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丝忏悔】第四章

  • 【一丝忏悔】第四章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夜宵啊
2020年11月23日发表于第一会所SIS001
字数:8382

             第四章:自己的价值

  哪怕只是几次做爱也可以让一个男人知道身下女人的蜜壶何在,那其中又是
怎样紧致润滑,更何况是新婚半年几乎不停耕耘的张伦滔呢。

  红涨的龟头从菊穴向上滑动,贴着穴口一抵上下一抿就把两片阴唇分开抵在
了花穴入口,紧闭的玉壶好似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新引力让人忍不住的插入,但是
张伦滔根本无心体会,只见他屁股一挺白净偏黑的阴茎就直接挺进嫩穴,两片鸡
冠状的阴唇也因为插入的过于暴力而紧紧的贴着肉棒,像是要被带进去了一样,
原本应该水嫩的小穴此事却只是略微湿润,说是干涸也不为过,可是这时的张伦
滔又能感受到什么呢,愤怒并没有让他一插到底,也没有让他把胯下佳人肏的哭
爹喊娘,愤怒只是让他失去了应有的敏感,甚至没有察觉道小穴的干涩。

  张伦滔扛着田静嘉两条白净纤细的小腿放在肩上,看着自己的肉棒在粉嫩的
小穴中不断进出,把手放到了紧俏的臀儿上抓了几下觉得不过瘾,于是提高手直
接落在田静嘉雪白的翘臀上,啪的一声,是如此的清脆,听的张伦滔心中大爽,
于是再次提起手,巴掌声一声一声的响起。

  田静嘉闭着眼承受着肉棒的插入,那一下子自己的阴唇彷佛也要被肉棒带进
花穴,小小的蜜壶遭受了如此重击,顿时苦不堪言。

  本以为是入室的淫贼,却不曾是自己的丈夫,没有前戏的铺垫只有不安、害
怕、恐惧,小穴中根本就没有产生几滴水,而那根毫无顾忌肆意冲撞的肉棒更是
让每一寸嫩肉都经受了从来没有经历的痛苦,每一次的抽动都是一次痛苦的过程。

  耳边传来了巴掌声,翘臀上火辣辣的感觉让田静嘉不自觉的加紧了双腿,连
带着整个花穴都跟着收紧,内缩。

  张伦滔不断挺腰深入,拍打臀部的快感让他内心感到无比充足,就算是没有
沉心去体会蜜壶紧致,也觉出了不断便紧的事实。

  张伦滔只觉得玉壶过于紧致,好像是要夹断了自己,于是又狠狠的拍在了臀
儿上,看着死鱼一样的田静嘉破口骂道「臭娘们,爽吧,你这屄夹的可真他妈的
紧,差点给我夹射了「「喊啊,叫啊,我让你叫呢,你听没听见「大手有一次落
在了已经红肿的臀儿上。

  张伦滔怕自己被这过人的包裹感夹射,将田静嘉的双腿向外掰开,让她像那
淫荡不堪的荡妇一样双腿打开。也是多亏如此田静嘉的小穴被迫的变松了一点点,
但是肉棒却更加深入,抵在了花房深处,让本就没有做好准备的田静嘉只觉得痛
疼,毫无快感可言。

  张伦滔此时的抽插其实并没有获得多少快感,他的快感都是精神上的,是对
田静嘉施虐带来的快感。

  张伦滔双手捏着田静嘉的乳房,一边慢悠悠却大力的抽插一边用淫邪的表情
对着田静嘉说:「怎么爽吧,是不是忍不住叫出来了,嗯~ 「还停下来顶在花穴
深处研磨,可是田静嘉却并没有什么变化反而还是向开始那样在床上躺着,闭着
眼不知道在想什么,看着这格外的让张伦滔感到不爽。

  那似乎无事发生的脸庞,那种毫不关己的态度刺激到张伦滔了。一个男人的
性能力可以带来自信,也可以打击自信。他双手撑在田静嘉的大腿上用更大的力
气更加卖命的抽插,以他半年来的房事经验,自己的妻子根本受不了这样的力道,
这绝对可以让她飘飘欲仙,待会就是哭着求自己也不是不可能,想到这儿他腰部
挺动的幅度再次加大。

  而此刻的田静嘉则在思考自己以后的生活,她嫁给张伦滔是因为父亲和张家
有生意,自己嫁过来是遵循父亲的意思,帮助本家生意的,刚结婚那几日她感觉
这个便宜丈夫虽然脑子不是很好,但是还算温柔体贴,做事也颇在意她的,吃饭
时总是给自己夹菜,行房时就算猴急却也会顾及自己,这样的生活似乎也可以接
受。可是今天,她被恶心到了,她看到了这个男人背后的阴暗,今天的每一句话,
每一巴掌都深深的刺激到她,她感觉自己的脸痛,臀部也在痛,一直在痛,都在
痛。这一巴掌将田静嘉打懵了,也打醒了。

  唐国内不盛龙阳。虽有男风却不成气候被爆出的基本都从此消失在视野中不
再在人前露面。被张伦滔手指冒犯到自己的私密之处,她又想起了过往的经历,
她本已经沉寂的心又醒了。

  田静嘉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商人家庭,爷爷曾经是本县县长,父亲没有什么政
治头脑,爷爷说与其入仕不如趁着自己还有影响力的时候做点生意也能赚够钱财,
下辈子生活无忧。母亲原是本县出名的才女,嫁给自己父亲后成了一名贤内助,
二人共同经商,生意做的有声有色。从小起,田静嘉就耳濡目,染渐渐的对经商
也有自己的理解,因为父母经商自己经常被托付给爷爷奶奶照顾,但是两个老人
更喜欢男孩对田静嘉并不上心,还总是对田静嘉提出各种各样的要求,就年小的
田静嘉被自己的堂兄堂弟欺负,她的爷爷奶奶也只是确定了她没有收到身体伤害,
不会耽误以后嫁人就不会再管,小小年纪的田静嘉从未体验过家人的温暖,若果
有那也只是为了利益的假象,慢慢的田静嘉开始变得麻木不仁,对生活失去了希
望,如果一直这样发展的话,田静嘉的未来也就没有了希望。

  但是生活的转机往往出现在不经意间,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把握住。在她八
岁那年,她爷爷为了让她学习礼仪礼节,顺带学习知识托人花重金将她送到了本
郡出名的学堂,其中有不少门阀士族子女,田静嘉的爷爷认为她在哪里可以傍上
那家公子。而田静嘉在哪里认识到了一个改变她一生的人,王月,一个改变了冰
冷的田静嘉的女孩,她用自己的真心与行动,让田静嘉放弃了心中对于家人的报
复,彻底改变了她的内心,她感受到了温暖,虽然王月并不是她的家人,但是那
的的确确就是来自家人的温暖。

  她在从学堂毕业后,收到王月的影响,也为了弥补心中缺少的温暖,只想要
找到一个能够给他温暖与爱的男人,她要的是幸福的婚姻。

  躺在床上的田静嘉一动不动仿佛是睡着了,但是那雪白的胴体却暴露在外,
而胯下的粉嫩中竟然有一个毛都没长齐的阴茎在不断进出,那根东西虽然速度很
慢但是每一次都是整根没入,自己的身体在被人操弄却不影响她对自己后庭的感
觉,她觉得后庭火辣辣的痛,连带着里面的嫩肉,刚才似乎是被指甲刮伤了。

  她婚后被短暂的虚假的幸福所麻木的内心,此刻已经觉醒了,她抱着打破这
婚姻的决心,要表现出属于她的觉悟。

  张伦滔今天因为愤怒,直到刚刚肉棒受到强烈压迫的时候才开始享受美人小
穴,可是太紧了,若是再快一点,哪怕只要多抽一下,自己怕就要射了,这一刻
他开始体验慢速抽插时小穴里的肉环、肉芽、每一个小突起带来的快感,每一次
的挺进都会体验到龟头突破障碍然后撸动包皮的感觉,他感觉今天的小穴还有些
涩,没有往常那么润滑,但是同样的带给自己的刺激也更强了,当自己抽出的时
候,先是肉棒上的皮肤被拉扯,仿佛包皮要自己重新覆盖了龟头一样,每次向外
抽出一点冠状沟就不断地被磨擦,明明只是将肉棒抽出小穴却觉到好像是不断地
重复体验从穴口抽出一样,终于他将整个阴茎抽出花穴,一动不敢动,生怕只要
自己不小心碰到阴茎就会忍不住射出来。

  张伦滔现在不敢让自己的肉棒碰到小穴,他只觉得今天田静嘉的小穴不仅是
吸力格外强就是包裹的紧致程度也格外的可怕,自己在静下心来感受之后没有抽
插几下就要忍不住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田静嘉的小穴为何如此可怕,若是今
天放开来来干自己怕是一个时辰内就要精尽人亡了,但是这极致的享受又怎么能
错过呢。

  张伦滔开始用手不断地抚摸田静嘉的身体,他想要让田静嘉的小穴放松一些,
不断地用手划过她的身体,他再次去尝试亲吻田静嘉,并没有受到抵抗,但是他
也不敢伸进舌头去了,只是不断地揉捏娇小的乳房,捏了一会他空出一只手重新
摸到了跨下的森林,这次没有直捣黄龙,而是温柔的拨弄着田静嘉的两片花唇,
充血的花唇变得充满弹性,舒展开来之前像是鸡冠一样长却皱皱的现在就像是红
唇微分,努力的撅着嘴,两片嫩唇微翘等着人来亲吻。

  张伦滔十分喜欢田静嘉的花唇,只要摸一会就会变得薄软嫩滑,手感极佳,
用张伦滔自己的感觉来说,那未成熟的双乳怎么能和这两片诱人的花唇相比呢,
整个临山郡怕是找不出几个比这更好的花唇了。

  摸了有好一会,张伦滔感觉自己射精的欲望已经下降了,又重新将手指挤了
进去,食指只是进了一个关节,从手上传来的包裹感吸吮力就让他暗道销魂,手
指伸入轻扣,终于感觉到小穴里分泌出了淫水,自己手指的进出也更加轻松,两
根,三根,张伦滔伸进了三个手指来将过于紧缩的小穴打开,这时候张伦滔的思
维已经被下体控制了,他根本就没有关注过田静嘉的表情,若是他看了,就会看
到睁开双眼的田静嘉此刻双目无神,眼睛看不到焦距,本是毫无表情的脸蛋却在
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

  张伦滔感觉自己已经得到了充足的放松,用手扶着自己的龟头不断地磨擦花
穴口,直到整个龟头都湿了才重新插入,龟头只觉得先是一紧箍而后又是全方位
的柔软包裹,张伦滔将自己的注意力都放到了肉棒上,那娇嫩的穴肉,紧紧的包
裹着肉棒,虽然田静嘉没有动,但是,刚才的轻抚以及调情的事实还是让她的身
体起了反应,蜜壶里的嫩肉随着田静嘉的呼吸不断地抖动,小穴里也越发的湿润,
给张伦滔最直接的感受就是他停下抽插时感觉到好像是有一只滑滑的小手紧紧的
握住自己的肉棒,只有自己向花心挺动的时候小手下端才会松开少许,可是龟头
却不断的收到强烈刺激,这种感觉让他觉得自己全身舒适无比,抽插的速度开始
不自觉的加快。

  享受着肉棒传来的无限快感,张伦滔想看看田静嘉是什么表情,他不介意在
享受的同时辱骂她几句,他今天要让她高潮不止,让她知道什么叫厉害,今天要
彻底干服她。

  张伦滔的脸上洋溢着强烈的自信,用怜悯的目光看向田静嘉,可是当他看到
田静嘉一脸无谓的时候,他受到了深深的打击,脸上的自信也不经意的消失了。

  田静嘉就好像是普普通通的躺在床上一样,根本就没有看到一丝因为自己肉
棒抽插带来的快感,以往脸上的红晕,眼中的妩媚,抑或是那压抑不住的轻吟都
丝毫不见,张伦滔见状直接加大了力道,每次进出都将肉棒提到穴口,然后狠狠
的插入,毫不顾忌的冲撞着花穴深处。

  张伦滔放松了力道,开始用手将田静嘉的双腿不断地变换着形状,他想要看
到田静嘉紧张,他想要看到她害羞的样子。

  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就像是没有生命的玩具,若不是小穴的湿润与紧致
他都以为田静嘉死了。

  张伦滔看见这个样子田静嘉都没有说话,心里不由得上火,往日行房的时候,
他死缠烂打也不见得田静嘉会答应他的要求摆出什么动作,每每田静嘉答应他能
够摆出动作的时候,他都像是辛勤了一年的农民丰收一样,感觉到一阵阵的喜悦
与兴奋,像是吃麦芽糖一样品着田静嘉的椒乳,卖力的抽插挺动最后在嫩穴中射
出自己的精华。田静嘉也会满面潮红,媚眼如丝,喘着粗气却又不得不停下来呻
吟。

  可是今天,无论他怎样挺动,怎样把玩,将田静嘉摆成往日从未出现的姿势
都不见她有一丝表现,他觉得自己收到了欺骗,打心眼里的愤怒他抽出肉棒,将
龟头再一次抵在穴口但是他没有直接插入,反而开始不断说话「嘉儿,你知道吗,
刚才你夹得我好紧啊,我差点泄了」

  「嘉儿,你这屄真粉啊,这两片阴唇也是粉嫩嫩的,摸起来手感好的不得了」
说着用手揪住一片阴唇,慢慢提拉看着它在自己手中延申。

  「嘉儿,刚才舒服吗,怎么爽不爽,是不是偷偷的乐呢,肯定是了,你看着
你这小屄多湿啊」他想要用话语来羞辱田静嘉,他要让她害羞,让她不堪,因为
他知道田静嘉是个保守的女人,她看重礼节,出生商贾却是合格的大家闺秀,根
本接受不了床事上的开放,言语的辱骂就能让她害羞的不行了。

  说着话还用手指探进花穴,将满是淫水的手指放到田静嘉的脸前,手指一分
一合,晶莹剔透的粘液还在指间拉丝,说到「看嘉儿,你知道这是什么吗,知道
这是哪里的吗,这是嘉儿自己流出来的哦!」可是田静嘉却没有丝毫反应。

  张伦滔一个人在自言自语这让他感到很没面子,于是他用手指拨开花唇,调
整阴茎重新插入,这次插入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因为姿势不佳肉棒在插入后直
接隔着嫩肉顶在了菊穴上。

  这是如此的粗鲁,田静嘉刚刚菊穴被过于粗暴的插入手指,张伦滔的指甲在
过程中划破了腔肉,而这狠狠的一击让田静嘉忍不住了,发出了「嘶」的一声,
她感觉自己后庭有些滑。

  张伦滔听到了这一声,以为是自己肏爽了田静嘉,直接破口骂道「你个贱人,
婊子,好好的插你,你不爽,摆个姿势用点力你就叫,真贱啊,看我今天不把你
肏死」

  随着张伦滔的有意进攻,田静嘉的痛感不断地加深,她早已反感了张伦滔的
行为,从头到尾都没有感受到一丝丝快感,有的只是痛疼和心里的屈辱,虽然现
在的小穴已经润滑可以根本不足以让她感受到什么愉悦,她的内心却越发的冷静,
她在不断地反思,不断地自我忏悔,她并没有抱怨去生活或是张伦滔,在此刻的
她看来去想那些无法改变的事情不如不想。

  她早就不是以前的那个田静嘉了,她现在做的只是反思自己而已。

  田静嘉决定要改变自己的生活,她想要有一个温暖的家,而现在她不想回到
本家,离婚对她而言绝对不是解决方式,她要在张家努力获得她需要的生活,她
还可以有孩子呢,既然丈夫给不了的那就让孩子来带给自己一点温暖吧。

  人的每一个想法提出时都认为似乎是可行的,但是真正的实行却需要缜密的
思维与大胆又细心的操作,能够实行的计划少之又少。

  现在这一刻,田静嘉的脑中浮现了一个略有大胆却具有可行性的方案,她在
默默的完善自己的计划,而身下的嫩穴中不断传来的痛感与肉棒在体内的胡乱乱
撞,让她的思维断断续续。

  张伦滔的愤怒早被抽插小穴带来的快感平息了,他本就是为了发泄自己的欲
望才进行的挑逗辱骂,而现在龟头被小穴深处不断吸吮传来的快感已经将他的本
就所剩不多的理智磨灭,他拔出肉棒托动田静嘉的身体,抬起了她的臀儿使之阴
户打开,将肉棒重新填入花穴开始抽插,上身趴在田静嘉身上,张大了嘴直接咬
住了田静嘉的右乳并不断地将乳肉用牙齿一点点的啃咬入嘴,左手则握住左乳像
是在握拳一样毫不在意田径加的感受,只见不大的乳房在不断地被抓入手中,而
后留下火红的抓痕。

  再次插入,张伦滔只觉花穴水嫩多汁,无比紧凑,刚才那粗暴地攻击似乎并
没有给小穴留下太多变化,只是更加舒适了而已,张伦滔此刻只希望获得更多的
快感,于是提起了屁股狠狠的将肉棒插进花穴深处,田静嘉的小穴终于不堪重负
被这一记重击带来的痛疼刺激到了,「啊」的一声,这让张伦滔越发的凶狠,一
下一下的提起落下,越来越快像是要活生生顶穿小穴。

  田静嘉一瞬间被痛疼淹没,本能的发出了哀嚎,等到意识到自己的状态后,
田静嘉紧紧的咬住了嘴唇,不让自己再发出一丝声音,同时在大脑中努力加快完
善自己的计划。

  张伦滔感觉肉棒上的快感已经累计到了极限,它开始不断地膨胀,抽插的速
度也越来越快,终于他已经无法忍受了,用力一挺腰把肉棒深深的插入嫩穴深处,
在小穴深处发射出自己的灼热,嘴上还说着「射进去,看老子今天不把你干怀孕!」

  「怎么舒不舒服,啊,问你话呢,听见没有,赶紧说」张伦滔喘着粗气大声
说到。

  见田静嘉还没有反应他抬起手就要打下,突然这时田静嘉说话了,她没有感
觉到张伦滔已经射在了自己体内,但是她知道今天侮辱已经结束了,她的计划也
要开始了。

  「嗯……舒服,相公你真厉害,嘉儿刚才都被你干的丢了魂,那一下下真是
要了我命了「这突如其来的转变让张伦滔一时楞了,然后他淫笑着本要落下的手
又放到了田静嘉胸前,一只手捏着乳头一只手捏着嫩乳,带着玩味的开口道「怎
么,舒服啊,你刚才要是说了那话,我保证比现在舒服一百倍,不过,你现在说
也来得及,怎么,嘉儿,你应该想明白了吧「田静嘉听到这话心里冷笑,却又感
到悲凉,她开口岔开话题,「今日不是还要去上山礼佛吗,我们还是快些下床,
早点出发,别耽误了时辰「说罢,田静嘉就起身将张伦滔的下体从自己体内拔出,
但是刚拔出来就被张伦滔直接按倒,重新躺在了床上,田静嘉嘴角一笑,娇吟吟
的说道「怎么了相公,还有什么事情吗,都这么晚了,要是再不出发就来不及了
「话听来来十分正常,可是语气中却又一丝若有若无的诱惑感。

  田静嘉的转变着实太大,张伦滔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感觉有什么不对,他说
道「嘉儿,已经不早了,现在已经不赶这一点时间了,我刚才问你的话你还没有
回答我呢「张伦滔内心想要看到田静嘉屈服的欲望越来越强烈,但是已经进入了
贤者时刻的他也多了一分耐心,他想到刚才田静嘉死鱼一般的身体随意被摆出那
些往日绝无可能的动作姿势,他就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愤怒,本来视为珍宝的东
西突然变得一钱不值,明明自己得到了好处,但是,可是,就是少了一点,那说
不清道不明的一点。他想要不是这个人偶一般的妻子,他想要的是对床事害羞偷
偷呻吟的田静嘉,他总有一天要让她变成他要的样子。

  田静嘉再次听到同一个要求,内心感叹自己的无力与悲哀,正是心虽有计然
舍得难舍得。

  田静嘉躺在床上闭上眼又睁开眼,一双杏眼通红,眼角泪打了几转却没有滑
落,她轻吸一口气然后坚定的说道「夫君,你还记得父亲前几日提到过的那个平
安县的地皮的事吗,我有点事要和你商量。」

  张伦滔听见田静嘉的话一愣,不知道为什么田静嘉会讲这个,但是他也知道
那块地皮对自己家意味着什么,他有些不解的看着田静嘉说「你要说什么,说吧」

  田静嘉听到后,抬头看了看自己的下体,那根东西虽然小了但是还在自己穴
口,田静嘉略带嘲讽的开口道「怎么,说正事的时候不能让它回避一下吗?」用
眼神示意张伦滔。

  张伦滔听出了隐约的嘲讽,但是起身盘坐,而田静嘉的小穴口一股股浑浊的
精液混搭着淫水,仿佛是射精一样直接快速流出了花穴,就好像是决堤的江水一
样,还没等完全流完,花穴就已经收缩紧闭只差穴口还有一点精液像是喷泉一样
不断流出。不由得让人好奇小穴的紧致。

  两片充血的阴唇重新将花谷遮盖,那颗已经黄豆大的小阴蒂就像是在水中挣
扎的人最终被已经肥嫩的阴唇吞下,那撞红的胯部、红肿的阴唇和一点白泉都表
明了刚才发生过什么。

  张伦滔看着自己的精液从美人胯下流出,心底涌起了一股强烈的成就感。他
坐到床边看着田静嘉道「你先说,我听」

  田静嘉知道他在看什么却不能开口,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平静地说「那
块地皮和我家有关系可以我商量,但是有几个条件你要答应我。,第一,我要求
分房……「田静嘉的条件有五条,这五条条件直接的让张伦滔的那个调教田静嘉
的计划胎死腹中,但是那块地皮对自己家在平安县的布置十分重要,怕就算自己
不同意她也会向自己的父母提出这件事,他需要时间,他不想直接放弃。

  「嗯,这样吧,你先穿衣服,我去和母亲说一下此事,待几日后等父亲回来
再做商定,如此可好「张伦滔平和的对田静嘉说到,他想要先稳住田静嘉。

  张伦滔起身穿衣下床也不关心田静嘉身体怎样,起身推门径直而去。

  田静嘉看见张伦滔一句话都没对自己说的就走出了房间,虽然自认为已经看
清了张伦滔的为人,可是几日夫妻也有恩情,有谁能说无情便真正无情的,只觉
心里像是有一个钉子,扎的自己不断滴血。

  「哎……「田静嘉看着房门叹了口气,又看了看自己的身子,现在浑身上下
一丝不挂,原本雪白的乳房已经变红了有的地方已经紫了,抓痕、捏痕、齿痕,
看起来像极了遭人强暴的后报警虐待的样子。

  蜜壶中的精液早已流尽,顺着菊穴一路流到了床单上,田静嘉只觉得自己的
小穴里很痛,阴蒂轻轻一碰疼的直吸气,菊穴里也传来丝丝不适,眼泪不停的在
大转,她直接掐了自己大腿一下,忍住眼泪不让它流出来,然后用手指拨开肉唇,
伸进两根手指不断地扣着想要把射进去的都扣出来,虽然每扣一下都会传来痛疼
但是她还是在用力的扣着,哪怕那些精液都已经被她紧致无比的小穴给排出,还
是在不停的扣,她想要把射进去的都扣出来。

  张府正厅,张伦滔的母亲现在张家的主母—王芳,正坐在红木椅子上喝着茶,
桌上有一盘小点心,她放下茶对身旁的侍女说到「翠花,你去看看少爷他们怎么
还不来,催下他们,今天还要去上山礼佛呢,这事去晚了不好「翠花对王芳低头
屈膝回复道「是,夫人,我这便去「说罢,转身就要去叫人,刚出正厅门就遇到
了匆匆赶来的张伦滔,一屈膝便道」少爷,夫人刚找您,说是今日上山礼佛,宜
早些出行「张伦滔听言说道「我娘现在何处?」

  「夫人,正在正厅等着少爷,少奶奶「翠花回道「嗯,我知道了「张伦滔直
接火急火燎的迈步走向正厅,翠花低头跟在后面。

  张伦滔一进正厅,看着王芳在吃茶点就直接快步向前,行了礼拜道「娘,早
安,孩儿有事与娘商议「「急什么急,怎么就你来了,嘉儿呢,你们怎么这么晚
才起来,快叫她过来吃些早点,你们还要礼佛呢「王芳一看张伦滔的打扮又道」
你看看你这衣服都没穿好,待会先收拾一下「张伦滔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确实
有些不整,但是这也是事关重要遍布放在心上,他对王芳说到「娘,儿要跟您单
独商议此事「说罢看了看厅堂的侍女。

  王芳闻言说到「你们都下去吧,翠花你先去看看少奶奶,让她稍后过来「张
伦滔闻言急忙道「停,莫要去打扰嘉儿了,嘉儿身子有些不适,我待会去就好,
你先退下吧「「是「翠花回道,便于一众侍女退下。

  「娘,此事你听我细细到来「张伦滔将田静嘉的提议和条件都告诉了王芳,
王芳说道」此事可行,但是要等你父亲回来才可下定论,不过嘉儿的条件是怎么
回事,娘还等着抱孙子呢「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