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3)(授权代发)

  • 【启】(3)(授权代发)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haosezhiren
2020.11.19发布于sis001、馄饨心海
字数:10532

  注:因为没有账号,就在这里回答书友的几个问题。

  背景是上古,当然肯定不是真的,偏神话时代,这里名字代表的是文字,也
就是贵族和贵族的后人才能学,这就是分别血统的一种方式,进入城里就是国人。

  学校学习是不用收费的,官学向来不收钱,甚至有三餐补给,私学才有束脩,
历代都是如此,封建王朝美曰其名,朝廷养士。

  至于学校,因为背景是夏朝以前,夏朝的官学分为学,东序,西序,校四等。
这里省略称呼为学校。

  回答完,以下正文。

  启离开商队之后,如同鸟一般张开了双臂,感受微风吹来,好像要飞起来一
样,他深深地呼吸,平复自己激动的心情。在他睁开双眼的时候,他神情已经恢
复了平静,像往常地进入城中,前往到了苦府。

  这时候夫人已经外出了,启站在门外,一丝不苟静静的等待着,如同石人一
般等待夫人的归来,他看着倦鸟归林,日落汤谷,苦姜氏的马车才慢慢的到来,
苦姜氏下马车的时候,看着启,责备身边的人说:「启要见我,为什么不来禀告
呢?」

  「夫人,我也是才来。」

  启恭敬地站在苦姜氏后面,跟着苦姜氏一起进入到了府邸里面,进入府邸,
苦姜氏询问说道:「启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夫人,启准备迎娶一位姑娘。」

  启跪在地上,恭敬的对着苦姜氏说着。

  苦姜氏微笑地说道:「这是一件好事,启你也应该成家了,不知道是哪位姑
娘呢?」

  「启禀夫人,她是一位奴隶。」

  「哦,想必就是黑齿国商人带来那位叫白兰的了,今天我们也曾聊到,据说
赎身需要障目叶,启,你今天来就是为了这个吧。」

  「还请夫人成全。」

  苦姜氏看着五体投地跪在地上的启,想到启对自己的忠心,于是对着丫鬟说
道:「你去让管家将库房里面的障目叶拿来。启,你成家之后,一定要好好疼爱
自己的妻子,切不可因为她是一个奴隶而随意侮辱他。」

  「夫人恩深如海,启就算粉身碎骨也难以回报夫人。」

  苦姜氏听到了启的哭泣之声,心中大为感动,有这样一个好的仆人,真是千
金难求。

  很快丫鬟就将障目叶拿过来了,启恭敬的接过盒子,聆听了一下苦姜氏的教
诲,就离开了苦府,走在大街上,他用衣袖将脸上的泪水抹去,再次恢复了平静
了样子,自己刚才忠贞的表现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第二天,他如约来到了黑齿国商人那里,将巴掌大的障目叶拿出来,黑齿商
人将障目叶放在眼睛前的时候,果然在启面前消失了,黑齿商人心中激动无以言
说,立下契约,然后让白兰和芳一起到了这里。

  白兰诧异的看着启,没有想到这个平民真的能够拿出一枚障目叶,她在芳的
搀扶之下,跟在启的后面,在进入城门的时候,她敏锐的察觉到了,那些守卫微
微向启行礼,她盯着启的背影,暗中猜测:「他应该不是一个平民,但是为什么
对我隐瞒身份呢?」

  启带着白兰到了平民街,四周的孩子瞬间围了过来,欢呼起来。

  「启,你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我一大早就为你买了新的床被。」

  「启,你交代我买的胭脂水粉也已经买好了。」

  「启,琴和香炉也已经准备好了。」

  ……

  在孩子的带领之下,启带着白兰到了一间还算不错的房间,房子的左边放着
一张榻,上面罕见地挂着绣花帐,房间中央放着一个小巧的香炉,里面已经点燃
了熏香了。启让白兰待着这里,然后带着芳去了宋三那里。

  宋三见到芳大喜过望,他连说了好兄弟,就带着芳回家了,他邀请启去他家
的时候,启微笑地拒绝了,两人露出男人才懂的笑容,然后分开了。回到了家中,
启席地而坐,对白兰说道:「白兰姑娘,若是还差什么,你就和他们说,他们会
帮你去置办的。」

  「大人,你不是一般人吧。」

  「我说过,我就是一个普通平民,还请姑娘不要叫我大人,这月我只剩下五
贝了,你将就用着吧。」

  启说着将五贝放在案几上,然后对白兰说道:「白兰姑娘,为了你的安全,
你还是少走动为好,我要回城主府当差了。」

  启说着离开了这里,他让白兰充满了疑惑,这个人为自己赎身,不是为了占
有自己吗?她想到以前男人贪婪的目光,苦笑一声,就算这个男子要占有自己,
自己还能怎么办?她心中终有万般不愿,但是也只能默认了。

  她在车队之中,对于交媾这件事,也逐渐熟悉起来,她就算不愿去想,不愿
意去学,但芳也会传授她这一些知识。

  待价而沽的商人,自然会静心包装自己的商品。

  她还得记得第一次,芳拿着一个青铜所铸造的阳具来到这里,白兰见到这个
东西的时候,眼中全是惊恐之色。

  「白兰姑娘,你放心,你不用碰它,我来示范,你看着就可以了。」

  商人知道一个纯洁无瑕的姑娘,更会让贵族们满意。

  芳将阳具放在白兰的面前,对着白兰说:「男人那东西,可没有这个硬,最
开始他们是软的,而要让他们硬起来,你就要用一些手段。」

  芳将阳具立在桌子上面,然后她的双手开始撸动,芳告诉白兰:「白兰姑娘,
你不止要手有动作,而且要看着对方。」

  芳的神情开始放荡起来,一双媚眼盯着白兰,诉说着绵绵情意,白兰不敢望
向芳,但是她却心中忍不住好奇,于是望了过去。

  在望向芳的时候,芳突然叫了一声,这呻吟声是白兰从没有听到过的。芳的
呻吟带着奇特的韵律,如同一种奇妙的乐曲,让人心沉神迷。

  白兰听到这个叫声,身体有了其他的反应,她感觉牝户有了燥热之感,还有
一些痒,她忍不住想要去摸索,去抚摸。

  但是在芳面前,她不能这么做。

  芳呻吟了一番,然后说:「这里有一个男人的话,我们就要从耳朵,脖子,
乳头,肚脐,一直到……」

  芳说完,开始示范这么一路下来,然后将那青铜阳具含了进去。

  芳嘴巴鼓鼓的,不是发出啧啧的吮吸声音,芳的眼神迷离,好像在享用世上
最美好的食物,看着芳那眼神,白兰忍不住上前,也想要上尝试。

  芳吐了出来,告诉白兰:「这有舔,缠,吐,逗四种方式,白兰姑娘,我会
一一教给你的,但不是现在,接下来我们就要开始了。」

  芳将这个插入了自己的牝户,在插入那一瞬间,芳忍不住呻吟了一声,接下
来,芳的呻吟越来越大声。

  「啊,好大,好大。」

  「啊,公子,快点,快点……」

  ……

  听着芳的淫言秽语,白兰没有反感,而是也将手摸了下去。

  在触碰的那一瞬间,奇妙的感觉让她无法忘怀,她开始摸索起来,这越是摸
索,越是痒痒难耐。

  她越来越快,快感也越来越快,最后她感觉自己尿了出来。

  芳早就注意到了这一些,让人准备好热水,为白兰换上新的衣服。

  如今想道这里,她又忍不住想试探了哪一种感觉了。

  她对于自己的未来,有了一些害怕,又有了一起期待。

  出乎她预料的是,启虽然每天都回来,但是只是听了她弹奏那首曲子,然后
就匆匆离开了,两人在这半个月的时间之中,说的话还不超过二十句。在这半个
月之中,她也从四周的小孩子里面知道了启的种种事迹,心中更加疑惑万分了。

  在来到这里的第二十天,白兰见到了第一个外人,一个头发斑白,牙齿掉落
的差不多的老人,那老人介绍:「老夫师甲,听闻姑娘琴艺精湛,特来聆听,愿
姑娘能看在启的份上,老朽弹奏一曲。」

  白兰点点头,为老人弹奏了一首自己最那首的大夏,她还记得自己那一天在
野外弹此曲,那个可爱的人静静的坐在龙马上听着,他的目光是那么真挚,举手
投足之间显示着优雅,那一夜他聊着天上星星,什么青龙宿,什么柳亢金,什么
荧惑她都没有记住,只记得他如玉的脸庞,还有自己那萌动的少女心,夏风吹拂,
让少女的心绪乱飞。

  一曲完毕,师甲还陷在乐声之中,过了良久才说道:「老朽果然老了,以前
这陶泽城中已启的箫声为佳,你到来之后,以你的琴声为最了。」

  白兰不可置信地望着师甲,她曾经问过启,为什么要听自己弹琴,启只是告
诉她,自己不懂音乐,只是听着琴声心里舒服,所以才让他弹奏,而且四周的小
孩也说过,没有看见过启演奏过任何乐器。

  「你是说,启会吹箫,而且造诣很高。」

  「是呀,我还记得五年前那个冬天,他是学校的弟子,我不想收他为徒,但
是他跪在大雪三天之中,那三天真是冷呀,我烤着火也觉得冷,更不用说跪在门
外了,我被他的诚心感动了,收他为徒的时候,他连乐器都不知道,更不用说乐
理了,他选中了箫,我于是开始传授起来,他的资质不高,用了十天才懂得换气
之法,我也不对他抱有什么希望,没有想到三年之后,他再次吹奏的时候,我已
经不如他了。」

  白兰心中五味杂陈,她对于启丝毫都看不透了,送走师甲之后,她心烦意乱
的弹奏了一曲,曲子还没有结束,启就回来了,还是坐在地上,静静的听着了。

  一曲完毕,白兰询问说:「这一曲如何?」

  「很好听,这是什么曲子?」

  「启,你为什么你知道乐曲,却要骗我。」

  「我真的不知道,我要是真的会弹琴,也不会这么辛苦了,弹琴勾搭几个贵
族的女儿,入赘进去,日后就可以继承为卿了」

  启脸上充满了笑容,似乎对于这样的未来很满意。

  「师甲说的你懂音乐。」白兰看着启的目光,眼中出现了泪光,她突然觉得
很委屈,为什么启到现在还要欺骗自己,为什么不能将一切坦白的告诉自己,她
心底深处告诉自己,自他们之间应该没有秘密的。

  启听到这话,叹气说道:「我都忘了,老师知道你消息之后,一定会上门来
求教的,这是我让帮你打造的一只木钗子,希望你能够喜欢。」

  启说着,拿出一根木发钗,上面雕刻着一只美丽的兰花。

  白兰接过木钗,眼中的泪水如春洪一样爆发出来,她在也不愿意隐藏心中的
委屈了,她对着启说道:「你为什么要帮我赎身,你为什么要说我是你的妻子,
我已经认命了,你为什么还要这么折磨我,难道就是因为我是一个奴隶,配不上
你吗?」

  白兰自从沦落为奴所受到的委屈,在瞬间爆发出来,她作为一个千金大小姐,
本来应该养尊处优,嫁给一个优雅的贵公子,可是如今四处流浪,靠着弹奏乐器
来取悦他人获得生存。

  她每次弹奏完琴,就会感觉到恶心,恶心自己为什么会这么下贱,为什么不
去死,但是她不能死,她要自己全家报仇。

  她期待着自己遇上一个英雄,救出自己,为自己全家报仇,而这一切都破灭
了,她成为一个平凡卫士的妻子,而这个平凡的卫士还欺瞒着自己,无视着自己。

  她最开始担心启会占有自己,但是渐渐地,启态度激怒了她,她发现自己引
以为傲的容貌并没有吸引启的注意。

  启只是当她是一个弹琴的工具,每次启听完弹奏之后离开的背影,如同无声
的嘲笑,白兰也打听到了,启经常留意烟花女子的信息,这让白兰更加难受,她
心中时常询问自己:「白兰,在别人的眼中,你还不如那些低贱的女子吗?」

  启静静的听着她的发泄着,他有些羡慕的看着白兰,白兰能够将自己的不满
的表现出来,而自己唯有隐忍,将所有的哀伤和不满全部深深的压在心里。

  他看着白兰满脸的泪水,他微笑的说道:「白兰姑娘,你已经是自由之身了,
不在是奴隶了,这是我当初的承诺,你只是到我家做客的,爱你的那个人很快就
会来迎接你了,希望你能够静静等待几天。你不是我的妻子,我配不上你,我不
想让爱你的那位公子产生误会,所以我才没有敢多留,我很感谢你,能为我弹奏
这么多天的曲子,若是这些天让你感受到了委屈,请你见谅,我已经尽自己最大
的努力了。」

  看着启跪在地上对自己行礼,白兰心中感觉到失落,心中空荡荡的,她好像
失去了什么,多年的教养让她冷静下来,她望着启说道:「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
好,你难道就没有想过占有我吗?如同那些男人一样。」

  「白兰姑娘,那位公子已经开始寻找障目叶了,就算没有小的,他也会救你
的,我只是多让姑娘你享受了一个月的自由而已,姑娘不用感激我,感激那位仙
子吧,至于占有,小的从来没有这个想法,小的知道我不配。」

  「哈哈哈,那位仙子,那位仙子,是呀,除了那位大仙子,启你永远是这么
平静谦卑,你喜欢那位大人,但是启你应该知道,你的喜欢注定是无用的。」

  白兰看着地上颤抖着的启,突然有了一丝快感,能让这个平静的男子失态,
她心中没来由的一阵开心,虽然她知道这话会伤害到启。

  「是的,白兰姑娘,你说的没有错,这一点两年前就明白了,我和姑娘你们
生活在不同的时间,你们是天空中自由飞翔的鸟,而我是在海里游荡的鱼,我们
之间距离或许只隔着薄薄的一层水面,鱼就算一时跳出,也终将回到海里。而鸟
永远不会爱上鱼,她们只是因为好奇而错认为这是爱,如同姑娘和我一样,姑娘
你身穿麻衣伤皮肤,而我却不适合穿着绫罗绸缎,小姐你日子是吟风歌月,而我
是站岗守卫,小姐享受精美的食物,我只需要一个粗糙的饭团就能过上一天。这
种差距之下,永远不会产生爱的,可惜我明白得太晚了。」

  启说完之后,然后就离开了这里,从那天之后,启就没有来过这边,但是每
次商人带来精美的饰品,启总是会让这些小孩买几件送给白兰。

  白兰一个人静静待在房间里面,看着屋里布置的一切,还有那几件不错的首
饰,她心中明白,启没有说错,启的确用最好的方式招待自己了,可惜自己在他
心中只是一个客人,这个客人和其他人没有任何区别。

  想到这里,她感觉到心酸,一股莫名的悲伤笼罩着自己,她不知道自己这是
怎么了。

  「白兰,白兰,你在里面吗?」

  在白兰居住的第三十天,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了,白兰情不自禁地打开房门,
她看到了骑着白龙马的敖烈,也看到敖烈身后骑着龙马的各国游侠,敖烈还是那
么英姿勃发,身上穿着龙鱼衣,头上戴着七宝冠,烨然若神人。

  「白兰姐姐,我们终于找到你了。」一道甜美如蜂蜜一般声音从敖烈身边传
来,一个穿着烈烟裳的少女开心地望着白兰,她是敖烈的妹妹,也是龙族的六郡
主敖轻云。

  白兰听敖烈说过几次敖轻云,这也是第一次见到敖轻云,敖轻云也十分美丽,
不过这美丽还很青涩,如同含苞待放的荷花一般,等待着最佳的时机,展现出自
己的美丽。

  敖烈下马,介绍着十几位游侠,这些都是他朋友,随着他前往大人国,取得
障目叶的好伙伴,白兰微笑地点头,在最后,她才看到那个平凡毫不起眼的人。

  启跪在地上,对着敖烈说道:「小的启见过六侯爷、六郡主和各族豪侠。」

  敖烈连忙让启起来,对着他说道:「这一次十分感谢你了。」

  「侯爷你客气,能为侯爷办事,是我的荣幸。」

  启还是一如平常的说着,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敖轻云看到这笑容,不屑的
撇过头去,对着敖烈说道:「哥哥,我们走吧,州光还在外面等着我们。」

  敖烈点点头,然后拿出一个木盒说道:「这里面是障目叶,还有一些贝钱,
你收下吧。」

  「这,侯爷你真的太客气了,能为侯爷效劳,是小的三生修来的福气,这些
我不能收下。」

  敖烈见启执意不要钱,只好将障目叶给他说道:「这个你必须收下,要不本
侯真的生气了。」启再次跪在地上珍重的接过盒子,那谦卑的样子,好像不是他
应该得到的,而是敖烈赏赐的一般。

  白兰骑上马,看着还跪在地上的启,心中有着千言万语,但是却不知道如何
表达,最后化作了一句浅浅的谢谢你,然后就跟着敖烈离开了。白兰坐在马背上,
忍住回头的冲动,避免自己流泪。

  「真是对不起,我听到消息的时候你已经被那黑齿商人买走了,这段时间想
必你吃了很多苦吧」敖烈轻声的在白兰耳边道歉,他的话让白兰心中一暖,微笑
的说道:「没有的事,你能来救我,我很开心。」

  「白兰姑娘,我哥哥可是为你了吃了不少苦头,你要知道那些大人国的人,
要守着建木,不准人靠近,我哥哥好说歹说,而且击败了十多位真人位的高手才
为你取得障目叶。」敖轻云对着白兰说,白兰心中更是感激了。

  「也不知道那个贱民怎么弄到障目叶?我真是想不通呀。」

  「六郡主,或许是他运气好吧,恰好捡到的。」

  「是呀,或许人的运气谁也说不定了,他或许不知道这件宝物有什么用,于
是想用这叶子换一个妻子。」

  「可惜他运气不好,白兰姑娘告诉他是六侯爷的人了,他就竹篮打水一场空
了。」

  听到游侠的话,白兰心中更加好奇了,询问说道:「敖公子,你是怎么找到
我的?」敖烈微笑地说道:「是有人来通知的,是那个叫启的人通知的,说你在
陶泽城,我们这才来到陶泽城,在城门口他告诉我,自己原本是想买你回去做妻
的,但是你告诉他,你认识我,于是他就好生招待你了,等待我的到来。」

  白兰听后,心中更加疑惑万分了,自己和敖烈的关系并没有告诉过启,这启
是怎么知道的?他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利用自己和敖烈扯上关系的。白兰心中万
千思绪,找不到一点头绪,在迷茫之中,她似乎又想起了启的那一双眼,感觉到
一阵害怕。

  启等他们离开之后,才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四周的小孩子围了过来。

  「启,你的老婆跑了,老婆跑了。」

  「启,他们是不是游侠呀,听说他们很厉害,能够杀狼宰虎,比起城里的卫
士更加厉害。」

  「启,那个房间还要整理吗?」

  启微笑看着这群孩子,一一地回答着,然后离开了这里,拿着障目叶来到苦
府,他运气不好,苦姜氏一如既往的不在家,启只能继续等待,等到华灯初上,
苦姜氏才慢慢地回来了。苦姜氏看着启,叹息一声说道:「你的事情我已经知道
了,唉,你不用伤心,有机会我会为你介绍一个卿大夫的女儿。」

  「多谢夫人好意,小的并没有任何伤心的地方,小的明白,小姐永远是小姐,
下人永远是下人,小的从来没有非分之想,这是障目叶,请夫人收下。」

  「这障目叶我已经送给你,就不会收回来,你好好的收着吧,你要保护城主,
有这个护身比较好。」

  「启就是因为要保护城主,才不能收下这障目叶,小的担心遇到危险的时候,
会用障目叶躲避,不能全力保护自己的职责,还请夫人收回。」

  听着启这么说,马车里面传来一个雄厚的声音说:「很好,启,你做得很好,
妹妹,你就收下这树叶吧。启,随我来。」

  启站起身来,跟在马车后面回到了城主府里面,到了府邸里面,城主慢慢地
走下马车,对着启说道:「你表现得很好,你跟我来吧。」

  姜源带着启来进了密室,姜源看着启来说:「这段时间妹妹一直在我耳边说
你的好,我也观察了你很久,发现你是个好下人,所以我就给你一个机会,穿上
那边的铠甲,从秘道出城,龙马在不远处,你骑上龙马,去南屏山,那里有个和
你一样的男人,他会对你说烛照九阴,你回答晦目春秋。然后一切行动听从他的,
你明白了吧。」

  「小的已经完全明白了,今夜之事,小的不会对任何人说起。」

  姜源点点头,然后看着启穿上一件黑色的盔甲,头上戴着牛角头盔,脸上带
着凶恶的面具。姜源见启准备好,于是打开秘道,让启进去。启走过漫长而漆黑
的密道,手上已经出现了汗水,这件事虽然出乎他的预料,但是启知道,自己辛
苦忍耐这么久,总算有了一丝回报了。启在秘道里面深呼吸着,让自己的情绪归
于平静。

  出了秘道,启看到不远处果然拴着一匹墨云驹,这种马全身都是黑色,据说
连血液都是黑色的,头上长着两只角,传说这马的祖先是跟随蚩尤作战的九黎族
马族的战马,能够日行千里,踏水飞崖,是难得一见的好马。

  启靠近马,见马不慌乱,这次骑上马,他的骑术有限,也就是在兵营训练的
时候,骑过十几次马,还好这墨云驹颇通人性,倒也不用启为自己的骑术操心,
南屏山不远,在墨云驹全力奔跑之下,不到一刻钟就到了。

  一个穿着和启差不多的男性站在那里,对着启冷冰冰地说道:「烛照九阴。」

  「晦目春秋。」

  男子点点头,一个骑士从林中走了出来,带着启进入林中,在一处山谷里面,
启看着里面已经有十多位骑士了,他们都静静地坐在马背上,除了溪水和蝉鸣,
就听不到任何杂声了。启也站在那里,看着前面,静静地等待着,过了一刻钟,
两个骑士进来之后,在外面迎接的骑士走了进来。

  一个领头一样的人物看了看四周,然后用闷沉的声音说道:「杀无赦。」说
完,他率先冲了出去,这些黑骑士也一次调转马头,冲锋起来。

  启估摸着他们狂奔了接近百里路的时候,启看到火光,为首那人举了一下左
手,这些骑士全部停了下来,然后拿出了武器,启也抽出了一把剑,有一些紧张
地看着前方。这时启得以参加战斗,双手已经充满了汗水,心脏也快速地跳动,
在那一瞬间,启感觉自己血流速度加快了不少。

  在为首那位骑士指挥下,启他们冲了下去,启看到一道闪亮的剑光,将简单
的围栏给击倒,余势将看守夜的游侠劈成两半,突然的袭击,让这一队人惊慌失
措,在他们反应过来,围在一起的时候,启他们已经杀了他们一半的人。

  这些游侠围成了一个圆形,保护着中央一个清秀的男子,那个男子看着不过
十五六岁,脸上充满了惊慌,瞳孔紧缩的看着四周的士兵黑骑士,在他身边有一
个拿着大刀的中年男子,守护在他身边,那个中年男子也一脸惊讶,对着领头的
黑骑士说道:「我们和水族向来没有恩怨,你们为什么要偷袭我们。」

  黑骑士首领没有回答,而是做了几个手势,黑骑士就有条理地散开了,然后
将这一群人包围,等待进攻的命令。中年男子看到这个情况,也不在多话,让四
周的游侠准备好,双方都沉默下来,四周安静的只能听到心跳声,无论是黑骑士,
双方都紧绷着神经,静静的等待时机的到来。

  突然风吹过,迎风的游侠不由眯了一下眼,在这一瞬间,黑骑士冲锋了,绚
丽的五色光芒将营地照亮,混战开始,中年男子和那少年没有动,启和黑骑士首
领都没有动,启知道自己的修为参加混战是有死无生,他静静的等待着。

  很快他的机会就来到了,中年男子手中的大刀光芒一闪,一匹怪兽出现,这
怪兽没有攻击四周,而是驮着那青年男子跑了。黑骑士首领准备追,但是被一道
三尺长的刀芒挡住,启快速打马追了上去,在和首领的侧身而过的时候,启听到
了四个字:「提头来见。」

  启伏在马背上,让墨云驹全力奔驰,那个怪兽也怪,不走大道,而是走偏僻
的小路,骑在墨云驹上的启在这崎岖的小路上饱受颠簸之苦,外加这黑甲不知道
是什么做成,虽然很轻巧,但是每次颠簸碰撞到身上,都会有铁打中的感觉。

  启咬着牙追了半个时辰,看见那个少年竟然停在小溪边喝水,启不由微微一
笑。看着启靠近了,那个怪兽凶狠地望着启,发出了好像婴儿哭的声音,启这也
才看清楚,这个怪兽虽然像狼,但是头上长了一个独角,他很快就认识了,这个
是狈。

  那个青年男子手上紧紧地握着一把刀,那刀样式古朴,上面刻着钟鼓文,启
不认识。启取下了头盔,微笑地说道:「不用担心,小的叫启,不是坏人。」

  说着,启将长剑丢在地上,然后走到小溪边,喝了一口水:「你快跑了吧,
等到他们来了就不好了。」启说着,用溪水洗去脸上的汗水,清醒一下。少年看
着他这个样子,好奇地说道:「你不杀我?」启微笑地说道:「我从来没有杀过
人,只是迫不得已而加入了他们,我看你也不是一个坏人,我不会杀你的,而且
你好像是一个贵公子,不知道你怎么得罪了他们?让他们来追杀你。」

  「我也不知道,我是颛顼国的王子,我和姐姐这次前来,是为了向帝尧求救,
希望他能够看在和我们同宗的份上,阻止羲和国攻击我们。」

  「唉,谁给你们出的馊主意,虽然帝尧贤明,但是羲和长公主乃是帝高辛的
妃子,十日又是帝尧的兄弟,十多年前,帝尧因为错信司横大人的话,误杀了十
日,悔恨不已,对羲和国日渐宠爱,而你们虽然是帝颛顼之后,但是已经疏远了,
帝尧是不可能的协助你们的。」

  听到启这么说,颛顼国王子脸上充满了笑容,他对着启说道:「我当初也是
这么劝父王的,但是他就是不信,而且姐姐是常仪太后的弟子,她说自己一定能
够劝帝尧下令阻止的。」启听到这些,再次叹息说道:「常仪是帝挚的母亲,帝
挚禅让给帝尧之后,他们已经不再过问天下事了。你们与其求帝尧,不如求琯雪
长公主,我听闻琯雪公主有十几个儿子,其中有三位已经到了仙位,其他都是真
人位,若是有他们相助,你们颛顼国这次就有救了。」

  听到这话,那少年拍拍脑袋,走了过来,抱着启说道:「我怎么没有想到盘
氏兄弟呢?真是多谢了,这次颛顼国能够获救,我们姐弟都不知道应该怎么感谢
你才好。」

  「那么就用你的人头来感谢吧。」

  启在少年的耳边轻轻的说着,少年只感觉到胸口一凉,然后感觉自己全身血
液从某个地方喷射而出,如同溪水一般,少年看着逐渐模糊的脸,想要将心中的
疑惑全部询问出来,但是已经没有机会了,启冷笑一声,带上了头盔,看着手上
锋利的短剑,微笑的将少年的头割下。

  「不。」一声凄厉的叫声从溪水对面的小丘那边传了过来,启没有理会,快
步上马,然后开始策马跑了起来,他提着头发,让人头随着自己的身体四处晃荡,
如同一个灯笼一般,用不断滴下的血,吸引那扑火的飞蛾。

  启没有跑多久,就听到了马蹄声,他脸上露出了喜色,快步走了过去,果然
很快就看到了他的黑骑士同伴,他将人头丢给首领说道:「后面有一个女子。」

  骑士首领点头,接过人头递给身边的骑士,然后一队人再次骑着墨云驹前进,
很快他们就看到一个十七八岁,如牡丹一般美丽的女子手中握着一把剑,追了过
来。

  女子看着黑骑士手中的人头,惨叫一声:「弟弟。」她目光仇恨在场的黑骑
士,然后手中的长剑光芒一闪,一只青红单足的鸟出现在他们面前。启心中暗自
惊呼:「毕方。」

  黑骑士头领再次打一个手势,其中五个人走了出来,他们武器上出现了白色
的光芒,启知道这是金行了。五个金行真人位的高手剑芒闪烁,如同一只网将毕
方困在那里,毕方因为属性的克制,无论怎么吼叫都无法冲出五人的剑阵。

  而那个女子见毕方无用,掐动法诀,四周的树叶化作利剑攻击过来,首领冷
哼一声,身前出现了一道云做成的蛟,翻腾之间将树叶全部挡住。

  启心中更加诧异,这是五龙气兵,乃是上古之时,黑帝的所用,天下颇为厉
害的气兵,难道这个首领真是水族遗族。

  女子见到五龙气兵,也大吃一惊,知道今天想要报仇是不可能立刻,她含泪
的看着自己弟弟的头,然后体内出现一道青光,地上突然出现一些藤蔓,将这些
墨云驹困住,而那个女子瞬间收回毕方,开始逃走。

  首领冷哼一声,径直飞天而起,不远处的溪水化作一只蛟,攻向女子。启看
着凌风飞行的首领,心中暗自惊讶,这人竟然有仙位了。

  女子刚才用两伤法术才使出了万藤诀,如今体内真气乱串,只能够勉强行走,
哪里有余地逃跑,女子闭上双眼,留下了不甘心的泪水,若不是执意要求父王去
向帝尧求命,怎么会害得弟弟身首异处,弟弟都死了,想必那些将士也已经死了。

  在死之前,她似乎又想起了那个人,在云阳山万花之中,自己在毕方烈焰之
中即将死去时候,那一张恬静的脸。在飞出火海那一霎那之间,他怀中的温暖,
还有身上的清香,让自己心颤抖不停,在和他的每一个瞬间,她的心中只有开心。

  「他和圣女生活在一起了,不会再来救我这个可怜的女子了。」

  她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她睁开眼睛,看着逼近的蛟,眼中不再惧怕。从蛟的
眼睛里面她能看到自己身影,是那么美丽而又孤单,这美丽的身躯很快就会被眼
前这个恶兽破坏,化作血雨,重新回到这生她养她的大地之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