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艳母风情录】第一章 天降系统

  • 【都市艳母风情录】第一章 天降系统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都市艳母风情录】第一章 天降系统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都市艳母风情录】

作者:古鱼
首发:SIS
日期:2021/7/10日
字数:10000

***********************************

  定制文,全文65万字,已经完本,为绿母,绿妻,高跟丝袜文,在兼顾剧
情的情况下,此书大概60万字肉戏!

  应金主大神要求,发文试水!

  另外我的江湖更新到96,艳姬极乐行更新到第二卷,第9章!

***********************************

             第01章:天降系统

  「妈妈不要走……啊……」我突然从睡梦中惊醒,大声喘息着,小脸煞白,
「怎么回事?又做噩梦了!已经连续做了一个星期的噩梦,而且每次梦里面的内
容都一模一样,好奇怪啊!」

  我握住挂在脖子上的碧色玉佩,心想:「不会与它有关吧?」

  这枚玉佩是七天前一个老乞丐送给我的,当时这名老乞丐病得快要死了,是
我把他送到医院,才救活回来,为了报答我,老乞丐就把这枚玉佩送给了我。

  自从戴了这枚玉佩后,我天天做噩梦,而且总是梦到妈妈哭泣着和我分手告
别,最后她走进一处黑暗的深渊里……

  「这难道预示着什么吗?」我心中惶恐不安,如果结局真是与妈妈诀别,我
又能做什么?毕竟今年我才十四岁呀!」

  心中一急,不禁眼泪流出,顺着脸庞滴到玉佩上,忽然玉佩碧光一闪,把整
个房间都照亮了。

  我惊得连嘴巴都张开了,随即玉佩化作一道流光从我的嘴巴里钻入,紧接着
便消失不见!

  我吓得赶紧把手指伸进嘴巴里,想要把它抠出来,掏弄了半天也不见我嘴里
有什么东西?

  突然我脑海里响起一阵轰鸣声,就好像开天辟地一般,那碧光一闪,混沌两
分,随即一只硕大无比的碧色玉盘显露出来。

  「啊!……什么东西?……」我惊得大叫出声,等缓了片刻,才凝神向碧色
玉盘看去,只见玉盘正中心有一个金色圆圈,圆圈外又划出四道区域,分别写着
「财,运,法,物」四个大字。我不知道何意?又查看身体,发现并没有什么问
题,反而精神更好了,这才让我的心稍微平静了一些。

  忽然一道强烈的远光灯照到我房间窗户上,刺得我眼睛差点睁不开。我正想
破口大骂,却发现开着远光灯的车,正是妈妈那辆蓝色的兰博基尼。

  「对!一定是那个家伙。」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一个长得高高壮壮,满脸横
肉的恶汉形象,也只有这个家伙素质才会这么差。

  我透过窗户向别墅院子里的兰博基尼看去,瞬间我觉得视觉和听觉从来没有
像今天这样好过,不但能看清车子里面的两个人,就连他们发出的声音也听得一
清二楚。这难道和那个碧色玉佩有关?

  我就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这也太让人惊奇了,此刻我正在别墅的三楼上,
竟然看清黑暗中楼下的一切,而且还能听得清清楚楚,简直和超人没什么区别?

  「可恶!那家伙在干什么?」忽然一个丑恶的色手,打断我的思维。

  我凝神看去,只见一个长得恶行恶相的猛男,正把他的大手放在妈妈的丝袜
美腿上,上上下下来回抚摸。

  他衣袖卷起,露出满是青鳞纹身的手臂,而色手正慢慢向妈妈的私处进袭。

  「张彪,你这个可恶的人渣!」我叫了一声,双眼似喷出火来,向他看去,
如果怒气能杀人,估计张彪那个人渣要死上千百回了。

  妈妈竟然会选择那个人渣当司机,实在令我失望。从第一次进我家门,我就
不喜欢这个家伙。他没有一点做下人的自觉,来到我家中,就好像主人一样,倒
着一杯红酒,大马金刀地往沙发一坐,甚至还吩咐佣人给他上西餐。我当时就想
质问他,但却被妈妈给制止了,气得我连饭都没吃。

  这家伙一边喝酒,一边抽烟,还将吃剩的骨头吐得到处都是,把整个大厅弄
得乌烟瘴气的。时不时地还用混社会的那一套,训斥下人,搞得像个黑道老大一
样,而且还故意露出胸脯,让青龙纹身显露人前,甚至还乘妈妈不在的时候,骂
我小逼崽子。

  可是这样一个粗鄙流氓,竟然在车里用色手猥琐妈妈,而妈妈却没一丝反抗,
反而将一双性感的丝袜美腿缓缓分开,让他为所欲为。

  张彪又打开内灯,朦胧的灯光照在妈妈那性感傲人的娇躯上,一切看上去如
梦如幻,似乎不是真实。

  「刺啦」一声,张彪大手一动,竟然将妈妈腿上的性感黑丝扯出一个大洞,
那雪白娇嫩的肌肤顿时显露出来,白得晃人眼睛……

  「啊!你这人怎这么粗鲁?」妈妈娇媚地白了粗鄙男人一眼,嗔道:「这件
丝袜名贵得很,还没穿两天呢!又被你弄坏了,真讨厌!」

  话毕,又是「刺啦」一声响,张彪继续扯动,把性感黑丝又撕开一个大大的
口子,妈妈两腿间的黑色丁字裤曝露而出,隐隐间还能看见那雪白大腿根部,好
像有一个鲜艳的刺青。

  眼前发生的一切,简直令我难以置信,虽然妈妈长得妖媚美艳,穿衣风格更
是性感暴露,但实在想不到她竟然会和一个长得粗鄙凶恶的司机搞在一起。

  张彪的色手划过柔美嫩白的大腿肌肤,缓缓地朝妈妈那件堪可裹住肥臀的白
色短裙内探去。

  「唔!……」妈妈浪叫一声,声音酥媚入骨,随即两条修长笔直的丝袜美腿
紧紧地并拢起来,将色手夹住大腿中间。

  我心中大骂,张彪这人渣一定在用他肮脏的手指抠弄妈妈的小穴。这人渣怎
么不去死呢?

  张彪当然不知道我在骂他,他的另一只手也动了起来,搂过妈妈那性感迷人
的身子,直接探到她那高耸入云的酥胸上,握住一颗豪乳用力搓揉起来。

  妈妈穿着低胸连衣裙,两颗浑圆硕大的美乳半露出来,挤成一道深深的沟壑,
一眼望不到底,这雪腻沟壑仿佛是埋葬男人欲望的一道深渊,充满着无尽的诱惑
……

  张彪隔着衣服,对着妈妈那形状完美的乳球又抓又揉,转瞬间,妈妈美目中
闪出情欲的光芒,俏脸绯红一片,她鼻翼淌出娇弱无力的呻吟声,反而更加诱人
至极。

  当张彪长满横肉的凶脸凑到妈妈面前,妈妈娇吟一声,主动吻住他的香肠大
嘴,两人饥渴至极,这一吻惊天动地,激烈得让人咂舌,只见两人脑袋相互交错,
不断移动着,舌头在空中紧紧纠缠……

  妈妈胸前一颗傲挺的乳峰被张彪的大手牢牢地抓握着,柔软的腰肢无力地贴
靠张彪壮实的腰杆上,修长笔直的美腿并得紧紧的,肥臀不自然地向后翘起,搭
在张彪肩头的素手不知不觉中扣了起来,环抱住张彪粗短的脖颈!此时的妈妈就
好像一朵亭亭玉立的娇花,为了抵抗风雨,主动倚靠缠绕住旁边高大粗壮的灌木
上,用她芳香和甘甜的香津,来换取风雨之中的安稳!

  张彪充分发挥了他那血盆大口的长处,牢牢地包住妈妈的香唇,含住她的丁
香小舌用力吮吸着,同时将甘甜的香津尽数吸入大嘴中,半滴都不浪费!

  两人足足吻了十分钟左右才分开,妈妈妖艳迷人的俏脸上满是潮红之色,丰
润的香唇微微张开,大声喘息着,高耸的胸脯微微颤动,她的衣服凌乱无比,就
连黑色胸罩也被推到一边,隐约间,竟能看见粉红色的乳头,而且那雪白硕乳上
面似乎也有一个艳红色的纹身。

  今晚发生的一切,已经颠覆了我的三观,妈妈身上似乎有很多秘密,无论她
和粗鄙司机搞在一起,还是大腿根部和乳房上的纹身,都吸引着我的求知欲。这
一刻,我竟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探寻妈妈身上的秘密。不管如何她毕竟是生我养
我爱我的妈妈,我要了解她,进而保护她,为她分忧!

  张彪色手仍在妈妈的短裙内活动,他绷着丑脸,横肉颤抖,淫声道:「小骚
货,今晚老子就留下了!」

  他竟然以一副主人的口吻讲话,好像妈妈是他包养的情妇一样,这是一个司
机该对女主人说的话吗?一点上下尊卑都没有,简直令人作呕!

  妈妈摇摇头,喘息道:「你该回去了,我怕小天发现,你明天早上来接我!」

  张彪淫笑一声,将手从妈妈的白色短裙内探出,他将沾满淫液的手指伸到妈
妈面前,嘲讽道:「小骚货,你多骚成这副模样了,如果老子走了,谁来安慰你
?」

  妈妈娇媚地白了张彪一眼,嗔道:「你这人,真是坏死了,就知道欺负人家。
再这样,我可要向黄总告状了!」

  张彪哼了一声,道:「黄总如果知道我这样玩你,他恐怕会更高兴。」

  妈妈轻轻捶了他一拳,嗲道:「你们都是大坏蛋,就知道欺负我这个娇弱女
子。特别你这个混蛋,这些天玩得人家还不够?丝袜从早上穿出来,还没到晚就
被你弄破了,害得人家每天都要换!」

  张彪淫笑道:「嘿嘿……不撕破你的丝袜,怎么玩你的骚屄?」

  说完他晃了晃沾满淫液的手指,继续道:「这就是你骚屄里面流出来的水,
老子轻轻一抠,就弄得我满手都是,就算是妓院里的婊子也没有你这么骚!如果
老子不抠你的骚屄,帮你止痒,恐怕你又会跟那帮黑鬼搞在一起了!」

  说完,两指故意将淫液拉成一条长长的银丝,又并拢起来,然后再次拉长,
他想借此提醒妈妈认识到自己的淫荡本性。

  妈妈那张美丽妖娆的俏脸顿时闪出一片羞意,低声道:「好吧!人家怕了你,
跟我上去吧!今晚又不知道如何摧残人家了?不过你声音小点,不能让小天发现
。」

  张彪一听,顿时欣喜若狂,叫道:「骚婊子,今晚让你尝尝老子大鸡巴的厉
害!」

  我心中气极,正犹豫着要不要阻止这一切,忽然识海内碧色罗盘快速转动起
来,随即碧光一闪,忽然罗盘正中心的圆圈内出现了一段文字。

  张彪,男,三十八岁,因故意伤人被判十年,刚刚刑满释放。

  武学境界:后天中期;

  功法:黑虎拳

  门派:青龙帮(打手)

  景蓝,女,三十六岁,蓝天集团总裁。

  武学境界:后天大圆满

  功法:云雨合欢功(残本)

  门派:不详

  主角任务,探寻张彪与景蓝之间的秘密,获得抽奖机会一次。

  「这难道就是所谓玄幻武侠小说里面的金手指吗?」我心中一喜,随即便看
见妈妈和张彪走了出来。

  只见妈妈一头长而飘逸的金色大波浪卷发挽在脸蛋一侧,那双眼皮的眼睛闪
着令男人们为之疯狂的秋波;瓜子脸上铺着一层淡淡的妆容,化得刚好的眼影,
那水水的红唇性感而妖媚。

  比起张彪一米八五的高大身材,妈妈只比他矮了半个头,身高也有一米七五
左右,双臂修长而匀称,仿佛两截嫩藕,一对浑圆饱满的乳峰傲然耸立在胸前,
好似两座拔地而起的山峰,将前襟撑得鼓鼓囊囊的,纤细的腰肢如杨柳般柔软苗
条,不堪一握,硕臀结实挺翘,将柔软的短裙撑出一道完美的桃型弧线,修长的
丝袜美腿性感迷人,大腿浑圆而丰盈,小腿匀称而笔直,不见半点瑕疵,丝袜美
足踩着一双红色高跟鞋,整个人充满着妖艳淫靡的感觉。

  她清澈明亮的瞳孔含情脉脉地看着身旁粗鄙的男人,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
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
滴,令张彪忍不住色欲大动,情不自禁地搂住她的柳腰。

  妈妈紧挨着张彪,那剪裁得体的白色连衣裙将她身材勾勒得魔鬼般惹火,走
动中,一头大波浪形金黄色秀发随风飘扬,即使在夜色中也能发出耀眼的光芒。

  她穿着的白色连衣裙,领口很低,天鹅般优美的雪颈以及精致的锁骨清晰可
见,雪白乳沟完全露出,隐约间还能看见那黑色胸罩上那纹理精美的花边,修长
的雪臂则是赤裸裸地暴露于外,平坦紧致的小腹以及纤细苗条的小蛮腰在紧身的
连衣裙映衬下,显得更加曲线玲珑。连衣裙下摆很短,堪堪裹住肥臀,笔直修长
的丝袜美腿大大方方地裸露于外面。

  刚才黑色丝袜已经被张彪撕破了,在黑亮中透出几处雪腻,在她走动中,两
腿之间的私密处若隐若现,甚至能看见那道鲜艳的纹身和黑色丁字裤。

  我心说妈妈你也太骚了,如果穿成这样走到大街上,路人还以为你是站街女
郎呢?

  我心中微微叹息,但拿她也没任何办法?谁让她是位性格强势的美女总裁呢?

  说到这里,就要提及一下我的家庭了。我出生于一个单亲家庭,从小到大我
就没见过自己的爸爸,是妈妈把我带大的。每次问妈妈,我的爸爸是谁?为什么
不来看我们?这时妈妈总会板着脸,冷声说:「他死了!」然后就给我布置许多
作业,不写完就不许吃饭。这种情况多了,我以后再也没提及自己的爸爸。

  我跟着妈妈姓景,名叫景小天,我妈妈叫景蓝,一个很美的名字,就和她人
一样,美艳动人。在我三岁时,妈妈白手起家,通过许多叔叔伯伯们帮忙,创建
了「蓝天集团」,同时有我和她的名字在里面,可见她还是很爱我的。

  这十多年来,每天妈妈从早忙到晚,只有早上睡醒的时候,我才能看到她。
这让我心中颇有微词,暗示了几次,但妈妈立即拧住我的耳朵,骂道:「你这个
没良心的小混蛋,如果不是老娘在外操劳,你喝西北风啊!」

  虽然不像别的小孩子感受到家庭温馨,但妈妈给了我富裕的生活,几乎要风
得风要雨得雨,上学放学都是司机接送,大多数小伙伴还是很羡慕我的,除了一
个令我十分讨厌的人!

  妈妈的事业越做越大,近期好像在研究上市了,她这些天早出晚归想必就是
为了上市的事情奔波,这样反而让张彪这个人渣跟在她身侧,时刻占我妈妈的便
宜。

  真不知道妈妈为何会接受一个混帮派的流氓打手?难道和他们刚才提及的黄
总有关!这个黄总我认识,是个丑陋不堪的糟老头,他的孙子就与我在同一所学
校上学,他就是那个令我十分讨厌的人。

  为什么我会讨厌他?不仅是因为他小霸王的嚣张个性,更是有一次,我看见
他和自己的爷爷黄老头,一起紧挨着妈妈在大街上行走,他和黄老头的两只色手
同时摸到妈妈的硕臀上,但令我惊叹的是,妈妈竟然不以为意,还和他们有说有
笑的,一起走进了一家五星级宾馆。所以这次张彪这样淫玩我妈妈,除了让我愤
怒,惊讶反而在其次。

  张彪难道是黄老头推荐过来的司机?如果是他推荐的,就不奇怪了。妈妈的
公司是做服装和珠宝设计的,下面还有好几家工厂,设计好的服装和珠宝,由工
厂生产出来,再放到黄老头的商场销售。可以说黄老头掌控着蓝天集团的经济命
脉!

  虽然我很讨厌黄老头,但心里不得不承认他厉害,据说他原先只是一个乞丐,
通过捡破烂发家,慢慢发展成拥有亚洲最多卖场的金融寡头。

  他创建的大地集团在世界各地都有豪华商场,妈妈也是通过与他合作,事业
才开始腾飞起来,而且还听说他拥有妈妈公司的一部分股份,可以说蓝天集团的
生死存亡在他一念之间。所以他的孙子黄二郎正因为这个原因,在我面前嚣张得
很,一口就一句「操你妈」,说这话时,他竟然还大声淫笑起来。

  我这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当然不屑与这种人渣计较,因为不值得,这小子比
我大两岁,还只是上初一,平日里跟社会上的混子流氓搞在一起,经常打架斗殴,
听说还强奸过女学生和女老师,由于他爷爷势力强大,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我正想得出神,忽然听见「啪」的一声响,顿时惊醒过来,原来是张彪用手
大力扇了一下妈妈的肥臀。

  妈妈羞红着脸,掐了张彪一下,嗔道:「大坏蛋,你真可恶!怎么老打我屁
股,多被你打肿了。」

  张彪淫笑一声,道:「谁让你的大屁股在老子面前扭来扭去,看得老子心痒
痒的,妈的,真够骚!」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大厅,张彪坐到沙发上,点了一支烟,抽了几口,把
烟灰弹得满地都是,可见此人素质有多差?

  妈妈到了一杯红酒放到他的面前,张彪好像一名大老爷一样,翘起二郎腿,
接过酒杯,猛的灌了一口,说道:「景总裁,我的骚宝贝,有一个好消息你想不
想知道?」

  妈妈微笑道:「当然想知道,你快说!」

  张彪嘿嘿一笑,说道:「这可是关系着蓝天集团上市的消息哦!不说几句好
听的,老子可不愿意讲。」

  妈妈将金黄色的秀发挽到白皙脸蛋一侧,随即坐到张彪的大腿上,搂住他的
粗脖,将丰润香唇凑到他耳边,腻声道:「好哥哥,好老公,快告诉蓝儿嘛!」

  声音酥媚入骨,性感迷人,顿时让张彪激动起来,他色手探到妈妈的酥胸上,
一把握住高耸的乳房,淫声道:「这些还不够,听少爷说,你还有个绝招,把他
伺候得非常爽,不如让老子也试试?如果你让我舒服了,就告诉你。」

  妈妈这些天一直为上市的事情奔波,听说有上市的好消息,当然不想放过,
而张彪得到消息的渠道,可能是来自黄家爷孙,如果自己早知道一些情况,也好
有应对之策。

  想到这里,她魅惑地瞟了张彪一眼,说道:「想不到那小混蛋竟然告诉你了,
既然如此,你就跟妹儿来吧!」

  说罢,她从张彪大腿上下来,扭着腰肢,领着张彪进了一间浴室。这是一间
豪华的浴室,里面空间极大,大概有三十多平,除了浴缸,还有一个浴池,浴池
旁边还有一张巨大的水床,同时正对着水床,还是一台一百寸左右的液晶电视。
张彪左右扫视了一圈,淫笑一声,转身又去了大厅,不知从来弄来了一张碟片,
打开播放后,一道呻吟声响起来了,妈妈循声看去,这才恍然大悟,不禁白了他
一眼。

  原来液晶电视里正在放一部岛国的淫片,那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就是电视里
发出,妈妈也不知道这家伙从哪弄来的碟片,但注意力还是被那电视里的内容吸
引了过去。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