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下极位之黑棺诡事】(3)

  • 【神下极位之黑棺诡事】(3)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神之救赎
2020/11/26首发于:第一会所、色中色
字数:10837

            第三章、黑棺意志的惩戒

  以黑棺洒下的黑芒汇聚而成,似乎具有某种莫名伟力,以至于无论如何努力,
也看不清长相的身影,静静地站在婉儿身边,唇角微微勾勒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于是,在梦中还未睁开双眼的婉儿脑海中便有一段段画面快速闪过。

  在那些一闪而逝的影像画面中,那一个个衣衫破败不堪甚至已经全裸的美女,
那散发着难闻酸腐气味的幽暗地牢,那喧嚣的闹市……无不带给婉儿无比的熟悉
感,那是这些天不断在意识中闪过的画面。

  可是,随着一条条沾着盐水的蟒皮鞭或者带着小刺的荆棘鞭一下下粗暴的抽
在被绳索镣铐束缚着的女人娇躯上,让那曾经性感白嫩的娇躯不断地浮现出残忍
而凌乱的鞭痕,宛如绘制着一幅幅血腥而邪淫的图腾,一个个女人口中发出的呻
吟分明多了一种比以前更加强烈的凄厉与绝望,同时竟然还诡异的含着一种仿佛
歇斯底里的亢奋与迎合。

  转身,模糊的身影径直迈步朝着不远处的速成隔音密封室走去,而就在祂动
作间,之前还躺着的婉儿仿佛被某种诡异的力量牵引一般,就那么闭着双眼亦步
亦趋的跟着祂走了过去。

  一步踏过暗室的房门,原本还闭着眼睛的婉儿双眼骤然睁开,然后便看到了
自己已经身在一处幽暗宽敞的地牢中了。

  三条锈迹斑斑的铁索悬挂着的一个青铜锅中,一块块木炭燃烧间发出的火焰,
让这个用一道道铁栅栏围起来的地牢中显出了一种带着暗红色的昏黄,浓浓的腐
败与血腥气息令人仿佛看到了最肮脏惨烈的地狱。

  可是婉儿却分明看到已经将身体转向她的祂,那无论如何也看不真切的脸上
露出了一抹陶醉的笑容,同时她这具身体内也有着另一道意识在支配着她的身体
露出了杂糅着紧张、期待、恐惧与渴望的诱人笑容,甚至这种情绪都仿佛水银般
不断地朝着她的意识深处浸润着。

  不知何时,淡淡的暗红色雾气在这个幽暗的地牢中开始隐约可见,让整个地
牢中都散发出了一种仿佛鲜血与红酒混合的气味;若有若无的声音也开始在婉儿
意识中回荡着,仿佛某种轻柔而舒缓的古典音乐,又仿佛万千生灵在对着某种莫
名的伟大祈祷着什么。

  「过来。」

  明明对面的祂并没有说话,婉儿却仿佛听到了祂的想法,同时身体在另一股
意识的操控下带着带着恭顺与畏惧的神情紧随着祂走到这个地牢一侧悬挂着各种
恐怖刑具的墙壁前。

  「脱。」

  在祂的注视下,掌控着婉儿的意识立刻开始伸出自己纤细柔嫩的素手将自己
身上那素白色的萝莉裙缓缓褪下,然后是里面同样白色的胸罩与保守的白色三角
内裤。

  婉儿想要大喊不要,想要制止这一切,可是明明已经确认这是自己的身体了,
但是自己却连哪怕是说出一个字或者弯曲一下手指,甚至露出一个自主的表情都
完全无法做到。

  就好像是对面地祂就是自己身体的绝对掌控者,只要祂意念一动,自己身体
衍生出的另一个意识,便会绝对的服从迎合祂一般。

  这一刻,明明是自己的身体,自己的意识也完全清醒,但是却仿佛有这一具
淡淡黑雾凝成的棺椁将自己那完全清醒的意识禁锢在了自己身体内让自己成为一
个可以完全感受一切,却无法反抗地旁观者。

  而自己的身体则成为了那莫名衍生意识与那黑雾形成的那个谁也无法看清真
实相貌,甚至无法分辨男女的身影,也就是她与祂的舞台。

  于是,婉儿那似乎只有童话中的公主才会穿的珍贵水晶鞋,也终于从那仿佛
上帝雕琢的玲珑玉足中褪了下来,让那精致白嫩的玉足与那诱人的娇躯,就那么
一同暴露在了这散发着腐败与血腥味的地牢中。

  于是,一场属于她与祂的游戏,也属于祂对婉儿的惩戒,在此刻正式开始。

  然后在婉儿还在愣神的时候,她却让婉儿那秀美的俏脸泛起了混合着紧张、
恐惧与期待的愉悦,那荡漾着淡淡水雾的美眸中也显出了羞涩的渴望。

  「咔……咔……咔……」

  一阵锁链声响过后,几道卡扣闭合声音接连响起,那已经在完全赤裸中展示
出了白嫩肌肤与妖娆性感曲线的娇躯,便四肢大开着被锁在了一个大字型的刑架
上。

  手腕、脚腕、腰肢与那修长秀美的粉颈上,那带着斑斑锈迹与血迹的铸铁镣
铐,让原本清纯甜美的婉儿显出了一种仿佛带着无助的凄美与诱人的哀婉。

  「啪……」

  一声随着祂手臂一抖,九尾鞭宛如怪蟒般划过优雅地弧度在空中发出声清脆
的爆鸣,也让她控制下的婉儿那白嫩的俏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一抹恐惧表情,有
着夸张曲线的娇躯跟着轻轻一颤。

  接着祂便脸上带着清浅淡然的笑容,用手中紫黑色的九尾鞭在被她支配的婉
儿一声声凄厉高亢的呻吟中,一次次忽轻忽重的抽打着婉儿那丰挺白嫩的豪乳,
平滑细腻的小腹,修长匀称的玉腿,纤细性感的玉臂等各处敏感部位抽打着。

  「为什么不听话呢?」

  「为什么要停下来?」

  「为什么不继续了?」

  ……

  「我要你继续。」

  ……

  「这是我的命令。」

  「这是你的使命。」

  「这就是你的宿命,是谁让你产生自己有权利与自信,可以去反抗地虚妄幻
想……」

  ……

  对面的祂并没有张嘴说出哪怕一个字,可是一声声仿佛模糊到无法分清男女,
甚至找不到丝毫特点,但却诡异的有着绝对辨识度,让人只要听到便绝对不会听
错不会遗忘的声音,随着那越来越清晰却又带着诡异旋律的音乐,也不断的在这
一次次重重的鞭打中传入婉儿的脑海中。

  声音中听不出丝毫的愤怒与暴虐,甚至听不出任何哪怕是一丝一毫的情感波
动,每句话都宛如被用最标准的读音一字字堆砌出来的,语速更是在缓慢而低沉
中显出一种无法形容的平静与淡漠。

  可是就这种诡异的声音,却带带个婉儿一种莫大的压迫力与恐惧,就仿佛一
只雏鸟突然面对犹如天倾的末世暴雨与惊雷一般,就连掌控着婉儿性感娇躯的她,
都让婉儿那一对美眸中露出了深深地恐惧,一声声高亢的痛哼中也仿佛融入了越
来越明显的婉转缠绵,仿佛是渴望用自己的迎合来祈求祂的宽恕一般。

  而祂却仿佛并不知道那不断在婉儿与她意识中响起的质问,又或者那只是祂
随意的低吟一般,任凭婉儿那性感的娇躯不断地在被铁铐禁锢下有限度的扭动挣
扎中,发出一声声越发绵密的低吟,手中的便在依然自顾自的在婉儿已经泛起了
一道道凌乱鞭痕的娇躯上抽打着。

  仿佛是要让那惩罚逐步加深,也仿佛只是单纯的一场随着情欲波动而越发激
烈的缠绵与互动,甚至只是祂一时性起而进行的随心所欲的游戏,随着祂的手臂
一次次挥舞,紫黑色九尾鞭仿佛蛟龙般在空中肆意的翻腾游弋着,又仿佛要猎食
的猛禽般不断扑向婉儿娇躯,那每一处白嫩的肌肤与带着性感曲线的娇躯。

  先是那平滑的小腹,修长匀称的大腿与那纤细宛白嫩宛如莲藕的玉臂,然后
是那敏感的大腿根部,仿佛刀削的香肩与丰挺肥腻宛如软雪堆砌的豪乳边缘。

  「嘤……啊……啊……好痛……」

  「主人……主人……主人……」

  「啊……啊……啊……」

  一声声越发绵密激烈的呻吟,在她的控制下随着婉儿那纤薄而冰凉的朱唇不
断地开合在这个地牢中回荡着,让者幽暗血腥的地牢中显出越发残忍的旖旎。

  祂那谁也看不清的脸上,也露出了明显的玩味与愉悦表情,似乎是在赞赏着
那掌控着婉儿娇躯的她。

  然而,那手上一次次挥舞鞭子的动作却越发粗暴,甚至那紫黑色的九尾鞭也
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一条二指宽带着螺旋纹路的青黑色蟒皮鞭。

  然后,那条仿佛远古巨蟒复活般的蟒鞭,随着祂手掌的掌控,宛如贯彻祂的
意志般,嘶吼着在空中肆意翻腾。

  而就在着暴虐的翻腾游弋间,每一次有意无意的擦过了婉儿的娇躯,都在婉
儿娇躯上留下一道道青紫或暗红的鞭痕。

  并且在几次粗暴抽打,让婉儿那娇躯各处出现了数道凌乱而残忍的鞭痕后,
这条青黑色的蟒鞭更是一次次重重的在婉儿那丰挺饱满的豪乳与不知何时竟然出
现了点点湿润水痕的骚屄处抽打,细长的鞭梢更是不时会扫到婉儿那仿佛盛开在
神圣雪山峰顶的红梅般的殷红乳头,还有那最娇嫩敏感就连洗澡都未曾用力抚摸
过的阴蒂凸起上。

  「啊……啊……啊……」

  无比凄厉,却依然无声甚至不能对那属于自己的纤薄朱唇有丝毫影响的痛呼
从婉儿的意识中不断发出。

  婉儿那在一道道凌乱的鞭痕下,仿佛被烙印了一幅诡异邪淫图腾,更有一滴
滴混合着鞭痕中溢出的少许血液,而呈现出诡异绯红色的汗水不断溢出的性感娇
躯,也在不断剧烈颤抖着。

  然而着剧烈的颤抖却不是因为感受到了剧痛折磨的婉儿,而是因为那掌控着
婉儿俏脸露出痛苦狰狞,那动人的美眸最深处却闪烁着某种炽烈亢奋的她。

  甚至就在这剧烈的颤抖,与被束缚下艰难的扭动中,除了因为痛苦与畏惧的
多闪,赫然还带着某种激动地逢迎,那被抽打的红肿的骚屄仿佛有生命般的蠕动
着,一滴滴淫水不断从那骚屄内部层层的褶皱与嫩肉中析出,又因为骚屄口的破
损而与那汗水一般,染上了淡淡的绯红色。

  许久许久之后,祂终于再次将手上的蟒鞭放下了,不过蟒鞭放下,却不是这
场游戏与惩戒的结束,而是一种更加诡异的惩罚开始显露狰狞。

  不断在意识中响起的音乐越发显出一种凌乱而诡异的邪淫,那一声声应该是
对面的祂的质问,却在着诡异的音乐中越发淡漠。

  而婉儿那因为早已经遍布着凌乱鞭痕,而显出一种残忍美感的娇躯,在祂的
注视下,先是那被九尾鞭抽打的红肿的鞭痕迅速恢复着。

  与此同时,一条条纤细的棉线却从那红肿的位置出现,并且在逐渐延长中,
仿佛蛛网般开始开始缠绕着婉儿的性感妖娆的娇躯。

  从那平滑细腻的小腹,修长笔直的玉腿,纤细柔嫩的玉臂,到那挺翘饱满的
豪乳,泛着点点淫靡湿润的淫穴,很快那一条条紫黑色的棉线,便仿佛一条性感
的连体渔网袜一般包裹住了婉儿的娇躯,让婉儿显得越发性感妖娆。

  接着那被青黑色蟒鞭抽打的青紫,甚至已经隐约有血痕的鞭痕也快速的恢复,
然后一条条足有二指长的麻绳便从之前被青黑色蟒鞭抽打的残忍鞭痕上浮现出来,
融洽后便迅速延长,仿佛一条条蟒蛇般紧紧地缠绕在婉儿白嫩的娇躯上。

  随后那紫黑色的棉线与青紫色的麻绳同时开始一点点的收紧,婉儿的娇躯立
刻在她的控制下越发激烈的抖动了起来,已经浮现出不正常潮红的俏脸在快速变
换中显出了一种混合着痛苦的愉悦感。

  更有一声声让人分不清痛苦与愉悦的高亢呻吟与浪叫,不断地从婉儿那不断
开合的纤薄朱唇中溢出。

  而随着婉儿那一声声呻吟,粗糙的麻绳开始一边在婉儿娇躯上越发快速的收
束着,让婉儿的娇躯与那大字型的刑架越发契合紧贴;一边宛如蟒蛇般缓慢移动
着,令婉儿在痛苦的压迫下还感受到一种仿佛锉刀划过般的刮擦感,甚至那才恢
复正常的肌肤,又浮现出了一道道血痕。

  那俨然已经编织成一只另类连体渔网丝袜的一道道紫黑色棉线,在这快速的
收束中,更是不时有一处处突兀的泛起一缕青烟,然后那处的棉线便猛地开始燃
烧了起来。

  炙热的火焰在带给婉儿一种强烈的刺痛感的同时,却竟然诡异的完全烧不断
那看上去十分纤细的棉线,反而让那一道道棉线迅速地变成一条条纤细的火线,
然后在强烈的收束力下,缓缓渗入婉儿表面的肌肤,最后深深地束缚在了婉儿每
一寸骨骼上,让婉儿感受到了自己每一寸骨骼乃至骨髓都有一种越来越炽烈的灼
烧感。

  「啊……」

  强烈的刺痛让婉儿感到自己浑身都在不断溢出豆大的汗珠,也让婉儿想要发
出最高亢凄厉的嘶吼。

  可是不知道是因为婉儿的身体还是被那莫名的意识主导着,还是那在缓慢蠕
动间越来越强烈收束的麻绳已经在婉儿粉颈上缠绕了足足三圈,并且也开始缓慢
收束着。

  于是,婉儿那白嫩的俏脸已经变成了一种深深地潮红;于是,一滴滴汗水不
断地从婉儿脸颊与娇躯各处滴落;于是,那本应高亢的呻吟也变得无比沙哑而压
抑。

  同时越来越强烈的窒息感,让婉儿那在剧痛中已经开始颤抖,却又偏偏仿佛
被那莫名意识中传递来的幸福、亢奋、愉悦以及某种深深的崇拜一点点浸润的灵
魂,渐渐地生出了一种就这么死了也许就是解脱的心理。

  只是事情显然没有这么简单,就在婉儿分明感受到自己下身骚屄竟然在那莫
名的意识掌控下,感受着这强烈的刺激,里面层层叠叠的褶皱与嫩肉仿佛有生命
的蠕动中,喷出一股股汹涌澎湃的淫水,一种强烈的愉悦感也仿佛那喷薄的淫水
般像正在剧痛折磨中已经濒临窒息死亡的灵魂中冲击时,变故再次出现。

  「记住这次的的感受。」

  「不要妄图反抗你的命运。」

  「我的意志不容违逆。」

  连续三道依然是每个字都带着最标准读音,却完全显不出任何感情色彩的淡
漠声音响起后,婉儿隐约间似乎意识再次离开了自己那还在承受着折磨的娇躯,
离开了着收押着自己的地牢,看到了自己的别墅,也看到了遥远云层之上的一副
巨大的诡异黑棺,然后她的意识便彻底归于了黑暗。

  终于没有了痛苦,却也没有了丝毫的愉悦,就在这黑暗中,婉儿先是感受到
一种难言的死寂,然后连触觉与时间感都被剥离的压抑与空虚。

  也许只是过了一瞬间,也许已经过了无数年,终于婉儿猛地睁开眼,手臂一
撑身下的躺椅,婉儿险些从躺椅上跳起来。

  只是看到了不远处的女仆小雪与司徒柔,还有周围的天空,婉儿终于在没有
彻底跳起来之前,知道了自己已经不是在那诡异的梦境中了。

  「一场噩梦,好诡异的的噩梦。」

  婉儿长出一口气试图甩掉那股难言的惊悸,还有那竟然在折磨中被那莫名的
意识影响而生出的诡异愉悦满足感。

  只是婉儿正在摇晃的头突然定住了,那一双动人的美眸在这一瞬间,赫然看
到了自己那纤细素白的手腕上,有着一道被麻绳紧紧束缚留下的勒痕。

  而且那白色萝莉裙没有遮住的纤细玉臂与修长笔直玉腿上,一道道凌乱的鞭
痕正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消退着。

  猛然间想到自己刚刚苏醒时的那种快速消退的窒息感,之前以为自己只是错
觉的婉儿,美眸中带着复杂的神情,快速的伸出自己柔嫩灵活的右手,然后婉儿
便触摸到了一道正在快速消退中已经难以感受到的麻绳束缚痕迹了,同时婉儿可
以确定,在自己刚刚醒来的时候,这道痕迹恐怕会十分明显。

  「差点真的死掉吗?」

  这一刻婉儿终于意识到,自己之前那一场场梦境绝不是那么简单,从今以后
她被赋予了某种宿命般的任务,如果她试图放弃或者消极怠工,那么很可能会死
亡,甚至死不了,没错不死的惩罚更加严重,因为那代表着更加永恒的折磨与绝
望。

  「小姐,你的嘴唇……」

  就在婉儿因为梦境有些失神的时候,女仆小雪与司徒柔也注意到了婉儿已经
醒了过来,齐齐走了过来,然后小雪便突然一指婉儿惊疑不定的说道。

  「嗯?」

  婉儿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顺手抬起自己纤细性感的右臂,借着皓白玉腕上微
型智脑的摄录功能,婉儿这才发现自己那朱红的嘴唇竟然也诡异的显出了淡淡的
紫色,甚至自己那随意散在脑后的乌黑秀发,也玷染了一层不易察觉的紫色。

  这种情况似乎很诡异,只是有了那更加诡异的梦境后,这点看起来似乎无关
紧要的变化,反而让婉儿不那么在意了。

  随意的摆摆手制止了女仆小雪的继续追问,不知道是真的屈服了梦中的淫威,
还是婉儿竟然在这诡异的调教与被调教中,感受到了一种异样的刺激与快感,婉
儿那不知道为何玷染上妖异紫色的性感双唇微微一动,便勾勒出了一抹带着越发
明显张扬与妩媚的弧度。

  「过来,小柔。」

  望着对面那比自己大了恐怕不下十岁,但是在自己面前却十分恭顺的司徒柔,
婉儿白嫩的俏脸上的带着一种混合着慵懒与野性的妩媚。

  「婉儿小姐。」

  司徒柔看着婉儿,一种更加强烈的敬畏与崇拜感悠然而生,几步走到婉儿面
前,恭敬地说了一声。

  稍稍偏头瞥了一眼旁边的女仆小雪,婉儿终究没有避讳小雪,只在片刻后便
又将目光望向司徒柔。

  目光中带着越发明显的占有欲与控制欲的婉儿。沉吟了片刻后,缓缓开口道,
「小柔,你之前曾经告诉我,你喜欢拘束,渴望我可以带给你更深的绝望与痛苦,
是吗?」

  「是的,婉儿小姐。」

  司徒柔不知道婉儿为什么这么问,不过还是直接点头回答道。

  「你确定,……不后悔?」

  望着司徒柔,婉儿有种预感这个问题会对自己对司徒柔的未来都有莫大的影
响。

  「不后悔。」

  司徒柔依然没有任何犹豫的回了一句,然后看着婉儿那令她越发敬畏崇拜的
目光,司徒柔隐约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一样,深吸一口气,突然不顾女仆小雪还
在旁边看着,双膝一屈,径直跪在了婉儿身边,用比以往更加虔诚的语气说道,
「婉儿小姐,我司徒柔愿成为小姐您的性奴隶,全心全意的侍奉您,用自己的一
切来取悦迎合您。」

  「性奴隶……,性奴……,你可知道什么是奴?」

  婉儿没有拒绝,却也没有同意,只是伸出右手缓缓地摩挲着在一句话说完便
将头彻底低垂下去,以示自己虔诚与卑微的司徒柔那柔顺的长发,缓慢的说着。

  「世上无主也无奴。」

  司徒柔纤薄的朱唇缓缓开合间,说出的话却让婉儿那原本缓慢动作着的素手,
都不由得一顿。

  司徒柔却在微微一顿后,深吸一口气又继续说道,「我愿以您为我的信仰,
用最虔诚的心去侍奉您,取悦您,您便是我的主;您愿以接受我的信仰,便是我
的主。而于外人,您仍只是您,我仍只是我。」

  「你所谓的主与奴便只是两人之间的事情吗?」

  婉儿那柔嫩的素手又开始缓慢的在司徒柔柔顺的长发上抚摸拨弄着,缓慢低
吟一声后,并没有让司徒柔回答,便缓缓站起身来,一边径直朝着不远处的暗室
走去,一边头也不回的开口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便赐予你信仰我,侍奉我的资
格,随我来吧,记住你说的话,我不敢保证你的绝对安全与享受,但却像你保证,
此后你不负我,我不负你。」

  「谢……,主人大恩。」

  司徒柔恭敬地对着婉儿那性感的背影磕了个头,缓缓站起身来,步履中带着
一贯的优雅随着婉儿朝暗室中走去,那秀美的双眸最深处,却带着一种以前从未
有过的畏惧与期待,似乎已经预感到了自己即将迎来人生中一次足以让自己铭刻
的重大转折。

  「啪……」

  在那虽然不算响亮,但在司徒柔心中却宛如炸雷般的关门声中,暗室的房门
再次关闭了起来,明明应该已经习惯了这一切的司徒柔,看着在那昏暗火光下纤
薄的朱唇勾勒出邪魅张扬弧度的婉儿,却忍不住心中猛地一颤。

  「脱吧。」

  就在司徒柔一愣神的时候,俏脸上带着一种张扬妩媚表情的婉儿,纤薄的朱
唇轻轻地吐出了两个字。

  「是,主人。」

  司徒柔恭敬地应了一声,接着随着娇躯优雅地扭动,灵活柔嫩的素手轻盈舞
动间,白色的连衣裙,性感的蕾丝胸罩与内裤,就那么仿佛随意的散落在了地上。

  然后只穿着一双细高跟细带小凉鞋的司徒柔,那性感娇躯上每一寸白嫩的肌
肤与那诱人的曲线,便完全暴露在了婉儿的面前。

  「堕天使之美,……在于……这惊艳凡尘的……绝世……芳华,……也在于
……那沉沦地狱的……不容……世俗。」

  婉儿口中缓缓低吟着,一双美眸望着司徒柔那迤逦的容颜与那动人的双眸,
柔嫩的素手轻轻贴在司徒柔白嫩的玉颊上缓缓下滑,一路越过司徒柔那修长宛如
天鹅颈般的修长粉颈,越过司徒柔那虽然不算夸张却也有着饱满隆起的玉乳,只
在那宛如红梅绽放的乳头边缘圈了一下,便又继续下滑越过了她那平滑嫩白的小
腹。

  最后在她那光洁无毛的淫穴口,缓慢摩擦了几下,这才又将那带着少许湿润
气息的玉指宛如随意的一扬,点在了司徒柔那同样纤薄而微凉的朱唇上,口中发
出一声若有若无又意义难明的叹息。

  然后婉儿便再次转身,一边不紧不慢的朝前走着,一边伸手一指三排花架前
的空地开口道,「过来吧。」

  「是……,主人」

  跟在婉儿侧后方一步远的司徒柔再次温顺的应了一声,走到婉儿说的地方站
好。

  「嗯……,接下来就先穿上这个吧。」

  婉儿手指摩挲着架子上的一件件黑色紧身胶衣,很快选择了一件,拿到了司
徒柔身边。

  「穿上吧。」

  婉儿说着递给司徒柔,司徒柔应了一声便熟练地穿上婉儿递过来的紧身胶衣。

  然后,呈现在婉儿面前的的司徒柔立刻形象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一个自带着开口器与单方向透视眼镜的全覆盖软塑胶头套,套在她的头上,
让她的口只能淫荡的大张着,一双美眸也只能被婉儿看到,自己却无法看到任何
东西,那长长的秀发却从头套与身体部分连接的开口处,很自然的垂到身后显出
一种邪淫的美感。

  而在她的身上,黑色的紧身衣遮住了她绝大部分性感的娇躯,可是胸部的两
个镂空,还有小腹、上臂内侧与大腿外侧上五个大小不同的椭圆形镂空与下身淫
穴到后庭菊花穴雏的一道开口,又让她那丰挺白嫩宛如雪山般的豪乳,平滑的小
腹,修长匀称的玉腿,还有那本应最神秘的下身淫穴与后庭菊花穴,都暴露在了
婉儿面前。

  再加上那被包裹着的精致玉足上那双与胶衣相连的超过十五公分的黑色细高
跟皮靴,让司徒柔显出了一种越发性感的淫靡。

  「真是个性感的小母狗。」

  婉儿口中说着,又将一条黑色的金属项圈卡在了她那已经被紧身胶衣遮掩住
的修长粉颈,然后拉扯着与项圈连接的黑色金属锁链,将司徒柔拉到旁边的一个
双杠刑架旁。

  当黑色的金属锁链系在双杠刑架前面的横梁时,因为锁链的长度以及婉儿故
意而为,司徒柔只能勉强让自己那一双精致秀美玉足的足间位置沾到地面。

  然后,婉儿看着司徒柔那一对美眸中露出的屈辱与兴奋的神情,又用两条麻
绳在司徒柔那两条纤细的玉臂靠肩膀处束缚成双绳造型,接着双绳折叠对穿在上
臂上勾勒出一个个性感的菱块型,最后又在手肘上部三指宽的位置上重新束缚,
并固定在了前面横梁上的绳孔上,让司徒柔两只被胶衣束缚着依然显出白嫩细腻
的上臂,高高举起朝着两边伸展。

  一副黑色的手铐却又让她双手贴在了自己那被胶衣遮住的额前,甚至那柔嫩
的双手十指还彼此交叠着本细棉线紧紧束缚了起来。

  在婉儿那灵活的指掌控制下,仿佛蟒蛇般游弋的麻绳向下移动,轻易地便在
司徒柔那一对白嫩的玉乳周围编织出了一个性感的五芒星,让那暴露在外面的玉
乳显得越发丰挺诱人。

  然后,又有一道麻绳在司徒柔那平滑的小腹上,结出了一片菱块型的龟甲网,
再让麻绳向两边延伸系在后面立柱上的绳孔处,固定住司徒柔那在绳索束缚下,
越发纤细又带着紧致弹性的腰肢。

  紧跟着婉儿又拿出了两条麻绳,一条在如同束缚司徒柔上臂一般,将司徒柔
那修长笔直的右腿从上到下成蛛网束缚,然后在那纤细的足踝上面二寸处向左右
延伸,分别束缚在两侧立柱中的绳孔上,使得司徒柔那性感修长的右腿完全无法
动弹。

  而另一条麻绳则是先固定在后面左侧的立柱底端,然后缠绕在司徒柔左侧膝
盖上部,将司徒柔左腿像左侧后下方拉扯,接着绳索延伸出去缠绕住司徒柔脚踝
上部三指处,并继续朝着斜上方延伸,最后系在后面横梁最右侧的绳孔上。

  于是,司徒柔那被胶衣束缚着的娇躯便被婉儿,用麻绳轻易地雕琢成了一只
直立望天的黑色毒蝎。

  最后,婉儿又用两个乳夹夹住了司徒柔那两粒殷红宛如红梅般的乳头,接着
用两根黑色的棉线系在乳夹上,然后又交叉绕过司徒柔那性感的香肩,并在另一
端系上橡胶钩子,分别钩在了司徒柔那紧窄干涩的菊花穴与已经在羞辱与兴奋感
中开始有淫水溢出的淫穴中。

  「这样是不是更加漂亮性感了呢?」

  婉儿看着再次被束缚起来的司徒柔,恍惚中竟然升起了一种此时被束缚着的
正是自己的错觉,微微摇头将这种念头打消掉,婉儿那纤薄的朱唇轻易地勾勒出
一抹张扬的弧度,然后一边用戏谑玩味的语气说着,一边随手从旁边拿起一条鞭
子,在空中甩了一下。

  「啪……」

  一声响亮的爆鸣声,甚至遮住了眼中带着屈辱、兴奋还有一种比以前更加明
显虔诚恭顺的司徒柔,那咽喉处挤出的含糊呜咽声。

  同时,也可以清晰地看出,这一次婉儿拿的不再是之前的九尾鞭,而是一条
因为上面带着细密小颗粒而显得越发粗糙狰狞的乌黑牛兽皮鞭。

  没有犹豫,就在被胶衣与麻绳双重束缚着的司徒柔那性感淫靡的娇躯,随着
婉儿第一声鞭子声忍不住轻轻一颤后,婉儿猛地再次一挥自己那纤纤素手上拿着
的鞭子。

  然后,在用开口式口塞卡着嘴的司徒柔,一声含糊压抑的呜咽声与本能的颤
抖中,一条明显比之前更加严重的青紫色鞭痕,便出现在了司徒柔那白嫩的左乳
内侧。

  「好美。」

  就在心中不知道是因为恐惧那梦中诡异的惩罚,还是遵从自己内心中那她自
己都不愿意承认的意思渴望下,将手中的兽皮鞭重重抽在司徒柔左乳上的婉儿,
仿佛也感受到了一种与以往截然不同的异样刺激,口中忍不住发出一声带着陶醉
的声音。

  这一刻,甚至连婉儿自己都分不清,她所说的那两个字,是因为此时还在颤
抖着,左乳上还带着一条已经显出少许血痕的狰狞鞭痕的司徒柔;还是因为与此
同时,让她自己都不确定是否真的在自己身上出现过的,那一瞬间仿佛也烙印在
自己娇躯豪乳上的鞭打疼痛。

  然后,婉儿一双美眸中,闪过了一种以往并没有出现的那分明已经染上了暴
虐与残忍的亢奋,整齐宛如编贝的皓齿轻轻地在自己下唇上一咬,显出一种褪去
了纯真后张扬而野性的妩媚,呼吸着花架上三种似乎只该在地狱深处绽放的花朵
的香味,与司徒柔身上散发出的那微不可查的鲜血味,柔嫩的素手一下下用力的
挥舞着。

  那条乌黑的兽皮鞭也在她的挥舞下,一次次重重的在那穿着紧身胶衣的司徒
柔,性感的肌肤上用力的抽打着,尤其是司徒柔暴露在紧身胶衣外的一对饱满的
玉乳,平滑的小腹,还有那大腿与上臂的嫩白肌肤,更是被婉儿重点照顾着,一
道道凌乱而残忍的鞭痕不断地叠加着,甚至大多数鞭痕因为她越发粗暴的力量与
手中鞭子与之前不同,而隐隐带着斑驳的血迹。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梦中经历的那些对于婉儿心神造成了压迫,还是因为梦
幻与现实中的双重鲜血,让婉儿觉醒了某种特殊的欲望与渴求,婉儿那一对性感
动人的美眸中不仅没有丝毫的怜惜与不忍,反而带着更加肆意的亢奋与野性,一
下下更加粗暴的在浑身都在鞭打下激烈颤抖,可是眼底深处除了痛苦却还带着深
深亢奋、激动与膜拜的司徒柔那每一寸敏感的肌肤上。

  「唔……唔……唔……」

  一声声越发绵密的含糊压抑呜咽声,不断从司徒柔被撑着的纤薄红唇内发出,
与那娇躯裸露部分的一道道凌乱鞭痕彼此辉映间,让司徒柔显出一种柔弱的哀怜。

  不过,今天的婉儿明显在进行着某种蜕变,又或者说是在对那明明中必然存
在的祂进行某种她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朝拜与献祭。

  于是,无论是身为女王对于自己奴的调教与掌控,还是在司徒柔身上重复展
示自己所承受的痛。

  婉儿手上的鞭子抽打的力道不仅没有减弱,反而一下下带着更加暴虐的情绪
用力的在司徒柔那各处性感部位抽打着。

  先是,司徒柔那暴露在胶衣外曾经白嫩的肌肤上一道道鞭痕处出现越发明显
的出血,然后鲜血混合着大滴汗珠从司徒柔那不断激烈颤抖着的娇躯上向下滑落
着。

  接着,不知道是因为紧身胶衣被司徒柔的娇躯撑的,还是被婉儿一下下鞭打
造成的,也开始随着婉儿柔嫩素手上那已经开始沾染了明显血痕的乌黑兽皮鞭一
次次重重的抽打,而不时开始出现一道道明显的撕裂。

  于是,司徒柔那白嫩的肌肤越来越多的暴露在了婉儿的面前。

  于是,婉儿纤纤素手上的鞭子仿佛画笔般,不断在司徒柔肌肤上勾勒出越来
越繁杂的线条,犹如一幅邪淫残忍的风景画。

  于是,司徒柔那一声声含糊压抑的呜咽都变得越发高亢激烈,可是那颤抖着
的娇躯与那闪烁着越发璀璨光芒的眼神,却似乎在倾诉着某种渴求甚至信仰。

  只是,正在激烈动作着的两人都没有发现,不知道何时一滴血从那不断甩动
着的乌黑兽皮鞭中洒出溅落在了暗室的一侧墙壁上。

  然后,这点血液便在某种诡异的力量下,开始不正常的扩张着,周围地墙壁
上开始有一片片暗红色开始零星的浮现,扩散着,却又因为屋中的光线太暗,婉
儿此时情绪又太激烈而完全没有注意。

  渐渐地,婉儿那已经玷染上了一层不易察觉的紫色的长发,仿佛也被墙壁上
那正在扩散的血液,映照出了越来越深的紫色。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