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气妈妈诱惑我】(九 「照顾」生病的妈妈 中 睡梦中调教妈妈的玉足)

  • 【色气妈妈诱惑我】(九 「照顾」生病的妈妈 中 睡梦中调教妈妈的玉足)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一之麻
2019年11月25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本站首发

         ********************************

  本来这一剧情应该这篇就结束了,可我发现自己水字数……不对,是创作的
能力好像越来越强了,也不能浪费啊,就再加一篇好了。

  对了,狼友们是喜欢丝袜多还是喜欢裸足多呢?这对后面的创作可是个关键
哈哈。我自己是喜欢裸足多一些,当然丝袜也不差……

         ********************************

                (一)

  我套着一件黑色大衣,走在充斥着凉意的街道。最近的一家药店已经关门了,
我只好用手机搜索到了一公里外的另一家。

  药店所在的街道很是热闹,即使已是晚上十点店面也都在营业,一副灯火通
明的景象。

  我走进店内,里面宽敞明亮,空调温度也很舒适。暂时没有其他顾客,只有
一名店员坐在近处的柜台后玩着手机。令我惊讶的是,这店员竟然还是我熟悉的
人。

  我将大衣领子拉高藏住下半张脸,双手揣兜,表情神秘——虽然我也不知道
为什么要这样做。

  「咳咳,请问有体温计吗……」

  「哈哈,班长,你这是在cos间谍吗,真是一点都不像啊」南茜瞬間识破
了我的伪装,抬起头嬉皮笑脸地看着我。

  「……你怎么会在这啊」我很是疑惑地问道。

  「这是我家的店,我在这有什么奇怪的吗?」南茜表情玩味「倒是班长怎么
会大晚上地跑来药店呢」

  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南茜家的住址和我家挺近,但着实不知道这家药店就
是她家开的。

  「咳咳,我感冒了,有些不舒服……」想起方才家里的旖旎,我竟下意识地
撒了个慌,难道是因为心虚?

  「哦——」南茜一副了然的模样,而后眼神一亮「嘻嘻,你来的正好,我一
个人正无聊呢,来陪我坐坐呗」她说着拍了拍身旁的椅子。

  「……我是来买东西的」

  「哎呀,你急什么,又不是不卖给你」她站起身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
伸出来拉着我的衣袖「再说班长帮助同学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我不禁吐槽,这家伙口口声声地叫我班长,学校里怎么没有一丝尊重的表现。
不过转念一想,妈妈现在应该睡得正香,我倒也不急着回去,便跟着她坐到了柜
台后的椅子上。

  这时我才看清南茜的全身,面容玲珑清秀,留着清爽的齐颈短发,松垮垮的
淡绿色衬衫没有系上扣子,露出里面的白色T恤,腿上则是一件宽松的短裤,穿
着拖鞋的白皙小脚晃来晃去,显得很是悠闲。

  「你要我坐这干嘛,你不是在玩游戏吗,我可不会那些」这是实话,我的课
余时间大部分都在看书学习,很少会接触这些游戏娱乐之类。

  「嘿嘿,我知道」南茜弯腰从柜台下的书包掏出一堆书本试卷「班长你帮我
把作业做了呗,这你总会了吧」

  「啥?」我顿时拍案而起「姜南茜,你不要太过分了,平时上课不认真,作
业也老拖欠,我都没说你,你竟然还得寸进尺了」我气不打一出来,这不是骑在
我脸上拉屎吗。

  可对方却神色平静地继续玩着手机,轻描淡写地说道「你不做的话,我就把
你之前数学课偷偷干的事说出去」

  「咚——」我立马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气势瞬間焉了下去,惊恐不已地说
道「你……你说什么……」

  要说我数学课干过的见不得人的事,也就只有……(详见第三章)

  「哼哼,我可是就坐你后边的,你干什么我都看的一清二楚哦」南茜一脸得
意的坏笑「品学兼优的班长上课偷偷看小黄片,这事儿传出去,一定特别好玩吧
哈哈哈哈……」

  听到她说出这话,我反倒松了一口气,幸好,她不知道那其实是……

  不过内心还是一阵懊恼,自己怎么这么大意,忘了身后这家伙的存在。

  「你也不用害羞哦,我知道男生都会控制不住去看那些的对吧」南茜侧着身
子,表情玩味地看着我。

  「呃……那个……你没告诉其他人吧……」我脸上羞红,面色窘迫地问道。

  「暂时还没有。不过班长,你是不是得给我点封口费呢」

  我立马拿过那一片空白的练习册开始奋笔疾书,表情谄媚「南茜……南大人,
您作业要几成对啊?依我看六成应该挺合适吧?」

  「嗯……三成吧,比我自己做高点就行,记得笔迹要像我的啊」南茜翘起一
只细腿轻轻晃悠,手里玩着手机,轻松地说道。

  没办法,情势所迫,有时真得乖乖接着,甚至还得把纸给人递过去……

  「除此之外,你还得帮我一个忙,就现在」南茜继续说道。

  「好……只要我能办到的」

  听到我的话,南茜微微一笑,竟将椅子靠了过来,侧过身子,将一双白嫩的
脚丫搭在椅子上,然后将后背靠在了我的肩膀上半躺着。

  「你,你干嘛……」略显亲昵的动作让我吃了一惊,有些疑惑地问道。

  「你别问,就当给我当靠垫好了」

  「呃……」她不说,我也不好再问,更不敢不接受,只能乖乖就范。

  于是,我帮南茜做着作业,她靠在我身上玩着手机,就这么静谧地过了十几
分钟。幸好是大晚上,也没有什么客人要应付。

  十点半左右,一名穿着便服,身材适中的中年男子走进了药店,我急忙顶了
顶南茜提醒她,可她只是看了一眼便继续玩起了手机。

  我心里顿时有了几分猜测,待男子走近,看到那和南茜有几分相似的面容,
也更加肯定了下来,赶忙推开了南茜的身子。

  「姜叔叔好」虽然气氛有些奇怪,我还是礼貌地问好。

  男子一走进来,看到柜台后的情景,面色便异常地难看。看了我一眼,并没
有理睬,只是恼怒地向南茜吼道「让你看店和写作业,你看你都在干什么?整天
就知道玩手机,自己成绩有多烂不知道吗?现在还学会和不三不四的人瞎混起来
了是吧?」

  我听得不禁有些窝火,你教育孩子就教育呗,怎么还指桑骂槐啊,我怎么就
成了不三不四的人了?我好歹也是……

  「人家可是次次年级第一,老师校领导面前的大红人,怎么就成了你嘴里不
三不四的人了?你眼光还真是高啊」南茜低头看着手机屏幕嘲讽道。

  「嗯……嗯?」男子愣了愣,打量了我几眼,将信将疑地问道「小伙子,她
说的是真的?」

  「哈哈,没有没有」我微笑着回答「还是当过几回第二第三的……」

  男子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表情顿时变得有些精彩「哎……哎呀,同学
实在抱歉,我刚才被这臭丫头气到了……我是南南的爸爸,你叫我姜叔叔就好。
我刚才一进来就看见你在学习,就想着你肯定成绩特好,不像我们家南南……同
学你叫什么名字?」

  「姜叔叔好,我叫张逸翔」我有些无语,您一开始可不是这么说的……

  「张逸翔……哎张同学,我记得你,你是南南的班长吧,上次家长会还见过
你来着,我说怎么有些眼熟呢」姜叔叔表情彻底变得和颜悦色起来。

  「哈哈,能被姜叔叔记得是我的荣幸……」我稍稍松了口气,既然能被认出
倒也省了许多解释的工夫。

  说着,姜叔叔脸色突然有些失落「唉,南南在学校一定没好好学习吧,这臭
丫头在家里就跟个小祖宗似的,大人说话她也不听。张同学你平时也请多督促她
些,别让她光知道玩,最后连高中都考不上……」

  「那肯定,南茜还是很聪明的,只要肯静下心来学习一定没问题」我嘴上说
着,心里却抱怨道,我是在督促也肯帮助您女儿——毕竟是班长的义务,可是她
自己不听啊……

  「是吧,你也是这么想的吧」姜叔叔轻叹了口气「不过既然张同学能负责,
我倒是放心了一大截」

  负……负责?这话听起来怎么有些怪怪的。

  「对了,张同学父母是做什么的?能生出这么一表人才的儿子,还教育得这
么出色,家长肯定也都是精英吧?」姜叔叔突然问道。

  「没有没有……」这怎么还有些查户口的意思,我正要回答,却被一旁的南
茜抢下了话头。

  「人家爸爸是xx企业的CTO,可比你这个小药店老板有本事多了。他妈
妈以前也是公司经理,现在为了儿子做了家庭主妇呢」

  我脑袋上一阵黑线,你这家伙怎么把我调查得这么清楚,怕不是对我有什么
企图吧……

  我略显尴尬地笑了笑,表示肯定。

  「真的?哎呀哎呀,我猜的没错,果然是什么家庭养什么孩子哈哈」姜叔叔
表情顿时变得更加和蔼,甚至亲切地伸出手来和我握了握。

  「好啦,赶紧走啦,没觉得自己很碍眼吗?」南茜说着,突然抱住了我一只
手臂,做出很亲昵的样子。

  我顿时面色发白,你这家伙怎么总喜欢触人逆鳞,这可是当着你爸爸的面啊
……这不是故意让他误会吗?

  果然,姜叔叔的脸色变得有些尴尬,但随后却又舒展开来「哈哈,说的也是,
我就不打扰你们学习了,有客人买药的话再叫我吧」说着便转身离去,临走前又
特意加了一句「张同学的话,我还是很放心的……」

  喂!你放心什么啊!别走啊!我心里大吼着,看着姜叔叔离开了药店,想着,
完了,这下是彻底洗不清了。

  而转头一看,南茜正伸出舌头一脸得意洋洋地看着我。

  我深深叹了口气。我算是明白了,这家伙就是想拿我当挡箭牌白嫖玩手机的
机会,顺便气他爸爸一手,作为平时被训斥的回击。

  我抽出自己被抱着的手臂,面无表情地说道「这下你满意了?」

  「满意了,哈哈,有你这个大学神做靠山,以后我爸妈再刁难我时我也不怕
了」

  「你不怕什么呀」我用力给了她一记手刀「没看出来吗,姜叔叔是想让我辅
导你学习,好让你考上高中,不然你以为会这么简单就放过我们?」

  「看出来了,怎么了?」南茜揉了揉额头,满不在乎地说道。

  这倒是让我愣住了「行吧,没怎么,反正你要是不管,最后考不上的是你不
是我」

  「哼,高中到底有什么好上的?再说考高中不是很简单吗,我随随便便就能
考上。」南茜一副悠然的样子,真不知道是自信还是天真。

  「你……唉,不说了,你快点把体温计取来吧,我得回去了」我随即站起身
来。

  「这么快就做完了?这比我胡写还要快啊」

  「你以为我是谁啊」说着,我已经回到了柜台前。

  南茜转身从药柜上拿了一支电子体温计递给我「诺,送你了」

  「哦?这么大方?」

  「嘿嘿,要跟领导打好关系,以后方便办事嘛」南茜狡黠地笑了笑。

  我不禁哑然,说这家伙聪明真不是假,但总是用错了地方。

  「行,那我也不客气了」我神色随后有些尴尬「那个……数学课上的事…
…」

  「诶?班长说什么呢,你不是一直都在认真听讲的吗?」南茜装作不解。

  听闻此话,我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身准备离开。

  「班长,你会对我负责吗?」南茜突然冷不丁来了一句,让我不禁愣了愣神,
心里微微一动。

  「你指学习的话,只要你肯学,我随时奉陪」说完,我便拿着东西离开了药
店,回家去了。

  ……

  ……

                (二)

  此时已快到十一点,我终于从南茜家的药店回到了家里。

  端着凉水和毛巾推开妈妈的房间门,一股温暖和暧昧感顿时将身上带着的凉
意驱散,空气中还隐隐弥漫着淫靡的气味,令人有些意乱情迷。

  「妈妈,你醒着吗?」我到妈妈床边轻声问道。

  床上的人儿眼眸轻闭,呼吸均匀,似乎睡得正香,没有回应我的呼唤。

  我用毛巾拭去妈妈额头和脸庞上的汗水,心里充斥着温暖的感觉,不禁勾起
了以前我感冒时的回忆……

  ……

  「小翔,感觉好点了吗」妈妈蹲在我的床边,穿着米色的居家长裙,长发在
末梢处扎起搭在肩上,攥着毛巾轻柔地拂过我的额头,凉爽的触感顿时将我的昏
热消解了不少。

  「嗯,谢谢妈妈,舒服多了……」躺在被子里的我虚弱地说道。

  「唉……」妈妈表情很是心疼,微凉如玉的手背贴上我滚烫的脸颊,令我感
觉极为舒适,恋恋不舍。

  「小翔也真是的,这么凉的天,开着窗户就睡着了,能不感冒吗」她轻声埋
怨着,比起责怪,心疼却占了绝大部分「快睡吧,医生说你要多休息……」

  「妈妈我睡不着……」我稍显难受地回答。

  「嗯?小翔哪里不舒服吗?」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枕头太硬了吧」我小小撒了个慌,虽然不好意思承
认,但我心里其实只是想让妈妈多陪陪我而已。

  「呵呵……是吗……」妈妈温柔地笑了起来「那妈妈给小翔换个舒服的枕头
吧」

  「啊?不用……」我以为妈妈要离开,赶忙挽留。

  妈妈并没有走,而是微笑着爬上了我的床,令我有些疑惑,但总算是安下心
来。她在床头侧坐着,提起裙边,光滑白皙的小腿玉足交叠置于身旁,将我的脑
袋放到了自己的大腿上。

  「哦~ 」柔软微凉的大腿肉贴在我红热的脸颊,一阵舒爽竟令我轻轻叫出了
声。

  「小翔觉得枕头舒服吗?」妈妈轻声问道。

  「嗯……好舒服,是我枕过的最舒服的枕头……」

  「呵呵,那就好」妈妈有些欣慰地笑着「小翔今天就枕着它睡觉吧……」

  「嗯……」我有些担心妈妈会不会被我的头压得酸麻,但实在是不忍离开这
惬意的温柔乡。我的脸颊没有变凉,反而是更加滚烫起来,炙烤着妈妈柔嫩清凉
的大腿肉。

  妈妈却只是温柔地笑着,玉手轻轻安抚着我的下巴和脑袋,或许身体会不可
避免地有些难受,但丝毫没有在我这个儿子面前表现出来。

  妈妈芬芳的体香环绕在鼻间,令我仿佛置身于阳光下的花海。我被这份恬逸
和舒适侵蚀,闭上眼睛,很快就沉醉其中,几欲睡去。

  半睡半醒时,我听到家门轻响,随后传来一阵有些急切的脚步。是爸爸回来
了吧,他那时还没有随企业去特区发展,但作为核心骨干,每天也都是深夜才能
回家。

  「小翔怎么样了……」

  「嘘……」爸爸走进我的房间,正欲说话,却被妈妈噤声的手势和声音制止
了,赶忙收起声音。

  「刚吃了药,好不容易睡着,你可别又吵醒他了」妈妈轻声说道。

  「抱歉……」爸爸有些歉意「大夫怎么说?」

  「嗯……只是着凉了,但烧得厉害,恐怕这几天都去不了学校了」

  「怎么……怎么会着凉呢」

  「还不是跟你学的」妈妈不禁抱怨道「我早上去叫他起床,却看到他竟然趴
在书桌上睡着了,但窗户还大开着……天哪,这么凉的天,被风吹了一晚上,就
是铁打的身子也禁不住啊」

  「啊?」爸爸有些愕然。

  「都赖你,不知道把你那些毛病留着,不要遗传给小翔吗。现在真是父子俩
一个样,做起事连身子都不顾了,唉……就不能让人省点心吗」

  「呃……」爸爸一副有苦说不出的表情,这也不是他能决定的啊……随后递
出手上的盒子「我买了些青少年吃的的营养品,应该能补补身子」

  妈妈接过盒子,轻轻放在床边,叹了口气「你与其买这些,还不如多抽时间
陪陪他」

  「那是……那是……」爸爸允诺着已经说过无数遍,却几乎没履行过的话。

  不过我心里也从没埋怨过爸爸,我知道他肩负重任,志向远大,而且全心全
意支撑着我和妈妈的生活。

  「你也累了吧,快去休息,我在这陪着小翔……」妈妈柔声说道。

  「好,我就在书房,有什么事叫我就好」爸爸这么说,看来又是有工作要加
班加点。

  妈妈也对此见怪不怪了,看着爸爸轻轻关上房门,继续低头轻抚着我的脑袋。
我也终于支撑不住,沉沉睡去……

  ……

  妈妈带着体香的膝枕绝对是世界上最好的枕头,仿佛拥有着魔力,能消解掉
所有的疲劳和病痛。

  不过反过来似乎不可行,我的大腿除了骨架就是男生坚韧的肌肉,躺上去的
感觉估计和石头差不多,肯定不能给妈妈当枕头用,除非要故意硌醒她。

  回想起刚才药店的遭遇,我不禁默默感慨了一番。比起许多其他同学的家庭,
我家确实省了不少烦恼。这都要归功于爸爸的踏实能干,妈妈的温柔体贴,还有
我自己的一些努力。至少他们不用担心我能不能上高中的问题,倒是可能会烦恼
该接受哪所学校的邀请……

  我有时会觉得,和妈妈之间的暧昧,也算是她对我的奖励吧……所以,为了
能得到妈妈更多的奖励,我也会尽力变得更加出色。

  我一边感慨着,一边掀开妈妈的被子,继续用毛巾擦拭她蓝色花点睡衣下,
露出的白皙如玉的前胸、小腹以及小腿。妈妈在梦中轻轻嗯了几声,嘴角可爱地
翘起,似乎感到很是舒适。

  当我顺着妈妈身体往下擦拭,看到那睡衣裤脚下露出的一双乖巧白嫩的玉足,
被被窝捂得香汗淋漓,热气腾腾的样子,好像刚出屉的馒头一般,竟忍不住吞了
口口水,拿着毛巾的手也停在了空中。妈妈未出一语,光是睡梦中露出的部分身
体,竟也如此诱惑。

  所以,妈妈你就先给我今天的辛劳一点奖励吧……如此想着,我将毛巾扔在
一旁,捧起那双精致可口的小脚,贪婪地舔食起妈妈葱白脚趾的根部,脚汗和气
味最多最浓之处,如同杜康第一次从腐烂的树干中发现香浓的酒精一样。经过温
热被窝的酿造、发酵和贮藏,妈妈脚上的滴滴汗液也变得如同美酒,带着浓郁醇
厚的味道,沼泽般的湿,海盐般的咸,酵乳般的酸,霜柿般的涩,交糅混杂又浑
然一体,唇齿留香而回味无穷,充斥萦绕在口鼻和大脑之间,刺激比起酒精更加
地直接而强烈,令人沉醉其中,流连忘返。

  但还没待我细细品尝,妈妈的脚丫却自己蜷缩挣扎了起来,似想摆脱我舌头
的侵犯,这倒令我有些思绪万千起来——虽然说出来有些害羞,但妈妈应该是知
道我喜欢她的美脚,所以平时也会让我尽情地释放对它们的渴求,甚至主动诱惑
我来观赏、捏揉、舔舐、玷污……

  但此时妈妈睡梦中的反应,也就代表她的身体还是本能地排斥着这类行为—
—就像大多数人一样。这也不难解释,毕竟人的脚上布满了许多复杂敏感的神经,
被又湿又热的舌头触碰肯定会感到强烈的刺激,更何况妈妈的小脚比一般人柔软
细嫩许多,自然也会数倍地敏感。

  但是她是我的妈妈,是我最亲最爱的人,是令我产生庞然情欲的罪魁祸首,
也是将其吞食殆尽,完全消化的饕餮之兽。这份数倍的敏感,只会成为这暧昧淫
靡的美餐中的一份可口的调味料,使其更加地美味诱人。

  我一只手抓着妈妈两只白嫩的脚踝——妈妈的脚踝很是纤细,不足一握,我
便将其交叠在一起,食指叉在中间交叉握住了。对妈妈生病中虚弱无力的身体来
说,我的手指就犹如铁板镣铐一般,任其全力挣扎也丝毫无法逃脱。

  我用舌头细细地舔舐逗弄着妈妈白嫩敏感的脚心,妈妈的小脚顿时剧烈挣扎
起来,四处乱蹿,想逃离流氓舌头的侵犯,可奈何脚腕被我的手指固定,活动范
围受限,我的舌头又是死皮赖脸,步步紧随,因而只能来回逃窜,狼狈不堪。

  而睡梦中的妈妈感到脚上传来的强烈刺激,小嘴不禁发出阵阵嗯啊声响,身
体也轻微地扭动起来,似乎就要转醒。

  我见状,赶忙收敛了动作,等待妈妈平复下来,重新沉入梦境当中。并不是
害怕她醒来发现我的不齿行径,而是我发现玩弄睡着的妈妈似乎别有一番情趣
……也算是对妈妈平日里对我的调戏诱惑的一次小小的报复。

  我继续驱使着舌头追赶妈妈的脚心,每当妈妈在刺激下娇喘连连,身体扭动
不止的时候就停下动作,等待她平复。如此反复多次,妈妈的身体和意识不断徘
徊和游离在苏醒的边缘,身体和脚心变得愈发敏感,我心里也愈发地感到有趣。

  此时此刻,我仿佛又理解了一些妈妈诱惑调戏我的动机。想必看着亲爱的儿
子因为自己的挑逗而变得意乱情迷,欲火难耐的样子,一定令她感到愉悦生趣吧
——虽然她也会负起责任,帮我释放掉高涨的情欲,就像是收获自己种下的果实。
这果实不是苦果,而是甜美多汁的柑橘。

  我看向妈妈两腿之间,竟已是一片湖泊,睡裤又一次被分泌的爱液浸湿。看
来敏感的脚丫被舌头刺激也会令妈妈性奋不止,快感连连,平日里竟还故意诱我
侵犯,原来是自己暗中享受,真是狡猾。看我不好好回敬一番这双折煞人的小美
脚。

  我兴奋之余,另一方面又不禁有些烦恼,妈妈的下体又被我弄得洪水泛滥,
难道又得给妈妈换一次床单睡衣?这东西也不是消耗品啊。

  我下意识地四处寻找。最后看到了被我扔在一旁的毛巾,奇特而淫乱的想法
不由自主地在脑海中浮现。妈妈也曾把丝袜塞进蜜穴当中,毛巾只是粗糙了些,
厚实了些,应该也是可行的吧……

  心思未定,手却先一步动了起来,我将妈妈的小脚和修长圆润的玉腿向上折
起。露出已是一片湖泊的胯下——这样略显羞耻的姿势可以让我继续钳着妈妈的
脚腕,让那对始终被禁锢的小脚显得犹为可怜。

  我将睡裤缓缓褪到妈妈大腿中部,拿起那条淡黄色的毛巾,对准了妈妈不断
渗出花蜜的小穴——它看起来粉嫩又狭窄,却要塞进粗糙的毛巾,还真有些令人
下不去手。对不起了妈妈,谁让你真是个水做的女人呢,而且还是蜜穴的淫水
……

  手指顶着毛巾的一角塞入了妈妈湿滑的穴口,粗糙的面料剐蹭到了敏感娇嫩
的肉壁,似乎令她很是痛苦,嘴里不停地呜呜叫着,身体也不住地轻轻颤抖。

  我将毛巾塞进去三分之一,将妈妈的穴口封住,这样爱液就不会流到床单上
了吧。我并没有全塞进去,一是不敢保证妈妈狭小的肉穴能装得下一整条厚实的
毛巾,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给泛滥的爱液留下一些空间。

  我将妈妈折起的玉腿收回,用空着的另一只手和一只小脚的五根修长玉趾交
叉相握,将其牢牢固定。那只巴掌大的小脚显得很是绝望,只能任由我伸出舌头
快速激烈地挑逗着敏感至极的脚心。

  妈妈那受得了这等刺激,呻吟声突然变得激烈高昂,身体开始剧烈地痉挛,
竟是在生病发烧的睡梦中,被自己的儿子舔脚心舔得高潮了,这是需要多么敏感
淫乱的身体才能做到的啊。

  妈妈梦中达到高潮,反而令我放下了心来,因为那会使人头昏脑胀,反倒更
加难以苏醒。也就是说,只要保持着高潮,就能持续体验玩弄昏睡的妈妈的乐趣
……

  我继续舔弄着妈妈的脚心,每舔一次,她的娇躯就跟着颤抖一次。随着我舔
舐的频率越来越快,妈妈的反应也越来越剧烈,身体也越来越敏感,到最后只要
对着脚心轻轻吹气就能让她娇颤不止,保持着高潮的状态。用舌尖顶下脚心,妈
妈就如同上了天堂一般,身体弓得像一座白玉拱桥,嘴里如受伤的雏鸟般啼叫,
痉挛也再次达到顶峰。

  妈妈的小脚竟在睡梦中被我这个儿子调教成了比花心还要敏感的性器,这令
我感到极为兴奋和愉悦,甚至还有一丝异样的成就感。

  等妈妈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身体的变化,会是什么反应?会不会一边嗔怪着我,
一边沉沦在被我刺激玉足带来的快感当中呢?这样的话我就又掌握了妈妈的一个
弱点,在她面前也不会一直憨憨地任由她玩弄了吧……我越想越兴奋,感觉自己
好像已经征服了妈妈似的。

  我手上和嘴上的动作不禁更为卖力起来,想要更多地探索和把玩这双诱人的
小脚,就像顽皮的幼童对待自己爱不释手的玩具一般。我要趁妈妈睡梦中把她两
只玉足的每一处肌肤和毛孔都变得无比敏感。

  我轻轻啃咬起了妈妈脚跟和前脚掌的软肉,光滑如玉的肌肤透着淡淡的粉色,
松软弹柔的口感令人赞不绝口,和我自己的脚简直是天差地别。我时而轻咬,时
而舔舐,时而吮吸,培养着妈妈的身体对这几块软肉的敏感度,若高潮有所减弱,
便对着已经被舔得有些泛红的脚心吹吹气,或者轻舔一下,妈妈就会立马呻吟不
断,痉挛不止,再次回到顶峰。

  许久,妈妈脚跟和前脚掌的软肉因不断的刺激而充血,变得红润无比,有如
少女羞红的脸颊。再对其刺激,哪怕只是轻轻按压,妈妈便会轻声呜咽,花枝乱
颤,高潮迭起。

  我嘴角微微翘起,对其很是满意。这下妈妈穿着鞋走路时也会不停地受到来
自敏感脚掌的刺激吧,要是穿着丝袜,摩擦感一定会更加全面和强烈,不知是否
会刺激得妈妈在走路时高潮呢?我天马行空地幻想起来。

  当然最不能放过的就是妈妈十根极为娇嫩的脚趾了。修长而灵活的它们平时
听从着妈妈的指挥戏弄着我的身体和肉棒,以及被他们深深吸引的大脑。但此时
因为妈妈正在病中熟睡,它们也只能乖巧安静地待在她的脚丫前端,任由我这个
不速之客肆意亵玩。

  我将妈妈一根食趾含进嘴里,婴儿吃奶般用力吮吸了一口。果然,娇嫩无比
的脚趾根本不需要培养敏感度,妈妈竟大声地嗯啊出声,全身都紧绷了起来,痉
挛地比之前都要剧烈,十根葱白的脚趾本能地用力分开,仿佛是在勾引我继续行
动。

  我当然不会推辞,吸着妈妈的柔嫩脚趾向后拉扯,「啵」地一声拔出,原本
葱白的颜色顿时从顶部变得粉红,好像娇艳的花瓣一般。我如法炮制,将妈妈的
十根芊芊脚趾变成了一朵盛开的粉色牡丹花。清风拂过,花瓣随风荡漾,妈妈的
身体竟也被连带着扭动不止,啼叫连连,顿时满园春色,美不胜收。

  这下妈妈的玉足就全部成为了敏感无比的性器……不,还不够,我心里想到,
既然要调教妈妈的嫩足,就要由内而外彻彻底底才是,除了娇嫩的皮肉,妈妈柔
软的脚骨也需要尽情地玩弄调教。

  妈妈的小脚本就比一般人柔软许多,经过湿热的被窝蒸腾,以及汗水和我的
唾液的浸泡,早就变得松软无比,正如刚刚蒸好的大白馒头,不对,现在应该是
粉红馒头了。

  我用大拇指用力按压着妈妈红润柔软的脚掌——现在仅仅是这样简单的动作,
就能让妈妈娇喘不止,高潮迭起——每次按压都能感受到妈妈脚骨的存在,确实
比一般的骨头柔软有弹性许多,随着我的动作而变形,随后又立马复原,仿佛变
魔术一般,令我惊叹不已,为之沉迷。

  我将妈妈的前脚掌整个含进嘴里,对于妈妈娇小的莲足来说,这样的事显得
轻而易举。然后尽情地体味着软糖般的口感,用舌头舔过每一个角落,仿佛要将
这软糖融化在嘴里似的。我的脑袋上下移动,妈妈的脚掌也被带着来回弯折变形,
深入骨髓的摩擦和形变仿佛灼烧一般从妈妈的玉足传至全身,让妈妈身体和表情
都异常地扭曲,仿佛承受着巨大的痛苦,然而对于娇嫩小脚的刺激又带来无与伦
比的快感,让妈妈在痛苦中剧烈高潮着,而且随着动作的逐渐变快而层层叠加,
毫无减弱的迹象。

  又是许久,我终于吐出妈妈的莲足,原本富有弹性的脚掌此时竟有些软趴趴
的,仿佛骨头都在刚才剧烈的高潮中被全部融化了。

  妈妈的嫩足现在怕是站都站不稳,已经失去原本的作用,完全变成用来高潮
的敏感性器了吧。没关系的妈妈,以后就让我背着您走路,这双嫩足就彻底地沦
为为我服务的工具吧。我竟开始异想天开起来。

  我看着妈妈持续地颤抖和痉挛的身体,想着,妈妈已经享受了这么久的高潮,
是时候让我也释放一下了,正好检验一下调教了这么久的成果。

  我掏出早已坚挺无比,胀得通红的肉棒,就往妈妈娇嫩的脚心捅去,让脚掌
的软肉包裹着我的龟头。睡梦中的妈妈竟惊啼一声,稍有弱下的高潮又回到顶峰。

  第一次主动玷污妈妈的身体,给了我强烈的刺激感。经过调教过的小脚好像
棉花软糖一般凹陷下去,紧紧贴合着我的形状,温暖柔软的触感带来的舒爽感令
我瞬間沉浸其中,久久不愿分离。

  这样使用妈妈的脚丫就好像在用着上品的飞机杯一样……不对,应该是绝品,
因为世上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如此完美的飞机杯了……也不对,妈妈有两只美足,
它们现在都成了我的佳作,应该是找不到第三个……

  我真就像使用飞机杯一样前后抽插起了妈妈脚心,虽然最多只能将整个龟头
陷入进去,也足以让我体会到紧实无比的包裹感和传至整个棒身以至小腹的挤压
感,令我有些上瘾,动作逐渐变得愈发快速粗暴起来。

  妈妈的脚丫被我用力插入时顶得弓起变形,仿佛能从光滑剔透的脚背看见龟
头的形状,抽出时又随着紧贴着肉棒弹回,复归姿态完美的玉足,诱惑着我再次
抽插玷污。

  妈妈早已敏感至极的脚心那经得住这番粗暴的对待,身体的反应比之前都要
剧烈,痉挛强过了我见过的任何一次高潮,包括苏醒的时候。甚至眼眸都不由自
主地睁开,看着自己的玉足被儿子玩弄得失去形状。但妈妈此时的意识还仍在睡
梦中,或者说被持续的高潮压制在脑海深处,无法得知自己的身体此时正发生着
何等淫秽之事。

  当然,此时就算妈妈苏醒,也只会令我更加地性奋,更为卖力地侵犯这只娇
嫩的小脚。我已经打好注意,等妈妈醒来之后,告诉她全部的经过和细节,告诉
她昏睡中看到的以为是梦境的画面其实是真实发生的,告诉她自己高潮时所有大
大小小的有趣反应,以及她最为激烈最为持久的高潮竟然是来自于睡梦中被儿子
玩弄脚丫,不知道她会有什么反应呢?无论是娇羞,还是嗔怪,或是埋怨,或是
慌乱,或是愤懑,甚至兴奋和愉悦,想要惩罚和回敬自己狡猾的儿子,都令我极
为期待,亢奋不已啊。

  身心上的快感已然到达顶峰,我拼命将肉棒顶进妈妈脚心,将柔软的脚掌弯
折到几乎从左右贴上肉棒,而妈妈的身体也随之弓起,大声呻吟,眼神涣散,下
体剧烈地痉挛着,可花穴却被毛巾严丝合缝地堵住,无法释放,苦不堪言。

  随着我身体的颤抖,憋了许久的滚烫精液终于磅礴喷发,全都射进妈妈脚心
深处。怀孕吧,妈妈的小脚,被儿子浓厚的精液侵蚀玷污然后怀孕吧!既然不敢
真的让妈妈怀上我的孩子,那这只无辜的小脚,你就替妈妈来体会受孕的快感吧!
谁让你要主动地诱惑我呢,要怪就怪妈妈将你培养得太过柔软娇嫩美艳诱人了吧!

  白浊的精液从妈妈脚心溢出,洒到妈妈脚跟、脚掌和脚趾各处,就像粉红的
牡丹被纯白的玉露浇灌,定会生长的更加茁壮娇艳。

  性欲随着生命精华的流逝而终于有些消退,理智也重新占领了高地,我将肉
棒从妈妈脚心抽出,精液也顿时流淌而出,滴落床单。我跪坐在床上气喘吁吁,
只见妈妈还依然持续地痉挛着,仍处于连绵不绝的高潮之中。

  看见妈妈痛苦难耐的表情,我这才想起妈妈下体还被我堵着,细细一看,毛
巾早已彻底被浸透,妈妈小腹都被泛滥却无处可去的淫水撑得有些微微隆起,看
起来就像初孕的少妇一般,难怪妈妈会如此痛苦难忍。

  我赶忙将一旁装着半盆凉水,用来擦汗的塑料盆端到妈妈屁股底下,然后下
意识地一把将塞进蜜穴的毛巾全部拔出……虽然我立马就对这个动作后悔不已。

  「哦……」粗糙的毛巾快速擦过妈妈娇嫩的肉壁,贯彻心扉的快感如烈火灼
烧一般从下体传来,让她几欲昏厥……不对应该是已然昏厥。积累了良久的琼浆
玉露如瀑布般一泄而出,落在盆里,激起晶莹剔透的水花,所谓疑是银河落九天,
恐怕再贴切不过。

  我眼见着妈妈直直泄了两三分钟,水流从瀑布逐渐变成小溪,最后变成淅淅
沥沥的雨滴。那盆里的水面都明显地升高,几乎要从塑料盆中漾出,让我看的眼
睛都直了。都说女人是水做的,我现在算是着实地体会到了。我倒是没有遗传到
妈妈的这一天赋……话说也不可能遗传到。

  妈妈在昏厥中剧烈地喘着气,红润的娇躯还在不住地颤抖,玉腿O型大开,
花穴滴滴答答地渗着爱液,玉足上沾满着儿子的精液。看到这糜乱的景象,我的
肉棒竟又一次争气地坚挺起来。

  我看向时钟,正好指向凌晨十二点,也就是说妈妈在这一个多小时里,一直
在睡梦和昏厥中保持着剧烈的高潮……

  那么让这高潮持续下去,让这荒淫继续持续下去,让妈妈在高潮和与儿子的
激情中醒来,何乐而不为呢?

  我慢慢爬向面前的娇躯,妈妈仿佛感受到了儿子的动作,嘴角竟轻轻翘了起
来……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