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常修仙录】(2)

  • 【异常修仙录】(2)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激情都市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异常修仙录】(2)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神之救赎
2021/05/05发表于:第一会所、色中色
字数:11,271字

***********************************

  本文涉及粪便、残虐、昆虫、乱伦以及各种重口,不喜勿入,另外读者建议
对第一章做了适当修改,想看修改后的第一章请看后面发的压缩文档。

  备注:

  修炼等级:虐神与仙子等级,由低到高均为沙硕、顽石、古木、黑铁、青铜、
白银、紫金、玄玉、钻石、星辰,十级。

  其中神女宗与其他几大宗门的宗主为紫金级,长老护法多为白银级,少数为
紫金级,宗门有闭死关非到万不得已不出现的太上长老为玄玉级,其他宗门门主
为白银级,仙云大路中疑似存在钻石级存在,星辰级则只存在于远古时期与传说
中。

  修炼等级越高代表着寿元极限越高,达到紫金级寿元极限可达三万,白银级
寿元极限为九千;不过修炼等级越高,也就需要越强烈的被虐尺度,与越长的被
虐时间,才能保证体内的虐灵,不会因为活性不足而退化。

***********************************

           第二章:对众女被虐的回忆

  「嘤……」

  眼看着大殿中的众人已经消失,一声带着明显痛苦的压抑呻吟,再也无法抑
制的从步云嫣那喉间涌出。

  几乎同时,步云嫣那微微泛红,却依然显出一种冷傲气质的俏脸上,就在肌
肉颤抖间显出了一种痛苦的狰狞,更有一滴滴汗珠不受控制的从步云嫣俏脸上溢
出。

  如果可以打开这座已经闭合的莲台,更是可以看到,无论是步云嫣那一双白
嫩的素手,还是那被一根根带着倒刺的锥子刺穿的性感美腿,也都因为强烈的刺
痛而剧烈颤抖着。

  甚至,一股淡黄色的尿液都因为那突然张开尿道,从膀胱内喷涌而出,显然
是在这巨大的折磨与痛苦下,因为无法控制自己的尿道继续紧缩而失禁了。

  「还好,毕竟忍到了她们都离开,没有在人前出丑,随着实力提升,为了保
持虐灵的活性,受虐越来越重了。」

  步云嫣心中想着,那皓白整齐宛如编贝的玉齿,也因为身体上传出的巨大痛
苦,而不断互相敲击着,发出一声声令人听到都感到痛苦的撞击声。

  然后,对于这种经历也十分熟悉的步云嫣,感受着坐在淫虐紫莲上的自己,
身体承受着的那混合着剧痛、瘙痒、胀满、撕裂以及种种复杂难明的痛苦,努力
让自己心思放空,开始回忆之前自己精神力感受到的那大殿中其他众女受虐的场
景,以用来缓解自己的痛苦,并从中寻找可以让自己虐灵维持更高活性,甚至让
自己修炼境界更进一步的淫虐技巧。

  霎时间,之前大殿中发生的那一幕幕场景就仿佛时间回溯般,因为步云嫣强
大的精神力,清晰地映照在了即使努力压制,依然柳眉紧促,发出一声声压抑呻
吟,更有一滴滴粘腻汗珠不断从娇躯各处涌出的步云嫣意识中。

  根据步云嫣素来的爱好与习惯,在无数零星的画面闪过后,第一个被她认真
回忆起来的没有任何意外,正是三长老玉玲珑。

  虽然名叫玉玲珑,但是她的身材绝对算不上玲珑,今年不过三百余岁,在一
众普遍六七百岁,甚至超过千岁的长老与护法面前绝对算的上是后来居上的玉玲
珑身高足有一米八出头。

  再加上那虽然丰腴却并没有丝毫臃肿的白嫩娇躯,淡金色的波浪长发,始终
带着妩媚风情的俏脸,只是随意一抿便显出性感挑逗的朱唇,以及那对纵观整个
神女宗都堪称前列,却依然挺翘没有丝毫下垂迹象的F杯肥腻豪乳。

  使得这对平时习惯于穿至少有着十五公分细高跟暗金色过膝长筒靴的三长老
玉玲珑,无论从任何角度看,都更像是一匹似乎在西方黄金堡统御的那些国家中
才比较多见的大洋马。而不知道是不是巧合,玉玲珑最经常承受,也最擅长忍受
的凌虐手段,恰巧便是粪便污染与各种极限扩张。

  因此,今天早晨六点,就在这场每月一次的集体盛会开始的时候,玉玲珑整
个身子以一种既无法蹲下又无法站直的姿势,拘束在一个盛满了粪便的透明粪桶
中,只有被木枷固定的头部与双手露在外面,让人踢着粪桶一路从外面凹凸不平
的外面滚进来的。

  由于仙子在接受淫虐修行时,除非真的遇到来自外界的危险,否则除了身体
被动快速回复这项本能外,使用任何减弱痛苦折磨的仙术都会被天道感知,从而
减弱正在接受的淫虐对虐灵活性的刺激,所以整个受虐过程中,仙子都要以除了
身体恢复性与不易死亡这两个更方便接受淫虐的优势,几乎与凡人并没有什么区
别的体质,来承受各种淫虐。

  以至于,当玉玲珑从五百米外的大道上一路滚到大殿内时,那仿佛任何时候
都带着妩媚神情的双眸中,已经出现了一些迷茫的神情。

  一对纤细的柳眉紧紧地蹙着,有些涨红的俏脸上,也显出了几许痛苦的狰狞,
纤薄的双唇紧紧的抿着,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她不至于发出会让她狼狈的痛哼。

  不过两个轮流踢着这个木桶的白银级虐神——铁虎和天狼,显然没有就此放
过玉玲珑的打算,事实上这场淫虐修炼到了现在还未开始,如果这就放过玉玲珑,
怕是他们也没资格做虐神了。

  于是,两个虐神彼此对视一眼后,同时抓住里这个粪桶两边向外探出的提手,
下一刻,二人在一声低吼中,将装着玉玲珑的粪桶高高提了起来,接着又猛地向
着地下重重砸过去。

  「碰……」

  一声沉闷的响声中,整个粪桶底部重重的砸在了地上,里面屎尿中混合着的
一些金属球,随着屎尿的晃动,重重的撞击着玉玲珑娇躯各处肌肤与敏感位置,
同时在这剧烈撞击下,本就站立不稳的玉玲珑,更是越发无法维持自己的姿势了,
然而又在木枷的束缚下,不得不保持这种姿势。

  一时间足底、膝盖、玉腕、粉颈,齐齐的传来一阵酸麻与胀痛,娇躯各处更
是感到好像被无数拳头捶打的疼痛,那本就紧紧抿着的纤薄双唇,更是在一对柳
眉皱的越发紧蹙时,显出了一种痛苦的紫红色,那潮红面容尽管努力板着,尽量
维持平静,却依然可以看到无数肌肉都在微微颤抖着。

  「还能忍是吗?看来我们兄弟的侍奉不够劲啊……那就继续……1、2、3
……咚……1、2、3……咚……」

  就在身材魁伟的铁虎,那四方大脸上带着狰狞残忍的笑容,对着玉玲珑说了
一声后,二人齐声喊着号子,一次次高高的将盛着玉玲珑的粪桶举起,而后又用
更加粗暴的力量重重砸下,甚至这一次次举起放下的间隔也越来越断。

  终于,随着粪桶与地面越来越频繁,也越来越重的撞击,被束缚在粪桶中既
无法蹲下又无法站起来的玉玲珑,那两条被粘稠的屎尿浸泡着的小腿,终于在这
粗暴的撞击下,出现了骨裂。

  接着就在着粗暴的撞击下,玉玲珑那被禁锢着的纤细玉腕与下面被屎尿浸泡,
又承受着在这过程中不断晃动的小球反复撞击的盆骨与两肋,也先后出现了数处
骨裂痕迹。

  「唔……」

  一声虽然极力压抑,却依然在那紧抿着的青紫色双唇,因为痛苦而无法抑制
的微微张开时,从玉玲珑的喉间溢出,同时柳眉紧蹙着,俏脸上已经出现明显不
正常颤抖的玉玲珑,那光洁的额头与潮红的俏脸上也因为痛苦,而溢出了大量黄
豆粒大小的汗水,使得那淡金色的长发都有几缕黏连在上面,显出了一种残忍邪
异的美感。

  「这只是开始……接下来再给你尝尝温泉浴……」

  看到这一幕,铁虎与战狼那古铜色的脸上笑容愈发狰狞,不知道谁开口说了
一声后,随着几下灵活的手印变化,两束散发着少许灼热的幽蓝色火焰,几乎同
时悬浮在二人掌心上方。

  「去……」

  二人齐声发出一声低喝,接着两束火焰瞬间飞出打在了盛着玉玲珑的粪桶上,
火焰落在透明的粪桶上后,诡异的如同两道烙印般贴在了粪桶上一动不动,然而
粪桶里的温度却迅速上升,似乎要将玉玲珑煮熟一般。

  不过,这并不是杀伤法术,而是虐神淫虐仙子时使用的幽蓝冷火,温度最高
也不过七十来度,所以单凭它们的温度,也只能让玉玲珑浸润在屎尿中的性感娇
躯感到有些灼热熨烫,却不会受到任何实质伤害,甚至习惯了还会给人一种舒服
的感觉。

  但是,很明显这种无法对人造成什么伤害的温度,却浸泡着玉玲珑的屎尿里
的一些生物感到了恐慌与不适。

  因此,就在火焰烙印在粪桶上不过五秒后,粪桶中原本已经慢慢平静下来的
粘稠屎尿,立刻如同烧开了一般沸腾翻滚了起来。

  就在着不断翻滚的屎尿中,除了一条条不过三两公分长的蛆虫外,隐约还可
以看到,一条条至少十几公分的黑黄色泥鳅,以及一条条因为蠕动而使得长度在
三十多公分到十几公分不断变化,由蛆虫进化来,上面长着稀疏青毛的污浊蠕虫。

  接着,就在步云嫣的精神感知中,一条长度近二十公分的泥鳅在一阵乱窜中
突然挤进了玉玲珑那被两片饱满的阴唇守护着的骚屄内。

  而后,粪便中的这些污秽生物就仿佛是得到一个信号一般,感受着屎尿中那
灼热的温度,开始争先恐后的朝着玉玲珑粘腻的骚屄与后庭屁眼内钻去。

  「嗯……嗯……嗯……」

  感受着粪便中那些生物不断钻入自己骚屄与屁眼时,从骚屄子宫与屁眼后的
直肠中传来的那异样的摩擦瘙痒与那越来越强烈的胀满感,玉玲珑那被灼热粪便
浸泡着的娇躯无法抑制的颤抖着,一对好看的柳眉紧紧地蹙着,纤薄性感的朱唇
微微开合间,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声带着痛苦却极力忍耐的低吟。

  而粪便中那些因为粪便的温度提升,而感到强烈恐慌与不适的生物,显然不
会在意玉玲珑的感受,又或者说当发现玉玲珑的骚屄与屁眼可以钻入后,玉玲珑
在它们心中怕是更像一处可以避祸躲难的避难所。

  不仅即使因为不断地向玉玲珑的那粘腻的骚屄与后面屁眼内钻入,使得玉玲
珑的骚屄与屁眼都被撑出夸张的开口,就连玉玲珑平滑的小腹都因此出现了明显
的隆起,依然有更多的生物前赴后继,不断地向里面涌入,甚至还为了争抢位置
而在玉玲珑的子宫与直肠内壁中不断地扭动挤压。

  更是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些粪便中的生物在惊慌失措中,因为等不及而开
始对着玉玲珑娇躯各处乱顶乱撞。

  于是,没过多久,玉玲珑的尿道被一只长着青毛的污浊蠕虫打开,后面也开
始有大量的蛆虫跟着一起钻入;玉玲珑那丰挺肥腻的豪乳最前端乳头上的乳孔,
被一只只蛆虫挤了进去。

  就连玉玲珑的肚脐,也在黑黄色的泥鳅前端坚硬的头部一次次狂暴的撞击,
被硬生生顶开了,然后便有无数生物如同发现新大陆一般,蜂拥而出,不过片刻
后,玉玲珑那腹腔中便有了大量污浊的屎尿与数不清的污秽生物,

  「啊……」

  面对着足以让普通人死亡的折磨与淫辱,身为即将突破到紫金级仙子的玉玲
珑,虽然因为强悍的身体恢复力与生命力不会出现生命危险,但是依然在这不断
地折磨下,忍不住发出了她在这次月中的集体修炼以来,第一声有些凄厉的嘶吼。

  只是就在那声嘶吼还未落幕时,一瓢酸臭发霉的呕吐物混合着尿液,便在天
狼猛地向后一拉玉玲珑的长发中,粗暴的灌入了玉玲珑的口中,并沿着玉玲珑的
食道涌入了玉玲珑的胃部。

  玉玲珑那凄厉的嘶吼瞬间变成了含糊的呜咽,那不断有一滴滴汗水溢出的潮
红面颊,瞬间变得越发狰狞扭曲。

  接着,一些从屁眼与骚屄进入玉玲珑体内的污浊蠕虫与泥鳅,赫然从玉玲珑
那大张着的双唇间挤了出来,使得玉玲珑显出了一种越发肮脏淫秽的邪异美感。

  「啊……」

  又一声痛苦的呻吟再次响起,只是这次却不是在步云嫣的回忆中,而是真实
的从步云嫣那性感的双唇间涌出,着这个空旷无人的大殿中回荡着。

  「果然没有这么简单,让我熬过去。」

  感受着身下紫色莲台上那一只只刺入自己双腿与臀部,有些前端甚至已经钉
入腿骨的锥子,已经开始在缓慢旋转中,上下伸缩了起来,步云嫣在一声情不自
禁的痛哼后,面色狰狞的暗自低吟了一声,然后再次努力将自己的注意力从正在
承受着的痛苦朝着其他地方转移。

  于是,又一幕之前在这个大殿中发生的画面,浮现在了步云嫣的脑海中。

  一只身长超过三米,头上顶着半米长尖角,浑身覆盖着紫黑色鳞甲的独角蝎
尾狮身下,虽然已经一千三百余岁,实力达到紫金级,却因为不足一米二的身高,
以及一对达到D罩杯的豪乳,看上去更像一个爆乳萝莉的六长老——林若若,正
用自己那白嫩的双手与膝盖着地,跪爬在了铺满碎石的地上,努力的仰着那隐约
还带着几许童真的娇小面颊,努力地用自己那被刮出一道道细小伤痕的舌头,在
蝎尾狮那足有五十公分上面包裹着一片片鳞甲的火热大鸡吧上舔舐着。

  而蝎尾狮那条足足两米长,上面婴儿手臂粗细,上面带着细密尖刺的蝎尾,
则如同一条荆棘长鞭一般,随着蝎尾狮一声声亢奋的低吼,在林若若那光洁白嫩
的玉背,纤细性感的双腿与双臂,以及那随着娇躯动作,而不断荡漾出淫靡诱人
波澜的肥腻嫩白豪乳上,一次次粗暴凌乱的抽打着。

  甚至,独角蝎尾狮还不时用那条长长蝎尾最后面的尾针,刺入林若若那肥腻
饱满的豪乳、饱满挺翘的臀部,浑圆性感的大腿,以及全身各处敏感部位上,并
将里面那会产生强烈灼烧感的蝎毒,注入到林若若体内。

  「嗯……嗯……嗯……」

  感受着那一次次粗暴鞭打带来的刺痛,与毒液注入体内的强烈灼烧感,林若
若那因为一道道凌乱鞭痕而显出一种残忍美感的娇小身躯不断颤抖着,一声声带
着无法压抑的痛苦的低吟,不断地从那潮红面容已经扭曲的林若若喉间溢出。

  这放在无数世界都应该可以引起无数男人心生不忍与怜惜的一幕,在这个仙
云大陆众多仙子的修行过程中似乎只是寻常的事,不仅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同情心,
反而引起了正在林若若娇躯上不断宣泄着自己欲望的独角蝎尾狮,更加亢奋的淫
欲与暴虐。

  于是,蝎尾狮那不断在林若若娇躯上抽打的长长蝎尾,猛地高高扬起。

  下一刻,就在蝎尾狮一声暴虐的低吼中,蝎尾狮那条婴儿手臂粗的蝎尾,就
好像一条遍布着细刺的蟒蛇一般,骤然挤开了林若若那紧窄的屁眼,直接刺入了
林若若的直肠内,甚至蝎尾最前端,那好像婴儿小拳头,顶端又带着一根细长尖
刺的部分,更是穿过了林若若的肠道,直接顶进了林若若的胃中,并将毒针刺进
了林若若的胃壁。

  「啊……」

  骤然受到袭击的林若若,那被蝎尾撑开的肛门,瞬间溢出了一股股鲜血,娇
小的身躯仿佛触电般剧烈颤抖间,一声无法压抑的痛苦凄厉呻吟声,随着那小巧
额朱唇开启,从喉间涌出。

  下一刻,又因为蝎尾狮那条长度达到五十公分,看上去更像是一种恐怖刑具
的狰狞鸡巴,直接穿过林若若大开着的双唇,肏入林若若口腔,并粗暴的顶开了
她紧窄咽喉的动作,而在这声高亢凄厉的呻吟还未完全发出时,便变成了含糊压
抑的呜咽。

  然而,只要看到林若若那娇小白嫩的身躯,在不断激烈的颤抖间,不断溢出
的一滴滴分明混合了鲜血而变得桃红的汗水,还有那在不断剧烈变化间,显得越
发狰狞的潮红面容,便可以感受到那含糊压抑中呜咽中,蕴含了多么惊人的痛苦。

  「啊……」

  又一声凄厉高亢的呻吟声,将步云嫣的回忆从正在承受着蝎尾狮奸淫蹂躏的
林若若,拉到了另一个女人身上。

  这位仙子名叫赵紫燕,一位今年已经一千五百多岁,留着一头齐耳短发,身
高一米七左右,体型纤细又因为那一对B罩杯玉乳,而显出恰到好处性感与窈窕
曲线的紫金级仙子。

  就在这场集体修炼开始前,上身穿着一件宽度不过二十来公分的白色真丝缀
花抹胸,下身穿着一条堪堪遮住大腿根位置的黑色真皮小热裤;那精致的玉足,
纤细小腿,甚至近半匀称的大腿也都被一双过膝的黑色高筒靴包裹束缚住的她,
浑身都透着一股飒爽英气与性感妩媚混合在一起的动人气质。

  那一对微微上挑的柳眉与下面狭长的凤目,还有那纤薄朱唇仿佛随意勾勒出
的一抹弧度,又让她显出了一种常人罕有的高傲与冷厉。

  不过,此时的她却双臂并拢着,被一条银白色的金属链悬吊在空中,之前穿
在她身上的白色薄纱抹胸,与黑色的兽皮小热裤,早已经破烂不堪的掉在了她身
前的地面上,上面还沾着斑驳的血液。

  而在她那原本应该性感白嫩的娇躯上:一对虽然没有夸张尺寸却也饱满丰挺
的豪乳上,被划出了一道道狭长的伤口,两只殷红乳头上的乳孔,被两只鸡蛋大
的鹅卵石撑的大开着,使得乳头都变成了薄薄的一层肉片。

  平滑细腻的小腹上,遍布着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焦黑烙烫痕与穿刺孔;那被一
双已经残破并沾着鲜血的黑色高筒靴包裹着的精致玉足与纤细的小腿上,被钉上
了一根根三楼透骨钉。

  甚至,在她那曾经光洁白嫩的玉背与那挺翘饱满的臀部上的皮肤,更是被用
烙烫与镂空的方法,雕琢打磨出了一幅地狱血天使的图画。

  而那一声抑制不住的高亢呻吟,则是因为她的直肠被一只细长的铁钩,从肛
门处拉扯出一米半长,从她那骤然大开着的朱唇间涌出来的。

  即使赵紫燕看上去已经十分凄惨了,但是这场淫虐修炼也才刚开始。

  就在赵紫燕那高亢凄厉的呻吟还未落下时,随着旁边一位脸上带着狰狞淫笑
的虐神,那双手结出的一道道繁奥手印,无数混合着碎冰屑的冰冷酸雨,瞬间便
从空中出现,不断地冲刷着赵紫燕那已经伤痕累累的娇躯。

  「嗯……嗯……嗯……」

  在那混合着碎冰屑的冰冷酸雨冲刷下,尽管赵紫燕那高亢的呻吟已经在赵紫
燕内心的坚持下,重新变成了含糊压抑的呜咽。

  可是只要看到赵紫燕那不断溢出一滴滴鲜血的娇躯,更加激烈的颤抖;看到
赵紫燕那已经泛起深深潮红的俏脸上,无数肌肉不断颤抖间显出的狰狞;看到赵
紫燕那诱人的朱唇已经泛白,那皓白整齐的贝齿在一声声激烈的撞击声中,不断
震颤的样子。

  恐怕任何人都可以感受到,赵紫燕此时承受的痛苦绝对没有丝毫减少。

  然而,正在对赵紫燕进行着淫虐的白银级虐神,看到这一幕后,脸上却不仅
没有任何怜悯与不忍,反而露出了愈发狰狞亢奋的表情。

  接着,这个虐神更是随手便拉过两只,里面带着无数细密尖刺的紫金色金属
镂空虐乳罩,直接将赵紫燕那一对虽然不算夸张,却也有着性感隆起,此刻又带
着凌乱伤痕的玉乳上。

  「唔……唔……唔……唔……」

  当这两只锁住赵紫燕两只玉乳的金属虐乳罩,在虐神发出的火焰仙术下,开
始慢慢变得灼热,并使得赵紫燕那一对饱满的玉乳上,都发出一股无法掩饰的肉
香与焦糊气味时,赵紫燕那惨白的双唇不断颤抖间,更是再次溢出了一声声带着
极度痛苦的含糊压抑呜咽。

  而后,就在着一声声呜咽中,两只金属虐乳罩后面的拉链,开始向着赵紫燕
娇躯前面斜上方收缩,似乎要拉扯着被悬吊着的赵紫燕也向前移动,。

  只是,接下来在虐神控制下,一条带着三只细铁钩的锁链,骤然从地下探出,
跟着就在这个虐神几下熟练地动作中,三只泛着寒光的细铁钩便分别钩在了赵紫
燕那两片薄薄的阴唇与突出的阴蒂上。

  赵紫燕又瞬间被以一种看上去有些诡异的姿势,固定在了空中。

  同时,赵紫燕那一对被金属虐乳罩紧紧锁着的饱满玉乳,以及那两片薄薄的
阴唇与凸起的阴蒂,便因为三条锁链的继续拉扯,而被粗暴的拉长着。

  跟着,当这位对赵紫燕施虐的虐神,脸上带着愈发狰狞的表情围绕着赵紫燕
打量了一圈后,他的目光又转移到了,赵紫燕那仿佛一条尾巴般脱垂出身体外的
大肠上了。

  在步云嫣的精神感知中,这个虐神还没有做什么,赵紫燕那还溢出一滴滴汗
水的潮红面颊,以及那一双澄澈的美眸中,便已经露出了明显的恐惧与慌张,就
连那被束缚着的娇躯,都在情不自禁的不断颤抖着溢出了一层混合着血色的汗珠。

  接下来,果然没有让赵紫燕失望,又或者说甚至没有让步云嫣失望,这个虐
神只是右手一番,便从储物手环上取出了一只拳头大的雷霆珠。

  下一刻,一道道电弧从雷霆珠上不断地迸发了出来,直接打在了赵紫燕那脱
垂在外面的大肠上。

  「啊……」

  纵然赵紫燕努力的忍着,可是仅仅只过去十来秒,大肠上已经出现了大片焦
糊的赵紫燕,便在娇躯更加剧烈的颤抖中,发出一阵带着明显颤音的凄厉嘶吼。

  ……

  「嗯……」

  当一只足有三十公分的蜈蚣挤入步云嫣那紧窄的尿道,并用一只只细长的刀
足划着步云嫣的尿道内壁朝着膀胱钻去时,坐在紫色莲台上的步云嫣那纤薄性感
的双唇微微开启时,发出了一声含糊压抑的低吟。

  同时,这一次那意识中甚至都没有中断的回忆中,一名身穿着带着金边的红
色宫装,四肢大开着躺在地上的少妇,那一对宛如远山的黛眉本能的一蹙间,那
纤薄性感的双唇打开,也发出了一声宛如回应般的低吟。

  下一刻,这位鬓发盘在头上,用一根金凤钗别着的优雅少妇,也是神女宗护
法尊者之一的紫金级仙子——夜初晨,那被怕是有D罩杯的丰挺豪乳高高撑起的
衣襟,突然颤抖了几下。

  而后,一只足有成人手腕粗,上面带着诡异花纹的毒蛇,便一边吐着信子,
一边从她胸前的衣襟中游弋了出来。

  骤然,一声悠扬的竹笛声从一位低头坐在长椅上,似乎完全无视周围淫靡场
景的白衣男人那放在唇边的竹笛中宛如流水般溢出。

  听着这悠扬的笛声,恍惚间甚至会让人感觉自己看到了松涛林海,以及那有
花香飘过的草原,一时间甚至周围几个正在被肆意淫虐的女人,脸上那痛苦狰狞
的表情中都多了少许陶醉。

  只是,那才从夜初晨胸前衣襟中探出来的毒蛇,却好像受到了某种刺激一般,
一条分叉的蛇信子在激烈颤抖中发出一阵嘶鸣后,三角形的深褐色头部在几下摆
动中,便穿过了夜初晨那大张着的纤薄双唇,深入到了赵紫燕温润的口腔中。

  甚至,看着夜初晨那修长粉颈中明显不正常的隆起,这条毒蛇分明探进赵紫
燕口腔中超过二十公分的尺寸,根本不需要多想,便可以知道这条毒蛇的头部必
然已经穿过了她那紧窄的咽喉,进入到了她的食道内。

  几乎同时,随着这仿佛可以撕开一道封印的笛声响起,覆盖着夜初晨娇躯的
那用金线绣着繁奥纹路的红色宫装,仿佛狂风中的波浪一般,剧烈的上下起伏翻
涌了起来。

  「刺啦……」

  一声明显的布帛撕裂声,骤然响起,夜初晨那华丽高贵的红色宫装,突兀的
被撕裂,使得几条长度、粗细与颜色都各不相同的毒蛇,从夜初晨娇躯上滚了下
来;也让夜初晨那原本性感白嫩的娇躯,再没有任何遮掩的暴露在了空气中。

  然后,任何人只要将目光投向夜初晨,便可以看到这位神女宗虫谷的护法尊
者,那一对丰挺肥腻的豪乳上,不仅吸附着足足几十条大小不同的蚂蟥,使得那
一对丰挺肥腻的豪乳已经出现了明显的红肿;更有五只色彩斑斓的毒蛛,在上面
编织了大片灰白色的蛛网。

  那平滑的小腹上,一群颜色不一的毒蝎在上面肆意的爬行着,不时将毒针刺
入小腹的动作,使得上面显出了凌乱的红肿与淤青。

  夜初晨那修长笔直的美腿上,更是有不知道多少只大约三公分长的行军蚁,
仿佛两只在巡视着疆土的军队,以一种整齐的队形,不断地爬行游弋着,一个个
明显的叮咬痕迹,也因为这些行军蚁的爬行,仿佛标记般,不断地出现在了夜初
晨那原本修长笔直,又有着白嫩肌肤的性感美腿上。

  悠扬的笛声,随着白衣男人在竹笛上的手指,越发灵活的动作,而变得激烈
了起来。

  而就在着激烈的笛声刺激下,二三十只颜色乌黑,长度超过三十公分的蜈蚣,
从夜初晨身下钻出来,快速的划动着自己那一只只细长的步足,分别朝着夜初晨
那粘腻的骚屄,紧窄干涩的屁眼,甚至是那狭窄而不该被侵犯的尿道中钻去。

  「唔……」

  感受着这强烈的刺激,夜初晨那纤薄的双唇即使努力抿着,喉间依然溢出了
一声极力压抑着痛苦的低吟;那有无数虫蚁爬行,并被它们不断蹂躏着的娇躯,
也不断地扭动挣扎着,却又似乎因为各种毒素的麻痹,纵然已经极力挣扎扭动了,
却依然显得十分无力。

  突然,就在着不断的扭动中,夜初晨娇躯猛地翻了过来。

  接着,更为夸张的一幕便呈现了出来。

  夜初晨玉背上那红色的华贵宫装,此时已经在各种莫名毒液的腐蚀下,出现
了无数大小不一的破洞,透过着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破洞,可以看到夜初晨的玉背
上赫然不仅吸附着更多的蚂蟥,更有一些细长的甲虫在上面撕咬啃食着。

  甚至,在步云嫣的精神感知下,步云嫣更是清楚地看到一条长度超过五十公
分的黑色鳗鱼,正在夜初晨的肠道中扭动着,鳗鱼的头部赫然已经探出到了夜初
晨的胃部;而夜初晨的子宫内更是有五只体表流着恶心粘液的黄褐色蟾蜍,以至
于她那小腹都出现了明显的隆起。

  ……

  时间缓慢流逝着,这个恢弘的大殿中之前发生的一幕幕或者残忍,或者肮脏,
或者另类的淫靡画面,就在步云嫣承受着身下紫色莲台淫虐的过程中,不断从步
云嫣意识中浮现着。

  「叮……」

  终于,一声虽然很轻,但是却代表着今天坐在紫色莲台上的淫虐任务的时间,
终于结束的声音,在步云嫣的意识中响了起来。

  「嘤……」

  纵然极力忍着,当步云嫣在听到这声音终于放松时,那已经泛白的朱唇微微
开启间,依然情不自禁的溢出了一声压抑的低吟,那已经忍住好一阵没有颤抖的
娇躯也再次仿若触电般颤抖了起来。

  又过了好一阵,步云嫣那在一道道凌乱伤痕中,显出一种残忍变态美感的娇
躯的激烈颤抖,这才终于被再次抑制住了。

  一双白嫩的素手,有些艰难的缓缓扬起,接着就在步云嫣双手缓慢结出几道
手印后,步云嫣身周突然泛起一阵浅浅的空间涟漪,然后步云嫣的身影便突兀的
从这个宽敞空旷的大殿中消失了。

  几乎同时,那有着夸张曲线的娇躯,被一件上面带着暗金与紫红色纹绣,更
点缀着一些金丝与珠玉的深紫色华贵宫装遮掩着的步云嫣,出现在了神女宗主殿
所在山谷西方的一处风景秀美的山峰上。

  「宗主。」

  不远处一座占地面积达上千平米,造型古雅,廊檐上更悬挂着一只只风铃的
三层小楼前,两名身穿湖绿色古装长裙,步履摇曳着迎了过来,神态恭敬地对步
云嫣开口说道。

  只看这二女行走间那优雅姿势,还有她们那泛着淡淡绯红的精致面容,以及
那即使被仿佛带着仙灵浩渺气息的湖绿色古装长裙遮掩着,依然显出性感动人曲
线的娇躯,这二女似乎与无数世界中一些古典家族的名门闺秀,或者宫廷侍女并
无不同。

  然而,如果仔细观察这两位身材高挑曲线诱人,身穿着湖绿色长裙的清纯少
女,便可以发现,这两个虽然看外貌不过二十出头的少女身上,有着太多不应该
出现在名门闺秀与宫廷侍女身上的情况。

  一双看似正常的白色合金底狐皮步云履,只是这双比世俗中的绣鞋看上去多
了几分仙灵气息的步云履,后面的鞋跟却长达二十公分,甚至有大约三公分都穿
过了鞋底,直接刺入了她们后脚跟的脚骨内;前面的部分又让她在极力踮起脚尖
时,用一根根钉子将她们前面的脚掌整个贯穿,一根根仿佛珠宝般的脚趾也被银
白色的鱼线紧紧地束缚着。

  白嫩纤细的足踝,被一对带着斑驳锈迹与点点血污的沉重镣铐束缚着。

  光洁粉嫩骚屄上那两片薄薄的阴唇,正被两只金属鳄鱼夹夹着,并因为盘绕
在两条浑圆匀称大腿上的细长钢丝锁拉扯,而向两边大开着。

  一对虽然没有夸张尺寸,却也可以将胸前衣襟撑出性感诱人曲线的丰挺玉乳,
也因为从修长秀美的粉颈处那银色的项圈上垂下来的两条银色金属链,末端系着
的乳夹,而更加努力的向上挺着。

  甚至,就连那尿道、乳孔、骚屄与屁眼内,此刻都塞着虽然尺寸不一,却都
在不断震颤着的金属棒。

  更有大约筷子粗细,上面又带着细密尖刺的银白色金属索,以十分淫靡的方
法紧紧地束缚着她们那有着性感曲线的白嫩娇躯,以至于甚至有少许血液,从绳
索束缚的肌肤处缓缓溢出。

  娇躯上的淫虐已经完全消失,所有的伤势也在仙术下刚刚彻底恢复的步云嫣,
对于二女这种装扮明显已经习以为常了,只是很平淡的点点头,然后在二女带着
恭敬神态的美眸注视下,然后才摆脱了所有淫虐折磨的步云嫣,便就这么赤裸着
自己一双白嫩的玉足,俏脸上带着一种高傲从容的表情,步履优雅的踩着前面用
一根根锋利的钉子与一块块烧红的火炭铺成了路,朝着前面自己的寝宫走去。

  只是,如果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看似很平常的步云嫣,那已经再次泛起
了淡淡绯红的俏脸上,分明也有着细微的颤抖,那呼吸也有了些许的粗重,证明
她此刻并没有表现得那么淡然。

  足足五百米的路,那精致白嫩的玉足不断受伤淌血,又因为仙子的特性不断
快速恢复的步云嫣,用了近八分钟终于走完了。

  尽管泛着绯红的俏脸上粘附着一层细密的汗珠,一双被紫色宫装长裙遮掩着
的修长美腿,也不自觉的夹紧颤抖;但是毕竟步云嫣身为紫金级仙子,这些年来
已经承受了无数变态的淫虐,所以那俏脸上的表情还勉强维持住了平静与自然。

  又深吸几口气,让自己渐渐的平复下来,又伸出自己那白嫩的素手,将光洁
额头与绯红的俏脸上溢出的细密汗水拭去。

  步云嫣坐在那总算除了一些粗糙颗粒,再没有其他任何异样的床榻上,用那
因为长期忍受痛苦而有些沙哑低沉的柔媚声音,缓缓地开口道,「翡翠,明珠,
我今天的任务都做完了吧。」

  「回禀宗主,都做完了……只是还差一样……」

  听到前半句,步云嫣稍稍松了一口气,然而接下来的后半句,却又让她的心
脏猛地一颤,这一天的高强度训练已经让她身心俱疲了。

  不过任何一位仙子每一项淫虐任务与指令,都是经历天道誓约见证的,如果
不能完成就会影响体内虐灵的活性,后期需要更多更严苛的淫虐才能弥补回来,
甚至会对虐灵造成永久性损伤。

  所以,步云嫣深吸一口气。用那皓白整齐的贝齿轻轻咬了咬,自己那有些干
涩的下唇,假装很自然的开口问道,「还有什么?」

  「就是这个啊……」

  皓白玉腕上带着一串翡翠手链的翡翠,口中说着,已经在步履摇曳间端上来
一个托盘。

  「只要宗主您将这份夜宵吃了,今天的修炼任务就算完成了。」

  托盘上的银白色金属罩打开,翡翠一双诱人的美眸,看着里面那一个用超过
三公斤的大便混合着呕吐物制作,外面包裹在一层从各种仙兽与淫兽中收集的精
液,最上面更是有无数蛆虫在蠕动着的特殊蛋糕,用那柔媚中带着几许空灵的声
音,对步云嫣说了一声。

  「还好!」

  看着眼前着特殊的蛋糕,呼吸着那股浓浓的恶臭,步云嫣尽管经过无数年,
依然无法适应,但想到那些更加让人难以忍受的痛苦折磨,步云嫣还是不由得松
了一口气。

  然后,伸手拢了一下因为汗水,而黏连在那光洁额头上的几缕秀发,接着便
强忍着心中的恶心,故作优雅地用精致的白金餐刀与餐叉,开始将它一点点的放
入自己的口腔,并缓缓吞咽近胃内。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附件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