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流氓的惊蛰】续 二十三章(醉梦)

  • 【小流氓的惊蛰】续 二十三章(醉梦)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七八叉
2020年11月25号首发于SIS001
字数:7719

              第二十三章 醉梦

  许亮转场去了北街。

  他是第一个南街混混在北街站住脚的人。

  在他之前,无论是南街老一批的大小顽主赌棍、三麻子,还是正当红的秋二
爷都没能拓展疆域。

  以至于「亮哥」的名声一时无两,直压疤拉和强子等人。

  唯有当夜在场的妖猴儿三人些许知道许亮能转场的底细。

  原因很简单,肏过英子三洞的黄晓军不想玩一次就算,他许诺把北街的一个
录像厅交给许亮打理。

  条件是,每个月至少能让他肏英子一次。

  许亮又惊又喜。

  欢喜的是,他若能打理一家录像厅,他也就摆脱了底层小混混的身份,直接
上升到大哥级别。

  而且,还有录像厅的收入。哪怕他要上缴7成的收入给黄晓军,但三成也有
好几百元。

  他这十几年,手上从来没有拿过一百元以上的钱。

  惊的是,怎么让英子甘心给黄小军肏?

  以他对英子的了解,绝无可能。

  那一天晚上发生的事,历历在目。

  他坐在隔壁的杂物间,听到木床的声音摇晃到天明。

  还有英子的惨叫,求饶,到最后的嚎啕大哭。

  被肏哭了?这是英子在哭?他可从没见过英子这样哭过。如果不是声音确凿,
他很难相信自己的耳朵。

  余红中和王冠凌晨三点脚步虚浮的离开。

  只剩下黄晓军一个人时,本来声音嘶哑的英子,却反而叫的更凄惨绝厉,仿
若受伤的母鹿遭遇一头横冲直撞的野猪。

  此时,已获得自由的许亮,悄悄在窗口偷窥。

  这一看,吓了他一大跳。

  哪怕他看过几部欧美小黄片,见过几根黑人的大肉滚。但如黄晓军如弯钩般
粗长的肉滚,却是他现实中第一次得见。

  特别是黄晓军的大弯钩插入英子炸裂出血的小屁眼,带出一圈圈的嫩肉……

  而且黄晓军的动作花样繁多,已经毫无力气的英子如瘫软的人偶,任由黄晓
军摆出各种诡异体姿。

  如小孩把尿一般,托着肏屁眼儿。

  抱在身上,顶在墙上肏. 双腿反叠着肏……

  坐在床上,搂着肏……

  许亮看得鸡巴硬了又软,软了又硬,实在忍不住,一边看一边撸了一管,发
射到窗口的墙壁上。

  黄晓军离开时,天色放亮。

  他几乎是扶着墙壁离开的,出门时,轻轻拍了拍许亮的肩膀,低声说,「明
天来北街找我,有好事儿。」

  「军哥您辛苦了……」许亮低头哈腰,恭敬中带着讨好。

  目送黄晓军离开,他才走进房间。

  几缕阳光穿透窗帘的缝隙,照射在英子的身上。

  她凌乱的黑发像是淋了雨一般湿透,纠结缠绕在她凄惨而木讷的脸上。

  原本英气逼人的那对眼睛,全然失去了神采,绝望而呆然地看着天花板,鼻
孔处的鼻涕,还有嘴巴和下巴、脖颈上大片唾液和一团团白浊液体。

  胸脯上一对翘挺白嫩的奶子,到处可见青肿的掐痕。

  平躺的双腿中央,一向干净的屄穴间一片狼藉,不多但天生形状优美的阴毛,
像是被锄头肆虐过的肥土地,杂乱无章,分量多得吓人的黄白液体使得阴毛一坨
一坨的打着结,原本细细的一条肉更是像被凄惨地裂开一道翻着红肉的大口子,
里边不时发出咕哝的声音,滴出一道精液。

  饶是嘴巴灵巧的许亮也嘴巴颤抖,说不出话来。

  「嘭」

  几乎是下意识的,他直直的跪在床前,双手紧握英子冰冷却仍然带着抖颤的
右手,一边哭一边认错,「都是我……是我害了你,是我……我对不起你,英子
……英子……我他妈该死……」

  英子的眼睛皮子轻眨了一下,缓缓闭合,流出几滴泪水。

  「我该死,我特么无能,英子,英子……我向毛主席发誓,等你身体恢复了,
我许亮必杀黄小军余红中……」

  说着他的额头一次次撞向床板。

  英子终于发出轻轻的呻吟,许亮在撞床板的间隙,偷偷观察英子的表情。

  英子的嘴巴动力几动,似乎说了什么话,但许亮听不清楚,这声音太小。

  英子的右手慢慢移动,找着了他的手臂,用力握紧。

  许亮大喜,他把耳朵贴在她的嘴巴上,也顾不得那股子难闻的腥味儿,听到
她说,「别……亮子……我不怪你……」

  「不,都是我没用,我要是……」许亮更加来劲,左手使劲扇自己耳光。

  英子发出一连串的呻吟,身子扭了几扭,想挣扎着爬起来。

  「不……我不怪你……」英子不知哪儿来的力气,两只手抓着他的双腕,阻
止他扇自己耳光。

  「你是不是很疼……我去跟你买药……这就去……」许亮站起身,轻轻扒开
她的大腿。

  他看到凉席上一大片的血渍和黄白污渍。一道血红的菊肛俨然肏出了一个外
翻难合拢的深洞,一圈肛肌被肏得肿胀了数倍,像个小孩肉嘟嘟的小嘴巴,一丝
丝菊纹炸裂,血丝呈放射状。

  本来心下恐慌的许亮,撸射过一次后很难快速雄起的他,一时间却被刺激得
口干舌燥,鸡巴立时抬头,他很想把鸡巴塞进这凄美的肛蕾中,再一次摧残它。

  但他知道,他如果贪一时之欢,估计和英子再也没了以后。

  他还没玩够。今天黄晓军教会他太多新姿势,他还没试过。

  他强忍着浴火退出门外,来到院子里解开妖猴儿三人身上的绳索,目露凶光,
低声恐吓,「今天的事儿,谁要是对外多一句嘴,老子让红中哥废了你丫。」

  妖猴儿三人只听到英子的哭泣和惨叫,知道她被红中哥带人给轮了大米,但
不知道许亮其中起的作用。

  自然口口声声要维护英子姐的名声,保证半个字都不外露。

  许亮放下心来,吩咐妖猴儿出去买点消炎药膏回来。

  接下来三天,英子不吃、不喝、不哭,只是如死人般躺在床上。许亮使了各
种办法,都没用。

  三天下来,也是勉强逼着她灌了几口水。

  直到第四天,妖猴儿带来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子,说是英子姐读大学的姐姐找
她。

  这个女子许亮见过一次,只是不知道是英子的姐姐。

  那一次他爬澡堂子翻墙偷看英子洗澡,旁边的女孩儿就是英子的姐姐。

  英子的姐姐脸蛋没英子那么美艳,五官清秀,身材高挑,比英子还要高半个
脑袋,肩宽腿长,有个比英子更肥大的屁股,脸上带有肖丽娟那种学习分子的文
静气质,看着腼腆,比较爱害羞那种。

  英子的姐姐进门后,两姐妹搂抱着大哭一场。

  随后英子让许亮出门。

  也不知两姐妹关门说了些什么。

  两小时后,英子的姐姐红肿着眼睛走出房门,小声对徐许亮说,「你跟我来。」

  许亮把她带到杂物间。

  「我叫南燕,是英子的姐姐。」

  「姐姐好!我是许亮,是英子的……」

  南燕红着眼睛,看着许亮,摇摇头,「我知道你是她男友……你们……」

  「燕子姐!我……」许亮心下忐忑,不知道英子和她姐说了什么。

  「英子的脾气……唉!我虽然不赞成你们来往,但是……你为什么带着她出
去打架?还让她受伤?她总归是个女孩子……」

  「打架……」许亮大喜,证明英子没有对她姐说实话,「燕子姐,下次不会
了,我保证!」

  许亮心中大定,眸子不安分地上下扫射。

  南燕的身材比普通女子高大,皮肤较白,大腿和胸脯相当丰满,臀围较宽,
身材类似西方女子那种大洋马,是没结婚的女孩中少见的体型。

  南燕没有留意对方的不轨眼神,她仍然在替妹妹担忧,英子十几天前和父母
吵架后离家出走,迄今不归。父母已经对她绝望,口口声声没有这个女儿。

  但她深知,父母每个夜晚的叹息声,都是为了英子,只是嘴巴上不认罢了。

  不知道燕子有没有被男人肏过?这对大奶子揉搓起来一定很爽吧?老子在英
子身上亏太多,她以前被学校的流氓老师肏,被疤拉被孙成肏,被红中黄小军王
冠肏,屄都特么肏烂了……

  越想越觉得憋气,他的眼神更加肆无忌惮。

  南燕从口袋里掏出一叠毛票,递给许亮,「亮子,我家英子信你,我又没时
间照顾她,只好拜托你……」

  「姐!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一家人还说什么客气话儿。」许亮接过毛票的
间隙,有意无意摸了下南燕的手指,嫩滑!

  南燕脸色微红的缩手,「我要赶回去上课了,不能再请假……」

  说着匆匆往外走。

  许亮跟在后边挽留,「燕子姐!留下来一起吃个饭吧。」

  「不了,我会再来看她……」

  许亮急了,快步拦在她身前,「姐!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没有……」南燕连忙摆手,眼色中带着无奈,「英子要是能听我和爸妈的
意见,她也不会……」

  「说去说来,还是瞧不起我。」许亮委屈的噘嘴。

  「不……爱情是自由的,我们无法干涉。」南燕绕开阻拦,朝大门走去。

  许亮没辙,跟着喊,「燕子姐,英子要是有什么事,我上哪儿找你?」

  南燕回头,轻声说,「XX大学,XX届三班南燕。」

  许亮目送南燕的背影,喃喃道:「XX大学,XX届三班南燕?」

  南燕离开的下午,许亮喂英子吃了第一碗稀饭。

  第五天,整个人瘦了一圈,眼窝下陷的英子终于起床。许亮扶着她在院子里
走了几圈。

  英子几次提出和许亮分手,说她的身子肮脏,配不上他。

  但他毅然绝然的予以否决,信誓旦旦拍胸脯说,他许亮这辈子就爱英子一人,
非她莫娶,没有英子他就打一辈子光棍。

  英子又一次抱着他嚎啕大哭,边哭边讨好地亲吻他的嘴唇脸颊,甚至感激得
就地跪下来解他的裤子。

  「我不是畜生!」许亮正义凛然的阻止。

  英子更加感动,哭着喊着:「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拿什么回报你的爱,
我都这样了……」

  「我爱你纯洁的灵魂!」为了这句话,许亮在图书馆的书架间泡了半天,才
在十几本知音杂志上翻出五六句用得上的话。他也非常佩服自己,居然想到去知
音杂志查找有关爱人被强奸的一些文章。

  「在我心中,没人比你更干净。」

  「我爱你!无论你的身体遭受过什么,我爱你的人,无关身体的污渍……」

  如果说之前英子对许亮的爱还有赌气和其它的成分,那么今天,听了许亮一
席话,哪怕许亮让她立刻去死,去跳河跳楼,她半秒都不会含糊。

  当天晚上,在英子的恣意讨好和屡次央求下,许亮勉勉强强爬上了英子的身
体,一边想着当晚黄小军肏她的情景,一边回想燕子的大腿大屁股,狠狠的射了
一发。

  不知是心理原因还是别的,许亮感觉英子的屄不复以前紧凑,松松垮垮,他
的神情有些不愉。

  英子敏感的察觉到了,自己崛起屁股,扒开刚恢复的屁眼儿,献媚地低喊,
「亮子!肏我屁眼儿……」

  …………

  在妖猴儿的屋里又过了五天后。

  许亮带着英子和妖猴儿五人,来到南街吉祥街的光明录像厅。

  在接手录像厅前,他暗中跑去对黄晓军说,他找到了一个办法,一个能让黄
晓军一个月肏她一次的法子。

  黄晓军摇头,「一个月时间太长,至少十天要肏一次。」

  麻痹的,不是说好的一个月肏一回嘛?又踏马缩短时间了?许亮有些无奈和
暗恨,英子以前紧凑的小屄都被你们丫的一晚上给肏松了。

  「办不到?」黄晓军冷飕飕问。

  「办得到,办得到……就是……」许亮眼珠子转了几转,打包票说,「兄弟
我豁出去,也得让军哥满意。」

  「你这小王八蛋子……」黄晓军嘴角咧出一条弧线,拍了拍他的脸颊,「我
就喜欢你这样卑鄙无耻的。就明天晚上吧,你安排好。」

  「好!好的,军哥您放心。」

  就在许亮接手录像厅的当天,许亮在录像厅三楼摆了一桌庆祝,七八盘卤菜,
两箱啤酒,五瓶白酒。

  英子在许亮和妖猴儿三人的劝酒下,一个人几乎喝了一瓶白酒十瓶啤酒,当
场晕醉。

  抱着她来到卧室,许亮拍打几下她的脸颊,还不怎么放心,又搂抱着她喝了
半杯白开水,喂她吞了几颗黄晓军送来的安眠药。

  这才亲自去通知黄晓军。

  黄晓军也不客气,当即带着王冠来到录像厅三楼,走的是后楼通道,妖猴儿
等人正在二楼录像厅照顾生意,根本不知情。

  房间的电扇摇着头,发出轻响,窗帘跟着左右摇摆,微风将英子身上的体香
和酒气混合成一团怪味儿。

  黄晓军和王冠来到英子的床前。

  两人看着已经被许亮剥干净的白嫩身子,一阵感叹。

  两只日渐丰隆的玉乳高耸,十八岁少女的身体弧线精美绝伦,胯部肉肉的耻
骨高耸,蜜穴间点点嫣红引人入胜。

  「上次肏了她一次,老子天天惦记……」王冠上前拍了拍英子的奶子。英子
毫无反应。

  「的确是个好屄!劳资干了她一次后,再肏别的女人索然无味……」黄晓军
上前掰开她的大腿,伸指在屄穴上挑了几挑,眉眼一翻,转头看向许亮,「肏你
妈,你搞过?」

  许亮脸色发白,「我……是想试试能不能肏醒……」

  黄晓军脸色一寒,「结果呢?肏醒了吗?孙子,你让劳资的鸡巴泡在你的脏
水里?」

  「我清洗过……」黄晓军的确委屈许亮了。

  许亮去通知黄晓军前,剥光她的衣服时,的确是没忍住,扛着英子的两腿先
射了一发。但他还真认真清理过屄穴,担心被黄晓军发现。

  无奈他射得太深,半小时后,里边依然流出了几滴黄白液体。

  「得了,你计较这个干嘛?晓军,这孙子这段时间也没少肏她,有的肏就成,
你先还是我先?」

  「你先来。今晚我就睡这。」黄晓军挥挥手,斜着眼看瞥向许亮,「肏她屁
眼儿没?」

  「今天没有……我保证……我就肏了她的屄……」

  「让他滚远点。」王冠麻利地脱去裤子,上前抓起英子的两腿,移到床前横
摆着,反折在她胸前,自己站在床前,俯身吮了几口她的奶头,又伸指捅了几下
英子已然湿润的肉穴,然后握着细长的肉滚往里塞……

  「我出去,我就在门外跟两位大哥放哨……」许亮低头开溜。

  「你不能走。」黄晓军喊了一声。

  王冠的鸡巴也随着声音贯入英子的嫣红肉穴。

  英子眉头微皱,无意识的发出几声娇吟。

  许亮愣在当场,不知道该进还是该退。

  「你待着这儿,一会她要是有醒来的迹象,你在她耳边说几句话。」黄晓军
瞥了一眼王冠的细长鸡巴,得意道:「劳资的鸡巴一般女的承受不了,真要肏疼
肏醒……」

  王冠对肏屁眼没兴趣,觉得脏,他倒是迷上了英子两条白嫩的大腿,一边把
玩腿肉,一边轻肏慢插。

  黄晓军在床头蹲在王冠的胯下,锲而不舍的用手指捅英子的屁眼儿,许亮端
着一只脸盆在边上侍候着,不时递上搅干净的热毛巾,供黄晓军擦干净手指。

  当王冠肏忘形之际,他魁梧的身体死死压在英子身体上,把她的娇躯紧揽入
怀。

  不知是英子被压得喘不过气,还是黄晓军手指在她菊肛一顿疯狂的捅插,英
子发出痛楚声,隐隐想睁开眼,呢喃道:「亮……亮子……」

  黄晓军对许亮使了个眼色。

  许亮心领神会。趴在英子身旁,抚摸着她的脸颊低声安抚,「我要肏你,放
松,放松……」

  英子拧起的眉毛慢慢放松,嘴里无意识的哼哼着。

  王冠肏一下,她哼一下。

  唯有黄晓军手指猛捅肛菊时,她的声音就不成调了。

  「我肏,又出肛油了!」黄晓军得意洋洋的低声举起手指。

  「肏,老子不行了……这骚屄会咬人……」王冠连打几个哆嗦,瞬间发出一
声怪叫,一顿狂轰乱炸,蓦地,他的屁股和大腿绷紧,一阵颤抖。

  许亮吓了一跳,王冠根本没有降低音调,他连忙去吻英子的嘴巴,「英子,
英子……」

  王冠长呼一口气,抽出半软的肉棒,任由英子的两条长腿耸嗒在床下,他低
声骂骂咧咧走向卫生间。

  鸡巴已经硬得难受,黄晓军吩咐许亮,指着英子肉胯间的一团狼藉,低声道:
「弄干净。」一边吩咐一边急色地解开皮带,脱掉裤子。

  「嗳嗳!马上!」许亮殷勤地打一脸盆水,拿毛巾擦拭着英子狼藉不堪的下
体,一边擦拭一边用手指抠出王冠的精液。

  王冠系着皮带出来,看见许亮的动作,露出嘲讽的表情,跟黄晓军打了个招
呼,「我一会有事,先走了,今天让你肏个够。下次归我。」

  「没问题。」不等完全擦拭干净,黄晓军推开许亮,挺着杀气凛凛的粗长肉
棒对着裂开一小道圆洞的屁眼儿插了进去。

  「疼……不要……妈呀……疼……疼……」英子当即发出惨叫,伸手无意识
的抓挠,身体剧烈的颤抖……

  眼看英子勉强想睁开眼睛。

  许亮连忙伸手去扯电灯开关。

  谁知黄晓军摇头制止,一边面目狰狞着狠狠插到底,一边指了指英子的耳朵,
示意许亮说话。

  许亮战战兢兢蹲在英子床头,附耳说,「是我,英子……我是许亮,亮子
……」

  黄晓军配合许亮的话,微微抽出肉棍。

  「亮子……」英子神情微松,双手低垂,身子也不再挣扎。

  但黄晓军趁着英子全身松弛的瞬间,使尽全力,猛地连肉根都捅了进去……

  「啊……亮子……疼……我疼……求求你……」英子疼得猛甩头,眼睛半睁。

  许亮连忙把自己的脸匐上英子的脸,借亲吻的体姿,挡住英子的视线,一边
亲吻颤声说,「英子,我要肏,你给不给……」

  「给……我就给你一人肏我……啊……」英子的身体再度震颤,疼得双手几
乎抓裂凉席,哭着求饶,「亮子,我疼……太深了……」

  黄晓军一次次深插,黑褐色的睾丸肉袋拍在英子的双股间,「啪啪」作响。

  王冠看得连连摇头,低头看了砍翘起的裤子,喃喃道:「再不走他妈的就不
想走了。」说完,走出屋外。

  英子疼得倒抽一口又一口凉气,张大嘴巴,几分钟合不拢,发出「喝喝哈哈」
的古怪音调。

  许亮刚射过一次的肉棍顿时硬如钢铁,英子嘴巴里的香舌也从被动转为主动,
开始无意识的主动向他缠绕。

  他知道,英子是被肏出了情欲。麻痹的,一肏你的小屁眼儿就来骚劲儿。

  「哦……哦……啊……」

  床铺的摇曳声和她的各种哼哼声此起彼伏,交相辉映。

  十几分钟后,英子的身子向上猛的一挺,嘴里发出一声长吟,接着瘫软下去。

  黄晓军伸手从她的肛门处掏了几掏,举手指一看,无声的咧嘴一笑。

  晶莹发亮的一层黄褐色油脂。

  许亮呆愣地看着油脂水滑的肛油!

  他又是气愤又是羡慕。他可从没有肏出如此油腻厚实的一层层肛油。顶天是
稀薄的油浆。

  婊子!骚货!贱人……被人偷插屁眼儿都能高潮,而且出了浓浆油。

  黄晓军的肉棒又捅了进去,疾风暴雨般狠捅了二三十下,嗓子眼里发出古怪
的呻吟,猛地匍匐在英子的身上,半个脑袋压在许亮的后脑勺上。

  许亮一动不敢动。

  两分钟后,黄晓军依依不舍的爬起来,甩着胯下软绵绵的肉虫子,推门而出。

  许亮马上跟了出去。

  「安排得不错!」黄晓军拍了拍他的脑袋。

  「全心全意为军哥服务!」许亮献媚地敬了一根烟,并替黄晓军点上火。

  「这段时间肏了她几回?」

  许亮嘿嘿笑,举起一个巴掌,又举起另外一个巴掌,「好像有十来次……军
哥,不怪我,她骚得很,我有时候不想肏她,她硬拽着我的鸡巴猛嘬……」

  许亮举例证明自己,「昨天早上,我踏马睡得好好的,被她肏醒。」

  「哦?她肏醒你?」

  「可不是肏醒我。她大清早发骚,趁我睡觉嘬硬我的鸡巴,自己主动坐上去
……我肏,这大骚屄。」

  「爽死了吧。」黄晓军暗想自己啥时候能让英子主动侍候一回。

  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当天堵许亮门时,感觉能肏英子一次,这辈子就值了。

  现在每个月能肏三次。他还有些不满足。

  又开始琢磨怎么肏清醒状态下的英子,甚至她主动求肏. 只要许亮能死死拿
捏住英子,应该会有机会。

  黄晓军舒爽的吸了一口烟,眼睛不经意瞥到许亮翘挺的裤子中央,眼角掠过
一抹惊讶,接着露出嘲讽的笑,「你踏马也想肏?特么平时还没肏够?」

  许亮尴尬的捂着裤子,结结巴巴道:「平时没怎么想肏……看到军哥如此威
猛,我就……」

  黄晓军戏虐的伸手一指,「看在你尽心尽力的份上,哥奖你一次,想肏,就
进去接着肏,我歇息半小时,再接着玩儿……」

  许亮支支吾吾,又想进去又有些犹豫。

  「别特么装啊,都没皮没脸到这个份上了,还特么给老子装。」黄晓军一巴
掌扇过去。

  许亮没敢躲,硬生生承受下去,哭丧着脸,「军哥,她快清醒了,您还玩儿,
我怕……」

  见军哥表情不愉,他连忙说,「要不下次我再多放几颗药……」

  「别介……就这样最好,半清醒还能叫嚷,真特么人事不省,老子肏尸啊?」

  「可是……真肏醒了,我是担心几位大哥以后没得玩……」

  黄晓军微一琢磨,扔掉香烟,「一会我进去时,你关掉灯,我肏,你陪她说
话。」

  许亮大喜,掉头朝屋里钻,「谢军哥赏赐,那我先进去……」

  ……………………

  BS:以前的存稿。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