师傅高深修为震的一半是吓的。「坏了……这特么好巧不巧师傅回
来了,这可怎么办,任何男人都受不了这顶绿色的帽子……我不仅送给他了,还
送的这么瓷实……」陈少天此时心惊胆战,颤颤巍巍的走出房门,来到小院外。
他知道,自己不出去也没用,这是师傅的一亩三分地……自己是跑不了的。

  此时的他真想给自己两个耳光,妈的之前那么多的时间那不跑,非要收拾卫
生……现在好了,跑也跑不了了……此去多半是废了。

  嗯?传音入耳?师傅几时修炼到了第九层?记得上次见师傅的时候也才是第
八层中期呀……还有为毛要院外来见?直接进来捉奸多好?难道是师傅布的局?
他究竟意欲何为?难道师傅有特殊癖好?

  无数的想法在陈少天脑海中升起。

  此时的院外,一位身负双手的中年人背对着陈少天。只见此人不怒自威,身
上仿佛有一种即使天塌下来他也能顶住的威严。

  「师傅什么时候这么有气势了?难道是被绿的关系?」陈少天心中大为不解。

  「陈少天,你可知罪?趁师不在淫辱师娘,你好大的胆子呀、」林易哲大声
怒道。

  这也太奇怪了,他竟然敢如此大声喊道,貌似生怕外人不知道一样。按理来
说家丑不可外扬,这师傅今天是吃错药了吗?

  「你不必有疑问,眼下这里被我布下了隔音阵,就算没有隔音阵也没有问题,
整个剑神峰此刻已经是毫无一人了。都被我派出去执行任务了。」林易哲玩味的
说道。

  「你到底是谁?做此局到底出于什么目的?」陈少天出乎意料的反问道,底
气十足。

  「哦?孽徒?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以为你可以转移话题吗?你是不是接下来
要说有人做局害你,这事与你无关呢?」林易哲玩味的说着

  「呵呵,形貌上你的确与师傅无二,但气势上不对,师傅8层心法的修为即
使是在盛怒状态下也绝不可产生如此气势,还有一点,如果你真是师傅,为何不
直接进房捉奸?而是在院外布下什么隔音阵,要知道,以师傅的修为想要不声不
响的杀死我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难道师傅有什么特殊嗜好?呵呵,这应该是绝
不可能的事情。前辈如此大费周章不惜拌做师傅样貌到底有何目的?」陈少天反
问道

  眼前人自传音后他虽慌张了一阵子,但冷静下来观察分析过后他得到了这个
结论,那就是眼前之人不可能是自己的师傅。

  「就不能是我之前一直在隐藏修为吗?」林易哲规避了第二个问题奇怪的问
道。

  「呵呵呵,前辈看来真不了解我们天剑山。在天剑山内修为代表一切,如若
师傅有第九层以上的修为,他绝不会藏着掖着,掌门表面风光无限,可是真正听
掌门话的人又能有几个?其他的四大山门小子不知道,但天剑山乃是由一众修为
高深的太上长老所组建的长老团做主的地方。如若师傅真的有如此实力,最起码
也能做个半实权掌门吧?为何隐忍至此?」陈少天慢条细理的说道

  「好好好。不愧是我看中的小家伙,果然了得呀。哈哈哈哈哈」连续三声好
后林易哲一挥手突然整个人的样貌完全变了。从一位高大「威猛」中年人变成一
位佝偻着身体的干瘪老者。

  只见老者的身体如同皮包骨一般,真个人仿若风中残烛随时可能熄灭一般的
悲凉,但气势反倒是不减反增,险些将陈少凡压得喘不过来气。

  「老夫乃是,阴阳圣宗唯一残喘之人,李鸿儒」老者开口说道

  看着眼前修为惊世骇俗之人,但此人的名字却如此文雅,外此人风中残烛一
般干瘪的身子……陈少天真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但他知道,自己应该是姓名
无忧了。老者刚才说了,自己是他看好的人,既然这样,应该没事了吧。

  陈少天看着面前老者不知为何竟然升起一丝悲凉之感。

  「小子,你很不错。临危不乱,但也有些个妇人之仁,这点不好,我们圣宗
就是因为所谓的善才亡宗。如今只剩老夫一人,天天过着被人追杀的生活。唉」
老者的口中原来无比哀悼的声音,恨天无眼恨地无环。

  「前辈做此局到底为何目的?」陈少天不由得开口问道。

  阴阳圣宗。他没听说过,看着老者惊天的修为,看来这阴阳圣宗也绝非什么
小虾米势力。

  「我做此局,皆是为了检测你。」李鸿儒开口说道。

  「检测我?检测我人品吗???检测我做些什么?」陈少天一头雾水

  「先不说这个,先来说说你的师父吧,那个愚蠢的小东西,哈哈哈哈笑死老
夫了,老夫还要感激他,没有他,老夫也不可能得知你的存在」老者谈到这里神
情变得格外兴奋

  ????陈少凡更是一头雾水等待老者解说。

  「你师傅,四处令人不惜重金重宝来打探老夫的消息,不外乎是贪图我们阴
阳圣宗的众多功法罢了。可是他竟然蠢到发现了老夫踪迹后竟然天真的以为自己
能收拾的了老夫。独吞老夫的一切。哈哈哈哈哈老夫虽然宛如风中但岂是他这么
一个第八层的垃圾可能对付的了的」李鸿儒不屑的说着。

  「那我师傅现在?」陈少天开口问道,如果师傅死了,自己岂不是有机会将
师娘变成长期的玩物?只不过还需要时间,目前师娘修为大增自己绝对不是对手

  「你那师傅已经被我斩杀了,死前我喂了他一颗听话丸,才知道你的存在。
最初我本想杀死这里所有人,然后将其妻女封了修为卖入青楼以泄我心头之恨,
但他临死前说他的大徒弟乃是绝刀后人,废人一个,求我放过你。我才留意的打
探了一下你的消息」

  「绝刀后人?我爹也只不过心法7层修为,前辈为何如此?」陈少天不解的
问道,他老子几斤几两他这个当儿子的还是比较清楚的,心法7层在俗世算得上
拔尖的人物,但放在门派中连中游都排不上……

  「区区一个名不副实的绝刀算些个什么?你们陈家祖上与我阴阳圣宗有些个
渊源,这点凡是大门派高层都会知晓的。后你们陈家隐世不出,你和你爹这一脉
只不过是俗世内的一个分支罢了,虽然这样但这个面子我还是要给的,而且你还
身负圣体。即使你今天不来,老夫也会引你前来,你若是是圣体最好,不是的话
就要看情况咯,没想到啊……你真的是身怀圣体之人这点才是老夫所看好的」老
者慢慢的说着。

  此刻的陈少天已经有些个呆滞,没想到陈家还分主分之次,自己所在的陈家
只不过是其中一脉分支……还有师傅已然身死,这消息不知道是好消息还是坏消
息,他此时心理多了一些罪恶感,师傅身死之前还在请求老者放过自己……而自
己却……

  「怎么?你小子有些于心不忍了?要么我才说你就是妇人之仁太严重,这点
可不是好事行走江湖岂能如此?你那师傅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乃至于你们门派。
他想救你无外乎是觉得老夫看他如此就放过了他,或有一丝拿陈家压老夫的目的」
老者有些怒色,看着眼前的陈天,充满着你真不争气,要我怎么说你好的样子。

  「小子毕竟只是门派中的花朵而已……没经历过什么大事。」陈少天无奈的
说道。

  「肏了师娘还打算将其调教成性奴母狗这也算没经历过什么大事吗?呵呵,
你小子还挺有意思的。不愧是身负圣体之人,这面皮,老夫自愧不如」老者玩笑
的说道

  饶是如陈少天者听闻此话也不由得老脸一红……

  「前辈……前辈所说的圣体又是怎么回事?」陈少天急忙问道,他也确实对
刚刚发生的情况充满疑问,也有一些赶紧转移话题的目的……这事被外人知道了,
确实好说不好听……

  「我们阴阳圣宗开宗老祖便是3岁舞剑,6岁杀人。前期修炼心法的速度出
奇的惊人……但13岁之后每当心法即将突破之际就会下体肿胀吐一口逆血而宣
告突破失败。」老者开口说道

  听闻此话,陈少天如同雷击,没想到还有人与自己情况相同……

  「后来门派众人对当时的老祖无比失望,老祖也就被逐出师门了,老祖所在
的家族也是不小的家族,随后老祖就被安排了一桩亲事,大抵也就是一桩政治联
姻,对方是一名心法第7层的女子。老祖成亲洞房当日,就突破到了第五层。那
名女子修为也突破到了第7层巅峰。事后老祖经过各种古籍或者传说调查发现,
此体至乃是世间罕见的极阳圣体。有人也将之称呼为至极魔体或是至阳淫体等。」
老者慢条细理的说着。

  「之后老祖不断娶妻纳妾收奴,修为也是不断攀升,开始创造各类心法,功
法等成就阴阳圣宗的无上基业,」

  「前辈?既然有前者,那我这圣体,岂不是暴露于人前了嘛……」陈少天紧
张的说道。这什么圣体也就第一个名好听点,其他的名字……一旦暴露那自己岂
不是成了人人喊打之徒了嘛。

  「你小子……真是不懂得尊老爱幼,也不让老夫把话说完,你放心吧。你的
圣体应该没有暴露,老祖当初是秘密突破的,二人突破后一直隐瞒消息,在外人
眼里老祖是一点一点修炼上去的,这点你放心。你要做的最好也如此,太钢易折,
过早暴露如此恐怖的天赋不是什么好事。而且圣体之事如今估计也就阴阳圣宗之
人知道,换而言之也就老夫知道。外界大多数资料都被老祖消去。」老者说道

  「那晚辈就放心了,还请前辈继续说下去」陈少天躬身说道显然是对刚刚的
行为做出抱歉。

  「老祖一声创造了无数心法,功法。唉,奈何老祖突然不知所踪的离去,圣
宗受各大门派窥视已于千年前彻底被摧毁,圣宗传人只能带着传承东躲西藏,传
到老夫这代……传人仅老夫一人。自身更是宛如风中残烛一般,随时可能陨落
……其实你师傅只要再找个九层心法之人,老夫此刻断断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了。
现在你可清楚老夫做局为何了?」老者说道此刻脸上露出一些悲哀的神色,悲哀
之后还有着一丝希望,看着陈少天。

  「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陈少天也不是蠢笨之人,话至此他还看不出老者
之意可就要跳河自杀了……

  「砰,砰,砰」陈少天毫不吝啬的磕了三个头,自己拜老者为师不是为了能
活命,也不是为了从此能修炼逐鹿江湖。而是因为老者给了自己信心和希望。

  没有面前老者,自己现在可能已经下山,从此再也不会修炼……门派老祖有
那么好的运气,一娶就娶到了一名心法7层的强者,自己可不一定有……

  现如今自己不仅突破到了第六层,还肏了高傲的师娘,这一切都是面前之人
所给予,所以陈少天真心拜师毫无花假。

  「好好好。哈哈哈哈哈我李鸿儒有徒儿了,我阴阳圣宗又有后了。哈哈哈哈
哈」此刻的李鸿儒激动无比。一个在薄暮之年有了亲人之人,一位孤单的老者突
然有了传人。这种心情让他激动且高兴。

  「好徒儿,这个你收下,」老者把自己手上的戒指摘下。刚要递给陈少天时,
突然收回,右手伸出凝聚全身真气,只听嗤嗤嗤的声音,一个墨色的戒指竟然变
成了一枚赤红色的戒指。

  「拿去吧,如若不改变一下其外形,很容易被人认出,此戒乃是老祖请当时
世间第一神匠所造,内含空间,可储藏宝物,而且还能加速佩戴者修炼速度。世
间仅此一枚。我们圣宗的诸多心法功法宝物也储在其中,不过需要使用一些印记
才能打开,一会我会教给你开戒印记」这才放心的递给了陈少天

  「师傅,其实我刚才就想问,不是一生只能修炼一门心法嘛……老祖怎么创
造出那么多的心法?没通过亲身实践……」接过戒指后陈少天开口问道

  「唉,这不不怪你知道的少,现在这些个门派中也只有修为达到八层且位高
权重之人方能了解。其实大门派都有会自己的开位心法,所谓开位心法乃是一种
极为特殊的心法,修炼开位心法突破层数不会带来过多的真气水滴之类的增幅但
确可以令人修炼其他心法,你们门派的开位心法我也有些了解,也是九层,突破
到第四层后即可再修炼一门其他的心法,突破到第九层后可在此基础上再修炼一
门心法,人的一生只能选择一本开位心法。也就是说你们宗门高层最多可修炼三
门主心法」李鸿儒语出惊人。

  这话简直颠覆了陈少天对修炼的认知。他还是第一次了解到所谓的开位心法。

  「每个宗门的开位心法都是宗门的不传之秘,你之前那师傅最想要的估计就
是我们的开位心法了,本门开位心法乃是老祖所创心法之最,普通人学习,没突
破三层可学习一门新的心法,也就说至多可额外学习三门功法。而圣体之人则不
然,老祖记载,圣体之人每突破一层可额外修炼一门心法,乃是专门为你的圣体
量身打造的开位心法。就算非圣体之人修炼也可以额外修炼三门心法,可说算得
上的当世顶尖开位心法」李鸿儒一边捋着胡须一边为陈少天讲解。

  「我草,我草,我草……」陈少天被李鸿儒所说的话给雷到了……满满的幸
福感涌入心头。自己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天选之人?

  「你也别太激动……你就算多修炼几门心法,也切记莫要再世人面前卖弄
……要不然你还是要步入老夫的后尘,没有绝对实力外加势力之时最好低调,少
用本门功法,能不用就不用。用完最好灭口……老夫当年就是因为心慈手软没有
及时灭口才走到了今天这幅田地。」李鸿儒提到话语中带着无比的后悔与愤然之
色……

  「至于你的圣体,老祖留下的手札中记载了一二,我简单的说一些,以后还
要你亲自了解调查,兴许能挖掘老祖都没有挖掘出的特性。首先你的圣体至阳,
与女子结合可达到阴阳结合的作用,吸收元音输送元阳,可令男女双方修为互补。
这点相信你也清楚的认识到了。其次是一些小应用,就是和你交合过的女子都会
不能自拔,欲罢不能的爱上你,从此后除了你的那话儿,其他的任何都接受不了。
乃至反感……这就是圣体被称作魔体,淫体的主要原因。我建议你第二门心法选
择老祖留下的阴阳合一诀。此心法虽不会明显提升你的修为,但对于男女双修之
事的好处提升会很大。其他的你则是需要观看老祖手札了。师傅我毕竟不是圣体,
只知道一些特征。」李鸿儒看着陈少天仿佛临终之时的老者在像后人交代后事一
样,全场凄凉之色更浓。

  「我给你那个师娘,下的药,你射她体内一次就已经解除了。你也不用担心,
先不说药的关系,老夫还没听说到圣体上过之人不臣服这一列子。那药乃是本门
秘药,对人身体没什么坏处药方就在戒指里,还有一颗药可供你使用」

  「不过老夫不建议你用药调教,哪有自己调教出来的好?是也不是?那药也
可以保命之时使用,遇到强敌无法抵挡之时,捏碎药丸朝着敌人撒去,无论男女
皆会暂时失去修为,像你师娘那样。足够让你保命了。怎么用你根据情况看用完
就没了,材料过于珍贵,用那么多珍贵材料配个春药略有不值」李鸿儒说道。

  「对了,我们阴阳宗的功法且记勿要传给外人,就算是你小子的女人也要斟
酌一二。非十分可信之人切记不要相传,我自身虽不是圣体,年轻之时也曾风流
一阵,妻妾奴不在少数,若不是老夫一着不慎现在估计已经四世同堂了吧」

  「最后要提醒你,小心两楼,天下间四山三庄二楼,老夫看来只有二楼威胁
最大。二楼虽处于俗世但其势力,实力不容小觑,四季楼掌天下情报,出售贩卖
情报,老夫怀疑,老夫的踪迹就是四季楼卖给的林易哲,而楼外楼更是可怕,组
织内高端实力杀手死士无数,保守估计也和你们天剑山高端战力数量大相径庭,
但你们是门派中人,人家是杀手死士,不是一个性质。」

  「徒儿谨遵师命」陈少天躬身说道,暗自记下了师傅今天所说的一切内容。

  「老夫马上就要走了,在这人生的最后道路上能遇见你这小家伙,老夫深感
欣慰,也没什么遗憾了。老夫仇家遍地,但我却不能告诉你他们是谁,告诉了你
只会让你提前暴露,若是有心日后势力成型之时可以打探。老夫走后你将石桌上
的隔音阵石收入戒指中即可,这东西很是方便,你以后绝对用得上」说完还给陈
少天一个你懂得的眼神

  「师傅?您这么快就要走了吗?徒儿想多孝敬孝敬您?」陈少天这句话绝对
是发自内心的,自己本一无所有,蒙受老者大恩,将师门之物馈赠自己,就连自
身突破也是得益于面前老者。自己这个刚入门的小子亏欠师傅的实在是太多了。
最起码也要孝敬一下他老人家,给老人家养养老最好是陪老人走到生命的尽头,
为老人家送终。

  「你小子的心意老夫领了,但我却不能看着你犯傻……在你没有自己的根基
之时天剑山是你最好的选择,而老夫多停留此地一刻,你我就多一刻的危险,老
夫活了300来年,也累了,在这生命的最后,我想找一处偏远所在,当个渔夫
或是牧民,此生足矣」说完老者一点陈少天的眉心所在。

  「印记传承只能如此,你小子忍着点,会有些疼」

  「嘶……」陈少天只感觉脑袋仿佛要爆炸一样的疼痛。汗水从他头上如暴雨
般落下。

  不知过了多久,陈少天再睁开双眼之时,师傅已经离开了此地,除了院内石
桌上的隔音阵石意外,丝毫没有任何人来过的痕迹。

  一股记忆留在了陈少天的脑海,一个个手印书法永远的留在了陈少天的脑海
中。

  「师傅,我一定会变强的,我一定会帮你报仇的。」陈少天心中暗下决定。

  哈哈哈哈1w1k字奉上,填了第二章的坑。不知道大家满意与否,失望与
否,小弟初次写文不好之处还望见谅,感谢分手还要带走锅老哥的建议和支持,
希望大家也能多多给作者建议,没有建议作者很难成长滴。还有各位老哥的建议
我就不一一点名啦。多谢各位。作者真是没想到能有这么多的评论。哈哈哈哈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