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鼎记】 第八章,第九章

  • 【御鼎记】 第八章,第九章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星河渐晓
2020年11月15日首发于:sis001
字数:10708

               第八章 往事

  好东西啊,这个聚文宴,看来自己是非去不可了,有这种机会,可以好好的
开一下眼界,没准还能一鸣惊人。

  「芷微姐,你去过么?」

  江芷微的眼神就像是看傻子一样。

  「为什么不去?」

  「额,随便问问。」

  「对了,芷微姐,你说的表现好是什么意思啊?」

  「明天再和你说。」

  「好吧,那我先走了。」

  江芷微轻轻点头,赵无意随后离开。

  回去的路上,赵无意特地留意了一下,果然,又看到昨天下午鬼鬼祟祟的那
两人。

  「你两人过来。」

  赵无意直接叫住。

  「你们叫啥名字?」

  待走近了赵无意发现两人都是一副猥琐样,看起来不是啥好鸟,也不知道怎
么混进赵府的。

  两人身高和自己差不多,一个满脸麻子,另一个比较白净,均是一脸的老成,
显然在赵府干了不少时间。

  「三少爷,我叫郑涛,这个是我兄弟,叫郑海。」

  麻子脸首先恭敬的答道。

  「你们俩人连体人?怎么老是在这附近晃悠?」

  仿佛早已经料到赵无意的问题,麻子脸郑涛就紧接着回道:「三少爷,是这
样的,我们是后院看门的,不过平时比较清闲,我们没事就抓点毒虫,去药材店
换点额外经济。」

  郑涛说完话从身后拿出一个袋子打开,赵无意一看,瞬间皱眉,好家伙,一
堆蜈蚣交织在一起,看的赵无意一阵鸡皮疙瘩。

  「行了,你们继续,下去吧。」

  赵无意有点恶心,这一幕实在有点冲击力,本来还有点好心情瞬间被破坏了。

  …

  好不容易挨到第二天,一大早赵无意就赶往藏书阁,不过赵无意再快也还是
晚了一步,那个清丽的身影仿佛是怎么无法逾越的一道坎。

  「芷微姐,每次你都来这么早……」

  江芷微头也不抬,清冷道:「你有意见?」

  赵无意嘴角一阵抽搐,这女人真是多变,昨天看起来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就
是一阵闭门羹啊,赵无意很是郁闷,赵无意也自然不敢对嘴,赶紧道歉。

  「不敢不敢,我怎么敢呢。」

  赵无意只能带着无奈赔笑。

  「去二楼把「春秋词海」拿来。」

  赵无意听完心中一惊,这本书赵无意在这两天看书时候无意间看到过,在一
个不起眼的角落,比较的隐蔽,要不是自己超群的记忆力,不然就是大海捞针,
没法找到啊。

  赵无意干脆装疯卖傻一把,随后道:「芷微姐,书在哪啊,你不说我怎么知
道。」

  「你不会去找?给你一炷香的时间。」

  「额,可是书这么多,找不到啊。」

  「找不到也得找,现在开始计时。」

  江芷微没给赵无意多话的机会,直接下死了命令。

  赵无意只能转身离开,暗道这女人不讲理起来在那个地方都一样啊,我滴乖
乖,难搞。

  还好自己知道在哪,不过如果自己不知道江芷微又会怎么做?赵无意突然感
兴趣起来。

  不过赵无意可没尝试的打算,下去眯着眼睛等了小会,掐着时间,随后在最
后一刻把书拿上来。

  「嘿嘿,芷微姐,我拿来了。」

  江芷微没料到赵无意居然真找到了。

  「运气不错。」

  「嘿嘿,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芷微姐,如果我没找到会怎么办啊。」

  江芷微头也不抬,悠悠道:「想知道么?」

  「想。」

  赵无意直接回答。

  江芷微嘴角微微一扬,带着一丝调侃道:「不告诉你。」

  「操啊。」

  赵无意心中忍不住口吐芬芳,面部肌肉抽搐了几下,最后还是没说出来。

  赵无意觉得自己好像被江芷微牢牢拿捏住了一样,没任何反抗的余地,自己
一介男儿,居然如此憋屈,放前世看到这样的情节,要直接要摔书了,我七尺男
儿,怎堪如此,不过现在经历了感觉,似乎还行的样子。

  如果是个凤姐,赵无意都想提刀了,不过是江芷微那就不一样,没办法,这
个看脸的世界,在哪都一样,颜值就是正义。

  「好吧,芷微姐,那接下来要做什么?」

  「你不是很能背么,今天就把这本书全部背了。」

  「我……」

  赵无意想脱口而出一局我艹,不过话说到一半及时忍住了,手中的这书你别
说,丫的还挺厚,没想到要一天拿下来,赵无意纵然记忆力超群,我去想一天拿
下还是有点难度。

  「额,这有点多啊,芷微姐能不能分两天啊。」

  「不能。」

  江芷微直接拒绝。

  不过赵无意也有了思想准备,叹了一口气,赵无意准备坐干活,不过屁股还
在半空就被江芷微叫停。

  「下去,事做好了再上来找我。」

  「艹」

  赵无意心中又吐槽了一下,在这还能看江芷微愉悦一下,连这点福利都不给
啊。

  「……」

  叹了一口气,赵无意只能起身下楼,而江芷微秋水般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
候已经看向了赵无意离开的方向,随后似乎是自言自语道:「不让你下去,在这
里眼睛又要不老实了。」

  赵无意认真了,不过当翻开春秋词海后赵无意还是被雷了一下,这书收录了
很多的诗词,不过都tm什么玩意,大部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水平太拉胯了
吧。

  赵无意瞬间想起乾隆老爷子的一首诗。

  一片两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九片十片十一片,落入梅花都不见。

  春秋词海的水平和这个没多大区别,不过赵无意想想倒也是,这里终究不是
华夏,而且能在赵府的藏书阁里面这春秋词海算是不一般了。

  苦笑了一下,赵无意稳了一下心神,随后集中注意力,开始全力记忆起来,
这一记忆,直接怼到了傍晚,将书的最后一页翻下去,长舒一口气,尼玛,终于
搞完了,不容易啊。

  赵无意闭上眼睛,准备让眼睛好好休息一下,不过鼻间突然传来一阵香风,
也不顾干涩的眼睛,赶紧睁开。

  「哈哈,芷微姐,你来了。」

  「完成了么?」

  「没,差一点,太多了,没办法。」

  赵无意没直接说背完,看看江芷微接下来怎么说,这两天一直循规蹈矩,赵
无意觉得可以换一种情况。

  江芷微轻轻道:「那好,明天继续来这里。」

  说完随后离开,赵无意一时间摸不着头脑,楞了一会,我去,就这样走了,
似乎和想象的不太一样,赵无意郁闷了一下,一天的时间就这样废了,毫无收获。

  算了,多想无益,接下来两天还是重复同一件事,不过赵无意都是认真的对
付下来,没偷懒,虽然不知道江芷微究竟要干什么,不过完成就是了。

  又是一天傍晚,凉风习习,赵无意提前完成任务,知道江芷微不会查,也没
逗留,去花园放松一下,赵无意不是铁人,连续几天背了一堆没啥卵用的玩意,
还能很清醒已经很不错了,不过再这样下去非得疯了不可。

  「啊,大海啊,你全是水,骏马,你四条腿。」

  赵无意无病呻吟了一下,偷得浮生半日闲,这两天一直闷头狂背,关键这背
的玩意对自己来说一点卵用没有,这就很蛋疼了。

  不过赵无意也不想逆了江芷微,毕竟她也是为自己好,让自己多学点东西,
不然去聚文宴闹笑话就不好了。

  半眯着眼睛,不过余光突然打量到一个人影,赵无意顿时虎躯一震。

  「芷微姐,你来了。」

  赵无意打了一个招呼,江芷微轻轻点头,回应了一下,赵无意则是起身,准
备离开。

  赵无意不准备继续在这里,上次还能借着看书偷看偷看,这次自己总不能明
目张胆吧,赵无意还没那个脸皮。

  「你干什么?」

  看到赵无意起身,江芷微一时间有点不解。

  「啊,我回去了,休息的差不多了。」

  「怎么,我一来你就走了?」

  江芷微眉头微蹙,赵无意心中咯噔一下,我去,看起来有点不太妙啊。

  「哈哈,我这不是怕打扰芷微姐休息,芷微姐你这么辛苦,我在这怕影响你。」

  「那你盯着我的时候就不怕影响了么?」

  没想到江芷微旧事重提,赵无意感到很尴尬,当时理由虽然很好,不过其实
架不住推敲,自己再狡辩也没啥词语了,赵无意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看到赵无意窘迫的模样,江芷微突然展颜一笑,嘴角带着一丝揶揄,把赵无
意看的一愣一愣的。

  「好了,坐下吧,姐姐问你几个事情。」

  「额,好好。」

  如释重负,赵无意赶紧回到老位置,和江芷微在一起总是莫名压力山大,再
怎么说赵无意只是个处男,前世和女同学话都没说过几句,现在突然和一个梦幻
般的女子在一起,赵无意有点失态倒是正常。

  「无意,你这段时间变化好大,大到姐姐都快认不出你了。」

  「啊,哈哈,是么。」

  赵无意心中暗道直接换了一个人,认得出才怪,还好这世界不是什么玄幻世
界,不然怕是要怀疑自己夺舍了这个身体。

  「你真的想参加聚文宴么?」

  「想啊,为什么不想。」

  「姐姐这两天让你记这些东西,其实就是让你知难而退,没想到你坚持到现
在,倒是让我刮目相看了。」

  「哈哈,男儿说话,自当是一言九鼎,我既然答应了这件事,就要矢志不渝
的去完成。」

  江芷微没再说话,而是静静的看着赵无意,似乎想将赵无意看透一样,而赵
无意也是感觉似乎自己身体都被这个目光洞穿,浑身不自在。

  好在赵无意知道自己可是完美穿越,江芷微根本看不出啥,也就任江芷微的
目光打量。

  江芷微很快的就收回目光,喃喃道:「你刚刚的这句话,和他好像。」

  赵无意一惊,脑子快速运转,思索着江芷微的这句话,很快,赵无意想到一
个人。

  「芷微姐,是我二哥么。」

  江芷微没说话,不过轻轻点头,算是默认了赵无意的话。

  赵无意不禁沉默,好家伙,还真是这样,赵无意其实不喜欢这样的事情发生
在自己身上,总觉得这样怪怪的。

  「芷微姐,你对我二哥,是不是还是恋恋不忘?」

  虽然感觉这个问题有点狗血,而且答案也是基本固定,不过赵无意还是忍不
住问了出来。

  只是接下来江芷微的话还是稍稍出乎赵无意的的预料。

  江芷微轻轻摇头道:「或许有吧,只是没最开始的那么的强烈了,每天晚上,
还是经常会想起他。」

  「啊?」

  赵无意有点惊讶,没想到是这样一个回答,在赵无意的想象里面,江芷微应
该是依然深爱赵无情才是,怎么会是这样的回答?

  「很惊讶么?」

  江芷微嘴角微微带着一道浅浅的弧度,话音平淡如水。

  「嗯。」

  赵无意也没遮掩。

  江芷微轻轻叹了一口气,随后道:「我和无情是奉旨成婚,而且,无情并不
喜欢我。」

  「什么?」

  赵无意更加的惊讶,自己那便宜二哥居然不喜欢江芷微??人间迷惑啊,如
此绝色美女,居然不喜欢,赵无意忍不住怀疑起赵无情的性取向。

  仿佛是看出了赵无意的想法,江芷微轻声道:「慕容家,慕容浅月,你知道
么?」

  听到这个名字,赵无意感觉有点熟悉,从记忆里面搜寻了一下,赵无意惊了
一下,直呼好家伙。

  慕容浅月,龙行王朝客卿,同时在文坛排名前十,是文坛前十中仅有的女子,
才华横溢,而且容貌也是绝世无双,同江芷微一道,被称为龙行两大绝色美女。

  脑海里关于慕容浅月的资料就这些了,同时赵无意也明白为啥赵无情不喜欢
江芷微了,原来还有其他的美女,赵无意忍不住遗憾又欣喜,遗憾的是江芷微这
样的美女居然被晾在一边,同时也欣喜自己是不是有机可乘?

  赵无意打算继续看看江芷微的口风。

  「芷微姐,那你呢?」

  江芷微看了赵无意一眼,轻声道:「一个骁勇善战,又温文尔雅,还英俊潇
洒的男人,什么女人不喜欢?」

  虽然江芷微没明说,不过赵无意能看出言外之意,心中忍不住郁闷,从记忆
里了解到江芷微的话确实没啥问题,赵无情生的风流倜傥,一表人才,毕竟赵无
意也是个小白脸,赵无情自然不会差,只会更好。

  「额,那慕容浅月那儿对我二哥是什么反应?」

  江芷微轻轻摇头道:「浅月当时有龙神涯和无情追求,不过浅月一直没有表
态,随后就是皇上下旨,让我和无情成婚。」

  赵无意没说话,继续听江芷微讲述这一段自己不知道的往事。

  「在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我其实很开心,不过我发现,无情对我没有感情,
我能发现,无情一直在尝试接纳我,只是,我没等到那个时间……」

  赵无意也是叹了一口气,没想到还有这等事情,同时赵无意忍不住好奇,那
个慕容浅月是什么样的,居然把自己的二哥迷住对江芷微毫无念想。

  赵无意没见过慕容浅月,毕竟一个只会玩乐的废物,不过这次如果参加聚文
宴的话倒是可以,赵无意一时忍不住有点期待。

  「芷微姐,这么久,都已经过去了,而且你还这么年轻,为什么……」

  虽然不知道江芷微年龄几何,不过肯定和自己区别不大,顶多长自己几岁罢
了,赵无意安慰了一下,虽然没是没用,而且赵无意想到一个问题,看江芷微说
的这种情况,江芷微没什么必要继续留在这里啊,原本赵无意是想江芷微一直深
恋赵无情,现在看来这个理由并不是很充足。

  江芷微摇摇头,没再回答赵无意的问题。

  「今天到这里吧,好久没说话了,现在说了这么多,无意,你不要多想。」

  「啊。不会的,谢谢芷微姐和我说这些。」

  江芷微轻轻点头,随后离开,赵无意则是没动作,把江芷微的话重新回味了
一下,有了一些想法。

  江芷微呆在赵家,和赵无情的感情看来不是重要因素,根据自己看过的无数
书籍加上目前江芷微家族情况的推算,赵无意对此也有点眉目。

  虽然还不敢确定,不过也是八九不离十了,同时离聚文宴也没多少天时间,
赵无意心中忍不住很是兴奋,同时也有点忐忑,接下来要面对很多人,赵无意虽
然不是一个社交恐惧症,不过猝然和一堆人交往,赵无意还是感觉有点不习惯。

  只是再不习惯,也要顶住,在这里可不是一个人单打独斗就能成事的,而且
现在自己闷头在家也是作死,出去闯一番才是正事,而且赵无意也有点小九九,
这次借着聚文宴,看看能不能拉近自己和江芷微之间的关系。

  赵无意算盘打的很响,而且赵无意也很有信心,自己憋屈这么久,是时候打
个翻身仗了,让自己在江芷微心中的印象,彻底洗刷一番。

              第九章 奇怪疾病

  赵无意也没什么要准备的,只需要等就行了,毕竟知识都已经在脑子里面,
自己只需要在临场时候做的足够好就行。

 不过让赵无意比较郁闷的一点是即从那天晚上后江芷微对自己的要求依然如

  故,赵无意还幻想可能会松一点,不过事情往往是事与愿违,只是没加重就
行,不然就真的哭都没法哭了。

  哎,黎明的那道光,会越过黑暗,自己只需要顶过这两天,以后就舒坦了。

  赵无意给自己鼓劲,就这样又过了两天,生活平淡中带着紧张,赵无意甚至
有一种回到大学时代的错觉,不过突然来到的一件事情打破了往日的宁静。

  这一天,赵无意脚搭在书桌上,哼着小曲,在四层有一搭没一搭看书,江芷
微一直不让赵无意在五层,那只能跑下来了,听到声音,赵无意赶紧坐直身子,
不过赵无意书还没拿稳,一道清冷的声音就传来。

  「别做样子了。」

  「哈哈,我一直看书的,只是姿势不对啊,芷微姐你可别冤枉。」

  赵无意尬笑一下解释道。

  「跟我来。」

  江芷微没再说话,赵无意也无奈,只能跟着前去。

  「芷微姐,怎么了?」

  「小渠要过来,与其在这吊儿郎当的,去和他一起玩玩。」

  赵无意闻言懵了一下,随后回想一下,不过没什么记忆,这个身体的记忆并
不是全部盘存过来的,一些身体就比较模糊的东西直接没了,赵无意无奈,不过
也没问,答应了一声,到时候随机应变。

  出了藏书阁,回到前院,刚好撞见一个约莫七八岁的小孩进门,见到江芷微
随后欢呼一声扑了过来。

  「姐姐,我好想你啊。」

  赵无意随后才仔细的打量一下这小孩,一身白净并且奢华的衣物,看得出价
钱并不低,不过就是脸色发白,应该是苍白,没有一点血色,看起来很是诡异。

  小孩扑在江芷微的怀中,江芷微则是带着淡淡的微笑,抚摸着男孩的头,轻
声道:「小渠,家主怎么允许你来了。」

  「噢,父亲听说京城来了一个自称鬼医的,包治百病,就带我去看了,不过
那鬼医一看到我居然就跑了,哈哈哈。」

  赵无意看到这也算是明白这小孩为什么看起来脸色苍白了,原来是身体有大
病,不过这病难道江芷微也没法解决?赵无意不知道江芷微的医术咋样,不过能
把自己从鬼门关拽回来应该很厉害的,只是看现在这情况没法解决啊。

  不过这小孩还真是天真烂漫,知道自己身患疾病也不担心,反而是一脸的笑
意。

  「接下来呢?」

  江芷微柔声问道。

  「我们回来的时候恰好经过姐姐这里,我就吵着要来看,父亲拗不过,然后
我就来了,哈哈,还真要感谢那个鬼医,不然我可是一直不给出门,真是憋死我
了。」

  江芷微的俏脸也随着小孩轻轻笑了起来,只是赵无意也能看出来,这个微笑
下面还是蕴含了很多思绪。

  「家主还在外面么?」

  「在的,姐姐你要不要去见一下父亲啊。」

  「嗯,姐姐这就去,小渠你在这里呆着,你先和哥哥玩吧。」

  「噢,好。」

  随后江芷微起身,给赵无意示意了一下,赵无意没迟疑,赶紧更随江芷微道
门口。

  「芷微姐,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吧。」

  「无意,我出去一下,你招待一下小渠,别冷落他了。」

  「啊,好好,我会的,不过芷微姐,你要去多久啊。」

  「可能晚上吧。」

  江芷微留下这句话随后离开,目送佳人远去,随后赵无意回到前院,同时心
中开始寻思起来。

  这小渠,看来是江芷微的弟弟,那个家主,就是江家的掌舵者,江芷微和江
渠都是其儿女,不过看起来,江芷微似乎和这个江家掌舵者的关系并不是很好。

  摇摇头,现在猜这些没什么卵用,现在就有一个现成的问话机器,为何不利
用起来?

  「哥哥,你是叫赵无意吗?」

  「对啊,你听说过我?」

  小孩点点头道:「身边的人都说你是一个不学无术,游手好闲的人,哥哥,
是真的么?」

  我去,老子风评这么差啊。

  赵无意无奈,还好小孩比较好骗,赵无意使用自己巧舌如簧的功力轻松的把
江渠忽悠成功。

  「嘿嘿,哥哥带你玩一个有趣的东西,想不想玩啊。」

  「想玩。」

  江渠在家虽然是锦衣玉食,不过没啥朋友,因为病症的关系,也不敢让江渠
做啥东西,完全就是那种含在口里怕化了的存在。

  不过赵无意可没管这么多,该玩玩,改干嘛干嘛,及时行乐才是大事。

  赵无意找了几个下人,弄一堆工具搞了个简陋的木车,随后把江渠弄进去推
着在院子里到处转,赵无意好歹也是个大学生,这车虽然简陋,不过也是带方向
盘,赵无意在后面推,江渠在前面玩,看着自己控制车辆左冲右突,江渠玩的不
亦乐乎。

  赵无意也知道是时候了,赶紧从江渠口中套话,江渠在这一阵玩乐后本来就
对赵无意放下戒心,加上赵无意旁敲侧击的问话就算是一般人都防不胜防,更何
况江渠一个小娃娃,当即把自己知道的东西和盘托出。

  从江渠的口中,赵无意得知江芷微和江渠确实是亲姐弟,江芷微的父亲,江
汉波作为江家家主,也仅只有这一儿一女,不得不说挺奇葩的,而赵无意也得知,
江渠的病是出生就有了,而且极其罕见的怪病,不仅仅是平时体弱多病,而且一
到晚上就会浑身发冷,外人都不敢轻易接触。

  为此江家不知道怎么找了一个火阳玉用来中和寒冷,不过也仅仅是减轻症状,
每隔几天还是会发作,求医问药了无数,都是束手无策,而且那个火阳玉在这两
天直接碎了,江家也是没办法,那个自称鬼医的来招摇撞骗江家也病急乱投医,
不过那鬼医也是对江渠有所耳闻,见到居然直接跑了。

  没想到眼前这个小孩居然有这等事情,赵无意忍不住叹气,赵无意也是爱莫
能助,自己不是学医的,也只能干瞪眼,而且这病似乎从娘胎里面就带着了,在
身上缠到现在,怕是直接深入骨髓了,就算是神仙也头疼吧。

  「小渠啊,你姐姐有没有经常回去看你呢。」

  「哥哥,没有,这次都是好不容易才有的机会。」

  「为什么啊?」

  「姐姐一回去,一帮人就要上门,都烦死了,姐姐可能就这样不想回去了吧。」

  那和自己想的倒是差不多,毕竟江家现在式微,来的这些人估计都是提亲的,
如果江芷微重新和其他家族联姻的话江家就可以摆脱五大家族垫底的情况,江汉
波作为一家之主,肯定得先为家族考虑,而江芷微也自然不愿意直接被安排,知
道这些,赵无意也就明白为什么江芷微和江汉波的关系看起来很不好的原因。

  就这样玩到晚上,赵无意推的是筋疲力尽,终于把江芷微给盼来了。

  江芷微的神色一如既往的淡然,看不出变化,赵无意也就无从得知江芷微这
次出去究竟是好还是坏了。

  「姐姐,你来啦,今天我玩的好开心啊。」

  江芷微看到兴高采烈的江渠,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道:「既然这样,那
姐姐就放心了。」

  「姐姐,我能明天走吗,我想在这再玩一会。」

  江芷微轻轻摇头道:「家主还在外面等着呢,以后姐姐会经常来看你的,放
心吧。」

  「姐姐,那不许撒谎噢,咋们拉钩吧。」

  「嗯,姐姐不会骗你的。」

  随后把江渠送出赵府,赵无意没看到江汉波,可能在马车上吧,随后仆从前
来接应,赵无意没再逗留,回到府内。

  江芷微依然在老地方,赵无意赶紧凑到江芷微身边道:「芷微姐,小渠的病
究竟怎么回事啊。」

  江芷微看着满天星空,沉默了很久,赵无意也没说话,静静的等着,良久,
江芷微轻叹一口气,随后缓缓道:「小渠的病很罕见,我翻阅了很多典籍也只是
找到只言片语,这种病症都是还没出生的时候,遭遇一些变故,一道冰寒气进入
身体,跟着身体发育,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个冰寒气只会越强。」

  「而且,得这种病的人,都活不到四五岁,家族里面花费海量资源,勉强把
小渠支撑道现在,不过眼下,已经无能为力了,之前重金偶然得到一个玉勉强镇
压一下,可是现在,已经找不到任何可以治疗的物品。」

  江芷微的话音已经带着一丝伤感,赵无意也沉默,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孩子,
在这个年龄应该和其他玩伴开开心心的打闹,可是现在却要承受这些,虽然江芷
微没有明说得这种病的痛苦,不过加上方才江渠的一些言语,赵无意也能想象。

  「芷微姐,难道一点办法都没有?」

  江芷微轻轻摇头道:「这个病太过于罕见,很棘手,只能拖着,而且冰寒气
已经和身体融合,找不到任何去除的方法,这段时间,发作也是越来越频繁…

  …」

  江芷微没在说下去,赵无意也有点心塞,赵无意想到这病很棘手,没想到还
是超乎想象,深吸一口气,赵无意道:「车到山前必有路,芷微姐,小渠会挺过
去的。」

  虽然这句话赵无意自己都不相信,不过有的话还是得说,万一真的出现奇迹
了呢。

  「好了,无意,你回去休息吧,接下来这两天不用看新书,把我让你看的书
重新看看就可以。」

  「哦,好吧,那芷微姐你也早点休息了。」

  「嗯。」

  随后两人分道扬镳,赵无意回到屋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世道,谁都不
容易啊,祖国的花朵,还没到盛放的时候就要枯萎了,刚才江芷微没挑明。不过
赵无意也看得出来,江渠时日无多了。

  脑子里面乱七八糟的想了很多事情,赵无意昏昏沉沉睡去。

  第二天,赵无意到藏书阁没看到江芷微的身影,稍稍遗憾,难怪江芷微没让
自己看新书了,看来有事离开,赵无意猜测可能是为了江渠的事情。

  赵无意看得出来,江芷微很疼爱自己的这个弟弟,只是这么久都没解决,现
在又能做什么事呢,自己也只能做一个局外人,什么事情也做不了,赵无意苦笑
了一下。

  左右无事,赵无意重新看起了小说,这段时间看下来,赵无意都忍不住萌生
一个想法,把前世的那些修仙小说写出来,肯定得卖爆,赵无意不缺钱,就是想
把这种东西分享出来,毕竟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是不。

  赵无意已经可以想象,自己名头一炮打响,传遍大江南北,享受万人敬仰,
虽然赵无意对出名并不是很感冒,不过想到这种情况还是忍不住陶醉了一下。

  看了一会也开始索然无味起来,赵无意没再待着,准备离开。

  出门后不见看门福伯,赵无意都习惯自己离开被福伯让慢走的客气话了。

  赵无意稍稍奇怪,因为福伯在的地方类似一个小型岗哨的屋子,赵无意随便
打量一下,随后发现一个有趣的东西。

  赵无意看到桌子上有一个册子,旁边还有一支笔,赵无意忍不住好奇,随后
进去看看这藏书阁有什么要记录的。

  首先翻开册子封面,访客记录表,五个大字,有意思,这自家的藏书阁还有
访客的?因为这册子一页就是一天,所以比较厚,赵无意大概翻了翻,零零散散
有几个人,还有几个是成天和自己鬼混的狐朋狗友,他们来藏书阁学习赵无意是
完全不信的。

  赵无意把册子放下,心中正疑惑,突然,一道声音从背后传来。

  「少爷,有什么吩咐?」

  不知道什么时候福伯已经来了,在赵无意身后站着,看到赵无意放下册子这
才恭敬的问道。

  「对了,福伯,府上的藏书阁有外人进入过?怎么弄这样一个册子,我大概
看了看好像也没写上什么名字。」

  赵无意说出心中的疑惑。

  「三少爷,是这样的,天下太平后,文风繁荣,蒸蒸日上,不过一直有一个
问题,就是几大家族一直把持着大量的藏书不外泄,这样对文风的进步造成了很
大影响,于是圣上下旨,五大世家的弟子可以互相去对方的藏书阁交流,不得阻
碍,咋们赵家虽然不是五大世家之一,不过也在其中,于是老奴就在这里负责登
记,这个册子也是用来记录的。」

  原来如此,福伯这番话算是解答了赵无意的疑惑,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赵
无意算是开了眼界了。

  「福伯,咋们府上来的人不是很多啊,其他世家是什么样的?」

  「回少爷,其他世家来往的络绎不绝,都是青年才俊,不满足在自己的藏书
阁,想要了解更多知识,我们府上藏书虽然数量不弱于其他世家,不过底蕴还是
差太多,他们千百年累计了很多孤本和珍藏,我们府上的书大多是圣上赏赐的,
而赏赐的来源有基本是民间搜集的大众书籍,虽然如此,不过还是有不少人前来,
不过基本都是冲着芷微姑娘来的。」

  赵无意听到这忍不住无语,原来还有这层说法,妈的居然还有一群为了江芷
微特意前来的,不过对此赵无意并不意外,毕竟食色性也,以江芷微的姿容,来
多少也不奇怪。

  「那福伯,这段时间有多少人来啊,只是这两天怎么没见到?」

  「回少爷,近一个月来有七八个左右,这两天因为聚文宴要开始了,他们都
在家里准备呢,咋们府上没来的必要。」

  「行,我知道了,那福伯你继续守着吧。」

  「少爷慢走。」

  赵无意在回去的路上寻思起来,看来自己情敌似乎有点多啊,不过此刻在赵
无意看来都是不足为惧,在得知江芷微对赵无情的感情后赵无意心中活络起来,
人没点梦想怎么可以,而且自己有一个大优势,江芷微看起来对文学这方面也很
感兴趣,自己可是开挂的,到时候随便出口成章,博得美人欢心,岂不美哉。

  美好的世界就在眼前,赵无意哼着小曲,步伐轻快,向光而行,好起来了,
虽然江渠的事情难以解决,不过赵无意此刻觉得这件事会解决的,这是赵无意的
第六感,在合适的时间在合适的地点出现。

  随着聚文宴的时间越来越近,转眼只剩下两天的时间,不过江芷微还是没有
回来,赵无意心中忍不住嘀咕起来,这不太妙啊,没江芷微引荐自己没什么门路
进去。

  自己也没法出门寻人,赵世苏可是下命令了,根本不给自己出去,除非江芷
微开口,现在人没在,赵无意被困在府里,听天由命。

  赵无意稳住心态,这聚文宴也不是非去不可,只是能去了自然更好,只能等
了,转眼,离聚文宴只差一天了。

  远方,雄鸡一声天下白。

  没有闹钟的日子也挺安逸的,听着那嘹亮的打鸣,赵无意麻溜的下床洗漱,
随后朝藏书阁走去。

  这段时间,赵无意已经习惯去五楼看看江芷微是否在,今天依然如故,虽然
赵无意已经习惯那个空落落的位置,不过赵无意还是乐此不疲。

  「哒哒哒。」

  伴随着一阵脚步声,五楼到了,熟悉的地方,不过那个清莲一般的身影依然
缺席,赵无意轻叹一口气,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不过现在面对上还是忍不住有点
失落。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