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夏群芳谱】(6)(授权代发)(原名:启)

  • 【虞夏群芳谱】(6)(授权代发)(原名:启)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haosezhiren
2020.11.22发布于sis001、混沌心海
字数:10044

  注:为什么写这个时代,因为这个时代是神人混杂,历史传说融合的时代。
这个时代神人鬼妖都不如后世那么井然有序,历史人物有着神性也有着人性。

  若是黄帝时代,有两个问题,一是基本没有史料,二是不太正确,毕竟是中
国人民始祖,写的太好,又没有意思。写的人性化,又容易得罪人。

  帝高阳,帝高辛能写的很多,但是感觉比较冷,而且冲突比较少。

  儒家祖述尧舜,当然现在存的尧典乃是舜典一分为二而成,所以我就选择了
帝舜部分来写。

  至于前面四位的事迹,也会有所提及。

  虞夏之交,是中国历史变革时代,公天下进入到家天下,这种大变革不亚于
分封制进入郡县制,如此风云激荡的时代,才有大量的矛盾。

  小说需要矛盾,这也方便我写,所以选择了这样的时代来写。

  苦叔不知道苦姜氏的心,他看着苦姜氏无力垂下的身体,将剑拔出来,把四
周的血迹抹去,然后自己走出门说道:「快去传巫医来,快去传巫医来。」

  整个苦府忙成一团糟,但是无论是谁,都无法进入到书房,看到夫人,就算
侍候夫人的贴身婢女也不能进去。

  第二天,陶泽城上下都知道苦姜氏因为恶疾而死去的事情,苦府已经开始挂
着白布,第一个前去奔丧的就是启,启进入到大门之后,三步一叩,五步一拜,
脸上全是泪水。他到了灵堂上,径直磕头,将额头都磕破了,鲜血都流出来了,
还没有停止。

  这时候苦叔出言阻止了,对着启说道:「启,够了,够了,夫人在九泉之下,
也不希望你这样伤身体。」启哇的一声,大声地哭了起来,这哭叫了一刻钟,连
嗓子都哭失声了,这让后面前来参加丧礼的百卿对启的评价高了几分。

  「早就听闻此人忠贞有德,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可不是,连贤明的紫蒙君都称赞他宅心仁厚,他年纪轻轻能从一介平民到
这个位子,也是应当的。」

  启听这些话,脸上虽然全是泪水,但是心中却感到高兴,看来自己所做的一
切都没有白费,不过自己一定要步步小心,免得这难得的清誉,被自己无意毁去。

  启守灵收了三天,等下葬的时候,还亲自为苦姜氏抬棺木。等苦姜氏下葬之
后的几天,启都谢绝肉食,表示为苦姜氏守孝。

  在苦姜氏下葬一个月之后,姜源也从帝山回来了,他回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召
见百卿处理公务,而是召见了启。

  姜源看着启额头上的伤疤,还有消瘦的身形,叹气说道:「唉,妹妹若是泉
下有知,一定会为你感到自豪的。」

  「启深受城主和夫人大恩,粉身碎骨也不足以报之万一,若非要等城主回来,
启一定要追随夫人于九泉之下,保护她在地下不被孤魂野鬼羞辱。」

  看着启绵连的泪水,姜源深受感动,对着启说道:「启,不用了,妹妹他也
希望留着有用之身,为这天下做一番事业,现在正是动乱之时,散宜氏准备立虞
侯为帝,而四岳欲立羲和公,而五正立主丹朱为帝,虞侯已经隐退了,但是随虞
侯所去的占半数,和羲和公走的也有半数,现在虽然有两强,但是丹朱是帝尧嫡
裔,这帝位难说了。」

  启恭敬地说道:「不知道国主支持谁?」姜源叹气说道:「十二国主都没有
表态,他们无非是等谁得势之后,再上表恭请。这都是我们机遇,若是我们能够
拥立帝,那么我们就不用蜗居在这陶泽城。」

  「不知道城主有什么打算?」

  「我这才来找你就是让你前去寻找伯益,告诉虞侯,我的敬意,羲和公虽然
权倾一时,不过是靠父辈余荫,若是紫蒙君不幸羽化,到那时候就是建木虽大,
难支天地了。」

  启点点头,恭敬的对着姜源行礼说道:「小的一定会像虞侯传达城主你的好
意。」姜源点点头,让启离开了。

  启在离开的时候,召集其他铁甲护卫对着他们说道:「诸位哥哥,小弟我要
外出办一件事,长则一旬,短则三日,这段时间还请你们劳心城主的安全了。」

  这些铁甲护卫连忙点头答应,姜源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启,让他们知道启
在姜源心中的地位,巴不得找机会能够奉承他。

  「我们在这里就预祝启顺利完成城主的交代了,启,一路顺风了。」

  启点点头,在中午的时候就骑着一匹马离开了这里,他并没有去找伯益,而
是到了南屏山,他走到大石头旁边,取出了自己埋好的竹箫慢慢地吹奏起来。

  在启离开的第三天,姜源前往到苦叔家为自己的妹妹上香,他前往百卿也跟
同一起前往,姜源也没有多说什么,为了应付了百卿和城主的到来,苦叔四处借
了不少仆人,姜源带着五位铁甲护卫就到了苦叔的家里。

  他到了大门口,就看见苦叔跪在大门那里迎接他,姜源冷冷一笑,对着他说
道:「起来吧。」苦叔点点头,然后跟在姜源的背后,姜源走到了房子的后面祠
堂,接过苦叔上递来的香,眼中出现了泪花,想起自己和妹妹的事情,他不由悲
从中来。

  他闭着眼睛,对着苦叔说道:「苦叔,我想知道我妹妹到底是怎么死的。」

  「启禀城主,是恶疾。」

  「什么恶疾?我妹妹虽然没有修为,但是却也不是弱不禁风,什么恶疾会让
她在一天时间溘然长逝。」

  姜源说着,两道剑眉挑了一下,他已经询问过很多人,在出事之前,苦姜氏
身体没有什么不对。

  「这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说得准呢?城主,有些人心中有愧,整
天疑神疑鬼,自然活不长了。」苦叔还是保持着平静地对着姜源说着,语气十分
平静,好像在说今天吃了些什么,而不是在说自己妻子的死亡。

  姜源眼睛睁开,对着苦姜氏三鞠躬,然后说道:「有愧什么?」

  「哼,姜源,你还在这里揣着明白装糊涂,你们兄妹不伦,城中人人皆知,
若是你还有羞耻之心,就学你妹妹自尽了断吧。」

  苦叔说着,将一把短剑丢到姜源身边,姜源听到这话,怒极反笑了,笑声震
得四周的人站立不稳,姜源大笑一阵之后,对着苦叔说道:「苦叔,你本事越来
越大了,竟然敢让本官自尽,来人呀,给我拿下。」

  五位铁甲护卫顿时兵器出鞘,但是四周的仆人却全部将藏在身上的兵刃拿了
出来,苦叔对着五位铁甲护卫说道:「姜源暴虐无道,荒唐无伦,今日我等百卿
将放逐姜源,你们若是想陪着无道之人死的话,那么就动手吧。」

  姜源看着四周,百卿都站在苦叔那边,他心念急转,知道今天必须要先杀了
苦叔才能摆脱困境了,想到这里,他读四周的仆人说:「苦叔谋逆,谅尔等也是
被他蒙蔽,若是现在放下兵器,一律无罪。」

  姜源一边说着,手中一边凝聚这真气,准备出其不意一击击杀苦叔,控制如
今的形式,他说完用目光盯了四周的百卿,这些人都低下头,不敢面对姜源,姜
源看到苦叔的时候,瞬间出手了,他这一掌势如雷霆,迅捷如风,四周的人直觉
眼前一花,然后姜源就出现在了苦叔的身边。

  姜源的手停在了苦叔面前的一尺之处,苦叔已经能够清晰的看到姜源手上的
掌纹了,只要姜源在前进一尺,苦叔就要死在这里,但是姜源脸上全是痛苦之色,
很快就收回手,在地上打滚起来。

  「姜源这是我从三苗国的九黎仙子那里求来的噬心蛊,怎么样,这蛊虫噬心
的感觉怎么样?」苦叔面带微笑地看着在地上如爬虫打滚的姜源,然后望着五位
铁甲卫士,他的意思不言而喻,五位铁甲卫士互相望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应对才
好。

  而在这个时候,苦府四周出现了嘈杂的声音,苦叔听到有人喊士兵将苦府包
围起来,脸色不由一变,他二话不说,让属下将姜源乱刀砍死,免得到时候出现
什么意外。

  在姜源咽气不到十息功夫,一群士兵就拥入后院,苦叔看着他们说道:「大
胆,谁允许你们闯入上卿府邸的,还不给我退下。」

  士兵没有理会,武器对着百卿,很快后院的墙上和外面树上就也出现了士兵,
他们已经拉开了弓,将后院的百卿包围,苦叔脸色一变,就算他有至人位的实力,
但是要在这上百弓箭手的包围下活命,还是有一点难度。

  百卿都惶恐不安地看着这一切,其中一位上卿说:「你们还不退下,没有城
主命令,谁允许你们离开军营的。」

  士兵没有理会,很快他们就让出一条路,启穿着铁甲和数十位将领走了进来,
他看到了地上的尸体,吃惊的说:「城主,城主。」

  说着启就跑到了姜源的尸体旁边,抱着尸体痛哭起来。苦叔看着启到来,送
了一口气,对着启说道:「启,你来到正好,姜源暴虐无道,逆乱人伦,今日我
和百卿已经将这无道之主除去,从今之后,陶泽万民,再也不用受苦了。」

  启听到这话,让人将尸体拿下去,然后对着苦叔恭敬地磕了三个响头,苦叔
眼中闪过一丝得意,只要启认可了,那么自己就可以完全掌握这陶泽城了。

  「苦叔,这三个响头是感谢你提拔照顾小的之恩,小的知道三个响头无法还
大人的恩情,但是大人你犯上作乱,启不得不奉公行事,还请大人见谅。」

  启说完,站起身来,对着周围的百卿说道:「诸位大人,建言有云,人非圣
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诸位大人若是能够退出这里,小的可以保证,
今日所发生的事,一切既往不咎。我给诸位大人一刻钟的时间,若是一刻钟之后,
就只能怪刀剑不长眼了。」

  苦叔看着被士兵保卫着启,气得七窍生烟,他指着启说:「你这贱奴,不辨
是非,你今日若杀我们百卿,国主绝不会放过你,姜源无道,你难道不知道?」

  启平静地说道:「就算城主无道,大人你也应该先谏,若是不成,也可以上
奏朝廷,礼曰不教而诛谓之虐,城主若是有罪,你又岂是清白?」

  说完之后,启让四周士兵让出一条路,百卿看着院子里里外外的士兵,面面
相觑,他们互相看了一下,其中一个上卿说:「启,我们离开之后,你是不是既
往不咎。」启拿出一根箭,起誓说:「昊天为证,若启再追究此事,如同此箭。」

  啪的一声,这一支羽箭就断成两截,看着他立誓,百卿都慢慢的退了出来,
到最后,只剩下几个仆人站在苦叔身边,苦叔看着启,哈哈的笑着说:「我真是
后悔,当初春雨让我收留你的时候,我应该拒绝的,如今你害的我家破人亡,祖
庙不存,真是讽刺呀。」

  「大人深恩,启永远铭记在身,大人请放心,我会让小公子祭祀苦家祖庙,
不过大人难伴昭穆了。」启说完,右手用力一挥,顿时羽箭如雨,苦叔如一只受
伤的老鹰想要再次飞回天空,可惜箭实在太多了,他冲不出这箭网。

  等箭雨停下之后,启走到苦叔的身边旁,对着苦叔恭敬的磕了三个头,然后
对着四周的士兵说道我们走吧。士兵在将领的带领之下,依次返回了军营了,百
卿和启来到了城主大堂里面,启站在城主位置的旁边,看着下面的百卿。

  一位上卿说道:「如今城主被逆贼苦叔杀害,所谓国不可一日无君,如今我
们需要找一个德高望重的人来主持着陶泽城的政务,等国主派来新的城主。」

  上卿说完,一位下卿站出来说道:「的确如此,我认为启大人德行操守皆是
一流,不如让启大人暂时代领政务。」这位下卿说完,对着启连忙行礼。

  一些卿皱了皱眉,原本不想赞成的,但是想到刚才城中的将领都站在他那一
方,想到苦叔刚才死的惨状,这些卿不由打了一个寒颤,连忙跪在地上说道:
「还请启大人主持政务。」

  启听到这话,也行礼说:「诸位大人,启资质浅薄,怎么能够摄城主之位?」

  「启大人,姜城主在世时候最亲近的就是你,如今姜城主无后,还请大人为
了姜源城主着想,委屈的暂代城主之位。」

  「这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小的粗野之人,还请诸位大人另请贤明。」

  看着启还在推辞,百卿和四周的侍卫和仆人都跪在地上,异口同声的说道:
「请大人暂代城主之位。」

  启看着四周的一切,叹气说道:「好吧,诸位盛情推举,小的受之有愧,只
能尽肱骨之能,不辜负众人所望,待国主选定城主到来之后,小的就再卸下重担。」

  就这样,启在众人或是真心,或是假意的情况之下,成为代理城主。

  启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处理姜源的丧事,他如同孝子一般在那里为姜源守灵,
然后处理各种公务,他没有亲自动手,而是一个年轻人在那里处理,启只是看了
一下,然后盖上了章,启对着年轻人说道:「元宁,麻烦你了。」

  元宁连忙说:「大人,你太客气了,承蒙大人你看到起,我才能处理这些。」
启拍拍元宁的肩膀,对着元宁说:「元宁,不用叫我大人,叫我启就可以了,我
们之间不用那么陌生。」元宁感激的点点头。

  启继续闭着眼睛修炼,他能感受到,自己离至人位已经很近了,在当上代理
城主的一个月之后看,他终于突破了大人位,进入至人位。

  而国都那边也传来了消息,让启担任城主,启看着国都来的信,丝毫也不例
外,他想肯定是那个人帮忙了,在国都消息传来没有多久,百卿都来拜见启,恭
贺启成为城主,这些时日相处起来,他们发现启平易近人,是一个好相处的人,
对启当城主也没有那么抵触了。

  于是百卿和启商定,在后天举行上任仪式,启点头答应了,然后当天就设宴,
不止宴请百官,还送了饭菜到平民那里,城里的平民听到启担任城主,全都欢呼
起来。在宴席上,启没有坐在城主的位置,而是在旁边设了案几,他案几上放着
三样素菜和一碗黍粥,诸位大臣见他如此节俭,再次拍马奉承起来。

  启脸上挂着习惯性的笑容,开始和百卿谈笑起来,等到天黑散去的时候,启
独自一人看着这豪华的大堂,强忍着心中的喜悦,如同一只蝴蝶,穿梭在大殿里
面,他游荡了一遍,闭上了双眼,将这大殿好好的回味之后,才睁开眼说:「这
一切,终于是我的。」

  在第三天早上,启穿上了姜源留下的礼服,然后在百卿的带领之下,先拜了
社稷,然后再拜城隍,仪式完毕之后,他坐在大殿之上,百卿对着他行礼,看着
跪倒在自己身前的百卿,启心中的自豪感让他忍不住想放声大笑,但是启很快就
反应过来,掐了一下自己的脚,让百卿平身,然后背了元宁帮他写的话。

  「小子才疏学浅,不当居此高位,众卿厚爱,小子不敢望,自当尽心竭力,
讲信修睦,百姓咸宁,万民安乐,选贤举能,养老抚寡,士民均等,皆沾雨露。」

  「大人圣明。」

  百卿跪在在地,启开始调动百卿,或是按功行赏,或是按礼处罚,更是大举
提拔了几个学校的书生为下卿。

  等安排好一切,已经到了中午,启宣布散议,于是大家都退了出去,启也脱
下了礼服,准备找元宁询问今天如何的时候,门卫禀告说道:「大人,外面有一
个女子求见。」启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对着他说:「以后有人求见,让他们进来
就是。」门卫点点头,然后启坐在案几上,等待着客人来到。

  在那人进来之后,启不由一愣,望着那人说道:「春雨,你怎么来了。」春
雨没有回答,而是一个耳光打在了启的脸上,四周的护卫瞬间兵刃出鞘,大声喝
道:「大胆。」

  启右手抚摸了一下脸,左手摇着说道:「兵器收起吧,自古唯有德服人,哪
有以力服人者,这位姑娘打我,想必是我的错,你们且退下吧。」

  士兵恶狠狠的看着春雨,启揉了一下自己的脸,看着他们,露出一个安心的
笑容,这些士兵才退下。

  「启,我真是看错你了,早知道你这么卑鄙,我就不会让你去表叔家里当差
了。」春雨眼中带着泪水的看着启,完全不敢相信这人是自己认识那个老实巴交
的人。

  启还是保持微笑,对着春雨说:「我很感谢你,春雨,真的很谢谢你,若是
你在那天晚上之前,让我去苦府当差,我一定会尽力报答你的恩情。可惜一切都
晚了,在那一天晚上,我就下定决心,我要改变,我不能再浑浑噩噩,等待命运
之神的眷顾,我没有才华,也没有天赋,也没有高贵的出身,卑贱的我,只能依
靠自己的双手去换取一切。」

  启说这话的时候,脸上还是保持着平静,他望着自己的双手,继续说:「哪
怕我这双手布满了鲜血,我也不在乎。在你眼中,我是一个卑鄙的小人,但是陶
泽城的平民之中,我又是什么人呢?」

  春雨没有回答,自己虽然嫁到了雷泽城,但是她也时常听闻,启是一个贤者,
是一个人宅心仁厚的贤人,在她进入城主府的时候,四周的平民都是在赞扬启。
她看着启,叹息一声,不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很快宋三就跑了过来,对着启说:「大人,你没事吧?」启微笑地说:「没
事,她是苦叔的亲戚,这一巴掌是值得的,对了,三哥,我说过很多次,你叫我
启就可以了,不用叫我大人。」

  宋三送了一口气,对着启说:「启我真的担心,你当成城主之后会迷失本心,
没有想到你还是这样。」启微笑说:「威仪终究虚妄,你们若是敬我爱我,那么
叫我启,也不会背叛我。若是你们恨我仇我,就算叫我大人,我也不能保证无忧。」

  宋三听后点点头,对启说:「不过这是传统,你还是有点城主的威仪比较好,
免得有些不知好歹的小人侮辱你。」

  启只是轻轻一笑,然后离开了这里,他独自来到了南屏山,取出自己的箫,
轻轻地抚摸了一下自己上的脸,开始吹奏,箫声带着他无法言说的悲伤,在整个
南屏山游荡,他获得了自己想要的一切,但是也舍弃太多了,对苦叔一家的愧疚,
在箫声里面全部爆发,在这冬天,说不出的凄凉。

  「咦,好哀伤的箫声,不知道谁在吹。」一道好似黄鹂的声音在远方响起,
启立马停止了吹奏,然后将箫用布裹好藏了起来。等他藏好,一道红云出现在了
他面前,启看到了熟悉的敖轻云,对敖轻云说道:「小的见过郡主。」

  他无意之中一看,就有移不开眼了。

  最先便是那如莲藕一般白皙光滑的手臂,让人想伸出手抚摸感受上面的柔软,
随着手臂上移,从侧面可以看到在八宝齐腰仙裙的束缚下那高耸的山峰,和盈盈
一握的纤腰。细腰高峰组成的完美曲线,充满着奇特的魅惑。

  敖轻云的乳房是启见过最大的,就算已经发育成熟的苦姜氏也不如敖轻云这
边挺拔。

  他不在多看,而是将这美景记在心里。

  敖轻云疑惑地看着启,对着启说道:「你是何人?我们见过吗?」启恭敬的
回答说:「当初白兰姑娘曾经住在小人家里。」敖轻云点点头,这才想起了,但
是她没有在意,询问说:「奇怪,那箫声明明是这附近传来的,喂,你可曾看谁
人在这里吹箫?」

  「箫?什么是箫,我也是听到奇特的乐声过来的。」看着启一问三不知的样
子,敖轻云也不在多说话,骑马离开这里。

  启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想到了刚才那一幕。

  他不禁幻想起来,他想到了在大厅之上,敖轻云为自己敬酒。

  这敬酒自然不是用手拿着,而是敖轻云用胸部将酒杯给夹着,用诚惶诚恐的
眼神说:「罪女敖轻云,请大人用酒。」

  启端在在那里不动,敖轻云慢慢的弯下身子,将酒杯慢慢送到启的嘴边,启
的嘴先碰到了敖轻云柔软的胸部,然后在碰到了爵。

  启并没有喝,而是将这一杯酒拿起来,倒在了敖轻云的胸部之上,敖轻云用
手在自己胸上涂抹。

  「不愧是郡主大人,这么快就有了反应了」。

  启弹着敖轻云那已经硬气的来乳头,敖轻云顿时呻吟一声。娇喘连连说:
「罪女不是什么郡主,罪女只是大人你的奴隶,大人让罪女做什么,罪女就做什
么。」

  启一笑,看了看自己的下面,敖轻云用嘴唇将启的下裳给解开,看着那勃起
的阳具,敖轻云如同看最为宝贵的礼物,对着启说:「感谢大人赏赐阳具给罪女
伺候,罪女铭感五内,不敢忘记大人的大恩大德。」

  敖轻云引导启的阳具先戳自己的乳房,然后又有启的阳具鞭打自己的乳房说:
「罪女罪该万死,阳具大人,请责罚罪女。」

  在鞭打了一阵子,敖轻云将阳具纳入乳沟之中,用力夹紧,上下摩擦,口中
说:「罪女这一对奶子,就是为了侍奉阳具大人的而生的,还请阳具大人多多指
教了。」

  不止如此,敖轻云还低下头,亲吻龟头,她不也不吞进去,如同蜻蜓点水一
样,点到为止。

  启觉得差不多了,拍拍敖轻云的头,敖轻云里面将龟头给吞进去,嘴巴用力
合拢,给阳具一种紧迫感。

  启的精液也汹涌而出,射入敖轻云的口中。

  敖轻云先吞咽,然后用舌头将启的阳具清理完毕。接下来敖轻云如同一条小
狗一样,四肢趴在地上,恭敬地说:「还请大人用阳具大人,惩罚罪女。」

  启站起身来,敖轻云伸出手,将启的阳具握住,然后自己慢慢后退,让阳具
进入自己体内。

  启进入的时候,只觉的一种爽快感出现,而这种爽快感让他从幻想中清醒过
来,他连忙运转长生诀。

  这勃起的阳具也慢慢松软下去,在启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没有任何欲望了。

  启慢慢地回到了城里,进入城里面,很快那些小孩子就来到了启的身边。

  启看着他们,心中不由微笑,自己这次能够及时的平定了苦叔,多亏了这些
小孩子来到南屏山报信,看着他们,启想到自己很久没有和他们见面了,拿出几
贝钱,对着他们说道:「我走得匆忙,只有这点贝钱,你们先拿去用,等我明天
再来给你们。」

  「启,我们不是来找你的,而是你老婆回来,她等你很久了。」

  启听到这话,对着那些孩子说:「你们拿着这几贝,去那个女儿国来的商队
里面,让那厨师弄几个女儿国的菜来。」

  那群孩子点点头,欢呼地离开了这里,启整理了一下衣裳来到平民街,还没
有进入街道里面,启就听到了琴声,他叹气一声,然后推门进来,屋子里面除了
白兰之外,还有敖氏兄妹。看着启进来,敖轻云连忙说道:「嫂子,你弹奏那首
曲子来,给这个人听听,是不是和今天的箫声好相似。」

  启对着三人先行礼说:「小的见过侯爷、夫人、郡主。」敖烈微笑地让他起
来,对着启说:「不用多礼,是我们冒昧打扰了,还请你见谅。」启连忙说不敢,
而敖轻云再次催促说:「好嫂子,你就弹一下吧。」

  白兰目光复杂地看着启,然后点点头,弹奏那首曲子,一曲结束之后,敖轻
云对着启说:「是不是,是不是,和那箫声一样。」

  「启禀郡主,小的不懂乐器,不过好像听着差不多,都十分好听。」启恭敬
地说着,敖轻云不由气愤地看着启,不满地说:「真是庸俗。」

  白兰再次看了看启,没有多话什么,没有过多久,那群小孩就将饭菜提来了,
他们笑嘻嘻的看着启,离开了这里。

  启打开了食盒,看着里面的菜,对着三人说:「三位贵客,粗茶淡饭,还请
你们见谅。」敖烈看了看这几样菜,微笑的说:「很好了,多谢你的款待了。」

  启将饭菜依次放在案几之上,白兰看着这几道菜肴,对着启说了一声谢谢,
启微微一笑,对着三人说道:「三位贵客若是不嫌弃的话,就在这里住下吧,我
现在要回城主府了。」

  「这位兄弟有公务在身,我们也不敢多打扰,启兄弟请便。」

  启点点头,离开了这里回到了城主府,进入到城主府,宋三就凑了过来说:
「启,今天有人找你,我说你不在,他说明天来,我看他仪表不凡,想必是一位
贵人,明天你可要注意了。」启微微一笑,拍拍宋三的肩膀,对他说:「时候不
早了,三哥你早点去休息吧。」

  启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面,看着里面铺着锦绣的榻,眉头一皱,让仆人进来,
将这些收入库房,他让仆人铺了一些茅草,然后才满意的睡觉了。

  在鸡鸣的时候,启就起来修炼了,虽然他天赋不高,但是却十分勤快地修炼
着,然后静静地等待着。

  在太阳出来之后,敖烈三人也从驿馆里面出来,前往到了城主府,到了城主
府大门前,敖烈恭敬地说道:「请禀告你们大人,有海外之人求见。」

  「不用通禀,大人说过了,任何人要见他直接进来就是了,你们跟着我来吧。」
卫兵说着,带着他们进入城主府。

  「这倒是有趣,平常进入一个上卿府,都要木刺通禀,没有想到见你家大人
这么简单。」敖轻云好奇地说着,从帝山开始,这百官百卿的府邸是越来越严,
一般平民就算到了士大夫的门口就要被呵斥,更别说进入了。

  门卫听到这么询问,连忙说城主是一个贤明的君子,然后吹捧了一番,最后
对着他们说:「你们要是不信的话,在陶泽城打听一下,谁不说我们大人是一个
宅心仁厚的君子。」

  敖烈不由充满了兴趣,期待接下来的见面,而白兰心中却疑惑万分,三人带
着好奇和疑惑到了大厅,这个时候启正在看书,见到他们到来,连忙迎了上来,
对着他们说道:「小的见过侯爷、夫人、郡主。」

  敖轻云不敢置信的看着启,她生平遇到过不少事,就算在东海上看到稀有的
鹤国人也没有这么震撼,她轻轻的捂着朱唇,对着卫士说:「他是你们城主。」

  「大人,客人已经带到了。」

  「麻烦你了,你回去吧。」

  启让侍卫离开之后,然后让三位坐上之后,自己虚坐在主位上。

  敖烈看着启,仔细打量了一下,然后说:「前段时间真是失礼了,小侯没有
想到兄台竟然是这陶泽城的城主。」

  「小的也是才继任不久,前任城主不幸被逆贼所杀害,小的侥幸成为城主。」
启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全是惭愧之色。

  「兄台过谦了,市井之间皆传闻兄台你是贤明君子。」

  启听到这话,不在多推辞了,而直接询问他们三人前来的目的

  「小侯这次和舍妹来到此地,是奉虞侯之命,寻找昔日的古人夏不虚,不知
道城主是否有印象?」

  启听到这个名字,轻轻的敲着桌子,然后对着敖烈说:「学校倒是有一位夏
先生,不知道是不是侯爷你要找的人。」

  敖烈心中高兴,他从虞侯那里听说夏不虚现在信土州,这路上他找了不少城,
可是费了不少心力,如今听到启的话,大喜过望,对着启说:「是不是一见便可
知,大人可以传他来此相见。」

  启对着他们说:「那么请三位稍等了。」三人点点头,启离开这里之后,很
快就有仆人送上野果招待他们,启出了城主府,让仆人将马车行驶到学校,而他
独自走了过去,他到了学校,学校的护卫见到启,连忙行礼。

  启微笑的回礼,然后进入到学校里面,看着学校里面风景依旧,松柏傲寒,
竹屋清翠,虽是寒冬,学校还是一片绿意盎然,充满生机。启看到了那个池塘,
想起了自己给自己的第一个耳光,轻轻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

  启到了先生室,一个中年人正在那里烤着火看着手上的书,怡然自得。启对
着中年男子行礼说道:「夏夫子,多年不见,你老还好吗?」

  夏夫子看了看启,疑惑地说:「你也是学校的书生吗?」启恭敬地说:「是
的,小的叫启,曾经在夫子门下学习小学。」

  夏夫子看了看启,想了想说:「原来是你呀,当初我还很疑惑,为什么你识
字一年就离开了这里。」

  「启资质驽钝,在学习之道难有进步,于是去了军营,未能在先生之下学习,
启真是深以为憾。」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