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中的母子】第三十九章 大姨的想法

  • 【末日中的母子】第三十九章 大姨的想法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许仙曰过蛇
2020/11/23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6073

  「救命…救命啊…」

  「快救救我…来人啊…快救救我啊…」

  陌生人的呼救声突兀地响了起来,但我没有多加思考,直接顺着声音跑了过
去。

  好奇怪,周围的景象为什么这么模糊?不管了,还是救人要紧。

  可是,当我看到呼救者的时候,却停下了脚步。

  因为那人是赵勇鹏。

  「救命…救命啊…」赵勇鹏浑身是血地躺在地上,发出凄厉的声音,似乎如
果没人救他,他就会立马死去。

  但是,我并不想救他。

  「小君,你要救他吗?」一个动听的女人声音从背后响起。

  我愣了一下,回头一看,一位高挑的身影逐渐映入眼帘。原来是二姨。

  二姨穿着优雅的晚礼服,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似乎还化了淡妆,整个人就
像是一个高贵无比的女神。

  只不过,她的手上拿着一把沾血的刀。

  「我不要救他。」我看着地上发出痛苦声的赵勇鹏,摇了摇头。

  我当然不想救他。

  为什么要救他呢?救一个坏人?如果不是妈妈她们受过强化,早就在之前和
赵勇鹏他们的搏斗中被制服,到时候我们都会迎来一个生不如死的下场。

  「那我杀了他好不好?」二姨脸上带着微笑,好像在说什么轻松愉快的事情,
征求我的意见。

  「好…」我忽然对二姨的提议感到开心,想都没想就点头同意了。

  赵勇鹏忽然挣扎着扭动着身体,试图爬起来逃跑。

  可是,他流了太多血,身体虚弱到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二姨一步一
步朝他走过来。

  二姨走到赵勇鹏身边,一只脚踩在他的头上,然后弯腰,直接挥舞着匕首在
他的身上刺了几个窟窿。

  赵勇鹏的身上多了几个鲜血淋漓的伤口,更多的血流了出来。

  「真好…」我一点也不觉得可怕,甚至感到满意。

  二姨挥舞匕首的力道越来越大,每次都将刀子全部插进去,再狠狠地拔出来。

  我为了看得更清楚,走到二姨身边,欣赏着她将赵勇鹏千刀万剐,就算赵勇
鹏身上的血溅到了我的脸上,也没能让我退怯。

  赵勇鹏已经喊不出救命,身上也没有一处完好的部位。当他已经几乎成为一
滩碎肉之后,二姨才停下了手中的刀。

  「看得开心吗?」二姨整个人都沾满了鲜血,脸上却带着温柔的笑容对我问。

  我摸了摸溅到自己脸上的血液,然后对二姨露出一个天真单纯的笑容。

  我很开心。

  二姨看到我的笑容,精致优雅的俏脸突然闪过令人恐惧的杀意。

  下一秒,她手中的刀就捅进了我的腹部。

  我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呆呆地看了看二姨。她脸上还是对我保持着笑容。

  我往下一看,二姨的手紧握着刀把,而刀身完全插进了我的肚子里,将我的
肠子捅烂了。

  「二姨…你…」我只感到浑身瞬间被寒气笼罩,巨大的恐怖让我额头冒起了
冷汗。

  「小君,你觉得赵勇鹏该死,那你为什么不觉得自己也该死呢?」二姨脸上
的笑容瞬间消失不见,变成了狰狞的仇恨。

  「为…为什么…」我茫然地问。

  鲜血从我的腹部流出,流到了大腿上,然后顺着双腿流到地上。

  「为什么?你居然问我为什么?」二姨把刀子拔出,然后又捅进了我的胸口:
「你趁人之危强奸了我,强奸了自己的姨妈,你竟然还问我为什么?你这个可恶
的小混蛋,乱伦的畜生!竟然还有脸问我为什么!?」

  「你该死,明白吗!你和赵勇鹏一样都应该去死,你们都是畜生!禽兽不如
的畜生!」

  二姨说着,将我一脚踢翻在地,脸上带着无比的愉悦。

  就像杀了赵勇鹏一般,她不停的用刀在我身上刺着。

  「疼吗?痛苦吗?这就对了,因为这是你的报应!」

  「乱伦的畜生!你就应该和赵勇鹏一样去死,这就是和母亲乱伦的孽畜应该
有的下场!去死!去死!你不仅奸淫亲生母亲,还奸淫了我,奸淫了母亲的姐妹、
自己的姨妈!夺走了我的处子之身,你说你是不是该死!」

  二姨不停地用刀在我身上乱砍乱刺,脸上的笑容愈发疯狂狰狞。

  而我,却无法进行半点反抗…

  ………

  「小君,你还好吧?」大姨的声音直接将我从恍惚状态中拉回现实。

  我看着眼前的大姨,将早上的血腥梦境从脑海中清理了出去,让自己不要想
那些恐怖的东西。

  自从昨天晚上二姨将赵勇鹏一行人全部杀光,只留下李阿姨母女和一个曹小
媚之后,我们就在另一个房子里睡了一宿。

  虽然房间是陌生的,床是陌生的,一切都是陌生的,但起码没有血腥味和一
堆尸体。

  李阿姨母女和曹小媚被扔到书房的地板上,给她们身上盖了被子之后就没再
管她们。至于她们半夜发出的哭泣声?我们都直接忽略了。

  天一亮,妈妈就醒了过来,然后开始整理这混乱的局面。

  至于我,因为做噩梦的原因一晚上都没睡好,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想着给妈
妈搭把手,但妈妈却叫我好好休息。

  可能是害怕我又受到那些尸体刺激的原因,就算我再三要求,妈妈还是让我
老实待在这里。

  二姨还在睡觉,大姨倒是起床了,就和妈妈一起把家里的东西搬过来。因为
身体力量远超常人的原因,很快就搬得差不多。

  毕竟,这个末世里能用的东西也没多少。电视机?已经没什么可看的了,电
脑?网络都已经没了,以及其他的家具用品,在末世之后都失去了很多意义。

  所以,她们要搬的也只是衣物、贴身用品、还有食物之类的东西。

  而我因为做噩梦没睡好的原因,就在沙发上处于半梦半醒打瞌睡的状态中看
着她们将东西搬进来,每次我想要搭把手,妈妈就会把我按在沙发上叫我休息。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晚上那血腥的场景造成的刺激太大,无论我怎么闭
上眼睛试图入睡,心中总是有一种莫名的惶恐不安,让我无法安心休息。

  所以,当大姨看到我一脸的疲惫神色,才会有刚才的关心一问。

  「没事的大姨,只是早上做了个梦,没怎么睡好而已。」我对大姨说道。嘴
上这么说,但早上那个梦实在是过于真实,我甚至能回想起被二姨一刀一刀捅进
心窝的那种疼痛感。

  「那就好。」大姨点点头,美丽的面容上对我显露出了关怀:「小君,有什
么事情不要埋在心里,明白吗?尽管跟大姨说就好,如果不想跟大姨说,也可以
和妈妈说。」

  「放心吧大姨,我没事的。」

  看到大姨对我这么关心的态度,确实让我心里发暖,心中对大姨的好感度也
上升了许多。

  大姨虽然是我的亲人,可是,之前在阳台上粗暴地夺走她的处女,她不仅没
有跟我计较,反而还很大度地表示理解,就凭这一点,就足够让我惭愧的了。

  更别说大姨对我的态度和二姨天差地别,更加让我觉得可贵。

  想到这里,我看着大姨这位温婉端庄的美熟女,眼神落在她美丽的脸庞上,
认真地问:「大姨,你…为什么关心我啊?」

  大姨愣了一下,然后回答说:「你这问的什么,我关心自己的外甥,难道不
是应该的吗?」

  话是这么说,但一想到二姨对我的态度,还是让我对大姨表现出来的温柔感
到好奇。

  于是,我看着大姨这位知性熟女的脸,将自己内心的疑问全部抛了出来:
「大姨,说真的,我觉得你就算讨厌我也是应该的,毕竟之前在阳台上我对你做
了那种事。」

  大姨听到我提起阳台这两个字,脸上瞬间浮现了微弱的红晕,应该是想起了
我在阳台上和她做爱的事情。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如果不那样的话,我和你二姨就变成丧尸了,大姨怎
么会怪你呢。」大姨用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发丝。

  「可是,二姨就因为那件事讨厌我,为什么大姨没有呢?」我还是没有明白。

  大姨看着我,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怎么,你难道希望大姨讨厌你吗?」

  「当然不是!」我连忙否认。

  我真笨啊!从来都没有和女人相处的经验,为什么还要对大姨问这种敏感的
问题。

  可是,如果不搞清楚的话,我始终会感到疑惑。

  「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大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着我这个不善言辞
的小家伙,露出一个让我心安的眼神:「你是不是因为之前在阳台上夺走了我的
贞操,对此感到惶恐?觉得我会讨厌你、厌恶你、甚至是憎恨你?就像你二姨一
样?」

  我点了点头,没错。虽然当时也有救大姨二姨的意思,可我说白了,当时就
是看到两个绝美的赤裸女体就按耐不住,粗暴地破掉了她们的处女之身。为此,
大姨像二姨一般对我摆出厌恶的态度都是应该的,可她不仅没有,反而显得温柔。

  「为什么我一定要讨厌你呢?」大姨坐在我旁边的沙发上,看着我的脸,说
道:「对,我也不想事情变成现在这样,可当时根本没得选,我和你二姨已经被
丧尸弄伤,如果…如果你不和我们性交的话,大姨二姨就变成丧尸了,难道你觉
得我和二姨变成丧尸会是一个更好的结局吗?」

  「大姨我以前在做实验的时候,总是会计算各种数据,制造一些东西的时候,
也会做一些取舍得失,所以…如果套用这样的观点,大姨反而是赚了呢,只是失
去一个生理上的处女膜,就换来了宝贵的生命,甚至身体还变得如此强大。」

  「说真的小君,大姨也不是没有伤心痛苦,因为我失去的不仅仅是生理上的
一层处女膜,还有更多的,难以用言语形容的东西…」大姨十指交叉在一起,垂
下眼帘,叹息了一声:「可是,再怎么痛苦、后悔也是没用的,与其把精力放在
过去,不如注重现在和将来,明白吗?」

  如此大度的大姨令我不禁感到惊讶,她的胸怀简直如同她的胸脯一样大。

  「大姨,你就是这样想的,所以才对我这么好吗?」我问道。

  我的问题,换来的却是大姨的反问。

  「好?我这也算对你好吗?」大姨疑惑地看着我:「从一开始到现在,我都
没能为你做些什么,从始至终都只是对自己外甥理所应当的关心罢了。」

  大姨这么一说我才意识到,确实没错。从一开始到现在大姨都没为我做些什
么,反倒是妈妈在一直保护我。

  看来,是因为二姨对我的态度太差了,才显得大姨好。

  「真要说起来,是小君对大姨太好了才对。」大姨说着,看我的眼神也愈发
温柔:「在阳台上那次救了我和二姨不说,后来遇到变异丧尸的时候,如果不是
你冲出来扑在那个怪物的背上,带着它一起摔下楼底,我和二姨、还有你妈妈早
就死了,大姨到现在都没能报答你呢,你居然还说大姨对你太好?」

  「那不是我应该做的吗?」我想都没想,直接脱口而出。这也是我真实的想
法。我早就在心中把妈妈当做自己的妻子了,当时那个情况,如果不杀了那头变
异怪物的话,妈妈就会死,两个姨妈也不可能活下来。

  话音刚落,大姨那明亮的眼眸中泛起了复杂的情绪,像是爱惜、又像是赞赏。

  接着,大姨对我露出一个温柔如水的笑容,在我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肥燕子真是把小君养成了一个懂事的好孩子,但你真的没必要这样,知道
吗?小君做的已经够好了。」

  大姨看着一脸茫然的我,呵呵一笑。

  我摸了摸余温未散的额头,看着大姨脸上的笑容,心中产生了一种满足、幸
福的感觉。而且不同于和妈妈在一起的那种幸福感。

  我这是被大姨认可了吗?

  「好了,总之你不要多想,大姨真的没有讨厌你,对你的关爱也是发自真心
的…听你妈妈说你昨晚做噩梦了没睡好?赶紧躺沙发上好好休息吧。」大姨像是
安抚小猫一样,摸了摸我的头,而且我很受用。

  就在我准备再说些什么的时候,我那空空如也的肚子发出了咕噜的一声。

  从早上醒来到现在还没吃东西呢。

  就在这时,大姨却突然来了一句:「小君你饿了吗,要不要喝点奶?」

  我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看着大姨,平静的内心立即奔涌了起来。

  什么情况?大姨这是主动让我吃她的奶?

  难道说,经过这些天的相处,大姨对我的好感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打算对
我主动出击了?我是该主动把大姨的衣服掀起来,还是让她自己脱?

  如果我咬住她的奶头,吃奶的时候摸她的身体,她会拒绝吗?应该不会吧…
都主动让我吃她的奶了,这意思难道还不够清楚吗。

  短短的两三秒内,我的大脑飞速运转,甚至从接下来该和大姨做爱用什么姿
势,一直延伸想到了和大姨妈妈双飞的时候该怎么雨露平分。

  「大姨,你刚刚说什么?」

  谨慎起见,我还是询问了一遍,生怕是自己听错了,或者是做噩梦没睡好、
精神恍惚导致的幻听。

  「我问你要不要喝奶啊。」大姨疑惑地看着我:「难道你不想喝吗?」

  「要!我要喝!」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天下第一的大傻子才会拒绝大姨胸前这对豪乳的诱惑!

  看着大姨胸前那对几乎将衣襟撑破的豪乳,比妈妈那对美巨乳还要宏大壮观
的乳峰,我脑子里因为血腥噩梦而产生的一丝负面情绪瞬间被奶子炸弹给炸了个
粉碎。

  「大姨,你真好!」我说完,直接双手抱住她的身体,对着她的嘴唇吻了上
去。

  「唔…」

  被我搂抱住的美熟女瞬间怔住了,就像是被施展了定身术一般。

  我见大姨没有抗拒,心中一喜,含着大姨的熟女香唇嘬了几口之后,直接开
始正餐,双手把她的衣服掀了起来!

  「小…小君…你…」大姨的声音变得急促。

  我没有管她,因为此时此刻全部的注意力已经被那对冲击力十足的爆乳给吸
引住了!

  大姨居然没有穿内衣!两颗比我头还要大的爆乳就这样展现在我面前。

  不仅大,而且还很白,就像是两座巍峨的雪山乳峰坐落在胸前一般,顶端上
的两点嫣红则是完美的点缀。

  「大姨,你真的太大了…」我看着这对壮观的大奶子,不禁感慨道。

  「小君…等…等一下…嗯…啊!」

  大姨话还没说完,我就直接张嘴含住了其中一颗乳头,放在嘴中尽情地疼爱;
另一颗乳头当然没被冷落,被我用手指夹着不停玩弄。

  美熟女的两只乳房就这样迅速成为了我的玩物,被我吸着、吃着、舔着、玩
着、电流般的酥麻快感分别从两只乳房上传来,使得她发出压抑的呼吸声。

  更极品的是,她的乳房里,是有奶水的。

  我含着大姨的乳头,稍微一吸,一股香醇的奶水就直接溅射进了我的口腔里。
饥渴的我直接喝了下去,然后再用力地吮吸,索求着更多美熟女的奶水。

  「别…别再吸了…不要这样玩我的乳头…小君你…嗯…听我说啊…」大姨双
手按在我的身上,似乎是想要将我推开,可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就像是化成了软泥
一般,怎么也使不上劲。

  更奇妙的是,一股燥热难耐的感觉,渐渐席卷全身。

  不仅仅是被我吃的乳房在流出奶水,另一只被我玩弄的乳房也渗着奶水,但
没有用嘴去吸,所以这些奶水流在了乳房上,然后往下流淌到了大姨的肚皮上。

  我当然不舍得浪费,迅速地用舌头舔干净了大姨肚皮上的乳汁之后,又迅速
地含住另一只奶头,吃着大姨美味的奶水。

  「嗯…啊啊…哈…」大姨的身体开始扭动了起来,尤其是我刚刚在她肚皮上
的舔弄,直接让她的身体都忍不住发颤。

  「别…你…你别舔了…小君…听大姨说…」大姨挣扎着似乎想要说什么…

  就在这时,只听「嘎吱——」的一声,卧室门打开了。

  「哟,在吃早餐奶啊。」二姨站在卧室门口,看着沙发上的我和大姨。

  我整个人都僵住了,连忙把头从大姨的胸脯上拿开,抬起来看着二姨。

  二姨衣着整齐,身体倚在门口,一脸玩味地看着我。

  「二姨…」我完全傻眼了,万万没想到二姨会突然这个时候起床,而且刚好
撞见我吃大姨奶水的样子。

  似乎是老天还觉得这场面不够尴尬似得,下一刻,妈妈的声音也从门口传来。

  「这下子应该搬完…」

  妈妈站在门口,手上还抱着装东西的纸箱,一脸诧异地看着我和两只奶子都
露在外面,并且乳头上沾着口水的大姨。

  「小君…」大姨似乎都要哭出来了似得,脸红得像是猴子屁股。

  「我说的喝奶…是指酸奶啊…」大姨说完,往角落里一指。

  我机械地转动脖子,果然,角落里放着几瓶酸奶。

  「呵呵…呵呵…」我干笑了两声,可怎么也无法化解尴尬。

  「好喝吗。」二姨一脸幸灾乐祸的坏笑,顺便还很「贴心」地指了指自己的
嘴角来提醒我:「吃完早餐奶要记得擦嘴哦~」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