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的修行】第九章 仙子玉足

  • 【仙子的修行】第九章 仙子玉足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karma085
日期:2020/11/14
首发:sis001
字数:12367

  褪下一只鞋子,萧曦月露出套着罗袜的秀美玉足,静静看着眼前的老杂役,
与他那狂热痴迷的眼神对视在一起。

  清冷与狂热,美丽与丑陋,高贵与低贱,构成了一副堪称疯狂的对比图。

  「仙子,仙子,您就成全老奴吧?老奴、老奴要一个月后才能见到仙子您,
是在忍不住了!」

  李老汉浑身颤抖不已,这一刻,比他当年拜入仙云宗时更加忐忑,浑浊的老
眼内满是泪花,哀求的看向曦月仙子。

  他的那张臭嘴,距离仙子的玉足仅有不到十公分,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以
下贱无比的姿势恳求着仙子,赐予他为仙子脱袜的恩宠。

  半晌后。

  萧曦月轻点臻首,用天籁一般的嗓音说道:「只许脱袜。」

  「仙子!!」

  李老汉猛地颤抖起来,只觉得自己脑袋被一枚仙桃砸中,爆发出的喜悦令他
几乎晕过去,磕头如捣蒜般狂热说道:「仙子,仙子,仙子……老奴谢仙子的恩
赐!」

  萧曦月默然不答,只是轻抬玉足,用动作示意他快些。

  仅是脱袜罢了,不会有别的事情发生,这也是萧曦月想不通的地方,光是触
碰她的脚,为她褪下袜子,就能让这老杂役感到满足?

  老杂役却不这么想。

  他抬起头,仰望着被仙子抬高的玉足,眼神贪婪火热,喘着粗气伸出黝黑干
瘪又衰老的左手,颤抖着抓住了仙子罗袜的袜口,触碰到仙子一小截白皙如玉的
肌肤。

  「啊!」

  李老汉发出狂热的呻吟声,脑海被无边的兴奋所占据,仙子的雪肤比他想象
的好一万倍。

  光滑细腻,温热香软。

  罗袜之上,裙摆之下,仅仅露出一抹玉润晶莹的小腿,就足以让人能联想到
仙子的腿型的何等的完美,如果能全部见到,并肆意把玩仙子的纤美玉足、浑圆
的小腿、丰腴有肉又不失纤细的大腿,还有那处三角地带,那该是何等的美妙?

  但即便如此,仅触碰到曦月仙子一抹肌肤的李老汉,便感觉到这一生都圆满
了,即使修炼到神出境又如何?

  神出境的修者能摸到曦月仙子,能摸到仙云宗大师姐美妙的小腿吗??

  「嗯。」

  萧曦月用鼻音发出一声轻吟,有些不太习惯被男人触碰自己的脚踝,但不知
为何,心中再一次升起了堪比被李老汉射精时候的汹涌波动,让她忍受住了老杂
役肮脏不堪的左手触摸。

  这半个月来,类似的情绪波动已经很少再发生了,她决定再尝试一次。

  只是让他触摸脚跟,不会有别的事情发生。

  「你,」

  萧曦月运转太上无情心决,将莫名的情潮压下,绝美的面容再次回复清冷与
圣洁,用动听的声音吩咐道:「快些脱。」

  李老汉浑身一抖。

  快些脱,脱,脱衣服,插入,插我,肏我,啊~ ……

  脑海中幻想着清冷无双的美丽仙子,全身赤裸的跪在柔软的大床上,回眸看
着他,眼神如水般柔和,春潮涌动,用天籁般的嗓音说出这些淫荡无比的话,李
老汉下身硬的快要爆炸了。

  当然,他在这半个月来,与仙子不断親密接触摸索出的情况来看,这种对天
下任意一个女人来说都是诱惑男人上床的话,对纯洁高贵的曦月仙子来说,却仅
是说「实话」罢了。

  仙子纯粹无暇,心灵明净剔透,说让他脱袜便是让他脱。

  「呜呜呜,仙子,老奴真是、真是太幸运了,能得到仙子垂青,老奴……就
是现在去死都愿意了。」

  李老汉越发狂热,右手抬起,同样触碰到了仙子的玉足。

  紧接着,不等萧曦月有什么反应,李老汉便将那张满是皱纹的老脸贴上去,
张嘴喘着粗气,脸颊完全贴在了仙子小巧的脚掌下。

  温热的玉足还残留着包裹在鞋子中的热气,仙子娇躯纯净无垢,套着罗袜的
脚掌没有一丝异味,反而散发出美妙的清香。

  柔软的脚掌隔着丝质的袜子压在亵渎了仙子的老杂役脸上,让他的鼻子,眼
睛,嘴巴,脸颊,满满都是曦月仙子玉足上传来的香气,肮脏的老男人下意识的
张大了嘴巴,畅快的感受着仙子优美玉足的美妙触觉。

  「射了!」

  前所未有的刺激,让李老汉全身发红,如煮熟的虾子般跪在地上,下体一抖
一抖的射出大量的精液。

  这是他第一次没有用双手撸动,仅是触碰到仙子玉足,便射出阳精。

  而且发射量前所未有的猛烈,一股股精液随着他颤抖的身体射到了仙子的脚
下,再次玷污了她放在花园地面上的右脚,让仙子又一次置身在精液的海洋中。

  「嗯~ 」

  一声从鼻腔中溢出来的呻吟,美妙无比,让伸出玉足与承纳玉足的两人,皆
是全身一震。

  「不,不可。」

  萧曦月微微挣扎,绝美的面容上浮现红霞,从脚掌传来的异样感不断冲击着
她的道心,一丝丝酥麻的陌生快感,让她的娇躯阵阵发软。

  连挣扎都是如此的无力。

  「仙子,仙子,仙子……唔,老奴真是太喜欢仙子的脚了,仙子,您就给老
奴舔一舔,亲一亲,老奴,老奴……啊!」

  在下体还在一颤一颤的发射精液的时候,李老汉喷薄而出的欲望就驱使他张
开大嘴,一口将仙子纤巧的脚后跟连同罗袜吞吃到了嘴里,散发着口水臭味的大
舌头猛地伸出,在大嘴巴含住仙子那小巧的脚后跟时,舌头用力的在前面狠狠的
舔了一下。

  「嗯…不。」

  萧曦月越发无力,她的脚掌被一股惊人的热量包围,石凳下被精液覆盖,一
股股浓厚的男性精液气味传入她鼻腔中,占据了她全部的心神。

  太上忘情,失效了。

  「仙子,仙子,仙子……!」

  地位卑下,肮脏下流的李老汉每呼唤一声仙子,就伸出腥臭的舌头在仙子的
玉足上舔弄,先是发了狂般整个含住萧曦月纤美柔弱的脚后跟,将那圆润的脚跟
用舌头舔,用嘴唇磨,用牙齿啃咬,吐出脏臭的口水将仙子浑圆小巧的脚跟玷污
了个遍。

  再然后,察觉仙子同样气喘吁吁,被情欲挑动后,李老汉试探的挪动嘴唇,
沿着仙子秀美的足部曲线,在仙子玉足的脚掌上舔了个遍,火热的舌头没有一刻
离开仙子带着香气的脚掌,贪婪的一边啃咬舔吻,一边疯狂的嗅着萧曦月玉足上
的香气,。

  那股带着温热气息的幽幽体香,刺激得李老汉全身发抖,不敢相信自己居然
真的和曦月仙子有了親密关系。

  而且还是亲吻到了仙子的美脚,这处即使连未婚夫都不一定能触碰,甚至连
见都不可能见到的女子私密之地。

  「仙子!」

  李老汉喘着粗气,双手紧紧抱住萧曦月白皙如玉的小腿,腰身直起来了一些,
让自己的脑袋与仙子的玉足平行,然后毫不犹豫的,张嘴便将她包裹在丝质罗袜
中的五根脚趾中的后三根含在了嘴里,舌头疯狂舔动,感受着仙子罗袜内晶莹可
爱的脚趾的每一个细节。

  「嗯~ ,不,停、停下。」

  萧曦月面生红霞,玉手捂住了小嘴,发出难耐的呻吟声,穿着纯白色衣裙的
娇躯也开始微微颤抖。

  被李老汉赏玩的玉足上,传来了越加令她不堪的春情,五根秀美的脚趾在罗
袜中弯曲、扭动,意图挣脱老杂役的亵玩。

  但这时候的李老汉已经发了狂,双手死死的抓着她裙摆下的小腿,大腿近乎
撕扯一般啃咬着仙子的罗袜与美足,让脏臭的口水濡湿仙子的袜子。

  原本整齐洁白的罗袜很快变得凌乱不堪,沾满了老杂役的口水,而且还被他
用嘴巴不断撕扯下来,渐渐露出了更多的白皙的肌肤,从仙子小脚上传出的香气
越发迷人,刺激得李老汉的欲火燃烧得越旺。

  「仙子,老奴,老奴想亲吻您的小脚!」

  松开被反复亲吻,变得湿淋淋的小巧脚趾头后,李老汉张嘴一咬罗袜,再扭
头一甩,直接将仙子左腿上的袜子整个脱了下来。

  原本对李老汉来说珍贵无比的仙子衣物,在这一刻却变得无足轻重,他毫不
犹豫的松开嘴,任由被口水浸湿的袜子掉落在地,扭头朝着仙子裸露在外的玉足
看去。

  「仙……子。」

  抱着萧曦月小腿的李老汉,看着眼前巧夺天工一般的玉足,竟是呆住了。

  月光下,萧曦月的左边美腿完全暴露出来,莹白的肌肤与清冷的月光交相辉
映,优美的足部曲线比天上的月亮更引人瞩目。

  那雪白娇嫩的肌肤,淡淡的青色血管让这只美丽的玉足看起来多了几分脆弱,
让人忍不住想要捧在手心中,细细的亲吻爱抚。

  小巧玲珑的玉足就这样静静的展示在李老汉面,晶莹玉润的五根脚趾头宛若
珍珠一般,整齐的排列在一起,上面还站着他刚才舔吻过后的口水痕迹。

  暴露在空气中后,仙子的五根珍珠似的脚趾头不安的动了动,小腿似乎想要
缩回去,但被李老汉死死的抓住,双眼仿佛要瞪出来一般,直勾勾的看着她的美
足。

  「仙子,老、老奴要亲一亲你的脚!太美了,仙子的脚真是太美了!」

  李老汉浑身颤抖,抬起头看向她,在看到曦月仙子娇羞不胜的神态,以及捂
着小嘴忍耐着情欲的侵袭时,那动人的娇态,这一切,都让他下定了决心。

  「仙子,老奴要亲您的美腿!」

  说完,他毫不犹豫的低头,张开大嘴,一口将仙子裸露在外的玉足含住,温
热的仙子脚趾直接被他含在了嘴里,触觉,嗅觉,听觉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仙子,您的小脚是、是老奴、唔,是老奴吃过最美味的东西,老奴,老奴,
太喜欢了!」

  李老汉一边亲吻仙子玉足,一边发出含糊不清的的声音,从最小巧可爱的小
脚趾开始,一粒一粒的珍珠都被他含在了嘴里舔吻,火热的舌头在小脚趾,次小
趾,再到中间的三趾,每一只都没有放过,偶尔还会把两只,三只玉白的脚趾头
整个含在嘴里,疯狂的亲吻舔弄。

  吻完了整根,又从上到下,去亲吻曦月仙子脚趾头上的指甲盖,腥臭的舌头
钻入散发出清香的脚趾间的缝隙中,狂热的剐蹭,再抬起仙子的玉足,舌头沿着
胖乎乎的脚趾肚舔吻。

  最后以虔诚的态度,张嘴将仙子最大的脚趾头整个咬住,像是吸奶一般用力
一吸。

  「不,不可……啊!」

  被异样快感冲击神智的仙子,终于发出一声清晰的呻吟声,原本颤抖的想要
阻止的动作,随着老杂役的这一下用力吸吮,一股燥热和剧烈的刺激从她的玉足
上传遍周身。

  「嗯~ !」

  闷哼声发出,萧曦月的瞳孔睁大开来,修长的双腿紧紧的并拢在一起,被老
汉含在嘴里的脚趾头猛地收缩,纤美的脚掌弯曲痉挛,紧绷的足弓证明这位清冷
圣洁的仙子究竟在承受着多大的春潮冲击。

  娇颜似火,春情迸发,恍若不再人间。

  萧曦月直感觉自己的神魂飞出了体外,在凡尘间飘飘荡荡,俯视着自己的肉
身,看着那个丑陋的老杂役伏低在地上,嘴巴舔弄着她的小腿,脚趾,脚背,脚
底全都舔吻了一遍,让口水遍布在她的玉足上。

  奇怪的是,神魂状态本不该对肉身的触觉有反应的她,却感觉李老汉的每一
次用舌头舔舐她的肌肤,都会让她产生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颤栗,仿佛她即使脱
离了肉身,也无法摆脱这个老男人舌头的玩弄。

  她的肉身,一直在颤抖。

  她的灵魂,一直在颤栗。

  「仙子,老奴,老奴要您的另一只脚,嘿嘿嘿。」

  「不!」

  太上忘情心决运转,汹涌的浪潮在一刹那间被抹平,萧曦月神魂回归,轻轻
一震,便将李老汉伸向她右腿的脏手给震开。

  但肉身触感回归,也让她再次承受了那股燥热与冲动,以及……双腿间那火
热而湿润的异样感。

  「仙子?」

  李老汉愕然的看向她。

  「够了。」

  萧曦月赤着左脚站起身,腿间的湿痕以及玉足上残留的老汉舌头的痕迹,让
她双腿发软,几乎要站立不住。

  「到此为止。」

  萧曦月踉跄着就要离开,她的神情恢复了清冷,动作却已是跌跌撞撞,就犹
如受伤的美丽天鹅,惶恐的要逃离猎人的追击。

  但猎人,却没有轻易放过她。

  「仙子!」

  李老汉冲过去跪在曦月仙子面前,伏低身子,眼神贪婪的看着她的右脚,哀
求道:「您行行好,把您的另一只袜子给老奴吧!另一只,另一只袜子已经被老
奴的口水沾上,已经不能再用了!」

  萧曦月明白了他话中「用」的意思。

  「你……!」

  高耸的胸脯急促的呼吸几次,最终却还是赤足站立在地,抬起右脚,用力将
鞋子连同袜子一起脱下。

  李老汉瞬间瞪大眼睛,此时此刻的曦月仙子双足已经完全赤裸,就这样俏生
生的站立在花园的石板路上,优美的两只小脚在裙摆下若隐若现,令人疯狂。

  特别是左边那只小脚,还被他亲吻赏玩多时,更让李老汉有一种将仙子的右
脚也用自己的嘴巴狠狠亲吻亵玩一番,才肯罢休。

  可惜,仙子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褪下鞋子和罗袜后,萧曦月抬步离开,美丽的脸上没有任何感情波动。

  但李老汉却分明看到,仙子走路踉踉跄跄的姿势,以及……她不自然的夹紧
双腿的动作。

  「仙子……您也想要了吧?嘿嘿嘿嘿。」

  李老汉发出淫笑声,贪婪的将仙子脱下的鞋子和袜子抱在了懐里,凑到鞋子
里面深深一吸。

  清香扑鼻,温热犹在,肉棒再次硬起。

  「仙子,仙子!」

  老杂役冲着远处离开的萧曦月大喊道:「老奴一定会在这里等你回来,老奴,
老奴等你!」

  「……无需你等。」

  这天晚上,两位侍女诧异的发现,小姐少见的在夜晚沐浴,而且在温泉中待
了一个时辰之久,起来后还满脸疲惫,很快便睡着了。

  ……

  十五日后,鄱阳郡治下的三木镇。

  这个原本十分偏僻,也无特产的小镇迎来了如潮般的修士,许多镇上的居民
甚至是第一次见到御剑而行的仙人,一个个被吓得不轻。

  但不久后,镇上的居民们便知道了仙人们来此的目的。

  据说,有一座仙人之墓出现在距离小镇百里之外的山内,更惊人的是,这位
仙人还是他们三木镇人,在万年前已经飞升仙界。

  紧接着这个消息又很快被改正,说既然是飞升后的仙人,那自然就没有所谓
的仙人之墓,而是三木镇的仙人特意留下的,赠送给三木镇的仙缘洞府!

  一个证据就是,那些仙人们,不,应该是修士们纷纷从天上落下后,很快设
下升仙台,从三木镇招收弟子,说是什么……还给仙人一个机缘。

  「这修行啊,讲究个天理循环,世间万物,一饮一啄,自有天数。」

  镇上为数不多的酒店内,一位半职业说书人正在天花乱坠的讲述着修仙秘闻,
并列举证据道:「在扬州称霸一方的青阳门,直接放出话说要在我们三木镇招收
一百位弟子,知道是什么概念不?」

  众人齐摇头。

  镇上一个小混混抓了一把花生放入嘴里咀嚼,闻言含糊问道:「青阳门?这
是什么门派?有尚武门厉害不?」

  「你、你!竖子不足与谋!」

  说书人气得吹胡子瞪眼,以致于乱用典故骂他,「尚武门只是江湖上一个小
小武林门派,最强的掌门也不过是宗师境,在修行界顶多相当于筑基境修士,放
到仙门中就是一个刚入门弟子,青阳门掌门却是神魂境仙人,门下随意一个弟子,
都能碾死尚武……我们三木镇上上下下十几万人,知道不小子?」

  小混混吓坏了。

  尚武门是控制着镇上诸多店铺的烈阳商会的背后势力,而小镇上的人无不以
加入烈阳商会,当一个走镖护送的商会人员为荣。

  烈阳商会尚且让他只能仰望,背后的尚武门更是不必多说。

  而在尚武门之上,才是仙家门派,青阳门。

  两者虽然都是「门」,但门与门的差距却是仙与凡的区别。

  不少年轻人眼睛直接亮起,比尚武门更厉害的门派在小镇上收徒,他们要是
能拜入其中,岂不是能一飞冲天?

  「哼!」

  见震住众人后,说书人相当得意,又显摆说道:「这仙家门派青阳门,你们
知道最出名的新生一代弟子是谁吗?」

  酒店内众人又齐齐摇头。

  「呵呵,青阳门掌门据说久不出关,一心只为突破道韵境,道韵,即是掌控
大道之韵,与仙人无异。」

  众人听得神往不已。

  说书人继续说道:「但青阳门掌门飞火真人却在二十年前出关,并宣布收了
一位天才弟子,孔不凡,留在身边亲自教导。」

  「这孔不凡的天赋自不必多说,十五岁筑基,相当于尚武门掌门的修为,不
过你们千万别以为尚武门掌门就能与十五岁的孔不凡打成平手,真要打起来,筑
基境的修行者施展种种法器,一招就能覆灭一整个武林门派!」

  「嘶!」

  「……人送外号,飞雪公子。」

  「飞雪?为何叫飞雪?师父叫飞火,似乎不太合适。」

  「嘿嘿,据说孔不凡被称作飞雪公子,其实是因为他长相特殊,在耳廓边有
两道白色的飞鬓,看起来就好像一抹飞扬的雪花一样,十分俊雅邪气,迷倒万千
少女,嘿嘿嘿。」

  「……您说的,可是这一位?」

  有人颤抖的指着酒店门口,说书人转头看去,果真看到了一位耳边有着一抹
雪白鬓角的年轻人,正面带春风的走进店内。

  「对,就是这样的的鬓角,飞雪公……啊!!!」

  说书人吓得魂飞魄散,整个人抖得如筛糠一般,双眼快要凸出来似的。

  「飞雪公子?」

  有着飞鬓的年轻人爽朗一笑,道:「这名号实在与我火系修行者不符,不过
还算好听,勉强也能接受。」

  「是、是、是」说书人结结巴巴,连回话都不敢了。

  年轻人也没想过与他对话,转而恭敬的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道:「仙子,您
请,酒店内应该会有客房。」

  下一刻,在酒店大堂内的众人,便看到了他们所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走了进
来。

  言语已经无法用来描述她的美丽,说书人脑海内空荡荡的,什么闭月羞发,
半老徐娘,窈窕淑女,倾国倾城等等。

  用在她身上却都是极其不合适的。

  恐怕就真的如飞雪公子所用的两个字才能形容:仙子。

  从九天之上,谪落凡间的仙子。

  「仙子,我去为您开一个房间……呃,不好意思,忘记仙子您是来体验凡俗
生活的,您请,您请。」

  飞雪公子的话,让酒店大堂内的人面面相觑。

  原本之前说书人把那什么青阳门吹嘘得跟神仙门派一样,结果青阳门掌门弟
子,在这位仙女面前就和跟班小弟差不多,完全就是跪在地上舔的模样。

  仙子不发一言,这飞雪公子却已经兴奋得不行,小心翼翼不敢得罪的同时,
又稍稍的展露自己的豪情气概,意图博得仙子的好感。

  可惜,仙子却不给他这个机会,她的侍女上前去,抓出一枚灵石「强行」定
下酒店内最好的房间,便走上了二楼去。

  两位侍女看也不看飞雪公子一眼。

  不对,似乎仙子说了一声谢谢,声音很低,完全没有传到大堂内众人的耳中。

  等仙子走后,飞雪公子伫立良久,扫视一眼三木镇的凡人,想要警告他们不
要去打扰曦月仙子,但又想到仙子没有住在镇外,就是为了来体验凡俗生活,赶
走这些人反而不合适。

  因此,他也只能转身离开,相信也没人敢去打扰曦月仙子。

  一群凡人们呆坐良久,在这些「仙人」们离开后,才敢蹑手蹑脚的走人,生
怕惊动楼上的仙子。

  所有人都意识到,三木镇从此要变得不一样起来。

  ……

  二楼,天字号客房中。

  小青和小蓝将里面所有东西都让店家收走,两人再从储物袋中拿出妖兽皮毛
编织成,堪比法器一般的床单被褥铺在上面,接着又换了房间里的杯子和茶壶,
仔细的用法术将房间清扫一遍,这才让小姐进入门内。

  「小姐。」侍女小青心直口快,问道:「为什么要来凡人的客店住?我们有
夫人上次的随身洞府,只要抛出就能居住。」

  「体验。」

  萧曦月仅回答了她两个字,双胞胎侍女对视一眼,试图猜测小姐真正的意思。

  体验什么?

  体验住客店的感觉?

  还是体验凡人们的饮食习惯?

  早已习惯小姐惜字如金的她们没有多问,反正小姐说来体验就是来体验,她
们尽全力伺候好小姐便是。

  这时,一直纸鹤扇动着翅膀飞到了房门外,小青察觉到后,打开门将纸鹤捏
住带进房内,施展一段仙云宗秘传的法决后,纸鹤开始发出声音。

  是金师兄的声音:「师妹,你们在镇里住得还习惯吗?如果不习惯可以随时
出来,为兄甚是挂念……」

  信息很少,与唠家常差不多,听完后,萧曦月吩咐说道:「回师兄,这里一
切安好,待他们商议好,再来通知。」

  「是,小姐。」

  小蓝依言写好信息,又将纸鹤放飞出去,让它化作一道淡淡的光消失返回金
师兄那里。

  这次三木镇出现仙人洞府的事,是青阳门报告给仙云宗的,但不知怎么地传
遍了整个修行界,五大门派以及一些二流仙门,散仙都汇聚来此,意图分得一杯
羹。

  所有人都知道仙人洞府不好开,因此没人莽莽撞撞的前往,而是停在了三木
镇,商议好怎么分配战利品后,再一起出发,想办法打开仙人洞府。

  萧曦月不愿参与那些事,因此来到了小镇上。

  「小姐。」

  小蓝突然想到一件事,「萧远也来了呢!」

  「姐,你干嘛提他?」小青不满道。

  小蓝低头不语,以小姐的性子来说,始终是忘不了他的,那还不如主动提起,
免得到时候意外撞见,平白尴尬。

  「……嗯。」

  让两位侍女意外的是,小姐只是轻轻应了一声,拿出一本书静静的捧在手中,
似乎没打算要去见萧远?

  两人没敢多问。

  晚上,吃着店家恭敬送上来的凡人食物时,小青忍不住说道:「萧远那家伙
实在可恶!」

  白天是她不想提,但晚上这个时候却不得不提。

  「小姐上次主动救了他,让他能从九公主身边离开,不再被胁迫。」

  「可那混蛋是怎么做的?」

  「现在小姐就在这里,他却连来都没来一次!」

  小青义愤填膺,一双大眼睛瞪着:「小姐,我看以后别关注他了,这样无情
无义的男人不值得小姐您去帮他!」

  萧曦月拿着筷子的玉手顿了一下,迟疑片刻,说道:「或许,他有难处。」

  「啊,小姐你还替他说话呢?」

  「小姐,等下我们去打探一下,看看那混蛋到底是为什么不来。」

  吃完饭后,两位侍女很快决定要出去一趟,从小青兴高采烈的表情来看,出
去找萧远是假,玩才是真。

  小蓝有些犹豫,小声问道:「小姐,你要一起出去逛街吗?」

  萧曦月回答道:「你们去吧。」

  她有自己的办法。

  两位侍女没有意外,小姐很不爱出门,就连明月居都很少离开。

  两人都不知道的是,待她们走后,萧曦月坐在椅子上以手撑腮,神魂离体而
出,飘出了房间,来到了因为仙人洞府而异常热闹的三木镇街道上。

  贩夫走卒,书生侠客,三教九流的人物都因为仙人洞府而汇聚于此。

  虽是月亮高挂的夜晚,三木镇却依旧繁华热闹。

  神魂状态的萧曦月静静跟在自己的两位侍女后面,与她们一起在人流如梭的
小镇街道上闲逛。

  神魂状态的她行踪隐蔽无比,此刻又正是夜晚,让她的月宫异灵根越发强大。

  加之她心灵纯净,情绪没有丝毫波动,在不施展任何法术的情况下,即便是
走到道韵境强者的百米之内,对方也很难发现她。

  「姐,要去哪玩?」

  「嗯,去看杂耍,也不知道这小镇……不对!我们是出来找萧远的啊!」

  「哎呀别管那家伙了,等会放纸鹤问一下师姐们就好。小蓝,要吃糖葫芦吗?」

  「叫我姐姐你个小丫头!糖葫芦……唔,你带钱了吗?要不要带一串回去给
小姐?」

  「小姐……你觉得小姐那样的仙女会吃糖葫芦吗?她可不是你这样的小吃货。」

  「什么,小青你居然说我是小吃货,讨打。」

  「嘻嘻嘻~ 」

  姐妹俩离开熟悉的环境后变得活泼起来,就连性格内向的小蓝都露出了开心
的笑脸。

  两人一人一串糖葫芦,在夜晚的小镇中随意闲逛,看着一群群拿刀带剑的江
湖侠客们也想去仙人洞府分一杯羹,小青不禁讥笑了下。

  结果被一个江湖武夫听到,怒视了她一眼。

  筑基境的小青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算了,施展了一个小法术,让那个江湖人摔
了个大跟斗,在一旁哈哈大笑起来,小蓝连忙拉着她离开。

  「原来这才是她们原本的样子。」

  萧曦月跟随在侍女们身后,心中有了一个念头:是不是每个人在面对不同的
人时,都会展露不同的一面?

  从而,构成了师父所说的,复杂的人心。

  她自小都是一个性格,无论是面对父亲,还是面对母亲,亦或者师父,师兄
师弟等,始终都是以清冷淡然的模样出现在他们面前。

  常人皆有复杂的人心,但她的心思却纯粹无比,任何与她相处过几天的人,
都能一眼看破她所思所想。

  唯一的例外,就是那位老杂役。

  「我想看……更多。」

  萧曦月不再跟随侍女,静静的站在街头,任由人流在她身边,甚至从她神魂
中穿过,彻底的与俗世隔绝开来。

  神出境的庞大神念,覆盖在方圆数公里的小镇内的数百户人家之上。

  「你要死了,竟敢骗那些练家子说知道仙人的家在哪?」

  「怕什么?我又没说谎,四百年前的确有一个修仙的人出自我们村!」

  「你个老不羞你给我站住,又去找小翠,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哭哭哭,哭有用吗?赶紧给我背书!」

  「妈妈,我明天也想去升仙会。」

  「你家男人呢?出去帮忙在酒店里干活?嘿嘿,香兰,我想你了。」

  「彩莲怎么还不回信?」

  小镇中发生的种种事情,尽皆被萧曦月的神念所观察到。

  白天满面和蔼笑容一起摆摊的夫妻,回家后却是争吵不断,脸红脖子粗。

  刚才在她身边路过的一个衣着保守很是古板的女人,转眼后就和情郎滚在了
一起。

  看似慈祥的老人家,背地里却是靠坑人来赚钱。

  摇着扇子,风度翩翩的书生,家中却是乱得不像话,衣服多日未曾洗。

  ……

  凡此种种,萧曦月第一次用神魂遍查凡俗生活,却看到了一幕幕令她沉默许
久的事。

  人前人后,两种模样,除了小孩子一如既往的天真可爱外,其余人皆是或多
或少的有些一些小秘密。

  就像她容忍下那个老杂役的无礼举动,只为了让老杂役引动她内心的情绪波
动,进而修炼心决一样。

  只是……还差了点什么。

  萧曦月如游离于天外的幽灵,在三木镇中缓缓前行。

  突然,她看到了一个很熟悉的人。

  萧远。

  他正坐在河边的一个酒家中喝着闷酒,而在他的不远处,九公主正咬着嘴唇
看他,有着高贵优雅气质的轩辕皇室公主,此刻脸上却仿佛有些万般思绪。

  萧曦月停了下来,静静的看着两人。

  九公主做了伪装,看起来就像是一位普通的少女。

  事实上,她纠结的模样也的确和一个普通少女毫无二致。

  「萧远!」

  似乎做出了决定,九公主表情恢复正常后,迈着轻盈的步伐走了过去,与萧
远打了个招呼。

  「公……主。」

  「别。」

  九公主伸出一根手指制止了他,笑盈盈的说道:「我和你一样,也是出来散
心的,叫我……明珠即可。」

  「我们好歹认识了两个月,和朋友一般称呼就行。」

  轩辕明珠又快速补充了一句。

  只是任谁都可以看出,她的俏脸上浮现了一丝淡淡的羞涩红晕。

  萧远楞了一下,低头坐了回去,声音苦涩道:「公……明珠,请坐。」

  「既是朋友,何须再请?」

  轩辕明珠唇角含笑的坐在了他对面,没有侍女陪伴的她,只能亲手拿起了桌
子上的酒壶,为自己斟上了一碗酒,口中说道:「你似乎有烦心事?能跟我这个
朋友说说吗?来,陪你喝酒!」

  「……」

  萧曦月站在距离两人的不远处,既没有靠近,也没有远离。

  她凝视远哥哥许久,发现他相比一个月前又成熟了几分,眉宇间略带愁绪,
但在九公主的陪伴下,慢慢的舒展开来,两人一起坐在河边饮酒,看着河水慢慢
流淌,倒映着远处小镇上的灯光。

  萧曦月离开了这里。

  ……

  三日后,五大仙门与其他门派商议许久后,终于决定了分配的方案,派出数
位道韵境,一起打开了仙人留下的洞府。

  仙家宝地设有结界,内有小洞天,进入后便被传送到一个随机的地方,似乎
是仙人留下用来挑选继承人的试炼之地。

  兴奋的众人开始在其中探索,发生了不少为抢夺宝物大打出手的事情。

  萧曦月没有刻意寻找,却还是碰到了萧远与九公主。

  三人相视无言,明明萧曦月一直以来都是一副清冷的样子,但萧远与九公主
却莫名的感到一丝别扭,仿佛两人做了什么坏事被她抓到了一样。

  「曦月,我,我能和你单独聊聊吗?」

  萧远终于受不住这种沉默的气氛,主动开口道。

  他并没有询问九公主的意见,后者似乎也没有反对的意思,只是微笑道:
「我在这里等你们。」

  萧曦月跟上了萧远的步伐,两人在这片小洞天福地中慢慢走着,心情却与之
前在仙云宗的时候截然不同。

  「曦月妹妹!」

  萧远开口喊道,鼓起勇气看向了她。

  半晌后,萧曦月才微微点头:「嗯,远哥哥,这段时间可还好?」

  「曦月……」

  看着她,萧远情难自禁,上前将她拥抱如怀中,口中呢喃道:「对不起,对
不起,我不该对别人动心,曦月妹妹,我、我……」

  萧曦月没有拒绝这个拥抱。

  两人在一块草地上坐下,从萧远的讲述中,萧曦月知道了他最近发生的事情。

  一个月前,因为萧曦月的亲自出面,萧远得以从九公主身边离开。

  只是他莫名其妙的在短短时间内,从一个筑基境成为灵胎境的事,却被当日
典礼上的许多人暗暗记下。

  萧远离开九公主身边后,很快遇到了埋伏,他奋力反击,边打边逃,一夜逃
出一千多里地,却还是被人追上。

  可就在他以为要被敌人俘获的时候,九公主身边的那位魂明境高手却出现并
救下了他。

  萧远大难不死,心中却窝火得紧,回到九公主身边后直接质问她:「这是不
是你安排好的?!」

  「你觉得是我派人追杀你?你萧远春风得意,在九醉刀典礼上受到曦月仙子
关注,你以为别人不会调查你的来历?就你这傻样子,离开我的庇护后能活几天?」

  萧远无言以对,他无法解释实力暴增是因为启明仙帝座下大将军的原因,一
旦说出只会被更多人追杀。

  所以,他只能继续留在九公主身边,等待着突破神出境后再离开。

  没想到九公主却突然遭遇刺杀,数个六道门的高手连同当日的布衣刀,与几
个神秘人士出手袭击了她的飞舟,萧远与九公主被迫落地,两人联手击退追上来
的布衣刀后,遁入大山内。

  数日后再出来时,经历了生死患难的二人,已经互生情……。

  「你,喜欢她?」萧曦月用清澈的双眸,很直白的问道。

  如此直接的问话,反而让萧远在楞了一下后,露出了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

  不过,这也才是他的曦月妹妹,有什么就问什么,心事都藏不住的。

  「我只喜欢你,曦月!」

  萧远用大胆火热的眼神注视着她清澈的双眸,只是不知为何,他有些心虚。

  不,他不应该心虚才对,他与九公主只是朋友关系,即使两人逃入深山的时
候,曾经在一起度过几天几夜,相互间能把后背交给对方,但萧远依旧是爱曦月
胜过爱九公主。

  「……远哥哥。」

  萧曦月声音轻轻柔柔,「你可愿随我回仙云宗?」

  萧远只有苦笑,「曦月妹妹,你怎么又提这件事?好吧,我答应你,只要我
突破神出境,我便会再次去仙云宗,正式向你师父提亲!」

  神出境乃是道之三境的起点,能进入此境界的人,在凡间已经算是一方人物,
娶任何女子都不算高攀。

  萧曦月沉默许久,摇摇头,站起身离开,只留给了他一句话:「远哥哥,你
若喜欢,可去追求九公主。」

  「啊?曦月妹妹,你这是什么意思?曦月?」

  她已然走远。

  萧远站在原地怅然若失,自己好像又错过了什么,不,不应该才对,曦月妹
妹没有喜欢上其他人,这点他是肯定的。

  只是为什么却说让他去追求别人?

  难道说…曦月妹妹肯和九公主一起下嫁……不不不,这不可能!

  齐人之美固然好,可……也要实力啊。

  萧远幻想了下,忍不住露出一个幸福的傻笑,他现在对仙河大将军留下的东
西掌握得越来越熟练,此刻的他对战灵胎境顶尖的人物已经能不落下风,但他感
觉自己还未到达极限。

  如果真的能做到站在凡间最顶峰,未来同时娶两个……

  光是想想,就觉得修行的动力十足。

  ……

  三木镇仙人留下的小洞天足足有一个郡县般大小,但即便如此,也挡不住五
派联合外加一群二三流仙门的人探索,很快众人就汇聚在一座高山之下,仰望着
山顶。

  真正的宝物,应该就是被仙人留在了上面。

  只是众人尝试了无数次,却依旧无法登上山顶,均是在半露就被一股巨大而
柔和的力道排斥出来,根据道韵境大能传出来的分析,以及山脚下的石碑,众人
推测说,这里的宝物是留给仙人真正的传承人。

  或许是他的后人,或许又是某个在未来仙人在上界指定的人。

  又因为众人不知三木镇的仙人在仙界到底有没有死,因此都不敢祭出仙家法
宝强行登山,只能拜祭感谢一番后,便离开了这里。

  不少门派都在三木镇收了一些灵根勉强还行的弟子,看未来能不能让他们登
上山顶,拿走宝物。

  也算是还给仙人一份缘。

  众人都没看到的是,萧远与九公主在看到山脚下那一块碑时,两人就已经明
白那位仙人究竟是谁。

  石碑上十分清晰的写着几个大字:明光仙子赠予后人之物。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