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十绝色】 第七章、第八章(神女沉沦,调教,绿帽,超肉)

  • 【春秋十绝色】 第七章、第八章(神女沉沦,调教,绿帽,超肉)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黑戈尔
日期:2020年11月18日
首发:sis001、欲书房
字数:8158

            第七章 神女处子红裳信笺

  嗒嗒!

  似乎遐想出的画面太过美好,几滴口水从鼹猴的嘴角流了出来。

  呲溜一声用手擦掉。

  鼹猴也不在意,开始思索要先把这个消息交易给谁?

  交给春秋殿,尝尝神女的身段?

  记得上次几个老怪物聚在长生殿,偷偷摸摸给纪大神女与顾大神女一起掰穴
玩嫩足,弄了个把时辰,事后两位神女光着屁股冷着脸离开长生殿,恰好从鼹猴
眼前路过。

  鼹猴当时眼睛都直了

  两位神女浑圆挺翘的雪白屁股蛋子上面,被老怪物们射了一溜的精,鞋袜更
是无影无踪,只得赤着一双蹁跹娇嫩的轻足,走回自己寝宫。

  任何男人见了那画面,都恨不得立刻把她们剥光,双飞玩穴操小脚丫。

  而今似乎是一个好机会。

  按照那些老怪物惜命的德性,一听说有续命宝丹的消息,必是屁颠屁颠的过
来打听,到时他就算狮子大开口,老怪物也会尽力满足,双飞两位神女唾手可得。

  不过几位神女美则美矣,却是不好下口啊……

  鼹猴耷拉的眉毛纠结起来。

  不提那三位未开苞的神女处子。

  就说顾长娆与纪大神女。

  前者那骇人的玄冰体质,不知道让多少人吃瘪,鸡巴还没插进去捣两下就要
冻成冰棍,别说是享受,冻都冻死。

  而后者,一双凛然紫眸顾盼生姿,不怒自威,六孚神刃诀已至大玄巅峰,冰
肌生寒,萦绕锋芒,摸在手中就跟刀剜一样,与她做一次,鸡巴疼一年。

  除非春秋殿深处那位大人愿意发话,赐予下来一道春秋神符,让几位神女封
印全部内力,亦或者像赵魔头那样,抓住顾大神女的命门,也时不时能放开身心
享受。

  「要不……去大齐国,品味品尝那位盛名已久的仙境传人?」

  鼹猴念头飞转起来。

  大齐国那位仙境传人叶雪衣,传闻中拥有仙质冰肌玉肤,肌肤色泽如美玉,
莹润剔透,而肤色皎白如冰雪,没有半分瑕疵,香气勃发,清凉无汗。

  难得的是私处白嫩光滑,没有半分毛发,宛如稚女,花径紧窄、收缩有力,
使男根膨胀变大,体验过的大齐国主兴奋难忘,赞不绝口,夜夜放纵。

  鼹猴吞了吞口水,一时间淫念大动,这些绝色他全部想上一遍!

  「要不然我就玩一次大的,干脆去一趟白玉京,去见女帝!」

  片刻后,鼹猴突然激动大叫。

  几个念头徘徊数十次。

  鼹猴最终跳过春秋殿神女,也忽略大齐国那位仙境传人,想到了白玉京那位
风华绝代、名冠天下的帝美人。

  近三十年来,春秋绝色榜重评过两次,各色佳人百花齐放,争奇斗艳,但帝
美人的绝世妖娆,超凡脱俗,让王书圣不得不连续把她评为绝色榜榜首!

  她还有另一个称呼,女帝!

  春秋六国主并非都只是男人,其中一国的主人是位女子,世称女帝。

  女帝即白玉国主,她不仅拥有羞花闭月般的绝色美貌,还有高贵如仙圣洁出
尘的优雅气质,神态雍容华贵,凤眸倾倒天下 .

  而且她乃千年难遇的究极尤物体质,天生神韵,倾城倾国,从内而外散发着
惊心动魄的魅力,但凡见过她的男人无不目眩神迷、沉沦不可自拔。

  因为她,白玉京所有的高档青楼、勾栏瓦舍都黯然失色,成了庸脂俗粉、人
间厌腻的聚集场地。

  自命不凡的大齐国主,曾经易五城和她玩了一发足交,而春秋殿那些倨傲无
耻的老怪物更是甘愿为她舔脚,修指甲。

  更难得是,女帝生出的两个绝色女儿也双双入了春秋绝色榜。

  鼹猴五年前曾到过白玉京,正逢女帝永乐大典,女帝端坐于皇座,斜倚臻首,
俯瞰京都,她的肌肤如同二八少女,容颜艳若天仙神妃。

  风吹起,女帝衣裙下那双晶莹剔透,雪白如玉,曲线优美宛如两弯新月小脚
丫,两朵白玉并蒂莲宛转玲珑,细嫩可人,若新荷脱瓣月生牙。

  哪怕是他这等粗人都不禁心生怜爱,若是能把那双绝美玉足拿在手中品鉴把
玩,夹在胯下死命撸动,该是何等劲爆?

  「帝美人,女帝!」

  鼹猴一双眼睛流露痴迷狂热,眼前似乎看到了心目中高高在上的女神,圣洁
高贵的绝色仙体一丝不挂,横陈在床榻上,眉眼多情而含笑,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欲火爆发,沸腾的欲焰瞬间驱散了他心中的自卑和敬畏。

  鼹猴发狂如野兽猛地向她扑去。

  撬开女帝的贝齿,品味她的香舌,抓住她的坚挺饱满的大奶,呼吸着她如幽
兰般的淡淡体香,感受着她肌肤的温软、光滑、细腻和惊人的弹力。

  再含吮一双如仙花初绽般粉嫩可爱的乳头,把她风情万种的绝美肉体紧紧压
在干瘪的身躯之下……

  想着想着,鼹猴情不自禁的把手伸向裤裆,悄然握住那火热胀大的事物。

  「瞧这蠢猴子,就这幅德性,也敢对女帝想入非非……」

  斜刺里,一道戏谑的声音忽然响起。

  「谁!」

  鼹猴倏然间清醒,松开握着大鸡巴的手,散掉脑海那些旖旎念头。

  全身真气提脉,皮肤表面覆盖上一层毫光,精神高度紧绷,却见前方一株大
树的树干上已经站上两道身影。

  这是两个老者。

  一个背负赤色大龟壳,两鬓发丝微红,背负着手,双目含笑。

  一个头簪黑色长羽,面貌清癯,表情严肃如万年玄冰。

  「赤龟,黑鹤?」

  鼹猴惊疑,这两人怎么在这里?乾武宫何曾把他们也招揽了。

  「我们近几年恰好在乾武宫做客,鼹猴,你不是号称消息灵通么,怎么,连
这么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不知道?」

  赤龟爷语气轻挑玩味,扣了扣鼻子,挖出一粒鼻屎,轻轻一弹,恐怖劲风扫
荡,竟然把鼹猴所在参天大树,划拉一下从中间切断。

  鼹猴身躯轻巧,第一时间跳开,跃到另外一株树上。

  他脸色难看:「你想怎么样,都是春秋武榜上的人,鼠爷我也不怕你们,而
且你们别忘了,鼠爷我现在是春秋殿的长老,动我之前,最好想想后果!」

  话虽说得响亮,但鼹猴眼底难掩紧张,赤龟黑鹤在武榜的排名都比他高。

  「呦,还拿春秋殿压我们?」

  赤龟爷笑吟吟:「你这一套说辞在六国或许有威慑力,但在我们这可不管用,
你别忘了我们一贯的作风,今儿个就算把你打残打废,春秋殿听说是我们出的手,
信不信没一个老家伙给你出头?」

  赤龟爷黑鹤公两人,一个武榜十九,一个武榜二十二,春秋殿唯有派出老怪
物才有把握拿下,而赤龟黑鹤行踪诡秘,神龙见首不见尾,挖空心思都未必找得
到。

  计较中间的得不偿失,春秋殿大概率都不会为鼹猴出头。

  鼹猴闻言凶光更盛:「赤龟,黑鹤,你们虽比我强,但真动起手来,鼠爷我
可是有不少底牌的,你们好好想清楚。」

  黑鹤公一脸冰霜,淡淡道:「是听说过这头糟鼠到处潜匿,得到不少好东西。」

  「就比如,当初纪大神女处子落红,所印的九封红裳信笺,你这糟鼠已经暗
中搜集到其中两封了吧?

  啧啧,春秋殿那位大人曾经说过,谁能够集齐九封红裳信笺,他就把纪大神
女赏给谁,做其大奶儿暖脚奴婢,一想起纪大神女那绝顶的身段,婀娜的体态,
老夫这胯下鸡儿就梆硬,要是能整日搂着她,温穴操屁眼儿,死都值了!

  近些年发生一件趣事。

  本来六位国主各有一封红裳信笺,但是梦南国主与云国主近些年双双丢失,
就是给你这糟鼠偷去的吧?」

  赤龟爷笑吟吟看着后者。

  「你可别血口喷人。」

  鼹猴面色忽然激动涨红,如同被人说破心中秘密急于否认。

  黑鹤公摇头:「不听话。」

  赤龟爷笑道:「拿出来吧,否则我们兄弟俩就不会让你好过了。」

  鼹鼠脸色阴晴不定,脚步挪移,汇聚丝丝真气,随时准备跑路。

  黑鹤公顺时补刀,指了指不远处的武主殿,漠然道:「别妄有其他念头,乌
苍海就在那,我们一但打起来,真气泄露,他眨眼就能反应过来,糟鼠,到时候
你想走都走不动,只能想想怎么死。」

  鼹猴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耳畔依稀还有武主殿内那个男人发泄的低吼之声。

  的确,今日仅仅赤龟黑鹤在这里已是危机之局,如果再加上乌苍海,那他插
翅都逃不掉,鼹猴可不想随随便便把性命交代这里,他还有大好美人没去享用。

  狠狠一咬牙,鼹猴压低声音:「我把两封红裳信笺给你们,你们就放我走?」

  「还真在你这里?」

  赤龟爷讶异,其实他先前那番话一半都在试探怀疑鼹猴,近几年,两位国主
的红裳信笺的确丢失,但谁都不知道下落。

  根据一些蛛丝马迹,鼹猴有可能是偷盗者。

  黑鹤公:「你只能信我们,乌苍海来了你就是一具尸体。」

  鼹猴万般不情愿,终究还是狠狠咬了咬牙,从怀中取出一个平平无奇的黑色
包裹,只有巴掌大,一顿拆分,却是露出里面两封精美的红裳信笺。

  信笺的质地非常特殊,在夜色中,竟然流动一层淡淡的光芒。

  「拿去。」

  鼹猴扔出这两封信件,心头大疼,只感觉身上两块肉被挖去。

  黑鹤公古井无波眼眸一闪。

  刷!刷!

  两封红裳信笺,迅速落在赤龟爷与黑鹤公的手中,前者端起信笺,嗅了嗅上
面处子鲜红的味道,陶醉无比。

  「不愧是纪大神女处子血神物,老夫依稀还能闻到她的淡淡幽香,有生之年,
若是能够集齐九封信笺,得到纪大神女倾心,就是让老头儿我立刻归隐山林都愿
意……」

  说着,赤龟爷更是把这封信笺贴脸,轻轻的摩挲起来。

  如此似乎让他觉得,能与纪大神女的处子美穴有肌肤之亲。

  鼹猴暗自咬牙,他心情恨忿,意气难平。

  集齐九封红裳信笺本来是他的梦想。

  他费尽心思,好不容易从两国国主那里偷到这两封红裳信笺。

  但在朝夕间就给送了出去。

  心滴血啊!

  但是事到如今,鼹猴也只能安慰自己不可能有人集齐九封红裳信笺。

  剩下的红裳信笺,都在绝顶厉害的人物手中,如女帝,大齐国主,楚老国主,
还有春秋殿、明王殿的几个老妖孽。

  他们绝对不可能轻易交出,想要集齐九封难于登天。

  「你可以走了。」

  黑鹤公扫了眼属于他那封红裳信笺,确认无误,收进怀里,随后冷声提醒,
竟然催促鼹猴赶快离开乾武宫。

  「你们就这么放我走?」

  鼹猴狐疑的看了眼两人,按照这两人向来的无耻,理应还要他交出更多宝贝
才对,更别说他此次在乾武宫弄到两个大消息。

  「除非你不想走。」

  赤龟爷又在红裳信笺上陶醉深嗅一口芬芳,这才放进怀里,伸了伸懒腰,悠
闲的视线落在鼹猴警惕的脸上。

  鼹猴不知两人葫芦里卖什么药。

  但既然能离开,他求之不得。

  「咻」得一声。

  只听到一阵穿林打叶声。

  鼹猴整个人已如鬼魅,蹿出数百米,作为武榜上的强者,鼹猴极为擅长隐匿
行踪,轻功身法方面也是相当不俗。

               第八章 女帝

  「就这么放他走了?」

  黑鹤公望着鼹鼠几个纵跃,彻底消失在乾武宫的莽苍山林之中,高癯的脸庞
闪过一丝幽深之色。

  「梦南国的群山太寂寞了,让乾武宫热闹热闹也好,鼹猴应该能在一月内,
把消息传给那几个势力,一个月后,也正是乌苍海开炉炼丹的日子。」

  赤龟爷嘿嘿笑了笑。

  「你这样算计,乌苍海恐怕不喜,他毕竟已经许诺我们明王殿。」

  「你错啦,乌苍海的内心,其实希望能引起那几个势力的轰动,他心心念念
的仙子美娇娘,现今可还是被春秋殿至深处那个活了八百年的不死神经病御用着。

  若是这一炉乾坤还灵丹,能够让春秋殿那些老怪物铤而走险,劝那个神经病
放人,乌苍海一百个愿意。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那群老家伙如今的权柄,全是神经病的赋予,怎么可能坏他的规矩?

  只是人嘛,总要有希望。」

  赤龟爷打了个哈欠,看了眼月色:「不早啦,回去睡觉,老命要紧。

  楚天雪那妮子的小屁眼儿,属实水多紧嫩,前些天射得多了,疲乏得紧,得
赶快回去修养,要不然赶明怎么去玩梵家的小萝莉?」

  黑鹤公不由莞尔。

  ……

  白玉京,帝都。

  清晨时分,东边的地平线泛起一丝丝亮光,朝霞浸润着浅蓝色的天幕,皇宫
中到处雕栏玉砌,高檐朱楼鳞次栉比,美轮美奂。

  一个魁梧的黑汉走入女帝大殿。

  在殿顶的中央,有一条巨大的雕龙蟠龙,从龙口里垂下一颗银白色的大圆珠,
周围环绕着六颗小珠,龙头、宝珠正对着的金銮宝座。

  宝座上隐隐有一个风华绝代的身影。

  扑通!

  一进大殿,这魁梧黑汉就双膝跪地,竟就这么蹭蹭蹭跪走至殿中心。

  怦!

  但听到一道重重的磕声,魁梧黑汉朝着女帝殿上首的宝座,直接把头叩在地
上,神色恭敬,一语不发。

  金銮宝座上,绝代女子微开双眸,饶有兴趣的看着来人。

  她今日一拢红衣,凤目樱唇,纤腰翘臀,起伏曲线惊心动魄,斜坐在宝座之
上,十指纤纤,悠闲敲击金銮宝座,吹弹得破的肌肤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
出水来,一双朱唇,语笑若嫣然。

  「独孤魔,你抬起头来。」

  她神态悠闲,美目流盼,桃腮带笑,含辞轻吐、气若幽兰。

  清扬悦耳声音,既缥缈又妩媚,带着一股勾魂夺魄的的味道。

  「小人不敢,怕在陛下面前失态。」

  独孤魔深知上首的女帝有多迷人。

  王书圣第一次见她,即评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两次列其为春秋无双绝
色榜第一位,没有十年的养气功力,只看她一眼就会为之倾倒沉沦。

  「本帝的姿容有那么迷人呢?

  独孤魔,你好歹也与泠儿朝夕相处,泠儿是本帝大女儿,同样也是天仙美貌,
你敢与她视线相对,却不敢看本帝一眼?」

  女帝单手枕着绝美脸蛋,神态风情万种,一双玉腿纤细修长,顶端青葱白嫩
的小脚丫在光洁肌肤轻轻摩挲,可爱玉趾柔嫩冰弹,宛如天山之雪一般纯净无暇。

  那长长的睫毛覆盖下,冰蓝色的瞳眸仿佛能夺人魂魄。

  听到这里,名为独孤魔的魁梧黑汉,终于是忍不住内心的浮想联翩,缓缓抬
起头,余光朝那里瞥了一眼。

  只见女帝一件红色丝质轻纱薄衣,星眸燃烧着淡金色火焰,凝脂般的肌肤在
纱衣中若隐若现,罗带轻系住盈盈蛮腰,勾显柔弱之美。

  一支九尾凤簪华贵灼艳,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
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几分调皮,几分淘气,几分威严,几分妩媚。

  而且,她一袭红纱领口开的很低,两团水润饱满丰盈挺拔,一对可爱蓓蕾正
在纱衣中颤颤巍巍,诱人采撷。

  扑通!

  独孤魔只看了一眼,呼吸便是火热急促,再次把头磕到硬邦邦的地面,鼻腔
一热,差点喷涌出两股热血。

  女帝美丽的嘴唇微微上扬。

  「难为你了,在本帝七分帝魅之下,还能不涣散心智,去年这个时候,春秋
殿的那些老鬼来觐见,一个个丑态百出,就这点来说你比他们强的多。」

  「谢女帝陛下。」

  独孤魔得闻女帝赞许,魁梧粗狂的脸上满溢崇拜兴奋,但是他状态似乎有些
不对,眼底深处潜藏着一抹紫色的帝魅光彩,好似整个精神都被控制,沦为女帝
裙下俘虏。

  「近来泠儿的修行情况如何?」

  女帝斜倚宝座,臻首心一点红莲鲜艳而美丽,她一双眼睛十分勾人心弦,肌
肤如雪,一头黑发挽成高高的美人髻,九凤玉簪在阳光下耀出刺眼的光芒。

  真是好一个人间尤物!

  「帝泠儿公主得我独孤血相助,连月来突飞猛进,不日就能把帝女决推向九
重巅峰。」魁梧大汉独孤魔恭恭敬敬道。

  「是么,泠儿今年才十九韶龄,真气这么快就要迈入九重巅峰,你们独孤家
的血脉果然不凡。」女帝露出一丝讶异。

  独孤家不论男女都能够辅助人修行,而且进益巨大,几乎没有副作用。

  这独孤魔每日辛苦修炼,汇聚出一缕纯阳之气,都会渡给帝泠儿公主。

  几乎可以说奉献己身,成全他人。

  「能为泠儿公主效力,是小人的福分,小人哪怕肝脑涂地,死而后已,也誓
成为帝泠儿公主的踏脚石。」独孤魔眼中紫色帝魅一闪,表情越发显得尊崇恭敬。

  女帝轻轻嗯了一声,瞧着这个已经彻底被她俘虏的独孤家后代:「你的忠心
本帝看到了,好好辅佐泠儿,将来本帝加封你为白玉京天尉官。」

  「多谢女帝陛下,女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独孤魔又崇拜火热得磕了六个响头。

  「你去吧,白玉司会告诉你怎么做。」

  「是。」

  独孤魔埋着头,一点点的转过身,随即又是蹭蹭蹭跪着走出女帝大殿,尊严
低贱如尘埃,仿佛不值一提的粪土。

  而且他自始至终都只瞥了女帝一眼,却已心满意足,自豪无比。

  待其走后,大殿又恢复安静。

  「女帝娘亲,独孤魔出了殿,百步才起身,真是好听话的一条狗儿。」

  忽然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

  伴随轻盈的脚步声接踵。

  女帝眼睛一亮。

  先见一袭轻纱般的白衣飞扬,随后便走进来一个绝美少女。

  绝美少女十八九岁年纪,明眸皓齿,仙肌玉骨,容貌与女帝有七分相似,流
裙纤步迷雾中清逸灵动,芳华绝代的美颜上眉如墨画,神若秋水,披着白衣犹似
身在烟中雾里,笑吟吟走来。

  女帝凤眸倒映着这个清逸灵动的少女,变得精彩起来:「吟儿,你回来啦?」

  「女帝娘亲今天真美。」

  帝吟儿甜甜一笑。

  她明眸皓齿,肌肤胜雪,双目犹似清泉,本身就是大美人,与宝座上春秋第
一绝色可谓异花双殊,新月生晕。

  「还不快过来,让娘亲疼爱疼爱你,你这一次去云国,足足有半个月没回来,
把女帝娘亲想死了。」

  女帝长身而起,美眸含笑,纱袖一挥,一股柔和的力量送出。

  帝吟儿嘤咛一声,整个人不由自主向女帝飞去,她俏脸一红,心想女帝娘亲
真是心急,这么快就忍不住品尝她的女儿了。

  「吟儿的肌肤还是这么水嫩。」

  女帝似笑非笑,一双纤手轻捧绝美少女的脸蛋,痴认真的望着眼前的女儿,
渐渐,她眼中有些迷离,充满了爱意,怜惜之情逐渐攀升,仿佛压抑着某种冲动
的情绪。

  「女帝娘亲,吟儿想吻你。」

  帝吟儿忽然踮起脚,勾住女帝的脖子,在她的脸颊上浅浅一吻。

  蜻蜓点水的吻罢,她的俏脸浮起一抹害羞绯红,往日她不是没这么与女帝娘
亲做过,但大多不是她主动。

  女帝望着面前大胆的绝美少女,美眸一亮,摸了摸被女儿吻过的地方:「这
一次出去,吟儿竟是变化了不少,女帝娘亲真是爱煞了这个吻。」

  闻言,帝吟儿绝美容颜绯红,如同染上了一层淡淡的胭脂,娇艳似火。

  「只是光亲脸颊怎么够呢,吟儿闭上眼睛,张开嘴,让为娘好好品尝品尝你
的香甜小舌。」

  女帝的声音如天籁回荡,她美眸流转,微微俯身,红唇轻启,凑向绝美女儿
的脸蛋,并紧紧的勒住帝吟儿的纤纤如织的细腰。

  帝吟儿立刻感到有些窒息。

  嗯……

  轻轻仰起脸,帝吟儿应了一声,很快,女帝的亲吻落在她的臻首、耳垂、琼
鼻,最后吮住她的红唇,香舌轻轻的撬开她的贝齿,缠住她的小舌……

  咕……唔……啾……

  帝吟儿轻轻娇喘,晕红如火,与女帝紧密的深吻,发出阵阵诱人的口水声,
而女帝玉手已经抚上她如织纤腰,慢慢上行,最终沿着右衽的衣襟摸索着探入丝
衣之内。

  「嗯……娘亲别……」

  清纯绝色的帝吟儿如遭雷击,女帝已经拽开了丝质中衣,直接向那两座凸起
的山峰攀去,缓缓的揉捏了起来。

  「吟儿你难道不想么?」

  女帝在帝吟儿脸蛋上亲吻罢,樱唇分开,一缕晶莹细长的水丝勾连二者,手
掌与女儿圣峰之间只剩最后一层阻隔,不是丝滑柔顺的绵绣肚兜,而是珠圆玉润
的珍珠小衫。

  「女帝娘亲别这么快……」

  帝吟儿脸蛋娇红如火,痴痴的看着面前的绝色美貌、这世间男人,没有一个
不甘愿沉沦欲仙欲死的女帝真颜。

  「都做过多少回了,吟儿你还害羞不成?放心,这个时辰没有人敢来。月许
不见,吟儿的这对妙物好像又发育了呢,更加丰满有弹性。」

  女帝笑吟吟,犹如花丛老手,在帝吟儿珍珠小衫稍使蛮力。

  这件羞人衣物轻轻滑落,一对饱满圆润、雪腻如脂的大奶,带着扑鼻的芬芳,
跃进女帝大殿的空气内。

  「呀……」

  帝吟儿羞得俏脸通红:「女帝娘亲,别在这里,去寝宫玩女儿好不好?」

  她娇嫩温热的雪峰上,两粒红色微粉的乳头坚挺俏立,如同两颗又圆又可爱
的粉葡萄,一圈粉红色乳晕,更显出它的纯洁与娇媚。

  女帝弹了弹帝吟儿乳头,笑道:「吟儿这双雪乳真是美煞了紧,你说,要是
世人眼中仙子般高贵圣洁狡黠灵动的吟儿公主,在别人怀里被揉着奶一副羞态,
作何感想?」

  「娘亲你才是。」

  帝吟儿星眸迷离,鼻息粗重,吐气如兰,嘴里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嗯嗯啊啊的
声音,「谁能想到,高高在上的女帝会与女儿缠绵在床上,前几次还被吟儿舔着
后庭到高潮呢。」

  「死丫头。」

  女帝绝美的容颜一红,被说及羞人的事,更是在帝吟儿娇嫩的酮体上不住探
索,她身子轻轻地颤栗着,尤其是胸前的一双丰满,骄傲的颠晃,是那样的饱满
和涨实。

  帝吟儿仅仅十七岁,但玲珑身姿的发育却让风熟女子都要自惭形秽。

  「啊。」

  忽然间,绝美公主发出一声更加腻人的娇吟。

  女帝的玉手攀上她的峰峦。

  捻起她那圣洁可爱从未被男人碰过的粉嫩乳头,在可怕的电流的刺激下,帝
吟儿浑身都在颤抖,她想要挣脱,却发现身体早已不受自己的摆布。

  「还敢不敢在女帝娘亲面前放肆?」

  女帝笑盈盈看着女儿的清纯娇红的美态,手头又捏重几分力气。

  帝吟儿身子一颤,雪颈扬起。

  此刻她甚至连站立的气力都没了,整个人瘫软在女帝怀里。

  黑戈尔:集齐九封处子红裳,就能得到纪神女,最后可以是各种老怪物小人
物,订阅部分纪神女已经出场了,求支持,接定制反派玩弄各大神女,求支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