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番外】(《李妙真篇》)

  • 【大奉打更人番外】(《李妙真篇》)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君梦谁言
2020/10/20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9463

  (第六篇了第六篇了)(排版全靠版主,我根本不会!)

  陡峭的山路蜿蜒曲折,怪石林立。

  一层淡淡的白雾将山腰笼罩,周围除却鸟兽之声外,再无他响,使这本就难
行的山路更增几分清冷孤寂。

  这时,一声声轻微的马蹄声由远及近,传上山来。

  顺着声音,只见一位容颜秀丽的女冠,骑着一匹马缓缓走来。

  一身道袍洁净无尘,纵然头戴帷帽,依然掩不住白纱下那张明丽的瓜子脸,
唇红眸亮,肤白如雪。

  正是天宗圣女,李妙真。

  只是此时的她虽然依旧一副英气勃勃之色,但曾经眉宇间那丝微微的锋芒,
不知何时已经隐去。

  取而代之的,却是一抹淡淡的忧思,令她气质中增添了几缕恬静。

  马蹄声渐行渐远,逐渐在白雾中隐去,使这山路又恢复了安静。

  ……

  静谧的道观,今日难得被打破了往日的宁静。

  李妙真牵着马,垂着白纱的帷帽置于马背上,望向眼前的道观,本来平静的
神色出现一丝挣扎。

  但下一刻,她终究还是推开门,踏进了观内。

  脚步迈入的一刹那,周围传来一股天旋地转之感。

  李妙真没有反抗,任由这股力量将自己带入了道观深处的一间静室。

  一个老道士负手而立,静静看着墙上的大字。

  道。

  「……」

  李妙真一言不语,神情看不出悲喜,一如当年下山时的神色。

  只是当时懵懂,如今却已十分自然。

  良久,老道士转过身看向李妙真,目光平静。

  这时才令人后知后觉的发现,这老道士刚刚似乎已经周围环境融为一体,现
在做出动作之后,竟有种从天地中脱离而出的感觉。

  「回来了?」

  「……」

  李妙真沉默了一下,似是不敢直视天宗道首的眼神。

  「弟子……回来了。」

  「……」

  天宗道首不再说话,静静地看着她。目光犹如一汪深潭,平静无波。

  气氛逐渐陷入了沉默。

  「你的心还未放下。」

  半晌,天宗道首轻轻开口,打破了周围的安静。

  短短七个字,却仿佛一把利刃,直入李妙真心中,打破了她的伪装。

  不知何时,她的眼角流下了两行清泪。

  刚刚出尘的模样已经消失,眉宇间那抹忧思再度浮现了出来。

  「弟子有愧师门。」

  李妙真的声音带着淡淡的沙哑,屈膝跪在了地上。

  但一股柔和却坚韧的力量出现,将她身形恢复了原样。

  「忘情而至公,得情忘情,不为情绪所动,不为情感所扰。天之至私,用之
至公。命之制在气。死者生之根,生者死之根。恩生于害,害生于恩。愚人以天
地文理圣,我以时物文理哲。」

  天宗道首静静看着李妙真,轻轻摇了摇头。

  「未曾得情,何来忘情?」

  「你无愧。」

  「……」

  李妙真默然无语,一滴滴泪水顺着白净的脸庞流下,打湿了胸前的道袍。

  「唉……」

  微微发出一声叹息,天宗道首转过身,语气依然平淡。

  「回去吧。」

  「……」

  无言点了点头,李妙真默默行了一个道礼,化作一缕轻烟,往后山而去。

  天宗道首仍旧看着那副道字,神情古井无波,不知在想些什么。

  ……

  三个月后。

  一条惊人的消息,打破了整个大奉、乃至于整个天下的平静。

  被当今大奉女皇怀庆封为楚王的许七安,在以大气运成就自身一品之后,如
今竟然摆脱气运的限制,突破为万古以来从未有过的超品武者,被许七安命名为
武神之境!

  整个天下都为之震动,但当事人却已悄然离开了京城,孤身前往了天宗。

  天宗道观前。

  一如三个月之前的李妙真,许七安立于道观前,成为天宗难得的外来之客。

  而他所站的位置,与当时李妙真所立之处分毫不差,仿佛还残留着淡淡的女
子清香。

  「大奉,许七安,前来拜会天宗。」

  许七安嘴唇微动,脸色沉稳中又带着一股威严,声音传入了整个天宗。

  「……」

  后山一处静室内。

  李妙真娇躯一颤,神情复杂的睁开眼,看不清到底是欣喜、难过、还是释怀。

  自蒲团上站起,一身道袍依然掩不住婀娜的身姿。推开门,一道道流光自山
间各处出现,纷纷聚集在了道观内。

  纤细素白的小手按在腰间的剑鞘上,出现在脑海的,却是一名早已刻在她心
底的男子面容。

  心绪复杂的将这杂念压了下去,飞剑出鞘,带着李妙真同样化作一道流光,
朝道观而去。

  往日安静无人的道观内,此时已经站满了男女老少、神情各异的道士。

  天宗道首无悲无喜的看了李妙真一眼,便收回目光看向人群。

  「许七安乃当今武神,开创武者超品之境,天宗上下不可怠慢,你等与我一
同前去迎接。」

  「超品?武者?」

  「武神?」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个消息顿时令许多闭关已久的道士心中震惊。

  只有一些消息灵通的道士才提前有所耳闻,不至于太过惊讶。

  「超品武神……」

  李妙真喃喃自语,神情更为复杂的望向了观外,心中忽然有些不安和忐忑,
又似乎有一种莫名的期待,萦绕在心房深处。

  ……

  静静矗立在道观外,以他如今的境界,自然能无视天宗宗门禁制,聆听观内
声音。

  许七安嘴角含笑,心中丝毫没有畏惧之意。

  片刻后,天宗道观三门大开,以天宗道首为主,自观内朝许七安走来。

  诸多道士纷纷从后面打量着这千古以来从未有过的超品武夫,更有一些修为
不高小道士已经面露崇仰敬慕之色。

  「许七安见过天宗道首。」

  拱了拱手,许七安看向为首的老道士,脸上微微一笑,瞳孔余光已经开始从
人群中寻找起那道熟悉的倩影。

  天宗道首自然不会注意不到许七安的小动作,蓦然心中一沉,心下已经了然。

  但表面上犹如看不见一般,面色平静地向许七安回了一礼。

  「担不得楚王如此称呼,老道忘尘,见过楚王。」

  这时,许七安在人群中找到了李妙真的身影。顿时对着她挑了挑眉,嘴角浮
起一抹坏笑。

  「……」

  本来神情极为纠结的李妙真顿时一阵无语,又好气又好笑地瞪了许七安一眼,
心道这人成了超品武神却依然这般性子跳脱。

  然而下一刻,却感受到周围一束束异样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李妙真瞬间回过神,耳垂涌现一抹嫣红,目光直视前方,只感觉自己又陷入
了那所谓的社会性死亡之境。

  一众道士惊讶地看着李妙真的反应,许多人面露不解,但一些涉足过世俗红
尘道士却已心中了然。

  前方,目光搜寻到李妙真的身影之后,许七安心中便落下了一块大石。

  既然她没有躲避自己,那今日之事便已成功了一半。

  至于剩下的一半,许七安感受着体内澎湃的力量,嘴角微微笑了笑。

  回过神,天宗道首似乎没有看到一样,依然静静站在许七安面前。

  与天宗道首客套一阵,许七安没有再继续多做废话,直接了当的说明了来意。

  「忘尘道长,许某今日前来,只为接一个人。」

  「……」

  本来嘴角已经挤出一丝微笑的天宗道首神情一顿,笑容缓缓隐去。

  与许七安直直对视了一会儿,他再度缓缓开口,语气不带丝毫情绪。

  「天宗内皆为本门弟子,并无外人,楚王若要接人,恐怕来错地方了。」

  「呵……」

  轻笑一声,许七安微微摇了摇头,一字一顿。

  「没有来错,许某今日的目的,便是为了天宗圣女,李妙真。」

  轰隆隆!

  声音落下的一刹那,便见天宗道首猛然睁大双眼,瞳孔中闪烁着玄奥的精光。

  天空中霎时间乌云密布,雷霆于云层中隐现,发出轰鸣之音!

  然而许七安对此毫不在意,只是轻轻抬起右手,随意捏了捏手腕。

  「道长真要如此?」

  「……」

  天宗道首沉默不语,乌云中的雷霆依然在天空咆哮。

  「许七安,住手!」

  一声娇喝传来,李妙真手持飞剑,神情复杂的走上前,与许七安四目相对。

  「许七安,初识之际我便与你说过,我乃天宗圣女,下山只为红尘历练,自
然也不会纠葛于男女之事。你何必为了我一道门女冠,徒劳至此。」

  「……」

  许七安没有说话,目光紧紧与其对视,眼中的灼热令李妙真心中一慌,下意
识地挪开了目光。

  「嘿嘿……」

  见状,许七安咧嘴一笑,忽然一伸手,令李妙真不由自主的投向他怀里。

  「唔——」

  还来不及让李妙真作出反应,许七安便低头将李妙真的樱桃小口堵住,使她
只能发出呜呜之声。

  站在前方天宗道首目光一冷,瞬间便是一道巨大的雷霆从空劈落!

  然而许七安身体动都没动,周身仿佛带着一层透明罡气,令雷霆仅能到达周
身三尺之外,不得近身。

  天宗道首眉头一皱,身前浮现一道道玄奥的符文,整个天地瞬间狂风大作,
风雨交加!

  山峦微微晃动,许七安脚下的地面瞬间开裂!

  无数雷霆也犹如灭世一般,向许七安狂涌而去!

  更有一朵朵虚幻的火苗凭空燃烧,与阴风毒雨一起,将许七安周身四方左右
完全封锁了起来!

  许七安松开李妙真的小嘴,将其揽入怀中。

  整个人浮空而立,单手揽着李妙真,在半空中微微一笑。

  锵!

  一道冠绝日月的刀光自天地中浮现!

  无论风雨雷霆还是天地异象,皆在这刀光之下化为粉碎!

  天空刹那间晴空万里,犹如被彻底清洗了一遍,连一丝一毫的云朵都没有存
留!

  地面上更是出现一道身上的刀痕,不过五米长、半米宽,却深不见底,纵然
修为高深者,也只能见到一丝岩浆的颜色,难以窥探全貌。

  许七安笑了笑,太平不知何时已回到了腰间刀鞘。

  「天宗法术果然不凡,令许某大开眼界。」

  「多谢忘尘道长成全许某,自今以后,许某欠天宗一个人情。」

  「告辞!」

  言罢,许七安揽着身子发软的李妙真微微一动。

  下一刻,半空中的两道身影渐渐消散,原来只是残影。

  真正的身影早已在话音落下的一瞬间,飞到了千里之外。

  「……」

  天宗道首默默望着半空中消散的残影,一言不发。

  神情依然一副无悲无喜之色,不见任何怒意。

  忽然,他轻轻开口,语气淡淡。

  「自今日起,废去李妙真圣女之位,将李妙真逐出宗门,从此与天宗再无干
系。」

  「是,道首。」

  两名四五十岁的道士不约而同的应了一声,神情丝毫没有意外之色。

  在注意到天宗道首今日面对许七安的反应时,他们便已猜到了天宗道首的想
法。

  众多道士纷纷随着天宗道首返回观内,只是今日之事,恐怕又要传遍天下了。

  ……

  大奉皇城,楚王府。

  一道肉眼不可见的身影极速下落,周身似乎自成一片天地,连周围的空气都
不曾震荡。

  守护在楚王府的武神之力恍若未觉,任由来人进入。

  「吱呀——」

  轻微的推门声传来。

  许七安抱着李妙真走进房内,神魔般的浑厚气息将其体内法力完全压制,令
李妙真只剩下了最基础的肉身之力,自然难以挣脱许七安的怀抱。

  轻轻将李妙真放在床榻上,许七安坐在床边,含笑看着她。

  李妙真神情极为复杂地望着这三月以来朝思暮想的男子,说不上是喜是悲、
是爱是恨,只是这般强迫似的霸道之举,却并没有令她心中生厌,反而有一股隐
藏至深的释怀与放松。

  不过表面上,她并没有将这内心深处的情绪表现出来,反而恨恨地看着他。

  「入情而忘情,摆脱情绪所困,舍弃情感所扰,方为太上之境。」

  「你只做到了入情,却在之后不辞而别,试图以逃避摆脱情思纠缠,是不可
能抵达忘情境界的。」

  许七安似乎没有在意她的眼神,缓缓摇了摇头,神情庄重,仿佛在与李妙真
讨论天宗修炼之理。

  但一双大手,却轻轻抚过她饱满的胸脯,隔着道袍按了上去。

  「嗯……」

  李妙真下意识发出一声微弱的呻吟,明亮的双眼瞬间美目圆瞪,整个人愣在
了原地。

  坐在床边的许七安恍若未觉,神情依然庄重,甚至微微皱起眉,增添了一丝
严肃。

  「今日我的所作所为,并非出于儿女私情,而是为了你的未来大道。」

  「只有坦然面对你我二人的感情,你才拥有达至忘情之境的条件,未来一品
可期。」

  说话间,那双大手已经熟练地找到道袍的缝隙,顺势伸了进去,抓在了温暖
的肚兜上。

  「……」

  随着许七安的动作与话语,李妙真已然回过了神,脸颊刹那间变得嫣红无比。
一双眸子羞怒无比,仿佛要喷出火来。

  「许!七!安!」

  李妙真猛然打掉胸前作怪的大手,立时在床榻上坐了起来!

  颇具规模的胸脯剧烈起伏,咬牙切齿般一字一顿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然而她却没有注意到,随着深陷山峰的大手被扯出,连带着胸前的道袍也被
扯了开来。

  歪斜的肚兜顽强守护着两只大奶子,但边边角角之处,却已露出了大片白嫩
的软肉。

  「妙真……」

  许七安仿佛没有听见一般,深情地望着她。

  「你只管一心度过情劫,以后我们之间的孩子……」

  深深吸了一口气,许七安痛苦万分的语气中又包含着斩钉截铁之意,掷地有
声地吐出两个字:「我养!」

  「……」

  屋子里忽然平静下来,只有一道道剧烈的喘息声不绝于耳。

  李妙真死死盯着眼前之人状若深情的丑恶嘴脸,心中越来越怒,整个人气极
反笑。

  「呵呵呵呵……」

  银铃般的笑声自李妙真口中连连发出,却没有让人感受到任何笑意。

  反而仿佛有一股凉气从背后直冲脑门,蕴藏着深深的寒意。

  「许七安,你是不是觉得现在贵为楚王,修为又已至超品武神,便可以随意
欺辱本姑娘了?」

  犹如腊月寒冬一般的冰冷话语自李妙真口中吐出,她冷冷地盯着许七安,小
手紧紧握成了拳头。

  只可惜,整间屋子都充斥着沉重的武神威压,无论什么修炼体系,都不可能
在这威压中施展神通法力。

  「哈哈哈哈——」

  许七安再也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一边笑,一边伏下身体,将李妙真压在了身下。

  天宗圣女胸前若隐若现的雪白肌肤纵使隔着衣物,也依然令许七安感受到一
股柔软。

  头肩与眼前女子平齐,许七安与李妙真四目相对,两张脸几乎贴在了一起。

  灼热的吐息互相打在对方脸上,令李妙真本来愤怒的神情逐渐消散,取而代
之的,乃是一股莫名的恐慌。

  床榻外的纱帘自动垂落,将这小小床榻围成了一方天地。

  一支色泽鲜艳的沉香凭空自燃,令房间里出现了一股奇异的香味。

  古怪的是,充斥在屋内的武神威压对这香气并不排斥,反而任由其向床榻之
内缓缓飘去。

  沉香下方刻着一个细微的小字。

  人。

  ……

  床榻内,许七安身上的衣物不知何时已经悄然消失,整个人赤裸裸地压在李
妙真身上。

  那一身道袍与素白的亵衣,也早已被丢在了一旁。

  轻轻抚摸着鼓胀的肚兜,许七安微微一笑,一把扯了下来!

  「唔!」

  李妙真目露惊慌之色,只是口中早已被一条粗大的舌头侵入,令她只能发出
无力的呜呜声。

  白暇如玉的手脚被许七安压住,以其超凡脱俗的身体控制力,自然不是李妙
真可以反抗的。

  没有理会李妙真的反抗,许七安不断驱动着舌头,与眼前白玉似的人儿交换
着口齿间的津液。

  由于两人修为早已绝非常人,津液不仅无甚异味,反而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
香。

  与此同时,手间动作不停,扯去肚兜后,又将手指捏向了那两颗粉嫩的蓓蕾。

  「呜——」

  李妙真再也按奈不住,剧烈的挣扎起来。

  一双眼睛狠厉地盯着许七安,但喉咙深处却渐渐带上了一丝微弱的哭音。

  许七安终于放开她的红唇,沿着洁白的下巴向下舔舐而去,将修长的脖颈留
下一个个吻痕。

  李妙真僵着身子,从未有过的刺激令她极力挺起脖子,口中艰难地发出苍白
的哀求声。

  「许七安……不要……」

  然而身上的人早已白嫖成性,不仅没有住手,反而愈加放肆,舌头在精致而
分明的锁骨之间肆虐!

  李妙真胸前剧烈起伏,喘息声变得愈加浓重。

  可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起伏涌动的浑圆双乳高高耸立,已然吸引了许七安的注意力。

  沿着锁骨径直向下,一口咬住了一团白嫩的软肉!

  舌头不断触玩着顶端的粉嫩乳头,因为剧烈的刺激,早已变得坚硬而挺立。

  与此同时,另一侧的浑圆雪肉也没有被放过,许七安伸出手反复把玩揉捏,
轻轻摩擦。

  多管齐下之下,夹杂着奇异的人宗沉香,李妙真的眼神已逐渐变得迷离。

  小嘴微微张开,发出阵阵细微如不可闻的呻吟声。

  许七安终于按奈不住,一把拉下李妙真的亵裤,将一片茂密的森林展露出来。

  轻轻摸了上去,拨开饱满的阴唇,露出从未见人的粉嫩小穴。

  一阵湿润感从指尖传来,许七安心中一喜,离开白嫩柔软的一团软肉,再度
朝着散发着幽香的红唇吻了过去。

  立体而精致的脸庞美如浑然天成的雕塑,此刻已经布满迷离的春色。

  许七安悄然将胯下灼热的巨蟒贴向湿润的小穴,来回磨蹭。

  李妙真从未有过这方面经验,此刻虽然下体感受到一股滚烫之意,却仿若未
觉,依然沉醉在浑身颤抖的刺激中。

  微一用力,温暖而湿润的腔道被一根滚烫而粗壮的肉棒顶开,侵入这从未迎
客的纯洁之地。

  「唔——」

  李妙真发出一声闷哼,突然感觉下体有些肿胀。

  脑海中一些江湖中所见所闻的画面突然出现,顿时令她神情一震,眼中浮现
了一抹惊慌。

  许七安立时注意到了这一点,瞬间提快速度,试图让李妙真反应不过来。

  滚烫而粗大的肉棒奋力分开夹紧的娇嫩肉唇,在李妙真娇躯颤抖之中,抵达
了一层薄膜之上!

  「不……要!!!」

  李妙真惊慌摇头,试图阻止许七安,却在尾音处发出一声惊人的尖叫!

  剧烈的疼痛与无比的肿胀充实感冲上她的心头,让她几乎无法思考,意识被
全然覆盖!

  她眼角流下两行清泪,尖叫声已经转为了哀鸣。

  然而却不知不觉一松,仿佛这一刹那间已经接受了现实。

  许七安只感觉那层膜被他覆盖着武神之力的肉棒狠狠捅破,进入了一片新的
天地!

  与此同时,李妙真犹如认命一般,用力抓紧他的后背,竟然在无任何借力的
情况下身躯挺动,埋入许七安怀中。

  若非她是修炼之人,绝难做出此等动作。

  许七安心中暗自惊讶,胯下动作却不停,稍稍顿了一顿,狠狠向最深处挺动
前进!

  「呜!」

  李妙真闷声一声,娇躯猛然颤抖起来。

  肿胀酸麻的感觉涌上她的心头,令她对准许七安的嘴巴吻了上去,闭合的双
眼仍自流着清泪,脸颊却流露出一抹奇异的潮红。

  身体最深处的花心大开,喷洒出一股股处子阴精,令许七安本能的运转起与
洛玉衡双修已久的上古房中术!

  一道精壮雄武的男躯与一道白玉无瑕的玉体紧紧结合在一起,随着女子的抖
动齐齐轻轻颤抖,却又没有做出其他动作。

  两人只有双脚在床上,除此之外整个身体都浮空悬立,一道道流光在两人周
身涌动,又相互交织交缠。

  良久,李妙真才落在床榻上,连带着许七安也压了下去。

  轻轻离开她的红唇,眼前的李妙真娇喘不已,身上已布满淋漓的香汗。

  然而一双眸子却明亮无比,目光羞涩中又隐含着惊讶与欣喜。

  在刚刚一刹那间,得益于超品武神的玄功造化与上古房中术的玄奥结合,李
妙真竟然在没有领悟忘情之境的情况下踏入二品巅峰,距离一品只差临门一脚!

  许七安含笑看着她,下体依然耸立在李妙真身体深处。

  「许……许郎……」

  仿佛在这高潮之下不止修为突破,连内心都已接受了现实。

  李妙真神情羞涩,却依然叫出了她内心期许已久的称呼。

  眼前的男人笑着捋了捋她额角被打湿的发丝,忽然身体一动,深陷在她身体
深处的滚烫肉棒依然耸立,在这一动之下再度向深处前进而去。

  「唔——」

  她闷哼一声,双眼迷离地看着许七安,主动搂住他的脖颈,笨拙的迎合起来。

  许七安抬起她的双腿,将其压在身下。

  常年习武的一双玉腿修长而结实,紧绷的小腿白嫩而圆滑,令许七安仿佛有
些爱不释手。

  但这并不影响许七安胯下的动作。

  在他摆弄之下,李妙真的翘臀向上撅起,使他发力更为方便。

  粗大而滚烫的肉棒狠狠刺入她身体最深处,直至顶到了一团软肉!

  许七安心下了然,看这还剩下一截未曾没入的肉棒,心中有些期待,抱着李
妙真的身子在胯下大力征伐起来!

  「啊啊……嗯啊……呜……」

  凶猛而激烈的挺动之中,被完全撑开的阴唇处溢出一层白沫,水渍已经打湿
了身下的床单。

  随着剧烈的撞击声愈加频繁,李妙真的呻吟声也更加密集而响亮,伴随着连
绵不断的啪啪声,萦绕着整个房间之内!

  直至一刻左右,李妙真白玉般的娇躯已经浮现一抹奇异的粉红色,整个身体
再次颤抖起来,身体内的肌肉更是开始抽搐夹紧,仿佛要将那滚烫粗大的肉棒夹
断一般!

  许七安心中了然,期待着感受着李妙真身体最深处的软肉,动作愈加大力迅
速,奋力狠狠抽动击打着对方的小穴!

  「呜——!!!」

  一声激烈的嘶鸣声传来!

  无比激烈的快感将李妙真清明的意识全然覆盖,令她神魂都为之出窍,雪白
的娇躯却依然本能的作出反应!

  她滚烫的身躯无比红艳,潮湿的腔道肌肉剧烈抽搐,反复吮吸挤压着滚烫的
肉棒!

  一股带着体内体温的灼热阴精再次喷涌而出,一股脑洒在了硕大的龟头上!

  许七安眼前一亮,分神离体,肉棒更是趁机狠狠击打在花心出的软肉上!

  随着高潮而打开一道口子的花心被滚烫的肉棒疯狂挤压,竟然破开一条去路,
挤入了子宫之内!

  与此同时,分神离体的许七安瞬间朝着李妙真的神魂奔涌而去,犹如两人肉
身一般,两道神魂结合在一起,不分彼此!

  神魂的奇妙快感与肉身的征服之感两相交织,许七安不再忍耐,在李妙真娇
媚失神的表情之中,狠狠地在子宫内射了出去!

  硕大的精囊一鼓一鼓的抽动,将无数精液顺着肉棒输送到李妙真体内!

  滚烫而浓郁的白浊精液在子宫内狂涌而出,刹那间便将子宫灌满!

  随后去势不减,顺着缝隙沿路挤压腔道肌肉,硬挤出一条路,在阴唇处溢了
出来!

  而那精囊依然毫不停息,仍然不断鼓动,仿佛要将李妙真全身都灌满精液,
将这白玉无瑕的身子彻底占据!

  李妙真在这滚烫白浆冲击之下,身体再度抽动起来,本能的再次达到高潮。

  颤抖的子宫与滚烫的肉棒完全连接在一起,互相喷发着彼此的阴精与精液,
交织交缠!

  ……

  一个月后。

  李妙真身上不着寸缕,趴在许七安身上,露出大片的肌肤。

  细细望去,她的脸上仍带着几许潮红,闭着眼安然酣睡,嘴角依然存留着一
丝浅笑。

  只是似乎感受到了某人的注视,精致的睫毛颤了颤,缓缓睁开双眼。

  映入她眼前的,是一副犹如雕塑般棱角分明的男儿身躯。

  许七安正躺当下面,饶有趣味地看着她。

  「……」

  李妙真脸色一红,作势便要起身。

  然而许七安却在此时双手一揽,将她彻底压在了自己身上。

  李妙真以为这人又想做坏事,习惯性的扬起头闭上眼,脸颊泛起一抹嫣红。

  只是等了许久,并没有感受到眼前人的动作,令她有些疑惑地睁开眼。

  许七安面色复杂,眼神中带着几分怜惜。

  「天宗传出消息,天宗李妙真圣女之位被废,自此再非道门天宗之人。」

  「……」

  李妙真面色一滞,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过了一会,娇躯柔顺地伏在许七安胸膛上,眼中出现一丝哀伤。

  一滴滴晶莹的水珠落在精壮的肌肤上,令许七安搂抱的力气又大了几分。

  只是下一刻,李妙真抬起头,哀伤之情隐去,目光化作平静之色。

  「从你突破武神的消息传至天宗开始,师父恐怕便已做出这个决定。」

  「这一个月来无事发生,我心中已有所预料了。」

  「……」

  沉默了一会儿,李妙真忽然眉毛一挑,起身半坐在许七安身上,嘴角扬起一
抹自信的微笑。

  「不是就不是吧,本姑娘以后再非天宗圣女。」

  微微低头,目光炯炯地看向许七安,精致立体的五官变得神采飞扬!

  「从此只有一个身份,便是飞燕女侠。」

  锐气横生,眉露锋芒!

  依稀间,似乎又变成两人初次见面时的模样。

  还是那般的英气勃勃,神情傲然。

  「……」

  许七安目光滞了滞,心中有些恍惚。

  下一刻,他暗自感叹一声,忽然翻身而动,将李妙真压在了身下。

  犹如白玉般无暇而精致的玉体横陈在床上,加上那往日里英武的神色,顿时
令仍然陷在她体内的小老弟迅速膨胀。

  「飞燕女侠,许某仰慕已久,今日有幸得见,唯有倾尽所有方能略表吾意!」

  在一声娇呼之中,许七安扑了上去,精壮的男子身躯将洁白无瑕的玉体压在
了身下。

  床榻内再度掀起了腥风血雨,滔天大战!

  一道幽幽的倩影从窗外浮现。

  苏苏聆听着房内的声音,嘴角浮起一抹坏笑。

  身子一动,从窗外穿了进去。

  霎时间,房中顿时传来几声带着羞意地怒斥和娇吒。

  但下一刻,统统化作了呜咽之声。

  起伏有序,或缓或急,连绵不绝,如鸣如泣。

                【完】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