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夏群芳谱】(八)

  • 【虞夏群芳谱】(八)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好色真人
2020年11月24日发布于sis001、馄饨心海
字数:10058

  前注:那位白衣仙子不是月神,但和月亮也有关系。少司命有一些沾边,因
为在我书里设定,启做九歌,其中少司命一篇就是怀念这位仙子的。

  第二天早上,太阳懒懒地升起,为这广阔大地带来一丝温暖。

  白兰打开门,就看见那熟悉的人影,这个让她又爱又恨。这个人是那么卑鄙,
又是那么的温柔,他如同神秘的星空,吸引人的目光,却让人害怕。

  启听到开门声,跪在地上,一如往常恭敬地说:「夫人,你醒了,我们今天
就要离开这里,前往到帝山,去见虞侯了。」

  「我们?你也准备去吗?哈哈,到时候,你又应该怎么面对你的好兄弟呢?
你是这陶泽城城主还是那个单纯的阿牛呢?」白兰言语如刀,好似寒风一样无情
质问启。

  启不急不忙,丝毫不介意地说:「夫人,我是阿牛,带着奴隶面具的阿牛,
至于启,他自然要留在陶泽城处理城中大小事务。」

  白兰冷哼一声,轻蔑地说:「那就走吧,我可不愿意多待这里一刻,也不愿
再多见你,我感觉到恶心。」

  启磕头说着诺,离开这里。

  一刻钟之后,启赶着马车离开陶泽城,出了陶泽城,启带上了奴隶面具,如
同一个忠实的奴仆一样驱赶着马车。

  马车一路向着西方前进,帝山位于天下的中间,在北极星下面。

  这一路上,启看到无数难民逃难到东方,他们都是平阳附近的野人,因为洪
水,只能背井离乡,逃亡到这还没有受到波及的东方。

  启见到难民,都会下车,遇到生病的,会用自己的真气为这些病者疗伤,饿
了也会将食物分一些给这些难民。

  白兰就在车中看着,目光复杂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启的身影在她眼中有一些
模糊了,她知道自己从来都没有真正的看懂过启,弄明白启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
人。

  启也不和白兰说话,遵守奴隶对主人的一切规则,两人就这么走着走着,一
直到了中州。

  进入中州,难民少了不少,这里九刃城还没有崩塌,洪水还挡在外面。

  启赶着马车,天空已经开始下雪了,雪花飘落大地,为这苍凉大地披上一层
银色衣裳。

  白兰从马车里面丢出一件棉衣,冷漠地让启穿上。

  「夫人,小的有修为在身,这点风雪倒是不碍事,夫人若是冷了,小的可以
为夫人发火,点燃火笼。」

  白兰还是冷漠的拒绝了他好意,启也不再多话,继续驾驭着马车。

  「咚!」

  天空之中出现一声雷响,马儿受惊,乱动起来,一只马儿跃起,一只马儿向
右方跑去,一只马儿跪在地上,一只马儿想要往前奔走。

  启用尽全身力量将这四匹马儿拉住,询问马车里面:「夫人,你可曾受惊。」

  「无事,只是奇怪,这天气怎么会打雷呢?而且这好像不是雷声,而是钟声。」

  启恭敬地说:「或许是有巫师在这里除魔,这也是常事,我们还是离开吧,
免得惹上麻烦。」

  启准备赶着马车继续离开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一个人,一个极为美丽的女
子。

  这位女子穿着用上等丝绸做成的衣袍,上面用金丝绣着几只美丽的凤凰,下
裳边纹着云和山。女子头上带着一顶五凤冠,凤的眼睛上镶嵌着珍珠。

  女子的脸如最上等的白玉雕刻而成,一双明眸好似星辰一样,点点琼鼻,巧
小樱唇,一切都是那么完美,让人心动。

  「小子,等下若是有人追上来,你负责摆脱他们,否则的话,你和车里的人
都会没命。」美人容貌虽然极为美丽,但是说出的话,却如同蜜蜂的毒针,毒蛇
的蛇牙,让人不禁胆寒。

  女子没有询问启的意见,就这么进入到车厢里面,启无奈地苦笑,赶着马车,
继续向前前进。

  启的马车只走了二十里,就被人拦住了。

  这些人一共有十六个,穿着各式衣服,有贵有贱,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不
一而足,唯一相同的就是这十六人都带着杀气,在他们杀气之下,四匹马不安的
用自己的马蹄抛地。

  启下了马车,跪在地上,万分谦卑的说:「大人,小的阿牛,今日护送我家
夫人前往虞侯家,不知道几位大人找小的有何事。」

  听到虞侯这两个字,十六人脸色微微一变,其中一位老人走上前,恭敬的说:
「夫人可是虞侯的妹妹,还是虞侯的女儿。」

  白兰在里面平静地说:「都不是,小女子和东海六侯爷敖烈交好。不知道几
位怎么称呼,拦着小女子的车驾有何目的。」

  听白兰和虞侯没有什么关系,十六人的脸色恢复了平静,其中一位妇人开口
说:「既然和小侯爷交好,那么也算海外人士了,我们乃是淑士国护卫,这次是
为了捉拿一个贼子,不知道妇人可否有见到。」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贼子,或许我们见到过,也说不定。」白兰还是保持平
静地说着,启听到这话,连忙说:「几位大人,这下雪天,千山寂静,万径幽默,
哪有什么人影。」

  听到启这话,妇人继续说:「这件事事关重大,我等不敢有所懈怠,还请夫
人见谅了。」

  启听到这话,对着妇人磕头说:「这是自然,不过小的只有一个意见,还请
在场的男子转身背去,不可见夫人真容。」

  十六人点点头,除了女子之外,都转过身去,启恭敬的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启很快就听到那个妇人落在马车上的声音,也很快听到妇人说:「我们走。」

  十六人一起离开这里,启从地上站起来,安抚了一下四匹马,再次赶路起来。

  过了一会儿,马车里面传来一个娇媚的声音说:「你怎么不好奇的询问一下,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位姑娘,不知道我家夫人怎么样,你要小的做的,小的已经按照你的要
求做了。」

  「没事,她只是被我放在那里,你现在转回去,还可以接她回来。」

  舒窈仙子有一些得意,在刚才她用了子母蛊,然自己幻化成白兰的样子,并
且用子母传声的功效,让白兰的声音能够从数里之外传到这里。

  启也不多说什么,调转马车,前往刚才那个女子上车的地方,果然看到白兰
一个人站在那里。

  启连忙下车,询问白兰:「夫人,你没有事情吧。」

  白兰看了一下启,摇摇头。启将上马台给放在地上,让白兰进入马车之中。

  等到白兰进入马车之中,启再次策马向帝山方向赶去。

  「小子,你难道不想知道我是谁,也不问我想去什么地方吗?」这个突然冒
出的女子娇媚笑着说,她的声音如同糯米一样,软绵绵的,说不出的好听。

  启恭敬地回答:「小的只是一个奴隶,奴隶是不需要知道太多的,夫人你想
要到什么地方,那是夫人你的事,小的不敢过问。」

  「哈哈,很聪明的小子,看在你这么聪明的份上,我告诉你一个消息吧,虞
侯已经隐遁了,现在天下诸侯都在寻找虞侯,你前去帝山也找见不到虞侯了。」
女子用最为平静的语气说出这么巨大的变故,启的心中掀起万丈狂澜,他不明白,
为什么虞侯在要成为这天下主宰的时候,选择消失呢?

  心中虽然波动,但启还是恭敬的回答:「小的只知道将我家的夫人送到帝山,
至于虞侯在与不在,和小的无关。」

  女子笑了笑:「哈哈,你这小子有时候还是挺笨的,本仙子这么说,自然就
是让你不要去帝山,你到现在还没有明白过来吗?」

  启听到这话,默不作声,他心中明白,这时候不说话是最好的。

  「转道,南下,和本仙子一起去九子山,至于你家夫人,我会送她到附近城
里,让城主送她去帝山的。」

  女子说完,启只见马车里面红光一闪,等他掀开帘幕,里面的两人都消失的
无影无踪了。

  启看到这个情况,叹息一声,然后赶着马车,慢慢向南方前进。

  他知道九子山位于三苗境内,他也知道三苗人对华人充满了怨恨,尤其是前
任共工欢兜到了三苗之后,以鬼道设教,将三苗之地变成一个南方鬼国。

  可惜启没有机会离开,他知道前往三苗是九死一生,但是不去三苗的话,那
就是九死无生,甚至还会连累白兰的性命。

  赶着马车走了一刻钟,那个自称仙子的人再次回到这里,她坐在启的身边,
笑着说:「你刚才为什么不跑呢,而是继续向南行走。」

  「小的能够逃到哪里去呢?小的这一条命都是不属于自己,以前属于六侯爷,
现在属于仙子,仙子让小的死,小的就只有死。」

  启跪在马车上,保持大礼的样子向这个仙子行礼。

  这个仙子微微一笑,如同春回大地,万花竞艳一般美丽,她那如青葱白瓷一
般的玉手拿出一颗药丸,这颗药丸发出阵阵诡异的香气,启光是闻到就觉得肚子
反胃不止。

  「是吗?可惜本仙子从来不相信男子的话,这是枚丹药你服下,那么你的命
就是我的了。你要考虑清楚,这个药丸是我用七七十九种毒虫炼制而成的三尸丸,
一旦服下,若是没有我的解药,你将会生不如死。」

  启听到这话,二话不说伸出双手,这位仙子将药丸丢在启的手中,启快速地
服下。

  这药丸到了肚子,一融化之后,启就感觉到五脏有虫子在咬噬,他疼得直接
摔下马车。

  启从来没有觉得这么难受,五脏在那一瞬间,他真的不想要。

  他大声地喊叫,用力地挣扎,想要减轻这一丁点痛苦,但是他做不到,他就
算想要昏过去都不行,这个痛苦是多么清晰,是那么的刻骨铭心。

  启跪在地上,用最后的力量哀求:「给我解药。」

  仙子那如同银铃的一般的笑声回荡在这个空旷的雪地,她拿出一枚丹药,丢
在地上,启急忙捡起来,将这粒丹药吞食下去。

  「现在你应该知道本仙子的厉害了吧,本仙子可以告诉你,本仙子叫舒窈仙
子,那是三苗国未来的圣女,抬起头,看着我。」舒窈仙子用命令的目光让启抬
起头来,在看到启那如同死鱼一般的眼睛,舒窈仙子摇头说:「双眼无神,根骨
也不好,若不是本仙子现在孤立无援,怎么会让你这种废物服下我的三尸丸。」

  启不说一句话,坐在马车,熟练的赶着马车继续前进,舒窈仙子也没有说话。

  这雪从鹅毛小雪,变成六出梅花,天地之间的银装素裹,一片白茫茫,说不
出的圣洁。

  马车就这么赶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淑士国的那十六人再次拦在马车前面。

  「小子,你们不是要去帝山吗?怎么向南方前进了。」

  一个青年大声地呵斥,说着飞身到了启的身边,一把将启丢到地上,然后打
开车门。

  启只听到这个青年一声惨叫,抬起头一看,这个青年身上覆盖着一层青色如
同胶一般东西,在那怪异的东西之下,青年不断缩小,最后化作一团青泥。而车
门还是好好地闭着,让人看不清里面的情况十五人见到这个变故,那为首老者示
意一下,顿时十五人将马车包围,他们拿出各自的兵器,然后一齐向马车攻去。

  这不过薄木所制成的马车,如何能经他们这一击,马车破碎,四周除了散落
的木板碎片,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其中一个青年女子,手中拿着长剑,走了过来,将长剑指着启,对着启说:
「那个魔女去什么地方了?」

  「小的不知道,小的只是一个奴隶,小的什么都不知道。」启哭泣着,跪在
地上不断地磕头,祈求对方饶命。

  女子厌恶看了一下他,冷哼一声说:「算了,杀了这种小辈也于事无补,反
而脏了我们的剑。」

  老者看了看四周说:「那魔女看来是用这个诱饵将我们引开了,不过这也暴
露了她的身份,这个魔女看来和三苗国有关系。」

  「小的曾经听那个仙子说,她要去九子山,希望前辈们能够找到她。」启连
忙说着,这十五人点点头,然后离开这里。

  看着十五人消失的背影,启看着白茫茫的天地,独自一人继续向南前进。

  在马车被毁的时候,那四匹马已经受惊,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启走了一段路之后,再次闻到那熟悉的麝香味道,舒窈仙子询问说:「这一
次他们折损了谁?」

  「一个青年,他们已经知道仙子前去九子山,已经前去一步了。」

  舒窈仙子看着启,突然笑了起来,笑声是那么悦耳,如同美妙的音乐一般动
人。

  启脸上没有什么变化,就算有,也被那厚厚的奴隶面具给挡住了。

  舒窈仙子笑了一会儿,然后神情阴沉地说:「石门子华,你们不是想要抓我
吗?怎么还在一旁藏匿不动。」

  雪地之下,突然冒出了那十五个人的身影,为首那个老人对着舒窈仙子说:
「姑娘,我们本来不想动武,只要姑娘能够将我淑士国至宝流金钟还给我们,我
们可以既往不咎。」

  「是吗?难道那个人中了我化骨青泥而死这件事,也不不咎吗?」舒窈仙子
轻轻的抚摸了一下鬓发,有些心动的说。

  石门子华摇头说:「不,这件事还请姑娘和我们一起回到淑士国,让国主裁
断,姑娘放心,我们绝不会刻意刁难姑娘。」

  听到石门子华这话,舒窈仙子拍着手说:「久闻淑士国以礼乐立国,是一个
典雅君子之国,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石门子华你若是说那件事也可以既往不
咎的话,本姑娘也不会相信你,好,我相信你们淑士国不会为难我这个小女子,
这流金钟,你们拿去吧。」

  舒窈仙子拿出一个小巧如同铃铛的钟,走了过去。石门子华也走了上去,在
两人距离不到三尺的时候,舒窈仙子巧笑嫣然,淑士国的十五人也不由露出轻松
的神情。

  谁也没有注意到跪在地上的启,启的双手用力挖了一个坑,将自己的头埋了
进去。

  在石门子华准备接过舒窈仙子手上那枚流金钟的时候,突然这钟响起,这钟
声如同炸雷,将雪地的雪再次击飞扬起,让四周所见就是茫茫白雪。

  钟声的气浪不止激起地上的白雪,还逼退了这十五人。

  雪花迷茫之中,石门子华对着四周大声说:「追。」

  等到那飞扬的雪花再次落定,启站起身来,叹了一口气。

  他知道舒窈仙子会再次来找自己的,若是自己就这么被抛弃的话,那么舒窈
仙子的三尸丸就白费了。

  启看着原来十五人站立的地方,不忍再次叹了一口气,舒窈仙子原本想让自
己泄露九子山,让这十五人前去九子山,然后舒窈仙子在慢慢从后面回去。

  不过自己能够猜出舒窈仙子有意泄露,这淑士国的人也不是傻子,自然能够
猜到。

  启原本以为他们会擒住舒窈仙子,到时候自己想要解药就简单了,没有想到
这十五人还是心地善良,竟然会相信一个魔女的话。

  启走到半夜,终于找到了一个山洞,他去外面捡来一些枯枝,放在地上,等
了一会儿才生起火来。

  烤着火,启看着山洞外面,只见一个身影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启丝毫不吃
惊,快步走上前,对着那人行礼说:「仙子,你没有事吧。」

  舒窈仙子摇摇头,走入山洞深处,冷冰冰地说:「将火灭掉,山洞封上。」

  启点点头,将火熄灭,把准备好的石头堆起来,很快山洞就被石头给封住,
大雪将石头覆盖,将这个山洞隐藏起来。

  漆黑的山洞,寂静的两人,启也不关心舒窈仙子的情况,坐在洞口附近,静
静的坐着。

  良久,启感觉到脖子一凉,他平静的说:「仙子,你想杀了我吗?」

  「是,如今我还有一点真元,与其受制你这个小人,不如先杀了你。」

  启丝毫不以为然的将剑拿开,对着舒窈仙子行礼说:「仙子,我要是想对你
不利,我就不会按照的你的吩咐一路向南了。仙子你不知道吧,小的第一眼见到
你,就以为你是九天之上的仙女,小的是那么惶恐,又是那么的开心,小的这一
辈子都没有见过如此清丽绝俗的仙子。」

  「哈哈,真是有趣,你这么一个奴隶,竟然喜欢上我了,真是好笑,好笑。」
舒窈仙子中气不足地笑着,说到后面,舒窈仙子摇摇晃晃,似乎站立不稳,要摔
倒一般。

  启还是用真挚的神情说:「不是喜欢,是信,是敬,是万民对于神灵的崇信。
仙子,我说过,在遇见仙子之前,我的性命属于六侯爷,现在我的生命属于仙子
你,我愿意为仙子做任何事情,哪怕是去死。」

  启说着,将自己的脖子伸了过去,再次放在剑上面,他真诚地看着舒窈仙子,
舒窈仙子冷笑一下,将长剑给收回,对着他说:「杀了你,岂不是浪费我的丹药,
你明日去附近城里找一辆马车,然后我们继续向九子山前进。」

  启恭敬地点点头,再次坐在那里,舒窈仙子过了一会儿,对着他说:「去把
火点燃,现在大雪已经将外面覆盖了,火光传不出去。」

  启点燃刚才柴火,在明亮的柴火之下,启也终于看清楚了舒窈仙子现在的样
子。

  脸上没有血色,全身无力的蜷缩在那里,这高傲如凤凰的女子,此刻如同一
只受伤的百灵鸟,让人忍不住怜惜。

  启没有说什么,背过身去,坐在那里,手中拿着一根粗壮的木棍。

  「呵,你一根木棒有什么用,你听好了,我现在传你我三苗不传之秘南明离
火功,你能学到几分,算是几分吧。」

  「小的不学,小的不配,小的拿着这个木棒虽然在仙子看来很好笑,但是这
是小的唯一能够做到的,小的就算死,也要给仙子逃生的机会。」

  舒窈仙子听到这话,不在多说,只是诵读了一遍南明离火功,启坐在那里,
并不为所动。

  已经修习过木族功法的他,现在已经无法修炼其他四族功法了。

  夜,悄悄的过去了,启估摸在天明的时候,站起身来,舒缓了一下筋骨。

  舒窈仙子丢了一个钱囊在地上,启捡起这精美的钱囊,揭开石头,发现这个
洞口已经被冰封住了。

  启看着那洁白如玉的冰层,无奈的摇头说:「仙子,看来我只有往里面走,
看有没有出路了。」

  「破开冰!」舒窈仙子虽然中气不足,但是凶历之气丝毫不好减。

  「仙子,若是破开冰层,那么上面堆积的雪会一瞬间挤进来,到时候……」
启没有说下去,舒窈仙子贝齿轻咬朱唇,也明白雪一下涌进来意味什么。

  启拿起一根木柴当做火把,向山洞的深处走去,这黑暗的山洞,如同一个正
要吃人的怪物一般,让启不由停了一下脚步。

  这里面有什么,启也拿不准,说不定有杀人七步的毒蛇,或者有某只的冬眠
的野兽。

  但不管里面有什么危险,启都只能前进。

  幸运的是,山洞深处没有什么可怕的怪物,只有一个溶洞,和一条小溪。

  启回到山洞口,对着舒窈仙子禀告自己发现的一切。

  「有水就行,本仙子倒是能辟谷几日,就不知道你这小子能坚持多久了。」

  启没有回答,只是看着那个冰层,再次坐在那里。

  这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舒窈仙子站起身来,向山洞里面走去,启也没有说话,
现在他要节省体力,能不动绝对不动,哪怕只是动嘴皮子。

  启估计到了晚上的时候,自己的肚子开始叫了起来。

  「哈哈,我听说人若是三天不食就会饿死,现在是第一天了,你还能硬气一
下。」舒窈仙子笑着说,如今的情景,只有苦中作乐。

  「小的饿死倒是无所谓,小的只是担心舒窈仙子你能否平安,不过舒窈仙子
放心,只要天气放晴,雪开始融化,你就可以自由了。」

  听到启这话,舒窈仙子脸色一沉,大声说:「你真当我不谙世事吗?这中州
的冰雪,要到春天才会化,如今过仲冬,想要冰雪化,那还早着呢。」

  启没有回答,只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舒窈仙子也不在多说什么,努力修炼
着。

  柴火也燃尽了,洞中彻底灰暗起来,这个山洞,在这一刻真的成为一个吃人
的怪物,舒窈仙子和启两人就如同等待消化的食物一般。

  舒窈仙子一晚上没有睡着,在这样绝境之中,没有几个人能够睡着。

  她看着四周的黑暗,心中充满一种从没有过的恐惧感,她没有想到过死亡会
离自己这么近,等死的滋味是那么让人难受。

  舒窈仙子拿出一颗宝珠,将自己三尺范围照亮,看到这光亮,舒窈仙子心中
才有那么一丝安定。

  舒窈仙子看着背对自己的启,目光之中闪过一丝疑惑,对着启说:「小子,
你死了吗?」

  启摇摇头,对着舒窈仙子说:「没有,仙子早点休息吧,这想必是一更的时
候。」

  启说完,舒窈仙子突然说:「禁声。」

  启识趣的闭上嘴,也侧耳倾听,不过以他的功力,也没有听到什么。

  过了一会儿,舒窈仙子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让启退后到溶洞之中,捂
住自己的耳朵。

  启恭敬地退后到溶洞,捂着自己的耳朵,听着流金钟响起,他不由叹了一口
气。

  自己苦心的布置,如今又成了画饼了。

  他自己身上带着干粮,他知道如同舒窈仙子这样的仙子,绝不会带着干粮。

  重伤的舒窈仙子,在没有粮食的情况之下,又能支撑多久呢?

  等到舒窈仙子饿的差不多了,那么到时候就会就来了。

  启想到在这山洞之中,舒窈仙子渴求自己的样子。

  「快将食物给本仙子。」舒窈仙子厉声地说着,而启看着她动弹不得样子,
对着舒窈仙子说:「仙子,这就是你求人的样子吗?」

  舒窈仙子听到这话,脸上全是悲愤之色,贝齿紧咬下唇,然后用细细的声音
说:「求求你,拿点食物给我。」

  「仙子,你说什么,我有一些听不见。」

  舒窈仙子在饥饿的折磨下,只能大声说:「求求你,给点食物给我。」

  启只是一笑,然后对着将下裳解开,将食物放在了自己的阳具上,然后对舒
窈仙子说:「仙子,你若是想要的话,那么就自己来吃。」

  舒窈仙子走上前来,伸出自己的手,但是被启给阻止了,启对着舒窈仙子说:
「仙子,吃饭是用口,而不是用手。」

  舒窈仙子脸上的怒气更甚了,但是在饥饿的催动下,她还是轻轻张开樱唇,
将食物和阳具一起含了进去。

  这食物到了嘴里,她瞬间只觉得这是世上最美味的东西,因为阳具的阻挡,
她只能挥动舌头,利用阳具将这干粮给粉碎。

  她这一番无意的举动,让启感觉到绝佳的快感,在一小点干粮被舒窈仙子吃
完之后,她还是恋恋不舍,用力舔舐着启的阳具,回味上面的滋味。

  一小点干粮自然不能够充饥,反而让舒窈仙子更加饥饿,她对着启说:「我
还要吃,我还要吃。」

  启让她将衣服脱下,舒窈仙子里面照做了,启将让舒窈仙子趴在那里,然后
让她翘起屁股。

  启对着她说:「人只会给自己的畜生食物,而你是我的什么?」

  「我是你牲畜,你说我什么就是什么。」

  「好,你就是我的马了,既然是马,就要让我好生骑骑。」

  启将食物递了过去,在舒窈仙子吃食物的时候,启说:「摇起来,动起来。」

  启顺势插入,进入狭隘的牝户。

  破初的痛,让舒窈仙子忘记了饥饿,她痛苦呻吟着,而启没有理会,继续感
受这初次进入的征服感。

  痛苦之后,舒窈仙子再次要干粮,而启并没有再给,而是对着她说:「你表
现不好,不能给你干粮。」

  舒窈仙子听了之后,哀求说:「那么我应该怎么做?」

  「你是一匹马,自然要求我,说,求求主人,骑骑我这匹小贱马。」

  「求求……主人,骑……我……这匹……小……马」

  「你说什么?我没有听见。」

  「求求主人,骑我这匹小贱马!」

  外面传来轰鸣声的让启从幻想之中醒了过来,启掐了一下自己的腿,镇定心
神。

  没有过一会儿,启就听到舒窈仙子让他出去。

  启到了山洞看,看着四五个骑着红马的骑士,这些骑士恭敬的对着舒窈仙子
行礼。

  「你们总算来的是时候,父侯还好吧。巫咸大巫派你们来的吗?」

  「是的,大巫算到了殿下有危险,让我们火速前来救援。」为首的一个骑士
禀告说。

  舒窈仙子点点头,然后让一位骑士下马,自己骑了上去。

  坐在马上的舒窈仙子看着启,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对着四周的骑士说:「这
人已经没有活下去的价值了,杀了他,记得给他一个痛快。」

  启没有意外,看着一位骑士拔出自己的佩剑,只是静静的闭上双眼,等待死
亡的降临。

  不过死亡并没有到来,那位骑士反而发出了一声惨叫。

  启睁开双眼,看见了那熟悉的飞燕。

  「休伤我友,伯益在此。」伯益一边说着,一边快速到了这里。

  舒窈仙子听到伯益这个名字,冷笑一声,骑着马到了洞口。

  很快伯益就到了洞口,对着舒窈仙子行礼说:「敢问这位仙子如何称呼,为
什么要让手下杀我这位朋友。」

  「本仙子叫舒窈,至于本仙子要杀谁,也不用征求你伯益的同意吧。」舒窈
仙子说着,一挥手,顿时这几位骑士走出来,抽出兵器,神情冷峻地看着伯益。

  清冷月光,淡淡细雪,红衣如火,雷燕似电。

  双方都没有动,他们都在等待时间,这一动必要有完全把握。

  这样僵持没有多久,十四个人影到了这里,启看到淑士国的人再次赶到,嘴
上露出一丝笑意。

  石门子华看着舒窈仙子,对舒窈仙子说:「还请仙子移驾淑士国,仙子手上
已经有我淑士国两条性命了,若是仙子再执迷不悟,那么淑士国将举国之力,也
要抓住仙子,一血国耻。」

  「哼,区区两条人命就是国耻,你们淑士国的人命未免太值钱了。」舒窈公
主傲慢的说着,她再次挥挥手,这几位骑士就攻击过来。

  而在这几位骑士攻击的时候,舒窈公主突然飞身抓住启,然后骑着马狂奔而
去。

  「伯益,若是你不想要你的朋友出事,就帮本仙子挡住淑士国的人。」舒窈
仙子的声音逐渐远去,逐渐不见踪影。

  启坐在马上,丝毫不敢动弹,任由舒窈仙子带着自己前进。

  夜风带着寒意,肆意的拍打在启的身上,启没有在乎,也不说话。

  舒窈仙子跑了一阵子,停下来,将启一把丢在地上,对着启说:「哼,没有
想到你这个奴隶竟然认识伯益,真是让本仙子吃惊。」

  「仙子,你不准备去九子山了吗?这好像是前往东方。」

  「去,再去就是送死了,我可不认为你这奴隶有那么面子,能够让淑士国的
人放过本仙子。我们现在去大火国,去游玩一番,等本仙子伤好了,本仙子在和
那群人算算这些日子的帐。」

  后注:夷夏之争的二三事,这里关系到后面剧情的安排,所以先谈谈。

  上古史,至少尧舜之后,是有这么一个倾向的,这里的夷夏并没有什么褒贬
的含义。

  大禹是夏,按照规矩要传给东夷的皋陶,皋陶死(书里会有剧情)就应该传
给皋陶儿子伯益,这是禅让。

  而启破坏了这个上传承,他以夏继承了帝位,于是有扈氏不服,起兵抗争。
这个争斗一直到了启登帝后期也在战斗。

  启死的前一年还要征伐河西的武观。而启死了之后,太康明显没有那个能力,
于是太康失国,五子做歌。

  但是夏方面是不会放弃,在有穷氏内讧之际,少康中兴,其中还有波折,夷
夏之争大概在帝杼之后,就恢复了平定。

  不过到了商,商作为东夷,于是乎再次夺去夏的政权。

  关于商作为东夷,周朝是这么认为,尚书武成篇就有一戎衣,天下大定,衣
通殷,又通夷,周人还是认同夷夏之争。

  这种争夺远比五德说要可靠,至于秦朝,以前还有争论东来,西来说法,如
今根据清华简,东来说比较可信,于是乎,在分封制时代,应该就是夷夏之争。

  这里简略一谈,因为夷夏之争绵延太长,这书也就是启登帝就结束了,所以
后面有一些矛盾不会处理,希望不要说我挖坑不填,笑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