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夏群芳谱】(9)

  • 【虞夏群芳谱】(9)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好色真人
2020.11.25发布于sis001、混沌心海。
字数:10628

  前注:希望大家能够多评论,私聊询问也行。你们的评论就是我的动力。

  大火国,轩辕黄帝册立的十二国之一,位在东南。

  大火国国都是苗城,因为附近有苗山而命名此城。

  如今虽然已经进入寒冬,偏南的大火国还有一些炎热,国都的人还有一些穿
着薄衣。

  启恭敬地走在后面,手上还捆着一个草绳,草绳的另一端,握在舒窈仙子芊
芊玉手之上。

  舒窈仙子看着四周明媚的阳光,热闹的行人,满目的货物,脸上挂着喜悦的
笑容,喜欢热闹的她终于见到大都会,心中喜悦自然溢于言表。

  舒窈仙子带着启到了宫城前面,对着那看门的卫士说:「我有一个奴隶要卖
给大火公,快快速去禀告。」

  听到舒窈仙子的这话,卫士脸上出现了怒气,想要说什么的时候,见舒窈仙
子鲜衣骏马,神态非凡,于是只好压制自己的怒气,对舒窈仙子微微行礼说:
「请仙子稍等,小的这就去禀告内丞。」

  舒窈仙子没有多说什么,饶有趣味的看着启。启还是恭敬地低着头,平静如
常。

  「真是奇怪,你都要被我卖给大火公了,你怎么不说话呢?」

  「小的没有什么可以说,小的就如同水中浮萍,风中柳絮,一切都由不得小
的做主。」

  启不卑不亢的回答,舒窈仙子点点头,再也不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卫士回来说:「内丞已经答应了,不知道仙子准备将这人卖多
少呢?」

  「不多,三贝就可以了,这个价格不算高吧。」

  卫士连说不高,正常情况下,一个成年男性奴隶,都是二十贝起价。至卫士
拿出三贝,舒窈仙子接过这三贝,哈哈的笑了,然后将启递了过去,再次拿出一
颗丹药说:「服下这枚解药,你的三尸丸就算解了。」

  启恭敬的接过这一枚解药,服了下去,舒窈公主一笑,然后转身离开。

  卫士带着启到了一处房间,这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个木架子,上面有绳索,
用来捆绑人,在房间中间,一个三脚架上架着火盆,里面正烧着柴火,一个铁烙
放在柴火里面,烧得通红。

  房间有三个人,两个五大三粗的壮汉,还有一个有些瘦弱的瘦子,那瘦子坐
在椅子上正在喝水,看到启到来,对着卫士挥挥手,卫士恭敬的离开了。

  两个壮汉走过来准备抓住启的时候,启恭敬地对着他们说:「还请三位大人
将我手上的绳子解开,小的有一些东西要拿出来一下。」

  壮汉面面相觑,看了看对方,然后再次看了一下坐在那里的瘦子,瘦子点点
头,这两位壮汉于是帮启解开手上的绳子。

  启从怀中掏出一个钱囊,然后拿出两枚碎金,递给两个壮汉。

  两个壮汉看到碎金,眼中全是笑意。而瘦子却摇头说:「你这些本来就是我
们的,你已经是奴隶了,什么都不是你的。」

  启叹了一口气,然后走到瘦子的身边,轻轻地将桌子举起来,然后放下说:
「我所求的就是不要烙上这个印子,反正我脸上的带着这个面具,谁也不会知道,
大人你说是吧。」

  瘦子看到启手中的再次掏出珠子,咽了咽口水说:「我们这里印在中堂,这
是国公的仁慈。」

  启点点头,看着瘦子将手中的珠子给拿走。

  过了一刻钟时间,门外有人说:「奴隶已经处理好了吗?内丞要安排他的职
务了。」

  瘦子点点头,让壮汉打开门,启也恭敬的离开这里。

  走出门之后,启跟着仆人在宫中转着圈子,启心中默默地记着这个宫殿,他
走了三个厢房走廊,才到了后院。

  这后院也分为四进,有三个天井,五个花园,他估摸了一下,这个内宫差不
多有半个陶泽城那么大了。

  到了后院,仆人傲气地对着他说:「你就侍奉公主殿下吧。」

  启点点头,按照仆人的指示,到了一处房间前面。

  「奴隶阿牛,奉命侍奉公主殿下。」启跪在地上,对着里面恭敬的说着。

  一个慵懒软绵如同棉花一般的女声说:「你来这里之前,可曾听过本宫的事?」

  「奴隶不知,也不用知道,奴隶只知道殿下让奴隶办什么,奴隶就办什么。」

  「若是本宫让你砍去自己的左右手呢?」

  「奴隶就不会做,奴隶不愿意以废躯侍奉殿下。」

  里面传来一阵笑声,这笑声充满了着奇特的魅力,让启的心不由痒痒的,他
有一种冲动想要打开眼前这个门,见一见里面的那个佳人。

  不过他很快就压制了自己这个冲动,他用力掐了自己的大腿,让自己保持平
静下来。

  公主殿下再次用那慵懒的声音说:「你难道不想打开门,看看你侍奉的主子
是怎么一个人吗?」

  「殿下,奴隶若是没有殿下的允许,是不能私自打开门的。」

  「那么本宫现在命令打开门。」

  启说了一声遵命,然后打开门,第一眼就看见了,依着案几而卧的公主殿下。

  青色丝衣,芙蓉玉带,飘飘如仙,青丝如黛,衬着白玉脸盘。小巧琼鼻,点
缀两点秋水。双耳小巧,吊着凤凰金坠。水纹披肩,半遮白臂。绣云下裳,隐见
玉足。

  启只是看了一眼,然后就低下头,不敢再看。

  「怎么了,本宫难道不美丽吗?或者说你是一个瞎子,抬起头,好好看一下
本宫。」

  启抬起头,那一双如同死鱼一般的眼神望着公主殿下,看着这么一双眼,公
主殿下叹息一声说:「真是让人厌恶的眼神,你低下头吧,告诉本宫,是谁将你
卖入这里的。」

  「是舒窈仙子。」

  「原来是那个丫头呀,她派来你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呢?想要你和本宫做什么
交易?」

  「奴隶只是一个奴隶,奴隶是不可能知道这些的。」启实话实说,他也不清
楚舒窈公主想干什么,将自己带来这里,又将自己卖入到这宫里。

  不过很快,启就想到了,是因为伯益,只要舒窈公主告诉伯益自己的下落,
那么伯益自然会和大火国起冲突。

  想到舒窈仙子这边用心,启心中暗暗叹息,真是一个粗浅的计划,不应该是
舒窈仙子会做的。

  公主殿下沉思了一会儿,摇摇头说:「无论她想干什么,你就只是一个奴隶,
你就呆在这里吧。」

  启说是,公主挥挥手,启就将门关上,然后坐在门口,静静地看着外面。

  到了晚膳的时间,另外一个奴隶前来换班了,启也到了他的房间,一个不算
大的房间,却睡了十个奴隶,这些奴隶都没有洗澡,启进入屋里就闻到一股刺鼻
汗臭味。

  启神情不变,找了一个空着的角落,端坐在那里睡了起来。

  早上,他们的早饭就是一碗菜汤,启倒是什么不适,这么多年来,他已经适
应了这种生活了。

  他也不准备离开,想知道舒窈仙子到底在弄什么花样,他知道舒窈仙子一定
还在附近,要自己办事。

  至于那个解药,启丝毫不相信,舒窈仙子会这么简单的放过自己。

  进入这宫里一个月之后,他和这一群奴隶打成一团,他也知道了关于公主的
事情。

  这位公主在国都很有名,不过这个名声不是好名声,而是不检点的名声,有
传闻公主房间经常有男子留宿,第二天早上离开男子总是一副疲倦的样子。

  虽然这些男子都没有说什么,很多人心中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朝中的
百官虽然劝谏过,但是没有丝毫作用,大火公对于自己这个宝贝女儿十分溺爱。

  启也没有理会这些事情,反正一切都和自己太遥远,他估计舒窈仙子要找自
己了。

  在这里待了的一个半月,启在晚上休息的时候,终于等到了。

  「你听好了,你明天你一定要换成晚班,等到二更的时候,我会出现,你只
用打开门就可以了。」

  启的耳边响起这细若蚊声的声音,他明白这是舒窈仙子用传声入密来告诉自
己。

  第二天,他继续去等着,他到的时候,看着一个英俊的男子一脸疲倦地从公
主房间出来。

  他没有理会,坐在那里,过了一会儿,启对着里面说:「殿下,今天晚上能
换成我在这里吗?」

  公主还是慵懒地说:「随便你,你想要呆在这里就呆多久。」

  启没有再说什么,一直坐到晚上二更的时候。

  今晚又是月圆了,月色如银,照在幽静的院子里面,如同秋水一样动人。

  舒窈仙子如约出现,她如同一朵彤云,翩然而下。

  舒窈仙子看着他,对着他示意。

  启摇摇头,公主房间的门自然地打开了。

  「师妹,何必这么鬼鬼祟祟呢?既然来了,就进来坐一下吧。」公主殿下罕
见正坐在榻上,神情严肃的看着舒窈仙子。

  舒窈仙子一笑,飞了进去,然后坐在公主殿下的旁边,笑着说:「师姐,你
今天不是应该修炼你的望舒功吗?要是错过这个十五,那就只能再等一个月了。」

  「多谢舒窈仙子关心,不知道舒窈仙子深夜到来可是为了那件东西。」

  舒窈仙子摇摇头,对着公主殿下说:「不是,我来这里,是想知道虞侯下落
的,我知道虞侯一封书信在师姐你这里,还请师姐给师妹看看。」

  公主殿下神情一变,很快就恢复了往常慵懒的样子,她轻轻地打了一个哈欠,
玉手轻掩朱唇,星眸微闭,如同要睡了一般。

  舒窈仙子也是一笑,再次说:「师姐,我既然开门见山的说了,你又何必在
这里装模作样呢?」

  公主殿下没有理会,而是对着启说:「阿牛,你是叫阿牛吧,你告诉这位舒
窈仙子。」

  「仙子,殿下的意思是不想借给你,请你离开。」启恭敬地跪在地上解释说,
丝毫不顾及脸色已经变得十分难看的舒窈仙子。

  公主殿下继续用她慵懒迷人的声音告诉舒窈仙子:「连一个奴隶的都明白的
事情,舒窈仙子你怎么看不明白呢?」

  舒窈仙子这时候一笑,对着公主殿下说:「师姐,你既然不愿意,那么师妹
只能得罪了。」

  公主殿下听到这话,懒洋洋地说:「师尊将这黯然销魂香传给你,可不是让
你对付同门的。」

  「可惜师姐你没有把师妹我当同门,师姐你还是老老实实休息吧,这黯然销
魂香你知道的,越是动用真气,就会发作的越快。等师妹找到那一封信,再为师
姐你解毒。」舒窈仙子笑着说,准备站起来的时候,突然一个踉跄,倒在地上。

  公主殿下叹气的说:「舒窈仙子,你也知道我是你师姐,你有黯然销魂香,
难道我没有幽默寂寥丹吗?舒窈仙子,不用急着运动真元,否则苦修多年的真元
都被化去,那岂不是让人惋惜。」

  舒窈仙子柳眉倒竖,眉头紧蹙,叹气说:「师姐,你是怎么下毒的。」

  「是师妹又是怎么下毒的呢?」

  「这人昨天就已经被我下了香粉,在师姐开门的时候已经中毒了。」

  「哦,原来如此,我也是在这人身上下了毒,没有想到我们两个都栽在这个
奴隶身上了。」

  公主殿下说完,露出一个坏笑,眼睛顿时有神地说:「舒窈仙子,你作为三
苗国的公主殿下,九黎仙子唯一的传人,白玉无瑕,若是今天坏在一个奴隶手中,
你说传出去会不会让天下英豪诧异,不可置信呢?」

  舒窈仙子听到这话,原本白皙的脸庞瞬时变得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不过舒窈仙子很快就笑着说:「那么师姐你呢?你要修炼望舒功,可也要保
持白璧无暇,我想若是你修炼多年,被一个奴隶破了功,那不是更让天下英豪诧
异。」

  公主殿下脸色也变了,看着启说:「关上门,不准再看里面。」

  「没有用的,阿牛,你难道不想吗?这位可是素娥仙子,大火公的掌上明珠,
多少少年英豪想要迎娶,都被她拒绝了,你真的不想吗?」

  启看着屋里两个已经如同废人的仙子,一个娇艳如花,一个洁白如玉,两人
都是人间绝色,造物主的宝物。

  他只要进入,就可以毫不费力地占据,享受这难得一切。

  启眼睛看着这个两位仙子,幻想起来了。

  他走了进去,看着舒窈仙子惊恐的脸庞,他伸出手,抚摸着舒窈仙子的脸庞,
舒窈仙子那厌恶表情让他感到开心。

  他抱起了舒窈仙子,将舒窈仙子放在素娥仙子的身边,他没有先理会舒窈仙
子,而是掀开了素娥仙子的下裳。

  素娥仙子的玉足就这么呈现在自己面前,他先是用手去触摸,那肉肉的感觉
让他爱不释手。

  在他碰到素娥仙子涌泉穴的时候,素娥仙子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呻吟,这呻吟
声刺激了启,他揉捏着,最后他亲吻着这一双玉足。

  素娥仙子足不染尘,自然没有味道,反而身上还有一种淡淡的幽香,他如同
玩弄一样,将素娥仙子十个足趾一一尝试起来。

  随着启的舔弄,素娥仙子呻吟声越来越大,进一步刺激着启,启抬头一看,
看到了素娥仙子的牝户已经湿润了。

  启用手指去试探,这一试探,素娥仙子的里面有一股其他的吸力,将启的手
指紧紧吸住,启顿时感觉到一种愉快感。

  「深一点,用一力一点。」素娥仙子还是用着那慵懒的声音,促成着启。

  启看着她面如桃花,于是放开了这一双玉足,解开下裳,对着素娥仙子说:
「那就有劳殿下你了。」

  启将手指拔出来,空虚感让素娥仙子抖动起来,她用自己的玉足照顾着启的
阳具,她的招式十分笨拙,但是那玉足肉感,却让启心旷神怡。

  他们的场景被舒窈仙子看在眼力,舒窈仙子也忍不住自己安抚起来,启看到
这个情况,掀开下裳,将头伸了进去,舔舐舒窈仙子的牝户。

  两位仙子在他手口攻击之下,奏响了奇妙的乐章,她们呻吟着,放纵着。

  启也准备提枪上阵了,他看着两位仙子说:「不知道谁先来。」

  「我,我。」

  「我!」两位仙子异口同声,争先恐后。

  「就这样的话,我似乎也不能做出决定。」

  听到这话,素娥仙子最先有反应,恭敬地对着启说:「还请大人享用贱女的
小穴。」

  「这还差不多。」

  启径直突刺,顺利突破了那一层薄膜,开始抽插起来。

  素娥仙子的小穴十分紧凑,让启直觉到爽感不断袭来,启看了看四周,对着
舒窈仙子说:「你还不行动起来,要不等下没有你的。」

  舒窈仙子于是低下头,启抱起了素娥仙子,给舒窈仙子一个机会。

  舒窈仙子舌头含弄着两个肉丸,如同对待最尊贵的宝物一样侍奉。

  在两位仙子的夹攻之下,启终于有了反应。

  他射了出,在射出来的那一瞬间,启明白了。

  启长叹一声,关上门,这时候舒窈仙子冷冷的说:「你以为你这样素娥仙子
就会原谅你吗?你可真是错了,等到明天早上,她的毒消了,第一个杀的就是你。」

  「别听舒窈仙子瞎说,明天我会亲自将你奴隶身份给免去,你还会成为我大
火国的国人,有自己的耕地。」

  启没有理会,只是看着帝山方向,他一直遵守着那个誓言,他要舍弃一切,
今晚也是自己要舍弃的。

  玉兔慢慢隐去,金乌又一次升起,在阳光照在这个院子里面的时候,启看着
光明的一切,轻声地说着:「多么美好的景色,为什么你们都看不到呢?」

  大门打开了,舒窈仙子看了他一眼,咬牙说:「今日不仙子不杀你,反正你
也要死在她手里,本仙子何必脏了自己的手。」

  启恭敬地说:「多谢仙子不杀之恩,这大恩大德,阿牛日后会报答。」

  舒窈仙子离开之后,公主殿下再次说:「转过身来,看着本宫,你昨晚为什
么会选择关上门呢?」

  「奴隶就应该遵守奴隶的本分,不能忘记身份,做出越礼的事情,这是奴隶
一直告诉自己的。殿下让奴隶关上门,奴隶就关上门。」

  听到启这一番话,公主殿下说:「好了,你现在不是奴隶了,你是大火国的
国民了,我会让大公给你一块耕地的。」

  「多谢殿下,但是奴隶并不会种田,奴隶要着田地也没有用,奴隶只想陪伴
在殿下身边,继续侍奉殿下,这是奴隶唯一会做的。」

  启恭恭敬敬地说着,公主殿下听到这话,看了看他,对着他说:「好,那么
你就继续留在本宫身边吧,不过你不是奴隶了,你是本宫的仆人。」

  启点点头,在换班的时候,一个仆人带着启到了另外的一个住处,这里环境
要好一些了,地上铺着稻草了,一间屋子只有四个人睡。

  在升上仆人的第九天,启正跪在门口的时候,突然再次感觉到五脏翻腾,有
虫子在咬着一般,他痛苦的倒在地上,从木板掉落在地上。

  「服下这个丹药,没有想到舒窈仙子竟然会让你服下三尸丸。」公主殿下有
些诧异的说着,启勉强睁开眼睛,看着眼前一个丹药飞了过来。

  启抓住这枚丹药,服了下去,顿时痛苦减轻了大半,然后他肚子如同雷鸣一
般。

  「去吧。」

  得到公主殿下的允许,启快速到了后面的恭房,一会儿,就倾泻而出,他觉
得全身舒坦了不少。

  启等到解决完毕,站起身来,观察一下,看到不少虫子出来了,他嘴角露出
一丝微笑。

  现在问题已经解决了,自己似乎也没有留下的必要了。

  回到公主的房间前面,他再次跪下,伺候在那里。

  「你的三尸丸毒性已经解了,接下来你就要听我的,前去舒窈仙子那里,为
本宫查出,舒窈仙子从何人那里得到消息,虞侯的书信在本宫手中。」

  「是,殿下,小的知道了。」

  启准备离开的时候,大门再次打开了,公主殿下冷冷的说:「将你的面具给
揭开,本宫看下你的容貌,若是你的容貌还过的去,等到功成之后,本宫将一个
宫女赐给你。」

  启没有说什么,揭开自己的面具,公主殿下看了一眼,点点头说:「好了,
你可以离开了。」

  「小的知道了。」启再次行礼,将门关上之后,离开这里。

  他在一个仆人的指示下离开了宫殿,在离开之后,启对着里面再次恭敬的跪
拜了三下。

  启独自一人走在街上,看着这繁华的国都,倒是有了兴趣。

  这国都有四条街道,形成一个井字形。最上面就是大火国的宫殿,中间的两
个坊是百官居住的,中间那个坊就是商贾买卖的地方。下边两个坊是国民所居住,
中间的坊就是一个菜市,是本国人用来交易的。

  启逛了一下,觉得陶泽城和这里比起来,真是一个小城了,这里的一个坊都
差不多有陶泽城那么大了。

  逛着逛着,启再次闻到那股清香,也听到那个娇蛮的声音:「阿牛,没有想
到你竟然会活着走出宫殿。」

  启转过身来,看着换了一身打扮的舒窈仙子,虽然还是一身红,但是这一身
广袖飘飘,丝带当风,舒窈仙子少了一丝华丽,多了几分仙气。

  「因为公主殿下想知道仙子你怎么知道那件事的。」启没有丝毫的隐瞒,将
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舒窈仙子听到这话,眯着自己那双秋水,饶有趣味打量着启,对着启说:
「阿牛,你认为你能够知道吗?」

  「小的不知道,殿下也没有指望小的能够知道,殿下只是想让我来传信给你。」

  舒窈仙子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对启说:「那么我们就应该走了,虞侯的下落
我已经有了一丝眉目了。」

  「小的虽然不懂很多,但是小的知道,虞侯的修为已经到了大神位,还差一
步就就进入太神位,以仙子的能力,对付虞侯似乎有些不足。」

  舒窈仙子笑了笑,如同一条毒蛇一样盯着启,对着启说:「其实也不难,这
不是还有你吗?你命虽然不珍贵,但是用来传毒岂不是很好。我师姐和我不是都
栽在你的手里……」

  说到这里,舒窈仙子眼中闪过一丝杀机,但是这杀机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
舒窈仙子还是笑颜如花的看着启。

  舒窈仙子手中再次出现一个绳子,对着他说:「本来想让你这个奴隶走的,
但是时间不等人,你还是骑马吧。」

  带着启买了一匹马,舒窈仙子带着启向北方前进了。

  走在路上,舒窈仙子突然询问说:「阿牛,你觉得本仙子美吗?」

  「仙子你的美丽如同那春天绽放的百花,夏天绚丽的晚霞,秋天醉红的枫叶,
冬天圣洁的白雪。有眼睛的都知道仙子你的美丽,没有眼睛的,就算听到你的声
音也能知道你的美丽。你的美丽是独一无二,小的在见到你的时候,就已经说过,
小的这一辈子都没有见过你这么美丽的女子。」

  舒窈仙子看着启,那双毫无感情的眼睛现在已经充满了真诚和炙热,让舒窈
仙子由衷地相信,启这一番话没有骗自己。

  舒窈仙子不在多说什么,继续骑马前进,舒窈仙子心中五味杂陈,她想到了
那一天,她恐惧这个卑贱的奴隶会进来,自己的白玉之躯毁在这么低贱的人身上,
但是这个奴隶竟然在外面守护了一晚上,丝毫不为所动,这又要舒窈仙子心中感
觉到失落。

  「难道连奴隶都看不上本仙子吗?」高傲的她每次闪过这个念头,都会极力
否认,但是这越是否认,舒窈仙子心中越是会想这件事,今天她将自己隐藏多久
的心事说了出来,感觉到自己轻松,肩上的千斤重担都如同卸下一般。

  高兴的舒窈仙子拿出一个乐器吹奏,这个乐器是竹管组成,如同凤凰的羽翼。

  舒窈仙子的吹奏曲子欢快如同春天融化雪水,哗哗直流而下,又温柔的春风
吹拂着百花。

  启静静地听着,他认识这个乐器也叫箫,自己吹奏的箫,叫做洞箫,是脱胎
于这个。

  看着吹奏的舒窈仙子,启似乎又回到了那个夜晚,同样的绝世容貌,同样的
悦耳乐声。

  不过启明白,眼前这个人虽然被称为仙子,也只不过和自己一样是凡人,而
只有那位才是仙子。

  「阿牛,你可知道这是什么?」

  「小的不知道,这个可是琴,小的听他们说能够发出悦耳声音的都叫做琴。」

  舒窈仙子捂嘴笑着说:「这不是琴,阿牛,你听好了,这是箫,是虞侯发明
的一种乐器,从现在开始,我要你学会这个乐器怎么吹奏,等见到虞侯之后,你
就吹奏箫,吸引虞侯的注意力。」

  「仙子,小的心想,虞侯传闻之中机智聪慧,他难道不会疑心小的一个奴隶
会吹奏乐器吗?」启恭敬地说着,对于舒窈仙子,启总觉得这个仙子的想法很好,
但是细节上总是经不起推敲。

  舒窈仙子勒住马,看了看启,想了想,眨眼说:「说的也是,阿牛,从现在
开始,由你来想办法,怎么让你和虞侯呆在一起超过一个时辰。」

  说完,舒窈仙子发出爽朗的笑声,策马狂奔,显得十分得意。

  启神情平静的骑着马跟在后面,对于这件事他丝毫不想参与进去,杀了虞侯,
自己所做的一切的都白费了,到时候虞侯的故交好友和属下都会来来找自己,让
自己偿命。

  但是现在的他不准备离开,只是想看看虞侯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对这
个闻名天下的贤者,心中充满了敬意。

  他们一路前进,到了星纪国的国都,这个国都布局和大火国差不多,也是一
个井字形,不过要比大火国大很多。

  舒窈仙子看着启,笑着说:「若是星纪国找不到虞侯,我们就去鹑尾国找,
我们把十二国找遍,一定可以找到虞侯,你说是吧。」

  启说是,这时候舒窈仙子看到一个人,这人大概三十岁,脸色黝黑,穿着衣
着倒是简陋,不过一脸英气,在这人群之中如同鹤立鸡群一般。

  这人身边还有两人,都穿着华丽,神采不凡,三人走在闹市里面,如同明珠
闪烁在黑夜之中。

  舒窈仙子一笑,走了过去,对着那人说:「阁下莫非就是虞侯,本仙子这厢
有礼了。」

  那人连忙回礼说:「不敢,不敢,在下文命,非是虞侯,仙子认错了。」

  舒窈仙子听到这话,看着这人说:「你就是高密,高密公子,没有想到我们
在这里遇到了,我乃是三苗的舒窈仙子。」

  启听到他们谈话,明白了这人是崇伯之子,名文命,字高密。崇伯和三苗的
欢兜还有共工孔壬三人交好,三人有通家之谊。

  文命也连忙回礼说:「原来是舒窈仙子,失礼了,失礼了,不知道舒窈仙子
到这里所谓何事?」

  舒窈仙子说自己也是来找虞侯的,如今虞侯失踪,天下无主,诸位国君都在
寻找虞侯,希望虞侯能够登大位,执宝器。

  舒窈仙子说完,岔开话题询问文命到这里所谓何事。

  「唉,说来惭愧,我听说九仞城崩,洪水再次泛滥,我父崇伯已经自愧而逃,
我准备找到我父,好生劝说,莫作那轻生之事。」文命伤感地说着,然后指着自
己身后的两人说:「这是我父亲的两位家臣,这位黑面的叫竖亥,这位白面的叫
做大章。」

  舒窈仙子看了看文命,对于文命说:「这两位按照本仙子看来,已经到了真
人位了,至于高密公子的你的修为,本仙子倒是看不出来。」

  「在下无心修炼之事,有竖亥二人保护,也可无忧。若非事态紧急,在下也
要好好陪两位叙旧一番。今日只有失陪了,还请仙子见谅。」

  舒窈仙子见文命心急,对着文命说:「崇伯和我父交好,如今崇伯有难,本
仙子也不能坐视不理,还请高密公子恕我二人叨扰。」

  文命听到这话,说了一声有劳,然后对着他们说:「根据月牧的消息,我父
亲已经到了此地东方的羽山了。」

  舒窈仙子点点头,文命说了一声得罪,然后竖亥就将文命给背起来,快速地
跑动起来。

  这竖亥奔跑得十分快速,就算舒窈仙子和启全力策马,也无法跟上。

  到了第二天早上,他们就到了羽山,进入到羽山,竖亥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舒窈仙子也停下来,让马好生休息起来。

  「早就听闻崇伯两位家臣有神行之能,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唉,阿牛
呀阿牛,你为什么这么不中用呢?」

  启恭敬的说:「小的没用,仙子教训的是,仙子教训的是。」

  「算了,和你说什么都……」舒窈仙子话才说了一半,就感觉到大地一阵晃
动,马站立不稳,一下子到了下来。

  这一瞬间,羽山百兽震恐,百鸟惊飞,野兽苍茫的跑步声,白鸟振翅声,混
在一起,如同天地将大变。

  启站起身来,看到羽山深处,已经红若火烧,蓝天变赤天,无数由彤云组成
的刀悬浮那片天地。

  看到这个异象,舒窈仙子大声说:「不好,这是赤天彤云刀,老祝融来了,
崇伯危险了。」

  舒窈仙子说完,也不顾启和马匹,快速飞身前往那片天地。

  文命也急忙的前去,启站起身来,将身上的灰尘给拍干净,然后不急不慌的
走了过去。

  等到启走到那片天地里面的时候,见到文命正在一个池塘边和一个老者说着
什么,竖亥、大章两位护在他们面前,而在远处,舒窈仙子站在一个白发老人身
边,这个老人威风凛凛,手中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宝刀,看着文命那边。

  过了一会儿,文命走了过来,对着老者说:「老祝融,崇伯按照辈分也是你
的从孙,你为什么要赶尽杀绝呢?如今崇伯已经安心归隐羽山,你老就放过他把。」

  「不可,崇伯治水无功,平阳附近九仞城崩,多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老夫身受帝尧遗命,一定要杀崇伯,以正典刑。」

  老祝融语气坚定地说着,然后对着文命说:「你且让开,如今你心疼自己的
父亲,可想过平阳遭难的家庭之中,多少子女心疼自己父母,多少父母哀悼自己
的子女。」

  文命听到这话,叹息一声,对着崇伯三跪拜,对着崇伯说:「父亲,孩儿不
孝,不能救你。孩儿自能对天立誓,一定要平息水患,完成父亲你的遗愿。」

  崇伯听到这话,大笑三声,对着老祝融说:「老祝融,你自从帝高阳时代就
担任祝融一职,从来奉公行事,本伯能够死在你手中,也算死得不冤了。」

  老祝融点点头,宝刀一挥,天上的彤云刀如同下雨一般刺入崇伯身体之中。

  在彤云刀消失之后,崇伯的身体突然变成一只黄熊,钻进那个池塘里面。

  这黄熊也很快变成了一只三足鳖,看了看文命,然后沉了下去。

  看到这个情况,老祝融脸色一变,准备再次举起刀的时候,文命再次跪下,
不停的磕头,而舒窈仙子也出身说:「如今崇伯已经身死,只剩下一点灵昧化身
精灵,老祝融你有何必赶紧杀绝呢?我听闻老祝融你已经一只脚踏入太神境,马
上就可以长生久视了,为何不行一个善德,放了崇伯这点灵昧吧。」

  老祝融听到这话,叹息一声说:「罢了罢了,崇伯多年治水,虽然没有功劳
也有苦劳,老夫如今已经完成帝命,也应该回祝融城了。」老祝融拿着这一把宝
刀就这么厉害了,等到祝融走了之后,文命和竖亥等人为崇伯在这里立了一个衣
冠冢。

  文命看着池塘,对着竖亥他们说:「如今我父化身熊,鳖。从今之后,我们
一脉不能吃熊和鳖。」

  竖亥他们点点头,然后对着舒窈仙子说:「多谢仙子帮忙求情,仙子大恩,
文命永远记挂在心。」

  舒窈仙子说不用,想到自己也没有事情了,于是向文命他们告辞。

  在离开这里路上,舒窈仙子看着苍茫的羽山,叹气说:「希望我父不会落得
崇伯如此下场。」

  后注:关于鲧最后到底化作了什么。

  这个问题很难解释,因为古书里面记载的是化作能,能是什么,国语说能者
似熊也,但是说文又说,鳖三足,能。

  所以这到底是熊还是鳖,现在还不能确定,不过史记有一个取巧的方式,就
是熊字下面少了一点,这个字代表就是鳖,所以鲧最后化作了鳖。

  但是我觉得过于牵强,而且联系到后面的大禹化熊,于是就设定两个都化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