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儿子的未来 妈妈投入他人怀抱】第六章 绿文不喜勿入

  • 【为了儿子的未来 妈妈投入他人怀抱】第六章 绿文不喜勿入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我中有我
2020/11/17 首发于第一会所SIS001
字数:9090

                第六章

  医院的病房中,妈妈坐在大牛旁边,静静看着躺在床上的大牛。此时已经是
结束地下赌赛半个月之后了,原本不被看好的大牛竟奇迹的赢得了比赛,而他的
胜利也解救了我和妈妈,在确认我逃离死厄的当下,妈妈激动的留下眼泪,她果
然还是最在乎我。也因此胡霸也遵守承诺放了我们,并且当面警告胡天宝不得在
骚扰我们,否则父子都没得做。看那胡天宝满脸不甘的脸色,我只感到痛快。毕
竟这段时间他几乎就只跟妈妈黏糊在一起,那一次我没开口后,之后时间里房间
内就只有他和妈妈,在里面发生了什么只能留下无限的想像。之后更有连续好几
日他和妈妈都彻夜不归,不知道在搞什么把戏,只觉得回来后的妈妈身材变得更
好,胸部更大,屁股更翘,腰更细,一双美腿更加修长。最重要的是妈妈看起来
更年轻了,稍微打扮说是20出头都有人信。我曾好奇想询问妈妈却被她无视了,
虽然她担心我的安危,但这段时间我的不作为也确实寒了她的心,这个裂痕只能
靠时间慢慢修补。

  而大牛虽赢得比赛,可是伤也更重了。出院几个小时又回来医院重新治疗,
刚回来时医生也不看好,那几天简直就是在跟死神拔河。幸好他足够强壮终于脱
离了危险期,也让这几天都在医院看护的妈妈稍微放下了心。

  「妈,大牛也算没事了。你就先回家休息吧!」我苦劝道。

  「在等等,等他苏醒后再回去也不迟。」妈妈淡淡地回应。

  「就怕他还没醒,你就先倒下去了。妳要照顾好自己啊!」

  「比起他为我们母子做的,这不算什么。如果你累就先回家吧!说起来你也
好几天没回去了。」

  「我不要,我就怕回去后你又遇到不好的事,我要留在你身边。」我说道。

  听到这话妈妈回头看了我,或许是看出了我对妈妈的关心,妈妈才对我露出
了笑容,感觉彼此的裂痕也小了一些。又过了数天后大牛终于慢慢醒了过来,妈
妈也才真正放下心来,在对大牛说了一些鼓励的话语并要他好好养伤后才终于回
家。而回家后的妈妈再也支撑不住,在房间里休息了好几天。

  看着躺在床上熟睡的妈妈,白皙透红的皮肤光滑紧致,脸上和身上淡淡的皱
纹都消失不见,这哪里还是我的妈妈,分明变成姊姊了。看着此刻年轻美丽的妈
妈,我不禁感叹地回想起从胡天宝手下偷偷打探来的消息。原来妈妈在那几天不
见的时间里是被胡天宝带去做医美整容了,那女医生听说是个密医但技术实在高
超,只要舍得起花大钱就能做到客户的要求。透过我不知道的技术让妈妈的身体
年轻了十岁以上,为了满足胡天宝的喜好,据说还重新修复处女膜并让整个阴道
变成像未经人事的少女那样紧致。双乳不仅更加硕大还开始分泌乳汁,据说到更
年期以前都会一直分泌下去而且不会影响到受孕,双乳的乳晕也从棕色变成诱人
的粉红色。修长双腿的韧带进行剪切缝合与重塑,从此以后妈妈只能与高跟鞋为
伍了,再也穿不了平底鞋。想到以后我再也无法和妈妈一块晨跑不禁难过起来。
另外透过药物与心理暗示,以后妈妈将有不受控的严重的恋物倾向,以前是为了
配合我才勉强穿起性感内衣和丝袜,现在是如同吸毒一样想戒也戒不掉,甚至唯
有主动穿上丝袜才会有安心的感觉。变态的胡天宝甚至要求对妈妈的菊花动手术,
此刻妈妈丝袜美臀内的括约肌敏感程度已不低于妈妈的私密处,未来若有哪个幸
运的男子为妈妈的菊花开苞,妈妈将会惊讶地发现得到的快感不下于一般的做爱,
而且屁眼更加的紧密所得到的高潮甚至会更多。

  这哪里还是一般的美容,简直是洗脑加人体改造。现在的妈妈身体机能不仅
如同年轻女孩,甚至心理上也是,胡天宝的想法恐怕是把妈妈从少妇在变回少女,
比赛结束后的当晚就让妈妈重新体会到初夜时的感受,让她在如同未经人事的女
孩一样受到开苞的洗礼,从此心理上和生理上将蜕变成只属于他的女人。只可惜
由于大牛的胜利,一切已成为泡影。只会便宜下一个得到妈妈的男人!望着此刻
已是人间尤物的妈妈,我内心百感交集地想到。

  大牛醒过来后的几天便吵着要出院,原来是觉得治疗费用实在太高了,第一
次住院由于是胡霸出钱所以住的心安理得,但听说这次是妈妈负担费用便不想再
待下去,觉得太伤荷包了,这个伤回去躺几天就好。不管是医生还是妈妈过来劝
阻他都没有用,最后医生也被烦得受不了,不顾妈妈的请求硬是让他出院滚蛋,
只要定期回医院追踪就好。出院后我们带大牛回到他待的废弃大楼,看着眼前的
环境,妈妈眉头紧皱,这哪是可以安心养伤的环境。原本妈妈还想劝大牛回医院
甚至到我们家养伤,却看到床上放的被揉成一团的肮脏黑丝袜。不用怀疑就是那
次大牛强奸妈妈时的黑丝裤袜。看到那团黑丝袜,妈妈自然想起那一夜,所以脸
色变得难看起来。只是除了生气,由于前段时间被胡天宝挑逗又没有真的做爱,
身体早已充满无法宣泄的欲火,只是这段时间拼命压制下来,此时又被重新点燃。
软脚的妈妈一声低吟差点站不住,还是我扶了她一把,私密处又分泌出爱液。又
羞又气的妈妈只好丢下大牛连忙带我回去。

  晚上我和妈妈待在客厅看电视,看着妈妈只穿着内衣裤加丝袜,身上在披一
件薄纱,显的性感诱人,此刻妈妈的双腿也不住的互相摩擦。

  「妈妈,你穿这样不会觉得冷吗?」

  「你不是都要求妈妈要穿性感一些,怎么现在觉得我穿太少了。」妈妈红着
脸低头回应到。

  「那,妈妈妳不是想让大牛来我们家养伤吗?怎么最后没说出口」我转移话
题到。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曾经欺负过妈妈还替他说话,而且我们要离开前他两眼
一直盯着我,一副要吃了我。如果真让他过来,他想欺负妈妈你能保护我吗?」

  「这个,只是那里环境这么脏乱,至少也应该帮他打扫一下。而且他大概也
很久没打手枪了,所以看到妳才会忍不住一直看妳。而且妈妈变的更漂亮了,我
也很喜欢现在的妳啊!」

  「有什么好的,一辈子只能穿高跟鞋再也不能和你晨跑。胸部更一直一直
…这种好不要也罢。」说完妈妈就负气回房间了。

  只是从隔天起妈妈就会早上出门,下午才回来。我偷偷跟踪才发现妈妈是去
废弃大楼找那个大牛,原来真的是去帮他打扫清理住的地方,也按时送吃的和医
药品给大牛,只是每次过去妈妈都不跟大牛说话,只是做完该做的事就离开。后
来大牛伤口终于可以碰水后,妈妈决定替他擦浴。当她为大牛轻柔的解开衣服露
出健壮的上半身,只可惜布满大大小小的伤痕,妈妈眼神不禁露出心痛与歉意,
在犹豫几分钟后,妈妈才深吸了一口气,颤抖着双手替大牛脱裤子。当再次看到
大牛的巨根时,妈妈还是有被吓到,毕竟这个巨根如此粗大,之前竟然可以进入
自己的身体,不禁感叹人体的奥妙。之后赤身裸体的大牛就站在妈妈面前,妈妈
起身拿了条毛巾过去帮大牛擦拭身体。只是随着时间推移,妈妈脸颊越来越红晕,
好像一颗红苹果,双腿也不禁颤抖起来甚至不时摩擦双腿。看来是大牛的雄性躯
体刺激到了妈妈,使妈妈有些欲火难耐。而大牛看着眼前美丽的妈妈摇摆着那性
感的身体,短裙下的丝袜美腿与高跟鞋,刺激大牛的巨根更加挺立,看着大牛紧
握着拳头拼命克制欲望,但我相信若非有伤在身,恐怕已把妈妈就地正法。我相
信妈妈也感受到大牛的兽欲,虽然也有些害怕,但恐怕内心也有些期待,毕竟这
段时间妈妈也被欲望折磨得很惨。只是养成的传统女性观念拼命克制。就这样,
当一切都结束后,两人都松了一口气。妈妈只想赶快离开,只是在看到那团黑丝
袜后又停了下来,此时丝袜上的痕迹表明大牛在这段时间有用它打过手枪。看到
肮脏的丝袜,妈妈只觉得养伤的大牛不宜再使用就将它拿走。

  「不要!」看到妈妈的动作,大牛哀求道。

  犹豫的妈妈看着大牛片刻还是将它收入袋中,只是接下来妈妈当着大牛的面,
踢掉脚上的高跟鞋,脱下她现在穿的肉丝裤袜后丢给大牛,穿起鞋子慌忙离开。
这一切都被躲在角落的我看得一清二楚。晚上经过妈妈的房间时,隐约传来呻吟
声,我偷偷打开门缝观察,不出意外躺在床上的妈妈正在自慰着,几分钟后达到
高潮的她才发出高亢声,身体瘫软了下来。隔天早上当妈妈又出门时,我才发现
阳台上挂着那双刚洗干净的黑丝裤袜,虽然妈妈不愿承认,但这双黑丝裤袜对妈
妈和大牛都有着特殊意义,所以妈妈才宁愿将它清洗干净而不是丢掉。对我来说
这件黑丝裤袜犹如月老的黑色红线般把妈妈和大牛联系起来,想到这里小弟弟不
禁再次勃起。时隔多日在远离死亡的恐惧后,我的绿妈情节又开始出现了。

  只是到了晚上妈妈竟还没回来,担心她安危的我连忙赶到大牛住处。到时来
发现原来大牛突然发高烧,整个人神智不清。妈妈担心他的安危不敢回家。

  「妈妈,这是怎么回事。」

  「小鹏你来啦!我也不知怎么回事,早上来就这样了,一直发烧一直喊冷,
也吃不了东西该怎么办。」妈妈焦急的问道。

  「最近天气转冷,大牛又只有件薄被子,体弱才受了风寒。」

  「那怎办,要不要在送医院。」

  「我觉得难,上次出院瞧医生脸色就是送去大概也不收。我觉得先为他保暖
补充营养让他凭自己的体力抗过去。」

  「问题是他现在根本吃不了东西该怎么办。」

  我看着焦急不已的妈妈,硕乳随着妈妈走动产生晃动,绿妈情节再次出现,
做出一个邪恶又让我后悔的决定。

  「其实我有办法让他补充营养还能帮助他保暖的方法,只是…」

  「只是什么,要出人命了,想到你就说啊!」

  「那妈妈,虽然你不说但你是不是又开始分泌乳汁。虽然大牛没法吃东西,
但应该还可以像小婴儿一样吸奶,而母乳又充满营养,你…」我不安说道。

  妈妈也冷静了下来,冷冷地看了我一眼。或许是气我此时此刻依然还想着绿
妈。但话已说出口,只好硬着头皮继续道。

  「至于保暖当然是请妈妈你本人替他暖身,若要保暖,人体的温度是最适宜
的,为了达到最好的效果,妈妈也必须裸体才行。这样妈妈先喂他母乳,等他吃
够了在贴在他身上替他保暖,如果真要他快一点好起来,可能也必须说一些让他
有活下去的动力的话才行,他最大的梦想应该就是得到妈妈妳,如果妳能替他暖
身时在他耳边说一些鼓励的话,比如以身相许什么的,应该可以度过这些难关。」
我一口气说完这些浑话,但说完后又不禁深深自责了起来,我到底是怎么了,为
何要对妈妈说这些话,就只为满足自己的欲望,我到底还算不算人。

  「妈,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应该这样说的,我也不知自己怎么了,妳
打我吧!我们还是送医院吧,哪怕我就是跪着求医生也要让大牛重新住院。」

  「小鹏,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你能不能先回去明早在过来,我打算在这住一
晚,明早来帮我准备吃的和衣物还有被子。」妈妈冷静的说道。

  「妈……」我惊慌的回应道。

  「小鹏,妈妈没有怪你,其实你说的确实是最好的办法,对他对你甚至对我
来说都是,不是吗?」

  我愣愣地站在原地,说不出话,也不敢看向妈妈。最后我还是鼓起勇气道。

  「妈妈,妳一个人在这里实在太危险了,还是跟我一块回去吧!对大牛我们
也算仁至义尽了,就当他欠我们的已经还完,我们回家吧!」

  「不会的,还有大牛在,我不会有危险的。其实当初我就已向神明发誓只要
能救你,我就会对他好不再恨他,并不是你的原因,所以你不要放在心上。只是
男女有些事情实在不想让自己的儿子看到,就当是帮帮妈妈离开好吗?」妈妈平
静的说道。

  只是妈妈越是平静,我明白她对我越是失望,现在母子间的隔阂已不是几句
话就能摆平,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遵照妈妈的要求,避免伤害在扩大。我慢慢的离
开,并不时回头望去,只是妈妈已不在看我,而是缓缓脱下了自己的衣物,或许
还有些放不开或者恋物倾向,妈妈赤裸着上半身却依然穿着丁字裤和裤袜,只见
妈妈慢慢爬向大牛,将自己如同少女般粉嫩的乳头凑向大牛的嘴唇,如同喂婴儿
哺乳般让大牛吃着她的奶水。走出废弃大楼时望向里面,黑暗的环境掩盖了一切
淫靡的景象。

  隔天一早我便马上带着东西赶到废弃大楼,整个环境静悄悄的,我来到时发
现妈妈只穿着丝袜正躺在大牛的胸膛上熟睡着,而此刻的大牛也睡得安稳,看起
来烧也退了,嘴角边还沾有乳汁,不用怀疑一定是妈妈的母乳。瞧了下妈妈的硕
乳此刻还是红通通的,还有不少牙印。看着我的妈妈不但喂他母乳,还只穿丝袜
陪他睡觉,就算大牛救了我一命,对他还是感到羡慕忌妒恨。由于两人都还在熟
睡,我也不想叫醒他们,只好将东西放下。并把带来的被子盖在妈妈身上就离开
了。

  之后的两天妈妈都没有回来,看来都在那陪大牛了,晚上也一定是互相楼抱
着睡觉。由于妈妈没再连络我,出于对妈妈的愧疚,我也不敢去打扰她。因为对
妈妈感到歉意,让我对绿妈什么的都没了心思。我这才知道妈妈对我的重要性,
也明白我确实伤了妈妈的心。一但失控了,妈妈真的离开我,大概也是我不能接
受的,我真后悔那时的嘴贱。这时听到了大门打开的声音,应该是妈妈回来了,
我赶紧跑到门口。看到妈妈竟扶着大牛慢慢的走了进来。

  「妈妈,你们?」

  「那里实在不是养伤的好地方,等大牛能下床走路了,我就先带回家了。」
妈妈看了我一眼淡淡地说到。

  接着不是把大牛扶进家里的客房,而是直接带进了妈妈的卧室,看着妈妈这
样的动作,我有些不知所措。等妈妈从房间出来时,我连忙靠过去。

  「妈妈,你怎么把大牛带进你的房间。」

  「我还要随时照顾他,晚上跟我在一起比较方便。」妈妈看了我一眼,拨了
拨头发抚媚说到。

  「妈妈,你,你会讨厌我吗?」我颤抖着说道。

  「不会的,只是我现在实在不想讨论这方面的问题。」

  「那什么时候,你才觉得方便。」

  「等大牛养好伤之后吧!另外,小鹏,有件事妈妈要先跟你说,等大牛伤真
的好了,我可能要跟他做爱。」

  「什么!」我惊讶到,平常相当被动的妈妈竟变的如此主动。

  「你之前不是说要说一些鼓励他的话,让他有活下去的动力,比如以身相许
什么的,在那一夜,当大牛清醒时,我亲口跟他保证,若他养好伤后还是馋我的
身子,我会给他。」妈妈看着我冷静地说道。

  一时间我低着头说不出话也不敢看妈妈,等我回过神时,妈妈以踩着她的高
跟凉鞋,一步一步走回房间,当房门关起时妈妈都没在看我。晚上我看见妈妈扶
着大牛从房间走出直奔浴室,想来是妈妈要亲自为大牛洗浴。我偷偷走进浴室门
口,此时传来妈妈的声音。

  「大牛,水温可以吗?」

  「嗯!」

  「手先别乱摸,先让我洗完。回房间我在帮你用出来。」

  「好」

  「先说好,你还在养伤,一天最多只能一次,如果还要,我就不理你了,伤
好后也别想碰我。」

  「我听你的,阿雪。只是等我好后,你真的愿意,愿意给我吗?」

  「我答应过你的,大牛,只要你还是馋我,我会给你的。」

  之后只有冲水的声音,两人在无对话。出来浴室后就又回房间了。这时妈妈
又来到客厅找我。

  「小鹏,你现在的小弟弟还硬的起来吗?」妈妈轻轻地说道,再次感受到妈
妈对我的关切,我有些哽咽到。

  「没事的,我现在不去管它了。」

  「那,小鹏。之后我和大牛会有一些比较亲密的行为,如果看过后对你有帮
助就来看吧!只是我不习惯被你这样直接看,你偷偷看不要让我发现好吗?今后
房间不会锁门的。」说完后,妈妈就像逃离似的回到房间。

  深夜我偷偷来到房间门口,只开启一道小缝往内看去。此时的妈妈只穿着白
色内裤和白色长筒丝袜,赤裸着上半身,乳头还滴落着奶水,看起来刚刚又给大
牛吃奶,只是吃完奶后,大牛又改吃起妈妈的丝袜美脚来。只见大牛嘴里正吸允
着妈妈的一只美脚,另一只则在大牛的巨根处不断抚摸挑逗,时而整个脚底板踩
在大牛的肉棒上,时而诱人的丝袜足尖又不停在大牛的的子孙袋上轻轻拨弄,最
后脚心抵在大牛的龟头处按压,受此刺激大牛的巨根已是完全挺立。

  「好吃吗?居然不嫌脏总爱吃我的脚。」妈妈的眼神迷离,说话语气像是对
待自己的情人一样。

  「嗯,嗯。」整个嘴塞进大半脚掌的大牛说不出话,只能发出声音回应。

  之后满足口欲的大牛慢慢吐出妈妈的丝袜美脚,接着妈妈两脚夹击大牛的巨
根替他足交起来,看来被胡天宝调教过的妈妈对足交颇为熟悉,熟练的帮助大牛
发泄。终于,一声闷哼,大牛射出大量的精华,此刻妈妈的丝袜美脚沾满了大牛
的口水和精液,但爱洁的妈妈竟也不嫌脏,没打算脱下直接爬到大牛的身上,两
个人搂在一起没多久就睡着了。

  之后妈妈晚上总是会帮大牛发泄一次,有时用丝袜帮他打手枪,有时帮他足
交,有时帮他乳交,有时甚至帮他口交。有一次他们洗了超过一小时还没从浴室
出来,我好奇去偷看,才发现大牛正坐在浴池边缘,妈妈正跪坐在他胯下低着头
帮他口交起来,大牛闭着眼享受妈妈的服务,双手还不停揉捏妈妈的硕乳,乳汁
都被捏的喷溅出来。之后大牛抖了一下,射出的精华全进了妈妈的嘴里,只是妈
妈没有吞下还是吐了出来,我看见大牛失望的脸色,但很快就消失。

  「大牛,会不会觉得我太淫荡。」帮大牛服务后的妈妈,坐在大牛怀里问道。

  「怎么会呢?我以前看片子,知道女人都会这些技巧啊!妳的老公一定很幸
福。」

  「其实我以前根本不会,也没帮我前夫服务过,是我待在胡天宝身边时被迫
学会的!大牛虽然我没跟胡天宝真的做过爱,但其他的他都试过了,其实在古代
我也算是不洁的女人了,这样你还会要我吗?」

  「会的会的,以前我保护不了你,害你受苦,但我不会在乎过去的事,我只
希望你成为我的女人。」

  「大牛我,呜!」妈妈还未说完,嘴就被大牛堵上,我也就离开不打扰他们
的温存了。

  虽然妈妈定时帮大牛发泄欲望,但自己却没有,被胡天宝改造的身体受到大
牛的刺激总是欲火难耐,随着时间推移在贞节的烈女都要变荡女,大牛发现妈妈
问题后,希望替妈妈解决。提议也由他帮妈妈口交,最终受不了的妈妈勉强同意,
只是害羞的她不敢正面望向大牛,只好用她丰满的丝袜美臀对向大牛,整个人坐
在大牛的脸上。当大牛隔着丝袜大力吸允着妈妈的私密处,甚至用他的舌头舔弄
甚至伸进私密处的内部时,妈妈愉快的颤抖着,自落入胡天宝手中到现在这段时
间妈妈身体的欲望终于有了发泄的管道,这是自己自慰也满足不了的,妈妈不受
控的开始发出呻吟声,害羞的她不想被人听到,当看见大牛挺立的巨根,马上扑
上去帮他口交起来,受到刺激的妈妈不在只是用舌头舔弄甚至主动为大牛深喉起
来,「唔…唔啊…唔…啊啊……」。

  由于房间里传来了妈妈那隐隐约约的呻吟声,我不由自主跑去偷看。只见一
丝不挂的妈妈只穿着性感的肉色丝裤袜,与大牛在床上做着69的动作,这一对
男女正头尾相接的叠合在一起,用彼此的嘴巴与舌头,舔舐吮吸着对方的生殖器
不住的发出声音「唔…唔啊…唔…啊啊……」。

  眼神迷离的妈妈脸上早已泛起了红晕,自己反趴在大牛的双腿间为他深喉,
而诱人修长的丝袜美腿则跪在大牛脸的两旁,被大牛贴脸抱着的丝袜肉臀不住的
抖动,那泛滥着爱液的私密处,也被大牛用舌头隔着丝袜一直舔弄,终于两人极
有默契的同时发泄出来,这一次心态有所改变的妈妈将大牛的精液全部吞下。此
后在大牛伤好之前,这样彼此满足对方欲望的方式就一直上演。

  在妈妈无微不至的照顾下与不时的奖励下,大牛自然好的快,这天在回医院
追踪后,医生宣布已经康复不必再来。大牛高兴地抱起妈妈又亲又吻。晚上我待
在我的房间里,想着今晚大牛终于可以和妈妈结合了。这时传来敲门声,只见妈
妈来到我房中。

  「妈妈你怎么来了,今天不是大牛会跟你求欢吗?你怎么来了。」

  「我跟大牛约定明晚才给他,今天我想跟你睡,可以吗?」

  「当然可以,妈妈欢迎你过来。」我高兴地邀请妈妈进来。

  「小鹏,这段时间冷落你了。只是妈妈得调整好心情才能与你谈话,你会怪
妈妈吗?」

  「不会的,妈妈。都是我不好,让你失望,应该怪我才对。」

  「小鹏,你可能知道我在胡天宝那里经历了什么。但我想在说给你听,这听
起来挺奇怪的,但我希望你可以相信我。在那段时间,胡天宝让我去动医美手术,
还让我修复处女膜,但最重要的是,那个女医生似乎使用某种催眠或心理暗示让
我忘记以前的性经历,说是忘记也不太对,更像是一场梦,不管是跟你爸爸的还
是大牛的,以前做爱的记忆就像梦一般不踏实,所以对我来说接下来与别人的做
爱就会像是我的初夜一般,或许对比较开放的女性来说,对能够重温第一次做爱
的感觉会感到高兴,但妈妈是比较保守传统的女人,如果以现在这样的状态去跟
其他人做爱,就像是把自己的贞操献给那个男人,很可能妈妈就会对那个人产生
依恋感舍不得离开。所以,所以如果是我的第一次,我还是希望可以给我爱的人,
那个人就是你,小鹏你愿意吗?」

  说明完的妈妈当着我的面脱下了睡袍,露出里面美丽的风景。紫色的马甲内
衣,情趣式的紫色丁字裤,可以松开两侧蝴蝶结进而脱下,不必先脱丝袜在脱内
裤。缕空的紫色裤袜,一身性感的紫色装扮的妈妈实在诱人,这样美丽的尤物,
竟然愿意献身给我而且还是我妈妈,若是大牛知道可能会把我碎尸万段。

  「那妈妈,如果你给我了,明天还会跟大牛做爱吗?」

  「应该还是会的,毕竟我已答应他。就当是报答他,给他一夜美好的回忆,
之后我会请他离开,不要再打扰我们母子了。妈妈也不需要你负责,若以后你还
想要我会给你,但大多数时间我们依然是母子,妈妈还是希望你有自己的家庭。」

  「如果我今晚拒绝你又会如何。」我不安地问道。

  「小鹏,之前妈妈受胡天宝调教,整个身体体质已经跟以往大不相同,你也
看得出来。其实妈妈一直受到身体欲望的折磨,大概快撑不住了,就算不跟大牛
欢好,总有一天也会爬上别的男人的床,既然这样那还不如给了大牛,起码做他
的女人也不会太差。小鹏可以告诉我你的答案吗。」妈妈以期待的眼神望向我。

  我感到十分为难,其实若能得到妈妈,我有什么不满足的。但是我的小弟弟
时好时坏,那怕现在看到打扮得性感的尤物妈妈跟我求欢也只是半硬的状态,我
实在不希望我和妈妈的第一次是这样情况下草草结束,而且得不到满足的妈妈有
可能会不自主地再去找其他的男人。看过色文的都知道,那怕一个女人多爱一个
男人,若得不到满足,肉体终究会被有大鸡巴的登徒子征服。若妈妈拒绝大牛让
大牛离开,凭我是守护不了这么一个丝袜美母的。搞不好还会让胡天宝重新过来
纠缠妈妈,这是我不允许的。看着妈妈期待的脸色我想把我的理由跟她说,但怎
么都说不出口。最后脱口而出的竟是这句

  「妈妈,大牛的鸡巴大吗?」

  「大,又粗又大。」期待儿子能给予自己期待答案的妈妈,得到的却是这样
的回答,知道自己的命运不再是儿子或自己所能掌控,之后只能接受大牛大鸡巴
的洗礼成为他的女人。

  看着满脸失望的妈妈,我知道这一次我和她的关系再也回不去了。

  「那妈妈,你还愿意今晚和我睡吗?」我不安地问道。

  「当然啊,今晚我还是想跟你在一起,因为以后可能再也没机会了。」妈妈
看着我,轻轻地说道。

  是啊!未来的大牛只怕要和妈妈夜夜笙歌,之后妈妈哪有机会再和我睡觉,
就是有大牛也不会允许。就这样,今晚我仍与妈妈相拥而眠,贴身感受着妈妈美
好的身体,只可惜以后都不再属于我了。在半梦半醒之间,我却依稀听到妈妈的
声音,似乎是对我诉说着。「小鹏,或许在未来,你不在是我心中的唯一。但依
然会是我心中最重要的宝贝!」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